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篇

在我的家中曾有人頌揚我的聖名,為我在地的榮耀顯滿穹蒼而奮力拼搏,我因此而大大歡喜,心中甚是歡暢,但又有誰能代替我的工作為我而日夜不眠呢?我因人在我前的心志而得以享受,但因人的悖逆而發怒,所以由于人總是不能守住本分,這才使我為人多加幾分憂傷之心。為什麽人總是不能為我而獻上自己呢?為什麽人總是與我討價還價呢?難道我是商業貿易中心點的總經理嗎?為什麽人要求我的我都來「盡心盡意」地去滿足,而我要求人的却是虚空一場呢?難道是我不精通做生意的手段而人却精通嗎?為什麽人總是以花言巧語來騙我呢?為什麽人總是提着「禮品」要求走後門呢?難道這是我教給人做的嗎?為什麽人做這一類的事「乾净利索」呢?為什麽人總是存心騙我呢?我在人間之時,人把我看為受造之物;當我在三層天上之時,人把我看為掌管萬有的全能者;當我在穹蒼之時,人把我看為充滿萬有的靈。總之,在人的心中并無我合適的地位,似乎我是一個外來客,人都厭憎我,因此當我拿着票對號入座之時,人就把我轟了出來,還説什麽并無我的坐席之地,説我來錯了地方,我只好悻然離去,我立下心志再不與人接觸,因為人的心太狹窄,人的度量太小,我不會再與人同桌吃飯,不會與人在地之上度過年年歲歲。但當我説話之時,人便大吃一驚,害怕我離去,所以一個勁兒地「挽留」我,我看見人的裝腔作勢之態,心中頓覺幾分凄凉之感,人都害怕我與其别離,所以,在我與其分手之時,地上頓時充滿哭泣之聲,人的臉上都挂滿泪珠,我為其拭去眼泪,將人再次扶起,人都望着我,祈求的目光似乎在央求我不要離去,我因着人的「誠心」與人同在,但有誰能明白我心中之苦呢?有誰能體貼我的難言之處呢?在人的眼中,似乎我并無感情,所以人與我總是兩家之客,但人怎能看到我心中的憂傷之感呢?人只是貪圖自己的享受,却并不體貼我的心意,因人到現在為止仍不知我經營計劃的宗旨是什麽,所以現在仍在無聲地祈求,這又有什麽益處呢?

我在人間存活之時,在人的心中占有了一定的地位,因為我在肉身中向人顯現,而人又活在「古老」的肉身之中,所以人總以肉體待我,因人的所屬物就是肉體,人并無别的附屬物,所以把自己的「所有」都給了我。但人却絲毫不知,只是在我前「奉獻」,但我收到的却是分文不值的「廢品」,人却不以為然。當我將其送的「禮物」與我的東西相比之時,人頓覺我的寶貴,這才看清了我的不可估量。我并不以人的誇耀而驕傲,而是繼續顯給人看,使人都能對我有完全的認識,當我將我的全部顯給人觀看之時,人便睁大雙眼觀望,似乎是一支鹽柱一般屹立在我前一動不動,我看見人的怪態不禁發出笑聲,因為人正在伸手向我索取,所以我將我手中之物遞給人,人便將其摟在懷中像寶貝剛降生的嬰兒一樣,人只是瞬間地在做着這樣的動作。當我將人所處環境改變之時,人便立即將「嬰兒」隨手扔掉,自己抱頭逃竄。在人的眼中,我是人「隨時隨地」的幫助,似乎我是隨叫隨到的服務員,所以人一直在「仰望」着我,似乎在我有無窮無盡的抗灾之術,所以人一直拉着我的手,領着我「周游全地」,讓萬物都看見其有主宰者,因而再無人敢欺騙他。人的「狐假虎威」之術我早就識破了,因人都在搞一筆「挂牌」生意,想用騙術來獲利,人的陰險毒辣之計我早識破,只不過我不願與人傷和氣罷了,我不作那無理取鬧的事,那樣太無價值,太没有分量。我只是看在人的軟弱之處來作我要作的工,否則,我會將人都化為灰燼不容其存留的,但我所作的都是有意義的工作,所以我不輕易刑罰人。就因此原因,人才一直在放縱自己的肉體,并不體察我的心意,而是一直在我的審判台前欺哄我。人的膽量是不小,當所有的「刑具」都威脅其時,而人却毫不「動摇」,在事實面前人仍不能將事實供出,只是硬着頭皮在與我對抗,當我讓其把髒物全部拿出來之時,人還是以空着的兩手在我前顯示,怎能不讓人以此為「標杆」呢?因為人的「信心」太大了,所以令人「佩服」。

