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于明白了神名的奥秘(上)(有聲讀物)

2018年05月12日
00:00
17:28

美國 Stanley

從小我就跟着母親信主,那時的我僅限于知道有一位神存在,就是主耶穌基督。長大後,我看到聖經上説:「除他以外,别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没有賜下别的名,我們可以靠着得救。」(徒4:12)我明白了只有主耶穌是真神,天下人間除了主耶穌别無拯救,我好好持守主耶穌的名,到什麽時候都不會錯。後來因上學讀書,我就很少參加聚會了,但「無神論」的教育并没有把神從我的心中洗刷掉。畢業後,肉體的事越來越多地占據了我的心,我的全人被工作、家庭、生活捆得結結實實,敬拜神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我只是偶爾去教堂參加敬拜。慢慢地,我離神遠了,只有臨到事的時候才在心裏求告主耶穌。

2016年年底,我妻子接受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全能神教會的姊妹經常來我家聚會。有一天,姊妹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剛開始我以為姊妹是信主耶穌的,也没多想,就聽姊妹的交通。可當我聽到她們所講的内容與教堂裏講的不一樣,還説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叫全能神時,我心裏就很不樂意,表面上應付着她們,心裏却不想再聽下去了。正好到了接孩子放學的時間,我就找藉口説要出去,姊妹見狀便問我:「弟兄,你對主再來是怎麽看的?是否相信主已經回來了?」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問話,只是應付着説了幾句就走了。就這樣,我拒絶了神的末世作工。

之後,我就開始極力反對妻子信全能神,我對妻子説:「天下人間没有賜下别的名,我們只有守住主耶穌的名才能得救,你信主這麽多年連這都不知道嗎?」説完我還將網站上誹謗、定罪全能神教會的反面宣傳打開讓妻子看。妻子看後説:「通過這段時間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我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末世神以『全能神』這名開展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發表話語揭露我們的敗壞本性,審判我們的不義,讓我們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真實面目,也讓我們認識神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同時給我們指出了脱罪的路途,讓我們達到蒙神拯救。另外,我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這麽久了,我看到他們臨到事注重尋求神的心意,實行神的話,按照神的要求做誠實人,人性活出很好,可見,網上的那些謡言都是鬼話,是造謡、毁謗,根本不符合實情!」不管我怎麽説,妻子的信心一點都没有動摇。此時,我想到了遠在大陸的岳父岳母,因我們是信主世家,妻子一向很聽父母的話,我想只有讓老人再給她施壓,或許她還能聽進去,于是,我打電話跟岳父岳母説了妻子信全能神的事。很快岳母打來電話勸妻子不要信了,此時,我很得意,心想:「看你還信不信了!」

一天,我聽到岳母在電話裏責備妻子:「你才信主幾年啊?你身量小,不會分辨,很容易被偷走,我們這麽做都是為了保護你。主耶穌才是我們的救主,聽我的話不要信全能神了!」妻子堅定地回答:「媽,我們信主一直苦盼主回來,現在主已經回來了,就是全能神!你們為什麽不尋求考察,還隨意拒絶、論斷神的末世作工呢?你們只要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就能聽出是神的聲音。」岳母生氣地説:「你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然後「啪」的一聲挂掉了電話。過後,為了限制妻子信全能神,岳父岳母讓我不要再把工資交給妻子了,我心想:也許不給妻子錢,她就不會再信了。于是我生氣地對妻子説:「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給你錢了,看你還能撑多久!」誰知妻子却平静地説:「有没有錢都没有關係,就算没錢我也要信全能神。」之後不管我用什麽辦法,都動摇不了妻子信全能神的心。因着妻子總是不聽我的勸,我們經常吵架,也很少説話,同住一個家却形同陌路,兩人都堅持着各自的信仰。妻子該聚會還去聚會,絲毫不受我的影響。她在家裏做飯時還經常唱歌,有時手機播放詩歌的聲音很大,我便斥責她説:「你要聽就插上耳機,不要吵着别人!」可不管我怎樣的態度,妻子依然信全能神,而且信心越來越大。

