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關于神的聖潔的話語

569 神道成肉身在最落後、最污穢的地方才能顯明他的全部聖潔公義的性情。他的公義性情是藉着什麽顯明出來的呢?就是藉着審判人的罪,審判撒但,厭憎罪,恨惡悖逆抵擋他的仇敵。今天我所説的話就是為了審判人的罪,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人的彎曲詭詐,人的言行舉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東西都得經過審判,人的悖逆被定為罪。就是圍繞審判的原則來説話,藉着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醜相來顯明他的公義性情。聖潔就是他的公義性情的代表,他的聖潔其實也就是他的公義性情。今天説話的這些背景,都是藉着你們的敗壞性情來説話、審判,作征服的工作,這才是實際的工作,這才能完全襯托出神的聖潔來。如果説你没有一點敗壞性情,神就不審判你了,也不讓你看見他的公義性情,你有敗壞性情,神就不放過你,藉此顯出了他的聖潔。如果人的污穢太多,悖逆太大,他看見了也不説話,也不審判你,也不因着你的不義而刑罰你,證明他就不是神,因他根本不恨惡罪,而是與人同污穢的。今天我審判你是因着你的污穢而審判你,今天刑罰你是因着你的敗壞、你的悖逆,并不是在你們中間大顯威風或故意欺壓你們,而是你們這生在污穢之地的人沾染的污穢太多了。你們簡直是失去了人格,失去了人性,與其他生在最骯髒的地方的猪類一樣,就是因着你們的這些才審判你們,對你們施下烈怒。正因為這些審判才讓你們看見神是公義的神,神是聖潔的神;正因為他的聖潔、正因為他的公義他才對你們審判,才對你們施下烈怒;正因為他看見人的悖逆能顯露出他的公義性情,看見人的污穢能顯露出他的聖潔,才足可説明他就是聖潔無污點的但又生活在污穢之地的神自己。若是與人同流合污的人,他没有聖潔的成分,没有公義的性情,他就没資格審判人的不義,也没資格作人的審判。人若審判人,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同樣污穢的人,哪有資格審判他的同類呢?能審判污穢的全人類的只有聖潔的神自己,人怎麽能審判人的罪呢?人又怎麽能看見人的罪,怎麽能有資格定人的罪呢?神若没有資格審判人的罪,他怎麽會是公義的神自己呢?人有敗壞性情的顯露,他説話審判人,才讓人看見他是聖潔的。審判刑罰人的罪,揭露人的罪,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這審判,凡是污穢的都被他審判,這樣他的性情才説是公義的,要不怎麽説你們是名副其實的襯托物呢?

……神的聖潔是在污穢之地的人身上顯明出來的,今天藉着污穢之地的這些人流露出的污穢,然後神再審判,這樣他的所是都在審判中流露出來。他為什麽要審判?因為他厭憎罪,所以説他能説出審判的話來,他如果不厭憎人類的悖逆能那麽發怒嗎?如果他裏面一點厭憎没有,一點反感没有,人有悖逆他也不搭理,那證明他與人是一樣的污穢。之所以他能審判刑罰人,就是因為他厭憎污穢,他所厭憎的都是他所没有的,如果他裏面也有抵擋、悖逆,那他也就不厭憎抵擋悖逆的人了。末世的工作若還作在以色列,那就一點意義没有,為什麽末世的工作在中國這最黑暗、最落後的地方作?就是為了顯明神的聖潔、公義,總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顯明神的聖潔,其實作這一切就是為了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570 對于各種各樣的邪靈作為,我早就一一察清,就是邪靈所使用的對象(存心不對的、貪戀肉體的、貪圖錢財的、高抬自己的、擾亂教會的等等)我也一一看清。你們不要認為把邪靈趕出去就没事了,告訴你!從現在開始,對于這些人我一個一個地處决,絶不使用。就是説,凡是邪靈敗壞過的我一個都不使用,我一脚踢出去,不要認為我没有情面!要知道!我是聖潔的神,絶不住污穢的殿宇。我只使用對我忠心無二的、能貼着我負擔的誠實的智慧人,因這些人是我所預定好的,在他們身上必没有邪靈作工,我説明一點,從現在開始,若没有聖靈作工的都是邪靈作工。再説一次,邪靈作工的對象我一個都不要,連同其肉體一同落入陰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六篇》

