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絕地曙光

11

李 靜

六月的天,娃娃的臉,說變就變,剛才還是烏雲滾滾,一會兒就晴空萬里了。程曦見外面陽光明媚,就打算出門辦點事。她「嘎吱」一聲開了門,只見下班回來的兒子小軍萎靡不振地站在門外,程曦還沒來得及說話,兒子突然身體一軟順勢一頭栽倒在她懷裡,她驚呆了,緩緩神兒後急忙把兒子扶到沙發上。程曦見兒子臉色蒼白,急切地問道:「小軍,你這是咋啦?」小軍有氣無力地說:「媽,我好累,好想睡一覺。」程曦摸了摸兒子的額頭,沒有發熱的症狀,她心想:「兒子上了二十四個小時的班,一天一夜沒合眼,太累了,可能睡一覺就好了。」於是,她給兒子蓋好被子,就出門辦事去了。等程曦回到家已是黃昏,她看著躺坐在沙發上的兒子,擔心地問道:「你好點兒沒有?」小軍眉頭緊鎖,半瞇著眼睛,無精打采地說:「媽,我今天下午不是吐就是拉,拉的、吐的都是血,連站的力氣都沒了。」程曦聽後著急地說:「那咱趕緊去醫院吧!」說完她就帶著兒子急急忙忙地往醫院趕去。

到了醫院,醫生立刻給小軍輸液、輸血,期間又做了各項檢查。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嚴肅地對程曦說:「你趕緊把孩子送往省城醫院吧,他的病情很複雜,我們只能暫時給他輸血來維持他的生命體徵,不過你要隨時做好心理準備。」聽了醫生的話,程曦的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她臉色煞白,聲音顫抖著喃喃自語道:「昨兒個還好好的,今天怎麼突然病得這麼厲害?」此時的程曦不由自主地想到剛滿月的孫子,倘若兒子真的死了,孫子怎麼辦?她怎麼辦?這一家老小怎麼辦?這叫她怎麼面對?痛苦中,程曦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一句神的話:「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程曦感到眼前一亮:「對啊!我信的神是全能的獨一真神,也是全能的醫生。兒子的生死由神說了算,一切都在神手中,如果神不許可,就算兒子只剩下一口氣,都不會死的。」於是,她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她的心,無論結果如何,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禱告後,程曦慌亂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

到了省城醫院,小軍被送進了急診室。程曦把所有的檢查單和診斷書一起遞給了值班醫生,醫生看後,忙叫護士給小軍輸上液,之後又把程曦叫到了辦公室。醫生邊開藥邊口氣生硬地說:「你們送來得太晚了!我告訴你實話,現在我們給你兒子輸這些藥物也只能暫時維持他的生命體徵,卻救不了他的命,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但不管怎樣,我們還是會盡全力的。」說完醫生就把開好的藥單遞給了程曦。程曦忙接過藥單後,小跑著去藥房取藥。可藥師卻說:「缺兩樣最關鍵的藥物,我們這兒沒有,你還得到別的地方買。」程曦著急地說道:「這麼大的醫院都沒有,這大半夜的我去哪兒買?」藥師對她說:「要不然你去找大夫重開一個藥單。」無奈之下,程曦只好再去找醫生,只見醫生帶搭不理地揮著手說:「醫院大門口某某藥房有,你去那兒買!」在醫院走廊昏黃的燈光下,程曦單薄的身影顯得更加瘦弱。那一夜,程曦就像一部失控的機器一樣不停地穿梭在藥房、醫務室之間。

绝地曙光

醫院牆壁上鐘錶的指針不停地轉動著,一晃就到了凌晨四點。徹夜未眠的程曦焦急地在走廊裡踱來踱去,她心想:「身上帶的六千元錢都已花光了,眼看著取出來的藥也用得差不多了,醫生又開了許多藥,沒錢就拿不出藥來,這可咋辦哪?」程曦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不知該如何是好。沒辦法,程曦只能和醫生商量,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先把身上僅有的一張銀行卡和小軍的醫療卡壓在醫院,讓他們先給小軍用藥,等天一亮就把錢給他們打過來。誰知醫生板著一張冷漠的面孔,毫不客氣地說:「對不起,醫院沒有這個規定。」程曦央求道:「大夫,人命關天,救人要緊,不管咋地先給孩子用上藥,等明天一大早就把錢給你們拿過來,您看行嗎?」醫生沒好氣地衝她吼道:「你是沒聽見啊?!聾了,還是瞎了?你沒看見還有這麼多病人呢,哪有時間跟你閒扯!」這時,陳傑(小軍妻子的姐夫)急匆匆地跑了過來,慌張地說:「醫生,小軍情況不太好!」程曦聽後急忙跑向急診病房,她快速走到床前扶起了小軍,這時小軍痛苦地說:「媽,我實在太難受了,你拿把刀殺了我吧,我太痛苦了,我實在不想……」話音未落,小軍就又陷入了昏迷中。程曦再次央求醫生先給孩子用藥,說救人要緊,醫生卻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雙手一攤說:「對不起,又不是沒跟你說,隨時做好心理準備,你沒錢,我們也沒辦法!」聽了醫生的話,程曦心裡痛苦極了,一邊是醫生的冷漠,一邊是即將撒手人寰的兒子,她感到束手無策,彷彿墜入了無底深淵,淒涼絕望立時湧上心頭。正在這時,程曦聽到一陣陣淒慘的哭喊聲,抬頭一看,原來是病房門口那個有錢有勢,醫生、護士都圍著團團轉的病人死了。這一幕觸動了程曦的心,她原本揪著的心更加惶恐不安,醫生的話也不斷地在她耳邊回響,程曦越想越害怕,感到死亡正一步步地逼近,有可能下一個死的就是自己的兒子。

