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麽不願意作襯托物呢?

被征服的對象是襯托物,人被成全之後才是末世工作的標本模型,没被作成以前是襯托物、是工具也是效力品,被徹底征服的人是經營工作的結晶,也是標本模型,就這幾個不起眼的「稱呼」在人身上顯出許多有趣的「故事」來。你們這些小信的人往往會因為一個不起眼的稱呼而争得面紅耳赤,甚至有時傷了和氣。你别看這小小的稱呼,在你們的思想意識中認為并不是小小的稱呼的事,而是關乎你們的命運的大事。所以,那些不明事理的人經常會因為這一件極小的事而造成大的損失,這就是因小失大,而且你們會因為一個小小的稱呼而逃跑再也不回來了。這都是因為你們把生命看得太微小,而把對你們的稱呼看得太昂貴,這樣,在你們的屬靈生活中以至于涉及到你們的現實生活中,因着你們這地位觀念往往會産生許多曲折離奇的故事。你們或許不承認,但我説在現實生活中確實存在這樣的人,只不過你們没有一個一個地顯露出來罷了。就你們每一個人的生活中都發生過這樣的故事,不信你就看看下面這個姊妹(弟兄)生活中的一個小片段,或許這個人就是你本人,或許是你生活中熟悉的一個人。如果我説得不錯的話,這個小片段就是你本人的經歷,而且一句話不少,一個心思、意念都没落下,完完全全都記録在這段故事中,不信你就看看。

這是一個「屬靈人」的一段小小的經歷:

他看到教會中弟兄姊妹做許多事都不合神心意就着急了,開始教訓弟兄姊妹:你們這些没良心的東西!為什麽竟昧着良心做事呢?為什麽不尋求真理盡憑己意呢?……我這麽説你們,這也是恨我自己,看見神心急如火燒,我也跟着上火,我真願意把神托付的工作作徹底了,真想把你們服事起來,只是我現在力量太單薄,神為我們花了多少時間,説了多少話,可我們現在還是這樣,我心中總感覺虧欠神太多……(流泪了,再也説不下去了)接着就開始禱告了:神哪!求你加給我力量,加倍地感動我,讓你的靈在我身上作工,我願與你配合,到最終只要你能得着榮耀,我現在願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你,哪怕是捨命我也願意,只要我們能獻上大贊美,讓弟兄姊妹都歡歌起舞贊美你的聖名,榮耀你,彰顯你,都對你的工作定真,而且願意體貼你的負擔……就他這麽懇切地禱告,聖靈還真加給他負擔了。在這一段時間,他特别有負擔,整天看呀,寫呀,聽呀,簡直忙得不可開交,靈裏情形特别好,心裏總有勁,總有負擔,偶爾軟弱或做事碰壁,但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恢復正常情形了。這樣經歷了一段時間,長進也很快,對許多神話也能明白一些了,詩歌學得也快了,總之靈裏情形特别好。他看到教會裏的許多事不合神心意就着急上火,就責備弟兄姊妹:這是忠心盡本分嗎?為什麽不能付出一點代價呢?你們不願意做我做……

