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實 行 (四)

我現在所說的平安、喜樂與你所認為、所領受的並不是相同的。以前你認為平安、喜樂就是整天高高興興的,一家人沒病沒災,心裡面總是樂滋滋的,根本沒有憂傷之感,不管個人生命程度如何,裡面總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樂,再加上丈夫工資提升,兒子剛考上大學,想想這些事,你便禱告神,看見神的恩典太大,便高興得合不攏嘴,不住地感謝神。這樣的喜樂、平安不屬真喜樂、平安,並不是聖靈同在的平安喜樂,是你肉體得滿足的平安喜樂。今天是什麼時代你應明白,不是恩典時代,不是讓你求餅得飽的時候了。你或許會因著你的家庭萬事如意而喜樂萬分,但你的生命卻是奄奄一息,這樣,不管你是多麼喜樂,都是沒有聖靈同在的。要獲得聖靈同在也簡單,你把你當做的都做好,把人的本分、人該盡的功用都盡好,而且能夠裝備你所需要的東西,來補足你的缺少,你總對自己生命有負擔,而且因著對一個真理透亮或對今天神的作工能明白而高興,這是真正的聖靈同在。或有時碰著你不知怎麼經歷的事或所交通的真理不透亮而著急上火,這證明你有聖靈同在,這是生命經歷中的常見情形。你得明白有聖靈同在與無聖靈同在到底是什麼區別,不要把這個看得太簡單了。

以前談過聖靈同在與聖靈作工不一樣,聖靈同在的正常情形表現是人的思維正常,人的理智也正常,人性都正常,以前什麼性格現在還什麼性格,只不過裡面有平安,外表有聖徒的體統,這是有聖靈同在了。聖靈同在時,人有正常的思維,該吃飯吃飯,餓了想吃飯,渴了想喝水……像這些人性正常的表現,不屬於聖靈的開啟,是屬於人的正常思維,是人有聖靈同在的正常情形。還有的人錯認為有聖靈同在人就不懂得餓,不感覺睏,更不知有家庭,幾乎脫離肉體。其實,越是有聖靈同在人越是正常:懂得為神受苦、花費、盡忠心,懂得撇棄,更知道吃飯,也知道穿衣。就是說,根本不失去該有的正常人性,而是特別有理智的。有時看看書,揣摩揣摩神的作工,心裡有信心,願意追求真理,當然聖靈作工是在此基礎上的。人若沒有正常的思維,就屬於沒理智,這是不正常的情形。有正常人的思維、有聖靈同在的人肯定有正常人的理智,就是有正常的情形。在經歷神的作工當中,聖靈作工都是有時候的,而聖靈同在往往是時時都有的,只要人的理智正常,只要人的光景都正常、人裡面的思維正常,這肯定是有聖靈同在的;人理智不正常,思維不正常,人性就不正常了。如果現在你裡面有聖靈作工,那肯定也有聖靈同在,你若有聖靈同在不一定有聖靈作工,因為聖靈作工都是有特殊時候的。聖靈同在只能維持人的正常生活,但聖靈作工是有時候的,比如你是為神作工的,下到教會裡聖靈就開啟你一些話,這是聖靈作工的時候。有時你看書,聖靈開啟你一些話,特別能結合你自己的經歷,使你對自己的光景更有認識,你有了開啟,這也屬於聖靈作工。有時我在上面說話你們在下面聽,能結合自己情形,有時受感動、受激勵,這都屬於聖靈作工。有些人說他裡面時時有聖靈作工,這是不可能的!若他說他時時有聖靈同在,這還現實,若說他每時每刻思維正常,理智也正常,這也現實,這說明有聖靈同在。如果說你裡面時時有聖靈作工,時時刻刻都能有神的開啟,都有聖靈的感動,每時每刻都有新的認識,這就屬於不正常!這就太超然了!這樣的人百分之百是邪靈!就是神的靈來在肉身,他有時還得休息,還有吃飯的時候,更何況你呢?被邪靈附著的人好像沒有肉體的軟弱,什麼都能捨、都能撇,也沒情感,又能受苦,絲毫不感覺累,好像超脫肉體了,這不是太超然了嗎?邪靈作工就是超然,人根本達不到!沒分辨的人若看見這樣的人就羨慕,說他信神可真有勁,信得多好,從不軟弱!其實這是邪靈作工的表現。因為情形正常的人必有人性的軟弱,這是有聖靈同在的人的正常情形。

