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追求真理(二十一)

這段時間交通的話題挺廣泛,你們能記住多少?能領會多少?(神剛交通完,有的能記住一點,有的因着正經歷這類環境能有點印象,有些因着没有經歷過這些環境,記住的就不多了。)臨到環境的時候,對交通的這些話有没有點印象啊?(有點印象,臨到環境的時候能想到神交通過這方面真理,想到相關的一兩句神話,之後再去找這些神話吃喝,就覺得有一些路途了。)有没有掌握原則呀?(這方面缺少得挺多,還掌握不了原則,只是能對上號,有一點認識。)明白真理,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主要指什麽説的,知不知道?説一個人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是不是常説「這人不明白真理」,或者「這方面真理原則没掌握」?你們是不是也常常這樣説呀?(是。)説一個人明白真理,有領受真理的能力,指什麽説的?是不是指明白真理方面的道理?(不是。我理解的是,聽了神交通之後,如果這個人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他能對號認識自己,也能找到實行真理的原則。)明白真理,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主要指人能明白真理原則,就是交通一項真理,無論具體的細節内容是什麽,舉了多少例子,説了多少事情,講了多少情形,這裏面有一條真理原則,你明白、掌握了這方面的真理原則,那你就有領受真理的能力。有領受真理的能力指什麽説的?就是指能明白真理原則,在臨到事的時候會根據真理原則去看人看事、做人做事,這就叫有領受真理的能力。有的人無論怎樣跟他交通真理,舉多少例子,説多少情形,講得多具體,他也不知道這裏講的真理是什麽,臨到事的時候也不會根據真理原則去看人看事、做人做事,就是對不上號,不會運用。雖然講字句道理能講幾個小時,講得頭頭是道,可惜就是不會運用神的話,不能運用真理原則解决問題、處理問題,這就是不明白真理原則,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會講多少道理都没用。真理原則就是涉及真理的每一件事、每一類事具體的實行準則。是具體的實行準則,那肯定就是神的心意,就是在具體的這件事上神對你的要求標準、你該有的具體的實行路途,這就是真理原則,既是神的心意,也是神對人的要求標準。説你掌握真理原則了,那你就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你有領受真理的能力,臨到事的時候,你就會根據真理原則去實行,你就能行在神的心意上,你就能達到神的要求。反之,你不明白真理原則,也就是你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那你做什麽事就不能根據真理原則,不能根據神的話。你做事没有根據、没有準則,就是没有一定的標準,所以你也達不到神的要求。衡量一個人能不能作實際工作,就看他有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有領受真理的能力就能解决實際問題,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會講多少道理都没用,好講字句道理不解决實際問題,就是個標準的法利賽人。你會背多少本神話語書籍也没用,法利賽人能把經文背得滚瓜爛熟,然後到十字路口去禱告,做什麽事都是做給人看,都是為顯露自己,并不是為了解决實際問題。他們就注重收集各種屬靈的,大家能贊成、接受的,高深的、深奥的一些知識、道理、字句、口號到處傳講,甚至外表有一些好行為,以此來迷惑人,達到讓人高看、崇拜,但是臨到實際問題的時候,除了會持守規條、講點字句道理以外,他們什麽實際問題也解决不了,對人裏面的情形、人的實質,還有臨到這事應該怎麽對待、怎麽解决,他們什麽也看不透,什麽真理都不明白,就會空講字句道理,這就叫標準的法利賽人。法利賽人就會講字句道理,什麽實際問題也解决不了,就是因為他們不明白真理,對問題的實質始終看不透,到解决問題的時候,他們就説謬話,發表謬妄的觀點,什麽人也看不透,什麽事情的實質也看不透,所以什麽問題也解决不了。他們没有絲毫的領受能力,不管他們聽了多少道、會講多少道理,也不知道真理原則是什麽,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麽。就這麽貧窮可憐還自以為明白真理,以屬靈人自居,你説可不可憐?(可憐。)可憐又噁心。會講那麽多字句道理,還會守一些規條,但臨到什麽具體問題都不會解决,就會學説點人話,「哎呀,這裏發生個什麽事,你看這個事發生的經過這麽曲折、離奇,這麽詭异。哎呀,那個人没有良心、没有理智,人性不好,也没有自知之明,臨到事就是胡作非為。」你問他:「那這個人有這些表現,你怎麽對待、怎麽處理的?根據什麽原則來處理這個人呀?他的這些表現的實質是什麽?這類人是敵基督,還是走敵基督道路?是假帶領,還是僅僅就是人性不好,還是因為信神根基淺?」「這個看不透。」他不知道怎麽解决,臨到各類事只會看外表的現象、狀態,具體到個人的一些表現、流露、言語、行為,只會形容、表達,或者有一點簡單的、最初淺的定規,但看不透問題的實質,不知道怎麽對待、處理這類人,不知道怎麽交通真理讓這類人反省認識自己,根據神的話對號入座,在生命進入上不知道怎麽幫助他們,在行政、人事上不知道怎麽恰當地安置這類人,只是會講這類人或那類人的各種表現、各種狀况。你問他「這些人都處理了嗎?」「還没有,正在觀察呢。」就是這麽個結果。這是不是没有解决問題的能力啊?(是。)没有解决問題的能力,是不是就是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啊?(是。)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那這類人是不是就是不明白真理原則?不明白真理原則,不是聽道聽得少,而是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不具備這個素質。那平時他怎麽那麽會説、那麽會講呢?因為他聽得多了,見識得多了,把這些道理性的東西都牢記在心裏了,自然就會講字句道理了。尤其有一些人做帶領工人幾年,練也練出來了,各種字句道理會講了、會説了,説得特别自如,講得能成段、成篇,這不代表他有身量了,也不代表他有實際了,更不代表他明白真理原則了。你們可得長分辨,不能被這一類人迷惑。看誰聚會時能連着講一兩天,没有重複的話,心裏就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是不是没有分辨啊?這是不是不明白真理?(是。)這就是不明白真理。你要是明白真理,你就會分辨他所講的内容中有没有一句能解决某種情形或某種問題的具體的實行原則。如果你聽來聽去,他所有的話中没有一句是針對人的現實情形、現實問題,所説的就是一堆口號、一堆字句、一堆道理,没有原則,没有具體的解决方案,也没有具體的實行路途,即使講上兩天、三天也全是空洞的道理,人當時聽着好像得點益處、有點收穫,過後一琢磨,「這個事怎麽解决?剛才好像没説」,再去問問他,他又講一大堆道理,人聽了還是不知道怎麽做,這是不是上當受騙了?(是。)雖然還是不知道怎麽做,但心裏還挺佩服、挺仰望他,這就叫上當受騙了。你們是不是常常這麽被人欺騙?(是。)那你們做帶領工人是不是也常常這樣欺騙人啊?(是。)現在你們對什麽是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什麽是真理原則是不是明白一些了?(明白點了。)真理原則是什麽?(真理原則就是具體臨到事的一些實行準則,這裏有神的心意,還有該實行的一些標準、路途。掌握真理原則了就有領受真理的能力。)有領受真理的能力就能掌握真理原則,是這個關係。不是明白真理原則了就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了,是你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你就能明白真理原則。是不是這麽回事?(是。)那你們多數人有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你們能不能從我每次交通的所有内容中明白這裏面的真理原則是什麽?如果能明白,你就有領受真理的能力,你就是通靈的人。如果你聽完之後就記住一些事情,一些具體交通中所涉及到的一類人或者一些人的表現、做法,但是不明白這裏面所交通的真理原則到底是什麽,臨到事的時候不知道怎樣根據所交通的這些具體事實去對號、根據真理原則去實行,這就是不通靈。不通靈就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聽多少道也不知道真理原則,臨到事就發矇,只會看外表情况、表現等等,就是看不透問題的實質,找不出實行的路途、解决問題的途徑,這就是不明白真理原則,没有領受真理的能力,這類人就不通靈。這類問題你們慢慢琢磨琢磨、揣摩揣摩就能有結果,在這些問題上總也不揣摩,稀裏糊塗,你就没有真實的認識。

咱們接着交通這段時間一直在交通的内容。上次聚會交通了放下人的追求、理想與願望中的第四項——事業這一項的具體内容。關于事業包含的具體内容,人對事業應該有的正確的理解,或者神所要求人在事業方面的具體實行路途與實行準則,咱們列舉了四條,哪四條呢?(一、不做慈善;二、有衣有食就當知足;三、遠離社會各種勢力;四、遠離政治。)這四條咱們講了兩條,第一條,不做慈善,第二條,有衣有食就當知足。這四條中每一條具體的説法是不是就是放下事業具體的實行原則?(是。)這四條具體的實行原則就是涉及放下事業這方面話題中神對人類的要求標準。神對人的要求標準當然就是涉及放下事業這方面話題的真理原則,也就是涉及人臨到這類事具體的實行路途,就是你在這個範圍裏做你該做的就達到神的要求了,如果出了這個範圍就違背原則、違背真理、違背了神的要求。關于事業這個話題,咱們交通了兩條實行原則:第一條,不做慈善;第二條,有衣有食就當知足。不做慈善這一條,咱們也舉了一些具體的例子,説了一些特殊的事情。那這裏面主要涉及到的是什麽問題呢?就是人在選擇職業或者在事業方面應該做的,最起碼第一條就是不做與慈善有關的事情,只做涉及自己生活、生計的相關事業就可以。如果有一個慈善機構,你只是通過應聘在這個機構裏工作、任職,這不等于你是在搞慈善,這是一種特殊情况。你可以在這裏任職、拿工資,但你只是一個打工的人,只是一個拿工資的工作人員而已,至于這個慈善機構是搞什麽基金、社會福利,還是收養流浪兒童、流浪動物,或者是救助一些灾區、貧困地區的人,接納一些難民,等等這些主要的工作都與你没有關係,你不是主要責任人,不是要為這項慈善事業貢獻你的時間、精力,這就另當别論了。你不是在做慈善,而是在慈善機構打工,性質是不是不一樣?(不一樣。)性質不一樣,這種特殊情况就没有違背原則。除此之外,不管是小型的慈善還是大型的慈善,不管是哪方面的慈善工作,都與你没有關係,這不是神要求你做的事情,你不做也不是違背真理,你做了神也不紀念。你既然要追求真理,要追求蒙拯救,就不應該把精力與時間放在與蒙拯救、與追求真理、與順服神没有任何關係的事情上,因為做慈善這件事没有任何的價值與意義。為什麽做這件事没有任何的價值、意義呢?不管你救助了誰、幫助了誰,也改變不了什麽,改變不了任何人的命運,解决不了任何人的命運的問題,你對人一時的幫助不是在真正地拯救人,所以這件事最終就是一件徒勞的事,没有任何的價值與意義。比如,有的人收養狼,從一條、兩條養到上百條、上千條,把這個當成事業,把自己所有的積蓄都搭進去,把自己所有的家人也都搭進去,後半生所有的精力也都搭進去了,自己的精力、人生全部圍繞這一件事,最終的結果,雖然狼被救了,得以保護了,但是你大把的時間與光陰都浪費在這一件事上了,你没有多餘的時間與精力去追求真理、盡本分。所以,相對于盡本分、蒙拯救,任何一件事情,哪怕是被許多人認可、被這個社會所稱贊的事,它都没有人追求蒙拯救重要,没有人追求真理、盡本分重要,没有追求這些有意義、有價值。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如果你是神揀選的,你是神的選民,神絶對不會托付你去完成一件被世人、被社會認可的慈善事業,絶對不會托付你做這樣的事情。如果你是神的選民,那神在你身上最大的希望是什麽?是你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是你能追求真理、歸到神的面前,你能蒙拯救剩存下來,這才是最大地滿足神的心意、最好地滿足神的心意,而不是做一件讓這個世界、這個社會上的人看為重要的或者是有意義的、光彩的事情。如果你是神的選民,神對你的托付就是你該盡的本分,只與神的作工、教會的工作有關係,那些教會工作以外、神的經營以外的事情都與你無關,你不管做什麽,即使你認為是好的、你願意做的事,它都没有價值,不值得紀念,神不紀念。不管是流傳千古、萬世流芳,還是被當代的人稱贊,那都不重要;不管被多少人認可,都不代表你所做的是神所稱許的、是蒙神紀念的,不代表你所做的是有意義、有價值的。這個世界、這個社會的輿論、評價不代表神對你的評價。所以,人在事業這方面,不應該把自己有限的光陰與寶貴的精力浪費在做任何一件没有意義的事情上,而應該把自己的精力與時間用在神交給你的本分上,用在你追求真理、蒙拯救的事情上,這才是真正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這樣活着你這一生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有的人收養上千條狗,每天就圍繞收養的這些狗做事、活着,連吃飯、睡覺的時間都不够,甚至洗衣服、説話的時間都没有,所做的事情都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了,活得特别可憐、疲憊,這是不是愚蠢啊?(是。)你不是救世主,你也别想當救世主。任何想拯救世界、改變世界,或者是想用一己之力去改變現狀、改變這個世界的想法都是愚蠢的,當然這種做法更是愚蠢的,最終給你帶來的後果只能是讓你焦頭爛額、精疲力盡、苦不堪言、哭笑不得。人没有多少精力,人也没有多大的能耐、本事改變什麽,你僅有的精力與時間應該為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而獻上、而花費,當然更重要的是,也應該為追求真理達到順服神、蒙拯救而花費、而奉獻,除此之外,你做任何一件事都是没有意義的。事業這件事是人肉體生活必須要做的一件事,它談不上有意義,只是肉體生活與生存的需要,為了生活、為了生存,你必須從事一項職業,這項職業就是你維持生活的一項工作而已。這項職業在這個社會上不管是底層也好,還是在上層也好,它只是一種維持生計的方式而已,談不上高尚與低下,也談不上有意義與没意義。另外,不管它有没有意義,神對人類的要求就是,你要想追求真理,要想走蒙拯救的道路,那你選擇職業達到維持生計的標準就是有衣有食就當知足,不要消耗過多的精力與時間為自己的衣食住行而奔波、而忙碌,達到有衣有食就可以了。在肚腹飽足、身體得以保暖遮體的情况下,在達到這種基本生存條件的基礎上,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將你寶貴的精力與時間獻給你的本分,獻給神對你的托付,將你的心獻上。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盡本分的同時得在真理上下功夫,要達到追求真理,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不要混日子。就這個原則。神不要求你為了生存、為了生活而拼上自己的全力,不需要你過得風光,通過你的風光來榮耀神,也不需要你在這個世界上做出什麽成就、創造什麽奇迹,或者做什麽對人類有貢獻的事情,或者救助多少人,解决多少人的就業問題,不需要你搞多大的事業,在世界上出名,然後用這些來榮耀神的名,向世界宣告「我是基督徒,我是信全能神的」。神只希望你在這個世界上做一個平庸的人、做一個凡人,不用創造什麽奇迹,不需要你在各行各業、各個領域成為佼佼者,成為名人、偉人,成為備受人推崇、尊敬的人,也不需要你在各個領域有什麽創舉、成就,更不需要你在各行各業裏作出什麽貢獻來榮耀神。神對你的要求只是把你自己的日子過好,有衣有食,不餓肚子,冬天能穿得暖,夏天也能穿得合適,達到生活正常、有生存能力就可以了,這就是神對你的要求。無論你有什麽恩賜、特長,有什麽特殊的才能,神不希望你利用這些在世界上取得成就,而是希望你無論有什麽樣的恩賜、素質都應該運用到盡本分中,運用到神對你的托付上,運用到追求真理這件事上,最終能達到蒙拯救,這是最重要的,其餘的事神没有額外要求。你日子過得很好,神也不會説你是榮耀神的人;你日子過得很一般,是社會下層的人,這也不是羞辱神;你家裏比較貧窮,但是日子達到了神説的有衣有食就當知足的這個標準,那也不是羞辱神。在你的生活與生存上,你的追求目標就是有衣有食就當知足,就是有衣有食、生活正常,能够維持好自己的一日三餐、維持自己的日常用度就可以了,你知足了,神也就滿足了,神對人的要求就是這樣。神既不讓你當什麽富豪、名人、高人,也不是讓你當乞丐。乞丐什麽活兒也不做,成天就要飯,可憐巴巴的,盡吃剩飯,穿得也破,盡穿打補丁的衣服,甚至就披個麻袋片,生活質量特别低,神没有要求你生活得像乞丐這樣。在肉體生活這些事上,神不要求你榮耀神,也没有定規什麽事是羞辱神,神不會因為一個人在生活上的拮据或者富足而對你評論什麽,而是根據你在追求真理這件事上、在神所要求你的這個原則上,你是怎麽實行的,你有没有達到滿足神的要求,僅此而已。涉及事業的這兩方面實行原則,是不是掌握了、明白了?第一條,不做慈善,第二條,有衣有食就當知足,這兩條都容易理解。

