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話在肉身顯現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 三 十 四 篇

在我家中我曾請人做客,但人都因着我的呼唤而到處「奔走」,似乎不是讓人做客,而是讓人上刑場一般,所以導致我的家中空空蕩蕩,因為人一直在迴避我、一直在防備我,所以致使有一部分工作没法作,就是説,致使我為人預備的筵席重新撤回,因為人都不願意享受,所以我也并不勉强。但就在無意之中,人突然覺着腹中飢餓,所以人都找上門來求我幫忙,我怎能「見死不救」呢?所以我又為人另設筵席讓人享受,人在此時才覺着我的為人太令人佩服,所以人才都來投靠我,因着我對人的態度,人便逐漸「放下心」來愛我,人再也不懷疑我會將其送入「火葬之地」,因我的心意本不是此,所以人都看了我心之後才真心投靠我,足見人的心有多「謹慎」。但我却并不因人的詭詐而對人有戒備之心,而是以暖懷來感化人的心。這不正是當前我所作的嗎?不正是人在現階段所表現的嗎?為什麽人能做出那樣的事來?為什麽人能有那樣的心緒呢?真是人對我認識了嗎?真是人對我無限無量的愛嗎?我不强制任何一個人來愛我,我只是給人一個自由意志來讓人自己選擇,在其中我并不插手,并不幫助人對自己的命運怎樣選擇。人都在我前立下了心志,都拿在我前讓我「檢查」,當我將包着「人的心志」的布包打開之時,看見裏面的東西亂無頭緒,但其中的東西却甚是「豐富」,人都睁大眼睛看着我,深怕我將他的「心志」揀出來,但我因着人的軟弱并未及早地作出那樣的判斷,而是將「包」蓋上繼續作我該作的工作。人却并不隨着我的作工而進入我的引領之中,而是仍然關心着他的「心志」是否得到了我的稱許。我作了多少工,説了多少話,事到如今,人仍未摸着我的心意,所以就人奇妙莫測的一舉一動使我「暈頭轉向」。為什麽人總是摸不着我的心意而隨從己意亂做呢?莫非人的腦神經受刺激了嗎?莫非人聽不懂我説的話嗎?為什麽人總是眼望前方而做事,却不能自己踩出一條路來作後人的標杆呢?在彼得以先莫非也有標杆嗎?彼得不也是在我的引導之下而生存下來的嗎?為什麽今天的人却不能做到這一點呢?為什麽人都在標杆之後也不能滿足我的心意呢?足見人對我還是「不信任」,所以導致今天人的慘敗之狀。

我以天上飛翔的小鳥為觀賞之物,雖然其在我前并未立心志,也并無話語來「供應」我,但其能因着我給予其的「天地」而得以享受,但人却做不到這一點,人都是滿面愁容,難道是我欠下人一筆不可奉還的債嗎?為什麽人總是泪痕滿面呢?我以山間開放的百合花為欣賞之物,花草漫山遍野,但它能在春未到之前為我在地的榮耀增光添彩,人能做到這一步嗎?能在我未歸回以先為我在地上作見證嗎?能在大紅龍國家之中為我的名而獻上自己嗎?在我的説話當中,似乎貫穿着我對人的要求,所以人都因着我的要求而「厭煩」我,因為人的身體太「虚弱」了,根本達不到我的要求,所以人都害怕我説話,當我張開口之時,便看見地之上的人都在到處逃竄,似乎在逃荒一般。當我遮掩臉面之時,當我扭轉身軀之時,人立時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因人都害怕我離開,在人的觀念當中,當我離去之日是禍從天降之日,當我離去之日是人開始受刑之日,但我所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我從未按照人的觀念作事,從未讓人的觀念與我相合。當我作事之時,正是顯明人之時,即我作的事并不讓人用觀念來衡量。從創世到如今,還不曾有一個人在我的作事中發現「新大陸」,不曾有人摸着我作事的規律,不曾有一個人開闢出一條「新出路」,所以致使人現在仍不能進入正軌,這正是人所缺少的,也是人該進入的。從創世到如今,我還未動過這樣的工程,只在末世我在工作之中多加了幾個新項目,但就在這最明顯的情况下,人,仍不能摸着我的心意,這不正是人的缺乏之處嗎?

