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的經典話語

目錄

三 神道成肉身的真理奧祕方面的經典話語

1 所謂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顯現,神以肉身的形像來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間,所以,既說是道成肉身,首先務必是肉身,而且是具有正常人性的肉身,這是最起碼該具備的。其實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義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實質成了肉身,成了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2 神道成肉身的稱呼是基督,所以將能賜給人真理的基督稱為神,這一點也不過分。因為他有神的實質,他有人所不能達到的神的性情與作工智慧,而那些不能作神的工作卻自稱為基督的人才是冒牌貨。所謂的基督不僅僅就是神在地上的彰顯,而是神在地上開展工作完成他在人中間作工的特有的肉身。這肉身不是任何人都能代替的,而是足可擔當神在地上的工作的肉身,是可以發表神性情的肉身,是足可以代表神的肉身,是能供應人生命的肉身。那些假冒基督的人早晚都會倒下的,因為他們雖稱基督卻絲毫不具備基督的實質,所以我說真假不是人能定規的,而是由神自己來作回答,由神自己來作決定。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3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實質就是靈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實質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實質,這個實質是不會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毀自己工作的事來,也不可能說出違背自己旨意的話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4 正因為他是有神的實質的一個人,所以,他高於任何一個受造的人類,高於任何一個可以作神工作的人。就因此,在與他有相同人的外殼的人中間,在所有的有人性的人中間,只有他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除他之外則都是受造的人類。同樣具備人性,受造的人除了人性便是人性,而神道成肉身卻不相同,在他的肉身中除了人性最主要的就是神性。人性是在肉身的外觀上可以看到的,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發現的,而神性則不容易讓人發現。正因為神性是在有人性的前提下才發表出來的,而且不像人的想像那樣超凡,所以人最不容易發現的就是神性。到現在人最難測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到底是什麼,其實在我說了這麼多話之後想必你們多數人對此還是一個謎,這個問題很簡單,既說是神道成了肉身,那他的實質就是人性與神性的結合,這個結合稱為神自己,而且是在地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5 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說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發表的是靈已作過的工作,肉身沒經歷也沒看見,但發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為肉身的實質是靈,發表的是靈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達到的,但是靈已作過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後就藉著肉身的發表來達到讓人認識神的所是,讓人看見神的性情與他所作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6 神既道成肉身他就將他的實質都實化在了他的肉身之中,使他的肉身能足夠擔當他的工作,因而在道成肉身期間基督的作工代替了神靈的一切作工,而且整個道成肉身期間的工作都以基督的作工為核心,其餘不得摻有任何一個時代的工作。神既道成肉身他就以肉身的身分來作工,他既來在肉身就在肉身中完成他該作的工作,不管是神的靈,不管是基督,總之都是神自己,他都會作自己該作的工,盡自己該盡的職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7 神在肉身之中作工仍不失去一個在肉身中的人該盡的本分,他能以真心來敬拜天上的神。他有神的實質,他的身分是神自己的身分,只不過他來在了地上,成了一個受造之物,有了受造之物的外殼,比原來多了一個人性,他能敬拜天上的神,這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模仿不了的。他的身分是神自己,他敬拜神是他站在肉身的角度上而作的,所以「基督敬拜天上的神」這話並不錯誤,他所要求人的也正是他的所是,在要求人以先他早已作到了,他絕對不會只要求別人而自己卻「逍遙法外」的,因為這一切都是他的所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8 神自己沒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實質是善的,他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也是所有愛的發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會作出悖逆父神的事來,哪怕是獻身他都心甘情願,沒有一點選擇。神沒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沒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沒有彎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東西都來源於撒但,撒但是一切醜與惡的源頭,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樣的屬性是因為人經過撒但的敗壞與加工,基督是未經撒但敗壞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屬性而沒有撒但的屬性。神活在肉身之中時無論工作如何艱難,無論肉身如何軟弱,他都不會作出打岔神自己工作的事來,更不會放棄父神的旨意而悖逆的,寧肯肉身受苦也不違背父神的旨意,正如耶穌禱告的「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苦杯離開我,然而不要按著我的意思,只要按著你的意思」。人有自己的選擇,但基督卻沒有自己的選擇,雖然他有神自己的身分,但他仍站在肉身的角度來尋求父神的旨意,站在肉身的角度完成父神的託付,這是人所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9 神的實質本身就是帶有權柄的,但他又能順服一切出於他的權柄,無論是靈的作工還是肉身的作工都不相矛盾。神的靈是萬物的權柄,有神實質的肉身也帶有權柄,但在肉身中的神又能作順服天父旨意的一切工作,這是任何人都達不到的,是任何一個人又不可想像的。神自己是權柄,但他的肉身又能順服他的權柄,這就是「基督順服父神旨意」的內涵之意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10 基督的工作、基督的發表決定了他的實質,他能用真心來完成自己肩上的託付,他能用真心來敬拜天上的神,他能用真心來尋求父神的旨意,這都是由他的實質決定的。他的自然流露也都是由他的實質決定的,之所以稱為自然流露是因為他所發表的不是模仿的,不是人教育的結果,不是人培養多年的結果,不是他自己學來的,也不是他自己裝飾的,而是原有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11 神道成肉身只是為了完成肉身的工作,並不是來讓人都看見他而已,他是讓他作的工作來證實他的身分,讓他的流露來證實他的實質。他的實質不是憑空而談,他的身分不是自己搶奪的,而是他作的工作與他的實質決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12 雖然神道成肉身外表與人一模一樣,也學人的知識,也講人的語言,甚至有時候也用人的方式或引用人的說法去表達他的意思,但是他看待人類與看待事情的實質與敗壞的人類是絕對不一樣的,而且他所站的角度與高度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類所不能及的,因為神是真理,他所穿戴的肉身同樣具備神自己的實質,他的心思與他的人性所發表出來的同樣都是真理。……無論神道成的這個肉身多麼普通、多麼正常、多麼卑微,甚至人多麼看不起,而他的心思與他對人類的態度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具備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遠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來觀察著人類,以神的實質、以神的心態來看待人類,他絕對不會以一個普通人的高度,以一個敗壞的人的角度來看待人類。人看人類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識、人的規條、人的學說等等作為衡量標準,這個範圍是人肉眼能看得見的範圍,是敗壞人類能夠得上的範圍;神看人類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為衡量標準,這個範圍是人看不見的範圍,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與敗壞的人類截然不同的地方。這個不同是因著各自的實質決定的,而正是實質的不同決定了各自的身分與地位,也決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與高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13 基督的神性高於所有的人,因此他是受造之物中的最高權柄,這權柄就是神性,也就是神自己的性情與所是,這性情與所是才決定了他的身分。所以無論他的人性有多麼正常,但也不能否認他有神自己的身分;無論他站在哪一個角度上說話,無論他怎樣順服神的旨意都不能說他不是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14 神的靈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靈是至高無上的,神的靈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那同樣他的肉身也是至高無上的,也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這樣一個肉身只能作出公義的事情,作出對人類有益的事情,作出聖潔的、輝煌的、偉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違背真理、違背道義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靈的事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二)》

