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關于神權柄方面的話語

228 神造了萬物,就讓一切的受造之物都歸到他的權下,都順服在他的權下,他要掌管萬有,讓萬有都在他的手中,凡是受造之物,包括動物、植物、人類、山河、湖泊都得歸在他的權下,天上的萬物,地上的萬物,都得歸在他的權下,不能有任何選擇,都得順服他的擺布,這是神定規的,也是神的權柄。神掌管着一切,使萬物都有層有次,都按着神的意思各從其類、各居其位,再大的物也不能超越神,都為神所造的人類而服務,没有一物敢叛逆神或向神提出别的要求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229 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着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着這個人類。人類的發展與人類的進步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脱神手的安排。你若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基督徒,那你一定會相信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衰退都在神的安排之下。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將會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這個人類將何去何從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230 從開始創造萬物,神的能力就開始發表了,開始流露了,因為神以話語創造了萬有,不管他以什麽方式創造萬有,不管他為什麽創造了萬有,總之,萬有是因着神的話語而生而立而存的,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時候,造物主就以他的能力、以他的權柄為人類創造了萬有,以他特有的方式為人類預備了合適的生存環境,他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為將來得到他氣息的人類而預備的。就是説,在人類還未被造的時候,神的權柄就彰顯在不同于人類的所有的受造之物中,大到天體、光體、海洋、陸地,小到飛禽走獸以及各類昆蟲或微生物,包括人肉眼看不到的各種菌類,無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話語而得以存活,無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話語而繁衍,無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話語而活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它們雖没有得到造物主的氣息,但它們仍舊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構造彰顯着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活力;它們雖没有得到造物主賜給人類的語言的能力,但它們各自都得到了造物主施予它們各自不同于人類語言的表達生命的方式。造物主的權柄不但能賦予外表看似静止的物質以生命的活力,讓它們永不消逝,更能賦予各種生靈繁衍生息的本能,讓它們永遠不會銷聲匿迹,一代又一代地傳遞着造物主賦予它們的生存法則與規律。造物主的權柄所施行的方式不拘泥于宏觀與微觀,不局限在任何的形式之中。他能掌管天宇的運行,也能主宰萬物的存亡,更能調動萬物為他效力;他能管理山河湖泊的運轉,也能主宰其中的萬物,更能供應萬物的所需。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以外的萬物中的彰顯。這樣的彰顯不是一生一世的,它永不停止,從不歇息,没有一人一物能更改,能破壞,也没有一人一物能加添或删减,因為造物主的身份是無人能替代的,所以,造物主的權柄是任何受造之物不能替代的,也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不能够達到的。比如神的使者或者天使,他們不具備神的能力,他們更不具備造物主的權柄;他們之所以没有神的能力,没有神的權柄,是因為他們不具備造物主的實質。在非受造之物中,比如神的使者、天使他們雖能代替神做一些事情,但他們并不能代表神,雖然他們具備點人類不具備的能力,但他們并不具備神的權柄,他們并不具備神一樣的創造萬有、掌管萬有、主宰萬有的權柄,所以神的獨一無二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同樣,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也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在聖經當中你有没有看到任何神的使者也來創造萬物呢?神為什麽不差遣他的使者與天使來創造萬物呢?因為他們没有神的權柄,所以他們不具備施行神權柄的能力。與所有的受造之物一樣,他們也都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造物主同樣也是他們的神,也是他們的主宰者。在他們中的任何一員,無論高低貴賤、能力大小都不能超越造物主的權柄,所以,在他們中的任意一個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他們永遠不可能被稱為神,也永遠不可能成為造物主,這是永不改變的真理與事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31 在有這個人類以先,宇宙天體就存在了,從宏觀角度上來説,這個不管存在了多少年的宇宙天體在神的掌管之下有規律地運行着,哪個星球什麽時候轉到什麽位置,哪個星球在什麽時間執行什麽樣的任務,哪個星球在哪個軌道上運行以及到什麽時候消失或更换都絲毫不差。這些星球所在的位置與它們之間的距離都有嚴格的規律與準確的數據,它們運行的軌迹、運行的速度、運行的規律與它們在什麽時間能運行到什麽位置上都有精準的數據與特定的規律。千萬年來它們都在這個規律中運行着,從來没有任何誤差,也没有任何一種力量能改變、破壞它們的軌迹與規律。因為這些精準的數據與特定的運行規律都來自于造物主權柄的命定,所以它們都自覺地在造物主的主宰與掌管之下有規律地運行着。人類從宏觀角度上不難發現一些規律,發現一些數據,也能發現一些人所不能解釋的奇特的定律或現象。雖然人類不承認神的存在,不接受造物主創造、主宰萬物這一事實,更不承認造物主權柄的存在,但是人類的科學家、天文學家、物理學家都越來越發現:萬物的生存、運行的規律與法則是在一個隱秘的龐大的暗能量的主宰、掌管之下。這一事實的存在不得不讓人類正視與承認在萬物的運行規律中有一位「能者」在擺布着這一切。他的能力超凡,雖然没有人能親睹他的真容,但他在時刻主宰、掌管着這一切,没有任何人或勢力能超越他的主宰。在這個事實面前,人類不得不承認萬物的生存規律不是人能掌控的,是任何人都改變不了的,同時,人類也不得不承認這個規律是人測不透的,這個規律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有一位主宰者在掌管着。這些都是人類在宏觀方面能够感受到的神的權柄。

從微觀角度上來説,在地球上人能看得見的山川、湖泊、海洋、陸地,以及人經歷的四季與在地上生存的萬物,包括各種植物、動物、微生物與人類都在神的掌管與主宰之下。神的掌管與主宰讓萬物隨着神的意念出現或消失,也讓萬物的生存産生了規律,萬物便在這樣的規律中繁衍生息,這個規律是没有任何人與物能超越的。為什麽不能超越?唯一的答案就是因着神的權柄。「因着神的權柄」可以説是因着神的意念,因着神的話語,也可以説是因着神的親力親為。就是説,萬物的規律因着神的權柄而産生,也是因着神的意念而産生,同時也會隨着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這一切的轉動變化都將為着神的計劃而産生或消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32 神看着他創造的萬物已經因着他的話而立而成,一切都在逐步發生着變化,這個時候神對他用話語造的各樣東西、成就的各樣事是不是很滿意呢?這個答案就是「神看着是好的」。在這裏你們看到了什麽?「神看着是好的」代表什麽?象徵什麽呢?這就是説,神有這個能力,有這個智慧來成就他計劃好的事、他定好的事,成就他要達到的目標。當神作完一件事之後在他那兒有没有後悔呢?答案依然是「神看着是好的」。也就是説,神不但不後悔,反而很滿意。没有後悔説明什麽?説明神的計劃是完美的,神的能力與智慧是完美的,而他的權柄是他能成就完美的唯一源頭。人做一件事情能不能説也像神這樣看着是好的呢?人做的每件事能不能都達到完美呢?人能不能一次而永遠地成就一件事呢?就如人説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樣,人做事永遠不能達到完美。當神看着神自己所作的、所成就的每一樣事是好的的時候,神所造的每一樣東西便因着神的話而被定格,也就是説,當「神看着是好的」的時候,神所創造的東西便一次而永遠地被定了型、被劃分了類别、被固定了方位與其用途和功能,同時,它在萬物中的角色與在神經營萬物期間它所要走過的歷程已被神命定,永不更改,這就是來自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天規」。