教會中有一部分人還是堅持認為做慈善是一件好事,「哪裏有難了,我們應該伸出援助之手,我代表個人捐了衣物、捐了一些錢財,甚至還到灾區去做義工」。你們對這個事怎麽評價?攔不攔阻?干不干涉?(不干涉。)還有的人説,「看到要飯的就可憐,尤其看到小孩没有吃的就可憐」,就趕緊把他帶到家裏給他做點好吃的,然後給他送點衣服、送點好東西,時不時還去看看他。就願意做這樣的善事,就願意這樣做人,覺得這樣做人才仗義,這樣做人才蒙神紀念,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人。對這類人,教會攔不攔阻、干不干涉?(不干涉。)我們把該講的道講給他,把神的心意、把真理原則講給他,如果他什麽都知道了、都明白了,還是要一意孤行,憑己意做事,我們不干涉。每一個人都必須對自己的言行負責任,最後是什麽結果,神是怎麽定性,這都由人自己來負責,不需要他人來負責,不需要他人買單。如果遇到這一類人,什麽道理都明白,還非要做慈善,那我們不矯正他的思想觀點,同時也不干涉,更不定罪。還有一些人信神以後追求世界,追求發財、當官、搞事業,我們干不干涉?(不干涉。)把相關的真理跟他交通明白,交通完之後由他自己選擇,何去何從由他自己作决定,他怎麽選擇,他要做什麽、怎樣做,我們不干涉。我們的責任就是把神的心意、把真理原則交通給他,他如果聽明白了、聽懂了,你問他,「那你下一步該怎麽做啊?你什麽時候開始傳福音啊?」他説:「等等再説,我還有一批貨要進,我還有一項業務、有一個項目要去接手,可能這個項目做完了能挣一大筆錢,傳福音過後再説。」「等多長時間哪?」「得兩三年以後。」那就拜拜吧,對這樣的人就不用再搭理了。就這麽解决,容不容易?(容易。)他這叫明知真道故意犯罪,這樣的人就没有贖罪祭了。神對這類人不攔阻、不干涉,就是在眼下也不作任何的評判,讓他自由選擇,你們也得學會這條原則。不管他能聽明白多少,總之,我們的責任就是把神的心意跟他説清楚,之後怎麽選擇,下一步該怎麽做,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是他的自由,没有人干涉,也没必要講清利害關係來壓制他。這樣做是不是合適?(合適。)合適就應該這麽做,别違背原則,别强人所難。這是放下事業的前兩條原則,這兩條相對好理解一些,容易明白一些。

關于放下事業這個話題,神要求人實行的第三條原則是什麽?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一條是不是不太容易理解啊?(是。)雖然不太容易理解,但這也是其中一條原則,是人在這個社會上生存應該恪守的一條原則,也是人在這個社會上生存必須具備的一種生存態度與生存手段、方式,當然也可以準確地説,這是在社會上生存的一種智慧。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件事外表上看似乎離每一個人都很遥遠,但事實上,這裏所提到的社會各種勢力却隱藏在每一個人的身邊。它是一種無形的勢力,一種無形的東西,隱藏在每一個人的身邊。當你選擇一項職業的時候,不管這個職業在社會上屬于哪一個階層,它都是在相關職業的龐大勢力之下籠罩着;不管你從事的是尖端的職業還是低端的職業,在這個職業中都有相關的人群,這個相關的人群如果説在社會上有一定的年限、有一定的資歷,或者有一定的社會根基,那這個人群肯定就是一個無形的勢力。比如説,從事教師這個職業,這個職業算不上高端,但也算不上低端,它比農民、比各種手工業等等這些職業高端一些,但是比社會上真正高端的各種職業却低端一些。這一項職業,除了你所從事的簡單的這項工作以外,還有很多人來充斥這個行業,那在這個行業裏面,它就分資格老幼、資歷深淺。這個職業的上層,就是控制這個職業的人事、風向標、政策、規矩、規定這樣一個上層,就是這個職業相對應的一個勢力。比如,教師這個職業,能領導、控制教師這個職業,控制你的飯碗、控制你薪水的這個職業的龍頭老大是誰?有的國家也可能有教師工會,像中國就是教育局、教育部,這些機構就是這個職業在社會上相對應的勢力範圍。比如説農民,農民的頂頭上司是誰?是隊長、村長、鄉長,現在又發明了一個農管會,這是不是這個職業相對應的勢力範圍?(是。)這些勢力範圍可以説在生活中影響、控制着你的思想、你的言行,甚至你的信仰、你所走的道路。它不是僅僅控制你的生計,而是控制你的所有。尤其是在大紅龍國家,外邦人總得開思想研討會,總得彙報思想,看看思想有没有問題,有没有反黨、反國家、反人類的東西。無論從事哪一項職業,是比較傳統的一些職業也好,還是比較現代的一些職業也好,在你身邊都會有各種各樣相對應的職業範圍内的勢力存在,有的勢力是你的頂頭上司,就是直接給你發工資、發生活費的那個頂頭上司,有的勢力是無形的一種勢力。比如説,你在一個職場工作,你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職員,那在你的工作範圍内就有各種各樣的勢力存在。有靠近經理,總圍經理轉的,這是一種勢力;還有靠近總裁,專為總裁辦事的一夥勢力;還有靠近市場部總監的一夥人:各種勢力都存在。這些勢力存在的目的是什麽?這些勢力是怎麽形成的呢?就是各取所需,還有就是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為了自己的生存而站隊、抱大腿,然後就形成了各種各樣的勢力。有的勢力主張這樣做,有的勢力主張那樣做;有的勢力做得比較守法,合乎職場規矩,有的勢力做得就比較下作,不守法,也不守職業道德。你生活在各種勢力交雜的一個環境中,你該怎麽選擇?你該怎麽生存?是靠近黨組織,還是靠近什麽經理、總裁?是靠近主任、科長,還是靠近局長、廠長?(都不靠近。)但人為了生存,往往會放弃自己的尊嚴,也放弃自己做人的原則,更放弃自己做人的底綫,在各種繁雜的勢力範圍内,人會不自覺地選擇站隊,選擇隨波逐流,選擇隨從各種勢力,找一個能接納自己、能保護自己的勢力,或者是找一個自己容易接受、自己能掌控得了的一種勢力去靠近,甚至融入他們。這是不是人的本能?(是。)是不是人的一種生存技能或者一種手段?(是。)不管是人適應這個社會、適應各種人群的一種本能也好,或者是技能也好,這是不是做人該具備的實行原則?(不是。)有些人説:「你雖然現在嘴上説不是,但是當你真的身臨其境的時候,你在現實生活中會選擇站隊,你會選擇任何一種于自己有益的、能讓自己生存下去的勢力去投靠,而且心裏還覺得,人就得靠勢力活着,不能獨立活着,獨立容易受欺負。你總獨立、清高不行,你得學會低頭,學會靠近各種勢力,會察言觀色、溜鬚拍馬、逢場作戲,會隨大流,還得會阿諛奉承,會看風向標,嗅覺得靈敏,領導喜歡什麽、不喜歡什麽,領導什麽脾氣、什麽性格,家裏什麽環境,領導喜歡聽哪些話,領導多大年紀,什麽時候過生日,喜歡穿哪個牌子的西服、鞋子,喜歡用哪個牌子的皮包,喜歡吃哪家餐館的食物,領導喜歡哪個牌子的車,喜歡什麽牌子的電腦、手機,電腦上都喜歡下載哪些軟件,領導業餘時間都喜歡什麽娱樂,喜歡跟什麽樣的人交往、説哪方面的話,這些都得摸清、掌握。」你為了生存就會不自覺地、理所當然地去靠近他們、融入他們,委曲求全地去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説自己不願意説的話,達到讓領導滿意、同事滿意,達到自己能够在職場上游刃有餘,也達到自己在職場上能够掌控一切,這樣自己的生活與生存就有了保障。這麽做不管是違背了道德、違背了做人的底綫,還是放弃了尊嚴,你都無所謂,但正是這個無所謂就是你墮落的開始,也是你不可救藥的徵兆。所以,表面上為了生活、為了生存,人不得已靠近社會各種勢力是無可指責的,但是人的這些行為、這些選擇,人所選擇走的這個道路,却將人的人性與人格扭曲了,同時,當人靠近或者融入各種勢力的時候,人在不斷地學習用各種陰謀、陽謀去迎合他們、滿足他們,達到自己生活得更好、自己生存的條件更優越,越是這樣,人越需要花大把的精力與時間去維持這樣一種現狀,去維繫這樣的關係。那在你有限的光陰與時間裏,你所説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件事與所度過的每一天,不但没有意義,而且是糟透了。這個糟透了指什麽説呢?就是每一天讓你變得更墮落,每一天讓你過得更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在這樣的背景下,你没有一顆安静的心來到神面前,當然也没有充裕的時間盡上本分,你不可能把全身心都投入到盡本分上,同時也不可能把全身心投入到追求真理上,那你的蒙拯救就是没有指望,看不到希望。因為你投入了各種社會勢力,你選擇靠近他們,選擇融入他們、接納他們,這種選擇給你帶來的後果就是,你必須全身心地為維護這種現狀而度過每一天。儘管你感覺身心俱疲,儘管你感覺每天都像在鉸肉機裏度過,但是因着你的選擇,你必須這樣度過每一天。在各種勢力繁雜的環境中,當你融入他們的時候,他們所説的每一句話,這裏面的風向標,還有即將發生的事情,每一個人的表現,每一個人内心都在想什麽,尤其是你的頂頭上司——這種勢力的最高層,他心裏在想什麽,都是你要揣度的,都是你要及時搜集的信息。你不敢鬆懈,也不敢怠慢,他們在想什麽,他們在背後有什麽樣的動作,有什麽樣的計劃、打算,甚至他們對每一個人都是怎樣籌劃、怎樣盤算的,在每一個人身上打什麽主意,對每一個人是什麽樣的態度,你想做到瞭如指掌,那你内心深處必須對這樣的局面得有一個深入的了解。你想深入了解,那你必須得用上你全部的精力去研究、去掌握這些,與他們吃飯、聊天、通話,與他們在工作上有更多的交往,甚至在節假日也要靠近他們,掌握他們的動向。這樣一來,就不説你的日子過得怎麽樣,是快樂還是痛苦,即便你有心想盡本分,即便你有心想追求真理,你還能騰出時間安静下來全身心地盡好本分嗎?(不能。)在這樣一種狀態之下,你信神、盡本分只是一種業餘愛好罷了。不管你心裏對自己信神的要求與願望是什麽,你處于現在這種狀况,信神、盡本分也僅僅是排在你所有願望中的最後一位罷了,至于追求真理、蒙拯救,可能想都不敢想,想也想不起來,是吧?(是。)所以,任何一個人,不管在哪種職場之下的人,只要你想靠近各種勢力、想融入各種勢力,或者你已經靠近、融入各種勢力了,不管你的理由、藉口是什麽,最終給你帶來的後果只能是讓你的蒙拯救化為泡影。它給你帶來的最直接的虧損,就是你根本無暇讀神的話、盡本分,當然也根本不可能把心安静在神面前,來到神的面前用心禱告神,連這一點最起碼的你都達不到。因為你所處的環境,人、事太過繁雜,一旦融入各種勢力,就相當于邁入了一個泥潭一樣,一旦踏入就不容易拔出來。不容易拔出來是什麽意思呢?就是你一旦踏入各種勢力範圍内,這各種勢力範圍所糾纏的各種事情、所發生的各種是非你就逃不了干係,你就會不斷地被各種人糾纏、被各種事糾纏,你想躲都躲不掉,因為你已經成為他們的一員了。那這個勢力範圍裏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與你有關,都會涉及到你,除非有一種情况,就是你不争這裏面的利弊,不争這裏的是非,你站在旁觀的角度上觀看這一切,有可能這各種是非或者什麽禍端都不會臨到你。但是,只要你融入了他們,只要你靠近了他們,只要你用心去參與在他們中間發生的每一件事,那你肯定會被糾纏住,你就不可能成為一個旁觀者,你只能是一個參與者,你是參與者,那你就是在這個勢力範圍内受害的一個對象。