在他有負擔的時候,聖靈越作工他越感覺有信心,偶爾遇到點難處,有點消極,自己也能勝過去。就是説,他經歷聖靈作工的時候,即使光景特别好也避免不了有些難處,有點軟弱,這都是不可避免的事,但過不了多久便能從這情形中出來。經歷軟弱的時候,一禱告覺得自己身量實在是小,但是他願意與神配合,不管神怎麽作他都願意滿足神的心意,都願意順服神的一切安排。有人對他有看法、有成見,他能放下自己主動跟對方交通。這些情形都是在聖靈正常作工的時候人所有的情形。過了一段時間,神的工作也開始轉變了,人都進入了另一個作工步驟之中,神對人又另有要求,這樣便有新的説話來對人提出要求了:……我對你們只是恨,從來没有過祝福,没有心思祝福你們,也没有心思把你們作成,因為你們太悖逆。因着你們的彎曲詭詐,因着你們素質差,地位又低,我從來没有把你們看在眼裏,從來没把你們放在心上,我作工只是有意來定罪你們,我手一直没離開你們,我的刑罰一直没離開你們,對你們一直是審判、咒詛,因為你們對我并不認識,所以我對你們的忿怒一直没離開。雖然我一直作工在你們中間,但我對你們的態度你們應該知道,只是厭憎,并没有别的態度,没有别的看法,我只是要讓你們來襯托我的智慧、我的大能,你們只是我的襯托物,因我的公義是藉着你們的悖逆顯明出來的,我讓你們作我工作的襯托物,作我工作的附屬物……他一看附屬物、襯托物就開始思想了:這怎麽跟隨呢?這麽付代價還是個襯托物,襯托物不就是效力的嗎?以往説不做效力者而做子民,今天這不是還没摘掉效力者的帽子嗎?效力者不是没生命嗎?再受苦神也不會稱許呀!作完襯托物不就結束了嗎?……越想越没勁了。來到教會,看見弟兄姊妹的情形心裏更難受了:你們也不行了!我也不行了!我消極了。唉!有什麽辦法呢?神還是不願意要咱們,神作這樣的工作没法不讓咱們消極,我也不知怎麽搞的,禱告也不願禱告了,反正我現在也不行了,裏面的勁實在起不來了,我禱告好幾次也起不來,我也不願再往前走了。我是這麽看的,神説我們是襯托物,襯托物不就是效力者嗎?神説是襯托物,也不是兒子,也不是子民,也不是衆子,更不是長子,什麽也不是,就是一個襯托物,有這樣的稱呼那我們的結局還能有好嗎?襯托物是没希望的,因為没有生命,如果是衆子、子民這還有希望,還能被作成,襯托物能承載神的生命嗎?神能把生命作在為他效力的人裏面嗎?他愛的人是有他生命的人,有他生命的人才是他的兒子、子民。雖然我是消極了,我軟弱了,我希望你們别消極。我知道這樣後退、消極不能滿足神的心意,但我不願作襯托物,我害怕作襯托物,反正我就這麽大勁了,反正現在我是不行了,我希望你們最好别向我學習,能够從我得點啓發,我想我還是死了吧!我死前給你們留點遺言,希望你們作襯托物也要作到底,或許到最後襯托物神還稱許……弟兄姊妹一看,他怎麽消極到這種程度呢?那兩天不是很好嗎?怎麽突然這麽「凉」了呢?怎麽不正常了呢?他説:你别説我不正常,其實我心裏什麽都明白,我知道我没滿足神的心意,不就是因為不願作神的襯托物嗎?我也没做别的壞事,或許有一天神把襯托物改成受造之物,而且是被神大用的受造之物,這不有希望了嗎?希望你們别消極,别氣餒,能够繼續跟隨神,盡好襯托物的功用,反正我是走不下去了,你們也别受我轄制。大家一聽,你不跟隨我們也照樣跟隨,因為神没虧待我們,我們不會受你的消極轄制。