「神看着是好的」這一句簡樸而很難令人關注的話,一句很難引起人足够重視的話,却是一句神給所有受造之物下達天規、天條的話,在這一句話中造物主的權柄又一次得到了更實際更深入的體現。造物主不但能因着話語而得到他所要得到的一切,因着話語而成就他要成就的一切,而且他也能因着話語將他所造的一切掌管在他的手中,將他所造的萬物主宰在他的權柄之下,并且有條不紊,同時,萬物也將因着他的話語而生而滅,更因着他的權柄而存活在他制定的規律之中,没有一物能僭越!這個規律從「神看着是好的」那一刻便開始了,它將為神的經營計劃而存在、而持續、而運作,直到造物主廢掉它的那一日!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不僅體現在他能創造萬物、命立就立,同時也體現在他能管理主宰着萬物,賦予萬物生機活力,更體現在造物主能一次而永久地給他計劃中要創造的萬物以完美的形式、完美的生命構造、完美的角色出現存活在他所造的世界之中,體現在造物主所思所想不受任何條件的局限,不受時間、空間、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獨一無二的身份就如他的權柄一樣從亘古到永遠都不會改變,他的權柄永遠都是他獨一無二身份的代言與象徵,他的權柄將永遠與他的身份共存!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33 人類發展到今天,人類的科學可説是「蒸蒸日上」,在科學的探索中取得的成績可説是「令人刮目相看」,不得不説人類的本事越來越大,但唯獨有一樣東西是人的科學不能突破的:人類造了飛機、造了航母、造了原子彈,人類飛上太空,走入月球,人類發明了網絡,過上了高科技的日子,但人類却造不出一隻能喘氣的活物來,對于任何生物的本能與生存規律以及各類生物的生死輪迴都是人類科學所無能為力、不能掌控的。這不得不説人類的科學不管如何登峰造極也比不上造物主的一個意念,也測不透造物主造物的奇妙與造物主權柄的威力。地球上的海水那麽多,它從來不隨便越過它的範圍上到陸地上來,那是因為神給它們各自定好了界綫,命定好它在哪兒它就在哪兒,没有神的許可它不能亂動,没有神的許可,它們都互不侵犯,當神説讓它動的時候它才能動,它的去向、它的存留這是神的權柄决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34 「神的權柄」用土話解釋就是神能説了算,神有權决定怎樣作,神要怎樣作就怎樣作。萬物的規律都是神説了算,不是人能説了算的,也不是人能改變的,它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是因神的意念、因神的智慧與神的命定而改變,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否認的事實。天地萬物,宇宙、星空,一年四季,人能看得見的、人看不見的,都按着神的命定,按着神的吩咐,按着神當初創造的規律一點不差地在神的權柄之下存在着、運行着、變化着,没有任何一人任何一物能改變它的規律、能改變它原有的運行軌迹,它們因神的權柄而生,也因神的權柄而滅,這就是神的權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35 「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這是造物主對人類説的原話。在他説話的同時,那彩虹便出現在人的視綫之中,直到今日。彩虹大家都見過,當人看到彩虹的時候,你知道這個彩虹是怎麽出現的嗎?科學没法論證這事,科學找不到它的源頭,也找不到它的去向,因為這是造物主與人所立之約的記號,它不需要科學依據,不是人為的,不是人能改變的,它是造物主話語發出之後權柄的繼續。造物主以他獨有的方式在信守着他與人立的約和他的承諾,所以,以彩虹出現作為神立約的記號,這無論對于造物主還是受造人類都是永不更改的天條、法則,這個持續不變的法則不得不説是繼造物主造了萬物之後的權柄的又一次真實的體現,不得不説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是無限的,而以「彩虹」作為記號正是造物主權柄的繼續與延伸。這件事是神用話語作的又一件事情,是神用話語與人立約的一個記號,他告訴人他要定意作成什麽,以什麽方式應驗,以什麽方式成就,事情就這樣按着神口中的話而應驗了。只有神有這個能力,在他説了這樣的話的幾千年之後的今天,人類仍然能看見在神口中所説的彩虹。因着神的一句話,這件事情一直到現在都没有更改、没有變化,没有人能將這彩虹挪去,也没有人能改變它的規律,它只為神的話而存在,這就是神的權柄。「神既説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遠」這個話在這兒很明顯地體現出來,這是神權柄、神能力的一個很明顯的記號與特徵。這樣的記號與特徵在任何的受造之物身上都不具備、都看不到,在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中間也都看不到;這樣的記號與特徵是獨一無二的神特有的,它將造物主獨有的身份和實質與受造之物區分開來;同時,它也是除了神自己以外的所有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永不能超越的記號與特徵。