15 因著神是聖潔無污點的,神是實實在在的,所以其肉身是來自於靈,這是確定無疑的。不僅能夠作神自己的見證,而且能夠完全通行神的旨意,這是神實質的一面。所說的肉身是來自於有形像的靈,是指神的靈所穿的肉身與「人」中間的肉身有著本質的區別,區別點主要在於靈,而有形像的靈指的是因著正常人性的掩蓋而神性在裡面能夠正常地作工,而且一點不超然,並不受人性的限制。所說的靈的形像是指完全的神性,而且是不受人性的限制,因而神本來的性情、原有的形像在道成的肉身身上能夠完全活出來,不僅是正常穩定,而且也有威嚴、烈怒。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篇說話的揭示》

16 他道成肉身的生活與作工共分為兩步:第一步是盡職分以先的生活,是生活在一個普通人的家庭中,生活在一個極其正常的人性裡,有人的正常生活倫理,有人的正常生活規律,有人的正常需要(吃、穿、睡、住),有人的正常軟弱,有正常人的喜怒哀樂,也就是第一步是生活在一個非神性的完全正常的人性裡,從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動;第二步是在盡職分以後的生活,仍是活在一個有正常人性外殼的普通的人性裡,外表仍沒有一點超然的東西,但是以盡職分為生,這時的正常人性完全是為了維持神性的正常作工,因為盡職分時的正常人性已成熟為一個足可盡職分的人性,所以,第二步的生活是在正常人性裡盡職分的生活,也就是正常人性與完全神性的生活。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17 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作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神在人性裡作神性的工作,藉此打敗撒但。道成肉身就是神的靈成了一個肉身,也就是神成了肉身,肉身所作的工作就是靈作的工作,靈作的工作就實化在肉身,藉著肉身發表出來,除了神所在肉身之外,誰也代替不了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也就是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這個正常的人性能發表神性的作工,除他以外的人都代替不了。假如神第一次來了沒有二十九歲以前的正常人性,生下來就顯神蹟奇事,會說話就說天上的話,生來就能看透天下事,凡是人心裡想的,凡是人心裡所存的,他都能看出來,這樣的人就不能稱為正常的人,這樣的肉身也不能稱為肉身,若基督是這樣的一個人,那神道成肉身的意義與實質就都沒有了。他有正常人性就證明他是神「道」成了「肉身」,他有正常人的成長過程更證明他是一個正常的肉身,再加上他的作工足可證實他是「神的話」,也是「神的靈」成了「肉身」。因著工作的需要神成了肉身,也就是這步工作務必要在肉身作,即在正常人性裡作,這就是「道成肉身」「話在肉身顯現」的前提,這是兩次道成肉身的內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18 耶穌在世三十三年半,在這三十三年半中他始終保持著他的正常的人性,只不過因著他三年半的職分工作使人感覺到他特別超凡,而且認為他比以往超然得多。其實,耶穌盡職以先或以後他的正常人性是不改變的,他始終保持著一樣的人性,只是因著盡職分先後的區別,人對他的肉身也產生了兩種不同的看法。不管人怎麼看,神道成肉身始終保持著他原有的正常人性,因為神既道成肉身就活在肉身中,而且是活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不管他是否盡職分,他肉身的正常人性不能取締,因為人性是肉身的根本。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19 道成肉身的人性是為肉身的實質而有的,沒有人性的肉身是不存在的,而且沒有人性的人就是非人類,這樣,肉身的人性就成了神道成的肉身的固有的屬性。誰若說「神成為肉身只有神性沒有人性」,那就是褻瀆,因為這是根本不存在的說法,而且違背道成肉身的原則。就在他盡職分以後仍是活在一個有人性外殼的神性中來作工,只是這時的人性完全是為了維護神性能在這個正常的肉身中作工。所以,作工的是在人性中的神性,是神性作工,不是人性作工,但這個神性是在人性掩蓋之下的神性,其實質仍是完全的神性在作工,並非人性在作工,但作工的是這個肉身,可以說是人也可以說是神,因為神成了活在肉身中的神,有人的外殼,有人的實質更有神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20 神在人性裡作工的時候,很多方式、很多語言、很多真理是以人性的方式來表達的,而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神的心意與此同時也表達出來讓人了解、讓人認識,人了解到的、認識到的絲毫不差地是代表神自己原有的身分與地位所具備的實質與所有所是。這就是說,道成肉身的人子最大限度地、最準確地將神自己的原有性情與神的實質都發表出來,人子的人性不但不是人與天上的神交往、溝通的攔阻與障礙,反而是人類與造物的主能夠聯結的唯一渠道與橋梁。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21 「神」在「肉身」顯現就是神靈的一切作工說話,藉著正常人性來作,藉著道成的肉身來作,就是神的靈既支配人性作工,又在肉身中作神性的工作,在道成的肉身的神身上,你既能看見神在人性裡的作工,又能看見完全的神性作工,這就是更實際的神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你如果把這看透了,你就能夠把神的各部分聯於一了,就不過高地看重神性作工,也不過低地輕看在人性裡的作工,不走極端,不走彎路。總的來說,實際神的含義就是受靈支配的人性作工與神性作工在肉身之中發表出來,讓人看見活靈活現,實實在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22 道成肉身的人子將神的神性藉著人性發表出來,將神的心意傳達給人,同時也將在靈界中人看不見摸不著的神藉著發表神的心意、神的性情顯給人看,人看到的是有形有像、有骨有肉的神自己,所以,道成肉身的人子將神自己的身分、地位、形像、性情、所有所是等等都具體化、人性化了。雖然對於神的形像來說,人子的外表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人子的實質與所有所是可以完全代表神自己的身分與地位,只不過在發表的形式上有所區別罷了。無論是人子的人性還是神性,我們都不可否認地說他代表神自己的身分與地位,只不過神在此期間以肉身的方式作工,以肉身的角度說話,站在人子的身分與地位上面對人類,讓人有機會接觸到、體會到神在人中間實實際際的說話與作工,也讓人見識到了神的神性與在卑微中的神的高大,同時也讓人對神的真實與實際有了初步的了解,也有了初步的定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23 神來在地上只作在神性裡的工作,這是天上的靈對道成在肉身的神的託付,他來了只是在各處說話,以不同的方式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說話發聲,主要以供應人、教訓人為目的,為作工原則,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或人的生活細節,他並不理睬,他的主要職分就是代表靈說話發聲,就是神的靈實際地顯現在肉身,他只供應人的生命,只釋放真理,不插手人的工作,就是不參與人性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別》

