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我今天這樣告誡你們都是為了你們的生存,也是為了我工作的順利開展,是為了將我在全宇的起首工作作得更恰當、更完美,將我的話語、權柄、威嚴、審判都顯明于列國列邦的人。我在你們中間的工作是我在全宇工作的開端。雖然現今已是末世,但你們當曉得,「末世」僅是一個時代的代名詞,是指一個時代,就如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一樣,是指整個時代,并不指末了的幾年或最終的幾個月。但是「末世」與恩典時代、律法時代并不相同,末世作的工作是作外邦的工作,并不是以色列的工作,是將以色列以外的各邦、各族的人都征服在我的寶座之前,使我在全宇之下的榮耀能够充滿宇宙穹蒼,就是為了得着我的更大的榮耀,使所有的在地的受造之物能够將我的榮耀流傳萬邦,永傳後世,也讓那天宇上下的受造之物能看見我在地得着的所有榮耀。末世是作征服的工作,并不是帶領地上的衆百姓過地上的生活,而是結束人類在地上不朽的幾千年的苦難生活。因此,末世的作工并不能像在以色列作工幾千年,也不像在猶太作工僅幾年,後來又持續了兩千年,一直到第二次道成肉身。在末世中的人僅是接觸末世來在肉身的救贖主的再現,接受的是神親自的作工與説話。末世只是猶如耶穌在猶太開展恩典時代的工作一樣短暫,并不是持續到兩千年之後才告終。因為末世是結束整個時代,將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全部收尾、告終,結束人類苦難的人生歷程,并不是將整個人類都帶入下一個時代,也并不是讓人類的生活再接續下去,這樣對我的經營計劃與人的生存并没有什麽意義。若人類仍舊這樣下去,遲早要被那惡魔全部侵吞,那些屬我的靈魂也終將斷送在它的手中。我的作工僅是六千年,我應許那惡者掌握整個人類也僅是六千年,所以,時候已到,我不願再持續下去,也不願再耽延時間,我要在末世大勝撒但,將我的全部榮耀都奪回,將我所有的在地上的屬我的靈魂都收回,使這些憂傷的靈魂脱離苦海,以便結束我在地的全部工作。從此以後,我不會在地上再道成肉身,我的主宰萬有的靈也不會在地上作工,我只是在地上重新造一個人類,是屬聖潔的人類,也是我在地上的忠信的城邑。但是你們當曉得,我并不是將世界全部毁滅,也不是將人類全部毁滅,而是留下那剩餘的三分之一的被我徹底征服的愛我之人,使其在地上生養衆多,猶如律法下的以色列民一樣,使其在地得着我滋補衆多的牛羊與所有的地上的豐富。這樣的人類將與我永存,但并不是現在的這樣污穢不堪的人類,而是已被我得着的所有人的集合這樣的人類。這樣的人類并没有撒但的破壞、攪擾與圍攻,是我打敗撒但以後在地唯一生存下來的人類,就是現今被征服得應許的人類。所以,末世被征服的人類也是存留下來的得永遠福分的人類,是我打敗撒但以後的唯一的證據,也是唯一的戰利品。這些「戰利品」都是從撒但權下被我拯救出來的,都是我六千年經營計劃中唯一的結晶與碩果。他們來自各邦、各派,來自全宇之下的各方、各國,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言語、不同的風俗、不同的膚色,分布在全地之上的各邦、各派,以至于每個角落,最終又聚集在一起,組合成一個完整的人類,組合成一個没有撒但勢力能達到的人的集合。那些没經我拯救、征服的人類都沉默海底,將我焚燒之火永遠地加在他們身上。我要毁滅這個舊的骯髒到極處的人類,猶如我滅絶埃及衆長子與頭生的牛羊一般,將那些吃羔羊肉喝羔羊血的、門楣上有羔羊血作印記的以色列民留下。那些被我征服的我家族中的人不也是吃我羔羊肉、喝我羔羊血的被我救贖敬拜我的人嗎?這樣的人不常有我的榮耀隨着嗎?那些没有我羔羊肉的人不早就沉默海底了嗎?你們如今抵擋我,我如今的説話猶如耶和華曉諭以色列的列子列孫們一樣,但你們心底剛硬,都在積蓄我的忿怒,為自己的肉體增添苦楚,為自己的罪惡增添審判,為自己的不義增添更多的忿怒。你們今天這樣地對待我,有誰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有誰的不義能逃脱我刑罰人的雙目呢?有誰的罪孽能躲開我全能者的雙手呢?有誰的抵擋能逃脱我全能者的審判呢?我耶和華這樣曉諭你們這些外邦家族的列子列孫,對你們説的話勝過了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的所有的説話,但你們却比那埃及的衆百姓還要剛硬,你們豈不是在我作工安卧之時積蓄我的忿怒嗎?你們豈能安然逃脱我全能者的日子呢?

