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十三封書信」持守什麽態度

在聖經新約裏有保羅的十三封書信,這十三封書信都是保羅作工時寫給信耶穌基督的衆教會的,也就是在耶穌升天以後,保羅被興起之後寫了這些書信。他的書信是作主耶穌死後復活升天的見證,也是傳講讓人悔改背十字架的道。當然,這些道與見證都是在教訓當時猶太各處的衆弟兄姊妹,因為當時的保羅是做主耶穌的僕人的,他被興起作主耶穌的見證。聖靈作工的每個時期都要興起不同的人作他不同的工作,也就是作使徒的工作來接續神自己作完的工作,若是聖靈直接作,没有被興起的人,那工作就難以開展了,這樣,保羅就成了在大馬色路上被擊殺以後又被興起作主耶穌見證的人,他是耶穌十二門徒以外的使徒,除了傳福音以外,他也擔當各處教會的牧養工作,就是看顧教會的衆弟兄姊妹,也就是帶領在主内的衆弟兄姊妹。他的見證就是公開主耶穌復活升天這一事實,教訓人悔改認罪走十字架的路,他是當時耶穌基督的見證人之一。

在聖經裏選用了保羅的十三封書信,這十三封書信都是保羅針對當時各處人的不同情形而寫的,是受聖靈感動寫的,是站在使徒的位上(即站在主耶穌的僕人的角度上)來教訓各處的弟兄姊妹,所以,保羅的書信不是來源于預言,也不是直接來源于异象,而是因着他所擔的工作而有的書信。這些書信并不稀奇古怪,也并不像預言一樣令人不解,這些話語只是書信,并不是預言、奥秘,只是普普通通的教訓之語,雖有許多言語是人難以領悟的,或是人不容易明白的,但這些話也不外乎來自于保羅的認識與聖靈的開啓。保羅只是一個使徒,是一個被主耶穌使用的僕人,并不是先知。他在各處行走時就順便給衆教會的弟兄姊妹寫信,或是在病患期間寫信給他所不能去但又特别挂念的教會,這樣他的書信就被當時的人所收藏,後來又被後人收集整理編排在聖經四福音之後,當然,他們都是把他寫的最好的書信選編到一起,這些書信都是對教會裏弟兄姊妹生命有益處的,而且是一些當時特别著名的書信。當時保羅寫信的目的并不是要寫一本屬靈的著作來讓弟兄姊妹從中找實行的路,或者寫一本屬靈的傳記來表達自己的經歷,他不是有意寫書當作家,乃是給那些在主耶穌基督教會中的弟兄姊妹寫信,是以僕人的身份來教訓弟兄姊妹,把他的負擔告訴給弟兄姊妹,把主耶穌的心意以及對人以後的托付告訴給弟兄姊妹,他作的是這個工作。他所説的話對後來弟兄姊妹的經歷也頗有造就,在這麽多書信中他所交通的真理都是恩典時代的人該實行的,所以後人就把這些書信都編排在新約聖經裏。不管保羅後來的結局如何,總之他當年是被使用的人,是在衆教會中扶持弟兄姊妹的,而他的結局是根據他的本質與起初的被擊殺而定的。當時他能説出那些話來是因他身上有聖靈的工作,因着聖靈的作工他對教會有負擔,這樣他就能供應弟兄姊妹,但是因着一些特殊情形他不能親自到教會作工,他便給衆教會寫信以告誡在主内的弟兄姊妹。起初他逼迫主耶穌的門徒,耶穌升天以後,也就是他「蒙光照」以後便不逼迫主耶穌的門徒了,也不逼迫為主的道傳福音的那些聖徒了,他看見了耶穌以大光向他顯現,之後便接受主的托付,是被聖靈使用傳福音的一個人。

