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篇

歷代以來,不曾有人進過國度,因此,不曾有人享受國度時代的恩典,也不曾有人看見國度君王。雖然有許多人曾在我靈的光照之下預言過國度美景,但只是知道其外表,却不知道内在的含義。當今天國度正式實現在地時,多數人仍不知在國度時代究竟要作成什麽,究竟把人帶到什麽境界,這個,恐怕所有的人都處于「混沌」狀態,因為國度完全實現的那一天還未完全達到,所以人都是迷迷糊糊不透亮。我在神性裏的工作正式開始于國度時代,因着國度時代的正式開始,我的性情才開始逐步向人顯明,所以,在此時神聖的號角正式開始響起并公布于衆。當我在國度裏正式作王掌權之時,衆子民也隨着時間的流逝而被我作成;當世界各國分裂之時,也正是我的國度建造成形之時,也就是我改變形像面向全宇之時,那時,所有的人都看見了我的榮臉,看見了我本來的面目。從創世到如今,從撒但敗壞人類到今天這個程度,因着人的敗壞,所以,對于人來説,我越來越隱藏,而且對于人來説,我越來越是深不可測。人未曾看見我原來的面目,未曾直接與「我」打交道,只是在傳説中、在神話故事當中有人想象中的「我」,所以,我按着人的想象,即按着人的觀念我對付人心中的「我」,以扭轉多少年來人心中的「我」的狀態。這是我作工的原則,不曾有一個人能够認識透。雖然人曾給我俯伏,在我前敬拜我,但我并不欣賞人的這些舉動,因為在人的心底并没有我的形像,是我以外的形象。所以,因着人的心目中并没有我的性情,人對我的本來面目并不認識;所以,在人認為是抵擋我,或觸犯我的行政,但我却并不理睬;所以,在人的記憶當中我是憐憫人却并不是刑罰人的神,或者我是説話不算數的神自己。這些都是人在思維中的想象,并不與事實相合。

我天天站在宇宙之上觀望,我又卑微隱藏在我的居所經歷人生,仔細觀察人的所作所為,不曾有一個人是真為我擺上的,不曾有一個人追求真理,不曾有一個人為我求真的,不曾有一個人在我前立心志而守住本分的,不曾有一個人讓我在裏面居住的,不曾有一個人注重我猶如注重自己的生命一樣,不曾有一個人在實際當中看見我神性的全部所是,不曾有一個人願意接觸實際的神自己。當水淹没人的全身之時,我將人從死水之中救出,給人重得生命的機會;當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時,我將人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上來,給人生活的勇氣,讓人以我為生存之本;當人在悖逆我時,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認識我,因着人的舊性,也因着我的憐憫,我并不將人置于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當人在飢荒之中時,即使人有一口氣,我也將人從死亡之中奪過來,不讓其中了撒但的詭計。多少次人看見我的手;多少次人看見我的慈容,看見我的笑臉;多少次人又看見我的威嚴,看見我的烈怒。人雖不曾認識我,但我并不因着人的軟弱而「趁機無理取鬧」,我體察人間之苦,因此,我也體諒人的軟弱,只因着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負義,所以我才不同程度地給人以刑罰。

我在人的忙碌之時隱藏,在人的空閑之餘向人顯明。在人的想象當中,我是「萬事通」,我是有求必應的神自己,因此,多數人來我面前只是為了找神「幫忙」,并不是有心在我前認識我。當人在病危之時,就迫不及待地想請我來給予資助;當人在患難當中之時,人就竭力向我訴説其苦衷,以便脱離苦境,但没有一個人在安逸之中也能愛我,没有一個人在平安、幸福之中來找我與其同樂。當人的「小家庭」幸福美滿之時,人就早把我撂在一邊,或者把我關在門外禁止入内,從而享受全家歡樂之福,人的心胸太狹小,竟然就連我這樣慈愛、憐憫,令人好接觸的神也容不下。多少次在人歡笑之時,我被人弃絶;多少次在人摔跤之時,我被人拿來當拐杖;多少次在人處于病痛之時,我被人找去當「醫生」。多麽殘忍的人類啊!簡直是没有理智、不講道義,就連人所具備的「人情」在人身上也不曾看見一點兒,幾乎没有人的一點兒味道。想想過去,對比今天,是否在你們身上有所變化?過去的成分在今天是否是减少了?是否是仍然没有更新?

我歷盡山山水水,歷盡人間的坎坎坷坷,在人中間走來走去,在人中間與人一起生活了多少年,但人的性情似乎没有多少變化,而且猶如舊性在人的裏面生根發芽一般,人的舊性一直是不能改變,只是在原有的基礎上改進了一番。猶如人所説的,本質并没有變,而是方式變化了不少,似乎是人都在糊弄我,想令我眼花繚亂,以便蒙混過關來博得我的欣賞。我對人的「花招」并不欣賞,也并不理睬,我并不因此而大發雷霆,而是采取視而不理的態度,我要把人放鬆到一個地步,之後,將所有的人一塊兒「處理」,因為人都是不自愛的賤貨,自己對自己并不寶愛,難道還需我再一次地施憐憫、慈愛嗎?人都不認識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够幾斤,應都拿到天平上去稱一稱。人對我不理睬,所以我對人也不認真,人不注重我,也不需要我對人多下功夫,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嗎?作為子民的,你們不也是這樣的光景嗎?有誰曾在我面前立心志却并不廢去?有誰在我前立長志而不是常立志呢?人都是在順境之時在我前立心志,在逆境時將其一筆勾銷,過後再次重新將心志撿起來送在我前,難道我就是那樣的不尊貴,隨便接受人在垃圾堆中撿來的廢品嗎?在人之中,很少有人持守自己的心志,很少有人是守節的,很少有人把自己的最寶貴的獻于我,當作自己為我獻的祭,你們不也是這樣嗎?若作為國度子民中的一員,不能守住自己的本分,將會被我厭弃!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二日

上一篇: 第十三篇

下一篇: 第十五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

從你們生活中的所作所為來看,你們都需要每天有一篇話語的供應來補給你們,因為你們的缺少太多了,你們的認識與領受能力太貧乏了。現實生活中的你們生活在没有真理、没有良智的氣氛與環境之中,你們没有生存的本錢,没有認識我與真理的根基,你們的信僅僅是建立在渺茫的信心或很教條的認識與宗教禮儀之…

第十篇

國度時代畢竟不同于以往,不是關係到人怎麽做,而是我降在地上親自作,是人所想不到而且也達不到的。從創世到今天,多少年來只是教會的建造,却并不曾聽説有國度的建造。即使是我親口提起,但又有誰知道其本質呢?我曾降在人間,體察人間之苦,但并未達到我道成肉身的目的。當國度建造開始,我所道成的…

人信神當存什麽觀點

人信神到現在,究竟得着了什麽?在神的身上你認識到了什麽?因着信神你這個人有多大變化?現在你們都知道,人信神不是單為了靈魂得救、肉體得平安,也不是為了借用愛神來充實自己的生活等等這些。就現在來看,若你愛神是為了肉體得平安,是為了暫時的享受,這樣即使你最後愛神愛到頂峰,不再求什麽,那…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以前兩個時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猶太作的,總的來説,兩步工作都没離開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選民身上作工。所以,對于以色列人來説,耶和華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着耶穌在猶太作工,完成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猶太人來看,耶穌就是猶太人的救贖主,他只是猶太人的王,他不是别人…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