571 神的靈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靈是至高無上的,神的靈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那同樣他的肉身也是至高無上的,也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這樣一個肉身只能作出公義的事情,作出對人類有益的事情,作出聖潔的、輝煌的、偉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違背真理、違背道義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靈的事情。神的靈是聖潔的,所以他的肉身也是不能經過撒但敗壞的,他的肉身是與人有不相同實質的肉身,因為撒但敗壞的是人而不是神,而且撒但也不可能敗壞神自己的肉身。所以,儘管人與基督同樣生活在一個空間,但是只有人能被撒但占有、利用、坑害,而基督却永遠都不可能被撒但敗壞,因為撒但永遠都不能達到至高處,永遠都是不可能靠近神的。今天你們都應明白,背叛我的只有被撒但敗壞的人類,這個問題與基督永遠無關無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572 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實質是善的,他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也是所有愛的發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會作出悖逆父神的事來,哪怕是獻身他都心甘情願,没有一點選擇。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彎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東西都來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醜與惡的源頭,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樣的屬性是因為人經過撒但的敗壞與加工,基督是未經撒但敗壞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屬性而没有撒但的屬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573 神的聖潔就是神的實質是無瑕疵的,神的愛是無私的,就是神賜給人這一切都是無私的,神的聖潔是無可挑剔、無可指責的。神的這些實質不是神用來炫耀他自己身份的一些話語,而是神用他的實質在默默無聞地、誠心地對待每一個人。就是説,神的實質不是空洞的,不是理論,不是學説,更不是一種知識,不是對人的一種教育,而是神自己所作事情的真實流露,也是神自己流露出來的所有所是的一個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574 我講的神的聖潔指什麽?琢磨琢磨。神的真實是不是神的聖潔?神的信實是不是神的聖潔?神的無私是不是神的聖潔?神的卑微是不是神的聖潔?神對人的愛是不是神的聖潔?神無償地賜給人真理、生命,這是不是神的聖潔?(是。)所有這些神所流露出來的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是在敗壞的人類當中所不存在也看不到的,而且都是在撒但敗壞人的過程當中人所看不到的,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裏人所看不到的,在撒但的實質、本性裏絲毫看不到的,這些神的所有所是都是獨一無二的,只有神自己有這樣的實質,只有神自己具備這樣的實質。……聖潔的實質是真實的愛,更是真理、公義、光明的實質。「聖潔」這個詞只應用在神身上才合適,任何受造之物也不配稱為聖潔,這是人必須明白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575 神來在地上本不屬世界,他不是為了享受世界而道成肉身的,在什麽地方作工能顯明他的性情而且最有意義他就在什麽地方降生,不管是聖潔之地還是污穢之地,他無論在什麽地方作工都是聖潔的,世界的萬物都是他造的,只不過萬物都經撒但敗壞了,但萬物仍然都是屬他的,都在他的手中。他來在污穢之地作工是為了顯明他的聖潔,為了他的工作他才這樣作的,也就是為了拯救污穢之地的人類他才忍受極大的屈辱作這樣的工作的。這是為了見證,是為了全人類,這樣的工作讓人看見的是神的公義,而且更能説明神是至高無上的,他的偉大與正直就表現在拯救一班無人瞧得起的低賤的人身上。他降生在污穢之地并不證明他是低賤的,只能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他的偉大與他對人類真實的愛,他越這樣作越能顯明他對人純潔的愛,無瑕無疵的愛。