在我進入新的工作之後,我便對人又有了新的要求,以往的要求對人來説似乎没有果效,所以使人對此之事都忘却了。新的工作方式是什麽呢?對人提出的要求是什麽呢?在以往,人是否都按照我的心意去做事,是否都是在我所要求的範圍中做事,這些人都能作自我衡量,我不必一個一個地作檢查工作,自己的身量都自己掌握,所以自己能做到什麽程度仍是自己心裏清楚,不用我明説。或許當我説之時會將一部分人「絆倒」,所以這一部分話我先避開不説,以免人因此而軟弱,這樣作不更有利于人的追求嗎?不更有利于人的長進嗎?誰不願忘記背後而努力向前方呢?由于我的「粗心」,我也不知道人是否明白我説話的方式已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境地,再一個是由于我的工作太「忙」,所以没抽出時間來過問一下人是否明白我的説話口氣,所以我只求人多多「諒解」我,因為我的工作太「忙」,不能親臨工作基地來指導人,所以對人「不太了解」。總之,不管怎麽樣,我現在開始帶領人正式進入新的起頭,帶領人進入新的方式裏。在我的所有説話當中,人都看見了我的説話詼諧、幽默,諷刺口氣特别强,所以不知不覺中與人傷了「和氣」,使人的臉上「陰雲密布」,但我并不因此而受轄制,而是繼續着我的工作,因為凡我所説、所作都是我計劃中的必要部分,凡是我口所説的都是對人有幫助的,凡我作的都不是瑣碎的事,對所有的人都有造就,因着人的缺乏,所以我才放開手脚作,而且一個勁兒地説話。或許有的人都在迫不及待地等着我向其提出新的要求,那我就滿足人的需要。但我要提醒一句,在我説話之時,希望人多長幾分見識,多長一些分辨力,以便能從我的話中多得點什麽,從而滿足我的要求。以往,在教會之中,人都注重接受對付、破碎,吃喝我話都是在能明白我説話的目的、根源的基礎上,但今天却不同以往,人根本摸不着我説話的根源,所以,人根本没有機會接受我的對付、破碎,因為人吃喝我話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但就在這種情况下,人仍不能滿足我的要求,所以就藉此我對人提出要求,我要求人與我一同進入試煉當中,即進入「刑罰」之中。不過我提醒一句,并不是將人置于死地,而是工作的需要,因為在現階段我的話語太令人難解,在人這一方又不會與我「配合」,無奈!只好讓人與我一同進入新的方式之中,有什麽辦法呢?因着人的不足,所以我也得進入人所進入的流中,誰叫我要將人作成呢?誰叫我定了這樣的計劃呢?另一個要求雖説并不難,但也并不亞于第一個要求。我在末世一班人身上作的都是前所未有的工程,所以為了我的榮耀顯滿穹蒼,所有的人都為我受最後一次「苦」,明白我的心意嗎?這是我對人提出的最後一點要求,就是説,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為我在大紅龍面前作剛强響亮的見證,最後一次為我擺上,最後一次滿足我的要求,你們真能做到嗎?以往不能滿足我的心,在最後一次能「打破常規」嗎?我給人一個考慮的機會,讓人都好好斟酌一番,最後給我答覆,這樣做不好嗎?我等着人的回音,等着人給我的「回信」,你們有信心滿足我的要求嗎?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日

上一篇:第 三 十 三 篇

下一篇:第 三 十 五 篇

相關內容

  • 過 犯 會 將 人 帶 入 地 獄

    我給了你們許多警告,也賜給了你們許多為了征服你們的真理,如今你們都感覺自己比以往充實了許多,也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懂得許多信實之人該具備的常識,這些都是你們多年來的收穫。我不否認你們的成果,但我也很坦然地説我也不否認你們這麽多年來對我的種種悖逆與背叛,因為你們中間没有一個聖人,而是毫不例外的都是被…

  • 第 四 十 四 篇

    我是公義,我是信實,我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誰是真,誰是假,我會馬上顯明,你們不要着慌,都有我的時候,誰是真心要我的,誰是不真心要我的,我會一一告訴你們,你們只管吃好、喝好,在我面前與我親近好,我會親自作我的工。你們不要急于求成,我的工作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都有我的步驟、有我的智慧在其中,所以我的…

  • 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多數人的信神都是為了以後的歸宿或是暫時的享受。對于不經任何對付的人來説,信神就是為了進天堂,就是為了得賞賜,并不是為了被成全或是為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就是説,多數信神的人并不是為了履行自己的職責或是來完成自己的本分,很少有人信神是為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也没有人認為人既活着就當愛神,因為這本是天經…

  • 第二十二篇結合第二十三篇

    現在所有的人都願意摸神的心意,都願意認識神的性情,但誰也不知是什麽原因,為什麽不能隨從己意,為什麽心總是背叛己,想達到却又不能。因此,所有的人都處于又一次的悲痛欲絶之中,但又害怕,矛盾的心情無法表達,只好是垂頭喪氣,心裏總琢磨:莫非神不開啓我?莫非神暗自把我丢弃了?可能其他人都行,除了我神都開啓,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