24 當神沒有道成肉身的時候,神說的很多話人不明白,因為他的話來自於完全的神性,他說話的角度與背景是人看不見也夠不著的,是從人看不見的靈界發表出來的,是活在肉體中的人所不能穿越的,但當神道成肉身之後,神站在人性的角度上與人對話就走出了、超越了靈界的範圍,他會用人觀念中想像的或人生活中看得見、接觸得到的一些事情,或者是用人能接受的方式、人能領會的語言或者人類所掌握的知識來表達他在神性裡的性情與心意還有他的態度,達到讓人在人能夠得上的範圍裡、能夠得上的程度了解神、認識神,理解領悟神的意思與神的要求標準,這就是神在人性裡作工的方式與原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25 神道成了肉身,他以人的形像出現,在人性裡用了一個很貼切的比喻來表達他的心聲,這個心聲代表神自己的心聲,代表神在這個時代要作的工作,也代表神自己在恩典時代對待人的一個態度。從神對待人的這個態度來看,神把每一個人比喻成一隻羊,如果有一隻羊迷了路,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尋找牠,這就代表神此次道成肉身作工在人身上的一個原則,神用了一個這樣的比喻來形容此次作工的決心與態度。這就是神道成肉身的「優勢」:他可以利用人的知識、用人性的語言來向人說話,表達他的心願,他將深奧的人難以理解的神性的語言用人性的語言與方式解釋或「翻譯」給人,這樣有利於讓人了解他的心意、明白他要作什麼;另外,他也可以以人的角度與人對話,用人的語言與人對話,用人明白的方式與人對話,甚至可以用人的語言知識來說話作工,讓人覺得神可親可近,也讓人看到神的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26 他來在地上不是來過正常人的生活,不是有了正常人的生活之後再作工作,而是具備了從正常的人的家庭裡出生就可以作神性的工作,不摻有人的一點意思,不帶血氣,更談不上社會味道,不涉及人的思維、人的觀念,更不聯繫人的處世哲學,這就是神道成肉身要作的工作,也是道成肉身的實際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別》

27 神所道成的肉身也有見識,也不缺乏理智,但他的人性特別正常,是普普通通的人,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他有什麼特殊的人性,也看不出他與眾有什麼不同的人性,一點不超然,一點不特殊,在他身上沒有高的文化,沒有高的知識,沒有高的理論。他所談的生命、他所帶的路並不是藉著理論得出來的,不是藉著知識得出來的,不是藉著處世的經驗得出來的,也不是藉著家庭教養得出來的,都是靈直接作的工作,也就是道成的肉身作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別》

28 道成肉身的人性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性的正常作工的,而正常的大腦思維是維持正常人性的,正常的大腦思維又是維持肉身的一切正常活動的,可以說,正常的大腦思維就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的一切作工的。若是這個肉身沒有正常人性的思維,神就不能在肉身中作工,這樣他在肉身中該作的工作就永遠完不成。道成肉身的神雖有正常的大腦思維,但他的作工中並不摻有人的思維,他是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中作工,是在有思維的人性的前提下作工,並不是發揮正常的大腦思維來作工。無論他所在肉身的思維有多高,他的作工中仍不摻有邏輯學,不摻有思維學。也就是說,他的工作不是肉身的思維想像出來的,而是神性的作工在人性中的直接發表,他的作工都是他該盡的職分,沒有一步是他的大腦琢磨出來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29 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制約的,他雖在肉身之中,但他的人性並不完全與屬肉體的人一樣,他有他特定的性格,這性格也是受神性制約的。神性沒有軟弱,所說的基督的軟弱是指他的人性說的,這個軟弱在某種程度上來講也限制神性,但是有範圍、有期限的,不是無止境地限制,神性的工作到該作的時候那就不管人性如何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30 基督的人性完全受神性的支配,除了人性正常的生活以外,其餘人性的一切活動都受著神性的影響與薰陶,也受著神性的支配。基督之所以雖有人性但卻不與神性的工作相攪擾,就是因為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支配的,這個人性雖是處世並不成熟的人性,但這並不影響其神性的正常工作。說其人性未經敗壞是指基督的人性能直接接受神性的支配,而且有高於一般人的理智,他的人性是最適合神性支配作工的人性,是最能發表神性工作的人性,是最能順服神性工作的人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31 他來在地上的主要目的就是作工,要在地上作工就務必得具備正常的人性,否則無論神性的威力有多大都不會發揮其原有的功能。人性雖然非常重要,但人性並不是他的實質,他的實質是神性,所以當他開始在地上盡職分他就開始發表他的神性所是。他的人性僅是為了維持肉身的正常生活,以便神性在肉身中能正常地作工,而支配工作的全部則是神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32 神是靈能作拯救的工作,神成了人也同樣能作拯救的工作,無論怎麼說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他既不打岔也不攪擾,更不作互相矛盾的工作,因為靈與肉身所作工作的實質是相同的,或靈或肉身都是為了成就一個旨意,都是經營一項工作,雖然靈與肉身有兩種互不相干的屬性,但其實質都是相同的,都有神自己的實質,都有神自己的身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33 在人性裡作工是受靈的支配的,是為了滿足人肉體的需要,讓人好接觸,讓人看見神的實際、正常,而且還讓人看見神的靈是來在了肉身,來在了人間,與人一同生活,與人接觸。在神性裡作工,是為了供應人的生命,一切從正面引導,變化人的性情,讓人真實地看見靈就在肉身中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34 神的靈在人性裡作工,是有過渡階段的,藉著成全人性的一方面,使人性能夠受靈的支配,之後能夠供應牧養眾教會,這是神作工正常的一方面表現。所以說,你如果把神在人性裡作工的原則看透了,就不容易對神在人性裡的作工產生觀念,不管怎麼樣,神的靈不會錯,都是正確無誤的,他不會作錯事。神性作工是直接發表神的心意,不受人性的攪擾,不是經過成全的,乃是直接來自於靈的。但是,就是在神性裡作工,也是因著有正常的人性作出來的,一點不超然,似乎是正常人作的,神從天來在了地上,主要就是把神的話藉著肉身發表出來,就是藉著肉身來完成神靈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35 神道成肉身不管在什麼時代,在什麼地方,他在肉身中作工的原則不能變,他不能道成在肉身但又超脫肉身作工,他更不能道成肉身卻又不在肉身的正常人性裡作工。這樣,神道成肉身的意義都歸於烏有,「話」成為肉身的意義更沒有一點了,更何況神道成肉身只有天上的父(即靈)知道,其餘就連肉身自己也不知道,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這樣,神在肉身中的作工更為正常了,也更能顯明確實就是「道」成了肉身,「話」成了肉身,肉身就代表「正常、普通」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

36 當神道成肉身的時候,他隨之帶來一步工作,帶來在這個時代要發表的性情與具體的工作項目,在這個時期人子所作的都圍繞神在這個時代要作的工作範圍,他不會多作,也不會少作,他所說的每一句話、所作的每一樣工作都與這個時代有關。無論他是以人的方式、用人的語言來表達也好,還是用神性語言來表達也好,不管哪種方式、哪個角度,他的目的就是讓人明白他要作什麼,他的心意是什麼,他對人的要求是什麼,他會用多種方式、以不同角度讓人明白、知道、了解他的心意,了解他拯救人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37 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作征服的工作,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只有肉身是一個完全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見證。也就是說,征服人是藉著在肉身中的神的實際與正常而達到果效的,不是藉著超然的異能與啟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就是說話,藉著說話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說話,肉身的本職工作就是說話,藉此達到完全征服人、顯明人、成全人與淘汰人的目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38 神的道成肉身就是為了開闢新時代,當然開展新時代的同時已結束了舊時代。神是初也是終,他自己開展工作,也得由他自己來結束舊時代,這就是打敗撒但、戰勝世界的證據。每次的親自作工在人中間都是一次新的爭戰的開始,沒有新工作的開始,當然就沒有舊工作的結束,舊工作沒有結束證明與撒但爭戰的工作就沒有結束。只有神自己來了,又將新的工作作在人中間了,人才能徹底從撒但的權下出來得到解脫,人才能有新的生活、新的開頭,否則,人永遠活在舊的時代裡,永遠活在撒但老舊的權勢之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