為了讓妻子放弃信全能神,我是煞費苦心,只要有時間我就看聖經、研讀聖經,還特意到網站上找有名望的牧師,聽他們講道,我還把牧師的講道録下來播放給妻子聽,可妻子總能一針見血地點出這些講道中的問題,而且説得有理有據。有一次,我將一位台灣很出名的女牧師關于末世預言的講道放給妻子聽,妻子聽後却説:「她説來説去不就是講末世的戰争,主再來的預兆,我們要儆醒等候這些話嗎?末世主再來的這些預兆基本都已經應驗了,我們都能看見,但是我們該如何儆醒迎接主的再來,她没給我們指出路途。其實神的話早已把一切奥秘都揭示出來了,在迎接主來的事上,主耶穌讓我們做聰明童女,聽見有人傳主耶穌回來的消息就能主動迎接,看看是不是主的聲音,所傳的道有没有真理的發表,這樣才能迎接到主的顯現。正如主耶穌説:『半夜有人喊着説:「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着我。』(約10:27)」聽了妻子交通,我覺得很有道理,但一想本來是想改變她的觀點,這没想到她反過來給我講道,我心裏就很生氣,但又無可奈何,就這樣我們還是各自堅持自己的信仰,誰也説服不了誰。更重要的是,自從妻子信了全能神後,她每天晚上都堅持看神的話、聽講道交通,整個人變得跟之前不一樣了,總是容光焕發的樣子。我很鬱悶,妻子已經鐵了心要信全能神了,我該怎麽做才能讓她繼續信主耶穌呢?接下來的日子,妻子放神話語詩歌時,我就放贊美主的詩歌;她聽全能神教會的講道交通時,我就聽牧師的講道;她看全能神的話時,我就看聖經。此外,我們還經常打聖經戰,論口才、知識、見識無論哪方面妻子都不是我的對手,可每次的辯論我都被她駁得張口結舌、落荒而逃,這使我簡直不敢相信。妻子每次發表的觀點都很有見地,而且説話也越來越有分量,就連牧師都説不出那麽有分量的話,我不敢再輕視她了。心想:「憑我以往裝備的聖經知識還不是妻子的對手,看來我還得系統地學習聖經、掌握聖經,只有用聖經上的話把她駁倒,才能使她繼續信主耶穌啊。」為此,儘管我在餐館上班很累,下班也很晚,但我還是堅持每天看聖經,記筆記,聽牧師的録音講道。

一天,我看到舊約出埃及記3章13、15節説:「摩西對神説:『我到以色列人那裏,對他們説:「你們祖宗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裏來。」他們若問我説:「他叫什麽名字?」我要對他們説什麽呢?』……神又對摩西説:『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説:「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裏來。」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舊約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并且神明確地告訴我們「耶和華」這個名直到萬代,可為什麽恩典時代神的名又叫耶穌呢?新約裏不是説「除他以外,别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没有賜下别的名,我們可以靠着得救」(徒4:12)的嗎?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我反覆地看着這幾節經文,越看心裏越困惑。耶穌不就是我們的救主嗎?「耶和華」和「耶穌」是一位神,但為什麽名不一樣呢?難道神的名是可以改變的?我越看越糊塗,越想頭越矇。我在腦海裏使勁地搜索自己的記憶,回想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暗暗觀察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的一言一行,他們的確都很真誠,言談舉止也很敬虔,他們每次來聚會都是交通真理,交通得也很實際,根本就不像網上説的那樣。而且通過這段時間和妻子的辯論,發現妻子自從信全能神後,明白的真理越來越多了,説的話也有見地,有分量,這麽短的時間,能有這樣的長進,這可不是小事啊,這要没有聖靈的作工,靠着人自己是達不到的。這時,我開始反思:難道是我錯了?我在心裏激烈地争戰着,也很難受,非常想弄清楚這個問題,但我又放不下面子,不願意低頭向妻子尋求。