在神那兒與人立約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要藉此告訴人一個事實,也告訴人他的心意,為此他用了一種獨有的方式,用一個特殊的記號與人立約,用這種記號來承諾他與人立的約。那立這個「約」是不是一件很大的事呢?這件事大到什麽程度了呢?這就是這個「約」的特别之處:它不是一個人與另外一個人立的約,不是一個團體與另外一個團體立的約,也不是一個國家與另外一個國家立的約,而是造物主與全人類立的一個約;這個「約」的有效期是造物主廢掉萬物的那一日;這個「約」的實施者是造物主,它的維護者也是造物主。總之,與人類所立的「彩虹之約」的一切都按着造物主與人的對話而應驗、成就,直到今日。受造之物除了順服、聽從、相信、領會、目睹、稱贊造物主的權柄之外,還能有其他嗎?因為除了獨一無二的神以外没有任何人能有這樣的能力立這樣的約。在一次次彩虹的出現中,它告知人類、提示人類造物主與人類所立的「約」,在造物主與人類所立之約的不斷地出現中,它顯示給人類的不是「彩虹」與「約」本身,而是造物主那永不更改的權柄。一次次彩虹的出現,顯示出來的是造物主在隱秘處驚天動地的奇妙作為,同時也是造物主永不消逝、永不更改之權柄的活力體現。這些是不是造物主另一方面獨一無二權柄的彰顯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36 看了《創世記》十八章十八節「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强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句話之後,你們能不能感受到神的權柄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超凡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至高無上呢?神的話語很肯定,神説這樣的話語并不是因為或代表神具有必勝的把握這樣的信心,而是神話語權柄的證實,是他話語得以應驗的一種命令。這裏有兩個詞需引起你們的注意,在神説的「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强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句話中有没有模棱兩可的成分呢?有没有擔心的成分呢?有没有害怕的成分呢?這些常常在人類身上表現出來的人特有的成分,因神話中的「必要」與「必因」這兩個詞,而從來都不與造物主有絲毫的瓜葛。没有一個人敢把這樣的詞彙用在對他人的祝福之中,也没有一個人敢肯定地賜福給他人一個强大的國,或應許給他人地上的萬國也必因他得福。神的話語越肯定越證實了什麽?證實了神具備這樣的權柄,神的權柄能作成這事,證實了神必要成就這樣的事。神賜福給亞伯拉罕的這一切在神心裏是肯定的,是毫不猶豫的,而且他要照着他的話去成就這一切的事,没有任何勢力能改變、攔阻、破壞、攪擾這件事情的應驗,無論什麽事情發生都不能終止、不能影響神話語的應驗與成就,這就是造物主口中所説之話的威力,也是不容人否認的造物主的權柄!當你讀完這句話的時候,在心裏還有疑惑嗎?這些話是從神口裏説出來的,神的話中帶着能力,帶着威嚴,帶着權柄,這樣的威力與這樣的權柄,還有事實成就的必然性,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及的,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超越的。只有造物主能以這樣的口吻、這樣的語氣與人類對話,事實證明了他的應許不是空話、不是大話,而是所有人、事、物都不能超越的獨一無二的權柄的發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37 神説「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這是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這約如同「彩虹之約」一樣將會得到永久的成就,同時也是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這樣的應許只有神有資格有能力去兑現,無論人是否相信,無論人是否接受,也無論人如何看待、如何對待神所給的應許,然而這一切都將按着神話中所説的一點不差地得以應驗。神的話不會因着人的意志或人的觀念的改變而改變,他不會因着任何人、事、物的改變而改變,萬物廢去,神的話也不會廢去。相反,萬物廢去的那一日,也正是神的話得以完全應驗的那一日,因為他是造物主,他有造物主的權柄,他有造物主的能力,他掌管萬有,掌管一切的生命力,他能使無變有,使有變無,他掌管一切生與死的轉换,所以讓人的子孫多起來,在神來看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事了。儘管對這件事人聽起來就像是天方夜譚,聽起來就像是童話故事,但是在神來看,神定意要作的、神應許給人的事不是天方夜譚,也不是童話故事,而是神已看到的事實,它必將被成就。這個你們有没有體會?事實證明了亞伯拉罕的後裔多不多?多到什麽程度呢?是不是神話中所説的「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一樣?是不是遍及各國各方,遍及世界各地?這個事實是因着什麽成就的呢?是不是因着神話語的權柄成就的呢?在神説話之後的幾百年或者幾千年期間,神的話語在持續得以應驗,不斷地得以成為事實,這就是神話語的威力,是神權柄的證實。當初神創造萬有的時候,神説要有光就有了光,這是很快發生的事,是在短時間内應驗的事,這些事的成就與應驗没有時間差,是立竿見影的事。同樣都是神權柄的彰顯,而在神賜福亞伯拉罕一事上,讓人看到了神權柄的另一方面實質,也讓人看到了造物主權柄的不可估量,更讓人見識到了造物主權柄更實際、更精湛的一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38 神的權柄不是忽隱忽現、忽有忽無的,没有人能衡量他的權柄到底有多大。神賜福給一個人,不管長達多長時間,他的這個賜福都是持續的,這個持續見證着神權柄的不可估量,也讓人類看到了造物主永不熄滅的生命力的一次次再現。他權柄的每一次彰顯都將他口中的話完美地呈現出來,呈現給萬物,呈現給人類,而他權柄所成就的每一樣事都是那樣的精美絶倫、天衣無縫。可以説,他的意念、他的話語、他的權柄與他所成就的每一樣工作,都是一幅無與倫比的精美的圖畫,對于受造之物來説,它的意義與價值是人類的言語所望塵莫及的。當神賜給人應許之後,無論這個人生在何處、在做什麽,無論他得着應許前後的背景是什麽,也無論他的生存環境發生了多大的變化,在神都瞭如指掌。神所説的話不管經過了多長時間,在神來看都如剛剛發生一樣。這就是説,神有能力,神有這樣的權柄跟進、掌管、實現他所給人類的每一樣應許,無論這個應許是什麽,也無論這個應許需經過多久才能完全得以應驗,更無論成就這個應許所涉及的範圍有多廣,例如時間、地界、種族等等,這個應許都將會得以成就、得以實現,而且在神都不費吹灰之力。這證實了一件什麽事呢?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範圍掌管的是全宇宙、全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39 在神賜福亞伯拉罕和約伯之後,神并不是就呆在原地不動,也不是讓使者去作,而自己等着看成果,相反,神的話語一出,萬物都在神權柄的指引之下開始配合神要作的工作,預備神所需的人、事、物。也就是説,當神的話語一出口,神的權柄就開始在全地施行,為成就、應驗神給亞伯拉罕與約伯的應許而開闢道路,同時將以後所要進行的每一個步驟與所有關鍵環節所需的一切都計劃、預備妥當,這期間神所調動的不僅僅是神的使者,而是包括神所造的萬物,也就是説,神權柄施行的範圍不是在神的使者中間,神更多的是調動萬物來配合神要作成的工作,這些就是神權柄具體施行的方式。在你們的思想裏,有些人會這麽理解神的權柄:因為神有權柄,神有能力,所以神只需呆在三層天上,或者呆在一個固定的地方,不去作任何具體的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在意念中便完成了。人也會認為雖然神賜福給亞伯拉罕,但神并不需作什麽事,神只需説句話就足够了。事實是不是這樣呢?很明顯,不是!神雖然有權柄、有能力,但他的權柄是真實的、實際的,并不是空洞的,神權柄與他能力的真實性與實際的一面是在他創造萬物、掌管萬有,是在他帶領人類、經營人類的過程當中逐步地流露出來與體現出來的。正是神主宰人類、主宰萬物的每一種方式、每一個角度、每一個細節與他成就的所有工作,還有他對萬物的了解,確確實實地證實了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不是一句空話。他的權柄與能力時時事事都在彰顯着、流露着,這些彰顯與流露都在訴説着神的權柄是實實際際存在的,因為他時時刻刻都在以他的權柄與他的能力繼續着他的工作,掌管着萬物,主宰着萬物,而他的能力與權柄是包括天使與神的使者都不能代替的。神賜福給亞伯拉罕什麽,賜福給約伯什麽,這些都是由神决定的,是由神説了算的,即使神的使者曾親臨亞伯拉罕或約伯,但是他們所做的都是按着神的吩咐,都在神的權柄之下,他們同樣都是在神的主宰之下。雖然人在聖經的記載當中看見神的使者臨到亞伯拉罕,雖然人并没有看到耶和華神親自作什麽,但事實上,真正的能力與權柄的實施者只有神自己,這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即便你看見了天使或者是使者大有能力,行了神迹奇事,或者他們接受神的托付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他們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完成神的托付,絶對不是神權柄的彰顯,因為没有一人一物具備、擁有造物主創造萬物、主宰萬物的權柄,所以没有一人一物能施行、彰顯造物主的權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40 讓我們來看經文:「説了這話,就大聲呼叫説:『拉撒路出來!』那死人就出來了,……」主耶穌作這事的時候只説了一句話,「拉撒路出來!」拉撒路就從墳墓裏出來了,事就這樣因着主口中的一句話而成了。在這期間,主耶穌没有設祭壇,没有作任何其他的動作,只是説了一句話,這叫神迹奇事還是一種命令?還是一種法術呢?在外表來看,似乎可以稱作神迹奇事,當然拿到現在來説也可以叫作神迹奇事,但是絶對不能稱它為招魂的法術,更不是邪術。正確地説,這個神迹奇事是造物主的權柄的最正常的一個小小的彰顯罷了,這是神的權柄,也是神的能力。神有權柄能叫一個人死,讓那個靈離開肉體,回到陰間去,或者回到他該去的地方。人什麽時候死,死後去哪兒,這些都是神説了算,神隨時隨地都可以作這些事,他不受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只要他想作他就能作,因為萬物生靈都在他的主宰之下,萬物也因着他的話語、他的權柄而生而滅。他能讓一個死人復活,這也是他隨時隨地都能作的事,這是造物的主獨有的權柄。

