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追求真理(十八)

前幾天發生了敵基督攪擾福音擴展工作的嚴重事件,你們是不是都知道了?(是。)發生這個事件以後,神家的福音工作開始整頓,有些人員也開始調整、變動,有些工作方面的事情也作了改動,是吧?(是。)神家發生了這樣的大事,敵基督就出現在你們身邊,臨到這麽大的事,你們能不能學到功課?你們有没有尋求真理?有没有在這些大事中看到一些問題的實質,能吸取一些教訓?多數人在臨到事的時候,是不是只是在外表上吸取一點教訓,只是明白點道理,也不挖這裏面的實質,不學習怎麽根據真理看人看事、做人做事?有一部分人不管臨到什麽事,只是憑着自己的頭腦、小心眼兒在心裏琢磨琢磨,絲毫够不上真理原則,也够不上聰明智慧,只是總結點教訓,然後作出决定,「以後再臨到這類事,我可得小心,可得注意,哪些話不能説,哪些事不能做,哪類人得防備,哪類人得靠近」。這算不算學到功課有經歷了?(不算。)那臨到的這些不管是大事還是小情,人應該怎樣經歷,怎樣面對它、深入它才能學到功課,才能在這些環境臨到時明白一些真理,讓自己的身量有所長進?多數人不琢磨這些事,是吧?(是。)那不琢磨這些事,是不是尋求真理的人呢?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不是。)你們認為自己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根據哪些事認為自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又根據哪些事偶爾會覺得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盡本分能吃點苦、付點代價,作工作偶爾認真點兒,或者能奉獻點錢,或者為神花費能撇弃家庭、辭掉工作,能放弃學業、放弃婚姻,或者不隨從世界潮流,或者見了惡人能躲避,等等,你們能做到這些的時候,是不是認為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是真信的人?你們是不是這麽認為的?(是。)那你們這麽認為是根據什麽?是不是根據神的話語、根據真理?(不是。)你們是一厢情願,是自己定規的。偶爾能守點規條、守點規矩,有點好的人性表現,能忍耐、包容,外表謙卑、低調,不張揚、不囂張,在神家的工作上能有一點負責任的心志或者心態時,就覺得自己可追求真理了,自己真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那這些表現到底算不算追求真理呢?(不算。)這些外表的做法或者是行為表現,準確地説不是在追求真理。那人為什麽總認為這些表現是在追求真理呢?為什麽總認為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呢?(人的觀念裏覺得有一些付出、花費,這就算是追求真理的表現,所以當自己在本分上付點代價、受點苦,就覺得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但從來没有在這事上尋求過神的話是怎麽説的,神是怎麽評判一個人是否追求真理的,所以就一直活在自己的觀念想象裏,覺得自己挺好。)人的觀念始終没有放下,在定義自己是不是追求真理這個重大的事上,始終是憑着自己的觀念想象,憑着自己的一厢情願。為什麽能這麽做呢?是不是人這麽想、這麽做就心安理得了,覺得不用為追求真理真正地付代價,最終自己還能受益、能得福?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人所謂的撇弃、受苦、付代價等等這些好的行為是人能够得上、能達到的,是吧?(是。)撇弃家庭、撇弃工作,人容易達到,真正的追求真理、實行真理、按真理原則做事,人不容易達到,够不上,即便你明白點真理了,你也很難背叛自己的想法、觀念或者是敗壞性情,很難堅持真理原則。你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那你信神這些年為什麽在各項真理上幾乎没有長進呢?不管你是付代價也好,你是撇弃、放弃了什麽也好,最終達到的果效是不是追求真理、實行真理所達到的果效呢?不管你付了多少代價,不管你吃了多少苦,不管你撇弃了多少屬肉體的東西,你最終得着了什麽?你有没有得着真理啊?你在真理上有没有收穫?你的生命進入有没有長進?你的敗壞性情有没有變化?你對神有没有真實的順服?咱們不説順服神這麽深的功課、這麽深的實行,就説最簡單的一點,你撇弃一切,受苦付代價這麽多年,你能不能維護神家的利益?尤其是當敵基督、惡人作惡攪擾教會工作的時候,你是睁一眼閉一眼維護惡人的利益、保全你自己,還是站在神的一邊維護神家的利益?你有没有按真理原則去實行?如果没有的話,那你的受苦付代價與保羅的受苦付代價一樣,只是為了得福,都是徒勞,與保羅所説的該打的仗打完了、該跑的路跑完了,最終就等着得福、得賞賜了是一樣的,没什麽區别,你走的就是保羅的路,不是在追求真理。你認為你撇弃花費、受苦付代價這是在實行真理,那你這些年明白了多少真理?有多少真理實際?你在多少事上維護了神家利益?你在多少事上站在真理一邊、站在神一邊?你在做哪些事的時候因着有敬畏神的心没有作惡、没有隨從己意?這些都是人應該明白、應該省察的。如果不省察這些,那人信的時間越長,尤其盡本分時間越長的人,就越覺得自己有功勞,肯定是蒙拯救了,是屬神的人,如果哪天一旦被撤换了,被顯明淘汰了,就會説,「我没有功勞還有苦勞,没有苦勞還有疲勞,神家就是看在我受苦付代價這麽多年的份上也不應該撤换我,也不應該這麽對待我,神家不應該卸磨殺驢!」如果你真是追求真理的人,你就不應該説這話。你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神家的工作安排你逐字逐句、踏踏實實地落實過幾次?落實了多少?各項工作你跟進了多少?檢查了多少?在你所負責的、所盡本分的範圍之内,在你的素質、領受能力還有你明白真理的程度能達到的範圍内,你到底盡上多少自己的所能?盡好了哪些本分?預備了多少善行?這就是檢驗一個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標準。如果這些事做得都是一塌糊塗,没有任何的成果,那就證明這些年你是為了得福的盼望而受苦付代價,你不是在實行真理順服神,你所做的一切就是為自己,就是為地位、為得福,并不是在遵行神的道。那你所做的到底是什麽呢?這樣的人最終是不是與保羅的結局一樣?(是。)這些人都在走保羅的路,當然他們的結局也是保羅一樣的結局。你别以為你信神了,你撇弃工作、撇弃家庭了,有的人甚至把年幼的兒女也撇下了,就覺得自己有功勞了。你没什麽功勞,你就是個受造之物,你所做的一切是為你自己,都是應該的。如果不是為了得福,你能受苦付代價嗎?你能撇家捨業嗎?别把撇家捨業、受苦付代價與追求真理、為神花費畫為等號,那是糊弄自己。

那些絲毫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對付的人,在神家每一次大清理的過程中都逐一地被顯明了、被清除了。有的被顯明之後問題不太嚴重,留下來觀察,給悔改機會;有的問題太嚴重,屢教不改,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同樣的事、犯同樣的錯,對教會工作形成了攪擾、打岔、破壞,最後按照原則清除、開除了,不再給機會了。有些人説:「不給機會,他們是不是很可憐啊?」機會給得還少嗎?他信神不是來聽神的話,接受神話語的刑罰審判,接受神的潔净、拯救,他是來搞自己的經營。從作上教會工作或盡上各項本分之後,他就開始胡作非為,攪擾、打岔,給教會的工作帶來了嚴重的破壞,給神家的利益帶來了嚴重損失,神家一再給他們機會,把他們從盡本分的各組中逐漸淘汰後,安排到福音隊盡本分,但他們到福音隊以後也不好好盡本分,還能胡作非為,没有任何的悔改、變化,神家無論怎麽交通真理,無論作怎樣的工作安排,給機會、提醒,甚至對付修理,都無濟于事,他們不是太麻木,而是太剛硬了。當然,這個剛硬只是從人的敗壞性情這個角度上説的,從實質上來説,這些人不是人,是魔鬼。他們進到教會除了充當撒但的角色以外,任何有益于神家工作、有益于教會工作的事都不做,專門做壞事,就是專門來攪擾、破壞教會工作的。他們傳福音得個三瓜兩棗的就覺得自己有資本、有功勞了,就開始吃老本,覺得自己可以在神家作王掌權了,可以在任何工作上發號施令、作出决策,强迫人實行、落實。不管上面怎麽交通真理、怎麽安排工作,他們都不當回事,當面説得好聽,「神家工作安排得好,正是我們的需要,糾正得太及時了,要不然我們都不知道偏得多遠」,扭臉就變了,就又開始發布自己那一套了。你説這樣的人是不是人哪?(不是。)不是人是什麽?表面披着一張人皮,實質不做人事,那就是個鬼!他們在教會中充當的角色就是專門攪擾神家的各項工作,他們作什麽工作都是攪擾,從來不尋求真理、不尋求原則,從來不看工作安排,不按工作安排去做,有點權力就在神選民面前耀武揚威、指手畫脚,整個就是一副鬼臉,没有人樣,從來不維護神家利益,就維護他個人的利益、維護他個人的地位。不管他做哪一級的教會帶領、做哪一項工作的負責人,工作交給他就成他的了,他就説了算了,别人别想過問、别想監督,也别想跟進,更别想插手。這是不是不折不扣的敵基督?(是。)就這樣的人還想得福呢!我送這樣的人八個字——不可理喻,不可救藥!不追求真理的人説不定在哪一關上就跌倒了,走不長遠。過去總跟你們説「能效力到最終,做一個忠心效力者也不錯」,有些人不喜愛真理,不願意追求真理,那怎麽辦啊?那就做個效力者吧,你能好好效力,别攪擾、别打岔,别作惡導致你被清除,你能保證不作惡,一直效力到最後,也能剩存下來,雖然不能得着很大的福氣,但是最起碼你曾經在神作工期間效力了,你是忠心的效力者,那最後神也不虧待你。但現在看來,有一些效力者確實是效不到最終,因為什麽?因為這些人没有人的靈。他裏面到底是什麽靈咱們不研究,最起碼看他從始到終的表現,他的實質是魔鬼,不是人,他絲毫不接受真理,更談不上追求真理了。