一天,妻子很認真地對我説:「你知道我在社會上就是個不起眼的人,論知識、口才什麽都没有,今天是神的高抬、恩待,揀選我來到神的面前,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我真的很感謝神!中共政府在網站上造謡、毁謗全能神教會,以往我没有分辨,相信了它的鬼話,對待神的末世作工絲毫没有尋求的心,差點兒錯失了神的末世救恩。是神憐憫了我,藉着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我讀了很多全能神的話語,發現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打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一切奥秘,揭示了我們的敗壞本性和撒但性情,給我們指出生命性情變化的路途,還把神的性情、所有所是向我們顯明,等等,我這才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同時我對中共抵擋神的實質也看透了一些,我們都知道中共是無神論政黨,自從它執政以來就一直迫害宗教信仰,它就是撒但惡魔政權,一個無神論政黨有什麽資格評論、定罪哪個教會呢?所以它對全能神教會所作的宣傳都是誣陷、毁謗、定罪,都是謡言、鬼話。中共最仇恨真理、抵擋神,它就想掌控神造的世界,占有、殘害神造的人類,讓人把它當神敬拜,它最害怕真光,最害怕神的顯現作工,所以我看越是中共迫害的教會越是真道,我們越該尋求考察。而且我們接觸弟兄姊妹這麽久了,他們除了給我們交通真理,供應扶持我們,使我們能更好地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外,他們圖我們什麽了呢?這些你應該能看到。」妻子説的這番話我都認可,的確,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個個都端莊正派,特别有愛心、有信心,這是事實!我不由得反思:「同樣信神,他們怎麽這麽有信心呢?這班人和教堂裏的人精神面貌完全不一樣,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東方閃電』是不是真道?如果是真道,我這麽攔阻妻子,那我不是在抵擋神嗎?該怎麽辦呢?」我心裏翻騰着,陷入了兩難之中,特别痛苦難熬。無奈之中我向神呼求:「神哪!『全能神』是不是你再來的名字?是不是你真的已經回來了?神啊!如果是你的作工,求你引導、帶領我,不要撇弃我……」很奇妙的是,我剛禱告完,一隻鴿子就飛到了我的脚上,我相信這是神在回應我的呼求,我的心也慢慢在苏醒。(未完待續)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明白神名的奥秘 跟上羔羊的脚踪(上)(有聲讀物)

台灣 慕真編者按:不少弟兄姊妹認為,神的名是永恒不變的,我們只有信靠耶穌的名才能得救。慕真姊妹也曾持守這一觀點,因不明白神名的奥秘而關閉心門,不接受主再來會有新名,但主藉着不同的方式向她叩門,最終她跟上了羔羊的脚踪。那她是如何迎接到主的呢?一起來看慕真姊妹的真實經歷。我從小乖巧懂…

一場别樣的聚會 我對神的名有了新的解讀

澳洲 雪蘭八十年代末期,正在讀大學的我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通過聚會讀聖經,我知道了神的名叫耶穌,他是創造天地萬物、掌管萬有的獨一真神,為了救贖人類被釘在十字架上。主耶穌是我們唯一的救主,到任何時候都要持守主的名,因聖經上説:「除他以外,别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没有賜下别的名…

你聽,這是誰在發聲(有聲讀物)

周 麗作為教會的講道人,最大的痛苦莫過于靈裏枯乾、無道可講。眼看着來聚會的弟兄姊妹越來越少,我却束手無策,為此我不知多少次來到主面前懇切地禱告,求主堅固弟兄姊妹的信心,但教會荒凉的光景絲毫没有得到改善,連我自己也陷入了軟弱中...有一天,我正在屋裏幹活,教會的王弟兄和林弟兄突然來了…

一個天主教徒迎接到主重歸的真實經歷

美國 認識 我們一家人都信仰天主,從小我就跟媽媽去教堂望彌撒,天主也賜給了我們許多恩典,我們對天主滿了感恩,也常常盼望着天主的再來。但没想到的是,當天主真的回來作工拯救我們時,我却不認識天主的作工,憑着狂妄本性持守老舊的觀念,差點兒錯失天主的救恩。每當想起這些,我就感到很自責,同…

我終于明白了神名的奥秘(上)(有聲讀物) 我終于明白了神名的奥秘(上)(有聲讀物)
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