保羅當時作的工作就是為了扶持弟兄姊妹、供應弟兄姊妹,他并不像有些人想搞一番事業或者寫一些著作,或者另外開闢一些出路,或者是在聖經以外另外找一些出路來帶領教會裏面這些人,讓這些人都能有新的進入。他是被使用的一個人,他這麽做只是履行他的職責,如果他對教會没有負擔那就屬于失職,若是教會中有了攪擾、背叛的事發生導致教會中人的情形都不正常,那就屬于他没把工作作好。作工的人若對教會有負擔而竭力作工,證明這個人是合格的工人,是合格的被使用的人,若是對教會没有負擔,作工也没有果效,他所帶領的人多數軟弱甚至跌倒,那這樣的作工之人就没盡到本分,同樣,保羅也不例外。所以,他務必看顧教會或常寫書信給弟兄姊妹,藉着這個方式達到供應教會,看望弟兄姊妹,這樣教會從他才能得着供應牧養。他所寫書信的言語是很深,但他的書信是在有聖靈開啓的前提下再結合個人的經歷與負擔寫給弟兄姊妹的,他僅是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在書信中都有他個人的經歷夾雜在其中。他作的工作僅代表使徒的工作,并不代表聖靈直接作的工作,也不同于基督的作工,他只是在盡他的本分,所以他就將他的負擔與個人的經歷、看見供應給主内的弟兄姊妹。他只是以供應個人的看見與認識來作神所托付的工作,并不是神自己在直接作工,這樣,他的作工就摻有人的經歷與人對教會工作的看法與認識,但這些人的看法與認識并不能説成是邪靈的作工或者説成是屬血氣的作工,只能説成是在聖靈開啓下的人的認識與經歷。我説這話的意思就是説保羅的書信并不是天書,并不是神聖的,并不是聖靈的出口或發表,只是保羅對教會的負擔的一個發表。我説這麽多話的意義就是為了讓你們知道神作工與人作工的區别,神的作工是代表神自己,人的作工是代表人的本分與人的經歷,不應把神正常的作工看為人意,超然的作工看為神意,更不應把人的高的講道看為神的發聲或是看為天書,這些都是不合倫理的。有許多人聽説我解剖保羅的十三封書信,就認為保羅的書信是不可一觀的,而且認為保羅是一個罪大惡極的人;更有許多人認為我説的話不近情意,認為我對保羅的書信評價并不準確,不應把保羅的書信説成是人的經歷與負擔的發表,應説成是神的説話,而且猶如約翰的《啓示録》一樣關鍵,不能删减,不能增多,更不能隨便解釋。這些不都是人的不正確的説法嗎?不都是人不明事理的緣故嗎?保羅的書信對人的益處雖然很大,而且這些書信已有兩千年的歷史,但到現在仍有很多人對他當時説的話摸不透。在人的感覺中,保羅的書信在整個基督教中是最偉大的杰作,没有人可以解開,而且没有人可以完全明白,其實,這些書信也不過就如一個屬靈人物的傳記一樣,并不能與耶穌的説話或是約翰看見的大异象相比。相比之下,約翰看見的异象是天上的大异象,是預言神自己的工作的話,是人所達不到的,而保羅的書信僅是人的看見與經歷的叙述,是人所能及的,不是預言也不是异象,僅是寄到各處的書信。但是對于當時的人來説,保羅是一個作工的人,那他的説話就有價值,因為他是一個接受了托付的人,這樣他的書信也就對追求基督的人有了益處,雖不是耶穌的親口説話,但這些書信畢竟是當時必不可少的,所以,在保羅以後的人將書信收集在聖經裏,以至于這些書信一直流傳到現在。你們明白我的意思了嗎?我只是在正確地解釋這些書信,是在解剖,并不是否認書信對人的益處與參考價值,若你們看完我説的話以後不僅否認了保羅的書信,而且將書信定為是异端或是没有一點價值,那只能説成是你們的領受能力太差,只能説你們的見識與看事的能力太差,并不能説我的話太片面。現在你們明白了嗎?你們關鍵要明白的就是保羅當時作工的實情與保羅寫信的背景,若對這些都有正確的看法了,同樣你們對保羅的書信也就有了正確的看法了。同時,當你明白了保羅書信的實質以後,你對聖經就有正確的評價了,而且你會明白為什麽這麽多年保羅的書信被後人如此崇拜,而且竟然有許多人把他當作神來待,若你們不明白,不也都是這樣的認識嗎?

不是神自己也就代表不了神自己,保羅所作的工作只能説成是人的一部分看見與聖靈的一部分開啓,藉着人的看見再加上聖靈的開啓他寫出這些話來,這并不稀奇。在他的話裏面就不可避免地摻雜一些人的經歷,之後他就以切身的經歷來供應弟兄姊妹,來扶持當時的弟兄姊妹。他寫的書信并不屬于生命讀經,不屬于人物傳記,也不屬于信息,更不是教會實行的真理或是教會行政。作為一個有負擔的,作為一個奉聖靈差遣作工的,務必得做到這一點,如果聖靈興起人加給人負擔,而人没把教會裏的工作擔起來,不能把教會裏的事處理好,不能把教會裏的問題都解决好,這就證明你没盡好本分。所以,使徒作工作期間能寫出信來這并不是很神秘的事,這是他分内的工作,他務必得這麽做。他寫信的目的不是為了寫生命讀經,也不是為了寫屬靈人物傳記,更不是為了給聖徒另外開闢出路,他就是為了盡自己的功用,做神忠心的僕人,以至于完成神的托付好向神交賬。他作的工作要對他自己負責,對弟兄姊妹負責,他務必得將工作作好,務必得將教會中的事挂在心上,這都是他分内的工作。

