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王紅利因長期被中共警察騷擾迫害精神受壓自盡身亡案例

2019年04月30日

王紅利(化名:小珍),女,生於1971年5月,家住陝西省西鹹新區永樂鎮,1994年信主耶穌,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3年王紅利在聚會時被中共警察抓捕,獲釋後因不堪忍受警察常年的威脅、監視、騷擾,於2018年8月服農藥自盡,年僅47歲。

2013年8月4日,王紅利在聚會時被高陵縣涇渭鎮派出所警察抓捕。警察沒審問出他們想要的教會信息,於次日將王紅利釋放。

此次的抓捕使王紅利在派出所留下了案底,其丈夫為此與其離婚。2016年,王紅利重新組建家庭,擺脫了當地警察的監視。但中共警察並未放過她,仍在想盡辦法追查她的下落。

2017年7月5日,西鹹新區涇河新城崇文塔北路派出所警察,在村書記陪同下找到王紅利娘家,威脅王家人說出王紅利的下落,否則就把王家人抓捕,還要通緝抓捕王紅利,王家人被迫打電話叫王紅利回家。

7月7日上午9點多,崇文塔北路派出所兩名男警趕到王紅利家中,逼問王紅利是否還在信全能神,並當即在屋內到處亂翻。沒有搜到任何王紅利信神的證據,警察索要了王的手機號碼,並給她本人及屋內外拍照後才離開。當時只有王一人在家,她很害怕。她給教會寫的信中說道:「這次的打擊使我軟弱,但看到神的保守,警察沒有搜到我信神的證據。」

2018年5月7日,村幹部打電話將王紅利叫到村委會辦公室,五名國保大隊警察早已在那裡等候。警察當場審問王紅利是否還在信神,教會帶領是誰,一名警察還質問道:「給你發短信你為什麼不回?我們要知道你在幹什麼!」訊問結束後,王被放回。此後,王紅利的手機上經常收到警告信息,警察的騷擾給王紅利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她在給教會寫的信中說:「警察現在一直發短信攪擾我,使我精神恍惚,整天心神不寧。」

2018年7月,警察開始頻繁上門騷擾王紅利,從每週一次增加到兩三天一次,每次都是四名警察開著警車、穿著警服闖入王家,糾纏、審問半小時以上。警察對王紅利步步緊逼,致使王紅利經常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痛苦不堪。她曾痛苦地對母親說,她害怕被警察抓去後,經受不住折磨出賣其他基督徒,她不想那樣。因害怕連累其他基督徒,王紅利不敢與教會中的弟兄姊妹接觸。她還擔心警察的騷擾會影響夫妻感情,從不向丈夫提及自己長期被警察騷擾之事,只能獨自一人默默承受。

2018年8月2日上午9點,崇文塔北路派出所四名警察再次闖進王紅利家審問她,半小時後離開。王紅利因不堪忍受警察的長期糾纏,於當天喝農藥自盡。8月3日上午10點,王家人在安居涇河小區王紅利的新居衛生間內找到了王紅利的屍體。

王紅利就這樣被中共政府逼上了絕路,這是中共逼迫基督徒致死的鐵證。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沈敏枝因信全能神被抓捕 羈押期間遭虐待折磨致患肺癌死亡

沈敏枝,女,生于1984年10月6日,家住安徽省合肥市廬江縣廬城鎮馬店村,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7年8月,沈敏枝在福建省福清市作教會工作時,被當地警方監控、跟踪一個多月後抓捕,警察對她秘密審訊、强制洗腦半個多月。羈押期間,她又遭到虐待折磨,導致患上肺病,後病情惡化為肺癌…

基督徒葉建軍被中共警察迫害致精神分裂最終死亡案例

葉建軍,男,1950年12月9日出生在山東省龍口市龍口經濟開發區,是龍口市玻璃廠的一名普通工人。葉建軍1987年信主耶穌,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會,他為人老實本分,熱心事奉,喜歡傳福音,經常到山東省蓬萊市、煙臺市一帶傳福音。1999年葉建軍外出傳福音時被中共政府抓捕,慘遭酷刑折磨…

基督徒盧永鳳在看守所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

盧永鳳,女,生於1948年10月16日,家住遼寧省朝陽市,1993年信主耶穌,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8年6月,盧永鳳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在看守所關押期間被中共迫害致死。 2018年6月27日凌晨3點,遼寧省北票市刑警大隊十多名身穿巡警服的警察,駕駛五輛警車(其中兩…

基督徒李算算被中共政府殘害致死案例

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李算算(曾用名:李愛平),女,生於1966年12月,被害前家住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吐魯番市軍民共建路,2012年3月加入全能神教會,被抓時在教會裡接待基督徒聚會。 2013年7月14日左右,李算算因信全能神被吐魯番市勝利派出所強行抓捕,在其家中搜出數本信神書籍。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