主耶穌作了讓拉撒路復活這樣的事,目的是證實給人看,證實給撒但看,讓人知道、讓撒但知道人的一切、人的生死都是由神説了算,知道雖然神道成了肉身,他依然如故地掌管着人能看得見的物質世界,也掌管着人看不見的靈界,知道人的一切并不是撒但掌管着,這是神權柄的流露與彰顯,也是神向萬物傳遞他掌握人類生死的信息的一種方式。「主耶穌讓拉撒路復活」這種方式是造物的主曉諭、教導人類的其中一種方式,是他用他的能力與權柄教導人類、供應人類的一種具體的行動,是造物的主用非語言讓人類看見他掌管萬物的這一事實的一種方式,是造物的主以他的實際作為告訴人類除他之外别無拯救的一種方式,這樣無聲的方式給人類的教導持續的時間是永久的,是永不磨滅的,他給人類的心靈帶來了永不衰落的震撼與啓迪。「拉撒路復活榮耀神」這件事對于每一個跟隨神的人的影響是深遠的,他將每一個深知這件事的人牢牢地定位在了「只有神掌管人的生死」這樣的領悟中,這樣的异象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241 神雖然有權柄、有能力,但他作事很嚴謹,很有原則,他作事很守信。他的嚴謹與他作事的原則顯示出造物主的不可觸犯與造物主權柄的不可逾越。雖然他擁有至高無上的權柄,萬物都在他的權下,雖然他具備主宰萬物的能力,但神從來都不破壞、不打亂自己的計劃,他每次權柄的實施都嚴格地持守着他自己的原則,準確地按着他口中所説的、按着他計劃中的步驟與目標而進行。不言而喻,在神主宰下的萬物也都遵循着神權柄實施的原則,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他權柄的擺布,也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他權柄實施的原則。在他的眼目中,蒙賜福之人因着他的權柄而得到祝福,被咒詛之人因着他的權柄而受到懲罰。在神權柄的主宰之下,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神權柄的施行,也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神權柄施行的原則。造物主的權柄不會因着任何因素的改變而改變,同樣,他權柄施行的原則也不會因着任何的原因而改變。天地巨變,造物主的權柄却不會變;萬物廢去,造物主的權柄却永不廢去。這就是造物主永不更改、不可觸犯的權柄的實質,這也正是造物主的獨一無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42 神的權柄不是人能模仿得來的,神的身份與地位不是人能冒充得來的。你雖能模仿神的説話口氣,但你模仿不了神的實質;你雖能站在神的地位上冒充神,但你永遠做不了神要作的事,永遠不可能主宰萬物、掌管萬物。在神的眼中,你永遠都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無論你的能耐與本領有多大,無論你具備多少恩賜,然而你的一切都在造物主的權下。即便你能説幾句狠話,也不能説明你有造物主的實質,也不能代表你有造物主的權柄。神的權柄與能力是神自己的實質,不是學來的,不是外界加給的,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所以造物主與受造之物的關係是永遠都不可能改變的。作為受造人類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别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弃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43 就權柄本身而言,它可解釋為神的能力。首先,肯定地説,無論是權柄還是能力都是正面的,它們與任何反面的東西都無瓜葛,與任何受造之物和非受造之物都無關係。神的能力能創造出任何形式的有生命、有活力的東西,這是神的生命决定的。因為神是生命,所以他是一切生命體的源頭,與此同時,神的權柄能使所有的生命體順服神的一切話語,也就是按着神口中的話而産生,遵照神的吩咐存活、延續,在此之後,神便主宰、掌管所有的生命體,從來不會有誤差,直到永遠。這些是任何人與物都不具備的,只有造物主擁有、具備這樣的能力,所以稱它為權柄,這就是造物主的獨一無二。因此,無論「權柄」這個詞本身或權柄的實質,只能與造物主相關聯,因它是造物主特有身份與實質的象徵,它代表造物主的身份與地位,除了造物主之外,没有一人一物與「權柄」這個詞有關聯,這也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的解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44 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着神的計劃、為着神的命定而扮演着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麽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麽樣,總之,没有一個人能逃脱上天的擺布與安排,没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着他的工作,經營着這個宇宙,指揮着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迹。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着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布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245 每一個人的一生所經歷的成長過程中所遇到的人、所接觸到的事物都與造物主的擺布與安排有着必然的聯繫,這樣繁雜的連帶關係是人不能預見的,是人不能掌控的,也是無人能測透的。每一個人的成長背景都涉及到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物,涉及到許多的人與諸多的事物,這樣一個龐大的關係鏈不是任何一個人能擺布與安排的,除了造物主之外,没有一人一物能掌控各類人事物的出現、持續與消失,而正是這樣的一個個龐大的人事物的關係鏈鑄就了造物主命定之下的每一個人的成長,也為每一個人的成長過程建立了各種各樣的環境,同時也造就了造物主經營工作中所需要的各種各樣的角色,為每一個人順利地完成其使命而奠定了堅實有力的基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46 如果説一個人的出生是其前世的緣起,那麽一個人的離世便是其前世的緣落了;如果一個人的出生是一個人此生使命的開始,那麽一個人的離世便是其此生使命的結束了。造物主既然為每個人設置了固定的出生背景,也必然為每個人安排了固定的離世背景。這就是説,每個人的出生都不是偶然的,每個人的離世也不是突發的,每個人的生死都與前世今生有着必然的聯繫。一個人出生的背景如何、離世的背景是什麽,都與造物主的命定有關,這就是一個人的宿命,即一個人的命運。既然一個人的出生有諸多説法,那麽一個人的離世也必然有各種特殊的背景了,這樣人類中就産生了各種不同的壽命,也産生了各種離世的方式與時辰:有的人身强力壯却早年夭折,有的人體弱多病却長命百歲,壽終正寢;有的人死于非命,有的人則自然辭世;有的人客死他鄉,有的人則在親人的身邊閉上雙目;有的人死于空中,有的人則死于地下;有的人溺于水,有的人則亡于灾;有的人卒于晨,有的人則卒于夜……人都想生得風光,活得精彩,死得轟轟烈烈,但没有一個人能超越其宿命,没有一個人能擺脱造物主的主宰,這就是人的命運。人可以為自己的未來作出各種規劃,但没有一個人能規劃出自己如何出生與離世的方式與時間。儘管人都極力迴避、抵制死亡的到來,但死亡却在人不經意間悄悄地逼近人,没有人知道自己什麽時候離世,也没有人知道自己將以怎樣的方式離世,更没有人知道自己將在何地何方離世。很顯然,掌握人類生死大權的并不是人類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種生靈,而是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人類的生死并不是自然界某種規律的産物,而是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結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47 人每天該去哪兒,每天要做什麽,碰到什麽人、什麽事,要説哪些話,要發生哪些事,是人能預料得到的嗎?可以説,人不但不能預知這一切的發生,更不能控制事情如何發展,這些不能預料得到的事在人的生活中屢見不鮮、頻頻發生。這些「生活瑣事」的發生與發展方式或規律在不斷地提示着人類:任何一件事情的出現都不是偶然的,它發展的過程與它的必然性都不以人的意願而轉移。每件事情的發生都為人類傳遞着造物主對人類的告誡,也傳遞着人類并不能自己掌握自己命運的這一信息,同時也回擊着人類妄想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這一野心與欲望。這樣的回擊猶如一記記重重的耳光一次又一次地扇向人類,讓人類不得不反思人類的命運究竟是誰在主宰與掌管着,人類也不得不在野心與欲望的不斷破滅與被摧毁中而不自覺地順應命運的安排,接受現實,接受天意,接受造物主的主宰。從一次又一次「生活瑣事」的發生到人類一生的命運,無一不透露出造物主的主宰與安排,也無一不在傳遞着「造物主權柄的不能逾越」這一信息,傳遞着「造物主的權柄是至高無上的」這一永恒不變的真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48 人在神的權柄之下,每一個人都在主動地或者被動地接受着神的主宰與安排,人的一生無論怎麽挣扎,無論走過多少彎路,最終都要回到造物主為人安排好的命運的軌迹中來。這就是造物主權柄的不可逾越,也是造物主權柄主宰管理萬物的方式。正是造物主權柄的不可逾越,也正是這樣的方式讓萬物得以有規律地生存,讓人類不受任何干擾地、周而復始地輪迴着,也讓這個世界有規則地運轉着,得以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向前推移。這些事實現在你們應該都看見了,或深或淺也都有體會,這些體會的深淺根據人對真理的經歷與認識,也根據人對神的認識。你對真理實際有多少認識,對神話有多少經歷,對神的實質、神的性情有多少認識,那你對神的主宰安排就有多深的認識。神的主宰安排是不是根據人能否順服而存在的?神有這樣的權柄是不是因着人能否順服而决定的呢?神的權柄無論在什麽情况下都是存在的,無論在什麽情况下神都按着他的心思、按着他自己的意思主宰安排着每一個人的命運,主宰安排着萬物,這事不會因着人的改變而改變,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也不以任何時間、空間、地理的變動而變動,因為神的權柄是神自身的實質。人能否認識、接受神的主宰,能否順服神的主宰,這絲毫改變不了神主宰人類命運的事實,也就是説,不管人對神的主宰是什麽樣的態度,根本改變不了神主宰人類命運、主宰萬物的事實。即便你不順服神的主宰,你的命運依然在神的主宰之下;即便你認識不到神的主宰,神的權柄依然存在。神的權柄與神主宰人類命運的事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也不以人的喜好、人的選擇而改變。神的權柄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無刻不在,天地廢去,他的權柄却永不廢去,因為他是神自己,他擁有獨一無二的權柄,他的權柄不受任何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與限制。無論何時神都在一如既往地施行着他的權柄,彰顯着他的大能,繼續着他的經營工作,主宰着萬物,供應着萬物,擺布着萬物,任何人都不能改變,這是事實,這也是亘古不變的真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49 人類的命運、萬物的命運都與造物主的主宰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都與造物主的擺布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歸根結底,人類與萬物的命運如何都與造物主的權柄有着不可分割的聯繫。人類在萬物的規律中體會到了造物主的擺布與主宰,在萬物的生存法則中看到了造物主的掌管,在萬物的宿命中歸結出了造物主對萬物主宰與掌管的方式,而在人類與萬物的生死輪迴中人類真正體驗到了造物主對萬物生靈的擺布與安排,也真正看到了造物主的擺布與安排超越世間的一切法令、規章、制度,超越任何的力量與勢力。由此,人類不得不承認造物主的主宰是任何受造之物所不能破壞的,而在造物主命定之下的萬事萬物是任何勢力都不能侵擾、不能改變的,人類與萬物正是在這樣的天規天條中生存、繁衍了一代又一代。這不正是造物主權柄的真實體現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50 如果一個人只相信命運,甚至對命運深有感觸,却不能從中認識、承認、順服、接受造物主對人類命運的主宰,那他的此生便是悲劇一場,依舊是白活一世,空虚一場,依舊不能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受造人類,被造物主認可。真正對造物主的主宰有認識、有經歷的人,他的情形應該是積極的,并不是消極無奈的,而是在承認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同時,在心裏對人生對命運也有了一個準確的定義——人的一生都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當人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回顧自己所度過的人生的每一個階段,看到了每一步無論走得是艱辛還是順利都是神在引領着,神在安排着,是神的精密計劃也是神的精心安排,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走到了今天,能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接受造物主的拯救,這是一個人此生莫大的福氣!如果一個人對待命運的態度是消極的,那就證實了他是在對抗神為他安排的一切,他没有順服的態度。如果一個人對待神主宰人命運一事的態度是積極的,當他回顧自己走過的路,真實地體會到了神的主宰的時候,他便有了更真實的願望要順服神所安排的一切,也更有决心有信心讓神擺布他的命運,不再悖逆神。因為他看到當人不知道命運是怎麽回事、不明白神主宰的時候,人自己任着自己的性子在迷霧中摸爬滚打、跌跌撞撞,那段路程走得太艱辛,也太心酸。所以當人認識到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聰明人便選擇認識、接受神的主宰,告别「靠自己的雙手來創造美好人生」的痛苦的日子,而不是繼續與命運抗争,也不是繼續以自己的方式追求所謂的人生目標。没有神的日子,看不到神的日子,人不能真切地認識神主宰的日子,每一天都過得没有意義,毫無價值,苦不堪言。無論一個人身處何方,身兼何職,人的生存方式與人的追求目標給人帶來的都是無盡的心酸與難以釋然的痛苦,讓人不堪回首。人只有接受了造物主的主宰,順服造物主的擺布與安排,追求得着真正的人生,人才能逐步擺脱所有的心酸與痛苦,擺脱人生的一切虚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51 順服造物主的主宰人才能得着真正的自由