有些人説:「不管在哪種職場範圍内或者是在哪個人群生存,受人欺負不要緊,關鍵是你能不能生存下去。如果不靠近組織,不靠近各種勢力,在這個社會上或者在各種人群中没有人給你撑腰,你就生活不下去。」有没有這種可能?(不是這樣的。)在各種人群中,人靠近各種勢力的目的就是大樹底下好乘凉,找一種勢力給自己撑腰,這是人最基本的訴求,另外就是人想藉着各種勢力上位,達到自己謀求利益或者權勢的目的。如果在這個職業範圍内,你只是簡單的為了生計,只想達到有衣有食就可以了,那你没必要靠近任何勢力,你要是靠近的話,那你就不只是為了生計,達到有衣有食就當知足,你肯定另有所圖,不是為了名就是為了利。那有没有人説,「我除了為了生計,我還為了争口氣」?這個有没有必要啊?(没有必要。)錢挣來了,一日三餐有保障了,有衣服穿就行了,那口氣争不争能怎麽樣?你給誰争氣啊?是給國家争氣,還是給祖宗争氣、給父母争氣,還是給自己争氣?你們説,争氣重要還是有衣有食就當知足重要啊?(有衣有食就當知足重要。)争氣那是帶有血氣的一種性情,做什麽事都是為了争氣,這是個抽象、空洞的説法,最實惠的就是把錢挣來,能維持生活。你得這樣想:「不管是什麽情况,誰站什麽隊,誰靠近哪一級領導、官員,都無所謂,誰升職了,誰降職了,誰漲工資了,誰通過什麽手段當了大官,都無所謂,我就是為了挣口飯吃。你們誰争什麽跟我没有關係,反正我一天工作八小時,我該挣的錢挣到手,我能養活自己、養活家人,我就知足了,僅此而已,就這麽點要求。」把本職工作該做的都做到,都做好,拿工資無愧于心,拿奬金也無愧于心,就可以了。這種生存的態度、對職業的態度對不對?(對。)對在哪兒?(因為這種態度是根據神要求的態度去生活,一個是做工作不糊弄,能够把本職工作做好,其次,不投靠、巴結勢力,只維持正常的生活所需就行,這是符合神話的。)這當然是符合神話的,那神要求人這樣做是不是為了保護你?(是。)保護你什麽?(不被撒但苦害,不然一旦陷入這種是非當中,活着就特别痛苦,而且就没有更多的時間信神盡本分了。)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主要是什麽?你跟各種勢力攪在一起,最終的結果是將你自己斷送了,太不值得了!第一,保護不了你自己;第二,也不能伸張正義;第三,你還要與各種勢力同流合污,罪上加罪。所以,靠近勢力没有一點兒好處。即使你靠近各種勢力漲工資了、被提拔了,那你得跟着他們撒多少謊?背後得幹多少壞事?背後得整治多少人啊?在這個社會上,各類人群、各行各業為什麽要有勢力?就是這個社會没有公平、公義,人憑着各種勢力做事才能保護自己,憑着各種勢力説話做事才能有一席之地。這裏有公平嗎?(没有。)没有公平,全部就是根據勢力,誰勢力大誰就説了算,誰没勢力或者勢力小,説話就不算。連法律的制定都是這樣,你勢力大,你制定的法律就能够出台、施行,如果你勢力小,你提案一個法律規定都通不過,不能列入到國家的法律裏。在任何一個人群中都是這樣,你勢力大,你就能争取自己的利益,把自己的利益變成最大化,你没勢力,那你的利益有可能就被剥奪,就被吞占。各種勢力形成的目的就是為了用所形成的勢力來控制局面,甚至凌駕于社會輿論之上,凌駕于法律之上,凌駕于人性道德之上,他們可以超越法律,超越道德,超越人性,超越一切。他的勢力越大,他的權勢就越大,他就越有機會為所欲為,自己説了算。這有公平嗎?(没有。)没有公平。權力、勢力就代表他的身份,代表他能得到利益的分配。如果你在一個社會人群中,你只要求維持生計,達到有衣有食,你的追求不是這個社會上的地位、名譽,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那你要靠近各種勢力就顯得很多餘。如果你想追求全時間花費盡本分,想走追求真理的道路,最終達到蒙拯救,同時你還想靠近各種勢力,這兩件事就衝突,它不可能互補,因為這兩件事是南轅北轍的,是水火不容的兩件事。你靠近各種勢力也不會對你的信神、追求真理有任何的輔助作用,你靠近各種勢力也不會讓你更認清撒但的醜惡嘴臉,或者是讓你有更多的話語權,讓你信神不被這個世界弃絶、不被政府迫害。有些人就是在一個小村子裏住,心裏也有大的藍圖,覺得,「我生在農村,是一個農民,雖然受氣,但是種點糧食、蔬菜,再養點鷄、養點牛羊,日子也過得去,要是信神追求真理,這個條件還挺好,基本的生存條件是具備了,但是怎麽總覺得在這個社會上、這個人類中生存、活着少點什麽」。少什麽啊?後面没靠山。你看,人選房子總想找後面有大山的,覺得那是靠山,住在那種房子裏就覺得穩當,要是房子後面是懸崖,住在房子裏就覺得不平安,心裏總有要墜入懸崖的感覺。那人生活在一個村子裏,如果没有跟一個有名望、有地位的人搭上關係,走動走動,博得對方的好感,就總覺得在這個村子裏住着有點孤立,隨時有被欺負的危險,也隨時有活不下去的危險,所以就總想靠近村長。這個想法好不好?(不好。)尤其信神了,在有些國家受政府迫害,有的人就説:「如果給村長傳福音,村長不信,但是村長他媽或者他奶奶、他老婆、他女兒信了,這不就抱上村長的大腿了嗎?在咱們教會,要是有一個弟兄姊妹在村子裏有頭有臉,或者跟村長有親戚關係,那咱們教會在這個村子裏不就站立住了嗎?不就有地位了嗎?那咱們信神的弟兄姊妹在這個村子裏吃飯、種地不就不成問題了嗎?不但如此,大紅龍、統戰部來調查的時候,就有人替我們撑腰了,這多好啊!」總想靠近哪個組織、哪伙勢力,來保證自己不處于任何危險境地,使自己信神也安全,不受迫害,這多好啊!同時也感覺與有頭有臉的人交往上了,自己不就也成了有勢力的人了嗎?你想得是挺美,但村長讓你靠近嗎?村長是你利用的對象嗎?村長讓你利用嗎?你一個小老百姓,你要靠近組織、靠近村長,你只傳傳福音就完事了嗎?你是不是得拿出點像樣的禮物來、辦點實事你才能靠近村長啊?你們有什麽經驗?靠近村長容不容易?靠近村長他家的狗都不容易。直接給村長送禮還不行,得靠近村長他老婆、他媽、他二姑、他三奶奶,先從好靠近的下手。為什麽靠近村長的三奶奶呢?村長和他三奶奶關係比較親近,所以先靠近他三奶奶,通過他三奶奶這個長輩為你説好話,然後再逐步地靠近村長,這叫「曲綫救國」,是吧?你直接給村長送禮,村長説:「你是誰啊?」你説:「我就是村東頭老李家那個誰誰誰。」「老李家誰啊?我咋不知道呢?」人家都不認識你,好靠近嗎?(不好靠近。)你還送禮,你送什麽禮他能拿正眼瞧啊?金條、金元寶,你有嗎?海參,人家要嗎?人家得看看你這海參是國外的還是國内的,這些東西人家有的是。你是扎緊褲腰帶省吃儉用買來的,自己吃都不敢吃,摸都不敢摸,給人家送,人家瞧都不瞧。你給人家送條皮帶,人家説:「這皮帶是國内的吧?」你説:「是牛皮的。」人家説:「現在誰扎牛皮皮帶?没人用了。人都用高革的,上面印有歐洲某國名牌logo的,還是鑲鑽的,你有嗎?」你説:「那得長啥樣啊?我没見過呀。」他説:「没見過你就别來,拿這個皮帶打發要飯的呢?」這樣的人你能攀得上嗎?你以為你的小算盤打得挺好,你算計得挺好,結果人家根本就瞧不上。瞧不上你還硬往上貼,合不合適?就算瞧得上了,你往上貼合不合適?(不合適。)就為了有口飯吃,為了在這個村子裏能有個靠山,就去做這些下作的事,你們説丢不丢臉哪?(丢臉。)又是找村長他二奶奶、三奶奶,又是找他老婆、小姨子,什麽亂七八糟的方式都用上了,又送禮,又靠近。人家説,「你送這些禮也不行啊,村長相中你這人了」。你還靠不靠近哪?送禮送什麽都不合適,人家都不放在眼裏,都看不上,最次你得把你這個人搭上,你還靠近嗎?(不靠近。)還找這樣的靠山嗎?村長是什麽人物啊?是讓你隨便靠的嗎?(不是。)你就算和人搭上關係了,靠上了,能怎麽樣?他能掌握你的命運,還是能讓你蒙拯救啊?還是真有迫害、環境臨到的時候,神許可、擺布環境的時候,你能幸免臨到這個事?村長能説了算嗎?(不能。)在神所擺設的大環境之下,别説一個村長,任何的勢力都説了不算,任何的勢力都不值得一提。所以,你在這個世界上,不論是在村子裏,還是在縣城裏、在城市裏,還是在任何一個國家,甚至具體到你在任何一個國家從事的任何一個行業中,所存在的種種勢力都不能主宰你的命運,也不能改變你的命運,任何的一種勢力都不是你命運的主人,更不是你命運的主宰者,不是你命運的制定者。相反,社會上存在的各種勢力,你一旦融入了他們,那你的灾難就來了,你的厄運就開始了。你越靠近他們,你就越危險;你越融入他們,你就越難從他們中間拔出脚來。這各種勢力不但不能給你帶來任何的益處,反倒讓你在融入他們的同時一次又一次地被蹂躪、被踐踏,讓你的身心變得扭曲,變得不再安寧,也不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公平、公義存在,他們會斷送你追求真理、追求蒙拯救這個最美好的願望。所以,在這個社會上生存,無論是在什麽階層,在什麽環境、什麽人群,或者是在哪個行業中,尋找一種勢力來依靠,尋找一種勢力來作為自己的保護傘,這是一種錯謬的、偏激的思想觀點。如果你只是為了生存,你應該遠離這各種勢力,哪怕這些勢力只是維護你人性的正當權益,那也不是你踏入這種勢力的一個理由與藉口。各種勢力無論在社會上的生存狀態是什麽,他們的前進目標是什麽,他們做事的方向是什麽,總之,作為信神的人,作為追求真理的人,你不應該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也不應該成為各種勢力中的一個推手,而是要遠離他們、避開他們,避開他們所糾纏的各種是非,避開他們所制定的各種游戲規則,也避開他們要求在這個職業範圍内、在這個勢力範圍内做的對人有害的各種事情,或者是説的對人有害的各種言論。你不該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更不應該成為他們的一個幫凶,這就是在各種勢力存在的各行各業中神對你的要求,就是遠離他們、避開他們,不要成為他們的犧牲品,不要成為他們的利用對象,也不應該成為他們的走狗、傳話筒。

