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神的性情與所有所是系列

每日神話 選段232

我是公義,我是信實,我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誰是真,誰是假,我會馬上顯明,你們不要着慌,都有我的時候,誰是真心要我的,誰是不真心要我的,我會一一告訴你們,你們只管吃好、喝好,在我面前與我親近好,我會親自作我的工。你們不要急于求成,我的工作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都有我的步驟、有我的智慧在其中,所以我的智慧才會顯明。讓你們看見我的手所作的是什麽——罰惡賞善。我决不偏待人,真心愛我的,我也真心愛你,不真心愛我的,我的烈怒永不離開他,讓他永遠記住我就是真神,我就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不要人前一套,人後一套,你所作所為我是一一看清,你騙了人,騙不了我,我都看清了,你還想瞞,那是不可能的事,都在我的手中。不要認為自己聰明,小算盤打得好,告訴你,人千打算、萬打算,最終也逃不出我的手心,萬事萬物都在我手中掌管,更何况一個人!不要躲,不要藏,不要欺哄和隱瞞,難道還看不見我的榮顔、我的烈怒、我的審判已公開顯明?凡不真心要我的,我馬上審判,毫不留情,我的憐憫已到頭再没有,不要再假冒為善,休要再猖狂。

我兒要留心,多在我面前花費時間,我會給你做主,不要怕,拿出我那一把兩刃利劍,按着我的心意——與撒但争戰到底,我會保守你,不要有顧慮,一切隱藏的東西會公開顯明,我是發光的太陽,照亮一切黑暗面,决不留情。我的審判已完全降臨,教會就是戰場,你們人人都應有準備,都應為最後一次决戰獻上你的全人,我必會保守你為我打那美好的勝仗。

當心,現在人心詭詐難測,人没法讓人信,只有我是完全為着你們,在我無詭詐,只管依靠我吧!最後一場决戰我兒必勝,撒但肯定要出來作垂死挣扎,不要怕!我就是你的能力,我就是你的一切,不要思前想後,顧不上那麽多。我説過,我再不拉着你們走,因為時間太緊迫,我没有那麽多時間再提着耳根提醒你們,那是不可能的事!只管做好作戰的準備,我負你完全責任,一切都在我的手中。這是一場生死戰,不是魚死就是網破,但要看清,我是永勝不敗的,定規撒但滅亡,這也是我的步驟,是我的工作、我的旨意、我的計劃!

成了!一切都成了!不要膽怯、害怕,我與你,你與我會作王直到永永遠遠!我的話説出就永不改變,事就會馬上臨到你們,儆醒!對每一句話都應好好揣摩,不要再含糊,要弄清!要記住!多多在我面前花時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四篇》

每日神話 選段233

我已開始作事,懲罰那些作惡的、那些執政掌權的、逼迫神兒子的。從現在開始,誰心裏抵觸,我行政的手必不離開他。要知道!這就是我的審判開始,對任何人都不留情,都不放過,因我是没有情感且實行公義的神,你們認清這一點就好了。

那些作惡的,并不是我要懲罰他,而是他們的惡給他們帶來的報應。我不輕易懲罰一個人,我也不冤枉一個人,我對誰都實行公義。我的兒子我必愛,抵擋我的惡者我必恨,這是我作事的原則。我的行政你們應人人有所看見,否則,你們没有絲毫的懼怕,在我面前大大乎乎,不知道我要成全什麽、要作成什麽、要得着什麽、我的國度需要什麽樣的人。

我的行政:

1.無論何人,心裏抵觸必遭審判。

2.對于我所揀選的,意念不對,立時有管教。

3.對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邊,任其亂説亂做,到最後,我徹底懲罰他、收拾他。

4.對于信我的,我時時看顧、保守,時時以拯救的方式供應生命,對于這些人,有我的愛在他們身上,他們必不致跌倒,必不致失迷,即使軟弱也是暫時的,我必不記念他的軟弱。

5.對于那些似信非信的人,也就是相信有神的,却不追求基督的,但也不抵擋,這樣的人最可憐,我作事之後會讓他看清的,這樣的人要因着我的作事我要拯救他們,使他們歸回。

6.最先接受我名的衆長子們有福了!我必賜給你們上好的福分,讓你們盡情地享受,誰也不敢攔阻,一切已給你們預備得完完全全,因這是我的行政。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五十六篇》

每日神話 選段234

看了我話相信能成就的有福了,我必不虧待于你,讓你所相信的在你身上得到成全,這是我的祝福臨到了你。我的話語擊中每個人裏面的隱藏的秘密,人人都有致命傷,我就是醫治你們致命傷的良醫,只管到我面前來,為什麽我説以後没有憂傷、没有眼泪?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在我一切都成就,但在人一切都敗壞,全是空虚,都是對人類的欺騙。在我前必得着一切,必能看見且享受到一切你想象不到的福分;若不到我前必定是悖逆的,必定是與我抵擋的,我絶不輕易放過,對這一類人我重重刑罰。記住一條!到我前越多的人得到的越多,但只不過是恩典,之後,便會得到更大的福分。

從創世以來我就開始預定揀選了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們。你們的性情、素質、長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頭髮的顔色、你的膚色、你的出生時間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做什麽、要遇見什麽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况今天把你帶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擾亂自己,要坦然前行。今天我讓你享受的是你應得的一份,是我創世以來早就預定好的。人都是這樣極端,不是心太强,就是死皮不要臉,不能按着我的計劃、我的安排行事。以後不要這樣,在我一切都是釋放,不要自己捆綁自己,對生命會有損失的,記得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四篇》

每日神話 選段235

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我更是唯一的神的本體,我——肉身的整體更是神的完滿的彰顯,誰敢不敬畏我,誰敢用目光抵擋我,誰敢用嘴唇抵擋我,必死于我的咒詛烈怒之下(因着有烈怒而咒詛)。又有誰敢對我不忠不孝,誰敢對我耍花招兒,這些人必死于我的恨惡之中。我的公義、威嚴、審判將永遠長存,直到永遠,因我開始是慈愛、憐憫,但這并不是我完全的神性的性情,只有公義、威嚴、審判才是我——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性情。在恩典時代,我是慈愛、憐憫,那是因着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就有了慈愛、憐憫,但在這之後就不需要什麽慈愛、憐憫(從此以後再没有),全是公義、威嚴、審判,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加上完全神性的完全的性情。

不認識我的將滅亡于無底深坑,定真我的將存活到永遠,且在我愛的看顧保守之中。我一發聲震動整個宇宙地極,有誰聽見我的話不恐懼戰兢?不生發敬畏我的心?又有誰不從我的作事之中認識我的公義、我的威嚴!又有誰不從我的作事當中看見我的全能、我的智慧!誰若不留心,那必死無疑。因為不留心的就是抵擋我的,就是不認識我的,是天使長,是最猖狂的。你們檢查檢查自己,誰是猖狂、自是、驕傲、自大的,定規是我恨惡的對象,也是滅亡的對象!

現在我公布我的國度行政:一切都在我的審判之中,一切又都在我的公義之中,一切又都在我的威嚴之中,對誰都實行公義。嘴上説相信我,但心裏對我抵觸,或者是心裏對我已弃絶的,我一脚踢出去,但都有我的時候;説話的意思是對我諷刺,但人聽不出來,這樣的人立時死去(指其靈、魂、體);對我所喜愛的人欺壓,給冷眼,我的烈怒立時審判,就是説,對我所愛的人起嫉妒的心,認為我不公義的,我就交給我所愛的人審判;一切老實、憨厚(缺乏智慧的包括在内),對我是真心無二的人都存留在我的國度之中;那些没經過操練的,就是缺乏智慧、缺乏見識的誠實人,在我的國度中掌權,但也經過對付破碎,没經過操練并不是絶對的,而是要通過這些讓所有的人看見我的全能,看見我的智慧;在現在對我仍然有疑惑的,我一脚踢出去,一個不要(這般時候對我還有疑惑,我厭憎這樣的人);通過我在全宇宙的作事讓誠實人看見我的作為的奇妙,從中長智慧、長見識、長分辨,讓詭詐人因着我的奇妙作為而毁于一旦;預先接受我名的所有的衆長子(指的是聖潔無污點的、誠實的人)先進入國度與我一同轄管萬國萬民,在國度裏作王掌權一同審判萬國萬民(是指的所有的衆長子們在國度,没有其他人);在萬國萬民中經過審判而悔改的進入我的國度做子民,而硬着頭皮不悔改的扔在無底深坑(永遠滅亡);在國度裏是最後一次的審判,也是我徹底清理世界,從此没有不義、没有憂傷、没有眼泪、没有嘆息,更没有世界,全是基督的彰顯,全是基督的國度,何等榮耀,何等榮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九篇》

每日神話 選段236

現在我把我的行政頒布給你們(從頒布之日開始實行,針對不同的人給予不同的刑罰):

我説到作到,一切都在我的手中,誰若疑惑必遭擊殺,没有考慮餘地,立即斬草除根,除去我的心頭之恨(從此得到印證,誰遭擊殺,必不是我國中的一員,必是撒但的後代)。

作為長子的,應守住自己的地位,盡好自己的本分,不要做多管閑事的人,為我的經營計劃獻上自己,所到之處,都能為我作那美好的見證,能榮耀我名,不得做見不得人的事,對衆子、子民們也應作出榜樣,不得放蕩一時,必須時時以長子的身份出現在每個人面前,不可低三下四,得昂首闊步,是讓你們榮耀我名,不是羞辱我名。作長子的也是各有各的功用,不是什麽都可以做的,這是我給你們的職責,不得推卸,必須得把我托付給你們的,盡心、盡意、盡力地獻上自己來完成。