十年前,各項真理没有作細節交通的時候,人不懂得什麽叫追求真理、按真理原則辦事,有些人做事憑己意、憑想象、憑觀念或者守規條,這個情有可原,因為人不明白。但是十年後的今天,方方面面的真理雖然還没講到最後,但是基本的,涉及到人作工作、盡本分這方方面面的真理,最起碼在原則上已經跟人説清楚了,有心有靈的人、喜愛真理能追求真理的人,不管在哪方面本分上,憑着良心理智都應該能實行一部分真理原則。高深的真理人達不到、够不上,有些問題的實質人看不透,涉及真理的實質人看不透,但是明文規定的、自己能够得上的真理應該能實行出來,最起碼神家明文規定的工作安排應該能守住,應該能落實、能下發。但是,這些屬惡魔的人,他們連這點都做不到,這就是那些效力都不能到最終的一類人。效力都不能到最終,就是在半道上就被扔下車了。為什麽扔下車啊?要是在車上安安静静的,睡覺也好,呆着也好,哪怕在車上自己娱樂也好,只要不攪擾大家,不攪擾整個列車前行的方向,誰忍心把他扔下車呀?没有人這麽做。你真能效力的話,神也不會這麽作。但是現在用你效力得不償失了,神家各方面的工作在這些人的攪擾之下虧損太大了,跟這些人操心太多了!怎麽交通真理他們也不明白,過後還是做壞事,跟這些人相處真是説不完的話、生不完的氣,關鍵一點就是這些人作惡太多了,給神家的福音擴展工作帶來的虧損太大了!他們盡的這點本分盡是打岔攪擾,給神家工作帶來的虧損那是不可彌補的。這些人什麽壞事都幹,在下面是為所欲為,揮霍祭物,傳福音虚報數字,濫用人,專門用一些惡人、渾人、胡作非為的人,誰提建議都不聽,誰提意見就打壓誰、整治誰,神的話語、神的要求與工作安排在他管轄的範圍内就落實不下去,被擱置了,他成了地頭蛇、土皇帝,成一霸了。你説這樣的人能不能留用?(不能。)現在有的人被撤换了,撤换之後説什麽「順服神家安排」,顯得他多高尚、多有順服、多麽追求真理,意思是神家怎麽做他都没什麽可説的,願意順服神家安排。你説你願意順服神家安排,那你為什麽還作了許多惡,導致教會撤换你?對這事為什麽没有認識呢?為什麽没個交代呢?你在作工期間給神家工作帶來的各種麻煩、損失,這是不是得敞開亮相啊?你閉口不提就完事了?還説順服神家安排,顯得你挺高尚、你挺偉大,這完全是偽裝、是欺騙!你現在學會順服神家安排了,那神家之前的工作安排你怎麽不順服呢?你怎麽不落實呢?那時候你在做什麽?你順服的到底是誰啊?對這事為什麽不交代呢?你的主子到底是誰啊?神家安排的每一項工作你落實下去了嗎?達到果效了嗎?能不能經得住認真檢查啊?你胡作非為給神家工作帶來的虧損怎麽彌補啊?這事是不是得説説啊?一句順服神家安排就完事了?你們説,這些人有没有人性?(没有。)没人性、没理智、没良心,厚顔無耻!作多大的惡、給神家帶來多大的虧損也没知覺,做多少打岔攪擾的事都没懊悔、没虧欠,也没什麽認識。你要追究的話,他就説「那也不是我一個人那麽做」,他還有理了。你的意思是法不責衆唄,因為大家都作惡了,就不應該追究你的責任了。這就不對了,你作的惡你得有交代,各人是各人的。你應該順服神家安排,正確對待自己的問題,你有這個態度,那可以給你機會,留用你,但你不能總作惡呀!你良心没知覺,你感覺不到對神的任何虧欠,也没有任何的悔改,在人這兒可以給你個機會,讓你接着盡本分,不追究你的責任,但你知道在神那兒怎麽看?人不追究,神就不追究嗎?(不是。)神對待任何人、任何事都是有原則的,神不跟你和稀泥,神不做你那樣的老好人,神有原則,神有公義的性情。你觸犯了神家的原則、神家的行政,那教會、神家就要按照行政的原則、規定處理你。那你觸犯神的後果呢,其實你心裏也知道神怎麽看你、怎麽對待你。你如果真把神當神待,你應該到神面前懺悔、認罪、悔改,如果你没有這個態度,那你就是不信派,你就是魔鬼,你就是神的仇敵,是可咒可詛的!你還聽什麽道?你應該滚出去,你不配聽道!真理是講給正常的敗壞人類聽的,這些人雖然有敗壞性情,但是有心志願意接受真理,臨到任何事能够反省,做錯事了能够認罪、悔改,能够回轉,這樣的人可挽救,真理是講給這些人聽的。那些臨到什麽事都没有悔改態度的人,就不是普通的敗壞人類了,那就是另類,這些人的實質是魔鬼,不是人。同樣不追求真理,普通的敗壞人類憑着良心、憑着正常人性的那點羞耻感,還有僅存的一點理智,一般情况不做壞事,没有故意打岔攪擾的意思,這一類人正常情况下能够效力到最終,跟隨到最終能剩存下來。但是有一類人他没有良心理智,絲毫没有廉耻感、羞耻感,作多少惡也没有懊悔之心,還要厚顔無耻地隱藏在神家裏,還想得福,不知道悔改。人説:「你做這事是打岔攪擾。」他説:「是嗎?那我做錯了,下次改。」人説:「那你認識認識敗壞性情吧。」「認識什麽敗壞性情呀?這就是人無知、愚昧,下次改就行了。」没有深刻的認識,只是在嘴皮上糊弄糊弄人。這樣的態度能悔改嗎?他連羞耻感都没有,他不是人哪!有些人説:「不是人,那是不是畜生?」就是畜生,但他連狗都不如。你看,狗做了壞事、調皮淘氣,你説它一次,説完之後它就感覺不好意思,到你面前一個勁兒示好,意思是「可别不喜歡我,我下次不敢了」,等再臨到那事的時候,它就故意給你一個眼神,告訴你,「我不做那個事,你放心」。無論它是害怕挨打,還是為了討得主人的歡心,不管從哪方面看,它知道主人不喜歡、不讓做,它就不做,它能約束住自己,它有羞耻感。動物都有羞耻感,人却没有,那這樣的人還是人嗎?連動物都不如,那就是非人類、非生物,是正兒八經的魔鬼,作多少惡從來不反省自己,從來不認錯,更不知道悔改。有些人作點惡就不好意思見弟兄姊妹了,選舉時如果弟兄姊妹還選他,他説:「我弃權,我没那個資格,我以前做了一些愚昧的事,給教會工作帶來一些虧損,我不配。」這樣的人就是有羞耻感,有良心、有理智。但這些惡人他們没有羞耻感,你再讓他當帶領,他馬上身板就直了,「看,怎麽樣?神家還是離不了我吧,咱是大拿,咱有能耐!」你説這樣的人臉皮厚不厚?厚到什麽程度了?比中國那個山海關的城墻還厚呢,這就是不知羞耻!不管作多少惡,還能厚顔無耻地在教會中混日子,跟弟兄姊妹相處從來不低調,該怎麽活着還怎麽活着,還時不時地誇誇自己的「豐功偉績」,自己曾經撇弃花費、受苦付代價的事迹,自己曾經的「輝煌、偉大」,一旦有機會了,就立馬站出來炫耀自己、誇耀自己,講資本、擺資格,却從來不談自己作過多少惡、揮霍多少神的祭物、給神家工作帶來多少虧損,就連背後禱告神都不認錯,從來不會為自己所犯下的錯、給神家帶來的虧損而流一滴眼泪,就這麽剛硬,就這麽不知羞耻。這是不是不可理喻、不可救藥啊?(是。)這就是不可救藥,就是没救了。你怎麽給他機會,那就等同于對牛彈琴,等同于趕鴨子上架,等同于讓魔鬼撒但敬拜神一樣。所以對于這一類人,最終神家的態度是放弃。你如果願意盡本分,可以,神家給你點機會。你要是不願盡本分,你説,「我出去打工挣錢過日子,我搞我的事業去」,隨便,神家的大門開着,趕緊走!不願再看見他們這副嘴臉,太噁心了!偽裝什麽呀?你那點受苦付代價、撇弃花費,僅僅是為你作惡預備的前提,你呆在神家,你能為神家效什麽力?你能給神家工作帶來什麽益處?一個惡人、一個敵基督,就半年之内行的惡、做的壞事,給教會工作構成的打岔攪擾有多大!你們説,得需要多少弟兄姊妹來作彌補工作?用他們效點力是不是得不償失?(是。)咱們不説敵基督團夥抱團做壞事帶來多大的損失,就敵基督説一句謬論鬼話,發布一個謬妄的命令,能給教會工作帶來多少損害?你説得需要多少人作多長時間工作能彌補過來?這個損失誰來負責?没有人能負得了責!這個損失能不能彌補過來?(不能。)有些人説:「咱們多加人手,弟兄姊妹多受點苦,也可能把那個損失彌補過來。」即使能彌補一些,但是神家得花費多少人力、多少物力?尤其是浪費的時間與神選民在生命進入上受的虧損誰能彌補呢?没有人能彌補得了。所以,敵基督犯下的錯誤是不可饒恕的!有些人説:「敵基督説了,『損失的錢我們賠。』」你當然得賠了!「敵基督説,『掉的人我們再傳進來。』」這是應該的,你作的惡你就應該補償!但是,失去的光陰、時間誰來彌補?你能彌補得了嗎?這是不可彌補的。所以,這些人犯下的錯那是彌天大罪啊!是不可饒恕的。你們説,是不是這麽回事?(是。)

有些人看到神家對敵基督處理得挺重,不給機會直接打發走,心裏就有想法了,「神家不是説給人機會嗎?犯這點錯就不要了?就不給機會了?應該給機會啊,神家太没有愛心了!」你們説,給這些人多少機會了?他們聽了多少道了?給的機會還少嗎?你作工作的時候不知道你是在盡本分嗎?不知道你是在傳福音、你是在作神家的工作嗎?你不知道嗎?你是在搞企業、開公司、開工廠嗎?是在搞個人的經營嗎?神家給這些人多少機會了?哪個人都享受了不少機會。從各個組調整到福音隊的人,哪個人在福音隊是只呆一兩天就給撤了?没有一個,除非作的惡太明顯了就給撤了。機會都没少給,只是人不知道珍惜,也不知道悔改,一意孤行,一直走保羅的道路,話説得特别好聽,也説得特别明白,就是不幹人事。對這樣的人還給機會嗎?(不給了。)給機會的時候是拿你當人待,可是你不是人,你不做人做的事,那就對不起了,神家的大門開着,你請便吧,出去,神家不用你了。神家用人有神家的自由,這個主權神家還是有的。不用你了行不行?你要信到外面去信吧,反正神家不用你了,用不起,太操心!你給神家帶來的虧損太大了,没有人能為這個事買單,買不起啊!不是你運氣不好,不是神家没給你機會,也不是神家没愛心對你太狠,更不是卸磨殺驢,是你做得太過分了,看不下眼了,交代不過去了。不管哪一項工作,神家都交代了工作原則,還有上面親自輔導,親自把關、糾正,都不是聚一兩個會、説一兩句話的事,話没少説,會没少聚,苦口婆心,最後得來的是一場欺騙,最終給教會工作帶來的是打岔攪擾,一片殘局。你説,還有誰願意給你機會?還有誰願意留用你?就許你胡作非為,不許神家按原則處理你嗎?處理你這不叫没愛心,這叫有原則。愛心是給可愛的人、可以饒恕的愚昧的人,不是給惡人、給魔鬼、給故意打岔攪擾的人,不是給敵基督的,敵基督只配得咒詛!為什麽只配得咒詛?敵基督無論行多少惡都不悔改、不認罪,也不回轉,就是跟神較量到底。他來到神面前説,「我死都要站着死,我有剛勁,我來到神面前也不下跪、不俯伏,我不認輸!」這是什麽東西啊!死到臨頭還要説,「我要跟神家死抗到底,我就不認罪,我没錯!」好,你没錯,那你出去吧,神家不用你。神家不用你行不行?太行了!有些人説:「神家不用我,就没有可用的人了。」你看看有没有人,神家任何一項工作是靠人嗎?没有聖靈作工,没有神的維護,哪個人能走到今天?哪項工作能維護到現在?你以為是在世界呢?世界任何一個團體,如果没有一夥有才幹、有恩賜的人維護就搞不成事業,但神家的工作可不是這樣,神家的工作都是神在維護、神在帶領、神在引導,你别以為神家工作是靠哪個人支撑的,没有的事,這是不信派的觀點。神家放弃敵基督、不信派這些惡人,你們説合不合適?(合適。)因為什麽?因為用這些人作工作損失太大,無論是在人力上還是財力上,他們都是揮霍無度,没有任何原則,他們不聽神的話,完全是根據自己的野心欲望做事。