當然,在這個社會中,除了涉及各行各業的頂頭上司也好、民間組織也好,還有一些不正當的社會團體,都是人應該避開的,不要跟這些人搭上關係,也不要跟這些人扯上任何的關係。比如,社會上那些放高利貸的。有的人做生意缺少資金,正常貸款貸不下來,但是有一種方式能讓資金流動起來,這個方式就是借高利貸。借高利貸不只利息高,風險也很大,有的人為了挣大錢,為了做生意不破産,最後就走這一步——借高利貸。搞高利貸的那是社會上正當的人嗎?(不是。)那是一種不正當的社會組織,無論在什麽時候都不要靠近。無論你的生存或者是現狀落入到哪種情况,都不應該想這條路,應該遠離、避開;無論你的生活、生計出了什麽問題,都不要想到他們,不要想着走這條路。那夥人跟黨組織是不是差不多啊?所謂白社會、黑社會都差不多。不要想着他們能為你的生計開闢出路,帶來轉機,這是痴心妄想,你一旦選擇了這步棋,一旦走了這條路,那你就没好日子過了。當然,另外一種咱們不想説的所謂的某社會組織也千萬不要靠近,尤其是在你臨到一些特殊的、棘手的問題時,臨到一些特殊的環境時,或者處在一種特别危險的境地時,也不要想利用非常手段來達到保護自己,讓自己脱離險境、擺脱困境。臨到這種情况,寧可困死,也决不與那種人打交道,也决不與那種人搭上任何關係。為什麽這麽做?這叫骨氣嗎?這是不是基督徒該有的骨氣?(不是基督徒該有的骨氣。)那這是什麽?(靠近他們就不對。)怎麽不對啊?(靠近他們以後就没好日子過了,以後臨到的危險更大。)僅僅是為了擺脱以後的危險嗎?那你眼下的危險先脱離再説唄。為什麽不能靠近這些勢力?聖經中,耶穌受試探的時候,主耶穌怎麽對撒但説的?(主耶穌説:「撒但,退去吧!因為經上記着説:『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太4:10〕)人應當敬拜的是神,而且人唯一應該事奉的是神,同時,人唯一應該為之活着的是神。如果神許可,要奪走你的性命,那你應該怎麽做?(順服。)應該順服,應該贊美神,神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人應該順服,不求生。但是,神要讓你活着,誰能奪去你的性命呢?没有人能奪去你的性命。所以,無論你臨到什麽環境、臨到什麽危險,哪怕面臨死亡,如果有一種勢力能救你脱離死亡,這種勢力不是什麽正當的勢力,是屬撒但的,你應該怎麽説?「撒但,退去!我寧可死,我也不會與你沾上任何關係!」這是不是原則問題?(是。)「我不可能因為你的勢力而活着,我也不可能因為神不管我而死,一切都在神手中,我不可能依靠任何的勢力委曲求全地活着。」這是人應該持守的原則。如果你陷入一個困境的時候,有人説有一種社會勢力能救你,如果這種社會勢力成功地救了你,但是它將會為你、為基督徒、為教會、為神家帶來惡名,會抹黑神家,你會怎麽做?你是接受還是拒絶?(拒絶。)應該拒絶。原則上我們不依靠任何勢力活着,所以不管臨到什麽環境、臨到什麽危難的情况,最基本的一點,除了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以外,想都不要想用各種非常手段達到自己擺脱危險困境的目的,人該盡的責任盡了,人該作的努力都作過了,剩下就是由神擺布。如果有人説有一個什麽非法社會組織能救你,你同不同意?(不同意。)為什麽不同意?你不是想活着嗎?你不是想趕緊擺脱困境嗎?你再想擺脱困境,再想活着,做人也要有原則,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你應該心裏清楚,不能喪失原則。

在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件事上,除了人在生活中涉及到的各種勢力以外,還有就是社會上常常出現的各種勢力,也要遠離他們,不管是在生活上還是在工作上,都不要與他們有任何的關係,不要與他們打交道,自己處理好自己的生活與工作,同時也不要被這各種勢力外表的强大所嚇倒。在心裏拒絶、遠離他們的同時,也要有智慧處理與他們之間的關係,保持與他們之間的距離,這就是你應該做的。你心裏應該清楚,你只是為了飯碗、只是為了生計而做這份工作,你的目的很簡單,就是達到有衣有食,并不是想與他們争出個什麽結果。他們即便對你説了什麽話,説得有點難聽,即便在宗教信仰受迫害的國家,在基督教受迫害的國家,有些人對你的信仰加以諷刺、挖苦甚至造謡,那你也只能忍耐。保護好自己,安静在神面前,常常禱告神,多來到神面前,不要被他們外表勢力的龐大或者是外表的凶惡所嚇倒。除了從内心深處對他們有分辨之外,還要遠離他們,常常謹守自己的口舌,謹慎自己的脚步,與他們和平相處,用智慧來對待他們。這是不是該有的實行原則?(是。)當然,你心裏想遠離他們也好、拒絶他們也好,甚至在心裏鄙視他們也好,但是外表應該有智慧,不應該讓他們感覺到,也不應該讓他們看出來。你心裏得清楚自己工作只是為了維持生計,寄生于他們中間是不得已。一方面做到遠離他們,當他們共同參與做任何不正當的行為的時候,你能够遠離、避開,不在他們的罪上有份,同時也要保護好自己,不讓自己陷入被圍攻、被人陷害的窘境,這個好不好達到?有些人年輕、幼稚,剛走入這樣繁雜的社會環境時可能不太容易達到,或者有些人素質差、適應能力差,不太會處理人際關係,達到這個可能有點難度,但總之有一點就是,你憑個人的能力把自己手中的本職工作做好就可以了。不要得罪任何人,不要與他們這些没有任何信仰、没有任何道德底綫、没有任何良心理智的人較真,不要因為一句話、因為一件事就與他們講大道理,給他們講信神、講做人,或者講良心、講人性等等這些道理,没必要,好話説給知人,不要與這些禽獸都不如的人講人話,更甚至講涉及真理的話,這是愚蠢的做法。如果他們是很龐大的勢力,對待他們,你除了在心裏遠離、拒絶以外,外表上還得表現得與他們友好、和睦相處,達到自己有衣有食維持生計這樣的果效就可以了。在這樣一個有各種繁雜勢力交織的生活環境之下,神不需要你參與任何事來證實你是神的跟隨者,你是追求真理的人,是一個好人、一個誠實人,而是需要你馴良像鴿子、靈巧像蛇,時時刻刻要來到神面前、安静在神面前禱告神,讓神保守,達到保護好自己的目的。具體達到的果效是什麽?就是不被惡人陷害,不糾纏在各種繁雜的勢力裏,不成為他們的出氣筒,他們的犧牲品、替罪羊,也不要成為他們的笑柄。他們知道你信神就會嘲笑你,「你看,他是信教的。」「你看那個信教的,他的神怎樣怎樣,他又禱告他的神了,他説挣的錢都是他的神給的。」所以,涉及信神的話不要與他們講,不要讓他們抓住把柄。你不需要花費任何的精力去與他們社交,維護好與他們的關係,讓他們説你好、説你是好人,讓他們對你豎大拇指,不需要這些,你就公事公辦,你就是一個普通的職員,是這個行業中的普通一員。神不需要你在他們中間傳揚神的話,將神的真理交通給他們,而是需要你遠離他們,保護好自己,不陷入他們的泥潭當中,也不陷入任何的試探,更不陷入他們中間的各種是非中,不陷入他們所製造的各種混亂,還有陰謀、困境,或者各種繁雜的局面中。你時時刻刻應該知道自己做這份職業的目的,不是為了升遷、為了飛黄騰達,不是為了讓自己變得富足,體現自己在這個社會上的價值,不是為了做任何事給領導看、給上司看,而是為了飯碗,為了自己的生計,為了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在這個社會上能够生存下去,然後有時間、有條件能够盡上本分,追求真理達到蒙拯救。所以,在任何的職場上,你用不着争取什麽升遷的機會、進修的機會、出國留學的機會,還有被領導賞識的機會,或者被更高級的領導看重的機會,你用不着這樣。如果你只是為了生存,滿足自己的生計,那這些事情在你那兒就可以免除,你只要在自己的職業範圍内達到保護好自己就可以了。神讓你做的并不多,你守住的原則只是遠離這各種勢力,别在一個簡單的環境中、在能維持你生計的情况下却親手將自己放在鉸肉機裏,親手把自己斷送了,這是愚蠢的做法。明明你通過最簡單的工作方式就能達到維持自己的生計,你却常常願意講一些是非,願意涉足或者參與一些與你自己職業、生計無關的事情,結果讓自己陷入各種複雜的人事當中,陷入各種社會勢力複雜的糾葛、争鬥之中,那你就不能埋怨神給你擺設的環境了,你這是咎由自取,自取滅亡。你總説自己工作太忙、工作太累,没時間聚會、盡本分,不管什麽理由,如果你是處于這種情况,那你很快就會被神家淘汰,你蒙拯救的希望就没有了,這是你自己走的路,也是你自己選擇的路,最終你收穫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如果你在所處的環境中按照神所交通的原則實行,把自己保護好了,你能有一顆安静的心來到神面前,那即便是在工作與盡本分同時兼顧的情况下,你依然有機會蒙拯救,但前提是你要遠離社會各種勢力,讓自己的心安静下來,同時,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内、在自己有限的條件下能盡上自己的本分,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這樣,無論你家庭環境多麽艱難、個人的條件多麽有限,最終在神的保守、在神的祝福引導之下,你會一步一步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那你蒙拯救的希望就會越來越大了。或許因為你個人的追求,因為你個人的努力與付代價,最終你達到蒙拯救了,但或許有的人就在這個過程中半途而廢了,他一看這種生活太單調,自己被這個世界孤立,活得太孤獨、太孤單,不攪入各種是非就覺得没事幹,就總尋找不到自己的價值,看不到自己的價值與自己的未來,然後他就放弃了神要求他的原則,選擇不再孤獨、不再沉默,而是融入社會各種勢力,與他們斤斤計較,與他們争鬥、糾纏,與他們一起打鬧,陷入各種是非,覺得這樣活得特别充實、特别有價值、特别的美滿,不再孤獨了。那這樣的人選擇了什麽?選擇了不盡本分、不追求真理這條道路。這就完了,路走到這一步,蒙拯救就没有希望了。是不是這麽回事?不乏有一些人,即便聽了這些話感覺也很好,做起來也不是那麽難,但是實行了一段時間就覺得,「這樣活着是不是太累啊?常常被人看為另類,没有朋友、没有同伴,太孤單、太寂寞,這種日子太乏味,感覺不太好、不幸福」,他就又回到原來的生活中了,這樣的人就被淘汰了,蒙拯救没有希望了。不能忍受孤獨,不能忍受在這個人群中按照神的要求活着而被譏笑、被孤立的苦,而是喜歡活在各類勢力的角逐中,融入各種勢力中與他們糾纏、打鬧,與他們争鬥,那這類人可以説不是屬于神揀選的對象。他即便是聽了這些道感覺好,但是依然選擇融入社會各種勢力,而不是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那不用説,這類人肯定不是蒙拯救的對象。但是,如果你選擇了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條路途,在維持生計的情况下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那最起碼在你這個選擇的基礎上,你蒙拯救是有希望的,是具備了基本條件的,所以蒙拯救這個希望是存在的。