因為人不認識神的擺布,不認識神的主宰,所以對待命運人總有一種對抗的情緒,總有一種悖逆的態度,人也總想挣脱神的權柄,挣脱神的主宰,挣脱命運的安排,妄想改變現狀、改變自己的命運,但總不能如願,處處碰壁,這種在靈魂深處的挣扎是痛苦的,而這種痛苦讓人刻骨銘心,同時也讓人的生命就這樣白白地消耗着。人的這個痛苦是怎麽造成的呢?是因為神的主宰帶來的呢,還是因為人的命不好呢?很顯然這兩者都不是,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人所走的路造成的,是因為人所選擇的生存方式造成的。也可能有一部分人還没有體會到這些,但是當你能真正認識與承認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當你真正認識到神為你主宰安排的一切對你來説太有益處、是太大的保護的時候,你就會覺得這種痛苦逐漸在减輕,而你全人也逐漸變得輕鬆、自由、釋放了。就現在多數人的情形來説,雖然主觀上不想繼續以前那樣的生活,主觀上想擺脱痛苦,但客觀上人却不能真正領會造物主主宰人命運的實際價值與意義,也不能真正承認與順服造物主的主宰,更不知道當怎樣尋求與接受造物主的擺布與安排。所以,人若不能真正認識到造物主主宰人命運、主宰人的一切這一事實,不能真正順服在造物主的權下,那麽,人將很難擺脱「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一觀點的驅使與束縛,也很難擺脱人與命運與造物主的權柄極力對抗所帶來的痛苦,當然,人也很難得到真正的釋放、自由,很難成為敬拜神的人。解决人的這種情形有一個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告别以前的生存方式,告别以前的人生目標,對自己以前的生存方式,以前的人生觀,以前的追求、願望與理想作一個總結,作一個解剖,然後再對照神對人的心意與要求,看看自己的生存方式與人生觀等等有没有一樣是與神的心意相合的,有没有一樣是合乎神要求的,有没有一樣能給人帶來正確的人生價值,有没有一樣讓人活得越來越明白真理,活得有人性、有人樣。當你反覆考察、仔細解剖人類所追求的各樣人生目標與形色各异的生存方式的時候,你便會發現這其中没有一樣與造物主創造人類的初衷是相吻合的,都是讓人遠離造物主的主宰與看顧,是一個個讓人墮落、帶人走向地獄的陷阱。當你認識到這些的時候,接下來你該做的就是放下舊的人生觀,遠離各種陷阱,你的人生讓神為你做主、為你安排,只求順服神的擺布、神的引導,没有自己的選擇,成為敬拜神的人。這些話聽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有的人能吃得了這份苦,有的人吃不了這份苦,有的人願意配合,有的人不願意配合。不願意配合的這些人没有這個心願,也没有這樣的心志,他們明知道有神的主宰,明知道是神在擺布安排人的命運,但還想挣脱,還是不甘心把自己的命運交在神的手中,也不甘心順服神的主宰,更不滿意神的擺布與安排。所以,總有一部分人想試試自己的能力到底有多大,他們想靠着自己的雙手來改變自己的命運,或靠着自己的能力來為自己創造幸福,看看自己能不能超出神的權柄範圍,能不能超脱神的主宰。人的悲哀不是人追求幸福人生,不是追求名利,不是人在迷霧中與命運抗争,而是當人已經看見了造物主的存在,得知了造物主主宰人類命運的這一事實的時候,人仍然不能迷途知返,不能從泥潭中拔出雙脚,而是執迷不悟、心存剛硬,寧願繼續在泥潭中挣扎,頑固地與造物主的主宰較量、對抗到底,絲毫没有悔改的態度,直到碰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才選擇放弃,選擇回頭,這是人真正的悲哀。所以我説選擇順服的人是明智的人,而選擇挣脱的人則是愚頑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52 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坦然面對死亡