神是聖潔公義的,儘管他降生在了污穢之地,儘管他與那些滿了污穢的人同生活,正如恩典時代的耶穌與罪人同生活一樣,他作的這一切一切的工作不都是為了全人類的生存嗎?不都是為了人類能蒙極大的拯救嗎?兩千年前他與罪人一同生活了多少年,那是為了救贖,今天他又同一班污穢、低賤的人同生活,這是為了拯救,他的所有工作不都是為了你們這些人類嗎?若不是為了拯救人,他怎麽能降生在馬槽裏後又與罪人同生活、同受苦多少年呢?若不是為了拯救人,他怎麽能第二次重返肉身降生在魔鬼群居之地與這些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同生活呢?神不是信實的嗎?他作的工作哪一樣不是為了人類?哪一樣不是為了你們的命運?神是聖潔的,這是永不改變的!他不沾染污穢,儘管他來在了污穢之地,這一切只能説成是神對人的愛太無私了,他忍受的痛苦太大了,他忍受的屈辱太大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576 你的意念、你的心思、你的行事、你的言談舉止,所有這些表現不都在襯托神的公義與聖潔嗎?你們的表現不正是神話裏所揭示的敗壞性情嗎?藉着你的心思意念、你的存心、你所流露的敗壞來顯明神的公義性情,顯明他的聖潔。同樣生在污穢之地他一點不沾染污穢,跟你生活在同樣污穢的世界當中,他有理智、有見識,他厭憎污穢,甚至你的那些言行舉止,你自己發現不了的污穢的東西,他都能發現,都能給你指出來。以前你那些老舊的東西,没教養,没見識,没理智,落後的生活方式,藉着今天一揭露,都顯明出來了,神來在地上這樣地作工,人才看見了他的聖潔與他的公義性情。他審判、刑罰你,讓你認識,有時你的鬼性表現出來了,他能給你指出來,對于人的實質他是瞭如指掌。他生活在你們中間,跟你吃一樣的飯,在同樣的環境裏生活,他就知道得多,就能揭示你,看透人的敗壞實質。人的處世哲學、人的彎曲詭詐都是他最厭憎的,尤其恨惡人的肉體來往。他雖然不懂人的處世哲學,但對人流露出來的敗壞性情他就能看透并且揭示出來,他作工就是藉着人的這些東西來説話、來教訓人的,就藉着這些來審判人,顯明他的公義聖潔的性情。這樣,人就成了他作工的襯托物了。神道成的肉身才顯明了各種人的敗壞性情,顯明了所有的撒但的醜相,雖然不懲罰你,只讓你襯托神的公義聖潔,你自己就感覺到無地自容了,因為你太污穢了。他藉着人顯露出的那些東西來説話,把人那些東西都揭示出來了,人才知道神是如此聖潔,人有一點污穢他都不放過,甚至人心裏有一點污穢的意念他都不放過,言行舉止不合他的心意他就不放過,在他的話中没有一人一物的污穢能存留,都得被揭示出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577 在神身上看不到有任何類似人類對一件事物的一個觀點,更看不見神用人類的觀點,或者用知識、用科學,或者是用哲學、用想象來處理事,而是凡是神所作的、凡是神所流露出來的都與真理有關,就是説,神所説的每一句話、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與真理有關。這個真理不是憑空想象出來的,這個真理、這些話是因着神的實質,是因着神的生命所流露出來的,因着這些話,因着神所作這些事的實質都是真理,所以我們才説神的實質是聖潔的。就是説,神所作的一件事或者神所説的一句話給人帶來了生機,給人帶來了光明,讓人看到了正面事物,看到了正面事物的實際,給人指出了路,讓人走上正道,這些都是因着神的實質决定的,因着神聖潔的實質决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578 當你了解了神的聖潔的時候,你就真正能相信神了,當你了解了神的聖潔的時候,你就真正能够體會到「獨一無二的神自己」這句話的真實含義是什麽了,你不會再想象着你還有别的道路可選擇,而且你也不願意再去背叛神所給你安排的一切。因為神的實質是聖潔的,那就是只有神能讓你走上人生的光明正道,只有神能讓你明白人活着的意義,只有神能讓你活出真正的人性,能讓你具備真理、明白真理,也只有神能讓你從真理得着生命,也只有神自己能作到讓人遠離惡,遠離撒但的殘害與控制,除了神以外,没有任何人或者是東西能够拯救你脱離苦海不再受苦,這是神的實質决定的。也只有神自己這麽無私地拯救着你,對你的前途、對你的命運、對你的人生負責到底,為你安排一切,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達到的。因為没有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具備神這樣的實質,所以没有任何的人或物能够有這個能力去拯救你,去帶領你,這就是神的實質對于人的重要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579 我對人歷來要求都很嚴格,若是你的忠心裏有存心、有條件,那我寧可不要你的所謂的忠心,因為我厭憎人用存心來欺騙我,用條件來勒索我,我只希望人能對我忠心無二,做任何事只是為了一個「信」字,都是為了驗證一個「信」字。我討厭你們用花言巧語來博得我的歡欣,因為我對你們向來都是以誠相待,所以我也希望你們能用真正的信來待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真是信神的人嗎?》