以前,教會裏有一個人不知在哪兒認識了一個白人,這個白人的父親是議員。其實,議員也不是什麽官,但這小子就覺得在海外能攀上議員的兒子那是多大的榮幸啊,覺得自己就是有身份的人了。後來,他就領着這個議員的兒子到處走,見到人就先介紹,「這是議員的兒子」。我説:「議員的兒子?他爸爸是哪一級議員呢?能給你辦啥事啊?」「他爸爸可是議員哪!」我説:「他爸爸是議員跟你有關係嗎?你又不是議員,你嘚瑟啥啊?」那小子就這麽得意。就因為與議員的兒子搭上關係了,他到哪兒就趾高氣揚的,走路看到熟人也不搭理了。人説:「你咋不打招呼呢?」「我跟議員兒子一起走呢!」你説這小子多虚浮!這是不是不信派?(是。)這樣的人在神家最終是什麽結果?(被淘汰。)在教會就得被清除,這是個不信派,投機派。他看誰有地位、有勢力就投靠誰,看神家有勢力就投靠神家,結果在神家呆一段時間,他覺得在這裏也没有挣錢的路,就找了個送外賣的活兒,但他覺得這也不是有頭有臉的活兒,後來他攀上了議員的兒子,就覺着自己有身份了,也不送外賣了。你説這是不是愚蠢啊?教會裏這類人是不是有一部分?(是。)有的人認識一個有地位、有勢力的人,就覺得光彩,覺得自己有身價了,與衆不同了,有的人當個小官,有點勢力,也覺得在教會中與衆不同,應該説了算。這些人是不是都是不信派啊?(是。)還有一些人根本没那個實力,還總吹牛,「我,認識什麽總統!」或者説,「我認識總統秘書他二姨的兒子的朋友!」你看,拐了好幾道彎,還有臉説出來,臉皮怎麽那麽厚呢?你拐那幾道彎,别人都不知道你説的到底是誰,别人也懶得聽,因為人不在乎這些,就他自己把這個事當成最大的事、最重要的事、最光彩的事。有的人常説自己認識什麽部長、什麽局長,認識什麽高官,甚至還有的人説,「我,黑白兩道都交往,在黑白兩道上走,那就跟走平地似的」,有的人説,「我認識縣長他小姨子」,還有的人説,「我認識市長他母親的教友」,把這些都當成資本來炫耀。認識這些人有什麽用啊?能幫你辦成事嗎?即使你是市長,你是局長,你是省長,甚至你是省長他媽、他爹,你這身份到教會有用嗎?(没有用。)市長、省長這些人不是人類中的一員哪?他們還能比神大嗎?這些不信派就看重這些勢力,噁不噁心啊?(噁心。)還有的人説自己認識什麽警察局長,還有的人説,「我曾經當過片警、派出所所長」,還有的人説,「我還當過街道處主任呢,戴紅袖標的」。他們説的所謂的這些勢力,你們聽了什麽感覺?有一些不信派,不追求真理、挂名信的人,傻乎乎的,不知道他們説的真假,就當真了,就能高看他們,但是追求真理的人聽完這些心裏怎麽想?怎麽評價你?一看你這個人就是不信派,盡講世界上的各種勢力、屬世界的那些事,來到神家還炫耀這些事。别説你認識什麽官員、名人的七大姑八大姨,就是你自己是官員、是名人,在神家你也不值錢,你那個官銜、地位也不值錢,你炫耀什麽?你有真理啊?你盡本分有原則啊?什麽都不是,還有臉炫耀!這是不是不知羞耻啊?是不是噁心啊?(是。)噁心到什麽程度了?黑白兩道都交往,這事都拿來吹牛,你説吹這種牛的人是不是傻啊?是不是二杆子?(是。)也不怕給自己惹麻煩。你黑白兩道都交往,這不是混混嗎?混混、老油條在神家不值錢,屬于不信派,就應該開除!他還拿這個當資本炫耀,這是不是缺心眼兒啊?這是什麽光彩的事嗎?還炫耀呢!有的人手上戴個大金鏈子,喝醉酒了就跟人炫耀:「我祖上是摸金校尉,幾代傳下來的技藝,看我手上這大鏈子,這是某年某月某一天深夜,我摸到什麽大墓盗出來的。怎麽樣?哥們兒厲害吧!」有的人聽到後就把他舉報了,他就被抓起來了,他還不知道自己犯什麽法了。人家説:「你手上的金鏈子是這個年代的嗎?那是文物!」他傻乎乎的把自己賣了。没影兒的事可别瞎吹牛,小心把警察招來,給自己惹麻煩。吹牛容易給自己惹麻煩,引火燒身,最後自取滅亡,那也是你活該。説話都不知道該説什麽,不知所云,這是不是缺心眼兒啊?(是。)你如果吹牛説,「我一頓能吃二十個包子」,這行,這不犯什麽原則問題,頂多就是人看你傻乎乎的,小瞧你,但是不至于犯法。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一項原則,基本就是人在社會中無論生活在什麽角落、什麽人群中都要有智慧,就如神在恩典時代告訴人的,「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10:16),要保護好自己,只要達到維持生計這個目的就可以了,不要試圖或者妄想利用社會各種勢力讓自己在這個社會立足,成為他們中的一員,被他們認可,被他們接納,這都是愚蠢的想法,也是一種腐朽的思想。人的觀念應該矯正過來,人生存在任何一個社會環境中、任何一個人群中,如果人遵行神的道會招致這個社會、這個人類的弃絶,但只要神給你一口氣,你就不至于活不下去,你得有這個信心。人活着不是依靠各種勢力來保障自己的安全、自己的生計,保障自己的未來、自己擁有一切,而是靠神的一句話,靠神的命定,靠神的帶領與保守,這個信心你必須得有。所以,要在這個社會生存,你最基本的生存手段就是選一種職業來維持你的生計,而不是依靠任何一種勢力來維持自己的生計。依靠一種職業來維持自己的生計,這個原則是人在神的帶領之下、在神的命定之下享受神所賜給你的一切,包括物質、金錢,而不是靠社會各種勢力的施捨或分配來達到滿足你個人生計的目的。你生存的每一天所依靠的物質的東西也好、金錢也好,就像你每天所呼吸的氣息一樣,都是從神來的,是神賜給你的,神賜給你的東西没有人能剥奪。物質的東西,屬自己身外的任何一樣東西,就如你的氣息一樣,不是從任何人的施捨來的,當然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剥奪走,神給你了就没有任何人能剥奪走,這個事實咱們從約伯的經歷就可以看見,這個信心你應該有。你有了這個真實的信心,你才能有基本的根據、動力去達到持守住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個原則,然後在這個基礎上達到自己的身心能够安静在神面前,能來到神面前將自己的身、心、靈獻給神,能盡上自己該盡的本分,達到追求真理,收穫到蒙拯救這樣的美果。這些認識你應該有,這些真理你也應該明白。所以,雖然「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句話説起來容易,但是臨到事的時候還得靠你自己根據各種原則、根據各種現實的情况來衡量。總之,最終達到的目的并不是為了遠離他們,與他們分别開來,而是為了通過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樣的方式與實行路途達到安静在神面前,將自己的身心獻給神,來到神面前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最終達到讓你有希望蒙拯救,實現你的願望。所以,為了達到最終的蒙拯救,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條原則是你應該遵守的,這是一條必經的路途,是達到蒙拯救其中一條很重要的路途。是不是?(是。)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條原則應該交通清楚了。在這方面原則上,你們有没有什麽不清楚的?對于一些特殊的情况,知不知道怎麽對待?如果加入一種勢力只是一種形式、一種職業的需求,這是不是違背了遠離社會各種勢力這條原則?如果只是職業中的一種需求、形式,這是可以的,咱們所講的勢力與這個没有關係,與形式上的組織、團體是没有關係的,這裏涉及到的是勢力。勢力是指什麽?權勢,團體力量,還有在這個社會上横行的力度、辦事的力度,是吧?(是。)如果這一條的實行原則都明白了,那咱們接着交通下一條。

第四條,遠離政治。政治,這是一個敏感的話題。在三十年前,如果説某某領導人、某某政策、某某政治時事等等這些事的時候,即便是在教會中説,也被很多人所詬病。很多人一聽到涉及政治的話題,端起水杯起身就走了,他不敢説這些話題,并且還會對你説,「你講政治就是反黨、反國家,你就是反革命,你要被抓的。要不是看在弟兄姊妹的份上,我就告你了」。那時候人對政治這事特别敏感,現在還是這樣嗎?在教會中如果談論、揭露政治,或者是揭露大紅龍、撒但,涉及一些似乎是政治的東西,多數人對待這樣的話題是不是還是這種態度啊?有没有點改變哪?(有。)以前聚會講哪個魔頭抵擋神、迫害基督徒等等這些事,有的人就咳嗽,嗓子像卡根棍兒一樣,就出去清嗓子了。過會兒他聽聽,「哦,不講反革命的話了」,他又回來了。回來一看你還接着講,他又開始咳嗽,又出去了。我説,這人怎麽總咳嗽呢?這是在談論分辨撒但,揭露撒但的實質、醜惡嘴臉,這是在談政治嗎?(不是。)有些愚蠢的人,就是那些不通靈的所謂的屬靈人,他們就特别地抵觸這些話題,他分辨不清楚什麽是真理、什麽是真正的參與政治、什麽叫共産黨説的所謂的反革命,他無知,就受共産黨洗腦,害怕自己也是反革命,對揭露大紅龍這個話題不敢説也不敢提。揭露大紅龍是參與政治嗎?背叛大紅龍是反革命嗎?(不是。)現在你們敢説不是了,那在國内你們敢説不是嗎?跟隨神的人是不是反黨、反國家的政治犯?(不是。)為什麽説不是呢?什麽是政治犯?你參與政治了嗎?(没參與。)你没參與怎麽就變成政治犯了呢?(大紅龍給扣的帽子。)你要是參與偷竊,你是盗竊犯,你參與殺人了,你是殺人犯,你參與搶劫了,那是搶劫犯,這些罪名成立是在什麽基礎上?是你參與了這項罪行,罪名成立了,你才是那一項犯罪行為的犯罪人。但是你没參與,這個犯罪就跟你没有關係,這項罪名也跟你没有關係。你不跟隨撒但、不跟隨黨,反對共産黨,反對大紅龍,恨惡大紅龍,跟隨神走,你是在參與政治嗎?(不是。)那把你定罪成反革命,或者把你定罪成政治犯,這個罪名成不成立啊?(不成立。)不成立,這叫荒唐的事。就像一個農民,没有職業,就是種點地,糧食收了就到市場上去賣,被紅袖標看到了,「哎,你有上崗證嗎?你有衛生證嗎?」農民説:「我哪來的上崗證?我没職業,没上崗,怎麽就需要我的上崗證呢?」農民没有崗位,没有職業,賣個東西却被要求有上崗證,這是不是荒唐啊?你信神跟隨神,大紅龍就説你參與政治,國家憲法哪一條是你參與制定的?國家哪項政治運動是你參與策劃的?你是哪一級政府的官員?哪一級政府官員的内鬥、内訌你參與了?國家開人大會議、國家會議,哪一次你參與了?(都没有。)你連知情權都没有,更别説參與政治了,最後却被定罪成政治犯,這是不是莫須有的罪名?你説這個國家是不是荒唐啊?(是。)有些人還傻乎乎的,覺得「哎呀,被定罪成政治犯、反革命了,信神蒙受極大羞辱啊!」這是不是傻呀?甚至有些人曾經因為信神被定罪成反革命、政治犯,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二十年,坐監出來以後,他就覺得這是羞辱的事,覺得没臉見人了,没臉見同學、見朋友,也没臉見家人,尤其背後有人指指點點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做了見不得人的事,這是不是愚蠢哪?(是。)這個時代弃絶你,大紅龍迫害你,他們都是正義的嗎?整個人類都起來迫害你,難道真理就不是真理了嗎?真理永遠是真理,不管多少人起來反對,真理的實質不變,撒但邪惡的實質也不變。真理即使没有一個人認識、没有一個人接受,也是真理,這個事實永遠都不會改變的。所有的人類都起來反對神,都不接受神的話,那這個人類也是邪惡的,撒但的邪惡勢力不可能因為人數多、勢力衆大它就變成正義的了。謊話説上一萬遍就變成真理了,這是撒但的謬論、撒但的邏輯,不是真理。信神受整個世界的弃絶,受大紅龍的迫害、污衊,丢不丢人?(不丢人。)不丢人。你為義受迫害,證明這個世界真是邪惡的,正應驗了神的話,整個世界卧在惡者的手下。你為義受迫害,不管你走的路多麽正當、你做的事多麽正義,也没有人起來誇你,反倒這個世界上的人做的任何一件見不得人的勾當,只要通過他們的包裝、炒作,拿出來公諸于世的時候,都變成了正面事物,他們那才是邪惡的,都是骯髒的勾當。