什麼叫站住見證呢?有些人說他就這麼跟著,不管能不能得著生命,他也不追求生命,但也不退去,只承認這一步工作都是神作的,這不是失去見證了嗎?就連被征服的見證也沒有。被征服的人不管怎麼樣都跟著,而且能追求生命,他不僅信實際的神,更知順服神的一切安排,這是有見證的人。沒見證的人始終也不追求生命,到如今仍然是跟著混日子過,即使是你跟著也不見得你已被征服,因你對今天神的作工根本沒認識。被征服也是有條件的,並不是凡是跟著的人就被征服了,因你心裡根本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跟隨今天的神,你也不知你是怎樣走到今天的,是誰將你維持到今天的。有些人信神整天都是稀裡糊塗,所以你跟著不見得是有見證。到底什麼是真正的見證呢?這裡所說的見證共分兩部分:一部分是被征服的見證,另一部分是被成全的見證(當然這是將來更大的試煉之後的見證,是在患難以後的見證),也就是你能在患難、試煉中站立住了,你就有了第二步的見證了。現在關鍵的是作第一部分見證,就是你能在這一次一次的刑罰與審判的試煉中站立住,這就是被征服的見證了。因為現在是被征服期間(你該知道,現在也就是神在地作工期間,神道成肉身來在地的主要工作就是藉著審判、刑罰來征服地上這班跟隨他的人),你能否作出被征服的見證來,不僅看你能否跟隨到底,更重要的就是看你經歷一步一步的作工能否對這些作工中的刑罰與審判有真正的認識,看你對這所有的作工能否有真正的看見。不是你跟隨到底即可矇混過關,你得能做到甘願降服在這一次又一次的刑罰與審判中,能對你所經歷的這一步一步的工作有真實認識,對神的性情都能達到認識、順服,這就是要求你作的最終被征服的見證。被征服的見證主要還是指你對神的道成肉身有認識,這步見證關鍵是針對神的道成肉身,不在乎你在世人或執政掌權的面前如何做、如何說,主要在乎你能否順服神口裡的一切說話與他的一切作工。所以這步見證是對著撒但作的,是對著所有的眾仇敵——不相信神能第二次道成肉身來作更大的工作,以至於不相信神能重返肉身這一事實的所有的魔鬼、仇敵,即所有的敵基督——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所有的眾仇敵。

不是你想神,也不是你盼神就能證明你是被神征服,而是看你能否相信他就是「道」成了「肉身」,是否相信「話」成了「肉身」,是否相信「靈」成了「話」,「話」在「肉身」顯現,這是關鍵的見證。不在乎你怎樣跟隨,也不在乎你如何花費,關鍵在乎你能否從這一個正常的人性裡發現:「話」已成了「肉身」,「真理的聖靈」實化在了「肉身」中,也就是一切的真理,一切的生命、道路都來在了肉身,確實是靈來在了地上,是靈來在了肉身,雖然與聖靈感孕在外表看並不相同,但在作工中更能看見靈早已實化在了肉身中,更能看見「道」成了「肉身」,「話」在「肉身」顯現,讓你明白「太初有道(話),道(話)與神同在,道(話)就是神」的真意。你更得明白今天的話是神,道是神,而且讓你看見話成了肉身,這就是你的最好的見證。這就足以證明你對道成肉身的神有了真正的認識,你不僅能認識他、解剖他,而且能知道你今天所走的路是生命的道,是「真理的道」。耶穌作了一步工作,只應驗了「道與神同在」的實質,就是神的真理與神同在,神的靈與肉身同在,不可分割,即道成的肉身與神的靈同在,更能證明道成肉身的耶穌是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這一步作工正應驗了「話成了肉身」這話的內涵之意,更進深了「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的內涵之意,而且將「太初有道」這話也讓你認準。就是說,創世神就有話,神的話與神同在,不可分割,末了時代更顯明他的話的威力與權柄,讓人看見他的所有的道,就是聽見他的所有的話,這是在末了時代作的工作。你得將這些認識透,不是你怎麼認識肉身,而是你如何認識肉身與話、肉身與道,這是該作的見證,是所有的人該認識的。因為這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也就是末了一次的道成肉身,即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將所有的神在肉身的工作盡都作透發表出來,結束神在肉身的時代。所以說,你得認識道成肉身的意義,並不是你如何跑路或做其餘的外邊的事,而是你能否完全降服在道成肉身的神面前將你的全人都完全獻上,順服一切出乎他口中的話,這是你當做的,是你當謹守的。

末了一步的見證即你能否被成全的見證,就是在你領受了道成肉身的神口中的一切話之後,對神有了認識,能夠有所定真,你將神口裡的一切的話都活出來,達到對你要求的「彼得的風格」「約伯的信心」這些條件,以至於順服至死,將自己完全交出來,最終成為一個合格的「人」的形象,即一個被征服、刑罰、審判、成全之人的形象,這就是最終的見證,是一個最終被成全之人該作的見證。這就是所作的兩步見證,都是互相聯繫的,哪一步都不可缺少。但你得知道一點,今天我要求你作的見證不是針對世人,也不是針對任何一個人,而是針對我對你所要求的而言的,衡量的標準就是你是否達到我的滿意,你是否能完全合乎我對你們每個人的要求標準,這是你們當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