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篇

在人的心中不曾有我的地位,當我真心「尋求」人的時候,人都緊閉雙眼,并不理睬我的舉動,似乎我所作的都是在討人的喜悦,所以人總是厭煩我的所作所為。似乎我并無自知之明,總在人的面前顯露我自己,所以將「正直、公義」的人惹惱了,但就在這種「惡劣」的條件下,我還是在忍耐之後繼續着我的工作。因此,我説我經歷了人間的酸、甜、苦、辣,在風裏來,在雨裏去,經歷了「家庭」的逼迫,經歷了人生的坎坎坷坷,我也經歷了身體的别離之苦。但當我來在地上之時,人并不因我為其受的苦而「接待」我,而是將我的好心「婉言謝絶」了,我怎能不痛心?怎能不憂傷?難道我道成肉身就為得此下場嗎?人為什麽不愛我?為什麽我的愛换來了人的恨?難道我就該這樣受苦嗎?人也曾因我在地的苦而流下了「同情」的眼泪,人也曾為我的「不幸遭遇」而喊冤,但又有誰真知我的心呢?誰能體察我的情呢?人也曾與我情深意切,也曾在夢中與我常相思,但在地之人怎能明白我在天的心意呢?雖然人也曾體察我的憂傷之感,但誰是與我「同病相憐」呢?難道在地之人的「良心」就能將我憂傷的心感化嗎?難道地上的人就不能與我訴説内心的難言之苦嗎?靈與靈本相依,但因着有肉體的阻隔,所以人的大腦都「失去了控制」,我也曾提醒人來我前,但人却不因我的呼唤而滿足我的要求,只是睁着充滿泪水的眼望着高空,似乎有難言之苦,似乎有什麽東西阻攔。所以人都合着雙手俯伏在天之下向我祈討,我因着憐憫而將我之福賜予人間,轉眼就來到了我親臨人間的時候,但人却早已忘掉了對着天的起誓。這不正是人的悖逆嗎?人為什麽總是得「遺忘症」呢?難道我將人刺傷了嗎?我將人的身體打垮了嗎?我向人訴説我的心情,為什麽人總是躲避我呢?在人的「記憶」之中,似乎將什麽東西丢掉不知去向了,但又似乎人的記憶并不準確。所以人的生活總是丢三落四,全人類的「生活之日」七零八落,但無人去治理,人與人只是互相糟踏、互相殘殺,因此,導致了今天的慘敗之狀,以至于全宇之下都塌陷在污水、淤泥之中不可挽回。

當我來在萬人之中時,正是人向我「忠心」時,此時,大紅龍也開始在人身上「下毒手」,我是「應邀」而來,帶着人送我的「請帖」來在人間「坐席」。人看見我時并不理睬我,因我并没有裝飾高檔的服飾,只是帶着我的「身份證」來與人「坐席」,而且我的臉上并未搽高級化妝品,頭上未戴華冠,脚上只穿一雙普通的「家做鞋」,而且最使人失望的是,我的口上并没有「口紅」,而且不會講「客套話」,不會出口成章,而是句句刺傷人的肺腑,所以致使人對我的口另加三分「好感」。就上述打扮,足讓人給我「特殊待遇」的,所以人都把我當作一個鄉下來的「老鄉」,一無見識,二無智慧。但在衆人都上交「禮錢」之時,人仍然不把我看為尊貴,只是毫不在乎地、慢慢騰騰地、不耐煩地走到我的跟前,當我手伸出之時,人頓時大吃一驚,雙膝叩地,大聲呼喊。人把我所有的「賀禮之錢」全部收下,因着數目之大,所以人立時把我當作百萬富翁,將我身上破爛之衣「拽」下,不經我同意為我更换新衣,但我并不因此而高興。因我不習慣這樣安逸的生活,我厭憎這樣的「高等待遇」,因我本是出身在聖潔之家,可以説,因着我出身「貧寒」,所以不習慣過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奢侈生活。我只希望人能領受我的心情,只希望人能受點「苦」來接受我口中逆耳之言,因我從來就不會講什麽「理論」,或者是利用人的「處世秘方」來與人交往,我不會看着人的臉色説話,摸着人的心理説話,所以人一直是討厭我,認為我不可交,説我的口「不好使」,總是傷害人。但我也没辦法,因我也曾「鑽研」過人間的「心理學」,也曾「效法」人的「處世哲學」,也曾去人的「語言專科大學」學習人的語言,以掌握人的説話方式來按人的「臉色」説話,雖然我下的功夫不少,也拜訪了許多「專家」,但不曾有一點果效,人性的東西在我裏面不曾有一點,就這麽多年,我的功夫不曾有一點果效,對人的語言我是一竅不通。所以人所説的「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句話在我身上被「反射」回來,因此,這話便在地上告一段落,在人都不知不覺當中,這句格言被來自天上的神而「反證」,而且經充分證明這話并不成立。所以我向人賠禮道歉,無奈,誰叫我「太笨」?不能學會人間的語言,不能精通「處世哲學」,不能與人「搞社交」。我只是勸人還是忍耐忍耐,壓住心中怒火,不要因為我而「傷着身子」,誰叫我們之間有來往呢?誰叫我們在此時相遇呢?誰叫我們有共同的理想呢?