我在你們中間如此地作工、説話,耗費了我的多少精力與心血,但我明明告訴你們的你們何時聽從?你們在何地對我全能者俯伏?你們為什麽這樣待我?為什麽你們的所做與所説盡是擊打我的怒氣?為什麽你們的心竟是這樣的剛硬?是我曾經擊殺過你們嗎?為什麽你們盡是讓我憂傷、着急?難道你們還等着我耶和華忿怒的日子臨到你們嗎?還等着我被你們的悖逆擊打出來的怒氣向你們發出嗎?我為你們作的豈不都是為了你們嗎?你們却一直這樣地對待我耶和華:偷吃我的祭物,將我祭壇上的供品都奪回自己家中喂養那狼洞裏的狼子、狼孫;「民」與「民」之間互相厮殺,都以怒目與刀槍相對,又將我全能者的話扔在茅厠裏與糞便同污。你們的人格何在?你們的人性都變成了獸性!你們的「心」早已變成了頑石,豈不知我忿怒的日子來到之時,就是審判你們如今對我全能者的惡行嗎?你們都以為這樣地糊弄我而將我的話都扔在污泥中,竟然不聽從我話,就這樣背着我幹就能逃脱我的怒目火眼嗎?你們豈不知你們偷吃我祭物、你們貪戀我財物的時候,我耶和華的雙眼早已看見了嗎?豈不知你們偷吃我祭物的時候都是在那獻有祭物的祭壇前的嗎?你們豈能自作聰明而這樣欺騙我呢?我的忿怒怎能離開你們那彌天大罪呢?我的震怒怎能越過你們的惡行呢?你們今天的惡行并不是為你們自己開闢出路,而是為你們的明天積攢刑罰,為你們自己擊打我全能者的刑罰。你們那惡行與惡言惡語怎能從我的刑罰中逃走呢?你們的祈求怎能達到我的耳中呢?我豈能為你們的不義開拓出路呢?我豈能放過你們悖逆我的惡行呢?我豈能不絞斷你們如毒蛇一樣的舌唇呢?你們不為自己的義而求告我,而是為你們自己的不義積攢我的忿怒,我豈能饒恕你們呢?你們的言行在我全能者的眼中看為污穢,你們的不義在我全能者的眼中看為不盡的刑罰,我公義的刑罰、審判怎能離開你們呢?因你們都如此待我,使我憂傷,又使我忿怒,我豈能容讓你們逃脱出我手,離開我耶和華刑罰、咒詛你們的日子呢?你們豈不知你們所有的惡言惡語早已達到我的耳中?你們豈不知你們的不義早已將我聖潔的義袍給玷污?你們豈不知你們的悖逆早已將我滿腹的怒氣給激起?你們豈不知你們早已讓我發怒已久,又早已讓我忍耐已久?你們豈不知你們早已將我所在肉身給破壞得破爛不堪?讓我忍耐至今,以至于我的怒氣發泄,不得再容讓你們。你們可知你們的惡行早已達到我的雙目之前,我的呼求早已達到父的耳中,他怎能容讓你們這樣待我?我在你們身上的作工豈有一樣不是為了你們?而你們又有誰為了我耶和華的工作增添你們的善心?我豈能因我的軟弱與我所受之苦而對父的旨意不忠心呢?難道你們就不理解我的心嗎?耶和華怎樣曉諭你們,照樣我也怎樣曉諭你們,難道我為你們奉獻得還算少嗎?儘管我願為父的工作擔當這一切的苦楚,但你們怎能因着我的受苦而脱離我臨到你們的刑罰呢?你們享受我的還算少嗎?我父如今將我賜給你們,你們豈不知你們享受的哪裏僅僅是我那豐盛的言語呢?豈不知你們的生命、你們的享受之物盡是我的生命换來的?豈不知我父是拿我的生命與撒但交戰,又拿我的生命來賜給你們,使你們得着百倍,又使你們免去了許多試探?你們豈不知因着我的作工才免去了你們的許多試探,也免去了許多的火的刑罰?你們豈不知我父是因着我的緣故才讓你們享受至今的?你們怎能如今仍舊剛硬得猶如油蒙了心竅呢?你們如今的惡行怎能逃脱我離地之後忿怒的日子呢?我豈能讓耶和華的怒氣離開這些剛硬之輩呢?