一個人的誕生是一個孤獨靈魂來到人世間體嘗人生的開始,也是造物主為一個靈魂安排體嘗造物主權柄的開始,當然這對于一個人或一個靈魂來説是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權柄、親自體嘗造物主權柄的極佳的機會。人的一生都在造物主為其安排好的命運規律中生存,對于任何一個有良心、有理智的人來説,在一生幾十年的光陰中達到承認造物主的主宰,達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并非難事。由此,對于每一個人來説,在幾十年的人生閲歷中達到認識人的命運都有命定,體會或總結出人活着的意義是什麽應該是很容易的事。在人認定了這些人生體驗的同時,人會逐步明白人的生命是從何而來,明白人心靈的真正需要是什麽,明白什麽才能將人帶上真正的人生之路,明白人活着的目標與使命應該是什麽,人也將會逐步明白如果一個人不能敬拜造物的主,不能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當人面對死亡的時候,即當一個靈魂再次面對造物主的時候,他的心靈必會是無邊的恐懼與不安。一個人生存在人世間幾十年都没有明白人的生命是從何處來,也没有明白人的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這就難怪人不能坦然面對死亡了。一個經歷了幾十年人生對造物主的主宰有認識的人,是對人生的意義與價值有純正領受的人,是對人為何活着有深刻認識的人,也是對造物主的主宰有真正體會與經歷的人,更是能够順服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的人。這樣的人明白了造物主造人的意義,明白了人應當敬拜造物主,人的一切從造物主而來,也必將在不久的一天歸還給造物主;這樣的人也明白了人的生是造物主的安排,人的死是造物主的主宰,無論生還是死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命定。所以,當一個人能真正明白這些的時候,人自然會坦然面對死亡,也會坦然放下所有的身外之物,欣然接受與順服即將來到的一切,迎接造物主為人安排好的人生的最後一關,而不是一味地抗拒,也不是一味地恐懼。如果一個人能把自己的一生當作體驗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的機會,當作盡到一個受造人類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難得的機會,人必然會有正確的人生觀,必然會活在造物主的祝福與引領之下,必然會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會認識造物主的主宰,必然會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必然成為見證造物主奇妙作為的人,也必然會成為見證造物主權柄的人。不言而喻,這樣的人必然是被造物主喜愛悦納的人,這樣的人才能有坦然面對死亡的態度,才能欣然迎接人生的最後一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53 接受神作你獨一無二的主宰者,是人蒙拯救的開端