神的話、神家的工作安排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裏,而敵基督説一句話,他就能尊其為大,按其實行。據説有一個混蛋,人在歐洲,但在亞洲作工作,神家説把他調整回歐洲傳福音,省得倒時差,人家還不同意,神家安排他也不回去,因為他崇拜的那個敵基督在亞洲,他不願意離開他的主子。這樣的人是不是混蛋?(是。)你們説,他配不配盡本分?這樣的人咱們要不要?神家安排工作都是合適的,你人在歐洲,那你就回歐洲工作,别在亞洲了,哪個洲的就在哪個洲工作,不用倒時差,這多好啊!人家不同意。神家説一句話不好使,調不動,得人家主子説了算。他主子説「你回去吧」,他就回去了;他主子説「你不能回去,我這兒離了你不行」,他説「那我可不能走」。他為誰效力呢?(為他的主子效力。)為他主子——敵基督效力。那他是不是得跟他主子一起清理出去啊?是不是讓他滚出去啊?(是。)為什麽對這一類人這麽生氣呢?因為他們作的惡太大了,誰聽見都氣憤。這些人瞪着眼睛欺騙神,太惡毒了!你們説説,為什麽對這類人這麽生氣?(他嘴上説他信的是神,但實際上他聽的是他主子的話,他不是真正跟隨神、順服神的人。)人家跟隨魔鬼撒但那是死心塌地,他説跟隨神那就是個幌子,他打着跟隨神、為神花費的旗號跟隨撒但、效忠撒但,最終還要從神這兒得着賞賜、得着福氣,這是不是厚顔無耻啊?是不是不可理喻、不可救藥啊?(是。)你們説,這樣的人神家留不留他?(不留。)那怎麽處理合適啊?(把他跟他的主子一起清理出去。)他喜歡跟着他主子,死心塌地給他主子賣命,他盡本分不維護神家利益,他不是活在神面前盡本分,他是在敵基督的團夥裏效忠于他的主子,這就是他作工作的實質。所以,他無論做什麽都不蒙紀念,這樣的人就應該清理出去,他連效力都不配!那你們説這些人是因為作這個工作或者遇到惡人之後才變成這樣的嗎?是環境影響了他們,還是惡人把他們迷惑了?(都不是。)那是什麽?(他們的本性實質就是這類人。)他們的本性實質跟他們的敵基督主子是一樣的,他們是一類人。他們有共同的愛好,有共同的思想觀點,有共同的做事方式方法,有共同的語言、共同的追求道路,最後有共同的背叛神、攪擾神家工作的意願、動機還有實行法。你看,對于神家的工作安排,他們有共同的態度,就是欺上瞞下,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對上外表言聽計從,對下就是胡作非為。他們有共同的方式方法,被上面對付了,就説,「我錯了,我不對,我不好,我悖逆,我是魔鬼啊!」一扭臉、一轉身就説,「對上面的工作安排,咱就不給他落實!」他就另搞一套,傳福音全是走過程,報虚數,欺騙神家。這就是這夥敵基督的做法。他們對待工作安排總有自己的對策、自己的做法,他們的鬼臉出來了吧?這是人嗎?這不是人,這是鬼!咱們不跟鬼打交道,趕緊讓他出去,不想看見這個鬼臉,讓他滚出去!願意效力的打發到B組,不願意效力的全部開除!這樣做對不對?(對。)這麽做太合適了!他們有共同的實質,所以他們在一起説話、做事就特别地順手,彼此做事的時候特别地和諧、默契,他主子一張嘴,不管説什麽鬼話,跟班的馬上就響應,而且心裏還感覺自豪,他覺得,「你説得對,就這麽幹!上面工作安排太較真了,咱們不能那麽做」。上面工作安排無論説得多到位、多具體,他就是不給落實,魔鬼撒但説得多偏謬、多荒唐他都聽,他是給誰效力呢?這樣的人在神家能效力到最終嗎?(不能。)效不到最終。神忍耐一個人也好,忍耐魔鬼做事也好,都是到一個極限,給你最大程度的寬容,到一定程度該顯明就顯明、該淘汰就淘汰,到了這個程度,人的路就走到頭了。他們不是簡單的不追求真理、不喜愛真理,而是他們的本性實質就是與真理為敵。你看,凡是你説的正面事物、純正的領受,或者合乎真理的原則,他們都不聽。你講得越純正他心裏越難受,你一講真理原則他就坐不住,他就想方設法地找個藉口打斷話題,轉移視綫,再不乾脆拿個水杯接水去了。你一交通真理,談認識自己,他就反感,不想聽,不是上厠所,就是渴了、餓了,再不就是犯睏了,或者去接電話、去辦什麽事,他總有藉口,坐不住。你要是按照他的方式,説他那一套專門打岔攪擾的説法、做法,他就來勁了,説起來滔滔不絶了。你要是跟他没有共同語言,他就反感你、迴避你。這就是典型的魔鬼啊!有些人到現在對這樣的魔鬼還看不透,還認為他是不追求真理。你思想怎麽那麽簡單呢?你怎麽盡説愚昧話呢?他僅僅是不追求真理嗎?不是,他是惡魔,是極度地厭煩真理。你看聚會時他表現得挺老實,那是偽裝的,實際上聚會交通的内容、讀的神話他聽進去了嗎?聽進去幾句?接受了幾句?能順服幾句?他連簡單的、平時最常説的道理都説不上來。這樣的人無論作工作多長時間,無論擔任哪一級的帶領、負責人,他都不會講道,不會談個人的經歷。若有人説,「你講點某方面的認識,不需要你有經歷,就是談一談你對這件事情有什麽認識、領會」,他的嘴就像貼了封條似的張不開,連道理都不會講,他要是牽强附會地講點兒,你聽着都彆扭。有些弟兄姊妹説:「有些帶領講道怎麽像老師給小孩講課文似的,怎麽聽着那麽彆扭呢?」這叫不會講道。他為什麽不會講道?就是他没有真理實際。他為什麽没有真理實際?因為他不接受真理,他心裏厭煩真理,他對真理的任何原則、任何説法都是抵觸的。如果説抵觸,也可能你從外表上看不出來,那怎麽看出他是在抵觸呢?就是神家無論怎麽交通真理,他心裏都在否認、都在拒絶,特别反感。不管别人怎麽交通對真理的認識,他心裏説,「你是那麽認為,我可不那麽認為」。他怎麽衡量真理?只要他認為是好的、對的,那就是真理;他不喜歡的,説得再對也不是真理。所以,從根源上來看,他們内心深處是抵觸、厭煩、仇視真理的,真理在他們心裏没有任何地位,他們是藐視真理的。有些人可能看不透,説:「我們平時也没看見人家説污衊神、褻瀆真理、違背真理原則的話啊。」那有一個事實你能看見,神家的工作安排所規定的每一項具體内容都是有必要的,完全是為了維護神工作的利益、維護神選民的生命長進、維護教會生活的正常秩序、維護福音工作的正常進展。不管哪一個時期的工作安排,不管哪一項工作的具體部署、布置、變動,都是為了維護神家工作的正常進展,更能够幫助弟兄姊妹明白、進入真理原則,更確切地可以説,是把弟兄姊妹往神面前帶、往真理實際上帶,牽着、領着每一個人走,手把手地教你、扶持你、供應你。對于工作安排的落實,無論是在聚會中作具體的交通,還是口頭傳達,都是為了讓神選民經歷神的作工,有真實的生命進入,都是對神選民的生命進入有益處的,没有一樣安排是不利于神家工作、不利于神選民的生命進入的,没有一樣是起到攪擾、破壞作用的。而敵基督對這些工作安排從來就不放在眼裏,也不去落實,而是藐視這些工作安排,他認為這些工作安排太簡單,看不起眼,没有他們作工作的氣勢,不能在工作中給他們的名譽、地位、聲望帶來更大的利益,所以他們從來不聽,從來不接受,更談不上落實,而是另搞一套。從這點上來看,你們説,敵基督這一類人僅僅是不追求真理嗎?從這點上就能很清楚地看見他們仇視真理。如果説是仇視真理,人看不透,那就從他們對待落實工作安排這件事上就能看出來了。很明顯的,假帶領、假工人對待工作安排,頂多走走過程説道一遍就完事了,後續的跟進、監督,具體的工作作得不到位,這是假帶領。假帶領最起碼還能落實、走過程,還能維護,敵基督連維護都不維護,他是直接不接受、不落實,還另搞一套。他考慮的是什麽?自己的地位、名譽、威望,考慮的是上面能不能賞識,有多少弟兄姊妹贊成他,他在多少人心中有地位,他在多少人心中掌權了,把人控制了,他手下掌握多少人,他們關心的是這些。他從來不考慮怎樣澆灌、供應弟兄姊妹在真道上扎下根基,更不考慮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怎麽樣,弟兄姊妹傳福音或者各方面本分盡得怎麽樣,能不能按照原則做事,從來不關心怎樣才能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他不關心這些事。這些事實是不是都擺在眼前,都是你們經常能看到的敵基督身上的表現?那這些事實是不是就足以證明這些人是仇視真理的?(是。)不管什麽時候,敵基督所關心的就是自己的地位、名譽、威望。你讓他負責教會生活,讓弟兄姊妹都過上正規的教會生活,在過教會生活的過程中達到明白真理扎下根基,對神有真實的信,能來到神面前,有獨立生活的能力,有信心盡本分,這樣神家的福音擴展就有後援力量,就能不斷地提供出更多的傳福音人才,在福音擴展中盡上本分,敵基督會這麽想嗎?他絶對不這麽想,他説:「教會生活算什麽呀?人都一心過教會生活,都讀神的話,如果都明白真理了,誰還聽我的命令?誰關心我啊?誰還注重我啊?不能讓他們總注重教會生活,不能讓他們迷戀教會生活。總讀神的話,人都來到神面前了,我跟前不就没人了嗎?」敵基督是不是這個態度?(是。)他認為,如果注重供應弟兄姊妹得真理、得生命,那就不利于他追求名利地位了,他心裏想:「如果把所有時間都拿出來為弟兄姊妹辦事,我還有時間追求名利地位嗎?如果弟兄姊妹都稱贊神的名,都跟隨神了,就没人聽我的了,那我多尷尬呀!」這些都是敵基督的嘴臉,他們不是簡單的不追求真理,而是極度的厭煩真理。從他的主觀意識裏,他并没有説,「我就恨真理,我就恨神,恨所有對弟兄姊妹有利的工作安排、説法、做法」,他不會這麽説,他就用一些做法、表現來抵觸神家的工作安排。那他的這些做法、表現的實質就是另搞一套了,讓人都聽從他、順服他,所以神家無論怎麽做他都不放在眼裏。是不是這樣?(是。)敵基督這些表現咱們之前也交通不少了,你們身量小,明白真理又淺,敵基督在眼前作了這麽多的惡你們還是不會分辨,又愚昧又可憐,又麻木又痴呆,又貧窮又瞎眼,這就是你們的真實表現、你們的真實身量。敵基督作多大妖,給神家工作帶來多大虧損,居然還有人説應該用他效力,用他都得不償失了也不知道撤换、不知道處理,你們的這個身量、這些想法得過多少年才能改變呢?有些人總自詡,「我是追求真理的人」,但臨到一個敵基督就分辨不了了,甚至還能隨從,你追求真理的表現在哪兒呀?聽了多少道還是不會分辨。好了,這個話題就講到這兒,接下來講講咱們的正題吧。