580 我要的是什麽樣的人你得知道,國度裏不容許有污穢的人進去,不容許污穢的人玷污聖地,你雖然作了許多工作,你雖作工多年,但到頭來仍是污穢不堪,你想進我的國度,那是天理難容的事!從創世到如今我未曾對任何一個獻私情的人開過這樣的方便之門,這是天規,誰也打不破!你得追求生命,今天要成全的是彼得一類的人,是追求個人性情變化的人,是願意作神的見證、願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就這樣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假如你就是為了得賞賜,不追求自己的生命性情有變化,那就一切都徒勞了,這是永不改變的真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581 神自己有自己的所是所有,他的一切發表與流露代表他自己的實質,代表他自己的身份,這裏的所是所有、實質與身份是任何一個人都代替不了的。他的性情中所包括的有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撫慰、對人類的憎恨,更有對人類望眼欲穿的了解。而人的性格中包括有開朗、活潑或麻木不仁。神的性情是萬物生靈的主宰所具備的,是造物的主所具備的,他的性情代表尊貴,代表權勢,代表高尚,代表偉大,更代表至高無上。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他的性情是最高權力的象徵,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些人都不能也不可能攪擾他的工作與他的性情。而人的性格無非就是高于動物的一點點象徵,人本身没有權柄,没有自主,没有超越自我的能力,只有懦弱地受一切人、事、物擺布的實質。神的「喜」是因為有正義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着有光明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為黑暗與邪惡的毁滅;他的「喜」是因着他為人類帶來了光明,是因為他給人類帶來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義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徵,更是吉祥的象徵。神的「怒」是因為非正義事物的存在與攪擾在侵害着他的人類,是因為邪惡與黑暗的存在,是因為有驅逐真理的事情存在,更是因為有抵觸美善事物的存在;他的「怒」是一切反面事物不復存在的象徵,更是他本聖潔的象徵。他的「哀」是因為他所期盼的人類落入黑暗之中,是因為他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并不能達到他的心意,是因為他所愛的人類并不能盡都活在光明之中;他是為了無辜的人類哀愁,是為了誠實而愚昧的人哀愁,是為了善良而并没有主見的人哀愁;他的「哀」是他善良的象徵,是他憐憫的象徵,是美的象徵,是仁慈的象徵。他的「樂」當然是為打敗仇敵與獲得人的誠心而樂,更是驅逐與消滅一切敵勢力而有的,也是因着人類得着美好安寧的生活而有的;他的「樂」并不是人一樣的喜悦,而是比喜悦更高的獲得美果的滋味;他的「樂」是人類從此不受苦難的象徵,是人類進入光明世界的象徵。而人類的喜怒哀樂則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有的,不是為了正義,不是為了光明,不是為了美的事物,更不是為了上天的恩賜。人類的喜怒哀樂是自私的,是在黑暗的世界中所有的,不是為了神的旨意,更不是為了神的計劃,所以人與神永遠也不能劃為一談。神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尊貴的,人永遠是低賤的,永遠是一文錢不值的。因為神永遠都在為人類奉獻與付出,而人永遠都在為自己索取與努力;神永遠都在為人類的生存而操勞,而人永遠都不為正義與光明而獻出什麽,即使人有暫時的努力也是不堪一擊的,因為人的努力永遠都是為自己,不是為别人;人永遠都是自私的,神永遠都是無私的;神是一切正義與美善的起源,人是一切醜陋與邪惡的接替者與發表者;神永遠都不會改變他正義與美麗的實質,而人隨時隨地都可能背叛正義,遠離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582 神的不容人觸犯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神的烈怒是神自己獨有的性情,神的威嚴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而神發怒的原則則是代表神自己獨有的身份與地位,不言而喻,他也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實質的象徵。神的性情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他不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有任何的改變,也不會因着地理位置的改變而改變,他的原有性情是他固有的實質,無論他的作工對象是誰,他的實質不會改變,他的公義性情不會改變。當人觸怒神的時候,神所發出來的是他原有的性情,這時他發怒的原則没有變,他獨一無二的身份與地位没有變。他發怒的原因不是因為他的實質有了變化,不是因為他的性情産生了不同的成分,而是因為人與神的對抗觸犯了神的性情。人對神的公然挑釁是對神自己身份與地位的嚴重挑戰,在神來看,人對神的挑戰就是在與神較量,也是在試探神的怒氣,而當人與神對抗的時候,當人與神較量的時候,當人在不斷地試探神怒氣的時候,也正是罪惡泛濫的時候,這個時候神的烈怒自然就會流露出來,就會表現出來,所以説,神烈怒的發出是一切邪惡勢力不復存在的象徵,是一切敵勢力被毁滅的象徵,這就是神公義性情的獨一無二,是神烈怒的獨一無二。當神的尊嚴、神的聖潔受到挑戰的時候,當正義力量被阻擋、不被人看到的時候,也正是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因為神的實質,所以,地上凡是與神較量的,凡是與神敵對與神抗衡的這些勢力都是邪惡的,都是敗壞的,都是非正義的,都是從撒但來的,是屬撒但的。因着神是正義的、是光明的、是聖潔無瑕的,所以,一切邪惡的、敗壞的、屬撒但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烈怒的發出而消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上一篇: (二)關于神公義性情的話語