這樣經歷了一段時間,他仍然因為作襯托物消極,我就對他説:你對我的工作根本不認識,你對我説的話的内幕、實質、要達到的果效根本就不認識,你不知道我作工的目的與作工的智慧,我的心意你一點也不領會,你就知道因着襯托物往後退,你的地位之心太强了!你是孬種一個!我以前對你説過多少話,説要成全你,你忘了嗎?在説襯托物以前不是談被成全嗎?「我想想,别着急,説襯托物以前是講過被成全,是有這麽回事!」我説被成全時,是不是説要把人征服之後再成全?「是呀!」我説的話是不是真誠的?我説話是不是信實的?「是呀!你是從來不説假話的神,這誰也不敢否認,但你説話的方式太多。」我的説話方式是不是按照工作步驟而變的?我所説的話是不是按照你的需要去作的、去説的?「你按照人的需要去作,供應人的所需,這也不假!」那我對你所説的是不是對你有益處的?刑罰是不是為了你?「還説為了我呢!我都快被你刑罰死了,我都不想活下去了,你今天這麽説,明天那麽説,我知道你成全我是為了我,但你并没有成全我,而是讓我作襯托物,而且你仍然刑罰我,這不是恨我嗎?你的説話人都不敢相信,今天我才看清,你就是為了解你的心頭恨,并不是為了拯救我。以前你都瞞着我,説要成全我,還説刑罰也是為了成全,我就一個勁兒地順服你的刑罰,没想到今天得了個『襯托物』的稱呼。神你讓我做什麽不好,你非得讓我戴這個襯托物的帽子?哪怕讓我做國度中看大門的也行啊!我一直跑路花費,到頭來兩手空空,一貧如洗,你到現在才告訴我,讓我作你的襯托物,我怎麽有臉見人呢?」這是什麽話?我以前作了那麽多審判的工作你没有認識嗎?你真認識自己了嗎?這襯托物的稱呼不也是話語的審判嗎?難道你認為這襯托物的説話也是方式嗎?是為了以此方式來審判你嗎?那你該怎麽跟隨?「我還没打算怎麽跟隨呢!我得弄清楚,我是不是襯托物了?襯托物是不是也能被成全?就襯托物這個名稱能不能變了?能不能藉着襯托物作個響亮的見證,之後作成被成全的人、愛神的標杆、神的知己?能不能作成?你説實在話!」你不知道事實在不斷發展,在不斷變化嗎?只要你現在願意順服這個襯托物你也能變化,是不是襯托物這不關乎你的命運,關鍵是你能不能做一個生命性情有變化的人。「你説到底能不能把我成全?」你只要跟隨順服到底,保證能把你成全。「還得受哪些苦?」患難、話語的審判與刑罰,尤其是話語的刑罰,就如襯托物一樣的刑罰!「還有襯托物一樣的刑罰呀?不過經歷患難能被你成全了,能有希望就行,哪怕能有一綫希望都比襯托物强,就襯托物這名最難聽,我就不願意作襯托物!」襯托物怎麽了?襯托物不也很好嗎?襯托物就不配享受福分了?我説讓襯托物享受福分你就能享受到,人的稱呼不是因着我的作工在變嗎?一個稱呼就把你折騰成這樣了?作這樣的襯托物作得值得,你願不願意跟隨吧?「你到底能不能把我作成?你到底能不能讓我享受你的福分呢?」你願不願意跟隨到底呢?你願不願意把自己獻出來呢?「讓我考慮考慮,襯托物也能享受你的福分,也能被你作成,作成以後還是你的知己,能明白你的一切心意,你所有的我也有了,你所享受的我也能享受了,你所知道的我也知道了。……經歷患難被成全之後還能享受福分,那到底享受什麽福分呢?」享受什麽福分這個你先别着急,我告訴你你也没法想象,作好襯托物之後也就是被征服了,是一個成功的襯托物,就是被征服的標本模型,當然是被征服以後才能作標本模型。「什麽是標本模型啊?」是所有外邦之民,就是没被征服之人的標本模型。「多少人哪?」那人就多了,不只是你們四五千人了,全世界凡是接受這名的都得被征服。「那不只是五座城十座城吧!」你現在别着急,你就别管那麽多了,還是注重現在該如何進入吧!我保證能把你作成。「把我作到什麽程度,讓我享受哪些福分?」你着急什麽呀!我保證能把你作成,你忘了我是信實的嗎?「你信實倒是不假,就是你的有些説話方式總變,今天説保證能作成,明天又説不一定,對有的人又説『就你這樣保證作不成』,你説話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我簡直也不敢相信了。」你到底能不能把自己獻出來吧!「獻什麽呀?」把你的前途、盼望獻出來。「這都好放下!關鍵就是襯托物這個名我實在不願意要。如果你能把襯托物這個帽子給我摘掉,我什麽都願意,什麽都能做到,這不都是小事嗎?你能不能給我把這個襯托物的帽子摘了?」那不是極容易嗎?我能給你戴上我就能給你摘了,不過現在不行,得經歷完這步工作之後才能改换一個新的名稱。越是你這樣的人越得作襯托物,你越怕當襯托物我越給你戴襯托物的帽子,像你這樣的人非得嚴加管教、嚴加對付,越是悖逆的人越是效力的對象,到最終什麽也得不着。「我這麽追求怎麽總也脱離不了襯托物這幾個字呢?