上次聚會交通了「放下來自家庭的包袱」中涉及父母的期望這方面内容,其中涉及到的相關原則和主要話題咱們交通完了,接着要交通的是放下來自家庭的包袱的另一方面内容,就是放下對後代的期望。這次轉换一下角色。涉及對待父母的期望這方面的内容,是人站在子女的角度上應該做的一些事情。面對父母對兒女的種種期望、在兒女身上的種種做法,兒女應該怎樣對待、怎樣處理,應該實行哪些原則,這是站在子女的角度上正確對待來自父母的方方面面的問題。那今天所交通的是「放下對後代的期望」這個話題,是站在父母的角度上來處理關于子女的方方面面的問題,這裏就有該學習的功課、該遵守的原則。你作為子女,對待父母的期望你該怎麽面對,采取什麽態度,在這種情况下,你該遵守的道與你的實行原則是什麽,這是最要緊的。當然每一個人也都有機會做父母,或者已經做了父母,這就涉及到對後代的期望、態度。不管是做父母還是做子女,對對方的期望都應該有不同的原則。對待父母的期望,作為子女有該遵守的原則,當然,作為父母,對待子女的期望也有該遵守的真理原則。那先想想,你們目前能看到、能想到的父母對待兒女有哪些該遵守的原則?如果説原則的話,可能對你們來説有點遠,話題有點大,也有點深,那先説説,如果你是父母,你對你的後代有哪些期望?(神,如果有一天我做了父母,首先會希望兒女身體健康,能够健康地成長,另外,希望他能有自己的理想,在實現自己人生理想上能够有抱負,就是能够有出息。主要是這兩方面。)希不希望孩子當大官或者成為富豪?(也會希望,希望他起碼能够出人頭地,做人上人,得到别人的高看。)身體健康、事業有成、飛黄騰達、一生如意,這是父母對子女最基本的要求。對後代還有没有不同的期望?誰有子女,説説吧。(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健健康康,還有就是一生能順利、平平安安,家庭能和睦,能尊老愛幼。)還有嗎?(假如説自己有一天做父母的話,除了剛才説到的幾方面,也會希望孩子能聽話、懂事,能孝順父母,以後也能指望上子女養老。)這是比較重點的,孝順父母這是人觀念裏、潜意識裏比較傳統的對兒女的一個期望,這個事比較有代表性。

放下來自家庭的包袱,其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放下對後代的期望。任何一對父母對自己的子女都寄予一定的期望,這個期望或大或小、或近或遠都是對子女做人、做事、生活或者對待父母的一種態度,也是一種具體的要求。這些具體的要求對于子女來説是應該做到的,因為從傳統觀念上來講,父母之命人不能違背,如果違背的話就是不孝順,所以很多人在這件事上也背負很大、很重的包袱。那父母對後代的這些具體的期望合不合理、該不該有,哪些是合理的,哪些是不合理的,哪些是正當的,哪些是强制的、是非正當的,這些是不是人應該明白的?還有,人應該怎樣對待、怎樣取捨,應該以怎樣的態度與觀點去看待、去對待父母的期望,這裏有人應該明白、應該遵守的真理原則。在這些事没有解决的時候,作為父母常常就有這樣的負擔,他認為對子女、對後代的期望是父母的責任,也是父母的義務,當然更是父母應該具備的,如果對自己的後代没有任何的期望,那就等于對自己的後代没盡到責任、没盡到義務,也没有做到父母該做的,自己就不是好的父母,不是盡責任的父母。所以,人在對待後代的期望這件事上,就身不由己地對子女産生了各種各樣的要求,在不同的時期、不同的環境之下對待不同的子女有不同的要求。作為父母,既然對子女有這樣的看法、有這樣一種負擔,那不管對錯都會遵照這樣一種不成文的規定去做父母該做的。人把這些做法當成是一種義務,也當成是一種責任去要求子女,同時也强加在子女身上,讓子女達到。這個事咱們分幾個階段來交通會清晰一些。

父母在子女未成年的時候就已經對他們提出了各種各樣的要求,當然在各種各樣的要求裏也寄予了父母對子女的各種各樣的期望。那在父母寄予子女各種各樣期望的同時,父母也就身體力行地為實現自己在子女身上的期望而付出各種代價,産生各種各樣的做法。所以,在子女未成年的時候,父母就對子女有各種各樣的教育,還有各種各樣的要求。比如,從小就告訴子女:「要好好讀書,多讀書,書讀好了才能做人上人,才不會被人瞧不起。」還有的父母教育子女長大了要孝順父母,甚至在孩子兩三歲的時候就總問孩子:「長大了養不養爸爸啊?」小孩就説:「養。」「養不養媽媽呀?」「養。」「你是愛爸爸還是愛媽媽?」「愛爸爸。」「不行,得先説愛媽媽,再説愛爸爸。」小孩子就跟着父母學。父母的言傳身教,對子女幼小的心靈有了一個深刻的影響,當然也給了他們一定的啓蒙,讓他們知道,父母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他、最疼他的人,也是他最應該順從和孝敬的人;當然,在子女幼小的心靈中也種下「既然父母是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那就應該對父母言聽計從」這樣的一種思想;同時,在子女幼小的心靈中也會産生一種思想,就是父母是最親近的人,那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子女生活得更好,所以子女應該無條件地接受,不管它是什麽樣的方式,不管它是人道的還是非人道的,人都應該接受過來。在人還没有任何辨别是非能力的年齡,父母的言傳身教就已經在人心裏種下了一種這樣的思想。在這樣一種思想的指引之下,父母就可以打着希望子女好這樣的旗號,要求子女做各種各樣的事。儘管有些事并不符合人性,不符合子女自身的天賦、素質或者是喜好,但子女在没有任何主動權、没有任何自主能力的情况下,對于父母所謂的期望與要求没有任何選擇,也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子女所能做的只能是言聽計從、聽之任之,任由父母擺布,任由父母引導到任何的路途中。所以,在人未成年這個時期,父母所做的一切,不管是出于好意還是無意,都會給子女做人做事帶來一些正面或者負面的影響,就是都會給子女種下各種各樣的思想觀點,甚至這些思想觀點深藏在人的潜意識裏,讓人在成年之後看人看事、做人做事,以至于所走的道路都深受這些潜意識裏的思想觀點的影響。

在子女未成年期間,父母給子女的生活環境或者遺傳、教育是他們没法反抗的,因為子女是未成年,還不太懂事。所説的未成年,就是不能獨立思考問題,不能獨立判斷是非,在這種情况下,人只能是任由父母的擺布。正因為人在未成年期間,一切都是任由父母説了算,所以作為父母來説,在這個邪惡的時代,父母會根據社會的潮流采取相應的教育方式、相應的思想觀點來教唆自己的子女。好比説,現在社會上競争特别激烈,父母從社會的各種潮流、輿論的氣氛中受到了影響,他就把這種競争激烈的信息接受了過來,很快地傳遞給自己的子女。他接受的是社會競争激烈的一種現象、潮流,但感受到的是一種壓力,當他感受到壓力的時候,他很快想到了自己的下一代,他説:「現在社會競争這麽激烈,我們那個時候没有像現在這樣,如果兒女還像我們以前那樣學習、工作,對待社會,對待各種人、事,很快就會被這個社會淘汰,所以趁孩子還小,要從小抓起,不能讓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綫上。」現在社會競争激烈,人都在子女身上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所以他把這種從社會上接受過來的壓力很快傳遞給了自己的下一代。那下一代對這些事有没有知覺啊?因為是未成年,所以没有任何的知覺,不知道從父母來的這種壓力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是拒絶還是接受。父母一看孩子這樣,就責備:「你怎麽這麽傻呢?現在社會競争這麽激烈,你居然什麽也不懂,今天趕緊去上幼兒園!」小孩幾歲就上幼兒園?有的三四歲就開始選幼兒園。因為什麽?現在社會流傳一句話: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綫上,教育要從娃娃抓起。你看,小娃娃該遭殃了,三四歲就開始選幼兒園。選什麽樣的幼兒園呢?普通的幼兒園,一個老師總領着孩子玩老鷹抓小鷄,這樣的幼兒園不能選,得選貴族幼兒園,雙語教育。學一種語言還不行,自己的母語還説不好呢,還要學第二種語言,這是不是為難孩子?但父母説什麽?「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綫上。現在有的小孩一歲,家裏就有保姆開始教了,父母講母語,保姆講第二種語言,教孩子英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咱們孩子都四歲了,年齡都有點大了,再不教就晚了。對孩子的教育得趁早,找教雙語的幼兒園,老師都是本科、碩士畢業生。」人説:「那樣的學校太貴。」「貴也没事,咱家現在房子大,换個小的,三室一廳賣了,换成兩室一廳,這個錢攢下來就給孩子選貴族幼兒園。」選了好的幼兒園還不算,業餘時間還要請輔導老師教孩子奥數。這孩子天生也不喜歡學奥數,不喜歡也得學,要是奥數學不成那就再學舞蹈,舞蹈要是不行就學唱歌,唱歌不行,看這孩子骨架挺好,胳膊、腿都長,那是不是可以做模特啊?就把孩子送到藝術學校學習做模特。就這樣,小孩四五歲就開始住寄宿學校,家裏的房子從三室一廳變成兩室一廳,從兩室一廳變成一室一廳,從一室一廳變成租房子了。小孩的課外輔導課程是越來越多,家裏的房子是變得越來越小。甚至有的父母為了孩子上一個好的學校,舉家南遷、北遷,遷來遷去,最後也不知遷哪裏,孩子都不知自己的家鄉到底是在哪兒了,亂套了。為了孩子的未來,為了孩子能够不輸在起跑綫上,也為了孩子以後能够適應這個競争越來越激烈的社會,以後能有好的工作、有穩定的收入,父母在孩子未成年的時候就付出各種各樣的代價。有的父母有能耐,做大生意、當大官,對自己的子女有高的投入、巨額投入;有的父母没那麽大能耐,也想像别人一樣讓孩子上貴族學校,學課外的各種課程,學舞蹈,學畫畫,學各種外語、各種音樂,讓孩子承受了許多壓力、痛苦。孩子就想着,「我什麽時候能玩一會兒呢?我什麽時候能長大像大人一樣説了算呢?我什麽時候能像大人一樣不再上學呢?能看會兒電視,能腦袋放空,能自己到哪兒溜達溜達,不被父母牽着鼻子走呢?」可是父母常常説:「你不讀書,以後就得要飯,瞧你那個没出息樣兒!玩的日子早着呢,玩的日子在後頭呢!你先玩,以後你就没出息;你後玩,以後盡玩大的、玩好的,周游世界。你看没看見世界上那些富豪,他們小時候玩嗎?盡讀書了。」父母盡撒謊,他看見了?他了解嗎?世界上有些富豪、有些首富都没讀過大學,這是事實。