39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並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對象,這樣,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為與人有一樣屬性的肉身來作工作,以便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為人是屬肉體的而且人並沒有勝罪與擺脫肉體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務必得成為肉身來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0 人的肉體是受撒但敗壞的,肉體被蒙蔽最深,肉體是受害至深的對象,神親自在肉身作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拯救的對象是屬肉體的人,而且撒但也利用人的肉體來攪擾神的工作,與撒但的爭戰其實就是征服人的工作,而人同時又是被拯救的對象,這樣道成肉身來作工就太有必要了。撒但敗壞人的肉體,人也就成了撒但的化身,成了神打敗的對象,這樣,與撒但爭戰、拯救人類的工作都在地上,神務必得成為人與撒但爭戰,這是最現實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1 人的肉體敗壞最深,成了抵擋神的東西,甚至公開抵擋否認神的存在,敗壞的肉體簡直是頑固不化,肉體的敗壞性情是最不好對付、最不容易改變的。撒但來在人的肉體中攪擾,利用人的肉體來攪擾神的工作,破壞神的計劃,從而人也就成了撒但,成了神的仇敵。要拯救人先得將人征服,因此,神也不甘示弱,來在肉身中作他要作的工作,與撒但展開爭戰,目的是為了拯救被敗壞的人類,打敗、毀滅悖逆他的撒但。藉著征服人的工作來打敗撒但,同時拯救敗壞的人類,這是兩全其美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2 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實也是在肉身中與撒但爭戰,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靈界的工作,他將他在靈界的工作全部實化在了地上,征服的是悖逆他的人,打敗的是與他敵對的撒但的化身(當然也是人),到最終蒙拯救的還是人,這樣,他更有必要成為一個有受造之物外殼的人,以便能與撒但作實際的爭戰,征服悖逆他而且與他有相同外殼的人,拯救與他有相同外殼的受害於撒但的人。他的仇敵是人,征服的對象是人,拯救的對象也是受造的人,所以他務必得成為人,這樣,他的工作就方便多了,既能打敗撒但,也能征服人類,更能拯救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3 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於得著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著人沒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44 對被拯救的人來說,靈的使用價值遠遠不及肉身的使用價值:靈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與他接觸的每一個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獲得人的了解與信任,更能加深人對神的認識,更能加深人對神的實際作為的印象;靈的作工神祕莫測,肉眼凡胎難以預測,更難以看得見,只能憑空想像,肉身作工正常實際而且有豐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親眼目睹的事實,人都可以親自領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開豐富的想像,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靈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見又難以想像的事,例如靈的開啟、靈的感動、靈的引導,但對於有大腦思維的人來說,靈的這些作工並不能給人以明確的意思,只能給一個感動或是大體相仿的意思,並不能用言語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與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準確的話語引導,有明確的心意,也有明確的要求目標,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像更不需去猜測,這是肉身作工的明確性,與靈的作工大不相同;靈的作工只能適應一部分有限的範圍,並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對人要求的準確目標與人得到認識的實際價值就遠遠超過靈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5 對於每一個尋求真理渴慕神顯現的人來說,靈的作工只能給人以感動或默示,只能給人以奇妙莫測、難以想像的神奇感,給人以偉大、超凡、人皆仰慕但又是人皆非達到、皆非夠得著的感覺。人與神的靈只能是遙遙相望,似乎相隔很遠很遠,而且永遠不能相同,似乎人與神有一種看不見的隔閡,事實上這只是靈給人的錯覺,這錯覺只是由於靈與人不是同類,靈與人永遠不能同在一個世界之中的緣故,也由於靈並不具備任何一點人所具備的東西,因而靈對人來說並不是人的需要,因為靈並不能直接作人最需要的工作。肉身的作工給人實際的追求目標,給人明確的話語,給人「實際」「正常」的感覺,給人以「卑微」「平凡」的感覺。人雖感覺害怕但在多數人來看還是相當好接觸的,人可看見他的面,可聽見他的音,勿須遙遙相望,這一肉身給人的感覺是相近的,並不是遙遠的,不是難測的,而是可以看得見、可以接觸得到的,因為這一肉身與人是在同一個世界中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6 對於敗壞的人來說,只有準確的說話,明確的追求目標,看得見、摸得著的作工才是最有價值的作工。只有現實的作工、及時的引導才能適合人的口味,只有實際的作工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性情中拯救出來,而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達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舊性中拯救出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7 在肉身中作工的最長之處就是能給跟隨他的人留下準確的說話、留下準確的囑咐、留下他對人類準確的心意,之後跟隨他的人才能更準確、更實際地將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與他對全人類的心意傳給每一個接受此道的人。在肉身中的神作工在人中間才真正實現了神與人同在、同生活的事實,實現了人都看見神的面、看見神的作工、聽見神的親口說話這個願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8 靈作的工作隱含、難測,而且令人心驚膽戰不易接近,不適應直接作拯救的工作,不適應直接作人的生命供應。最適合人的還是將靈的工作變成另一種與人相近的方式,即最適合人的就是神成為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來作工作,這就得神道成肉身來代替靈的工作了,這個作工方式對人來說是最適合不過了。在這三步作工之中兩步作工是肉身作的,而這兩步作工又是經營工作的關鍵環節,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互相完善的,第一步道成肉身為第二步打基礎,可以說兩次道成肉身是成一體的,並不是格格不入的。這兩步工作之所以以道成肉身的身分來作工,就是因為這兩步工作對於整個經營工作實在是太重要了,幾乎可以說沒有兩次道成肉身的作工,整個經營工作就會停滯不前,拯救人類的工作也就是無稽之談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9 三步作工中只有一步作工是靈直接作的,而其餘的兩步作工則都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並不是靈直接作的。靈作的律法的工作並不涉及變化人的敗壞性情,也不涉及人對神的認識。肉身作的恩典時代與國度時代的工作則都涉及人的敗壞性情與人對神的認識,肉身作的工作都是拯救工作中重要、關鍵的工作。所以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直接作工,人類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牧養、扶持、澆灌、餵養、審判、刑罰,需要道成肉身的神更多的恩典、更大的救贖。只有在肉身中的神才能作人的知心人、作人的牧者、作人隨時的幫助,這些都是如今與以往道成肉身的必要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0 因為神若不道成肉身就是人看不著而又不可接觸的靈,而人都是屬肉體的受造之物,人與神是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而且具有不同性質,神的靈與屬肉體的人格格不入,根本沒法「建交」,而人又不能成為靈,這樣,只有神的靈成為一個受造之物來作他原有的工作,因為神能升到至高處也能降卑為一個受造的人,作工在人中間,與人同生活,但人卻不能升為至高成為靈,更不能降到至低處,所以,非得神道成肉身作工作。就如第一次的道成肉身,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能釘十字架來救贖人,而神的靈根本沒法釘十字架來作人的贖罪祭。神能直接成為肉身來作人的贖罪祭,但人不能直接上天去拿神給人預備的贖罪祭。這樣,只有「讓神天上、天下多跑幾個來回」,也不能讓人上天去取這救恩,因為人墮落了,而且人根本上不了天,更拿不著贖罪祭,所以,還得耶穌來在人中間親自作那些人根本達不到的工作。每次道成的肉身都是太有必要了,若是其中有一步神的靈能直接達到,他也不會忍怨受辱而道成肉身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51 因為審判的是被敗壞的人,是屬肉體的人,並不是直接審判撒但的靈,審判的工作不是在靈界進行,而是在人中間進行。對於審判人肉體敗壞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適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資格作。若是神的靈直接審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難以接受,因為靈不能與人面對面,就這一點就不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讓人更透亮地看見神的不可觸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審判人類的敗壞才是徹底打敗撒但,同樣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審判人的不義,這是他本來就聖潔的標誌,也是他與眾不同的標誌,只有神能有資格、有條件審判人,因為他有真理,他有公義,所以他能審判人,沒真理、沒公義的人是不配審判別人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2 若是神的靈作這個工作那就不是戰勝撒但了,靈本來就比肉體凡胎高大,神的靈本來就是聖潔的,他本來就是勝過肉體的,靈直接作這個工作並不能審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顯明人的一切不義,因為審判工作也是藉著人對神的觀念而作的,而人對靈本來就沒有觀念,所以靈不能更好地顯明人的不義,更不能透徹地揭示人的不義。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認識他的所有人的仇敵,藉著審判人對他的觀念與抵擋就將人類的悖逆都揭示出來了,肉身作的工作比靈作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更明顯。所以,審判全人類的不是靈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來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3 對於每一個在肉身中活著的人來說,追求性情變化得有追求目標,追求認識神得看見神的實際作為、看見神的實際面目,而這兩條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才能達到,而且只有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達到,這就是道成肉身的必要性,是所有敗壞人類的需要。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4 靈是人不可觸摸的,也是人不可看見的,靈的作工不能給人留下更多的證據與作工的事實,人永遠不會看見神的真面目,永遠信仰渺茫的不存在的神,永遠也不會見到神的面目,不會聽見神的親口說話。人想像的總歸是空洞的,並不能代替神的本來面目,神的原有性情與他自己的作工是人扮演不出來的。只有神道成肉身來到人中間親自作工,才能將天上看不見的神與他的作工帶到地上,這是神向人顯現,是人看見神、認識神本來面目的最理想的方式,是非道成肉身的神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5 因為我道成肉身,其目的主要是為了讓所有信我的人都看見我的神性在肉身的作為,看見實際的神自己,從而消除「看不見、摸不著的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因著有正常人的吃、穿、睡、住、行,有正常人的說、笑,有正常人的需要,而且又具備完全神性的實質,所以稱為「實際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附加:第一篇說話》

