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篇

現在神的話已説到了頂峰,即審判時代的第二部分已到達頂峰,但不是最頂峰,就在這個時候,神的口氣變了,不是諷刺不是幽默,不是打不是駡,而是緩和了説話口氣。在此之時神開始與人「叙舊情」了。神一邊在繼續着審判時代的工作,一邊在開闢下部分工作的路,使所有的工作都互相貫穿。一方面説人「舊性不改」「老病重犯」,另一方面説「我與人悲歡離合」,這都能使人的心有所反應,即使再麻木也得動一動。神説這些話的目的主要是在最終讓所有的人都在神面前無聲無息地倒下,之後「我才顯出我的作為,讓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失敗中認識我」。處于現階段的人對神的認識仍是外皮的外皮,并不是真實的認識,雖然人都盡其所能地去做了,但仍不能達到神的心意,現在神的話已到高潮,但人却仍在起步之中,所以不能進入現實的説話當中,説明神與人相差無比。但就按這個比例,在神的説話結束之時,人才能達到神的最低標準,這是神在這些被大紅龍敗壞至極的人身上作工的方式,必須這樣作才能達到最佳果效。衆教會之人對神的話稍加注重,而神的心意却要求人能够在神話上認識神,這不是差距嗎?但就這種情况來説,神已不體貼人的軟弱,并不管人能不能接受而是一個勁兒地説,按神的本意,當話説完之時,是神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時。但這一次作工不同以往,當神説話結束之時,無人知曉;當神工作結束之時,無人知曉;神改變形像之時,無人知曉。這是神的智慧。為了避免一切撒但的控告,為了避免一切敵勢力的攪擾,所以神是在人都不覺曉的情况下作工,而且在此時,在地之人并無反應。雖然以往説過在改變形像時的預兆,但人仍不能覺察,因為人把此事都忘却了,對此事人都不去搭理,因着裏外的夾攻,外界的灾與神話的焚燒潔净,人都不願再為神「操勞」了,因為人的「事務」太忙了。當所有的人將以往的認識與追求都否認時,當所有的人將自己認清時,人都失敗了,在人的心中再無己的地位了,那時人才用真心渴慕神的話,神的話真正在人的心中占有地位了,神的話成了人的生存之本,這時,神的心意便滿足了。但現在的人却相差甚遠,有的幾乎是原地不動,所以神説這是「老病重犯」。

在神的所有説話當中問號很多,為什麽神總是這樣問呢?「為什麽人不能悔過自新、重新做人?為什麽人總願意活在沼澤之地,却不願生活在無污泥之處呢?……」以往,神是采用直接點明、直接揭露這樣的方式作工,但在人受了極大的創傷之後,神不直接這樣説話了。在問話之中,人一方面看見了自己的缺少,一方面摸着了實行的路,因為人都願意吃現成的,所以神按着人的要求説話,給人提供揣摩的話題,讓人去揣摩,這是問話的一方面的意義。當然,有一部分問話并不是這個意義,例如:難道是我錯待人了嗎?難道是我給人指錯路了嗎?難道我要帶領人下地獄嗎?這一類問題都是點明人的内心深處的觀念的,雖然人的嘴不説,但多數人的心裏都在疑惑,認為神將其説得一無是處,當然這類人并不認識自己,但在最後還得在神的話中甘拜下風,這是必然趨勢。在此問話之後,神還説「我要將列國都砸得粉碎,更何况人的家庭呢?」當人接受神的名之時,列國因此而動摇,人的心理逐漸變化,在家庭之中,不存在什麽父子、母女或夫妻之間的關係,而且在家庭之中的人與人的關係越來越疏遠,而是投入「大家庭」之中,幾乎所有的家庭生活都打破常規,因此,在人的心中家庭觀念越來越淡薄。

為什麽在今天的説話當中神花了那麽大的篇幅來與人叙舊情呢?當然也是為了達到一定的果效,足見神充滿憂慮的心。神説:「當我憂傷之時,誰能以心來安慰我呢?」因着神的心過度悲傷,所以説出了這樣的話。由于在人不能完全體貼神的心意,總是放蕩,不能受約束而隨從己意,因為人太卑賤了,一直在自我饒恕,并不是在體貼神的心意,但由于人被撒但敗壞至今而不能自拔,所以神説「人怎能從餓狼的口中逃脱掉呢?怎能擺脱其威脅、引誘呢?」人活在肉體當中,就是在餓狼的口中,因此加上人無自知之明并且總是遷就自己,任其放蕩,所以使神不得不擔憂。神越是這樣提醒人,人在心中的感覺越好,越願意接觸神,這樣神與人才能打成一片,没有間隔,没有距離。現在全人類都等着神的日子到來,所以人類一直是停滯不前,但神説的「當公義的日頭出現之時,東方便被照亮,之後照亮全宇,臨及所有的人」,即當神改變形像之後,東方先被照明,在東方之國先被更换,之後按着由南到北的途徑而更新,這是順序,都得按着神説的來,過一個階段所有的人都會看見的,神就按着這個順序來作工。當人都看見這日之時,人就都大大歡喜,從神急切的心意足見日子不會太遠。