關于「神的權柄」這方面真理需要每一個人去認真對待,用心去體會、去領悟,因為這些真理涉及到每一個人的人生,涉及到每一個人的過去、現在和將來,涉及到每一個人一生中所度過的幾個重要關口,涉及到人如何認識神的主宰,人應當以什麽樣的態度去面對神的權柄,當然也涉及到每個人的最終歸宿,所以,需要人花費畢生的精力去認識與體會。當你能正視神權柄的時候,當你能接受神主宰的時候,你就會逐步地認識到、體會到神權柄的真實存在,但是如果你從來都不承認神的權柄,也不接受神的主宰,那你不管活多大歲數都不會對神的主宰有絲毫的認識。如果你對神的權柄没有真實的認識與體會,當你走到路終的時候,即使你已信神幾十年,但你對人生没有任何的收穫,而你對神主宰人類命運的認識也必然是零,這是不是很可悲的事?所以不管你走過多少人生路,不管你現在多大歲數,不管你以後的路有多長,首先你得承認與正視神的權柄,接受神是你獨一無二的主宰者這一事實。對有關神主宰人類命運的這些真理有清晰、準確的認識與領會,這是每一個人的必修課,是每個人認識人生、得着真理的關鍵所在,也是人每天都要面臨的認識神的基本功課與生活,這是任何人都避不開的。如果有人想走捷徑達到這個目標,那我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人想逃避神的主宰,那更是不可能的!因為神是人唯一的主,神是人命運唯一的主宰者,所以人自己不可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人也不可能超越人的命運。無論一個人的能力有多大,都不可能影響更不可能擺布、安排、左右與改變他人的命運,只有獨一無二的神自己才能主宰人的一切,因為只有獨一無二的神自己擁有主宰人類命運的獨一無二的權柄,所以只有造物主是人類獨一無二的主宰者。神的權柄不僅主宰受造的人類,而且也主宰着任何人看不見的非受造之物與宇宙星空,這是不争的事實,這個事實是真實存在的,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如果有的人依然不滿足于現狀,覺得自己有某一方面特長,有某一方面能力,依然抱着僥幸的心理想改變或擺脱現在的處境,或者試圖想借助人為的努力來幫助自己改變自己的命運,以達到出人頭地、名利雙收的目的,那我説你是自找苦吃、自討没趣、自掘墳墓!早晚有一天你會知道你的選擇是錯誤的,你的努力是徒勞的,而你與命運抗争的野心、欲望與你自己不軌的行為必將帶你走上一條不歸路,也必將讓你為此付出沉痛的代價。雖然現在你看不到這個後果的嚴重性,但是當你對神主宰人類命運的真理經歷體驗得越來越深的時候,你就會逐步體會到我今天所説這一番話的所指與其中的真實含義了。你到底是不是有心有靈的人,是不是喜愛真理的人,就看你這個人對神的主宰、對真理是什麽樣的態度,當然這也决定你能否真正明白與認識神的權柄。如果你的一生從來都没有感受到神的主宰安排,更不能承認、接受神的權柄,那你這個人就徹底地報廢了,定規是神厭弃的對象,這是你自己所走的路與你的選擇决定的。而那些在神的作工中能够接受神的試煉、接受神的主宰、順服神的權柄,逐步對神的話有了真實經歷的人得着了對神權柄的真實認識與對神主宰的真實體驗,真正地歸服到了造物主的面前,這些人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54 對于神的權柄撒但從不敢超越,而對于神的命令與具體的吩咐,撒但更是小心聽命、順從,從不敢違抗,當然它也不敢隨意改動神的任何命令,這就是神給撒但的範圍,所以,它從不敢超越這個範圍。這是不是神權柄的威力呢?是不是神權柄的證實呢?撒但怎麽對待神,在它心裏怎麽看待神,這些它比人類更清楚,所以對于神的地位、神的權柄,撒但在靈界看得清清楚楚,對于神權柄的威力與神權柄施行的原則它深有體會,它絲毫不敢怠慢,不敢有任何的觸犯,它不敢超越神的權柄作任何的事,也不敢對神的怒氣有任何的挑戰。儘管它本性邪惡、狂妄,但它從不敢跨出神給它制定的界限、範圍。千萬年來,它嚴格地守着這個界限,守着神對它的每一個吩咐、每一次命令,從來不敢越雷池一步。撒但雖然惡毒,但是比敗壞的人類「明智」得多,它知道造物主的身份,也知道自己的界綫。從撒但「循規蹈矩」的行事當中便可看見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就是撒但不可超越的天條,也正是因為神的獨一無二、因為神的權柄,萬物才得以在規律中變化、生息,人類才能在神所制定的軌迹中繁衍、存活,没有一人一物能打破這個規律,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這個法則,因為它們都是出自于造物主之手,出自于造物主的命定,也出自于造物主的權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55 撒但雖然對約伯虎視眈眈,但是没有神的許可它不敢動約伯的一根汗毛,它雖然生性邪惡、殘忍,但在神對它下達命令之後,它不得不守住神所吩咐它的,所以,儘管撒但臨到約伯的時候如惡狼入羊群一樣猖獗,但它不敢忘記神給它的範圍,它不敢越過神的命令,它無論怎麽作都不敢背離神話語的原則與範圍,這是不是事實?從這點來看,耶和華神的任意一句話都是撒但不敢超越的,對撒但來説,凡是神口中的話都是命令、都是天規、都是神權柄的發表,因為在神每一句話的背後都隱含着神對觸犯神命令,對違背、對抗天規者的處罰。撒但清楚地知道,如果它超越了神的命令,就得承擔它超越神的權柄、對抗天規的後果,這個後果到底是什麽?不言而喻,當然是神對它的懲罰。撒但對約伯一個人作的事,僅僅是撒但敗壞人類的一個縮影;而撒但在作此事時神給它的範圍與命令,僅僅是它作每件事的原則的一個縮影;還有撒但在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與它的位置,也僅僅是撒但在神經營工作中扮演的角色與它的位置的一個縮影;撒但在試探約伯一事上對神的絶對服從,僅僅是撒但在神經營工作中對神不敢有絲毫對抗的一個縮影。這些縮影給你們的警示是什麽?在萬物之中,包括撒但在内,没有一人一物能越過造物主所制定的天規、天條,没有一人一物敢違抗這些天規、天條,因為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能逃脱造物主對違抗者的處罰。只有造物主能制定天規、天條,只有造物主有能力施行這些天規、天條,只有造物主的能力無人無物能超越,這就是造物主獨有的權柄,這個權柄在萬物中是至高的,所以,絶對没有「神是最大,撒但是其次」的説法。除了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之外,别無他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56 因為撒但的「特殊」身份,所以不少人對它的諸多方面表現頗感興趣,甚至有不少糊塗之人認為除了神以外,撒但也有權柄,因為撒但能顯异能,能作一切人類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人類除了崇拜神以外,心裏同時也給撒但留了位置,甚至把撒但當成神來拜。這些人又可憐又可恨,他們的可憐是因着他們的無知,而他們的可恨是因着他們的大逆不道,也是因着他們生性邪惡的本質。在此我想有必要讓你們明白什麽是權柄,權柄象徵什麽,權柄代表什麽。籠統地説,神自己就是權柄,神的權柄象徵神的至高無上與神的實質,神自己的權柄代表神的地位與神的身份。那撒但敢不敢説它自己是神呢?它敢不敢説它造了萬物,它又主宰萬物呢?它當然不敢!因它造不出萬物,迄今為止它從未造出一樣神所創造的東西,也從未造出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因為它没有神的權柄,所以它永遠不可能有神的地位與神的身份,這是實質决定的。它有神一樣的能力嗎?當然也没有!撒但作的那些事,撒但顯的异能叫什麽呢?是不是能力呢?能不能叫權柄呢?當然也不是!撒但引導邪惡潮流,處處攪擾、破壞、打岔神的工作,這幾千年來,它對人類所作的除了敗壞、殘害人類之外,除了引誘迷惑人墮落、弃絶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絲毫值得人紀念、值得人誇贊、值得人寶愛珍惜的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被它敗壞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遭到它的殘害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弃掉神走向死亡嗎?既然撒但没有權柄没有能力,那對它所作所行的實質該有怎樣的定論呢?有的人定義撒但的所作所為為雕蟲小技,而我認為對撒但這樣的定義不太妥當,它敗壞人類的惡行那是雕蟲小技嗎?撒但殘害約伯的那種邪惡氣勢與撒但殘害約伯想吞吃約伯的强烈欲望,斷乎不是雕蟲小技就能得以實現的。回想當初,頃刻之間,約伯漫山遍野的牛羊没有了,頃刻之間,約伯的萬貫家産都没有了,那是雕蟲小技能達到的嗎?從撒但所作所行的性質來看,都與破壞、打岔、毁壞、殘害、邪惡、惡毒、陰暗等等這些反面的詞相匹配,相吻合,所以,一切非正義與邪惡事物的發生都與撒但的行徑有着不可分割的聯繫,也都與撒但的醜惡實質密不可分。撒但無論多麽「神通廣大」,無論多麽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强,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麽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没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没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裏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麽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麽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57 撒但敗壞人類幾千年,作了無數的惡,迷惑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在人間犯下了滔天罪行,它殘害人、迷惑人、引誘人與神對抗,它攪擾、破壞神經營計劃的惡行累累,然而,在神權柄之下的萬物生靈一如既往地遵循着神所制定的法則與規律。與神的權柄相比,撒但的邪惡本性與它的猖獗是那麽的醜陋不堪,那麽的令人噁心、厭憎,也是那麽的渺小與不堪一擊。儘管撒但游走在神所創造的萬物其間,但它絲毫改變不了在神命定之下的任何人、事、物。幾千年過去了,人類依然享受着神所賜予的光與空氣,人類依然喘息着神親口呼出的氣息,人類依然享受着神所創造的花鳥魚蟲、享受着神所供應的萬物;晝與夜依然在不停止地更替;四季也如常地交换着;天上飛翔的大雁今冬離去,明春依然會歸來;水裏的魚兒從來都不曾離開江河湖泊——它們的家;地上的知了在夏日裏盡情地唱着它們自己的歌謡;草叢裏的蛐蛐兒在秋日裏伴隨着秋風輕聲吟唱;大雁成群結隊,而蒼鷹形單影隻;獅群以狩獵為生;麋鹿離不開鮮花和草叢……萬物中的各種生靈去了又來,來了又走,在瞬息間千變萬化,而不變的是它們各自的本能與它們的生存法則,它們在神的供應與滋養之下存活,没有人能改變它們的本能,也没有人能破壞它們的生存法則。在萬物中存活的人類儘管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與迷惑,但人類依然離不開神造的水、神造的空氣與神造的萬物,人類依然在這個神所造的空間中繁衍、存活。人類的本能没有變,人類依然靠着雙目觀看,靠着雙耳聆聽,靠着大腦思考,靠着心靈來體悟,靠着雙腿、雙足行走,靠着雙手勞作,等等神所賜給人能接收從神來的供應的本能都没有變,人類與神配合的器官没有變,人類能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器官没有變,人類心靈的需要没有變,人類認祖歸宗的願望没有變,人類企盼得到造物主拯救的願望没有變,這就是在神權柄之下存活而經受了撒但血雨腥風摧殘之下的人類的現狀。雖然人類飽受撒但的蹂躪,不再是初造的亞當、夏娃,而是滿了知識、想象、觀念等等與神敵對的東西,滿了撒但敗壞性情的人類,但在神的眼中,人類依然是神所造的人類。因為人類依然在神的主宰、擺布之下,人類依然在神所制定的軌迹中存活,所以,在神眼中被撒但敗壞之後的人類,只不過是外表滿了污垢、飢腸轆轆、反應有點遲鈍、記憶有點衰退、年紀稍微大了些罷了,而人的各項功能與本能却完好無損,這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類。這個人類只要聽到造物主的呼唤、聽到造物主的聲音就能站立起來為找到聲音的源頭而奔走,這個人類只要看到造物主的身影便能不顧一切、撇下一切地為他花費,甚至為他捨命。當人類的心靈體悟到造物主心聲的時候,人類便弃掉撒但來到造物主的身邊;當人類完全洗掉了身上的污垢,得到造物主再次滋養供應的時候,人類的記憶便得以恢復,這時的人類就真正回歸到造物主的權下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58 茫茫宇宙穹蒼,多少生靈在繁衍生息,周而復始地在遵循着生命的規律,遵循着一個不變的法則。死去的人帶走活着的人的故事,而活着的人又在重複着死去之人的歷史悲劇。人類不禁要問:我們為什麽活着?又為什麽要死去?是誰掌管着這個世界?又是誰創造了這個人類?難道真的是大自然的造化嗎?人類真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嗎?……千百年來人類不停地在提出這些問題,不幸的是,人類越是這樣執迷于這些問題,越加增了人類對科學的渴望。科學給人的肉體帶來了暫時的滿足與短暫的享受,却并不能讓人類擺脱靈魂深處的那一份孤獨、寂寞與難以掩飾的恐懼與無助。人類只是用肉眼可以看得到、頭腦可以理解的科學知識來麻醉着心靈,但是却阻擋不住人類探究奥秘的脚步。人類根本就不知道宇宙萬物的主宰究竟是誰,更不知道人類的起初與將來,只是很無奈地在這個規律中活着,没有人可以擺脱,也没有人可以改變,因為在萬物其間、在天宇之上有一位從亘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着這一切。他是人類從未目睹過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曾相識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却是吹給人類祖先氣息、給人類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給、滋養人類生存的那一位,是帶領人類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類唯一賴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着萬物,主宰着天宇中的萬物生靈;他掌管着四季,調節着風霜雪雨的轉换;他賜給人類陽光,也為人類帶來夜幕的降臨;他鋪張天地,為人類帶來了山河湖泊與其中的活物。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脱他的主宰?誰能逃脱他的安排?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着萬物這一事實。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掌管這個宇宙,更没有一樣東西可以這樣源源不斷地供應着這個人類。不管你能否認識到神的作為,也不管你是否相信神的存在,你的命運毫無疑問地都是在神的命定之中,而神也毫無疑問地永遠都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他的存在與他的權柄并不是根據人類能否認識、能否領會得了而决定的。只有他知道人類的過去、現在與將來,也只有他能决定人類的命運。不管你能否接受這一事實,然而這一切都將在不久的將來讓人類親眼目睹,這也是神即將要作成的事實。人類在神的眼目之中存活,也在神的眼目之中死去;人類為着神的經營而存活,也為着神的經營而閉上雙目,周而復始地來了又走,走了又來。這些無不都是神的主宰與安排。神的經營一直在向前,并没有止步,他要讓人類知道他的存在,相信他的主宰,看見他的作為,歸回到他的國中。這就是他的計劃,是他幾千年來經營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上一篇: 九 揭示敗壞人類的撒但性情與實質的經典話語