56 神來在肉身主要就是為了讓人能夠看見神的實際作為,把無形無像的靈實化在肉身,讓人能摸得著、看得見,這樣,被他作成的人才是有他活出的人,才是被他得著的人,是合他心意的人。神如果只在天上說話發聲,不實際地來在地上,人還是不能認識神,只能有空洞的理論來傳說神的作為,並不能有神的話作實際。神來在地上主要是為神得著的人立一個標杆、作一個模型,這樣,人才能實際地認識神、摸著神、看見神,才能真正被神得著。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57 神自己能作自己的工作,任何一個人不能代替,不論人的言語有多麼豐富,都不能將神的實際、正常講透,只有神親自作工在人中間,將他的形像、他的所是全部公布於眾,這樣,人才能更實際地認識他,才能更清楚地看見他,這一果效是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達不到的。當然,這一作工果效也是神的靈所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8 若是神的靈直接向人說話,人就都順服在「聲音」之前了,不用說話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樣,若神仍那樣作,人永遠不能藉著話語的審判來認識自己的敗壞達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將話語親自送到每個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聽見他的說話,都能接受他話語的審判工作,這樣才是話語達到的果效,不是靈的顯現來將人「嚇倒」,藉著這樣實際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夠將人深處那些隱藏了多少年的舊性情完全揭露出來,達到讓人都認識到,能夠有變化。這些都是道成肉身的實際的工作,是實實際際地說,實實際際地審判,而後達到話語審判人的果效,這才是道成肉身的權柄,是道成肉身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59 之所以道成肉身,就是因為肉身也能帶有權柄,而且能實實際際地作工在人中間,讓人看得見、摸得著,這樣的作工比起擁有所有權柄的神的靈的直接作工實際多了,而且作工果效也明顯。這就是因為道成的肉身能實際地說話、實際地作工,肉身的外殼還不帶有權柄,人都可靠近,他的實質卻帶有權柄,但人誰也看不著他的權柄。當他說話、作工時人也發現不了他的權柄的存在,這更有利於他的實際作工。他這些實際的作工都能達到果效,儘管人都不知道他帶有權柄,人也看不見他的不可觸犯與他的烈怒,就藉著隱祕的權柄、隱祕的烈怒、公開的話語來達到他說話的果效。這就是以說話的口氣、說話的嚴厲、話語的所有智慧來讓人心服口服。這樣,人都順服在似乎沒有權柄的道成肉身的神的話語之下了,這就達到了神拯救人的目的。這也是道成肉身的另一方面意義:是為了更實際地說話,也是為了讓他話語的實際在人身上達到果效,看見神話語的威力。所以說,這工作若不是藉著道成肉身根本沒法達到果效,不能將罪惡的人完全拯救出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60 神道成肉身都是迫不得已的,都是有特別意義的,若只是為了讓人看看、開開眼界,那他絕對不會輕易來在人間的。他來在地上是為了他的經營,為了他更大的工作,為了他能將人更多地得著,是來了代表時代,是來了打敗撒但,而且是穿上肉身來打敗撒但,更是為了帶領全人類的生活,這都關乎到他的經營,是關乎全宇的工作。若神道成肉身僅是為了讓人認識他的肉身,讓人開眼界,那他何不到各國去周遊一番呢?這不是極容易的事嗎?但他卻沒有那樣作,而是選擇了合適的地方來落腳,開始了他該作的工作。就這一個肉身就相當有意義,他代表整個時代,他又開展了整個時代的工作,他是結束舊時代的也是開展新時代的,這些都是關乎到神的經營的大事,都是神來在地上所作的一步工作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三)》

61 今天你能夠敬拜這個人,實質上你是敬拜靈,這是人認識道成肉身的神最起碼要達到的,藉著肉身來認識靈的實質,認識靈在肉身中的神性作工、在肉身中的人性作工,以及接受在肉身中的一切說話發聲,看見神的靈怎麼支配肉身、怎麼在肉身之中顯明他的大能。就是藉著肉身人對天上的靈有了認識;藉著實際的神自己顯現在人中間,除去了人觀念之中的渺茫的神自己;藉著人敬拜實際的神自己,加添了人對神的順服成分;藉著神的靈在肉身中的神性作工,在肉身中的人性作工,人得著啟示、得著牧養,生命性情達到變化。這才是靈來在了肉身的實際含義,主要是讓人接觸神、依靠神,達到認識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62 神降卑到一個地步,也就是道成肉身,人才能做他的知己,才能做他的知心人。神原本是靈,那麼高大,又那麼難測,人哪有資格做他的知己呢?只有神的靈降在肉身之中,成為一個與人有相同外殼的受造之物,這樣,人才能明白他的心意,才能被他實際地得著。他在肉身之中說話、作工,與人同甘苦、共患難,活在一個世界之中,保守人,帶領人,讓人都蒙潔淨,得著他的拯救,得著他的祝福,人得著這些,真正明白神的心意了,這樣,人才能做他的知己,這才實際,若人看不著他,摸不著他,怎麼能做他的知己呢?這不是空洞的道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與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滿意的人》