下一篇: (四)關于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的話語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第九十一篇

我的靈時時在説話、時時在發聲,你們有幾個能認識我?我為什麽要道成肉身來在你們中間?這都是極大的奥秘。你們整天想我、盼望我,還天天贊美我、享受我、吃喝我,但今天仍然不認識我,何等的愚昧、瞎眼!何等的不認識我!在你們中間有幾個能體貼我的心意?就是説有幾個能認識我?都是鬼頭鬼腦的傢伙,…

第四十三篇

或許是因着我的行政,人對我的話才「頗感興趣」,若無行政的治理,人都會猶如被驚動的猛虎一般大聲吼叫的。我天天在雲霧之間游蕩,看着布滿全地的人類都在忙碌,因着行政而受着我的拘禁,這才使得全人類有層有次,我便繼續着我的行政。從此之後,地之上便因我的行政而受着各種各樣的刑罰,人都因着刑罰…

第八十七篇

加快步伐作我所要作的事,是我對你們的急切的心意所在,難道在這個時候,你們仍未摸着我話中的意思嗎?還不知我的心意嗎?我説的話越來越透亮、越來越多,在這其中你們就没下功夫揣摩揣摩我話的本意嗎?撒但,休想破壞我的計劃!那些為撒但效力的,也就是撒但的子孫(針對他是撒但所占的來説,是撒但占…

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信神到底該怎樣事奉神,事奉神的人應該具備哪些條件,明白哪些真理,在你們的事奉當中有哪些偏差,這些都是你們該明白的。這些問題涉及到你們怎麽信神,怎樣走上被聖靈帶領的路,一切任神擺布,使你們認識神在你們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當你們走到這個地步的時候,你們就能知道到底什麽是信神,怎樣才…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