你們當回想過去,我何時對你們怒目厲聲,又何時與你們斤斤計較,又何時教訓你們是在無理取鬧,又何時當面教訓你們?我豈不都是為我的工作而求告我父免去你們的一切試探?你們為什麽這樣待我?難道我曾經用我的權柄擊殺過你們的肉體嗎?你們為什麽這樣報復我?對我忽冷忽熱之後又不冷不熱,然後對我又是欺哄又是隱瞞,而且口中滿了不義之人的唾沫,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也能欺騙我的靈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就能逃脱我的忿怒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可以任意論斷我耶和華的作為嗎?我豈是讓人論斷的神嗎?我豈能容讓一個小小的蛆蟲這樣褻瀆我呢?我豈能將這樣的悖逆之子放在我永遠的福氣中?你們的言行早將你們都顯露出來,你們的言行早為你們自己定了罪。我鋪張諸天、創造萬物之時就不容讓任何一個在我以外的受造之物來隨意做我的參與者,我更不容讓有何物來隨意打亂我的作工與我的經營,我不容讓任何人,也不容讓任何物,我豈能放過那對我慘無人道的人呢?我豈能赦免那背叛我話的人呢?我豈能放過那悖逆我的人呢?人的命運豈不在我全能者手中嗎?你的不義、你的悖逆我豈能將其看為聖潔呢?你的罪孽豈能把我的聖潔玷污呢?我并不沾染那不義之人的污穢,我也并不享受那不義之人的供品,你若對我耶和華忠心,你豈能把我祭壇上的祭物占為己有呢?你豈能用那毒蛇的舌唇來褻瀆我的聖名呢?你豈能就這樣背叛我的言語呢?你豈能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聖名當作你為撒但——那惡者效力的工具呢?我的生命是供那聖者享受的,豈能容讓你把我的生命隨意拿來當玩物,當作你們中間争鬥的工具呢?你們怎能就這樣對我無情無義又無有善人之道呢?豈不知我將你們的惡行都早已記載在這生命之言中?你們怎能逃脱我刑罰埃及的烈怒之日呢?我怎能就這樣讓你們一再抵擋我、悖逆我呢?我明明地告訴你們,到那日埃及所受的刑罰比你們還容易受呢!你們怎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我實在告訴你們:我的忍耐本是為你們的惡行而預備的,我的忍耐本是為你們在那日的刑罰而固有的。你們豈不是我忍耐到底之後烈怒審判的對象嗎?萬物豈不都在我全能者的手中嗎?我怎能容讓你們在諸天之下來這樣地悖逆我呢?你們的日子甚是難過,因為你們遇見了那説要來但并没有來過的彌賽亞了,你們豈不都是與他為敵嗎?耶穌早與你們為友,但你們却與彌賽亞為敵,豈不知你們雖與耶穌為友,但你們那惡行早已充滿了那可憎之人的器皿了?你們雖與耶和華甚是親密,但你們豈不知你們的惡言早已達到了耶和華的耳中而觸及了他的怒氣?他怎能與你親密,又怎能不把你那充滿了惡行的器皿而焚燒呢?他豈能不與你為敵呢?

上一篇: 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下一篇: 「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彼得在刑罰中能這樣禱告:「神哪!我肉體悖逆,你刑罰我,你審判我,我以你的刑罰、以你的審判為喜樂,即使你不要我,但我能從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聖潔、公義的性情。你審判我,讓别人能在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公義性情,我也就心滿意足了。只要能把你的性情發表出來,使你的公義性情讓所有的受造之物…

征服工作的内幕 三

征服工作要達到的果效主要是人的肉體不悖逆了,就是人在思想上對神能有新的認識,人從心裏能够完全順服神了,人的心志能為着神了,不是人的性格或是肉體能如何變化算是被征服,乃是將人的思想、人的意識、人的理智,也就是你這個人所有的精神面貌都達到改變了,這就是你這個人被神征服了,有了順服的心…

真正的「人」指什麽

經營人本是我的本職工作,讓人都被我征服更是我創世早已命定好的,雖然人并不知我在末世要將人徹底征服,也并不知我將撒但打敗的證據就是將人類的悖逆者征服,但我早已在我的仇敵與我交戰的時候告訴其我要將被撒但擄去的、早已成了其兒女、成為其看家的忠實的僕人征服。征服其原意本是打敗,使其蒙羞,…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我在人間作了許多工作,在作工期間我也發表了許多言語,這些言語都是讓人蒙拯救的言語,都是使人達到與我相合而發表出來的言語。但我在地上得到的與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説人都并不寶愛我的言語,因為人都不是與我相合的。這樣,我所作的工就不僅僅是為了讓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讓人能與我相合。…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