63 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將人從罪中贖出來,是藉著耶穌的肉身來將人贖出來,就是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了下來,但是撒但的敗壞性情仍在人的裡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贖罪祭了,而是將那些從罪中贖出來的人徹底拯救出來,讓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夠脫離罪,得著完全的潔淨,達到性情變化而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歸到神的寶座前,這樣人才完全聖潔了。律法時代結束之後,從恩典時代神就開始了拯救的工作,一直到末世神作了審判刑罰人類悖逆的工作,使人類完全得著潔淨之後,神才結束拯救的工作,進入安息。所以,三步工作中只有兩次道成肉身來親自作工在人中間,就是因為三步工作中只有一步是帶領人生活的工作,其餘的兩步工作則都是拯救的工作。只有神道成肉身才能與人同生活,體嘗人間痛苦,活在正常的肉身之中,這樣,才可將受造的人所需的實際的道供應給人。人是因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神的全部救恩的,並不是人從天上直接祈求來的。因人都屬血氣,沒法看見神的靈,更沒法靠近神的靈,人能接觸到的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藉此人才明白一切的道,才明白一切的真理,得著全部的救恩。第二次的道成肉身足夠將人的罪脫去,足夠將人完全潔淨,所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就結束了神在肉身的全部工作,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從此,神在肉身中的工作就全部結束了,他不會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之後再作第三次道成肉身的工作。因為他的全部經營已結束了,末了的道成肉身已將他所揀選的人完全得著了,末了的人都各從其類了,他不會再作拯救的工作了,也不會重返肉身中作工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64 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當時耶穌作工稱為獨生子,一說「子」就是個男性,這步為什麼不說獨生子?因為按著工作的需要變換了不同於耶穌的性別。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轄制,特別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實際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65 這一步道成肉身或者是受苦,或者盡職分都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因這只是最後的道成肉身。神道成肉身只能有兩次,不能有第三次。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已完全了神的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更何況道成肉身的兩次工作已將神在肉身中的工作結束了。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一個正常的人性,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這步也是一個正常的人性,但與第一次的是意義不一樣了,比第一步的意義更深了,他所作工作意義也更深了,之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就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把這步工作徹底結束了,整個道成肉身的意義也就是神在肉身的工作就徹底結束了,再沒有肉身要作的工作了,就是從此以後神不會再次來在肉身中作工。除了拯救人類、成全人類他不作道成肉身的工作,就是說,神若不是為了工作,他絕對不會輕易來在肉身中。來在肉身作工作就是讓撒但看見神就是一個肉身,就是一個正常的人、一個普通的人,但他能戰勝世界,能戰勝撒但,能救贖人類,能征服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66 在耶穌那步作工之中,為什麼說沒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呢?就是道沒完全成了肉身,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神在肉身中的一部分工作,他只作了救贖的工作,並未作完全得著人的工作,所以,神在末世第二次道成了肉身。這一步工作也是在一個普通的肉身裡作的,是一個極其正常的人作的,他沒有一點超凡的人性,也就是神成了一個完全的人,是有神身分的人在作工,是一個完全的人在作工,是一個完全的肉身在作工。……三步工作中共是兩次道成肉身,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來開展時代,都是作新的工作,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兩個肉身竟是一個源頭,當然,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維所達不到的,但其實質原本就是一,因為他們作的工作的來源本是一靈。看兩次道成肉身的源頭是否是一,並不能根據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點,或肉身的其他條件來決定,而是根據肉身所發表的神性的工作而決定的。耶穌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絲毫不作,因為神每次作工並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闢蹊徑。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為了加深或鞏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為了補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為了加深人對神的認識,也是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規條,取締人心中之神的錯謬形像。可以說,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讓人對他有完全的認識,只是有一部分,但並不完全。因著人的領受能力有限,雖然他將他全部的性情都發表出來,但人對他的認識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無法用人的言語盡都說透的,更何況僅一步作工怎麼能將神盡都說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蓋,人只能從他的神性發表來認識他,並不能從他肉身的外殼來認識他。他來在肉身藉著不同的作工來讓人認識,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這樣,人對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認識全面,而不定規在一個範圍之內。雖然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並不相同,但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工作的源頭是相同的,只不過兩次道成肉身是為了作兩步不同的工作,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是在兩個時代產生的,但不管怎麼樣,神道成的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他們的來源是相同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否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67 耶穌作了一步工作,只應驗了「道與神同在」的實質,就是神的真理與神同在,神的靈與肉身同在,不可分割,即道成的肉身與神的靈同在,更能證明道成肉身的耶穌是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這一步作工正應驗了「話成了肉身」這話的內涵之意,更進深了「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的內涵之意,而且將「太初有道」這話也讓你認準。就是說,創世神就有話,神的話與神同在,不可分割,末了時代更顯明他的話的威力與權柄,讓人看見他的所有的道,就是聽見他的所有的話,這是在末了時代作的工作。你得將這些認識透,不是你怎麼認識肉身,而是你如何認識肉身與話、肉身與道,這是該作的見證,是所有的人該認識的。因為這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也就是末了一次的道成肉身,即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將所有的神在肉身的工作盡都作透發表出來,結束神在肉身的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四)》

68 所謂「神」不僅是聖靈、那靈、七倍加強的靈、包羅萬有的靈,而且還是人,是普通的人,極其平凡的人;不僅是男性,而且還是女性,相同的是都從人生,不同的是聖靈感孕與從人生但直接來源於靈;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擔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贖與征服的工作;同樣代表父神,一個是滿了慈愛憐憫的救贖主,一個是滿載烈怒、審判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闢救贖工作的大元帥,一個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頭,一個是結束;一個是無罪的肉身,一個是完成救贖的、作接續工作的、本不屬罪的肉身;同樣是一位靈,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時隔幾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輔相成,可同時相提並論;同樣是人,但是男嬰又是童女。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神」,你怎麼認識》

69 神的實質是信實的,既說必作,既作必成,他是信實的,他對人所作的一切都是誠懇的,不是光說話,說付代價,他就實際地付代價,說擔當人的苦,說代替人受痛苦,他就實際地體嘗體嘗,來在人中間生活感受這些痛苦,親眼目睹這些痛苦之後,讓全宇之上下的萬物都說神作的都對、都公義,神作的都現實,這是一個有力的證據。另外,以後有美好歸宿,剩存下來的人都得讚美神,讚美神作的對人確實是愛。他來人間不是隨便走一趟,作作工說說話之後就走了,乃是實實際際地體嘗人間痛苦,來在人間成為人,降卑為一個正常的人來體嘗人間痛苦,這些痛苦都體嘗完了之後他才走,神作的工作就這麼現實,就這麼實際,剩存下來的人都得以這個來讚美神,讓人看見神對人的信實,看見神善良的一面。在道成肉身這方面的意義裡能看見神美善的實質,他作哪件事都是誠懇的,說每一句話都是誠懇的,都是信實的,他要作的事實實際際地都作,要付代價也實實際際地付代價,不是光說話。神是公義的神,神是信實的神。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道成肉身的第二方面意義》