我們這些人跟隨你這麽多年,受了不少的苦,為你做這做那,風裏來雨裏去的,我們都是大齡青年了,也没結婚成家,即使結婚成家的也都出來了。上學上到高中了,一聽説你來了,我把上大學的機會都放弃了,你説讓我們作一個襯托物,我們多虧本吧!我們做來做去是你的襯托物,你説讓我的同學,讓同齡青年怎麽看我吧!見到我問我現在是什麽地位、什麽身份,我怎麽好意思説?當初我因為信你什麽代價都付了,别人都笑我傻,但我還是跟着,盼望有一天能有出頭之日,讓他們那些不信的人看看。然而,今天你説我是襯托物,哪怕給我一個最低的,讓我做一個國度子民這也行啊!哪怕不做你的門徒,不做你的知心人,做一個跟隨你的人也行啊!你説我們跟隨你這麽多年,家庭也撇弃了,追求到今天有多不容易,竟得了一個襯托物的稱呼。我為了你什麽都捨弃了,什麽榮華富貴我都捨弃了。之前,有人給我介紹個對象,那人長相、穿着打扮特别漂亮,是個高幹子弟,當時我也相中他了,後來聽説神顯現作工,你要帶領我們進國度,要成全我們,讓我們有心志趕緊撇下一切,我一聽這話,看到我也没心志呀!于是我一狠心就把這個事給推了,後來他給我家送了好幾次禮物我連看都没看。當時你説我心裏難不難受?這麽好的事就黄了,我能不難受嗎?因這事我折騰了好幾天,難受得晚間睡不着覺,最終我還是放下了。每次禱告聖靈還總在我裏面感動,『你願意為我奉獻一切嗎?願意為我花費嗎?』我一想起你這話我就流泪,我受感動也不知多少次,憂傷流泪也不知多少次。一年之後聽説那男的結婚了,我心裏甭提有多難受了,但我還是為了你將這事放下了。别説我吃穿好壞了,就我把這個婚姻,把這一切都放弃了,你也不該讓我作襯托物呀!我為你奉獻放弃了我的婚姻,我的終身大事呀!人的一輩子無非就是找個好對象,有個好家庭,我把最好的都捨了,現在我是兩手空空孤身一人,你叫我往哪兒去?從我跟隨你以來我就一直受苦,没有過過好日子,撇家捨業的,肉體享受我都放弃了,就我們這些人的所有代價綜合起來還不够享受你的福分嗎?今天來了個襯托物,神你太過分了,你看看我們這些人,在世上無依無靠,捨掉兒女的也有,捨掉工作的也有,捨掉妻子的也有,等等這些肉體享受我們都捨弃了,我們還有什麽盼望?我們還怎麽在世上存活?我們的這一切代價就不值一文錢?你就一點看不着?我們身價低、我們素質差,這個我們也承認,但你讓我們做的我們什麽時候没聽?今天你就忍心把我們甩了,給我們留下一個襯托物的『待遇』?我們的一切代價就買個襯托物?到最終人家問我信神得了個什麽成果,我能把襯托物擺在人家跟前嗎?我怎能張開嘴説我是個襯托物呢?我到父母跟前交不了賬,到我以前的對象跟前交不了賬。我付了那麽多的代價,换來個襯托物,唉呀!我心酸哪!」(拍着大腿哭起來了)假如我説現在不給你襯托物,給你一個子民的稱呼,讓你去傳福音,我給你地位讓你去作工,你能作嗎?這一步一步的作工你到底得着什麽了?你還講起你的歷史來了,簡直是不知羞耻!你説你付代價却什麽也没得着,難道是我没告訴你我要得着人的條件嗎?我的作工是為了誰,你知道嗎?你竟翻起老賬來了!你還算不算人了!受苦不是你自願的嗎?你受苦不是為了得福嗎?我的要求你都達到了嗎?你就想得福,太不知羞耻了!我對你什麽時候是强迫性地要求?你願意跟隨我你就得一切順服我,不要講條件,不過我也提前告訴你了,走這路就是受苦的路,而且凶多吉少,你忘了嗎?這話我都没少説,你願意受苦就跟着,不願意受苦就停止,我不强求你,來去自由!不過我的工作還得這麽作,我不能因為你一個人的悖逆而耽誤了我全部的工作,你不願意順服,有願意順服的。都是一夥亡命徒!什麽都不怕!竟然與我講起條件來了,你還要不要命了?你為自己打算,為自己争名奪利,我作工不也都是為了你們嗎?你眼睛瞎了嗎?我没道成肉身你看不見,你説出這話來情有可原,今天我道成肉身作工在你們中間,你還看不着嗎?你什麽不明白?你説你虧本,那我道成肉身拯救你們這幫亡命徒,作了那麽多工,到今天你還在發怨言,你説我虧不虧本?我作的不都是為了你們嗎?現在按照人的身量,對人是這麽稱呼,今天稱呼你是襯托物你馬上就是襯托物,稱呼你是子民你馬上就是子民,説你是什麽你就是什麽,還不都是我的一句話嗎?就這一句話就惹你發這麽大火?太勞駕你了!你若現在不順服下來,到最終你得個咒詛回去就高興了嗎?生命的道你不注重,只注重地位、稱呼,你的生命怎麽樣了?你付了這麽多代價我也不否認,但你看看你自己的身量,看看你那些實行,走到今天還講條件,這就是你的心志换來的身量嗎?你還有没有人格?你還有没有良心?是我作錯了嗎?是我對你要求錯了嗎?怎麽?讓你作幾天襯托物你就不願意了,什麽有心志?都是窩囊廢、軟骨頭!就你這樣的人,現在懲罰你都是理所當然!我這麽一説,他再也不吱聲了。