咱們接着交通遠離政治這個事。什麽是政治?你知道什麽是政治,你才能知道怎麽遠離政治。什麽是政治?最起碼的一點就是喜歡當官走仕途,這是政治領域的其中一項。政治,就是當官走仕途。不管大官、小官,從機關單位裏的小主任、小科長,到黨支部書記、黨委書記,到什麽處長、局長、部長等等各種長,這就是政治。政治指什麽?最直白的可以説是勢力、權勢,是社會上一種權勢的象徵。這是政治中的一項。還有什麽屬于政治?(神,政治是不是也是奪取、建立或者是鞏固國家政權的一種鬥争?)人事争鬥、權力争鬥,這都是政治。還有什麽?争鬥中的陰謀、陽謀、手段,還有涉及政治、涉及權勢的各種選舉、運動、造勢,這都屬于政治,這是咱們能理解到的最直白的政治。靠近組織、靠近黨,要求進步,這是不是小人物的政治?人家把這個叫做小人物大格局。你看,雖然人家地位低微,但是人家有大格局,人家就靠近組織、靠近黨,要求進步,先入了團,然後入了黨,就逐漸地靠近黨,聽黨的話,聽黨的指揮,聽黨的方針政策、風向標,嚴格地按照黨所指示的風向標去落實,充分地體現一個黨員的黨性,為黨説話、辦事,維護黨的利益,維護黨的統治,維護黨的地位,維護黨在人民心中的形象,維護黨的一切。這是不是都是政治?(是。)維護組織,組織就是黨,不管哪個黨派,不管哪個黨所形成的組織,只要你參與進來,你就是在參與政治。你們參没參與?(没有。)這下放心了,你不是政治犯,你都没那個資格説自己是政治犯。政治犯最起碼他來到海外得搞個人權組織、團體,搞一些人權活動,反對現任政府的政策、統治,還有政府所做的各種事情。另外,他得有制定好的規章制度、章程、憲法,還有這個組織的成員該遵守的種種條文,這都是有組織、有紀律的,有上邊的領導者,有下邊的工作成員,從上級到下級,是完整的、一整套的組織體系,這才可以稱得上是政治團體,在政治團體裏做事才可以説是參與了政治。你們有没有參與的?如果没有參與,那有没有想參與的,打算加入哪個黨派,然後在那個黨派裏最起碼擔任個議員、顧問之類的,有没有這樣的人?如果你有這樣的打算,那就代表你已經參與政治了,即使你還没參與政治,但你已經有意圖要參與政治了,如果你没有這樣的想法,那還挺好。公民參加選舉投票算不算參與政治?如果一個國家的制度是自由民主的,公民有選舉權,那你投了某某候選人一票,這算不算參與政治?(不算。)這不算,這是那個國家的政策、制度,人就有選舉這個權利,這不算參與政治。你只是按着你個人的意願選擇了某個人,但是并没有參與到他們政權的争鬥中,任何的政治活動與你没有關係,你只是作為這個國家的公民投了某某一票而已,這種行為只是一個簡單的公民權益的運用而已,并不是一種政治活動,也不是一種政治行為。

對于什麽是政治,這方面内容交通得差不多了,那遠離政治這個事就很明顯了。怎麽遠離政治?先説説怎麽遠離政治,然後再説説為什麽要遠離政治。剛剛説了什麽是政治,什麽是政治?首先,參與權力的争鬥,這是在參與政治。咱們都是小人物,什麽總統、某黨派主席,或者國家上層政治團體裏的什麽職位,等等這些咱們不説,咱們就説老百姓能接觸到的一個機關單位的黨支部書記。黨支部書記,這是不是政治人物啊?在一個機關單位戴着黨的頭銜,這就是最高的政治人物。那怎麽遠離政治呢?什麽是遠離?(不接觸這些政治人物。)不接觸?那你在單位避不開呀,你不接觸,他就總找你碴兒,「你咋不接觸我呢?你躲着我幹啥呀?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這個黨支部書記啊?你要是對我有意見,你的思想是不是有問題啊?咱倆聊聊吧。」他就得找你喝茶了。這茶好喝嗎?你敢去喝嗎?如果黨支部書記找你談話,説:「小張啊,進單位幾年了?」你説:「年頭也不少了,五年了。」「看你這小伙不錯,入黨没有啊?」你怎麽説?怎麽答對是遠離政治?(就説我現在還達不到做黨員的標準。)這叫智慧。這話是真話嗎?(不是。)其實就是敷衍他。「你個老狐狸、老魔鬼,我入不入黨關你什麽事啊?你還想讓我入黨呢,那黨算什麽啊?」這是心裏的話,不能跟那個老魔鬼説,但外表得裝得客氣點兒,「哎呀,你這老黨員不理解我們年輕人的苦衷啊,年輕人資歷淺啊,工作還没有成果,没有資格入黨。那黨是神聖的,不能隨便入,我想着入黨這事……」三言兩語答對他就完事了。你心裏想入黨嗎?(不想。)給你優惠條件,入了黨讓你提升、做官,你都不做,是吧?當官走仕途基本的條件就是得先入組織、入黨,靠近黨,你靠近了黨你才能有資格當官、提升。要遠離政治,首先就是遠離黨派。有些人説:「是不是就只遠離共産黨啊?」不是,是要遠離各種黨派。黨派代表什麽?代表一種政治勢力。以此黨派的政治宣言、政治綱領、政治目標為宗旨的一個集團,就稱為黨派。不管這個黨派的宗旨、綱領是什麽,他們唯一的目標就是要形成一種勢力,以自己的勢力與實力在政治角逐中、在政治範圍内拼搶自己的勢力、權力,這就是一個黨派存在的目的。任何一個黨派存在的目的,不是為了老百姓的任何利益,而是為了勢力、為了權力,説白了,就是為了掌權,為了能有自己的勢力。是不是這樣?(是。)所以,你遠離政治的第一步,就是在形式上不加入任何黨派。有些人説:「那我曾經是某某黨派的黨員,怎麽辦?」這事有點難辦。你要是願意退黨,那最好不過,在形式上與他們斷絶關係;你要是不願意退黨或者退的時候有點麻煩,那你自己考慮着辦。總之,不管在形式上還是在心裏,應該遠離涉及政治的其中第一個大問題,就是遠離黨派。遠離了黨派,你就是一個獨立的人,你就不會被任何的政治勢力所裹挾,也不會為任何的政治勢力做事情。不加入任何黨派,這是遠離政治最基本該實行的一個具體的路途。另外,對于任何的政治勢力,比如一個機關單位的黨支部書記、局長或者什麽人事幹部,對待他們的原則就是不靠近。比如,黨支部書記對你説:「小張啊,有没有時間啊?下班後咱倆吃個飯,明天是周末,咱們一起出去打球。」你説:「哎呀,不巧,我家孩子生病了,昨天還發燒呢,因為工作關係,没時間帶孩子去看病,明天周末得帶他上醫院。」又有一次,書記説:「小張啊,咱們有一段時間没叙舊了,談談心吧。」他的目的是什麽?是想培養你做接班人。如果你没看出來,你得斟酌斟酌他到底是為了什麽,如果你看出來了,你要趕緊冷處理,説:「哎呀,昨天我母親説身體不舒服,想讓我帶她上醫院,你説這事巧不巧?」三推兩推,書記一看,「一約他就有事,一靠近他就有事,這也不識抬舉呀,换别人!」他願找誰找誰,反正你就不靠近他。平時對他還挺熱情,就是他要培養你、提拔你的時候,你就找藉口避開,就不熱情了,讓他摸不透你到底怎麽想。其實,你心裏明鏡似的,「這個魔鬼,我才不靠近你呢!我心裏有神,神告訴我遠離政治,你是屬政治的傢伙,我要遠離你,你想提拔我當官,利用我的才幹為你效勞,門兒都没有!我就是在這個機關單位掃地、倒垃圾,我都不當那個官!我就是挣點工資養活自己,我才不伺候你們呢!」嘴上還得説,「領導啊,你們心懷天下、日理萬機,為人民服務,心裏裝着百姓啊!我們這小老百姓覺悟低,就為了自己的肚腹,没有你們那個格局呀,也做不了你們領導做的事」。總給他裝傻,讓他測不透你怎麽想,你有才幹也不能露,關鍵時候給他露一點,他一看你這傢伙有才啊,平時還經常出點小錯,讓他看你不行,但是工作上還離不了你,這叫有智慧。玩弄魔鬼撒但,利用他效力,挣着他的錢,還不靠近他,心裏還厭惡他,是吧。這是不靠近。能不能做到?(能。)到中午的時候,領導開着小轎車,各處找有名的餐館吃飯,他叫你:「小張啊,咱出去吃點兒,今天吃啥啊?」你説:「我好幾天没吃炸醬麵了,多長時間没吃窩窩頭了,我就想吃這口呢。我回家吃去,你吃不?」這麽答對他,他一聽,「吃啥?那都是猪食,人不吃的東西!」他聽着都不願意吃,心想:「這傢伙,朽木不可雕也,這年頭哪有吃窩窩頭、吃炸醬麵的?當官吃得多好啊!」他們這些當官的到餐館公款消費,這官當得光彩、風光,盡吃大餐,一頓飯就是上千元。吃猴腦,吃刺猬皮,這些妖魔鬼怪,什麽都吃,没有他們吃不下、喝不下的。你心裏怎麽想?「我不在你們的罪上有份,我遠離你,你們這幫魔鬼,吃人肉、喝人血的東西!我回去吃炸醬麵、吃窩窩頭,我也不享受你那個奢靡的生活。我就是吃糠咽菜,我也不靠近你,也不跟你同流合污,不在你的罪上有份。吃人的肉、喝人的血那是魔鬼做的,不是人做的,最後什麽下場?肯定得下地獄、遭懲罰!我委曲求全在你的權下挣個飯碗,目的是為了維持我的生計,能跟隨神盡本分,我不是為了升官,不是為了搞政治,我從心裏厭惡你!」所以,領導怎麽叫你去吃大餐你也不去。到周末,叫你去KTV唱歌,抱美女、喝美酒,叫你到茶館去消遣、娱樂,去看人妖,你去不去?如果你為了靠近組織、靠近黨,那這些地方都得去,但是現在,你説,「我實行神的話,我遠離政治,這些就不參與了,不在他們的罪上有份」。到第二天,他們在一起説,某某小姐長得美,是頭牌啊,什麽歌唱得好聽,法國哪個年代的酒那是美味啊,什麽地方消遣、泡温泉好啊……他們説的都是這些事,你羡不羡慕?嫉不嫉妒?你就得插上耳機,把耳朵堵上,不聽這些妖魔鬼怪説這些鬼話,遠離他們,心裏要安静,不在罪人的罪上有份,遠離他們那些污穢的生活,不與他們同流合污,目的是為了遠離政治。那些要求進步、要求靠近組織、想升官的人,他們那樣生活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要參與政治,要走到政治中來,目的是為了自己能在政治圈裏混個一官半職,然後過上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而你却與他們恰恰相反,你要遠離這樣的污穢生活。遠離這樣的生活,目的就是不要什麽政治前途,也不稀罕什麽政治前途,你的未來是要追求真理,是要達到蒙拯救,所以你心裏應該清楚,你現在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有意義、有價值的,是為了追求真理,是為了達到蒙拯救而做的,并不是無謂的犧牲,也不是另類,你更不是孤立的。所以,遠離這些罪惡的生活,最終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從他們中間分别出來,遠離他們所説的政治。這是遠離政治的第二條實行原則——不靠近。