父母説話有時就是在騙兒女,父母在子女未成年期間,為了能更好地把握子女的未來,控制子女能够聽話,什麽謊都撒,當然什麽苦也受、什麽代價也付,可謂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父母為了實現對後代的期望,對子女寄予了很多期望,所以他們不但在言語上教育、指引、影響子女,同時也用實際行動來規範子女,讓子女聽他們的,按照他們所指定的軌迹、制定的方向去做、去生活,不管子女願不願意,最終父母只有一句話:「你要是不聽我的,有你後悔的!你要是現在不聽話,不好好讀書,到有一天你後悔了,你别來找我,别説我没告訴你!」有一次,我們去一個大樓裏辦事,看見兩三個搬運工人搬着家具吃力地上樓梯,迎面有一個媽媽領着孩子走下來。這一幕正常人看見了會説,「有人搬東西,躲開一下」,從上面下來的人就得趕緊讓開點兒,别碰着自己,也别礙着人家的事。這位母親看見這情景,就抓住機會開始實行情景教育了。那幾句話我到現在還記得清楚。她説什麽呢?她説:「你看他們搬東西多沉、多累啊,那就是小時候没好好讀書,現在找不到好工作,就得搬東西,就得出力,看見了吧?」孩子看着好像似懂非懂的,也相信媽媽説的是對的,眼裏露出了又驚慌又恐懼又相信的一種真誠的眼神,點點頭,又看了看那幾個搬運工人。這個母親就趁這個機會趕緊説教,告訴她的孩子,「看見了吧?你小時候不好好讀書,長大就得這樣搬東西、出力才能維持生活。」這話對不對?(不對。)不對在哪兒啊?抓住任何機會説教,你説小孩聽完這話是什麽心理?小孩會不會分辨這句話的對錯?(不會。)那他會怎麽想?(如果不好好學習,以後就得這樣出力了。)他想:「哎呀,凡是出力的都是没好好讀書,我一定聽媽媽的話,好好讀書,媽媽説的對,不讀書的人都得出力。」小孩從父母接受過來的這些思想就變成了他心裏一輩子的真理。你説這父母愚不愚昧?(愚昧。)愚昧在哪兒?你用這個事實逼着孩子讀書,那孩子就一定能成才嗎?就能保證以後不出力、不流汗嗎?你用這個事、這個場景來嚇唬孩子好不好?(不好。)它會成為孩子一輩子的陰影,這不是好事。即便當這個孩子長大了,對父母的這句話有一點兒分辨了,但是父母所説的那個定理在他心裏、在他潜意識裏是很難除去的,這就在一定程度上迷惑、捆綁了人的思想,定位了人的看事觀點。父母對于未成年子女的期望,大多數是希望他們在未成年期間能多學東西,能努力、勤奮,不負父母所望。所以,父母就不惜一切代價,在子女未成年期間為他們做所有的事情,犧牲父母的青春、年華、光陰,犧牲父母的健康、父母的正常生活,甚至有的父母為了培養子女,在子女上學期間陪讀,放弃自己的工作,放弃自己曾經的願望,甚至放弃自己的信仰。在教會中,也不乏有人為了陪伴未成年的子女長大成人,為了他們將來能事業有成、有穩定的工作,能順利地工作,而一直陪伴他們左右,培養他們,不聚會,也不盡本分,心裏雖然對自己的信仰也有要求,也有那麽一點兒心志、願望,但是因為放不下對子女的期望,所以在子女未成年期間,這些人選擇陪伴子女,而放弃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也放弃自己在信仰上的追求,這是最悲慘的一件事了。有的父母為了培養子女成為演員、成為畫家、成為作家、成為科學家,為了讓子女能够滿足他們的期望,自己也付出了很多代價,撇弃工作,放弃自己的事業,更放弃自己個人的理想、個人的享受來陪伴子女。甚至還有的父母,為了子女放弃自己的婚姻生活,離异後獨自撑起撫養子女、培養子女這樣的重任,把自己的一生都賭在了子女身上,都貢獻給子女的未來,只是為了對子女的期望能得以實現。還有的父母,為了子女將來能出人頭地,在社會上能够立足,在子女未成年期間,做了很多人不應該做的事情,付出很多無謂的代價,犧牲了自己的光陰、自己肉體的健康,還有自己的追求。這一方面對于父母來説,是一些無謂的犧牲,另一方面對于子女來説,在他們未成年期間,父母的這些做法對子女形成了很大的壓力、包袱。因為父母付出的代價太多了,無論是從金錢上、從時間上,還是從父母的精力上,父母付出的太多了,而子女在未成年期間,在没有辨别是非能力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的選擇餘地,只能任由父母這樣做,即便自己内心深處有一些想法,但還是依從父母這樣做。在這種環境下,作為子女來説,無形中就覺得父母付出這麽大的代價培養自己,自己這一輩子也還不完、報答不完,所以在父母培養自己、陪伴自己期間,自己所能做的、所能報答父母的就是讓他們開心,做出成績來滿足他們,不讓他們失望。那作為父母來説,在子女未成年期間,父母付出了這些代價之後,父母的心態會隨着在子女身上的期望越來越大,逐漸地變成了對子女的要求,就是子女接受了父母這些所謂的代價與付出之後,子女就必須要成功,必須用好的成績來報答父母。所以,不管是從父母來講,還是從子女來講,在這樣一種付出與被付出的關係之下,父母對子女的期望值越來越高。期望值越來越高這是好聽的説法,實際上在父母内心深處,他們付出得越多、犧牲得越多,他們就越覺得兒女應該用成功來報答他們,同時越來越覺得兒女欠他們的。你付出越多,希望越多,你的期望就越高,你對子女是否能還報你的這種期望也就越大。父母對後代在未成年期間的一種期望,從「孩子要多學東西,不輸在起跑綫上」到「長大要出人頭地,在社會上立足」,會逐漸變成對子女的一種要求:當你長大成人在社會上立足以後,不要忘本,不要忘了爸爸媽媽,你首先要還報的是爸爸媽媽,你要孝敬爸爸媽媽,要讓他們過上好的日子,因為爸爸媽媽是你在這個世界上的恩人,是培養你的人,你現在在社會上立足,你所享受的這一切、你所擁有的這一切都是爸爸媽媽用心血换來的,所以你應該用你的餘生來還報他們、來償還他們、來對他們好。這就是父母在子女未成年期間,對子女要在社會上立足、出人頭地這樣的期望所演變來的,逐漸從對子女的一種很正常的期望變成了對子女的要求與索取。在孩子未成年期間,孩子如果没做出好的成績,如果反抗,不願意學習或者是不想聽父母的話,忤逆了父母,父母就會説,「我容易嗎?我為誰啊?我不是為你好嗎?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你還不領情,你傻不傻啊?」就會用這些話要挾你、綁架你。這種做法對不對?(不對。)不對。這是父母的「高尚」之處,也是父母的卑鄙之處。這種説法不對在哪兒啊?(這些對兒女的期望、培養都是父母單方面的,他們為了兒女以後有出息,給自己臉上添光或者以後能孝順自己,就給兒女施加一些壓力,讓兒女學這個學那個,其實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咱們如果抛開父母為自己、自私這方面不講,就説父母在子女未成年期間所灌輸給子女的這些思想,還有傳遞給子女的壓力,要求子女學什麽,長大了要從事什麽樣的職業,達到什麽樣的成就,父母的這些做法是什麽性質?咱們先不評價父母是為了什麽,這些做法合不合適,咱們先交通、解剖父母的做法是什麽性質,從解剖實質上來尋找更準確的實行路途,從這個角度來交通這方面的真理、明白這方面的真理,這就準確了。

先來看看父母對子女的這些要求、這些做法到底對不對?(不對。)那父母在子女身上的這些做法,歸根結底,罪魁禍首來自于哪兒?是不是父母對子女的期望?(是。)在父母的主觀意識裏,他們對子女的未來有各種各樣的預想、計劃還有定規,所以他們就産生了這樣的期望。在這種期望的指使之下,他們就要求兒女學習各種技能,或者學表演、學舞蹈,或者學畫畫,等等,成才後好做人上人,不做人下人,做大官,不做小兵,做經理、做CEO、做高管,在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工作,等等這些都是父母主觀的想法。那在子女未成年期間,他對父母這些期望的内容有概念嗎?(没有概念。)没有任何的概念,他不懂。小孩懂什麽呀?小孩就懂得上學認字,好好學習,做個聽話的乖孩子,這就不錯了。每天按部就班地去學校上課,回家把作業做完,小孩就懂這個,剩下就是玩、吃,幻想、做夢等等這些事。孩子在未成年期間,對人生道路上未知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概念,也没有任何的預想,所有這些與成年後有關的預想也好、定義也好,都是來自于父母,所以,父母對子女的這些錯誤的期望跟子女没有關係,子女只應該從父母的期望中來分辨這些期望的實質到底是什麽。父母的這些期望根據是什麽?都來自哪裏?來自于社會,來自于世界。父母在兒女身上的期望,都是為了讓兒女能够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社會,不被世界、不被社會淘汰,能够在社會立足,有個鐵飯碗,有個穩定的家庭、穩定的未來,所以父母對後代就有了各種各樣主觀的期望。好比説,現在比較時興做電腦工程師,有的人就説:「我兒子將來也要做電腦工程師。做這行能挣大錢,整天背個電腦,搞電腦工程,父母臉上也有光啊!」在孩子對任何事物没有任何概念的情况下,父母就制定了兒女的未來,這是不是錯誤的?(是。)父母完全是按照一個成年人的眼光,還有對世事的看法、觀點、喜好寄予子女期望,這是不是主觀?(是。)説好聽的是主觀,事實上是什麽?這個主觀的另一方面解釋應該是什麽?是不是自私?是不是强迫?(是。)你喜歡某項工作、某種職業,你喜歡在社會上立足、風光、當官、有錢,就讓子女也這樣做,就做這樣的人、走這樣的路,那子女以後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之下,從事那樣的工作,他喜不喜歡?適不適合啊?他的命運是什麽?神對他的安排、主宰是什麽?你知道嗎?有的人説:「不管那些,只要我作為父母的喜歡就好,我喜歡我就對他寄予這樣的期望。」這是不是太自私啊?(是。)太自私了!説好聽的叫太主觀,自説自話,事實上是什麽?太自私了!他不考慮兒女的素質、才幹,不管神對每一個人的命運、一生有怎樣的安排,不考慮這些,就一厢情願地把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打算與計劃强加在兒女身上。有些人説:「我要是不强加的話,他年齡小不懂啊,到他懂了也晚了。」是不是這麽回事啊?(不是。)真晚了的話,那是他的命,不是父母的責任。你懂了,你就强加在子女身上,子女因為你的懂就能早懂嗎?(不會。)對于選擇什麽樣的人生道路、選擇什麽樣的職業、人的一生會怎樣等等這些事,子女什麽時候懂跟父母的教育没有關係,他有自己的路,有自己的節奏,也有自己的規律。你看,兒女小的時候,不管父母怎麽教育,他對社會的認知是空白的,當他感受到社會的競争,感受到社會的複雜、陰暗,感受到社會的種種不公平的時候,那是在他自己人性成熟的時候,這不是父母從小教育的。即便父母從小教育説「跟人打交道的時候要留一手」,他也只是當成一種道理,當他真正能够按父母這話去做的時候,就是他自己真正明白的時候,他不明白的時候,父母再怎麽教育也只是一種道理。所以,父母覺得「這個世界競争大,人活着壓力太大,如果不從娃娃抓起,那孩子以後有罪遭了,有苦受了」,這話成立嗎?(不成立。)你就因為讓他以後能少受那個苦,就讓他提前承受這個壓力,從不懂事的時候就開始承受壓力,那你不是坑他嗎?你這是為他好嗎?他不懂更好,不懂他還能輕鬆、愉快、單純、簡單地活幾年,他要是早早懂了,你説是福還是禍啊?(是禍。)這就是禍了。

