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篇

為了使人的生命長大,為了使人與我能在共同的理想上有成果,我一直在遷就着人,使人在我的話中得到我的滋補和營養,得到我的一切豐富。我不曾給人難堪,但人對我總是不留情面,因人并無情感,而是「恨惡」在我以外的一切東西。因人的缺乏,我對人甚是同情,所以在人的身上我没少下功夫,讓人在地期間都能盡情地享受在地的一切豐富,我并不虧待人,看在人跟隨我多年的份上,因此在跟隨我多年的人身上我的心軟了下來,似乎我不忍心在這些人身上着手我的工作。所以,眼看着愛我如愛己的瘦小的人,我的心裏總有一種説不出的難受滋味,但誰能因此而打破常規呢?誰能因此而擾亂自己呢?但我將我的一切豐富都賜給人,讓人盡情地享受,并不在此事上委屈人,所以人看到的仍是我的慈容善面。我一直在忍耐,一直在等待,當人都享受够了,人都厭煩了,那時,我便開始「滿足」人的要求了,讓所有的人都脱離虚空的人生,不再與人打交道。在地之上,我曾以海水來侵吞人,曾以飢荒來控制人,曾以蟲灾來威脅人,曾以大雨來「澆灌」人,但人未曾覺着人生的虚空,直至現在,人仍不認識在地活着的意義。難道活在我前就是人生的最深刻的意義嗎?在我的裏面就能逃脱灾難的威脅嗎?在地之上的肉體中曾有幾個是活在自我享受的自由境地之中了?誰曾逃脱在肉身中的虚空呢?但誰又能認識到呢?從我造人類到如今,還不曾有誰在陸地之上能活出最有意義的人生,所以人類一直在毫無意義的人生之中虚度着,却無一人願意擺脱此種困境,無一人願意迴避這種虚空而又令人厭煩的人生。在人的經歷之中,凡活在肉體之中的人,即使以享受我為資本,但不曾有誰脱離人間的風土人情,而是一直在順其自然,一直在自我糊弄着。

當我將人類徹底滅絶時,便再無人活在地之上忍受地的「迫害」了,此時我的大功才可説成是徹底告成。在末世道成肉身,我所要成就的工作就是讓人認識在肉身中的虚空,藉此我將肉體滅絶,從此以後,地上再無人類,無人再喊地之虚空,無人再説肉體的不易,無人再埋怨我不公平,所有的人與物都進入安息。從此之後,人再也不奔波忙碌,再也不在地上尋尋覓覓了,因人找着了自己合適的歸宿,此時,人都露出了笑臉,我也不再要求人做什麽,我與人再無糾紛,在我們之間再無和約存留。我在地之上生存,人也在地之上生活,我與人一同生活、起居,人都覺着有我同在的享受,因此人都不願無緣無故地離去,而是讓我再停留片刻,我怎能忍心看着地之凄凉之景而袖手旁觀呢?我本不屬地,因着我的忍耐,我勉强在地之上存留至今,若不是人不斷地懇求,我早已離地而去了。如今,人都能自理了,便不需我的幫助了,因人都成熟了,不需我的喂養了,所以我打算與人一起開一個「慶功大會」,之後,與人一起告别,免得人不知道,當然,這樣不歡而散也不好,因我們之間無冤無仇,所以我們之間的友誼永存。我希望人在我們分手之後能繼承我的「遺傳」,不要忘記我生前的教導,不要做那些羞辱我名的事,應牢記我的話語,我希望人都能在我走後好好滿足我,以我的話語為生存的根基,不要辜負我的希望,因在我的心中一直牽挂着人,一直在戀着人。我與人曾在一起同相聚,享受在地如在天的福分,我與人在一起同生活、同起居,人永遠愛着我,我也永遠愛着人,我們之間情投意合。回想起我與人相聚的情景,在我們相聚的日子裏,有歡聲、有笑語,更有争吵,但我們之間的愛却建立在此地步之上,我們之間從未斷絶來往。在多年的交往之中,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也給予人大量的享受之物,人一直在加倍地感謝着我。如今,我們的相聚再也不比以往,誰能逃脱我們分手的時刻呢?人與我情意深長,我與人情思綿綿,有何辦法呢?誰敢違背天上之父的要求呢?我要回我的居所了,在那裏完成我的另一部分工作,或許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我希望人都不要過分悲傷,在地滿足我,我在天之靈會常常施恩于人的。