不靠近政治人物,這是起碼該做到的,其次還有不參與。好比説,有一個被提拔為科長、主任或者局長的機會,别人都争着顯露自己,提高業績,給領導送禮,走後門找門路,想方設法地讓領導、上司看到自己的才幹、本事與價值,哪怕是利用價值也行。他們寧可做哈巴狗,寧可溜鬚拍馬,做領導、上司讓他做的任何他不想做的事情,有的人搭上金錢,甚至還有的人搭上自己的身體,參與到政治争鬥中。在政治争鬥中,有的人與領導攀上關係,有的人送領導重金、重禮,還有的人把自己的身體獻給領導,最終的目的就是想讓領導提拔或者栽培,走上政治這條路。作為信神的人,如果知道了這些做法屬于參與政治,那就要遠離。第一,不為自己的政治前途或自己的官職送禮,找任何的關係。還有,不要主動地暴露自己的長處讓領導看見,更不要用非常的手段去争取,誰争你都不争。每次領導提名的時候你都説,「我弃權,我資格不够」。你只要説資格不够,主動讓,有的是人上前争。領導説:「小張啊,這次該輪着你了。」你説:「我資格還不够,領導,你就放過我吧,我這能力不行。讓小李上,小李不行小王上,讓他們上吧。」領導説:「你傻呀?他們上了,那些福利就没你的份了,分房子没份了,奬金、漲工資也没有你的份了。」你説:「没有就没有,我够吃、够花的,領導放心。領導如果不放心的話,那到年終多賞我點奬金就行了。」不參與他們的争鬥,誰願意争誰争,你不用任何的手段,也不花任何的精力、不付任何的代價,在被提升這事上一分錢不花、一句話不多説、一件事不多辦,也不去多跑路,你即便是有條件、有人脉關係、有適合的群衆基礎,你也不參與,這就叫真正的放下、真正的遠離。那些世人看着你直惋惜,一個勁兒地説:「你傻啊,缺心眼兒啊!」你説:「説我啥都行,我就是不參與。」人説:「為啥不參與啊?」你説:「挣的錢够花了,我資格不够,你們都比我强,你們上。」能不能達到不參與?(能。)當然,提拔為小科長、小主任,你不參與能達到,但如果提成局長、省長,能不能達到不參與?可能就不容易了,越往上層誘惑越大,權力越大誘惑越大,因為權力越大,你的待遇越高,你説話越有力度,你肉體的享受也就越好。你看,市長有市長的官邸,省長有省長的官邸,總統有總統的官邸,出門、在家所有的用度都是國家拿錢。所以,越是接觸上層試探越大,越是有接觸上層的機會你越不容易放弃。為了不陷入試探,你就在底層工作,不涉足上層這個圈子,不管哪隻脚都不邁進這個圈子,這就叫遠離。你所説所做的一切都與政治無關,都是為了遠離這件事。誰在這次争鬥角逐中成功地當選了某一任長官,或者是有大權力了,你不眼紅、不傷心,也不後悔,因為你在又一次的試探中或者在神所擺設的環境中,你實行了神所要求的遠離政治這一條原則,你滿足了神的要求,在撒但面前你是得勝的,在神面前你是得勝者,神稱許你。有些人説:「那神稱許我了,神是不是得讓我的工資漲點啊?」那不會,神稱許、認可你是得勝者,這就意味着你離蒙拯救又近了一步,神越來越喜歡你了,這是莫大的榮幸。不參與涉及政治的那些事,這個好不好做到?誰愛争誰就争,誰愛為此説話誰就為此説話,誰愛為這個事忙碌誰就去忙碌,反正你都不管,不搭理這事,因為你不要求進步,對仕途也没有任何的目標。這是遠離政治的第三條原則——不參與。

遠離政治的第四條原則就是不站隊。站隊,這是搞政治的人的行話,政治界常有的一種現象就是需要站隊。你是站在A黨派的隊裏還是站在B黨派的隊裏,這是你在參與政治的時候需要作出的表態。你一旦參與了政治,你就必須站隊,你要是不參與,你就不需要站隊,或者也可以説是你不站隊。如果你采取中立,你不搭理他們之間的任何争鬥或者他們雙方為什麽争鬥,那可以説你就做到了不站隊,你是贊成A還是贊成B,在你這兒没有結果、没有答案。你説:「我哪邊都不站,我弃權。我跟A關係不錯,跟B關係也不錯,但是我誰也不靠近,你們誰争鬥我都不參與。」這些人就納悶了,你到底是A隊的還是B隊的呢?他們就總想争取你,但是誰也争取不來。最終的結果是,他們看明白了,誰的隊你都不站。最後,頂頭上司説了:「你小子滑頭啊,你關鍵時候咋不挺我呢?」你説:「領導,我可不敢高攀,我没有那個格局,我也没什麽工作能力,怕領導失望。領導你就放過我吧,我就是一個為五斗米折腰的小人物,我就是一個凡人,我不敢站隊哪。你高抬貴手,放了我吧,下次我一定捧場。」其實,你就是敷衍他。你也没得罪他,他聽了拿你也没辦法。他們之間願意怎麽争怎麽争,願意怎麽鬥就怎麽鬥,與你没有關係,你是局外人。為什麽你是局外人呢?你追求的不是仕途,不是當官,不是飛黄騰達、光宗耀祖,也不是追求涉足政治,你不追求政治前途,你的目的是要遠離仕途,遠離他們這些政治人物。所以你故意有目的地不站隊,不選擇A隊,也不選擇B隊,誰站哪隊跟你没有關係。誰説服你,你都跟他打哈哈、裝迷糊,説:「我不知道誰對,你們都是我的好朋友,誰贏了我都高興。」人説:「你小子真滑頭啊!」你説:「我哪是滑頭啊,我這人傻,你們才是高人呢!」你就跟他裝迷糊。不站隊行不行?别傻乎乎的,誰利用你你就跟誰。不管什麽層級的政治,那水都是渾水,是看不到底的,它不是一汪泉水清澈見底,而是渾水,是泥潭。如果哪個領導對你好,你就跟他靠近,就跟他站一隊,是福是禍你自己都搞不清楚,他的未來是什麽,是鋃鐺入獄還是飛黄騰達,你都搞不清楚。他們都是泥潭裏的鰐魚,有大鰐、有小鰐,你這個小人物根本就分辨不清他們所説的每一句話到底是真是假,他跟誰好、跟誰不好,他們每天所做事情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麽,你根本就分不清楚。所以,要想保護好自己,最簡單的、最高的一個原則就是不站隊。他對你好,你也對他熱情,他對你不好,你也對他熱情,但你就是不站他的隊,臨到事就打哈哈、裝迷糊,問什麽就説不知道、不清楚、没看見。會不會這麽應對?(會了。)如果把這幾條原則運用到教會中,合不合適?(不合適。)這些招只適用于在魔鬼群居的地方,不適合在弟兄姊妹中間用。這是智慧,在魔鬼群居的地方你就得像蛇一樣靈巧,不能當傻人,得有智慧。誰拉你你都不跟他站一隊,誰抵觸你、反感你,你也不跟他對抗,也不站他的對立面,讓他感覺不到你跟他抵觸,這叫智慧。不與任何政治勢力較量,不與任何政治勢力靠近,也不與任何的政治勢力勾結、示好,這叫智慧,這叫不站隊。是不是?(是。)學没學會?(學會了。)關鍵的時候就得裝聾作啞、裝瘋賣傻,讓他們看你就是一個什麽也不知道的小傻瓜。他們指使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對他們言聽計從,讓他們看着你特别的乖巧。乖巧到什麽程度?像個哈巴狗一樣,就是聽,從來不亂説話,不打聽領導的消息,也不打聽某某人的信息,特别的乖巧。但是你真實的想法永遠不要暴露給他們,一旦暴露了你真實的想法、意圖,那他們就會治你、整你。你不站他的隊,要讓他感覺不到,你拒絶他也讓他感覺不到。為什麽這麽做?因為在他眼中,你不是他的朋友那就是他的對手,一旦你成為他眼中的對手了,那你就是他整治的對象,就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就該整治你了。所以,你就得用智慧裝傻。别顯露自己有能耐,對什麽事有思想、有觀點、有立場、有態度,這就傻了。明白了吧?(明白。)在撒但魔鬼面前,尤其你靠近的是政治界的團體,你就得格外地小心,保護好自己,别抖機靈,别自作聰明,别賣弄自己,别非要證明自己的價值,要低調。你要想在這樣一種複雜的生存環境之下讓自己的生存有保障,還要信神、盡本分,還要追求真理,想達到蒙拯救,那你首先一點應該做到的就是保護好自己。保護好自己,其中有一條就是不招惹任何的政治勢力,不成為他們要攻擊或者要下手整治的對象,這樣你就安全一些。如果你總不聽他的,總不順着他、不靠近他,他就看你不順眼,就要整治你。另一方面,他看你有才、有工作能力,他看你對他有利,你如果接他的班,不會揭他的老底,也不會對他以後的名聲有什麽損害,那他就要培養你。他要培養你對你來説是不是好事?(不是。)他要是盯上你,要培養你,你説是不是跟一個邪靈要附誰是一樣的?(是。)他要是盯上你,你就没好。所以説,在他盯上之前,你不能讓他相中你,你就得裝得傻乎乎的,好像什麽事也辦不太好,多數事給他辦個及格,讓他不太滿意,但還挑不出什麽毛病來,還没理由辭退你,就可以了,達到果效了。你要是把事辦得太好,什麽事都辦得利利索索的,都讓他特别滿意、特别高看,這就壞了。一方面,他會覺得你是他政治路途上的一個威脅,另一方面,他有可能要培養你,這對你來説都不是好事。所以説,在這個社會上立足,除了要迴避、遠離各種勢力,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就是對各種勢力或者對你頂頭上司這層關係、這些事情都要處理好。比如,你太好顯露自己,太想要證明自己,或者是你做事没有任何的智慧,那你有可能就將自己放在了一個兩難的境地,推又推不掉,做又不想做,這可怎麽辦啊?所以這個事情是很難拿捏的,你得常常禱告神,安静在神面前,讓神引導你,給你智慧,給你當説的話,引導你當做的事,讓你拿捏好分寸,在這樣一個複雜的圈子裏能保護好自己,得到神的保守。你得到了神的保守,保護好自己,你才能有基本的條件安静在神面前,吃喝神的話語,揣摩神的話語,才能有基本的條件去追求真理。這些明白了吧?(明白了。)這是不站隊這一條原則。