以後,整個宇宙世界中,牧養衆子、衆子民的事都交托給衆長子來完成,誰不能盡心盡意地完成,我必刑罰,這是我的公義,對長子也不放過、不輕饒。

在衆子、衆子民中,誰若譏笑、辱駡長子中的一個,我必用重刑對待,因我的長子代表我自己,對他所做的,也是對我所做的,這是我的行政的最厲害的一條,衆子、衆子民誰若觸犯,我讓我的長子按着他的意思實行我的公義。

對我輕浮,只注重我的吃、穿、睡,注重我的外面的事的人,不注重體貼我的負擔,不注重盡好自己的功用,我逐漸離弃,這一條是針對每一個有耳朵的人説的。

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實實地退去,不得吵吵鬧鬧,小心我收拾你(這一條是附加)。

衆長子們從今拿起鐵杖,開始執行我的權柄轄管萬國萬民,在萬國萬民中行走,在萬國萬民中執行我的審判、公義、威嚴。衆子、子民們要因我的經營計劃的完成,因我的衆長子能與我一同作王而對我敬畏,對我贊美、歡呼、歸榮耀,永不止息。

這是我行政的一部分,以後按着工作的進展程度告訴你們。從上述行政當中,你們要看見我工作運行的步伐,看見我的工作運行到哪一步,這是印證。

我對撒但早已實行審判,因着我的旨意暢通無阻,因着我的長子已與我一同得榮耀,而對世界、對一切屬撒但的東西,已施行了我的公義、威嚴,我不動一手一脚,我也不搭理撒但(因它不配與我交談)。我只是一個勁地作我要作的事,我的工作步步順利,我的旨意在全地暢通無阻,這已使撒但蒙羞到一個地步,已徹底滅亡,但并未達到我的心意,我還讓我的衆長子對它們施行我的行政。一方面讓它看見是我的烈怒臨到了它;另一方面讓它看見我的榮耀(看見了我的衆長子是羞辱撒但的最響亮的見證)。我不親自懲罰它,讓我的衆長子實行我的公義、威嚴,因它以往虐待我兒、逼迫我兒、欺壓我兒,今天,在它效完力之後,讓我已長成的衆長子來解决它。撒但已無力倒下,世界各國癱痪是最好的見證,人與人相争,國與國對戰,都是撒但的國崩潰的明顯的表現。在以前,我不顯什麽神迹奇事,是為了步步羞辱撒但,榮耀我名。當把撒但徹底結束時,我開始施展我的大能了,我説什麽就有什麽,不符合人的觀念的超然的事也得應驗(指即將臨到的福分)。因我是實際的神自己,没有一點規條,按着我的經營計劃的不同我在説話,所以在我以往説過的話,在今天不一定成立,不要死抱己的觀念不放!我不是守規條的神,在我一切得自由、得超脱,完全得着釋放。或許在昨天説的話在今天已過時,在今天已廢去(但我的行政既頒布就永不改變),這是我的經營計劃的步驟。你們不要死守規條,天天都有新的亮光、啓示,這是我的計劃。天天都要在你裏面啓示我的亮光,向宇宙世界釋放我的聲音,明白嗎?這是你應盡的職責,是我交托給你的責任,千萬不可有一時疏忽。我所驗中的人我必使用到底,永不更换,因我是全能的神,知道什麽樣的人該做什麽,什麽樣的人能做什麽,這是我的全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八十八篇》

每日神話 選段237

我的話句句帶權柄、帶審判,無人能改變,既然發出,必要按着我的話而成就,這是我的性情;我的話就是權柄,誰改動誰就觸犯刑罰,必遭我擊殺,嚴重的斷送自己性命,歸于陰間,歸于無底深坑,這是我對人類的唯一的處理方法,是人無法改變的,這是我的行政。記住!誰觸犯都不行,必須按着我的來!以往對你們太放鬆了,只是話語臨到,所説的擊殺之類的話語還没有事實,從今以後,一切灾禍(針對行政説的)將陸續降下,懲罰一切不符合我心意的,必須得事實臨及,否則,人不能看見我的烈怒,只是一再地放蕩,這是我經營計劃的步驟,是我下一步工作的方式,我提前告訴你們,免得你們觸犯,成為永遠沉淪的對象。也就是説,從今以後,我要按着我的心意把衆長子之外的所有的人對號入座,一個一個地刑罰,一個不放過,讓你們再放蕩!讓你再悖逆!我説過,我對誰都是公義的,不留一點情面,這足見我的性情是誰也不可觸犯的,這是我的本體,是人不可改變的。人人都聽見我的話語,人人都看見我的榮顔,人人必須完全、絶對地順服我,這是我的行政。宇宙地極的人都當向我贊美,向我歸榮耀,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因我是神的本體。我的話語用詞,我的言談舉止,無人能改變,因這都是我自己的事,是從亘古以來就有的,而且是存到永遠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篇》

每日神話 選段238

我的計劃工作一直在向前邁進,没有一時一刻是停止的,既然轉入國度時代,而且把你們轉入我的國度中做子民,那麽我就對你們另有要求了,即我對你們開始頒布我這個時期的憲法:

既稱為子民,便能榮耀我名,即在試煉中站住見證的,若欺哄隱瞞我,背着我幹那見不得人的勾當,這樣的人一律開除,從我家中隔離出去,等待我的發落;在以往對我不忠不孝的,今天又起來公開論斷我的,也開除在我家之外。作為子民的必須是時時體貼我的負擔,而且追求認識我話的,這樣的人我才開啓,必活在我的開啓引領之下,必不致受刑罰;不體貼我負擔而是注重為自己的前途着想,即所作所為不是為了滿足我心,而是為了「討口飯吃」,這類猶如「叫花子」一樣的人我堅决不使用,因他生來就不知什麽叫體貼我的負擔,是理智不正常的人,這樣的人是大腦缺乏「營養」,需回家去得以「滋補」,我不使用這樣的人。在子民中,必須人人都把對我的認識當作自己的本職工作一樣盡到底,像吃飯、穿衣、睡覺一樣,每時每刻都不忘記,最後對我的認識達到像你吃飯一樣「熟練」,是手到擒來,不費絲毫力量;對我所説的話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應付了事,若不注重我話的,便是直接抵擋我的;不吃我話的,不追求認識我話的,便是對我不注重的,直接清除我家門之外。因我以前就説過,我要的不是人數的多,而是人員的精,若是有一百人,只有一人能從我話中認識我,那我寧肯淘汰其餘的人而着重開啓、光照這一個人。從中看出,不一定人數多就能彰顯我、活出我,我要的是麥子(即使顆粒不飽滿),而不是稗子(即使其顆粒飽滿,足够人欣賞)。凡不注重追求,只是疲疲塌塌,這樣的人應自覺地離開,我不願再看見,免得再繼續羞辱我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五篇》

每日神話 選段239

既然是在我家中做子民的,既然是在我國度中盡忠的,那所作所為必須要合乎我要求的標準,不是只讓你作飄蕩之雲,而是讓你作皚皚白雪,既有其實質,更有其價值,因我本來自于聖潔之地,并不像荷花,只有其名,而并無其實,因它本是來自于淤泥,并非來自聖地。當新天降在地上之時,當新地鋪灑穹蒼之時,也正是我在人間正式作工之時。人,有誰認識我?有誰曾看見我降臨之時?有誰曾看見我不僅有其名,更有其實?我手拂去白雲,仔細觀望穹蒼,太空之中,無一物不是在我手的安排之下,太空之下無一人不是為我的大功告成而獻上一份「微薄之力」。我對地上的人要求并不高,因我本是實際的神,因我本是造人而且掌握人的全能者。人有誰不是在全能者的眼中,即使在天涯,或是在海角,但怎能避開我靈的鑒察呢?人雖「認識」我靈,但却又觸犯我靈,我話點透所有人的醜惡面目,點透所有人的心思意念,使在地之人無一不被我的光而顯明,無一不在我的鑒察之中倒下。人雖倒下,但其心却不敢離我甚遠,受造之物,有誰不因我的作為而對我生發「愛情」呢?有誰不因我的説話而生發「渴慕」之心呢?有誰不因我的愛而生發依戀之情呢?只是因着撒但的敗壞,人不能達到我所要求的境地,就連我所要求的「最低標準」都産生「顧慮」,更何况今天在撒但猖狂已極、瘋狂專横之時的時代?或人已被它「糟踏」得滿身污穢之時呢?我何嘗不因着人已墮落而不體貼我心而憂傷呢?難道我是可憐撒但嗎?難道我的所愛是個錯誤嗎?當人悖逆我時,我心在暗自落泪;當人在抵擋我時,我給予刑罰;當人被我拯救從死裏復活之時,我精心喂養;當人順服我時,我心甚是舒暢,頓時覺着天、地萬物都巨變;當人贊美我時,我何嘗不是得以享受呢?當人見證我被我得着時,我何嘗不是得着榮耀呢?難道人的所作所為都不是由我支配、由我供應嗎?若我不指示,人都無所事事,而且各自都「背着我」幹那「令人欣賞」的勾當,你以為你的所做、所行、所説,我所穿的肉身一點不知道嗎?多少年來,我歷盡風風雨雨,也曾體嘗人間之苦,但若細想開來,没有什麽苦難能使在肉體的人對我失望,更没有什麽甜能使在肉體的人對我冷淡、灰心或丢弃,難道人對我的愛就限制在無苦也無甜之間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九篇》