經歷現在這樣的作工,你們對神工作的步驟、變化人的方式得有所掌握,這樣才能達到變化的果效。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欲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裏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着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脱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却不以為罪,而且人還認為「我們信神,神務必得給我們福氣,務必得將我們的一切都安排妥當,我們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個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得給我們無窮的祝福,否則就不是信神」。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着人的心靈,以至于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没有一點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點擺脱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説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就你們現在的思想、現在的觀點不也都是如此嗎?既信神就得得福,還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證地位比不信的人高,這樣的觀點在你們裏面不是存了一年兩年的事,而是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們的交易腦袋太發達。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着,而且天天在觀察着,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没有放下。現在這樣地審判你們,到最終你們會認識到什麽程度呢?你們會説雖然你們的地位不高,但你們享受了神的高抬,没地位是因你們出生低賤,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賜給的。今天能够親自接受神的訓練,接受神的刑罰、審判,這更是神的高抬,你們能親自接受神的潔净、焚燒,這是神極大的愛。歷世歷代没一個人能接受神的潔净、焚燒,没一個人能接受神話語的成全,現在神跟你們面對面地説話,潔净你們,揭示你們裏面的悖逆,這真是神的高抬。人能做什麽呢?不管是大衛的子孫還是摩押的後代,總之,人都是受造之物,没什麽可誇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對你們没有别的要求。你們應該這樣禱告説:「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麽選擇,没有什麽怨言,你命定我生在這個國家,命定我生在這個邦族,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麽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裏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裏任你擺布,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時候你就不注重什麽地位了,這時人就解脱出來了,這樣你才能放心大膽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轄制。人從那裏解脱出來,就没有任何顧慮了。現在你們多數人的顧慮都是什麽呢?總受地位轄制,總關心自己的前途,總在神話書裏翻來翻去,總想看見人類歸宿的説法,總想知道自己的前途歸宿是什麽,心裏總盤算:「到底我有没有前途呢?是不是神把前途給撤了?神只説是襯托物,前途到底是什麽呢?」你們太難放下前途命運了,别看你們現在跟隨着,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没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挂心頭。為什麽多數人總消極起不來呢?還不都是因為前途「暗淡無光」嗎?神的説話一發下去,你們就趕緊看自己的地位、身份到底如何。地位與身份,你們把這兩個放在第一位,第二才是异象,第三是自己該進入的,第四才是神現在的心意。先看神説的咱是襯托物這個稱呼到底變了没有,翻來翻去一看襯托物的帽子摘了,便高興了,一個勁兒地感謝神,贊美神的大能,若一看你們還是襯托物,便難受了,心裏頓時就没勁了。你越這樣追求越没有收穫,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你的追求目標若不是為了尋求真理,那你不如趁此機會回到世界中大幹一番,你這樣虚度光陰太不值得,何必這麽折騰自己呢?美好的世界中什麽東西不能讓你享受?金錢、美女、地位、虚榮、家庭、兒女等等這一切世界中的産物不都是你最好的可享之物嗎?你何必在此繞來繞去尋找可安樂的地方呢?人子都没有枕頭之地,你怎麽會有安樂之所呢?他怎麽能給你創造美好的安樂的地方呢?可能嗎?今天你從我得着的除了審判便是真理的教訓,你不可能從我得着安逸,也不可能從我得着你所日思夜想的安樂窩的,我不會賜給你世界的榮華富貴的。你若真心追求,我願將所有的生命之道都賜給你,讓你如魚得水,你若不是真心追求,我要將所有的都奪回來,我不願將我口中的言語賜給那貪享安逸的猪狗之類的人!

上一篇: 征服工作的內幕 一

下一篇: 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你信神就得順服神,信神就得實行真理,就得將你的本分都盡上,不僅如此,你對你該經歷的也得明白。你若只經歷對付、管教、審判,只會享受神,但你感覺不到神什麽時候管教你、對付你,這不行。也許你在這次熬煉中站住了立場,這也不行,還得往前走,愛神的功課是無盡無休的,什麽時候也到不了盡頭。人把…

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并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

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效力者那步工作是第一步的征服工作,現在是第二步的征服工作。為什麽征服工作中還談被成全呢?那是給以後打基礎的,現在是最後一步征服工作,在這以後就是經歷大患難的時候了,那時就正式開始成全人了。現在主要是征服,但也是成全的初步,成全人的認識、順服,當然這些認識、順服還是為征服工作打基礎…

路…… 六

因着神的作工我們被帶到了今天,所以説,我們都是神經營計劃中的幸存者,能留到今天,這是神極大的高抬。因為按神的計劃,大紅龍的國家是該滅的,但我想,或許是神另立了計劃,或是他又要作另一部分工作,所以至今我也説不清楚,似乎是一個不解之謎,但總的來説,我們這一部分人是神預定好的,我總認為…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