人在什麽年齡段該做什麽事情,那是根據人的年齡、根據人的人性成熟度,不是根據父母的教育。在未成年期間,人就是玩耍,學點簡單的知識、文化,學習各種事情,學習如何交往小朋友、如何跟大人相處,學習如何對待周圍看不懂的一些事情。人在未成年期間就應該做未成年做的事情,不應該承受成年人應該承受的任何壓力、游戲規則或者任何複雜的事情,這些對未成年人來説都是一種精神殘害,不是福氣。這些成年人的事,你知道得越早,對你幼小的心靈打擊越大,它不但不會給你成年之後的人生或者生活帶來任何助益,反倒因着過早地知道或臨到這些事,它會在你幼小的心靈裏變成一種負擔、一種無形的陰影,甚至一生都揮之不去。你看,人年齡很小的時候,如果聽到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是讓你接受不了的事,是讓你怎麽也想不到、理解不了的一件成年人的事,那在你這一生中,那個畫面或者那件事,甚至那裏面所涉及到的人、事還有語言都會伴隨着你,它是一種陰影,會影響到你的性格,也會影響到你為人處世的方式。比如,小孩子在六七歲的時候都有點淘氣,上課因為跟同學交頭接耳被老師駡了一頓,老師的駡不是就事論事,而是進行人身攻擊,駡他長得尖嘴猴腮、賊眉鼠眼,甚至駡他,「看你那個没出息樣兒,你一輩子都出息不了!你不好好學習,你就是個出力的貨,你以後要飯去吧!一看你就像賊,你就是個做賊的料!」這幾句話,小孩雖然聽不懂,不知道老師為什麽會這樣説、老師説的到底是不是事實,但是這些人身攻擊的話在他心中會形成一種無形的魔掌,刺透了他的自尊心,讓他受到了傷害。老師説的「你長得尖嘴猴腮、賊眉鼠眼的,腦袋還没有拳頭大呢!」這些人身攻擊的話一輩子都會伴隨他。在他選擇職業的時候,在他面對上司、面對同事的時候,在他面對弟兄姊妹的時候,老師曾經對他人身攻擊的那些話會時不時地跳出來,影響他的情緒,影響他的生活。當然,父母對你的一些不正當的期望,傳送給你的一些情緒或者信息、説法、思想觀點等等,在你幼小的心靈裏也會形成一些陰影。雖然從父母的主觀意識來看,他們并没有惡意,但是因為父母的無知,因為父母是敗壞的人類,他們對待子女没有正當的、合乎原則的方式,所以他們只能隨從世界潮流來對待你,最後的結果就是給你傳遞了各種各樣的負面信息、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在你没有任何分辨能力的情况下,父母所説的,父母所灌輸、倡導的各種錯誤思想會先入為主,變成你這一生追求與奮鬥的目標。儘管父母在你未成年期間對你提出的種種期望,對你幼小的心靈是一種打擊、摧殘,但是你還是在父母這樣的期望之下、在父母為你所付出的種種代價之下生活着,領會着他們的意思,也接受着、感謝着他們的各種恩惠。接受了他們對你付出的各種代價、各種犧牲後,你内心深處感覺自己愧對父母、虧欠父母,覺得自己長大成人之後一定要報答父母。報答什麽?報答他們對你不合理的期望?報答他們在你未成年期間對你的摧殘?這是不是有點顛倒黑白啊?其實從根源、實質上來説,父母對你的期望只是主觀的,只是一厢情願的,根本不是一個未成年人應該具備,應該實行、活出的,也不是一個未成年人的需要。父母為了追隨世界潮流,為了適應這個世界,為了能趕上這個世界前進的步伐,讓你也隨從他們,跟他們一樣承受這些壓力,接受、追隨這些邪惡潮流。所以,很多子女在父母的殷切期望之下,努力地學習各種技藝,努力地學習各種課程、各種知識,從一開始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到自己主動地追求父母期望中所要達到的目標,就是在自己未成年期間被動地接受了父母的期望,在逐步成年之後就主動地將父母主觀意識裏的期望接受過來,甘願接受這種壓力與來自社會的迷惑、控制、捆綁,總之就是逐漸地由被動變成了主動。這樣,父母就滿意了,兒女自己也覺得内心平安,没有對不起父母,終于讓父母如願以償了,自己長大了,不是簡單地長大成人了,而是成為父母眼中成才的人了,没有辜負父母所望。雖然人成年之後成功地變成了父母眼中成才的人,外表看好像父母所付的代價有所回報,父母的期望在你身上没有落空,但事實是什麽?你成功地成了父母的傀儡,你成功地欠了父母一大筆債,你成功地用你的後半生來兑現父母對你的期望,來做給父母看,給父母争氣、增光,成功地滿足了他們,成為了父母的驕傲。父母走到哪兒都會説起你,「我姑娘,某某公司經理。」「我姑娘,某某名牌設計師。」「我姑娘,外語幾級,會説流利的外語,是某某語種的翻譯。」「我姑娘,是電腦工程師。」你成功地成了父母的驕傲,你也成功地成了你父母的影子。因為你會用同樣的方式教育你的下一代,用同樣的方式培養你的下一代。因為你認為你父母成功地培養了你,你會複製你父母的教育方式來培養你的下一代,這樣你的下一代就會承受跟你一樣的悲劇,承受跟你一樣的悲慘遭遇,承受跟你一樣的來自父母的摧殘。

在子女未成年期間,父母為了實現對子女的期望,所做的都是有悖于良心理智的,也是有悖于自然規律的,更是有悖于神的命定與主宰的。未成年人雖然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也没有獨立思考問題的能力,但是他的命運依然是神在主宰,不是父母主宰的,所以,愚昧的父母除了在思想意識裏對子女有期望之外,還會在行為上付諸更多的行動與犧牲、代價,為子女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願意做的事情,無論是金錢還是時間、精力等等。這些事雖然是父母自願做的,但却是不人道的,也不是父母應盡的責任,這已經超出父母的能力與父母應盡責任的範圍了。為什麽這麽説呢?因為父母在子女未成年期間就開始試圖計劃、掌控他們的未來,也試圖决定他們的未來,這是不是愚蠢的?(是。)比如,神命定一個人就是個普通工人,他這一生就能挣點基本的工資維持温飽,而他的父母非要讓他成為什麽名人、富豪、大官,在他未成年期間就為他的未來作好了籌劃、布置,為他付出所謂的各種各樣的代價,試圖掌控他的人生、掌控他的未來。這是不是愚蠢哪?(是。)子女雖然學習成績挺好,又上了大學,成年之後還學了各種技能,有一技之長,但最後找工作,怎麽找也就是個普通工人,頂多時來運轉當個工長就不錯了,最後挣的還是基本工資,怎麽也挣不到父母要求的什麽大官、富豪那個工資。父母總想讓他飛黄騰達,挣大錢、當大官,父母好跟着沾點光,怎麽也没想到,他小時候成績那麽好,又那麽聽話,父母又在他身上付出那麽多代價,長大後他還上了大學,可他這一生怎麽就是個工人的命?要是能想到的話,當時就不那麽折騰了。但父母能不能達到不折騰?(不能。)父母又是賣房子,又是賣地、賣家産,甚至有的父母為了子女能上名牌大學還賣腎。子女不同意,母親就説:「人的腎都是兩個,去掉一個還有一個,媽歲數大了,有一個腎就够了。」孩子聽完什麽感受?「這大學我不上了,我也不能讓你去賣腎。」父母説:「不上?你這是忤逆,這是不孝!父母賣腎為了啥啊?不就為了你以後能出人頭地嗎?」子女一聽感動了,「賣就賣吧,别辜負父母。」最後真賣了,母親用一個腎换他的未來,最後他只當了個工人,没有出人頭地。那他母親為他賣腎换來的就是一個工人,這合不合適?(不合適。)最後他媽一看,「你就是個做工人的命,早知道我就不賣腎供你上大學了,你直接當工人不就完事了嗎?上什麽大學啊!」晚了!誰讓你當時那麽愚昧啊?誰讓你當時那麽喜歡讓兒女當官、挣大錢呢?你那是利欲薰心,活該!你是為兒女付了很多代價,但兒女欠你的嗎?兒女才不欠你的呢,你那是自願的,活該!别説賣一個腎了,你就是賣倆腎,也是你自願的。為了供兒女能上名牌大學,有的人賣眼角膜,有的人賣血,有的人砸鍋賣鐵、賣家産,值得嗎?好像賣那點血、賣什麽器官就能决定人的未來、改變人的命運似的。能嗎?(不能。)人太愚蠢了!急功近利,被名利沖昏頭腦了。你總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就這樣了,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吧,那下一代的命運就一定比你强嗎?就能飛黄騰達嗎?就能不一樣嗎?怎麽那麽愚昧呢?你以為你對子女有高的期望,子女就一定能做人上人,就一定不負所望嗎?人的命運不是由父母决定的,那是由神决定的。當然,作為父母,没有一個人希望兒女做乞丐的。不希望兒女做乞丐,也用不着非得讓兒女飛黄騰達,在社會上層當什麽達官貴人。做社會上層的人有什麽好?飛黄騰達有什麽好?那都是泥潭,不是什麽好事。做名人,做偉人,做超人,做有地位、有身份的人,那是好事嗎?就是做一個普通人活得最自在。生活窮點兒、苦點兒、累點兒,吃的、穿的差點兒,有什麽不好啊?最起碼有一點是有保障的,你没在那些社會上層的潮流裏活着,起碼你少犯罪、少做抵擋神的事。做普通人試探小、試探少,你生活得雖然苦點兒,但心靈裏最起碼不累。你看,做工人一日三餐有保障就可以了,可當官就不一樣了,總得鬥,也不知道哪一天自己這個官位就不保了,不保還不算完,你得罪過的人還要找你算賬,你得挨整、挨治。名人、偉人、有錢的人都活得太累。有錢的人總怕以後不像現在這麽有錢,那日子就過不下去了;名人總怕自己頭上的光環没了,總想保住自己的光環,總怕被這個時代、這個潮流淘汰:活得都很累啊!作為父母的就總看不透這些,總想把兒女往風口浪尖上推,往虎口、泥潭裏送。父母是不是没安好心?要説父母没安好心,你們聽了不願意,要説父母的期望給你們帶來了很多負面影響,這個是不是願意承認了?(是。)坑人不淺,是吧。有人又不願意承認了,説:「父母是為我好。」你説父母為你好,好在哪兒了?父母為你好,讓你明白多少正面事物?父母為你好,糾正了你多少錯誤的、不良的思想觀點?(没有。)那這些是不是能看透了?對父母的期望也能感覺到不現實了吧?