痛苦無助中,程曦只有向神呼求:「神啊!我心裡很害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求你保守我的心,帶領我吧!」禱告後,神的話閃現在程曦的腦海中:「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一篇說話》)「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卻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強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多少人仰天長嘆;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試煉中倒下;多少人在試探中被擄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一篇說話》)神的話使程曦心中一亮:「對啊,整個宇宙穹蒼,萬物生靈的生死存亡都在全能神的手中掌握,只有神才是掌管我們生死大權的主宰者,一切都由神說了算,金錢、權勢根本扭轉不了乾坤。就像剛才去世的那個人,儘管他有錢有勢,醫生、護士也都圍著團團轉,但在死亡臨及時,什麼也不能挽救他的生命,使他在這個世界上多活一分一秒。」程曦想到自己的兒子也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個,他的命是神給的,他能不能存活下來,決定權不在醫生,也不在他能否及時用藥,而在乎神的主宰命定,不管結果如何,她都要讚美神。當程曦這樣想的時候,心中釋懷了許多。這時,小軍的手突然動了一下,只見小軍微微睜開雙眼說:「媽,幾點了?」程曦聽到小軍微弱的聲音,激動的淚水頓時溢滿了眼眶,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此時,程曦深深地體會到「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這句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她怕小軍看到她流淚,就側著臉對小軍說:「大概七點多了吧,你感覺怎麼樣?」小軍說:「媽,我渾身好痛,好像睡了很久。」說話間,程曦的大兒子、二兒媳抱著剛滿月的小孫子,還有其他家人都來了。程曦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將大兒子他們拉出急診病房,激動地訴說著事情的經過,他們聽後都連連點頭感謝神。

後來,小軍從急診病房轉到普通病房,主治醫生再次給小軍做了全面檢查,結果又遇到了難處。因小軍之前做過心臟手術,術後必須得終身吃一種抗凝血藥,一旦停藥,就會導致心臟凝血堵塞,後果不堪設想。而這次是因胃穿孔導致大出血,需要大量輸血,還得立刻做胃修復手術,可現在的問題是,小軍一旦做手術就必須得停止吃抗凝血藥。經專家研究,抗凝血藥最多只能停三天,而胃修復手術最快也要一個禮拜才行,並且手術期間既不能吃也不能喝,只能靠藥物來維持。面對小軍的病情,醫生再一次下了病危通知書,他嘆了口氣對程曦說:「唉,反正做不做手術都是個死,你自己決定吧。」程曦因著有神話語的帶領,也因著在前幾次經歷中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變得堅強了許多,不再像之前那麼恐慌、害怕了。此時,她又想到神的話說:「掌握人類生死大權的並不是人類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種生靈,而是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人類的生死並不是自然界某種規律的產物,而是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結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程曦心裡清楚地知道,小軍能不能存活下來,是神說了算,小軍的心臟能不能堵塞,更由神掌握。神的話讓程曦堅信神的主宰是真實的,是可信的,我們人生於何處,死於何地,不是自己能說了算的,萬物生靈的生與死都是由神決定的,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想到這兒,程曦很有信心地對醫生說:「我們決定做手術。」

手術前,程曦安慰還未信神的兒子小軍:「別怕,相信神!只有神才是咱們唯一的依靠!」小軍點了點頭。很快,小軍成功地做完了手術。看著在藥物作用下還未甦醒的小軍,程曦再一次來到神面前,把兒子交託在神的手中,禱告後程曦心裡感到平安、踏實。過了幾天,令程曦想不到的是,小軍身體恢復得很好,很快就能下床走動了。之後,小軍又做了一次全面檢查,醫生看著小軍心臟彩超的結果,揉了揉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他又專門叫了彩超專家重新給小軍做了心臟彩超,專家看到結果後,也非常驚奇地說:「真是不可思議呀!停了八天的抗凝血藥,心臟竟然沒有任何的淤堵,而且周圍一點漂浮物都沒有,就連胃修復手術都好得如此之快,這可真是個奇蹟啊!」聽著醫生的話,程曦在心裡不住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醫生哪裡知道,小軍這嚴重、複雜的病能好得這麼快,都是全能神的奇妙作為,也正是神權柄的真實體現!這時,程曦又聽到醫生說:「再觀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後的第二天清晨,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直射進程曦的臥室裡,程曦迎著陽光走到窗前,看到外面一片生機盎然的景像。回想這次兒子突發疾病的經歷,她深深地感受到:人的生死不是醫生能決定的,也不是科學能測出來的,人的生命不是親情能挽回的,也不是金錢能換來的,而是掌握在神的手中,唯有全能神才是我們唯一的救主、唯一的依靠!這次寶貴的經歷也讓程曦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威力,神的話語就像黎明前的曙光,在程曦最無助時照亮了她被黑暗籠罩的心房,給了她前行的方向,也讓她看到神權柄的超凡與偉大,體會到神的話語能勝過一切的黑暗勢力!正如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內容

神締造了生命的奇蹟(有聲讀物)
生死攸關,誰是我的依靠?(有聲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