遠離政治還有一條原則,就是不表態。涉及什麽政治觀點、態度、風向標,涉及領導的意思、意圖,領導的一個眼色、心思,他説得對還是不對,你都不表態。領導問你:「我剛才説的你贊不贊成啊?你是啥態度?」你説:「領導説啥了?我耳朵不好使,没聽着啊。」領導聽後來氣了,不説了。你心裏説:「正好,我才不想説呢!」你就得裝聾作啞,不能總表態、總顯自己聰明,説「領導,我有意見,我有想法」,總舉手、總表態,這就太傻了。對領導有意見不能説,對某某同事有意見或者看見領導哪件事做得不對,你不能吱聲。那他要是問你,你怎麽説啊?「領導這事做得好,就是比我們這些小兵有境界,領導就是為人着想啊!」你得誇他,讓他聽了誇耀的話美得鼻涕冒泡,你看達到目的了,就不誇了,誇得自己都噁心。領導無論説什麽上面來的政策、意見、要落實的工作,還有對任何事情的態度,你都打馬虎眼,説一些似是而非的話。領導一聽,「這小子向來就渾,在這事上也渾,這也正常。」好了,成功蒙混過關。不管領導怎麽説,打死你也不表態。如果和領導在一起吃飯,領導需要你表態,你就説,「哎呀,你看這米飯吃多了,血糖升了,腦袋有點迷糊了,剛才領導説啥也没聽清。領導,下次説行不行啊?」就跟他和稀泥。領導如果派人打探你對領導、對黨委、對國家政策的看法,你有没有看法?(没有。)公開的態度就是没看法,真實的態度呢?有看法也不給他説,這叫糊弄鬼。有一個歇後語,上墳燒報紙——糊弄鬼,是不是?你在大是大非面前,雖然有態度、有觀點,但是不應該表達。為什麽呢?這些事不涉及信神,不涉及真理,都屬于魔鬼世界的事情,與我們信神的人没有任何關係。我們有什麽態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事情是什麽與我們没有關係,我們有態度也只是對他們的實質有認識、有分辨,我們的態度、我們的實行原則就是遠離他們、拒絶他們,拒絶被他們影響、控制。至于别人什麽態度與我們没有關係,這是魔鬼世界的事,與信神的人没有任何的關係。這些事不涉及追求真理,也不涉及蒙拯救,更不涉及神對你的任何態度,所以你不需要有任何的態度,也不需要表明任何的態度,你對此事只是一笑了之,説:「領導,我這個人思想境界膚淺,人也渾濁,學習了這麽長時間政治,思想裏也没鬧過什麽政治革命,所以現在對上面來的這個政策或者是領導的意思,我這個小凡人還是摸不透啊,請求領導原諒。」這麽答對就可以了。這是不是糊弄鬼啊?(是。)或者你還可以説:「領導的雙眼那是明亮的,群衆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唯獨我是兩眼迷茫,什麽也看不透、什麽也看不明白啊!咱不是黨員,到底是没有黨性,看不透這些事。領導説吧,領導優先,領導説了我們聽,我們執行就行了。」簡不簡單?是不是達到了不表態這個原則了?(是的。)這一和稀泥,不表態,就保護好自己了。領導知不知道你什麽意思?他不知道,他以為你就是渾,「不求上進,有這麽好的條件,一般人早就升官了,市長都當上了。這是當省長的料啊,這傢伙就是不求上進,成天打馬虎眼,不靠近組織,標準的二杆子!」你心裏怎麽想?「我在你心裏是二杆子,在神那兒,我是馴良的鴿子,我比你值錢。你這個老魔鬼,你當個官,參與點政治,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了,你在我眼裏連螞蚱都不如!」這話能不能説?(不能。)不能説,小心隔墻有耳,回家跟狗説説完事了。這個世界没有幾個值得你信賴的人,也没有幾個值得你説知心話的人,所以臨到大是大非的事情時,在政治圈裏或者在任何一個社會群體裏,你應該學會不表態,尤其涉及到政治、涉及到權勢、涉及到站隊,一定不要表態。你要是表態了,就等于把自己放在火上烤了。放在火上烤是什麽滋味?如果你想知道,那你表個態試試就知道了。是不是這樣?(是。)不表態能不能達到?那就看你心裏的追求是什麽。如果你真的追求仕途,想當官,你不但要表態,你還要表達得清楚,還要在領導跟前表達,還要往上爬,那你就不是什麽好東西了,你這不是遠離政治,你是要參與政治。你參與政治,那你就滚出去,别在神家混,你是不信派,是屬世界、屬魔鬼的,你不是屬神家的人,不是神的選民。你即便是在神家呆着,你也是混進來的,你是想混飯吃,你想得福,這樣的人神家不要。但是相反,如果你在自身條件很好的情况下,在有很多機會能當上官、走上仕途的條件下,依然能够做到不靠近、不參與、不站隊、不表態,那你就達到遠離政治了。這幾條原則記住了嗎?好不好做到?(好做到。)你看,凡是在政治圈裏總顯露自己、總想出頭的人,還有總想表達自己的觀點、態度,表達欲望特别强烈的人,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當官,説好聽點是想參與政治,其實就是想當官、想有權,想靠着當官來吃喝享樂,想藉着當官達到自己的各種目的,提高自己的威望。是不是這樣?(是。)有一些人自己的素質不怎麽樣,就是個歪瓜裂棗,還想當官,想參與政治,結果通過自己的努力,不惜一切代價往上爬,溜鬚拍馬,終于當上了官員的走狗,最後也達到了參與政治這樣的目的,實現了走仕途當官的美夢。

關于遠離政治,咱們交通了五條原則。第一條是不加入任何黨派。你看,任何國家的執政者都是一個黨派,那獨裁國家的執政者就更不用説了,也是一個黨派。所以,遠離政治的第一條就是不加入任何黨派。我剛才是不是這麽説的?(是。)那第二條是什麽?(對他們不靠近。)不靠近他們,不靠近政治圈子。第三條是什麽?(不參與。)對了,不參與他們任何的活動、運動,還有他們任何的思想研討,就是不參與到他們中間去。第四條是什麽?(不站隊。)不站隊,誰對誰錯他們自己説,總之,你不站隊。第五條是什麽?(不表態。)不表態。人家説:「你不表態,你是滚刀肉啊?」你説:「我没態度啊,我就是小人物一個,也没什麽文化,思想境界也不高,我能有啥態度啊?我就是個小老百姓,你放過我得了。」到任何時候都没有態度。要表態的時候你就打呼嚕,裝作睡着了,人家看你不求進步就不讓你表態了,這樣正好,是吧。這一共是幾條原則?(五條。)這五條原則你做到了,就能達到遠離政治,不被任何政治勢力所裹挾、所影響、所牽制。不管對高層的政治圈子還是對底層的政治圈子,都按這五條原則實行,你就達到遠離政治了。這是在從事職業的時候所涉及到的話題。當然,在没有任何職業的情况下實行的原則也是這樣,不變,即便你是一個無職業的人,要遠離政治也是按這些原則實行,原則不變。那為什麽要遠離政治呢?政治是什麽?是争鬥,是權力游戲,政治既是陰謀,也是陽謀。政治還是什麽?政治也是各種勢力所掀起的運動或者活動。你看你們連什麽是政治都説不清楚,大紅龍還定罪教會的這些人參與政治,這是不是無稽之談?是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是。)這明擺着就是誣陷。有些傻人、渾人聽完大紅龍這些鬼話就受轄制了,不敢分辨大紅龍了,也不敢分辨撒但了,提到這個話題就躲到旁邊不敢説話了,只要聽到交通分辨大紅龍、分辨撒但,他就清嗓子去了,或者是裝迷糊了。你裝什麽?你不用裝,你不懂什麽是政治,你還能參與政治嗎?政治是你這種渾人能參與得了的嗎?所以,遠離政治這個事,其實對多數老百姓來説還是可以達到的,只不過咱們在原則上更加强調了一點,就是讓人不要做一些糊塗事,避免在不知不覺中參與了政治,被政治裹挾進去了還不知道,最終成了替罪羊或者犧牲品,自己還不清楚是怎麽回事。所以,咱們交通這些原則,一方面是讓你知道,你的智商根本够不上政治的這個實質;另一方面,就是你按照這些原則實行了,你就能够更好地保護好自己,不至于在任何情况下,或者在自己什麽都不明白、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賣了還為人數錢。你只要做到這幾條原則,基本上在任何一個人群中,你就能够讓自己相對地安全一些。所以,這幾條原則既是你的護身符,也是神告誡給人在涉及政治這個領域裏你該遵守的原則。你遵守了這幾條原則,也就享受到了真理給你帶來的益處,當然也可以説是享受到了神對你的保守。如果説神保守你,你感覺很渺茫、很空洞,怎麽保守你也看不到,也感覺不到,那你就選擇這五條原則來實行,這樣你就能實實在在地享受到神對你的保守了,這是更實際的對你的保守,既是你用神的話來保護自己,更是因為你實行神的話、遵守了神告訴你的真理原則而保護了你自己。不管怎樣,最終的目的是達到了,你能在遠離政治這個原則的基礎上,讓自己在這個邪惡的人群中蒙了保守,不陷入各種試探,不陷入各種危機中,從而能在一種安静、平和、安全的狀態之下將自己的身心安静在神面前,在這個基礎上才能達到追求真理。但是,如果你很傻,不知道怎麽遵守神教導給你的原則,你還亂出頭、亂顯露,常常做事没有智慧,常常被來自政治、來自人群中的各種是是非非、各種紛争所纏繞,你常常陷入各種網羅中、試探中,每天的日常就是被這些事情裹挾、攪擾,就是處理、解决這些是是非非、紛擾的争鬥,那可以説,你的心永遠不會來到神面前,永遠不會真正地安静在神面前。你達不到這一點,那揣摩神的話、真理進深、明白真理、實行真理、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達到蒙拯救,對你來説就没有指望。你被這些事纏住了,就等于被魔鬼纏住了,你没有原則處理這些事,最終你的下場就是被這些事吞没。你每天的日常生活、你的心、你的生命就被這些是非、争鬥纏繞着,你腦海裏所想的就是怎麽擺脱這些事,怎麽與他們争鬥、辯駁,還自己清白,還自己一個公道,結果你越糾纏這些事,越想早日得到清白,早日得到一個公道、一個説法,你心裏就越亂、越複雜,外面的環境多複雜,你的内心就有多複雜,外面的環境多麽凌亂,你的内心就有多麽凌亂,這樣你就徹底完了,被撒但控制了,被撒但擄走了,你還想追求真理蒙拯救,門兒都没有!你就徹底報廢了,不可挽救了。到那時候,你説:「我後悔了,撒但這個政治圈子就是泥潭哪!早知道這樣,我就聽神的話了。」早就跟你説了,你不相信,你非要在他們身上討説法,非要從他們嘴裏得一句公道話,得一句贊揚你、認可你的話,你就不遵守神告訴你的原則、準則,那你活該被他們拖死。最後,撒但滅亡了,你也與它一起滅亡,成為它的殉葬品。活該!誰讓你跟隨撒但呢?誰讓你在撒但口中要討一個説法的?誰讓你愚蠢的?神給你智慧你不運用,給你原則你不遵守,你非得一意孤行,憑着自己的頭腦,憑着自己的才幹、恩賜去跟他們鬥,你鬥得過魔鬼嗎?再説,跟魔鬼鬥也不是神給你的托付,神對你的托付是讓你遵行神的道,不是讓你跟魔鬼鬥,你跟它鬥没有價值,神不紀念,你就是戰勝它了也不是蒙拯救了。明白了吧?所以,在涉及政治的這個行業裏、這個圈子裏,人要遵守的這幾條原則人千萬要記住。或許你們現在全職盡本分的人覺得這些話不太現實,離你們比較遠,但是最起碼讓你知道,什麽是政治,你該怎樣對待政治,怎樣看待那些活在政治圈裏的人或者是追求政治前途的人,他們如果信神了,你怎樣幫助他們解决他們的問題,這是你們最起碼應該知道的。你徹底明白了、接受了這些原則,你就能幫助他們,也能在臨到這類人的時候,用相應的原則去處理、解决他們的問題。好了,涉及遠離政治的這個話題,今天就交通到這兒吧。再見!

二〇二三年六月十八日

上一篇: 怎樣追求真理(二十)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神的聖潔(二)今天,弟兄姊妹唱首歌吧,找一首你們喜歡唱的、平時常唱的歌。(我們唱第760首神話語詩歌《純真無瑕的愛》。)1 「愛」是指純真無瑕的感情,用心來愛,用心去感覺、去體貼;「愛」裏没有條件,没有隔閡,没有距離;「愛」裏没有猜疑,没有欺騙,没有狡詐;「愛」裏没有交易,没有任…

第三十九篇

我天天行走在衆宇之上,觀望我手造的萬物,天之上,有我的安息之處,天之下,有我的行走之地。我在萬有之中主宰着一切,在萬物之中掌管着一切,使萬有都順其自然,都歸服在大自然的掌握之下。因我厭憎悖逆者,我討厭不從類别的抵我者,我要讓一切都服在我的安排之下,不得反抗,我要將全宇上下都治理得…

第一百二十篇

錫安哪!歡呼吧!錫安哪!歌唱吧!我已凱旋歸來,我已勝利歸來!萬民哪!趕快排列整齊!萬物啊!都要静止下來,因我的本體面向全宇宙,我的本體出現在世界的東方!誰敢不跪下來敬拜?誰敢不口稱真神?誰敢不存敬畏的心仰望?誰敢不贊美?誰敢不歡呼?我民必聽我音,我國必存我兒!山河萬物都得歡呼不止…

第一百零九篇

我天天在發聲,天天在説話,天天在顯明我莫大的神迹奇事,都是我的靈在作工,在人的眼中,我只不過是個人,但我就在這個人身上顯明我的一切,顯明我的大能。因人都忽略我這個人,忽略我的所作所為,都認為是人做的事,但你不想一想在人能做到我作的事嗎?人都是這樣不認識我,不明白我的説話,不理解我…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