70 道成肉身的神之所以來在肉身完全是因著敗壞的人的需要,是人的需要並不是神的需要,這一切的代價與痛苦都是為了人類,並不是為了神自己的利益,在神沒有得失與報酬之說,他得到的並不是他後來收穫的,而是他原來就該有的。他為人類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價並不是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報酬,他僅僅是為了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71 為什麼道成肉身?以前說過神是不惜一切代價拯救人類。道成肉身這就包含著所有的愛了,這就讓你們看見人類悖逆神到極點,已不可挽救到這個地步了,神才不得已而道成肉身來為人類獻身,神把所有的愛都獻出來了,他如果不愛人類,他不可能道成肉身,神可以在天上打打雷,直接發出神的威嚴烈怒,人類就癱倒在地了,用不著道成肉身花這麼大功夫,付這麼大代價,受這麼大屈辱,這就是明顯的例子。他寧可自己受苦、受屈、受棄絕、受逼迫來拯救人類,這樣的環境他還來拯救人類,這不是愛嗎?如果光有公義,對人類充滿無限的恨,那他就不會道成肉身作工作,神可以等人類敗壞到極限的時候將人滅絕就完事了。就是因為神愛人類,他對人類有極大的愛,他才道成肉身來拯救這些敗壞到極點的人類。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對人類真實的愛》

72 在國度時代,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征服所有信他的人,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了,神在末世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就是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他只說話,很少有事實臨及,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的實質,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也就是「話」來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話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這個工作(話在肉身顯現這個工作),這是整個經營計劃當中最末了的一項,所以神非得來在地上,把他的話語都顯明在肉身中。今天作的是什麼,以後作的是什麼,神成全的是什麼,末了人的歸宿,哪些人得救,哪些人歸於滅亡等等,這些末了該作的工作都說清楚了,這些都是為成就「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以往頒布的行政、頒布的憲法,哪些人歸於滅亡,哪些人進入安息,這話都得應驗。道成肉身的神末世主要是完成這個工作,讓人明白神預定的人歸哪,沒預定的人歸哪,子民、眾子如何劃分,以色列怎麼樣,埃及怎麼樣,以後這些話都要一一成就。神的作工步伐加快,把每一個時代要作的,末世道成肉身的神要作的、要盡的職分,都以說話的方式向人公開,這些話都是為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73 神來在地上主要是來成就「話成了肉身」這一事實的,就是讓神的話從肉身中發出(不像舊約摩西時代,神直接從天發出聲音),然後在千年國度時代一一應驗,作成人眼見的事實,讓人親眼目睹一絲一毫不差,這是神道成肉身的極大的意義。就是藉著肉身作成靈的工作,而且是藉著話語,這就是「話成了肉身,話在肉身顯現」的真正含義。……神要用話來征服全宇,不是藉著道成的肉身,乃是藉著道成肉身之神口中的發聲來征服全宇上下之人,這才是「道」成了肉身,才是「話」在肉身顯現。或許在人來看神未作多大工作,但神的話一發出人都會心服口服的,都會目瞪口呆的。因著無事實人都大吵大嚷,因著神的話人都摀口,神必作成這一事實,因這是神早已定好的計劃,作成話來在地上這一事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千年國度已來到》

74 這次道成肉身作工在地上,親自作工在人中間,所作的工作都是為了打敗撒但,藉著征服人來打敗撒但,也藉著把你們作成來打敗撒但,你們作出響亮的見證,這也是打敗撒但的標誌。人首先被征服最後徹底被成全這都是為了打敗撒但,但實質上是在打敗撒但的同時來拯救全人類脫離這虛空的苦海,不論是作全宇的工作或在中國作的工作都為了打敗撒但,來拯救全人類進入安息之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75 神從正面引導人,他的生命是活水,無限無量。撒但敗壞人敗壞到一個地步,最終,生命活水將人作成,撒但無法插手作工,這樣,神就能把這些人完全得著了。撒但現在還不服氣,一直跟神比試高低,但神並不搭理它,他說過:我必勝過撒但的一切黑暗勢力,勝過一切黑暗權勢。這就是現在在肉身中要作的工作,也是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來完成末了一步打敗撒但的工作,把所有屬撒但的東西都滅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76 他在肉身中作工使人所得到的東西遠遠超過人對他正常人性所存觀念的十倍、幾十倍,而這些觀念到最終都會被他作的工作淹沒,工作達到的果效即人對他的認識遠遠超過對他的觀念的數量。他在肉身中的工作是不可想像的,也是不可估量的,因為他的肉身並不是與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一樣的肉身,外殼雖相同但實質並不一樣。因著他的肉身使人對神產生許許多多的觀念,但他的肉身也能讓人得著許許多多的認識,甚至他的肉身能征服任何一個與他有相似外殼的人,因他並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有人外殼的神,沒有人能完全測透他,也沒有一個人能完全了解他。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77 基督來在地上雖能代表神自己作工,但他來在地上的目的並不是來讓人都看見他肉身的形像,他不是讓人都來見識他的,而是讓人能有他親自的帶領,從而進入新的時代。基督肉身的功能就是為了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為了神在肉身中的工作,並不是為了讓人完全了解他肉身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78 神的形像向人公開不是藉著道成肉身的形像而公開的,而是藉著道成肉身的有形有像的神所作的工來公開的,以他(她)作的工來向人顯明他的形像,來公開他的性情,這才是他道成肉身所要作的工作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二)》

79 向萬人顯現的只是他的公義的性情與他的所有作為,並不是他所道成的兩次肉身的形像,因為神的形像只能用他的性情來顯明,並不能用道成肉身的形像來代替。……向萬人顯現的是神的公義、神的全部性情,並不是神兩次道成肉身的形像向人顯現,不是僅一個形像向人顯現,也不是兩次的形像綜合起來向人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二)》