從創世我就預言過,我在末世作成一班與我同心合意的人,預言在末世在地立下標杆之後返回我的居所。當所有的人都滿足我之時,便達到我所要求的,從此我便不再要求人再做什麽了,而是與人一起叙述舊情,之後我們之間便分手。我開始着手這個工作,讓人在精神上都有一個準備,讓所有的人都明白我的意思,不要誤解我,或認為我太無情,或認為我太無義,這些都不是我的意思。難道人愛我就不願讓我有一個合適的安息之地嗎?難道人就不願為我而求告在天上的父嗎?人不是曾經也為我而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嗎?不是也曾成全我們父與子早日相聚嗎?為何如今却不願意呢?我在地的職分已盡完,我在與人分手之後會繼續幫助人的,這樣不好嗎?為了更好的工作果效,為了我們雙方都得益處,所以我們只好忍痛割愛就此分手,讓我們的眼泪都默默地流,我不會再責備人的。以往,我對人的言語説了不少,處處都扎在人的心上,使人都傷心流泪,我在此向人賠禮道歉,敬請人原諒,不要嫉恨我,因我都是為了人好,所以我希望人都理解我的心。在往日的歲月裏,我們之間也曾有過争吵,現在看來,我們雙方都得造就,在神與人中間因着争吵搭起了一座友誼的橋梁,這不正是我們雙方共同努力的結晶嗎?我們都應以此而為享受,以往我的「過錯」求人饒恕,人的過犯我也不記念,只要人都在以後能還給我一個「愛」,那我在天之靈會得到安慰的。不知人的心志如何,是否願意在我所提出的最後一個要求上而滿足我,我不求人做什麽,只求人都愛我即可,這個能達到嗎?在我們之間讓那些不快的事都過去,讓愛永存在我們中間,因我給人的愛不少,人愛我也曾付了不少代價,所以,我願人都珍惜在我們中間的單一、純潔的愛,使我們的愛遍及人間,流傳到永遠。當我們再次重逢之時,仍以愛讓我們互相聯結,使我們的「愛情」永遠存留,讓所有的人都作為佳話來頌傳,這樣我就滿足了,我便以笑臉顯現給人,希望人切記我的囑托。

一九九二年六月一日

上一篇: 第四十六篇

下一篇: 第一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你們都很願意在神面前得到點賞賜,都很願意被神看在眼中,這是每一個人信神之後的願望,因為人都是一心追求高的東西,没有一個人願意落在别人的後面,這是人之常情。正因為這個,你們中間的許多人才一味地討好天上的神,但事實上你們對神的忠心與坦誠遠遠不及對你們自己的忠心與坦誠。為什麽這樣説呢?…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上次聚會我們交通了一個很重要的話題,這個話題是什麽呢?你們記住没有?我再重複一遍,上次交通的話題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這個話題對你們重不重要?哪一部分對你們來説最重要呢?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還是神自己?你們對哪一方面的話題最感興趣呢?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哪一部…

第七篇

作為西面之枝都當聽我之聲:在以往,是否曾對我忠心?是否曾聽我良言相勸?你們的盼望是實際而不是渺茫的嗎?人的忠心、人的愛心、人的信心,無一不是來自于我,無一不是我賜給。我民,聽見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見我心?雖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時有跌倒的可能,有時甚至有背叛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我在外邦之中擴展工作,在全宇之下都閃現我的榮光,星星點點的人身上都包含着我的心意,都在我手的擺布之下做着我分配的活計,從此,我進入了新的時代,我將人都帶入了另一個世界。當我重返「故鄉」之時,我又開始了我原計劃中的另一部分工作,讓人對我更有認識。我眼觀看宇宙全貌,正是我作工的好時機…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