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八 十 二 篇 說 話

聽了我話人人恐懼戰兢,一個一個都害怕得了不得,怕什麼?我也不殺你們!還是你們做賊心虛,在我後所做的太輕浮、太不值錢,叫我已恨惡到一個地步,恨不得當時就把那些我沒預定揀選的扔在無底深坑粉身碎骨,但我有我的計劃,我有我的打算,暫時先饒你一條小命,先讓你為我效完力之後,我就把你一腳踹開,我不願意看見這樣的東西,這是羞辱我名!知道嗎?明白嗎?不值錢的賤貨!認清!使用你的時候是我,不用你的時候也是我,萬有都由我擺佈,一切都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掌握在我手裡,誰敢亂動一下,我手立即擊殺了你。我常說的擊殺,你以為我真用手擊殺嗎?不用!我作事並不像人所想像的那麼笨,一切都由我話而立而成是什麼意思?我不動手腳,一切就都成了,明白我話的真意嗎?

凡是為我效力的,我永遠也不拯救,在我的國度裡沒份。因這些人只忙外面的事,不是通行我的旨意,別看我現時用他,其實他是我最討厭、最厭憎的人。今天,誰能通行我的旨意,誰能貼著我的負擔,能夠真心實意地為我獻上全人,我就愛誰,我就時時開啟他,讓他不離開我。我常說「真心為我花費的,我必大大祝福於你」,其中「祝福」指什麼說的?你知道嗎?針對現在聖靈的工作,指的是我加給你的負擔,凡是能夠對教會有負擔的,真心為我擺上的,他的負擔、他的真心都是我的祝福,加上我在他裡面的啟示,也是我的祝福。因就現在來說,若沒負擔的就是我沒預定揀選的對象,是我的咒詛已臨到了他。就是說,我預定揀選的對象,能夠在我所說的正面有份,而我沒預定揀選的對象,只能在我所說的反面有份。我話越說越明白,越說越透亮。那些彎曲詭詐的,我沒預定的每一個人,都是在創世之前就已受到了我的咒詛,為啥說你們出生的年、月、日,甚至哪一時、哪一分、哪一秒都有我合適的安排,哪幾個人得長子名分,我早就預定好了,都已在我眼中了,早被我看為貴重了,早在我心中佔有地位了。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有分量,都有我的意思,人算什麼!除了我所愛的幾個得長子名分的,又有幾個能體貼我心意呢?那些作為眾子的又算什麼呢?那些子民們又算什麼呢?以往所說的「我兒」都是對長子的稱呼,而那些不知羞恥的,作為兒子、作為子民們的人還以為是對他們的「尊稱」,不要厚著臉皮充當我的長子,你配嗎?今天,唯一能夠得到印證的,就是在我前重用的,已經得著了長子的名分,已在我的寶座、冠冕、榮耀、國度上有份。一切都是我精心佈置好的,今天得著長子名分的,都是受過大的痛苦、逼迫、患難的,包括出生以來家庭的遭遇,個人的前途、工作、婚姻等等,這些長子也不是沒有一點代價就得到的,而是事先就經歷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凡是以前被世人重看,在家裡安逸的,在長子中都沒份,這些人都不配作長子,是羞辱我名,我絕對不要。在眾兒子、眾子民中我所揀選的,也是在世名聲好的,但比起作長子的差得多了。別看我現在使用一些人,但在這些人中間,有許多人連子民也夠不上,是永遠沉淪的對象,我都是暫時用他一時為我效力,不是長久地使用,我長久使用的在我心目中已定形。也就是說,我重用的也就是我所愛的,我早就開始用,也就是他的功用已定了,而我所厭憎的,只不過在現階段暫用一時,等到外國人進來,那時長子們就徹底向你們顯明了。

今天我要求你們快快長大,貼著我的負擔,這個負擔並不過分,都是讓你們量力而行,我知道你們的身量,知道你們能盡什麼功用,我都知道、都明白,只願我兒能甘心捨己,真正做到愛我所愛、恨我所恨、作我所作、說我所說,不要受空間、地理、時間、任何人的轄制,願你們在哪兒都能靈得釋放,都能站住你們作長子的地位。今天誰為我獻上全人?誰為我忠心花費?誰為我日夜不眠?誰為我操持家務?誰為我減輕肩上的擔子?還不是我兒嗎?我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成全我兒,都是為我兒效力,知道嗎?一切都是為了我的眾長子,我不作錯事,別以為我看錯人了,別以為我看不起你,別以為我對你大材小用,別以為我沒預定你是我的錯,而是你不配!知道嗎?現在,我給你們一個印證,誰經常惹我發怒,誰經常被我指責、對付,定規是我恨惡的對象,必死無疑,是已定形的。我說過,對我的長子我再不對付,因這些人都已經過我嚴加的考驗,是我驗中了的人。我對誰沒好臉色,誰就有危險,不害怕嗎?我的話語一出口,有很多人就因著我的話而死去了,但其肉體有的還存在,只不過他的靈已死去,最明顯的表現就是沒有聖靈工作,不受一點約束(已被撒但敗壞到一個地步)。他的肉體什麼時候滅亡,有我合適的安排,有我特定的時間,他的靈死去為我效不了多大力,我要藉著他的肉體顯明我的作為的奇妙,從中讓人人心服口服,讚不絕口,對我無不敬畏,無不懼怕。每一個細節我都不輕易放過,都要為我而存而亡,都要為我效力之後方可退去。即使是撒但,我也要讓它為我效力之後退到無底深坑去。我每走一步都安安穩穩,都踏踏實實,沒有一點虛浮,絲毫沒有。

誰敢與我相比?誰敢與我相對?我立即擊殺了你!不留一點痕跡,連同你的肉體一同毀滅,這是絕對的,我說了就立即實行,決不挽回。世界一天天倒塌,人一天天滅亡,我的國度一天天成形,我的長子一天天長大,我的烈怒一天天高升,我的刑罰一天比一天重,我的話一天比一天厲害。你們還等著我的話語對你們輕點,我的口氣緩和點,休想!你看我對誰,對我所愛的,我口氣柔和,時時安撫,對你們,只有嚴厲加審判,再加上刑罰、烈怒。在不知不覺當中,世界各國形勢越來越緊張,一天比一天崩潰,一天比一天混亂,各國的首腦都想著爭奪最後的權勢。真沒想到,我的刑罰已臨到了他們,想爭奪我的權力,妄想!就是聯合國的首領也得在我面前求饒,他的惡事做了不少,該是刑罰的時候了,我不輕饒他。執政掌權的都得給我下去,只有我是配執掌萬有的,一切都在乎我,別說幾個外國人,都在乎我,對我研究的,我立即擊殺,因我的工作已運行到這一步。天天有新啟示,天天有新亮光,一切一切越來越被成全,而撒但的末日越來越近,越來越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