在我所有的説話當中都貫穿着我的性情,但人不會在我的話中摸,只是在摳我話中的字眼,這有什麽用呢?對我有觀念,這樣就能將人成全了嗎?莫非地上的東西能將我的旨意成就了嗎?我一直在教人學説我話,但人猶如口齒不伶俐一般,總是不能按照我的意思來學説我話,雖然我口對口地教,但人總是學不會。從此之後,我才有了新的「發現」,在地之人怎能會説天上之言呢?這不是違背自然規律了嗎?但我又因着人對我的「熱心」、對我的「好奇」對人作了另一部分工作。我從未因着人的不足而羞辱人,而是按着人的不足而供應人,所以人才對我稍有好感,就藉此機會我又一次將人聚攏來享受我的另一部分豐富。在此之時,人便又一次沉浸在幸福之中,歡聲笑語繞着天上的彩雲在游動,我將人的心扉打開,人頓時有了新的生機,不願再向我隱藏,因人嘗到了蜜的香甜,因此,將自己的破爛之物全部拿出來「兑换」,似乎我成了「垃圾集中地」或「廢品收購站」。所以,人都在看了張貼的「廣告」之後來我前踴躍參加,因為在人的意識當中,似乎能得着點「紀念品」,所以人都紛紛來「信」以參加我所布置的活動,在此之時,人并不怕賠本,因為活動的「本錢」并不大,所以人才都敢「冒險」來參加,若是無參賽「紀念品」,那麽人都會退出賽場而向我索取他的本錢,而且向我計算其「利息」的。正因為如今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達到了「小康水平」,實現了「現代化」,而且「高層幹部」親自「下鄉」布置工作,所以人的信心頓時加添了好幾倍,而且因着人的「體格」越來越好,因此,人都向我投來了「佩服」的目光,而且都願意接觸我,以獲得我的信任。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一日

上一篇: 第三十篇

下一篇: 第三十二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你信神就得順服神,信神就得實行真理,就得將你的本分都盡上,不僅如此,你對你該經歷的也得明白。你若只經歷對付、管教、審判,只會享受神,但你感覺不到神什麽時候管教你、對付你,這不行。也許你在這次熬煉中站住了立場,這也不行,還得往前走,愛神的功課是無盡無休的,什麽時候也到不了盡頭。人把…

第二十七篇

人的作為不曾打動我的心,不曾被我看為寶貴,在人的眼中,我對人總是不放鬆,總是在對人施行權柄。在人所有的作為當中,幾乎没有一事是為我而做的,没有一事曾在我眼前站立住,最終,人的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前無聲無息地倒下了,之後,我才顯出了我的作為,讓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失敗中認識我。人的本性并未…

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以至于人悖逆神的歷史都記載在了「史記」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為人自己也述説不完,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被撒但引誘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人看見了神背叛神,看不見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見了神的咒詛、看見了神的烈怒…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

作為每一個相信神的人都應明白,今天能够接受神在末世作的工作,接受神在你身上作的所有計劃中的工作,你實在是蒙了神極大的高抬和拯救。神將全宇的工作的重點全部作在這班人身上,將他全部的心血代價都獻給了你們,他將全宇的靈的工作全都收回給了你們,所以説,你們是幸運者。而且神將他的榮耀從以色…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