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宣俊玲被中共警察持續恐嚇致死案例

2018年07月23日

宣俊玲,女,1951年5月28日生,家住陝西省西安市臨潼區,1994年信主,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會

2015年9月22日晚上9點40分,宣俊玲和丈夫正在家看孫子,以西安市公安局臨潼分局西泉派出所張廣城為首的六名警察闖進屋,未出示任何證件就將二人控制在屋內,在房間裡搜出信神書籍後將二人押往該所。

到派出所,警察將宣俊玲和丈夫分開關押。第二天上午10點,警察就信神事宜和書籍的由來分別審問二人,因審訊無果,警察於當晚11點,以「信邪教」為罪名,將宣俊玲和丈夫押送至臨潼區看守所拘留一個月。

10月23日宣俊玲和丈夫拘留期滿卻未獲釋,當天中午12點,警察將二人轉押至陝西省西安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對其強行洗腦23天,每天強行灌輸無神論思想,逼迫他們放棄信仰,直到11月16日才將他們釋放。

據宣俊玲的丈夫回憶:他們在洗腦基地被24小時零距離監控,沒有機會禱告,每天被強迫學習無神論資料等,感到精神壓力特別大,導致宣俊玲回家後經常臉色煞白。被釋放後沒幾天,宣俊玲的血壓高達200毫米汞柱。

但中共政府並未放鬆對他們的監控。回家一週後,當地警察指派該村村長和村裡的親戚、鄰居等四五人,對他們進行嚴密監視,他們上街也有人跟蹤監視。

2016年1月23日下午、3月14日、5月10日下午,西泉派出所的警察三次去宣俊玲家中錄像,盤問他們還信不信神,還與誰接觸過,這給宣俊玲造成更大的精神壓力。期間,與宣俊玲同教會的基督徒雪利(化名)見到她時,發現她臉色煞白,太陽穴底下膚色特別黃,精神壓力特別大,明顯是受驚了。

2016年6月16日上午10點左右,西泉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再次到宣俊玲家,強令宣俊玲夫婦去派出所填表格。中午11點,宣俊玲和丈夫到派出所後,警察強行捏著他們的手指在填好的表格上滾動著按指印(每個手指都按,表格是警察填好的)、採血,後又勒令他們站在一台機器上測身高、稱體重、照相。當時宣俊玲的雙腿打顫,站立不穩,臉色蒼白,精神狀態很不好,在丈夫的攙扶下才站到機器上。

6月17日清早6點,宣俊玲感覺頭暈難受,坐在沙發上連鞋都換不上了,家人趕緊把她送到臨潼區人民醫院,經搶救才恢復意識。醫生問宣俊玲的家人最近她有沒有受刺激,家人告訴醫生昨天剛從派出所回來,醫生說:「這與去派出所有關係,可能是驚恐症。」

6月18日中午12點左右,宣俊玲病情惡化,後轉至西安市第四軍醫大學唐都醫院救治,醫院做完造影後,確診為大腦主幹堵塞。當晚7點宣俊玲因醫治無效去世。

據家人和教會同工說,宣俊玲被抓捕前身體健康,血壓正常(保持在90-120毫米汞柱),精神很好,平時處理教會工作沒有出現過頭暈的症狀。中共警察長時間的折磨、迫害使她精神緊張,血壓升高,導致突發大腦主幹堵塞去世。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基督徒白永蓮被中共政府迫害長期精神受壓自盡身亡案例

白永蓮(化名小鄭),女,生於1979年8月5日,家住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縣威遠鎮,2005年信主耶穌,2010年10月加入全能神教會。2012年,白永蓮因傳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羈押39天,因其娘家人請客送禮、花錢被獲准取保候審,後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釋放後,白永蓮遭到中共…

基督徒王丕明遭中共長期迫害致精神極度受壓突發疾病死亡

王丕明,男,生于1940年,家住甘肅省隴南市武都區隆興鄉,2006年加入全能神教會,為人忠厚老實,心地善良。自2012年以來,王丕明與妻子因信神長期遭中共監視、騷擾。期間,他們的大女兒因中共迫害,獲釋時精神失常不能自理,二女兒致殘。中共還煽動、挑唆村裏人對他們辱駡、欺凌,剥奪、剋…

基督徒程東珠因不堪忍受中共長期監視、施壓 被逼跳湖自盡

程東珠,女,生於1955年12月14日,家住湖北省武漢市蔡甸區,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據周圍人評價,程東珠是一個性格開朗、很堅強的人。2018年8月,她從在公安部門工作的兒子那裡得知中共要抓捕一基督徒,便趕緊給教會報信,使該基督徒免遭中共抓捕迫害。此後,程東珠遭中共長期嚴密監視、施…

基督徒莊永勝因信全能神遭中共追捕 逃亡期間抑鬱成疾自縊身亡

莊永勝,男,生於1944年11月29日,江蘇省宿遷市人,1997年信主耶穌,1999年3月加入全能神教會。2004年,莊永勝因保管教會錢財被中共抄家、抓捕,遭到酷刑折磨。釋放後,他被迫離家逃亡,以撿破爛為生,過著居無定所、飢寒交迫的日子,最終抑鬱成疾,於2007年10月自縊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