在今天的説話當中,第二、第三部分使所有愛神的人都痛哭流泪,心中立時都籠罩一層陰影,從此之後,所有人的心都會因着神的心而憂傷萬分的,直至神完成在地的工作之時,所有的人的心情才能得以舒暢,這是大勢所趨。「我心中的怒氣在升騰,隨之憂傷之感也在急劇上升,當人的作為、人的一言一行在我眼中看為污穢時,我的忿怒油然而生,心中更覺人間的不平,更加憂傷,恨不得立時結束人的肉體,不知為什麽人在肉體之中不能自潔,不知為什麽人在肉體之中不能自愛。難道肉體的『功能』就這麽大嗎?」神在今天的説話之中,把心中所有的憂慮之情都公開亮給人看,絲毫不隱藏。當三層天的天使為神鼓樂彈奏之時,神依然戀着在地的人,因此才説出了這樣的話:「當天使鼓樂彈奏贊美我之時,不禁勾起我對人的同情,我心頓時憂傷萬分,痛苦之情難以擺脱。」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神又説出這樣的話:「我要撫平人間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親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殘害我民,不容仇敵再任意妄為,我要在地上作王,將我的寶座『挪到』地上,使仇敵都在我前俯伏認罪。」因着憂傷,所以對魔鬼多加幾分恨惡,因此,提早將魔鬼的結局揭示于衆,這是神的工作。神一直都在盼望與衆民同相聚,結束舊時代。在全宇之下的人都開始動摇,就是説,全宇之下的人都進入神的引導之下。因此,人都開始有反抗帝王之心,不久世間之人便亂作一團,各國首腦都到處逃竄,到最後,都讓其民將其推上斷頭台,這是魔王最後的結局,最終一個也逃不掉,都得過關。如今,「明智」之人開始退位,因為其看見形勢不好想趁此機會甩手不幹,以逃脱灾難之苦,但我説句實在話,神在末世作的工主要就是來刑罰人,難道這些人就能逃脱掉嗎?現在是初步,到有一天,全宇之下兵荒馬亂,地上之人再無首領,全地一盤散沙無人治理,人都顧惜自己的生命,對誰都不去搭理,因着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所以才説「人都按着我意在『分裂』着各國」。現在神所説的「天使的吹號」是預示,是給人敲警鐘,當再次吹號之時,世界的末日就到了,在那時,神的所有刑罰一點不差地向地上倒下,這正是無情的審判,正是刑罰時代的正式開始。在以色列民當中,不時地有神的發聲來引導他們在各種環境中渡過,而且天使也向其顯現,他們在幾個月之内就能被作成,因為他們并不經過脱去大紅龍毒素這個步驟,所以在各種引導之下便會輕而易舉地進入正軌。由以色列的動態可觀全宇之態,足見神的工作步伐有多快,「時候到了!我要展開我的工作,我要在人中間作王掌權!」以往,神只在「天上」「作王」,如今在地上作王,神將權柄全部收回,因此預示全人類再無正常的人類生活,因神要重整天地,不讓人插手,所以神時常提醒人「時候到了」。當以色列民全部歸國之日,也就是以色列完全復國之日,神的大功就告成了。不知不覺,全宇之下的人都會反抗的,全宇之下的各國都會猶如天上的星星一樣墜落的,頃刻間便成為廢墟,神將其處理之後,建立自己的心愛之國。

上一篇: 第二十六篇

下一篇: 第二十八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眾民們!歡呼吧!

在我的光中,人都重見光明,在我的話中,人都得到享受之物。我從東方來,由東方發出,我的榮光發出之時,萬國被照耀,一切全被照明,無一物留在黑暗之中。在國度之中,子民與神的生活快樂無比,水在為衆民的幸福生活而歡舞,萬山都在與衆民同享在我之豐富,所有的人都在奮發圖强,都在努力,在我的國度…

第二十六篇

我兒要留心我的話語,静聽我的聲音,我會向你顯明。安静我裏面,因我是你的神,是你們唯一的救贖主。要時刻安静你們的心,住在我裏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不要存别樣的心,要一心地來依靠我,我也必會向你們顯現,我就是你們的神!那些疑惑的人哪!必站立不住,什麽也得不着。要知道現在是什…

第六十九篇

我的心意發出,有誰敢抵擋,有誰敢論斷、疑惑,我立時取締他。今天,不按我心意行事的,謬解我心意的,都得在我的國度中被淘汰、被廢弃。在我的國度中,没有别人,都是我的兒子,我所愛的,是會體貼我的,更是按我話而行的,是能替我作王掌權審判萬國萬民的,更是一班天真活潑的、單純敞開、誠實而又有…

第八十一篇

邪惡淫亂的舊時代啊!我要把你吞滅!錫安山哪!當起來為我歡呼!為着我的經營計劃的完成,為着我的大功告成,誰敢不起來歡呼!誰敢不起來跳躍不止!必遭我手的擊殺!我對誰都實行公義,没有一點憐憫、慈愛,絲毫没有一點情面。萬民哪!當起來贊美,當向我歸榮耀!一切一切從亘古到永遠無窮無盡的榮耀都…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