下一篇: (二)關于神公義性情方面的話語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作工與進入 一

自從人走上信神的正軌以來,人對許多事仍是模糊不清,對神的作工與人該作的許多工仍是一塌糊塗,一方面是因為人的經歷偏差,領受能力差,一方面也是因為神的作工并未把人帶到這個地步,所以對于每一個人來説,對多數屬靈的事都是模棱兩可。你們不僅對自己該進入的是模糊不透亮,對神的作工更是一竅不通…

第六篇

對靈裏的事要細嫩,對我的話要注重,真正能够達到把我的靈與人、話與人看為不可分割的整體,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滿足我。我曾脚踏萬有,縱觀宇宙全貌,我又曾在所有的人中間行走,體嘗人間的酸、甜、苦、辣,但人不曾真正認識我,不曾在我行走之時注意過我。因我默默無語,不曾作超然的事,因此,未嘗…

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啓示」呢?

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發展,雖然作工的宗旨不變,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斷地發生變化,這樣,那些跟隨神的人也在不斷地變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對神的認識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隨着神的作工在相應地變化着。但因着神的作工總是在變化,那些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那些謬妄的不認識真理的人都成了抵擋神的人。…

真正的「人」指什麽

經營人本是我的本職工作,讓人都被我征服更是我創世早已命定好的,雖然人并不知我在末世要將人徹底征服,也并不知我將撒但打敗的證據就是將人類的悖逆者征服,但我早已在我的仇敵與我交戰的時候告訴其我要將被撒但擄去的、早已成了其兒女、成為其看家的忠實的僕人征服。征服其原意本是打敗,使其蒙羞,…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