80 道成肉身的神結束了「只有耶和華的背影向人類顯現」的時代,也結束了人類信仰渺茫神的時代。尤其是最後一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把全人類都帶入了一個更現實、更實際、更美好的時代。不僅結束了律法、規條的時代,更重要的是,將實際的正常的神,將公義的聖潔的神,將打開經營計劃工作的、展示人類奧祕與歸宿的神,將創造人類的、結束經營工作的神,將隱祕了幾千年的神向人類公開,徹底結束了渺茫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欲尋求神面卻不能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事奉撒但的時代,將全人類完全帶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這些工作都是肉身中的神取代神的靈作工的成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1 正因為神道成肉身作工,神就成了有形有像、人可以摸得著可以看得見的肉身,並不是無形無像的靈,而是一個人可以接觸、可以看得見的肉身,而人信的神大多數都是無形無像的、但又是有自由形像的一個非肉身的神。這樣,道成肉身的神就成了大多數信神之人的仇敵,同樣,那些不能接受神道成肉身這一事實的人就成了神的對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2 儘管因著這一肉身大多數人都成了神的仇敵,但是當這一肉身將他的工作都結束之際,那些與他敵對的人不僅不再是他的仇敵,反而成了他的見證人,成了被他征服的見證人,成了與他相合、與他難分難捨的見證人。他會讓人知道肉身所作工作對人的重要性,人會知道這一肉身對人的生存意義的重要性,人也會知道肉身對人生命長進的實際價值,更會知道就這一肉身竟會成為人難以離開的生命活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3 肉身中的神是人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在肉身中的神能將人徹底征服。人對肉身中的神由抵擋到順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觀念到認識,由棄絕到愛,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藉著接受他的審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藉著他口中的話才逐步認識他的,都是在抵擋的過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罰的過程中而得著他的生命供應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並不是神以靈的身分作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4 這個肉身之所以能作到人作不到的工作,就是因為他的內裡實質並不同於任何一個人,他能拯救人是因為他的身分並不同於任何一個人。這個肉身之所以對人類太重要,是因為他是人,更是神,因為他能作一個平凡的肉身中的人作不了的工作,因為他能拯救與他一同生活在地上的敗壞的人。同樣是人,道成肉身的神對人類來說則比任何一個有價值的人更為重要,就是因為他能作神的靈作不了的工作,他比神的靈更能作神自己的見證,他比神的靈更能徹底得著人類,因此這個肉身雖普通正常,但說起他對人類的貢獻、對人類生存的意義那就寶貝多了,這個肉身的實際價值與意義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估量的。肉身雖然不能直接毀滅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來征服人類、打敗撒但,使撒但徹底服在他的權下。正因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將撒但打敗,也能拯救人類。他不直接毀滅撒但,而是道成肉身來作工征服撒但敗壞的人類,這樣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間作他自己的見證,也能更好地拯救被敗壞的人。神道成的肉身打敗撒但比神的靈直接毀滅撒但更有見證、更有說服力。肉身中的神更有利於人對造物主的認識,更能在受造之物中作他的見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5 這次神來作工不是靈體而是很普通的身體,而且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身體,也是神重返肉身的身體,是一個很普通的肉身,你從他身上看不出與眾不同的地方,但你能從他得著你從未聽過的真理。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肉身就是神所有真理的言語的化身,是神末世工作的承擔者,也是人認識神全部性情的發表。你不是很想看看天上的神嗎?你不是很想了解天上的神嗎?你不是很想看看人類的歸宿嗎?他會告訴你這一切從未有人能告訴你的祕密,他還會將你所不明白的真理告訴給你的。他是你進入國度的大門,也是你進入新時代的嚮導。這樣一個普通的肉身有很多人所不能測透的奧祕,他的所作所為能使你測度不透,但他所作工作的一切目標使你足以看見他並不是一個人所認為的簡單的肉身。因為他代表神在末世的心意,他代表神在末世對人類的顧念。雖然你不能聽見他的說話猶如驚天動地一般,雖然你不能看見他的雙眼猶如火焰,雖然你不能受到他鐵杖的管制,但你能從他的說話中聽見神在發怒,又知道神在憐憫人類,看見神的公義性情,看見神的智慧所在,更領略神對全人類的顧念之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86 神在末後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能在地上看見天上的神在人中間生活,讓人能認識神、順服神、敬畏神、愛神,所以他才第二次重返肉身。雖然人今天所看見的是與人一樣的神,人看見的是有鼻子有眼睛的神,看見的是一個很不起眼的神,但到最終神要讓你們看見沒有這個人的存在天地都要巨變,沒有這個人的存在天上要昏暗,地上要混沌,人類都要活在飢荒瘟疫之中。讓你們看見沒有末世道成肉身的神來拯救你們,那神就早已將人都毀滅在地獄之中了,沒有這個肉身的存在你們將是永遠的罪魁,將是永遠的屍體。你們應該知道沒有這個肉身的存在整個人類都難以逃避一場大的浩劫,難以逃避末世神對人類的更重的懲罰。沒有這個普通的肉身的降生你們都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沒有這個肉身的存活那你們今天就不能得著真理來到神的寶座前了,反而都因著罪孽深重而受到神的懲罰了。你們知道嗎?若不是神重返肉身那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機會蒙拯救了,而且若不是這個肉身的來到神早已將舊的時代結束了。這樣,你們還能拒絕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嗎?既然這個普通的人對你們這麼有益處,那你們何樂而不為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87 你們能有今天都是因著這個肉身而有的。你們是因著神在肉身中活著而得著了存活的機會,這一切的福氣都是因著這個普通的人而得著的。不僅如此,最終萬國都要敬拜這個普通的人,都要感謝這個小小的人,都要順服這個小小的人。因為是他帶來的真理、生命、道路拯救了全人類,緩解了人與神的矛盾,縮短了神與人的距離,溝通了神與人的心思,也是他為神得著了更大的榮耀,這樣的一個普通的人不值得你相信、不值得你仰慕嗎?這樣的一個普通的肉身不配稱為基督嗎?這樣的一個普通的人不能成為神在人中間的發表嗎?這樣的一個使人免去了災難的人不值得你們愛戀、不值得你們挽留嗎?你們若棄絕他口中發表的真理,又討厭他在你們中間生存,那你們的下場會是什麼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88 神在末世的工作都是憑藉著這個普通的人,他會賜給你一切,他更能決定你的一切,這樣一個人能是你們所認為的簡單得不值得一提的人嗎?他的真理不夠使你們心服口服?他的作為不能使你們眼服?還是他所帶領的道路不值得你們去走?到底是哪一樣能使你們對他反感又對他棄絕、迴避呢?發表真理的是這個人,供應真理的也是這個人,使你們有路可行的也是這個人,你們難道還不能從這些真理中間尋找神作工的蹤跡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89 沒有耶穌的作工人類不能從十字架上下來,但沒有今天的道成肉身,從十字架上下來的人永遠得不著神的稱許,永遠不能進入新的時代,沒有這樣一個普通的人的來到,你們就永遠沒有機會、沒有資格看見神的本來面目,因為你們都是早該滅亡的對象。因著神第二次道成的肉身的來到,神寬恕了你們,神憐憫了你們,不管怎麼樣我最終要告訴你們的還是那一句話:道成肉身的這個普通的人對你們至關重要,這就是神已在人中間作過的很大的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90 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著我們的歸宿,為著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著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淚流血。這樣的所是所有是一個普通人所沒有的,也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所不具備,也達不到的。他有常人沒有的寬容、忍耐,他的愛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除了他,沒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沒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瞭如指掌,沒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沒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說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沒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沒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沒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奧祕;除了他,沒有人能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捆綁,脫離敗壞性情。他代表神,他發表著神的心聲、神的囑託、神對全人類的審判之語。他開闢了新時代、新紀元,帶來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結束了我們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讓我們全人徹徹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們全人,得著了我們的心。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有了知覺,我們的靈似乎也復甦了:這個普通的人,這個小小的人,這個生活在我們中間,被我們棄絕了許久的人不正是我們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穌嗎?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們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