我在全宇之中開展了我的工作,全宇之人頓時苏醒過來,以我的工作為核心而轉動,當我在人的裏面「周游」之時,所有的人都從撒但的捆綁之中逃脱出來,并不受害于撒但的苦害之中。人都因着我日的到來而滿心歡喜,心中的憂傷消失了,天上的愁雲化為空氣中的氧氣而飄蕩着,在此之際,我與人同享歡聚之福。我以人的作為而有了欣賞之物,所以我不再憂傷。而是因着我日的到來,隨之在地上的有生機之物將重新得以生存之本,將地上的萬物都重新點活,讓其以我為生存的根基,因我使萬物焕發生機,我又使萬物悄然消失。所以萬物都在等着我口中的命令,以我所作的、以我口所説的而得以享受。在萬有之中,我是至高者,但我又活在萬人之中,以人的作為而當作我造天地的顯明之物。當人在我前為我獻上大贊美之時,我便在萬有之間被高舉,所以地上的百花在烈日之下更加艷麗,小草更加翠緑,天上的雲彩更加添了幾分蔚藍。因着我的發聲,人都在四處奔走,在我國中的衆民,如今已是滿面喜氣,生命隨之而長大,我在所有的選民之間作工,不讓其摻有人的一點意思,因我在親自作着我自己的工作。在我作工之時,天地萬物隨之而變化、更新,當我完成工作之時,人便完全更新了,再不會因着我的要求而活在煩惱之中了,因為全地之上都散發着歡樂之聲,我便趁機將我給人的祝福而賜給人間。我在國度中作王之時,人都害怕我,但我在人中間作王之時,在人中間生活之時,人却并不以我而歡喜,因人對我的觀念太大了,以至于根深蒂固難以除掉。我因着人的表現而作我合適的工作,當我升到高空向人大發烈怒之時,人對我的「種種看法」頓時化為灰燼,我讓其再講幾條對我的觀念,而人却啞口無言,似乎人是「一無所有」,似乎人在「講謙卑」。我越在人的觀念中生活,越使人愛我,我越在人的觀念之外生活,人便越遠離我,而且對我多加幾分「看法」,因我從創世到如今一直活在人的觀念之中,當今天來在人之間時,把人所有的觀念都打消了,所以人説什麽也不答應,但我有合適的方法來對付人的觀念。作為人的,誰也不要着急上火,我會以我的方式來拯救全人類的,讓人都來愛我,讓人都來享受我的在天之福。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七日

上一篇: 第三十二篇

下一篇: 第三十四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十八篇

在閃電之中,各種動物顯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復了原有的聖潔。敗壞的舊世界啊!終于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没,化為水中的淤泥!我所造的全人類啊!終于在光中重新得以復苏,得到生存之本,不再在淤泥之中挣扎!我手中的萬物啊!怎能不因我話而得以更新呢?怎能不在光中發揮功能呢?地…

你與神的關係如何

信神最起碼要解决與神的正常關係問題,没有與神的正常關係就失去了信神的意義。要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這全是藉着心安静在神面前達到的。跟神的關係正常就是對神的一切作工能够不疑惑、不否認,而且能够順服,在神的面前存心對,不為個人打算,不管做什麽事都以神家利益為重,接受神的鑒察,順服神的安…

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你們都很願意在神面前得到點賞賜,都很願意被神看在眼中,這是每一個人信神之後的願望,因為人都是一心追求高的東西,没有一個人願意落在别人的後面,這是人之常情。正因為這個,你們中間的許多人才一味地討好天上的神,但事實上你們對神的忠心與坦誠遠遠不及對你們自己的忠心與坦誠。為什麽這樣説呢?…

第十篇

國度時代畢竟不同于以往,不是關係到人怎麽做,而是我降在地上親自作,是人所想不到而且也達不到的。從創世到今天,多少年來只是教會的建造,却并不曾聽説有國度的建造。即使是我親口提起,但又有誰知道其本質呢?我曾降在人間,體察人間之苦,但并未達到我道成肉身的目的。當國度建造開始,我所道成的…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