從解剖父母對子女的期望這個實質上來看,父母的期望是自私的,是有悖人性的,另外,與父母的責任也是没有關係的。父母强加在子女身上的各種各樣的期望、各種各樣的要求,并不是在盡責任。那所謂的責任是什麽?父母該盡的責任最起碼要教會你説話,教導你要善良,不做壞人,往正面引導你,這是最起碼的。另外,根據你的年齡,根據你能承受的與你的素質、興趣來輔助你學習任何適合你的知識、才藝等。再好一點的父母,就是讓子女明白人是神造的,在這個宇宙中有神的存在,帶領他禱告、讀神的話語,講一些聖經故事,希望他長大之後能跟隨神,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不是追逐世界的潮流,陷在各種各樣複雜的人事關係中,被這個世界、這個社會的各種潮流摧殘。父母所應該盡的責任與父母的期望是没有關係的。父母盡的責任就是,作為父母這個角色,在子女未成年期間能給他正面的引導、給他合適的幫助,另外,在子女的肉體生活上,對他的吃、穿、住或者在他生病時都能及時地照顧。孩子生病了,該治療就治療,不要不管他,也不要看他生病了還告訴他「繼續上學,繼續讀書,功課不能落下,落多了就補不上了」,該休息就得讓他休息,他生病了就得養病。這是父母的責任。一方面照顧好他肉體的健康,另一方面也輔導、教育、幫助他心靈的健康,這是父母該盡的責任,而不是强加給子女任何不切合實際的期望或者要求。一方面是心靈需要的東西,一方面是肉體生活需要的東西,父母都要盡到責任。冬天别讓他凍着,告訴他一些生活常識,什麽情况下會感冒,吃飯要吃温熱的,吃凉東西肚子會痛,天凉了不要隨便在風口脱衣服或者吹風,讓他學會照顧好自己的健康。另一方面,在孩子幼小的心靈裏,對自己的將來産生一些幼稚不成熟的想法時,或者産生一些偏激的思想時,父母一旦發現後,要及時地給予正確的引導,而不是强行地壓制,要讓他抒發、讓他發泄,達到真實地解决問題。這就是盡責任。盡責任一方面是照顧,另一方面是疏導、矯正,給予正確的思想觀點的輔導。父母所盡的責任其實與父母對後代的期望没有任何的關係。你可以期望他長大以後身體健健康康的,也可以期望他長大之後有人性,有良心、有理智,或者可以期望他孝順你,但是你不要期望他長大以後成為某某名人、偉人,更不要常常告訴孩子,「你看隔壁家孩子小明多聽話呀!」你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你應該盡的責任不是告訴他隔壁的小明如何好,讓他學習隔壁家的小明,這不是父母應該做的事情。人與人都不相同,人的思想觀點、興趣愛好、素質、性格,還有人的人性實質是善良還是凶惡,都不一樣。有的人天生愛説話,有的人天生就是個悶罐子,一天不説一句話也不覺得憋屈。所以,父母如果想盡責任的話,應該試着了解自己孩子的性格、性情、興趣、素質,還有人性的需要,而不是將自己成年人對世界、對名利的追求變成對子女的期望,將這些來自于社會的屬名利的、屬世界的東西强加給自己的子女,美其名曰是對子女的期望,其實這不是對子女的期望,這是明擺着要把子女往火坑裏推、往魔鬼的懷裏送。如果你真是合格的父母,那你就應該對子女的身體健康、心靈健康盡到責任,而不是在他們未成年期間將自己的意願强加給他們,讓他們幼小的心靈承受在未成年期間不應該承受的任何東西。如果你真愛他們、真疼他們,如果你真想對他們盡責任,那你就應該照顧好他們的身體,讓他們的肉體健健康康的。當然,有的孩子生來就虚弱、不健康,父母如果真有條件,可以給他多吃點營養品,或者是諮詢一下中醫、營養師,就是對他們額外地多照顧一些。另外,在他們未成年期間的每一個年齡段,從幼年、童年到青少年,對他們的性格、興趣上的變化還有人性探索上的需求能够多加留意,多關心他們,對他們心理上的變化、誤區,還有人性需求上的一些未知的事情,以過來人的心得、經驗、教訓給他們一些正面的、人性化的輔導、幫助與供應,然後讓他們在每一個年齡段能够順利地成長,不走彎路、不走錯路,不偏激,在他們幼小迷茫的心靈受到衝擊、受到傷害的時候,能及時地得到治愈,得到來自父母的關心、關愛、照顧與指引。這就是父母應該盡的責任。至于他們對未來有什麽樣的規劃,是想做老師,還是做畫家或者做官,等等這些如果是正當的,可以鼓勵他們,也可以根據父母自身的條件,文化程度、素質、人性、家庭條件等等這些,給予他們一定的幫助與援助,但不要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又是賣車、賣房,又是賣腎、賣血,没必要,是吧?(是。)就是盡父母的能力給他們一定的幫助。如果孩子説「我想上大學」,父母説:「你要上大學,我也支持,我不反對,但是咱家的條件不好,我從現在開始,每天都得攢多少錢,才够供你一年的大學學費。如果到那時攢够了,你就上,要是攢不够,你自己想辦法。」父母與子女應該達成這樣的協議,共同商議好,達成共識,然後解决子女對未來的需求問題。當然,子女對未來有什麽打算、規劃,父母如果不能滿足,也用不着心存愧疚,「我對不起我的孩子啊,我没本事,讓孩子受苦了,人家的孩子上大學都是吃好的、穿名牌、坐小轎車,回家都是坐飛機,我的孩子坐火車還得坐硬座,連卧鋪都坐不上,我對不起我的孩子!」你没必要愧疚,你就這個條件,你就是賣腎也供不起,那你就認命。神就給你擺設這樣的環境,你没必要對兒女作出任何的懺悔,説,「我對不起你,以後你不孝順,媽媽也没怨言,爸媽無能,没給你好的生活環境」,没必要這麽説。作為父母就是盡到責任,問心無愧,盡自己的所能,做到讓子女在心靈上、肉體上都能够健康就行了。所謂的健康就是盡其所能地讓他有正面的思想,對待生活與人生有積極、向上、樂觀的思想或者態度,别一有什麽難心的事就撒潑打滚、尋死上吊,找父母的麻煩,駡父母没能耐、窩囊、不會挣錢,「你看人家的父母,又是開小轎車,又是住豪宅,又是坐豪華游輪,又是去歐洲旅游,你看看咱們,連本地都没出過,連高鐵都没坐過呢!」他如果這麽撒潑打滚,你怎麽對待?你説:「你説對了,父母就是這樣的無能,你生在這樣的家庭,你就得認命,有本事你自己以後挣錢,别跟父母耍蠻,也别要求父母為你做什麽。我們能盡到的責任已經盡到了,不虧欠你什麽。以後有一天,你為人父母了,你也應該這麽做。」等他自己做父母了,他就知道父母挣錢養活自己,再養活一家老小,不是那麽容易的。總之,就是讓他知道一些做人的道理。如果他能接受的話,你也應該把你信神走追求真理蒙拯救的道路,以及從神領受到的一些正確的思想觀點交通給他們。如果他們願意接受神的作工,跟你一起信神更好,如果他們没有這樣的需求,你只盡到責任就好,不要絮絮叨叨,動不動就講一些信神的字句道理來對他們説教,没必要。即便他們不信,只要他們能支持你,你們也可以成為好朋友,有什麽事好説、好商量,不要成為仇敵,也不要有怨恨,畢竟你們有血緣關係。他如果願意對你盡責任、盡孝,聽父母的話,那你就跟他維持親人關係,正常往來就行了,不需要因為信仰上有不同的見解、不同的觀點就總在這個事上咒詛他們、駡他們,這没必要。不用動血氣,也不要覺得他們不信神好像是多大的事,好像你的命就没了、魂就丢了,没那麽嚴重。他們不信,自然有他們所選擇的道路要走,你也有你該走的道路、有你該盡的本分,與他們没有關係。他們不信,也不需要强求,也可能是没到時間,也可能是神根本就没有揀選他們。如果神根本就没有揀選他們,你非得强行地讓他們信,那你是無知、悖逆。當然,如果他們是神揀選的,但時間還没有到,那你現在就要求他們信,也有點太早。神要作事,没有人能擺脱神的主宰。如果是神安排他信,那就是神一句話、一個意念的事;如果神没安排他信,他就没這個感動,他没這個感動,你説多少話也没有用。他不信,也不是你虧欠他;他信,也不是你的功勞。是不是這樣?(是。)不管你和兒女在信仰上有没有共同的目標或者是不是能够志同道合,總之你盡到責任就好。你盡到責任了,也不是對他的恩,他不信,你也不虧欠他,因為你的責任盡到了,到此為止,關係維持不變,該怎麽相處還怎麽相處。在他們臨到難處的時候,你能幫助多少就幫助多少。如果物質上你有條件幫助,那就幫助,如果在精神上或者思想上能够矯正他們的思想觀點,給他們一定的輔導、幫助,讓他們能够走出窘境,那你這麽做也不錯。總之,父母在子女未成年期間應該盡的就是父母的責任,了解兒女想做什麽,兒女的興趣、志向是什麽,如果他是要殺人放火、犯罪,你得嚴厲地管教,甚至要責罰,但如果他是聽話的孩子,跟任何普通的孩子一樣,規規矩矩地上學,對父母所説的話也能言聽計從,那父母盡到責任就行了。除了盡責任以外,所謂的什麽期望、要求、為他的以後着想,那都是多餘。為什麽説是多餘呢?人的命運都有神的命定,不是父母能决定的。你對他的任何期望,不可能都是他將來要實現的,都决定不了他的未來,决定不了他的人生。不管你對他的期望有多大,為此作出多大的犧牲、付多大的代價,都是徒勞的,都左右不了他的未來、他的人生。所以,父母不要做愚昧事,在子女未成年期間不要作無謂的犧牲,當然也不要那麽緊張,撫養子女就是在人一邊學習、一邊隨着經歷不同的環境産生了各種各樣的閲歷之後,逐漸地能够達到讓子女從自己身上受益,做到這些就可以了,至于子女的未來、以後的人生道路,與父母的期望没有任何關係。就是説,父母的期望决定不了你的未來,不是父母對你期望得高、好,你就真的能亨通、能好,也不是父母對你没有期望,你就會當乞丐,這兩者之間没有任何必然的關係。你們説,我交通的這些話題好不好理解?人容不容易做到?有没有難度?父母對子女盡責任,把子女撫養好,撫養他長大成人就行了,不需要撫養成才,這一點容不容易做到?(容易做到。)這是一件輕鬆的事,你不需要對他的未來、人生負什麽責任,也不需要給他制訂任何的計劃,也不需要預設他成為怎樣的人,未來有怎樣的生活、有怎樣的生活圈子,在這個世界上將來的生活質量如何,在人群中有怎樣的地位,你不需要預設這些,也不需要掌控這些,只需要簡單地盡到父母的責任,就這麽簡單。到上學的年齡,給他找個學校讓他上學,需要交學費你就拿學費,學校需要買什麽,你就拿錢給他買,盡這些責任就行。一年四季需要吃什麽、穿什麽,你就根據條件把他的身體照顧好,别讓他在未成年不懂得照顧自己身體的這個期間留下什麽病根。及時糾正他的一些壞毛病、壞習慣,讓他養成好的生活習慣,然後在思想上開導他、引導他,讓他不偏激。