每日神話 選段240

今天,我既然把你們帶到這一步,便有我合適的安排,有我本身的目的,現在若告訴你們,你們真能有認識嗎?我深知人心所想,人意所願,誰不曾為自己找出路?誰不曾為自己前途着想?但即使人的大腦豐豐富富、五彩繽紛,但誰能料到萬世以後的今天竟會是這樣的呢?難道是你主觀努力的結果嗎?是你奮力拼搏换來的嗎?是你大腦勾勒出來的美麗的畫面嗎?若不是我帶領整個人類,有誰能超脱我的安排而另找出路呢?難道是人的「想象」、人的「願意」把人帶到今天的嗎?多少人的一生不能如願以償,難道是他們的思維錯誤了嗎?多少人的一生是料想不到的幸福、美滿,難道是他們的要求水準太低了嗎?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于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多少人仰天長嘆;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試煉中倒下;多少人在試探中被擄去。我雖不親自顯現讓人能清楚地看見我,但有多少人却害怕見我面,深怕我將其擊殺、將其滅没,究竟人是否真正認識我?這個誰也説不清,不是嗎?你們既懼怕我,怕我刑罰,但却又起來公開抵擋我、公開論斷我,難道這不是實際情形嗎?人不曾認識我,是因人不曾見我面、聽我聲,所以即使心中有我,但有誰不是模糊的呢?有誰是透亮的呢?我不願讓作為子民的對我也模糊不透亮,所以,我才動此大工。

我悄悄來到人間,又飄然離去,有誰看見過我?難道太陽能因其火紅而看見我嗎?難道月亮能因其皎潔而看見我嗎?難道星宿能因着在空中的位置而看見我嗎?當我來之時,人不知,萬物不曉,當我離去之時,人仍不覺察,誰能為我作見證呢?難道是在地之人的贊美嗎?難道是野地開放的百合花嗎?是天空飛翔的小鳥嗎?是山中吼叫的獅子嗎?誰也不能完全見證我!誰也作不了我要作的工!即使作了,果效又會如何呢?我天天觀看多少人的一舉一動,天天鑒察多少人的心思意念,不曾有誰逃脱出我的審判,不曾有一人脱離我的審判的實際。我站在穹蒼之上,舉目遠眺,不計其數的人被我擊殺,但又有不可勝數的人活在我的憐憫、慈愛之中,你們不也活在這種情形之中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一篇》

每日神話 選段241 

在地之時,我是人心中實際的神自己,在天之際,我是萬物的主宰者,我曾跋山涉水,我也曾飄然在人中間行走,有誰敢公開抵擋「實際的神自己」?有誰敢脱離全能者的主宰?誰敢説我確定無疑是在天?又有誰敢説我一點不差是在地?人,誰都不能把我所在之處盡都説透,當我在天之時,難道我就是超然的神自己了嗎?當我在地之時,難道我就是實際的神自己了嗎?難道我是主宰萬物的,或是體嘗人間之苦的,就能决定我是否是實際的神自己嗎?這樣,人不就是愚昧得不可挽救了嗎?我在天,又在地,我是在萬物其間的,也是在萬人之中的,人天天都能接觸到我,而且天天又能看到我。對人來説,我似乎是時隱時現,似乎是實際存在着的,但又似乎是不存在的,在我身上有人測不透的奥秘,似乎人都在用顯微鏡來窺視我,以發現在我身上更多的奥秘,從而除去心中的「難受滋味」,即使是人用透視鏡,但又怎能發現在我身上的秘密呢?

當衆子民因着我的作工而與我同得榮耀之時,大紅龍的巢穴隨即被挖掘,所有的淤泥都將被全部清除出去,多少年來沉積的污水都被我的焚燒之火而烤乾,不再存留,大紅龍隨之被滅在硫磺火湖之中。你們真願意在我愛的看顧之下而不被大紅龍抓去嗎?你們真恨惡它的詭計嗎?有誰能為我作剛强的見證?為我的名,為我的靈,為了我整個的經營計劃,誰能獻上自己在身之力呢?今天,國度在人間,是我親臨人間之時,若不是這樣的話,有誰能為我親臨戰場而不畏懼呢?為着國度的成形,為着我的心得滿足,更為着我日的來到,為着萬物重得復苏之時,為着萬物繁茂之日,為着把人從苦海之中拯救上來,為着明天的到來,為着明天的美好、明天的欣欣向榮,更為着將來的享受,所有的人都在奮力拼搏,不惜自己的一切而為我在犧牲着自己,這不正是我已得勝的標志,不正是我已完成計劃的記號嗎?

人越在末世越感覺世界的虚空,越没有生活的勇氣,因此,不知多少人在失望中死去,不知多少人在尋求中而失望,不知多少人在撒但的手下而任其擺布,我曾搭救多少人,我曾扶持多少人,曾多少次在人失去光明之時把人挪到有光之地,讓人在光中認識我,在幸福之中享受我。在國度中的子民,都因着我光的臨及而對我生發愛慕之情,因我本是讓人愛的神,是讓人生發依戀之情的神,人都對我的身影而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人誰也不明白,到底是靈的作用,還是肉身的功能?就這一條,足够人細經歷一生的。人不曾在心底深處而厭憎我,而是在靈深處依戀我,我的智慧令人欽佩,我的奇妙作為令人大飽眼福,我的話語令人難測,但又甚是寶愛,我的「實際」使人不知所措,摸不着頭腦,但又都願意接受,這不正是人的實際身量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五篇》

每日神話 選段242

一、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

二、當行一切對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該做毁壞神工作利益的事,當維護神的名、神的見證、神的工作。

三、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産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為人所獻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把祭物賜給祭司分享,其餘的任何人都没有資格、没有權利享用任何一點。因為人所獻的祭(包括錢財、物質可享之物)都是獻給神的,不是獻給人的。所以説,人不應該享受這些東西,若人享受這些東西那就屬于偷吃祭物了。凡屬這樣的人都是猶大,因為猶大不光賣主,還偷取錢袋裏的錢花。

四、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

五、不可論斷神,不可隨意議論神的事,當做人該做的,説人該説的,不要超越範圍,不要越過界限,警戒自己的口舌,保守自己的脚步,以免做出觸犯神性情的事。

六、當做人該做的事,當盡你的義務,當履行你的職責,當守住你的本分,你既信神就當為神的工作獻出你該獻的一份,否則,你不配吃喝神的話,不配寄存在神的家中。

七、在工作或教會的事務之中除了順服神之外,一切應聽命于被聖靈使用的人,違背一點也不行,得絶對聽從,不要分析對錯,或對或錯都與你無關,你只管絶對順服就是了。

八、人信神應該順服神、敬拜神,不應該高舉人,不應該仰望人,不應該把神看為老大,你所仰望的人看為老二,你是老三,在你的心中不應該有任何人的地位,不應該把人尤其是你所崇拜的人與神畫為等號,看為平等,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

九、當為教會的工作着想,當放下自己肉體的前途,對自己家庭的事應該當機立斷,應全心全人投入神的工作之中,應該以神的工作為主,以自己的生活為次,這才是聖徒該具備的體統。

十、對于每一個不信的親屬(你的兒女、丈夫、妻子或者你的姐妹,或者你的父母,等等)都不要生拉硬拽,神家不缺人口,不需要無用的人來充數,凡不是甘心信的都不要領進教會。這條是針對所有人説的,對于這事你們應該互相制約、互相監督、互相提醒,誰也不得觸犯。即使不信的親屬勉强進入教會,也不得給發書,不得給起新名,這樣的人不是神家的人,無論如何都要杜絶一切這類人進入教會。若是因着魔鬼侵入教會而給教會帶來了麻煩,那就將你本人開除或者限制起來。總之,對于這件事人人都應該有責任執行,但不能亂來,不得報私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

每日神話 選段243

有許多人該盡的本分人務必得守住,這是人該守住的,是人務必做的。聖靈作的就讓聖靈作,人無法插手,人該做的人就守住,與聖靈無關,這完全是人該做的,應當作誡命來守,就像舊約守律法一樣,雖然現在不是律法時代,但仍有許多類似律法時代的話該守住,不是只靠聖靈感動而做,而是人該守的。例如:不可論斷實際神作的工;不可抵擋神所見證的人;在神的面前安分守己不可放蕩;説話應有分寸,行事説話必須隨從神所見證的人的安排;當敬畏神的見證,不可忽視神的作工與神口中的説話;不可模仿神的説話口氣、説話目的;外表不可做明顯抵擋神見證之人的事;等等。這些都是每個人該守的。神在每個時代都特定許多類似律法一樣的規條來讓人守,藉此來約束人的性情,發現人的誠心,就如在舊約時代説的「當孝敬父母」這一類話,拿到現在已不適應,只是在當時約束人的一些外表性情,以表示人信神的誠心,也是當時人信神的一個標志。雖説現在是國度時代,但仍有許多規條讓人守住,過去的不適應,現在有許多更合適的作法讓人做,這是必須有的,不涉及聖靈作工,是人必須做的。