保羅的書信你們都有所了解,同樣,對彼得的書信、約翰的書信你們也就會有正確的認識、正確的評價了,你們再也不能將這些書信都看為是天書而且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更不能將保羅當作神來看待。神的作工畢竟不同于人的作工,更何况神的發表與人的表達又怎麽能相同呢?神有神特定的性情,人有人該盡的本分,神的性情發表在他的作工中,而人的本分體現在人的經歷中,而且表現在人的追求中。所以,是神的發表還是人的表達藉着作工就可知道,并不需要神自己表白或是人來竭力地見證,更不需神自己來壓制任何人,這都是自然流露的事,不是强求的事,也不是人可以插手的事。人的本分在人的經歷中就可以知道,并不需要人去作額外的體驗工作,人在盡本分的同時就可將人的實質都流露出來,神在作工的同時就可將原有的性情都發表出來。是人的作工就不可掩蓋,若是神的作工那神的性情更是無人能掩蓋的,而且更是人所不能控制的。是人,就不能説成是神,更不能將他的作工、説話看為是神聖的,或是看為不可更改的;是神,可説成是人,因他穿上了肉身,但并不能把他的作工定為是人的作工或是人的本分,更不能將神的發聲與保羅的書信相提并論,或是將神的審判、刑罰與人的教訓之語相提并論。所以説,是神的作工還是人的作工,這都是有原則區分的,都是按實質來劃分的,并不是按作工範圍的大小或是作工暫時的效率而言的。多數人都會在這方面犯原則的錯誤,因為人看的是外皮,是人所能達到的,而神看的是實質,是人的肉眼所不能觀察到的。你若把神的説話與作工看為是普通人的本分,而把人的大規模的作工看為是神所穿肉身的作工,并不是人所盡的本分,那你不就犯了原則上的錯誤了嗎?人寫的書信與傳記是隨便可以做到的,不過是在聖靈作工的基礎上,而神的發聲與作工却不是人隨便就可以做到的,不是人的智慧與人的思維所能達到的,更不是人探索之後就可解釋透的。你們對這些原則性的事若没有一點反應,那就證明你們的信并不是很真很細的,只能説你們的信充滿渺茫而且稀裏糊塗没有原則,最起碼的神與人這兩個實質性的問題都不明白,這樣的信不就是最没有知覺的信嗎?歷代多少年來,被使用的人何止是保羅一個,為教會作工的人又何止是保羅自己,給教會寫信以此來扶持教會的又何止是保羅一人,他們這些人的作工不管規模與影響力的大小,或有作工果效的區别,但就其作工的原則與實質不都是相仿嗎?他們這些人的作工不都是與神的作工有截然不同的地方嗎?神自己的每步作工雖然有明顯的不同之處,而且許多作工的方式也都不完全相同,但其實質與源頭不都是一個嗎?所以,人到如今若對這些事仍是不透亮,那人的理智就太差了。若看完這話的人仍説保羅的書信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而且不同于任何一個屬靈人物的傳記,那這人的理智就太不正常了,這樣的人無疑就是不明事理的道理專家了。即使你崇拜保羅,但你也不能因着與保羅的親密感情而歪曲事實的真相或是反駁真理的存在,更何况我説的并不是將保羅的作工與書信都焚燒而且完全否認其參考價值。不管怎麽樣,我説話的意思就是為了讓你們對所有的事與人都有一個正確的認識與合理的評價,這才是正常的理智,這才是有真理、有正義的人所該具備的。

上一篇: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下一篇: 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十八篇

在閃電之中,各種動物顯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復了原有的聖潔。敗壞的舊世界啊!終于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没,化為水中的淤泥!我所造的全人類啊!終于在光中重新得以復苏,得到生存之本,不再在淤泥之中挣扎!我手中的萬物啊!怎能不因我話而得以更新呢?怎能不在光中發揮功能呢?地…

關乎正常的靈生活

信神必須有正常的靈生活,這是經歷神話進入實際的基礎。你們現在所實行的禱告、親近神、唱詩、贊美、默想、揣摩神話是否够得上正常的靈生活的標準?你們都不太清楚。正常的靈生活不是僅限制在有禱告、有唱詩、有教會生活以及吃喝神的話等等這些作法上,乃是活在新鮮活潑的靈生活裏,不是作法如何,而是…

實行 二

以往人操練的「與神同在,每時每刻活在靈中」,與現在的實行相比,是屬于簡單的操練靈,這是人没進入生命正軌以前最淺、最簡單的一種實行法,是人信神初級階段的實行。人若總憑這個活着,人的感覺就多了,就容易出現偏差,就不能進入真實的生命經歷,只能達到操練靈,保持人的心能正常親近神,總覺得神…

對「實際」當如何認識

神是實際的神,他的一切作工也都是實際的,神所説的一切話都是實際的,神所發表的真理都是實際,除了神的話以外都是虚空,都是無有,都是站立不住的。現在聖靈要帶領人進入神的話,人要追求進入實際,就得尋求實際,認識實際,之後經歷實際,活出實際。對實際越有認識,越能分辨出别人所説的是不是實際…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