在恩典時代廢除了許多律法時代的作法,是因為這些律法對當時的作工不起大的果效,廢除之後擬定了許多適合當時的作法,拿到現在就成了許多規條,今天的神來了就給廢去了,不需要再守,而且擬定了許多適合今天作工的作法,在今天來説不是規條而是為了達到果效,是適應今天的,或許在明天就成了規條。總的來説,對今天的作工有果效的你就應守住,不管明天怎麽樣,今天做是為了今天,或許明天有更好的實行法需你去做,但你别管那麽多,把今天該守的應守住,免得抵擋神。今天人該守的最關鍵的就是:不得欺哄隱瞞你眼前站立的神;不得在你面前的神前説淫詞妄語;不得花言巧語騙取你眼前之神的信任;不得在神面前指手畫脚,當順服一切從神口裏説出的話,不得反抗抵擋,也不可辯駁;不可隨意解釋神口所説的話,當警戒你的口舌,免得因你的口舌中了惡人的詭計;當警戒你的脚步,免得越過神給你劃分的地界,使你站在神的角度上説狂妄的話,因此而被神厭憎;不可隨意傳説神口所説的話,免得讓人嗤笑你,讓魔鬼捉弄你;對今天神的所有作工都得順服,即使不明白也不得論斷,只能尋求交通;任何人不可越過神的原有地位,只能站在人的角度上事奉今天的神,不能站在人的角度上來教導今天的神,這是錯誤的作法;神所見證的人的地位誰也不許站,説話、行事、心思意念都站在人的位置上,這是人當守的,是人的職責,誰也不可更改,這是觸犯行政的事,是每個人都該記住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新時代的誡命》

每日神話 選段244

我希望你們做到的事情很多,但是你們的行為與你們的一切生活并不能盡都達到我的要求,所以我只好開門見山地向你們説明我的心意了。因為你們的辨别能力很差,你們的欣賞能力也很差,對于我的性情與我的實質你們幾乎是一無所知,所以我現在急需告訴你們的是我的性情與我的實質。不管你以前了解多少,不管你是否願意了解這些問題,我還是要詳細地告訴你們。提到這個問題你們都不是很陌生,但你們對這其中的内涵之意并不是很了解,也并不是很熟悉,很多人都是隱隱約約地知道一些,而且都是一知半解。為了你們更好地實行真理,也就是更好地實行我話,我想你們最先應該知道的就是這樣的問題了,否則你們的信仍是很渺茫,仍是很虚偽,而且充滿宗教色彩。你不了解神的性情就不可能去為神做你該做的事,你不認識神的實質就不可能對神有敬畏與恐懼,而是只有漫不經心的應付與搪塞,更是不可救藥的褻瀆。了解神的性情固然很重要,認識神的實質也不容忽視,但是没有一個人去認真研究、鑽研這樣的問題,可見你們對我頒布的行政也都是不屑一顧了。你們不了解神的性情那就很容易觸犯神的性情,觸犯了神的性情就等于觸怒了神自己,這樣你最終所結的果子就是觸犯行政。現在你該明白,認識神的實質的同時就可了解神的性情,而了解神性情的同時也就是明白了行政的本身。當然,有很多行政的内容都涉及到神的性情,但是神的性情并没有都發表在行政當中,這就需要你們更進一步了解神的性情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每日神話 選段245

神的性情對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很抽象的問題,而且是每個人不容易接受的問題,因為他的性情不同于一個人的性格,但神也有他自己的喜怒哀樂,這個喜怒哀樂也不同于人的喜怒哀樂。神自己有自己的所是所有,他的一切發表與流露代表他自己的實質,代表他自己的身份,這裏的所是所有、實質與身份是任何一個人都代替不了的。他的性情中所包括的有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撫慰、對人類的憎恨,更有對人類望眼欲穿的了解。而人的性格中包括有開朗、活潑或麻木不仁。神的性情是萬物生靈的主宰所具備的,是造物的主所具備的,他的性情代表尊貴,代表權勢,代表高尚,代表偉大,更代表至高無上。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他的性情是最高權力的象徵,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些人都不能也不可能攪擾他的工作與他的性情。而人的性格無非就是高于動物的一點點象徵,人本身没有權柄,没有自主,没有超越自我的能力,只有懦弱地受一切人、事、物擺布的實質。神的「喜」是因為有正義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着有光明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為黑暗與邪惡的毁滅;他的「喜」是因着他為人類帶來了光明,是因為他給人類帶來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義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徵,更是吉祥的象徵。神的「怒」是因為非正義事物的存在與攪擾在侵害着他的人類,是因為邪惡與黑暗的存在,是因為有驅逐真理的事情存在,更是因為有抵觸美善事物的存在;他的「怒」是一切反面事物不復存在的象徵,更是他本聖潔的象徵。他的「哀」是因為他所期盼的人類落入黑暗之中,是因為他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并不能達到他的心意,是因為他所愛的人類并不能盡都活在光明之中;他是為了無辜的人類哀愁,是為了誠實而愚昧的人哀愁,是為了善良而并没有主見的人哀愁;他的「哀」是他善良的象徵,是他憐憫的象徵,是美的象徵,是仁慈的象徵。他的「樂」當然是為打敗仇敵與獲得人的誠心而樂,更是驅逐與消滅一切敵勢力而有的,也是因着人類得着美好安寧的生活而有的;他的「樂」并不是人一樣的喜悦,而是比喜悦更高的獲得美果的滋味;他的「樂」是人類從此不受苦難的象徵,是人類進入光明世界的象徵。而人類的喜怒哀樂則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有的,不是為了正義,不是為了光明,不是為了美的事物,更不是為了上天的恩賜。人類的喜怒哀樂是自私的,是在黑暗的世界中所有的,不是為了神的旨意,更不是為了神的計劃,所以人與神永遠也不能劃為一談。神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尊貴的,人永遠是低賤的,永遠是一文錢不值的。因為神永遠都在為人類奉獻與付出,而人永遠都在為自己索取與努力;神永遠都在為人類的生存而操勞,而人永遠都不為正義與光明而獻出什麽,即使人有暫時的努力也是不堪一擊的,因為人的努力永遠都是為自己,不是為别人;人永遠都是自私的,神永遠都是無私的;神是一切正義與美善的起源,人是一切醜陋與邪惡的接替者與發表者;神永遠都不會改變他正義與美麗的實質,而人隨時隨地都可能背叛正義,遠離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每日神話 選段246

我説的每句話中都有神的性情在其中,不妨你們仔細考察一番,那你們一定會大有收穫的。神的實質很難琢磨,神的性情相信你們都略有知曉了吧!那就希望你們多做一些不觸犯神性情的事來給我看,這樣我就放心了。比如你無論何時都把神放在心中,行事的時候能遵照他的話語去做,凡事都尋求他的意思,不要做出對神不尊不敬的事來,更不要把神放在你的腦後來填補你未來心靈的空虚,如果這樣的話,那你就觸犯神的性情了。再比如你一生之中都不説褻瀆、埋怨神的話,再比如你一生都能規規矩矩做到神托付你的事情,而且能順服神的所有説話,這樣,你就做到不觸犯行政了。比如你説過「我為什麽不認為他是神呢」「我認為這些話無非就是一些聖靈的開啓」「我看神作得不一定都對」「神的人性并不比我高」「神的説話簡直没法讓人相信」等等這些類似論斷的話,那我勸你還是多多認罪悔改,否則你永遠都得不到赦免的機會,因為你得罪的不是一個人,而是神自己。你認為你論斷的是一個人,但神的靈并不那樣認為,你不尊重他的肉身就等于不尊重他,這樣,你所做的不就是觸犯了神的性情了嗎?要記住,神的靈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維護他在肉身中的工作,都是為了作好他在肉身中的工作,若你忽略了這一條,那我説你將是一個信神永遠也不可能成功的人。因為你觸動了神的怒氣,所以他要用相應的懲罰來教訓你。

認識神的實質并不是兒戲,需了解神的性情,這樣不知不覺你就對神的實質逐步有了認識,在有認識的同時你自己也會向着更高更美的境界去邁進,最終你會為自己的醜惡靈魂而感到羞耻,更感到無地自容,那時,你觸犯神性情的行為就會越來越少,你的心與神的心越來越近,而且你會逐步生發對神的愛慕之心,這就是人類進入美好境界的象徵。而現在你們并没有達到,你們都在為着自己的命運奔波忙碌,誰還會有心思去認識神的實質呢?如果長此下去,你們都會不知不覺做出觸犯行政的事來,因為你們了解神的性情太少,那你們現在做的不正是在為預備觸犯神的性情而打基礎嗎?我讓你們了解神的性情并不與我的工作脱節,因為你們若常常觸犯行政,那你們有誰能逃脱懲罰呢?這樣我的工作不都成了枉費心機了嗎?所以,我還是要求你們在檢點自己的行為以外再達到謹慎自己的脚步,這就是我對你們的更高要求了,希望你們都能慎重考慮,認真對待。若到有一天,你們的行為都惹得我怒氣沖天,那後果只有你們自己去考慮了,没有誰會為你們抵罪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每日神話 選段247

人都説神是公義的神,只要人跟隨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義的,人跟隨到底,他還能把人甩掉嗎?我不偏待任何一個人,而且以公義的性情來審判所有的人,但我對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適條件的,我所要求的無論什麽人都得達到,我不看你資歷多深、資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愛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無憂無慮地跟隨,那時我會因着你的惡來擊殺你、懲罰你,你還有何話可説?你還能説神不公義嗎?今天我説的話你都遵守了,這樣的人我稱許。你説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風裏來雨裏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難,但就是神所説的話你没活出來,你就想天天為神跑路、花費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你還説:「反正我相信神是公義的,我為他受苦、為他跑路、為他奉獻,没有功勞還有苦勞,他保證紀念我。」神是公義的這不假,但這公義之中不摻有雜質,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摻有肉體,不摻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擋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經受懲罰,一個不饒恕,誰都不放過!有的人問:「我現在為你跑路,到最後你是不是能給我一點祝福?」那我問你:「我説的話你遵守了嗎?」你説的公義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慮我是公義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隨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説的「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這話是有内涵的,跟隨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後尋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達到幾條了?你就達到跟隨到底,其餘呢?你遵行我的話了嗎?我提出五條要求你就達到了一條,其餘四條你也没打算達到,你就找一條最簡單輕省的路,存着僥幸的心理來追求,我的公義性情對你這樣的人只是刑罰,是審判,是公義的報應,對一切作惡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隨到底的也必然受懲罰,這才是神的公義。當這公義的性情發表出來懲罰人的時候,人就傻眼了,懊悔跟隨神時没有遵行他的道,「那時只是跟隨着受了點苦,也没遵行神的道,也没什麽可説的了,就受刑罰吧!」但心裏還想:「反正我跟隨到底了,你讓我受刑罰,也不能受太重的刑罰,受完這刑罰之後你還得要我,我知道你是公義的,你不能這樣一直對待我,我畢竟跟滅亡的不一樣,滅亡的受重重的刑罰,我受輕一點的刑罰。」公義性情并不是你所説的這樣,并不是對任何一個認罪認得好的人都從輕處理。公義就是聖潔,也是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凡是污穢的,没經過變化的,都是他厭憎的對象。公義的性情并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國度中的行政,這樣的行政對任何一個没有真理、没經變化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没有挽救餘地。因為在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罰惡賞善,是人類的歸宿顯明之時,是拯救工作結束之時,之後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而是報應每個作惡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每日神話 選段248

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説什麽、作什麽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説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我是用我的權柄來治理我的民衆,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雖然今天你們在我前大膽放肆,悖逆我所教訓你們的言語,却并不知害怕,但我只是以忍耐來與你們的悖逆相對,我不會因着一個個小小的蛆蟲翻動了糞土而大動肝火,以致影響我的工作,我是為了父的旨意忍受一切我所厭憎的、我所深惡痛絶的東西的存留,直到我言語的盡頭,直至我的最後一刻。你放心!我不會與一個無名的蛆蟲一般見識的,我不會與你比試「本領」的大小的,我厭憎你,但我能忍耐,而你悖逆我,但却逃不脱我父應許我刑罰你的日子。一個受造的蛆蟲真能比得過造物的主嗎?秋天,落葉歸根,你歸回你「父」的家中,我歸回我父的身旁;我有我父的愛憐陪伴,你有你「父」的踐踏跟隨;我有我父的榮耀,你有你「父」的耻辱;我用我已忍耐已久的刑罰來陪伴着你,你用你那敗壞了萬年的腐臭了的肉體來迎接我的刑罰;我結束了在你身上的忍耐伴隨的話語工作,你却開始成全我話語中受禍的角色;我大大歡喜,作工在以色列,你哀哭切齒,存亡在淤泥中;我恢復了原有的形像,不再在污穢中與你存留,你也恢復原有的醜相,仍在糞堆中鑽來鑽去;我工作、説話結束之時,是我喜慶之日,你抵擋、悖逆結束之日,是你哀哭之日;我不會同情你,你不得再見着我;我不會再與你「對話」,你再不得與我重相逢;我恨你悖逆,你念我可愛;我擊打你,你想念我;我歡然離開你,你却自覺虧欠我;我永遠地不見你,你却永遠地巴望我;我恨你,因你現在抵擋我,你想念我,因我現在刑罰你;我不願與你同居,你却苦苦地期盼,永遠地哀哭,因你懊悔你對我所做的一切,你懊悔你的悖逆、懊悔你的抵擋,以至于你懊悔得滿臉伏地,全人癱倒在我前,發誓不再悖逆我,但你的心只是愛着我,却永遠聽不見我的聲音,我要讓你自愧蒙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每日神話 選段249

我的憐憫發表在愛我而捨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惡人所受的懲罰也正是我公義性情的證據,更是我烈怒的見證。當灾難降臨之時,所有抵擋我的人都落在了飢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惡多端曾經跟隨我多年的也難逃罪責,他們同樣地落在了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灾難中惶惶不可終日,而那些跟隨我忠心無二的人則拍手稱快,稱贊我的大能,舒暢的心情難以表達,活在我從未賜予人間的歡樂之中。因為我寶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惡行。我帶領人類至今巴望得着一班與我同心合意的人,而那些并不與我同心合意的人我從未忘記,從來都是將他們恨在心裏,只等待機會報應其惡行,從而一睹為快,今天我的日子終于到了,我再也不必等待了!

最後的工作我不但是為了懲罰人,也是為了安排人的歸宿,更是為了得到所有人對我所作所為的認可。我要讓每一個人都看見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對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發表,并不是人的作為,更不是大自然締造了人類,而是「我」滋養着萬物中間的每一個生靈。失去我的存在,人類只有滅亡,只有灾害的侵擾,不會有人再看見美好的日月,不會有人再看見緑色的世界,人類面臨的只是陰冷的黑夜與不可抗拒的死陰的幽谷。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托。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灾與各種幽魂的踐踏,儘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無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報答我。儘管能報答我的人很少,我仍是結束我在人間的旅途,作我下一步即將開展的工作,因為我在人中間多年的奔波已有了結果,而且我非常滿意,我在乎的不是人數的多少,而是人的善行。總之,我希望你們當為自己的歸宿而預備足够的善行,這樣我才滿足,否則你們都不可能逃脱灾難的侵襲。灾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布,你們若不能在我面前看為善,那你們都難逃灾難之苦。患難之中你們的所作所為并不算是完全合適,因為你們的信與愛都是空洞的,只表現出膽怯或是剛强,我對此只作很好與不好的評價。我關心的仍是你們每一個的所作所為與所有表現,以此來定規你們的結局,不過我仍要聲明的是: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每日神話 選段250

神來在地上本不屬世界,他不是為了享受世界而道成肉身的,在什麽地方作工能顯明他的性情而且最有意義他就在什麽地方降生,不管是聖潔之地還是污穢之地,他無論在什麽地方作工都是聖潔的,世界的萬物都是他造的,只不過萬物都經撒但敗壞了,但萬物仍然都是屬他的,都在他的手中。他來在污穢之地作工是為了顯明他的聖潔,為了他的工作他才這樣作的,也就是為了拯救污穢之地的人類他才忍受極大的屈辱作這樣的工作的。這是為了見證,是為了全人類,這樣的工作讓人看見的是神的公義,而且更能説明神是至高無上的,他的偉大與正直就表現在拯救一班無人瞧得起的低賤的人身上。他降生在污穢之地并不證明他是低賤的,只能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他的偉大與他對人類真實的愛,他越這樣作越能顯明他對人純潔的愛,無瑕無疵的愛。神是聖潔公義的,儘管他降生在了污穢之地,儘管他與那些滿了污穢的人同生活,正如恩典時代的耶穌與罪人同生活一樣,他作的這一切一切的工作不都是為了全人類的生存嗎?不都是為了人類能蒙極大的拯救嗎?兩千年前他與罪人一同生活了多少年,那是為了救贖,今天他又同一班污穢、低賤的人同生活,這是為了拯救,他的所有工作不都是為了你們這些人類嗎?若不是為了拯救人,他怎麽能降生在馬槽裏後又與罪人同生活、同受苦多少年呢?若不是為了拯救人,他怎麽能第二次重返肉身降生在魔鬼群居之地與這些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同生活呢?神不是信實的嗎?他作的工作哪一樣不是為了人類?哪一樣不是為了你們的命運?神是聖潔的,這是永不改變的!他不沾染污穢,儘管他來在了污穢之地,這一切只能説成是神對人的愛太無私了,他忍受的痛苦太大了,他忍受的屈辱太大了!為了你們這些人,為了你們的命運,他忍受多大的屈辱你們不知道嗎?他不拯救那些高大的人和那些豪門富貴之子,而是專門拯救那些低賤的、被人所看不起的人,這不都是他的聖潔嗎?不都是他的公義嗎?為了全人類的生存,他寧肯生在污穢之地忍受一切的耻辱。神太實在了,他不作一點虚假的工作,哪步工作不都是這麽實實際際地作着?儘管人都毁謗他,説他與罪人同坐席,儘管人都譏笑他,説他與污穢之子同生活,説他與最低賤的人同生活,但他仍是這樣無私地奉獻着自己,仍是這樣在人中間被人弃絶着,他忍受的痛苦不比你們的大嗎?他作的工作不比你們付的代價多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每日神話 選段251

神能降卑到一個地步,在這些污穢敗壞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這班人,神不僅道成了肉身與人同吃同住,牧養人,來供應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這些敗壞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極大的拯救工作、極大的征服工作,他來到大紅龍的心臟,來拯救這些最敗壞的人,讓人都變化更新。神所受的極大的痛苦,不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靈受了極大的屈辱,他卑微隱藏到一個地步成了一個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個肉身的形像,讓人看見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這就足以證明神已經降卑到了一個地步。神的靈實化在了肉身,他的靈那麽至高、偉大,但他却取了一個普通的人、渺小的人來作他靈的工作。從你們每個人的素質、見識、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來説,你們太不配接受神這樣的工作,太不配讓神為你們受這麽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個地步,人卑賤到一個地步,但神還在人身上作工,不僅道成肉身來供應人,跟人説話,而且還與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愛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每日神話 選段252

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裏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耻辱作着自己親自作的工作。神怎麽能屬于地獄?怎麽能過地獄的生活呢?但他為了全人類,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人有何資格抵擋神?有何理由再埋怨神?有何臉面再見神?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着人的摧殘,受着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着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啓、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脱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神的火熱的心、殷切的期望换來的竟是一顆顆冰冷的心,换來的是一雙雙冷酷無情的眼睛,换來的是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教訓,一次又一次的辱駡,换來的是冷嘲熱諷、挖苦、貶低,换來的是人的嗤笑,换來的是人的踐踏、人的弃絶,换來的是人的誤解、埋怨、遠離、躲避,换來的全是欺騙,换來的全是打擊,换來的全是苦果。温暖的話語竟然遭受着「横眉冷對千夫指」,神只好忍受着「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痛苦,多少個日月,多少次面對星辰,多少次披星戴月,輾轉反側,忍受着超過與父分别的千倍的痛苦,忍受着人的打擊與「破碎」,忍受着人的「對付」與「修理」。神的「卑微隱藏」竟然换來的是人的歧視,人的不公平的看法、待遇;神的默默無聞、忍耐、包容换來的竟是人的貪婪的目光,企圖將神一脚踩死,毫不留情,企圖將神踏入地縫之中。人對待神的態度竟會是「難得聰明」一次,將人可欺的、將人所看不起的神死死壓在萬人的脚下,而將自己高高地豎立起來,似乎要「占山為王」,似乎要「獨攬大權」「垂簾聽政」,讓神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做「幕後導演」,而且不許反抗、不許亂動,讓神裝扮着「末代皇帝的角色」充當「傀儡」,毫無一點自由。人的作為不可名狀,還哪有資格再向神提出這樣、那樣的要求?還有何資格向神提出「建議」?還哪有資格再要求神體諒人的軟弱?人怎配接受神的憐憫?怎配接受神一次又一次的寬宏大量?怎配接受神一次又一次的赦免?人的良心何在?早將神的心傷透了,早將神的心給打碎了。神滿面春風、滿心歡喜地來在人間,希望人只施捨給他哪怕是人的一點點温暖,但神的心遲遲不能得着人的安慰,换來的只是雪上加霜的打擊、折磨,人的心太貪婪,人的欲望太大,總是得寸進尺,胡攪蠻幹,從不容讓神有一點自由,從不讓神有一點發言權,逼得神只好忍氣吞聲,讓人隨便操縱他。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九》

每日神話 選段253

神作的一切都實實際際,不是空洞的。神來人間降卑為一個正常的人,不是作作工、説説話之後就走了,乃是實實際際地來在人間體嘗人間痛苦,用自己體嘗痛苦的代價來换取人類的歸宿,這是不是實際的工作?父母為了兒女有誠懇的代價,代表父母的誠心,神道成肉身這麽作當然對人類也是最誠懇的、最信實的。神的實質是信實的,他既説必作,既作必成。他對人所作的一切都是誠懇的,不是光説話,而是説付代價他就實際地付代價,説擔當人的苦,説代替人受痛苦,他就實際地來在人中間生活感受這些痛苦,親身體嘗這些痛苦,之後讓全宇之上下的萬物都能承認神作的都對、都公義,神作的都現實,這是一個有力的證據。另外,人類以後有美好的歸宿,剩存下來的人都得贊美神,贊美神作的對人確實是愛。從道成肉身這方面的意義就能看見神美善的實質,他作哪件事都是誠懇的,説每一句話都是誠懇的,都是信實的,他要作的事都實實際際地作,要付代價也實實際際地付代價,不是光説話。所以説,神是公義的神,神是信實的神。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道成肉身的第二方面意義》

每日神話 選段254

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説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説,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涌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創世以來神作了大量的帶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許多帶給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許多使人能得生的代價,因為神自己就是永生,神自己就是使人復活的道。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强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着他的力量,靠着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撑着,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閃爍着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于神,天的存在是因着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于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脱神權柄的範圍。這樣,無論何許人士都得歸服于神的權下,都得活在神的掌管之中,都不能逃出神的手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每日神話 選段255

如果你真想得到永生的道,而且是找得如飢似渴,那你先回答這樣一個問題:神如今到底在哪裏?或許你會説「神當然住在天上,難道還會住在你家不成?」或許你會説神當然在萬物中間,或許你會説神就在每一個人的心中,或許你會説神在靈界。我并不否認你們所有人的説法,不過我得將這個問題向你們説説清楚。「神住在人的心中」這話不完全正確也不完全錯誤,因為人信神有真信有假信,有神稱許的也有神不稱許的,有神喜悦的也有神厭憎的,有神成全的也有被神淘汰的,所以我這樣説,神只住在一些人的心中,而這一些人無疑就是真信神的人,是神稱許的人,是神喜悦的人,是神成全的人,這些人是神帶領的對象。既是神帶領的對象那就是已經聽到和看到神永生之道的人。而那些假信的人,那些神不稱許的人,那些神厭憎的人,那些被神淘汰的人,定規就是被神弃絶的人,定規就是并未得着生命之道的人,定規就是并不知道神到底在哪裏的人。相反,那些神住在其心中的人就是知道神到底在哪裏的人,就是神賜予其永生之道的人,也就是跟隨神的對象。現在你知道神究竟在哪裏了嗎?神既在人的心中,又在人的身邊,他既在靈界又在萬物之上,更在人生存的地上,所以説,末世的來到將神工作的步伐又帶入了新的境界。神既在萬物中主宰一切,又在人心中作人的後盾,更在人的中間生存,這樣才能將生命的道帶給人類,才能將人帶入生命的道之中。神來在了地上,活在了人間,是為了人能得着生命的道,是為了人的生存,同時他又在萬物中指揮着一切,以便配合他在人間的經營。所以,你若只承認神在天上、神在人心中這道理,却不承認神在人間生存的真理,那你就永遠也得不到生命,永遠也得不着真理的道。

神自己就是生命,就是真理,他的生命與真理共存,得不着真理的人也定規得不着生命,没有了真理的引導、扶持與供應,你得着的只是字句,是道理,更是死亡。神的生命無時不在,他的真理與生命同時共存,你若找不到真理的來源就得不到生命的滋補,你得不到生命的供應那你一定没有真理,你的渾身上下除了想象觀念以外那就是你的肉體,是你那充滿腥臭的肉體。你要知道書本的字句不能算作生命,歷史的記載不能當作真理來供奉,過去的規條不能充當神現實説話的紀實,只有神來在地上活在人的中間所發表的言語才是真理,才是生命,才是神的心意,才是神現實的作工方式。你把神以往時代的話語的記載搬到今天來守,那你就是一個考古學家了,這樣,説你是一個歷史文物研究專家那是最恰當不過了。因為你總相信神以往作工時留下的痕迹,只相信神以往在人間作工時留下的影子,只相信神以往交代給當時跟隨神之人的道,却不相信神現在作工的傾向,不相信神現在的榮顔,不相信神現實發表的真理的道,所以無可非議地説,你是一個超級不現實的空想家。若現在你仍然守着不能使人活着的字句,那你就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朽木了,因為你太守舊了,你太頑固了,你太不可理喻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每日神話 選段256

神本身就是真理,本身就具備真理,神是真理的源頭。一切正面事物、一切真理都是從他那兒來的,萬事萬物的對錯他就可以評判,不管是以前發生的事,現在發生的事,還有以後人類未知的事,他都可以評判,他是唯一能判定一切事物對錯的審判官,就是一切事物的對錯只有他能評判,他知道一切事物的準則,這就是真理的化身,也就是他本身就具有真理的實質。人要是明白真理達到被成全了,與真理的化身有没有關係?人被成全之後,對神現在所作的這一切,神所要求的這些,人有了準確的判斷、準確的實行法,也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什麽是對的、什麽是錯的,但是有些事人達不到,神告訴人了人知道,要是神還没有告訴人的事、未知的事,人能不能知道?(不能。)人也不能預測。另外,就算人從神得着了真理,有了真理實際,明白了很多真理的實質,也有了判别是非對錯的能力,但是人有没有控制、掌管一切事物的能力?(没有。)這就是區别。受造之物永遠只是從真理的源頭那兒得着真理,從人那兒能得着真理嗎?人能施與嗎?能供應人嗎?不能,這就是區别。你只能接受,你不能供應,那能不能稱為真理的化身?真理的化身的實質到底是什麽?是供應真理的源頭,是掌管、主宰一切事物的源頭,也是評判萬事萬物的標準、準則,這就是真理的化身。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

每日神話 選段257

神發表真理是發表自己的性情、發表自己的實質,不是根據人類所總結的各樣人所認為的正面事物、正面的説法而有的。神的話就是神的話,神的話就是真理,是人類應該賴以生存的法則與根基,而那些來源于人類的所謂的信條根本就是神定罪的,不是神認可的,更不是神説話的源頭、根據。神通過他的話語發表他的性情,發表他的實質,因為神有神的實質,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所以神所發表出來的一切話都是真理。無論這個敗壞人類對神的話怎麽定位、怎麽定義、怎麽看待、怎麽認識,神的話是真理這個事實是永不改變的。無論神的話説了多少,無論神的話被這個敗壞、罪惡的人類怎麽定罪,甚至不被流傳,甚至被敗壞的人類所不齒,但是有一個事實是不能改變的,即便是這樣,人類所推崇的所謂的文化、傳統也不能因此變成正面事物、變成真理,這一點是不能變的。

人類的傳統文化、生存之道不會因為時間的改變、時間的久遠變成真理,而神的話也不會因為人類的定罪、遺忘而變成人的話,這個實質永遠都不會改變,真理永遠是真理。這裏存在一個事實,就是人類所總結出來的這些俗語,它的來源是撒但,是人類的想象、觀念,甚至出自于人的血氣,根本與正面事物没有一點兒關係。而神的話是神實質的發表,也是神身份的發表。因為什麽神發表了這些話?為什麽説這些話是真理?就是因為萬物一切的法則、規律、根源、實質、真相、奥秘都是神在主宰着,都在神手中掌握,萬物一切的規律、真相、事實、奥秘只有神知道,神知道它的本源、它的根源到底是什麽,所以只有神的話對萬物的定義是最準確的,只有神話中對人類的要求是人類的標準,是人類應該賴以生存的唯一的準則。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談真理是什麽》

每日神話 選段258

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着神的計劃、為着神的命定而扮演着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麽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麽樣,總之,没有一個人能逃脱上天的擺布與安排,没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着他的工作,經營着這個宇宙,指揮着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迹。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着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布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

當黑夜悄悄來臨的時候,人都不會覺察,因為人的心感覺不到黑夜是如何到來的,又是從哪裏發出的;當黑夜悄悄溜走的時候,人們迎來了白晝,這個白晝是從哪裏來的,是如何驅走了黑夜,人的心更不知道,也不覺察。這樣周而復始的黑夜與白晝的變化更替將人類帶入了一個又一個不同的時期、不同的時代背景,同時也成就了神每一個時期的工作、每一個時代的計劃。人在這不同的時期中跟隨着神走過來,却不知神主宰着萬物生靈的命運,不知神是如何擺布着萬物、指揮着萬物,這是如今以至于早先的人都未能得知的。究其原因,不是因為神的作為太隱秘,也不是神的計劃還未實現,而是人的心、人的靈離神太遠,以至于人到了在「跟隨神」的同時仍在事奉着撒但的地步,人仍是不覺察。没有人主動尋求神的脚踪與神的顯現,没有人願意在神的看顧與保守之中存活,而是願意依靠撒但、惡者的侵蝕來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邪惡人類的生存規律。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應當的游玩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長,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義,不明白神口中的話語,不明白從神來的一切,人便開始抵觸從神來的律法與典章,人的心、人的靈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其實,從起初到現在,神就為人類上演着一部人為主角同時又是受害者的悲劇,没有人能回答這部悲劇的導演究竟是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每日神話 選段259

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撑着「長大成人」。在這個過程之中,没有人覺得人是在神的看顧之中生存而「長大」,反倒認為是父母的養育之恩,是人生命的本能支配着人「長大」,因為人都不曉得人的「生命」是誰賜給的,是源于何處,更不曉得生命的本能是如何創造奇迹的。人只知道食物是人生命延續的根本,毅力是人生命存在的源頭,人頭腦的信念就是人生存的資本,神的恩澤與供應人絲毫都察覺不到,就這樣將神賜的生命白白地消耗着……没有一個神日夜看顧着的人來主動朝拜神,神只是在没有任何指望的人身上作着計劃中的工作,希望有一天,人能從夢中醒來,突然明白生命的價值、生命的意義,明白神所賜給人的一切所付的代價,明白神苦苦期待人能回轉的急切心理。這一切關于人生命的來源與延續的秘密是任何一個人都未曾考究過的,而只有明白這一切的神在默默地忍受着從神得到一切而忘恩負義的人所帶來的傷害與打擊。人理所當然地享受着生命所帶來的一切,神也「理所當然」地被人背叛,被人遺忘,被人勒索。難道神的計劃真的這麽重要嗎?難道人這個源于神手的生命體就真的這麽重要嗎?神的計劃斷乎重要,但神手中所創造的生命體是為着神的計劃而有的,所以神不能為着憎恨這個人類而毁掉他的計劃,他是為着他的計劃、為着他口中所呼出的氣息而忍受着一切痛苦,不是為着人的肉體,而是為着人的生命,他是為着奪回他呼出的生命,不是為着奪回人的肉體,這就是他的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每日神話 選段260

來到這個世界中的人都要經歷生與死的過程,更多的人經歷了生死輪迴的過程,活着的人不久即將死去,而死了的人又即將回來,這些都是神為每一個生命體安排的生命歷程。然而,這些歷程與輪迴正是神要讓人看到的一個事實:神賜給人的生命是源源不斷的,是不受肉體、時間與空間的限制的,這就是神所賜給人生命的奥秘,也是生命本是來源于神的證據。儘管好多人并不認為人的生命是來源于神,但人都不可逃避地在享受着從神來的一切,不管是相信有神的,還是否認神存在的。如果有一天,神突然改變主意,要將地上的一切都收回,要將他的生命奪回來,那這一切都將不存在。神用他的生命來供應着所有有生命與没有生命的東西,以他的大能與權柄將這一切進行得有條不紊,這個事實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也難以理解的,而這些人難以理解的事實正是神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就此我將告訴你一個秘密:神的生命之偉大與生命的能量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測透的,現在是這樣,以往是這樣,將來也會是這樣。我將告訴你的第二個秘密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生命源頭都來源于神,無論生命的形式與構造有什麽樣的不同,無論你是怎麽樣的生命體,都不能違背神所制定的生命軌迹。不管怎麽説,我只希望人能明白:如果没有了神的看顧、保守,没有神的供應,人無論怎麽努力、怎麽奮鬥都不會得到人該得到的一切;如果失去了神對人生命的供應,那人就失去了活着的價值,失去了生命的意義。這樣的白白浪費神生命價值的人,神怎會讓其就這樣地逍遥呢?還是那句話:不要忘了,神是你生命的源頭。如果人不珍惜神所賜給的這一切,神不但要奪回起初的東西,更要人作出加倍的代價來償還神所付出的這一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每日神話 選段261

世間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之中、眼目之下瞬息萬變,人類從未耳聞的東西突然來到,而人類擁有已久的東西又會在不知不覺中消失。没有人能測透全能者的行踪,更没有人能感覺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他的超凡在于他能感覺得到人所不能覺察得到的東西,他的偉大在于他是被人類弃絶却又是拯救人類的那一位。他知道生與死的意義,他更知道受造人類該有怎樣的生存法則,他是人類生存的依據,也是人類再次復活的救贖者。他將歡快的心變得憂傷,又將憂傷的心變得快樂,為着他的工作,也為着他的計劃。

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没有依靠,没有幫助,却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着頭皮支撑着没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没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没有目標地生存着,只有傳説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這個信念在没有知覺的人身上遲遲不能實現,然而,人還是這樣盼望着。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没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苏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凉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轉,等待着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裏走出來的,不知什麽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麽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麽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裏等待着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個没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着人的心,為着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每日神話 選段262

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托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托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于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于供應我們全部的神。

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着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着這個人類。人類的發展與人類的進步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脱神手的安排。你若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基督徒,那你一定會相信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衰退都在神的安排之下。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將會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這個人類將何去何從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

回顧挪亞造方舟的時代,人類敗壞至深,離開了神的祝福,没有了神的看顧,失去了神的應許,活在了没有神光的黑暗之中,進而人類都淫亂成性,墮落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這樣的人類不能再得到神的應許,不配見到神的面目,不配聽見神的聲音,因為他們丢弃了神,他們抛弃了神所賜給他們的一切,忘記了神對他們的教誨之言。他們的心離神越來越遠,隨之而來的是他們墮落得失去理智,失去了人性,他們越來越惡,進而走向死亡,落在了神的烈怒之中,落在了神的懲罰之中。只有挪亞敬拜神遠離惡,所以他聽到了神的聲音,聽到了神對他的囑托。他按照神話的囑托造了方舟,收留了各樣活物,這樣,一切都預備好之後神便開始了毁滅世界的工作。那次的毁滅世界只有挪亞一家八口幸免于難而生存了下來,因為挪亞敬拜耶和華而遠離惡。

再看今天這個時代,類似挪亞這樣的能敬拜神而遠離惡的義人都已不復存在,但神還是恩待了這個人類,還是寬赦了這個末了時代的人類。神在尋找渴慕他顯現的人,在尋找能聽他話語的人,尋找不忘記他托付而為他獻上身心的人,尋找在他面前如嬰兒一樣對他順服、對他没有抵擋的人。你若不受任何勢力的阻撓而為神獻身,那你將會是神所看中的對象,將會是神所賜福的對象。你若有很高的地位,若有很高的名望,若有很多的知識,有很多的資産,有很多的人擁護你,而你却仍然不受這些東西的困擾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呼召與托付,作神讓你作的事情,那你所作的事情將是世界上最有意義而且是人類最正義的事業。你若為了地位或者為了自己的目的而拒絶神的呼召,那你做的一切都是神所咒詛的,更是神所厭憎的。若你是總統,你是科學家,你是牧師或長老,無論你的官職有多大,你若憑着你的能力、你的知識去做你的事業,那你永遠是一個失敗者,你永遠是一個没有神祝福的人,因為神不接納你所做的一切,他不承認你是在做正義的事業,也不認可你是在為人類謀福利,他會説你做的事都是在用人類的知識與人類的力量而努力推開神對人類的保守,是在否認神的祝福,他會説你是在引導人類走向黑暗,走向死亡,走向漫無邊際的人類無神失去神祝福的開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每日神話 選段263

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占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没有足够的空間去敬拜神,没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没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没有期盼的,是虚空的。隨之而來,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興起來發表他們的社會科學論、人類進化論等等這些與神創造人類的真理而相違背的論調來充實人類的頭腦與心靈。這樣,相信神創造萬有的人越來越少,而相信進化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記録與神在舊約時代的説話當作神話傳説對待,神的尊嚴與神的偉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與神主宰萬有的信條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類的存亡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對人來説已經不重要了,人類都活在吃喝玩樂的虚空世界之中……很少有人主動尋找神今天在哪裏作工,神怎樣主宰安排人類的歸宿。這樣,不知不覺中人類的文明越來越不能如人願,甚至有好多人覺得在這樣一個世界中活着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樂,就連以往很文明的國家中的人也會這樣抱怨。因為没有神的帶領,哪怕統治者或社會學家都絞盡腦汁來維持人類的文明也是無濟于事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填補人類心中的空虚,因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會論調都不能使人擺脱空虚的困擾。科學、知識、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帶給人的僅僅是暫時的安慰,人類有了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會的不公平,有了這些也不能攔阻人類探索的渴慕和欲望。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虚空的感覺。在這個世界中,無論你是在自由的國家還是在没有人權的國家,你絲毫不能擺脱人類的命運;無論你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你絲毫不能擺脱探索人類命運、奥秘與歸宿的欲望,更不能擺脱莫名奇妙的虚空的感覺。這些人類共同的現象被社會學家稱作為社會現象,但又没有一個偉人能出來解决這樣的問題。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没有一個人能够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欲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虚才能得到解决。如果一個國家或民族的人類不能得到神的拯救或神的看顧,那麽這個國家與民族將會走向没落、走向黑暗,結果是被神毁滅。

也許你的國家現在很興盛,但你若讓你的人民都遠離神,那這個國家將會越來越得不到神的祝福,國家的文明會越來越多地被人糟踏,不久這個國家的人民會起來反對神咒駡天,不知不覺中一個國家的命運就這樣被斷送了。神會興起强大的國家來對付那些被神咒詛的國家,甚至在地球上使這樣的國家消失。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存亡關鍵在于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是不是在敬拜神,是不是帶領他的人民親近神、敬拜神。不過,在這末了的時代,因着真心尋求神、敬拜神的人越來越少,所以神特别厚待那些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將這些國家集合起來作為世界上比較有正義的陣營,而那些無神論國家與不敬拜真神的國家成了正義陣營的對立派,這樣,神在人類中間不但有了可以作工的地方,同時又得着了行使正義權柄的國家,使那些抵擋神的國家受到制裁與限制。雖然是這樣,神仍然不能得到更多的人來敬拜,因為人類離神太遠了,人類忘記神太久了,在地球上僅僅是有了行使正義與抵制非正義的國家。但這遠遠没有達到神的心願,因為没有一個國家的統治者會讓神來統治他的人民,没有一個國家的政黨會組織他的百姓來朝拜神,神在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執政黨的心中甚至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失去了神應有的地位。儘管世界上有一部分正義的勢力,但是在人的心中没有神地位的統治是很脆弱的,没有神祝福的政治舞台是混亂的,是不堪一擊的。人類没有了神的祝福就等于人類没有了太陽,不管統治者多麽兢兢業業地為他的人民貢獻什麽,不管人類在一起召開多少次正義大會,都不會扭轉乾坤,都不會改變人類的命運。人都以為有衣有食、人類和睦同居的國家就是好國家,就是有好領袖的國家,但神却不這樣認為,他認為若没有人敬拜神的國家是他要毁滅的國家。人的想法總是與神相差很遠,所以,若是一個國家的首腦不敬拜神,那這個國家的命運將會是很悲慘的,而且這個國家是没有歸宿的。

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却掌握着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着這個世界,掌握着整個宇宙。人類的命運與神的計劃息息相關,没有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能逃脱神的主宰。想知道人類的命運就必須得來到神的面前,神會使跟隨敬拜他的人類興盛,會使抵擋弃絶他的人類衰退滅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每日神話 選段264

茫茫宇宙穹蒼,多少生靈在繁衍生息,周而復始地在遵循着生命的規律,遵循着一個不變的法則。死去的人帶走活着的人的故事,而活着的人又在重複着死去之人的歷史悲劇。人類不禁要問:我們為什麽活着?又為什麽要死去?是誰掌管着這個世界?又是誰創造了這個人類?難道真的是大自然的造化嗎?人類真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嗎?……千百年來人類不停地在提出這些問題,不幸的是,人類越是這樣執迷于這些問題,越加增了人類對科學的渴望。科學給人的肉體帶來了暫時的滿足與短暫的享受,却并不能讓人類擺脱靈魂深處的那一份孤獨、寂寞與難以掩飾的恐懼與無助。人類只是用肉眼可以看得到、頭腦可以理解的科學知識來麻醉着心靈,但是却阻擋不住人類探究奥秘的脚步。人類根本就不知道宇宙萬物的主宰究竟是誰,更不知道人類的起初與將來,只是很無奈地在這個規律中活着,没有人可以擺脱,也没有人可以改變,因為在萬物其間、在天宇之上有一位從亘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着這一切。他是人類從未目睹過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曾相識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却是吹給人類祖先氣息、給人類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給、滋養人類生存的那一位,是帶領人類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類唯一賴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着萬物,主宰着天宇中的萬物生靈;他掌管着四季,調節着風霜雪雨的轉换;他賜給人類陽光,也為人類帶來夜幕的降臨;他鋪張天地,為人類帶來了山河湖泊與其中的活物。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脱他的主宰?誰能逃脱他的安排?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着萬物這一事實。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掌管這個宇宙,更没有一樣東西可以這樣源源不斷地供應着這個人類。不管你能否認識到神的作為,也不管你是否相信神的存在,你的命運毫無疑問地都是在神的命定之中,而神也毫無疑問地永遠都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他的存在與他的權柄并不是根據人類能否認識、能否領會得了而决定的。只有他知道人類的過去、現在與將來,也只有他能决定人類的命運。不管你能否接受這一事實,然而這一切都將在不久的將來讓人類親眼目睹,這也是神即將要作成的事實。人類在神的眼目之中存活,也在神的眼目之中死去;人類為着神的經營而存活,也為着神的經營而閉上雙目,周而復始地來了又走,走了又來。這些無不都是神的主宰與安排。神的經營一直在向前,并没有止步,他要讓人類知道他的存在,相信他的主宰,看見他的作為,歸回到他的國中。這就是他的計劃,是他幾千年來經營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上一篇: 認識神作工系列(二)

下一篇: 七 聖經奥秘系列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十二篇

當東方發出閃電之時,也正是我開始發聲説話之時,當閃電發出之時,整個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衆星都發生變化。全人類猶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這道來自東方的光柱照得原形畢露,兩眼昏花,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遮蓋自己醜惡的嘴臉,又猶如動物一樣從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難,但不曾有一物能從我…

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人的本性與我的實質截然不同,因為人的敗壞本性都來源于撒但,人的本性是經過撒但加工過的,是被撒但敗壞過的。也就是説,人是在撒但的邪惡、醜陋的薰陶之下生存,不是在真理的世界中成長,也不是在聖潔的環境中長大,更不是在光明中生存,所以,每個人的本性中不可能先天就具備真理,更不可能與生俱來…

當取締宗教的事奉

神在全宇之下的工作開展以來,預定了許多事奉他的人,在這些人中間各行各業的都有,其目的是為了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使神在地上的工作順利地完成,這是神揀選人事奉他的目的。作為每一個事奉神的人,都應該明白神的這一心意,藉着神這樣的作工,人更看見了神的智慧、神的全能,看見了神在地上作工的原則…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神的聖潔(一)上次聚會我們對「神的權柄」又作了一些補充交通,對「神的公義」我們先不説,今天説一個全新的話題——神的聖潔。神的聖潔,這也是神的獨一無二的實質的一個方面,所以我們在這裏很有必要交通。我交通的關于神的實質的這一方面與上次交通的神的公義性情、神的權柄那兩方面是不是都是獨一…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