他如果喜歡世界上邪惡的東西,你看他是個好孩子,只不過是受世界邪惡潮流影響了,你就及時地給予糾正,幫助他改正壞毛病、壞習慣。父母就是盡這些責任、起這些作用的,而不是把他往社會潮流裏推,讓他盡早地在未成年期間就承受成年人要承受的各種壓力,這是不應該的。但是就這麽簡單的事,有一部分人還是做不到,因為他們放不下對這個世界名利的追求,放不下這個世界的邪惡潮流,也害怕被世界淘汰,所以他們在孩子未成年期間,就很早地讓孩子在思想上融入這個社會,也在思想上很快地去適應這個社會。如果遇到這樣的父母,那孩子就倒霉了。父母無論以怎樣的方式、藉口愛他、疼他、為他付代價,對于這家的子女來説,都不見得是一件好事,甚至可以説是一種灾難。因為在父母期望的背後給子女幼小的心靈帶來的是摧殘,或者説,父母的期望其實并不是真正讓子女有健康的心靈與健康的身體,而只是期望子女能够在社會立足,不被社會淘汰,目的是為了讓他過上好日子,或者做人上人,不當乞丐,不被人歧視、不被人欺負,能融入邪惡潮流、融入邪惡人群當中。這是不是好事?(不是。)所以,對父母這樣的期望,你們不必挂在心上。如果你的父母曾經對你有這樣的期望,或者為了實現他們在你身上的期望付出了很多的代價,你覺得虧欠父母,打算用你的一生來償還父母在你身上所付的代價,如果你有這樣的想法與意願,到今天為止應該放下了,你不欠他們的,而是他們摧殘了你、殘害了你。他們不但没盡到父母的責任,反倒坑害了你,給你幼小的心靈帶來了各種各樣的創傷,留下了各種各樣不好的回憶、印記,總之,這樣的父母不是什麽好父母。如果你的父母在你未成年期間對你的教育、影響還有各種各樣的説法,就是一味地希望你好好讀書,出人頭地,别做出力的,以後一定要出息,一定要成為爸爸媽媽的驕傲,一定要為爸爸媽媽出頭、争光,那到今天為止,你應該與他們所謂的恩情有一個了斷,不必再挂在心上了,是吧?(是。)這是在人未成年期間父母對後代的期望。

子女到成年期間,父母的期望與對子女未成年期間的期望性質是一樣的。雖然在人成年期間,人有獨立的思想了,人會與父母以一個成年人的身份與角度交談、説話、講事情了,但是父母依然是站在父母的角度上,對子女有同樣的期望,這個期望從對未成年人的期望變成了對成年人的期望。對成年人的期望雖然有别于對未成年人的期望,但是父母作為一個普通的人,作為一個敗壞的人,作為一個社會、世界中的成員,他們依然對子女有同樣的期望,期望他們工作順利、婚姻幸福、家庭美滿,工資、職位能够提升,還能得着上司的賞識,工作特别順利,不遇到什麽難事。這樣的期望有什麽用啊?(没有用。)没用,多餘。父母以為你是他們拉扯大的,是他們養活大的,他們就是你肚子裏的蛔蟲,所以即使你成年了,你在想什麽、你想要什麽、你是什麽性格,他們也瞭如指掌。即使你成年了、獨立了,你自己能挣錢養活自己了,他們依然能控制你,對你所有的事情依然有話語權、參與權、决定權與干涉權,甚至有主導權,就是他們能説了算。好比説,在婚姻的事上,你談了一個异性朋友,父母一看,「不行,與你的文憑不匹配,長得也不怎麽樣,家還是農村的,結了婚之後,農村的親戚一來一大幫,洗手間都不會用,弄得到處都是髒兮兮的,這日子肯定過不好。不行,不同意!」這是不是干涉?(是。)干涉得多不多餘、噁不噁心啊?(多餘。)子女找什麽樣的對象還得經過父母同意。所以,現在有些子女為了避開父母的干涉,甚至找對象都不告訴父母。父母問:「有没有對象?」子女就説:「没有,早着呢,歲數還小,不着急。」其實人家有對象都兩三年了,就是不讓他知道。為什麽不讓他知道?他什麽事都想干涉,就是個事兒媽,所以就不讓他知道。當準備要結婚了,就直接領回家,「你同不同意?我們明天就結婚了,你們愛同意不同意,就這麽定了,再不同意孩子都生出來了。」父母對子女干涉太多,子女的婚姻也要干涉,找的對象只要不是他期望的,不是跟他合得來的,不是他喜歡的,那就要給你拆散,你要是不同意,那他就一哭二鬧三上吊,把子女弄得哭笑不得,没有辦法。還有的子女説年齡大了不結婚,父母説:「那不行,我就是希望你長大成人、結婚生子,我是看着你長大的,我要再看着你結婚生子,那我死也瞑目了。你要是不結婚,我這心願就完成不了,我就不能死,我死了也不瞑目。你必須得結婚,趕緊給我找一個,哪怕臨時找一個讓我看兩眼也行。」這是不是干涉?(是。)子女是成年人了,他選擇什麽婚姻對象,父母可以給予合適的建議,可以提示,可以幫着把關,但是不要干涉,不要幫着决定。喜不喜歡,合不合得來,興趣是不是相投,以後能不能幸福,子女自己有感覺,父母不一定知道,就是父母知道也只是提個建議,不能横加攔阻、嚴重干涉。甚至有的父母還説,「我的兒子,我的姑娘,找對象必須得跟我家門當户對,要是門不當户不對的,對我家兒子、女兒有什麽企圖,那我不幹,我必須得給他攪黄了,他想進我家,没門兒!」這個期望合不合適?理不理性?(不理性。)這是人生大事,父母也要干涉,這就不理性。但是在父母來看,子女的人生大事那更得干涉了,你隨便找個异性朋友説會兒話,他不干涉,要是婚姻大事必須干涉。甚至有的父母下功夫監視子女,看看兒女的手機上、電腦上有哪些异性朋友的聯繫方式、信息,采取干涉、跟踪,把子女弄得也没有辦法,打也打不得,駡也駡不得,逃不過這一關。那作為父母來説,這樣做合不合適?(不合適。)惹得子女厭煩,這叫討厭,是吧。父母在成年子女身上所應該盡的依然是作為父母的責任與義務,在他們未來的人生道路上幫助他們,給他們提一些合理的、有價值的建議、提示、警告,避免他們在工作與接觸各類人事物的時候上當受騙,走彎路,或者遇到不必要的麻煩,甚至惹上官司。父母應該站在一個過來人的角度上,給予子女一些有用的、有價值的建議與參考,至于子女聽不聽,那就是他的事了。父母應該做的就是盡到責任為止,兒女一生要經歷多少苦難,要受多少苦、享多少福,那不是父母能左右的。如果他這一生必定要受一些磨難,你該教導的也教導了,但他臨到事還那麽任性,那他就是該受苦,他就是個受苦的命,你也没必要自責,是吧?(是。)還有些父母,因為子女婚姻不順利、夫妻感情不和鬧離婚,離婚之後孩子的撫養問題又産生了糾紛,父母希望兒女工作順利、婚姻幸福美滿,不出現什麽裂痕、問題,結果一點兒也不如人願,父母就跟着操心,又是哭,又是找鄰居訴説,又是幫着找律師打官司争孩子的撫養權。甚至有的父母看見自己的女兒受氣了,就為女兒抱打不平,就到男方家去鬧,「為什麽讓我女兒受這個氣?我就咽不下這口氣了!」甚至叫了七大姑八大姨替女兒出氣,還大打出手,結果鬧得不亦樂乎。本來如果没有這一大家子鬧,夫妻倆慢慢緩和緩和,冷静下來可能就不離婚了,這一鬧反倒把事鬧大了,破鏡不能重圓了,有裂痕了,最後鬧得兒女婚姻也不順利,父母還得跟着操心。你説這何苦呢?參與那些事有什麽用啊?無論在子女的婚姻上、工作上,父母都覺得自己責任重大,「我得參與,嚴密地跟進,嚴密地觀察」,觀察子女婚姻幸不幸福,感情上有没有什麽問題,兒子、女婿在外面有没有外遇。有的父母為了滿足自己對子女婚姻或者各方面事情的一種期望,對子女的各方面生活横加干涉、指責,甚至出謀劃策,嚴重影響到了子女的生活與工作的正常秩序。這樣的父母討不討厭?(討厭。)甚至有的父母對子女生活的方式、習慣都參與,没事就到兒子家看看兒媳婦過日子怎麽樣,是不是偷偷給娘家送東西、送錢,或者是否勾搭别人,這些做法讓子女特别地反感、厭憎。作為父母,這樣做下去能讓子女厭憎、反感,很顯然這些做法是不理性的。當然,站在另一個角度上來説,這也是不道德的,没人性。不管你對子女有任何的期望,在他們成年之後,他們的生活圈、工作圈還有他們的家庭,父母都不應該參與進去,更不應該干涉或者控制他們的生活範圍。甚至有的父母特别愛錢,就希望子女「快點多挣錢,那買賣得做大。你看誰誰誰家那子女,買賣做大了,小店開成大店,大店又開連鎖店,他父母跟着盡吃好的喝好的。你要多挣錢啊,多挣錢多開店,我們好跟着沾點光」。他不管子女的難處,也不管子女的意願,只想滿足自己的喜好,只想滿足自己的私欲,想利用子女挣大錢來達到滿足自己肉體享受的目的,這都是作為父母不應該做的。這樣做不道德,没人性,這不是在盡責任,不是站在父母的角度上對待成年子女該有的態度,而是倚老賣老,打着父母對子女負責任的幌子,干涉成年子女的生活、工作或者婚姻等等。成年子女,不管他們的能耐大小、素質怎樣,在社會上有怎樣的地位,他們的收入怎樣,這是神為他們制定好的命運,是神的主宰,他們有怎樣的生活,父母不應該干涉,除非他們不走正道、犯法,父母應該嚴加管教。但是正常情况下,成年人有正常思維,有獨立的生活、生存能力的情况下,父母就應該撒手了,因為他已經成年了。如果他剛剛成年,是二十一二歲,還不知道這個社會的各種複雜情况,還不知道怎樣為人處世,不懂得社交,生存能力還差一點兒,那父母就應該給予一些適當的幫助,讓他們逐步過渡到能獨立生活,這叫盡責任。但是一旦把他們扶上正軌,他們有獨立生存能力的情况下,父母就應該撤退下來,不應該依然把子女當成未成年或者是弱智的人來對待,對他們有任何不切合實際的期望,或者是打着對他們有任何期望這樣的幌子來干涉他們的私生活,干涉他們對工作、對家庭、對婚姻或者對人事的各種態度、觀點與做法,這都不是在盡責任。

作為父母,在子女有獨立生存能力的情况下,應該做的也只是在子女工作、生活、家庭上給予他們關心與必要的照顧,或者是在他們能力够不上、顧不過來的情况下,可以給一些適當的幫助。比如,他們生了孩子,兩個人工作都很忙,孩子太小,有時候没人帶,你可以幫着帶一帶,這是父母的責任,因為畢竟是自己的骨肉,你帶比其他人帶更安全。如果子女放心讓你帶,那你就接過來;如果子女不放心你,不希望你帶,或者怕你身體不好,疼你、體貼你,不讓你帶,那你也不要挑毛病。甚至有的子女乾脆就不相信父母,覺得父母没那個能力,對下一代只知道寵愛,也不會教育,吃東西也不講究,人家不相信你,不願意讓你帶,那更好,你還得個清閑。這叫兩厢情願,互不干涉,同時又能够互相體諒。在兒女需要幫助、需要關懷照顧的時候,在情感上或者在各方面能够給予對方適當的、必要的關心、照顧與資助就可以了。比如,父母有點積蓄,或者父母原來工作能力强、有收入,子女如果在經濟上缺乏,父母有能力的話可以幫助一下,如果没這個能力,得砸鍋賣鐵或者是借高利貸來幫助子女,這就没必要了,在能力範圍以内盡到這層親情框架之下的責任就好了,没必要為對方砸鍋賣鐵,賣腎、賣血或者是賣命。你的命只屬于你自己,是神給你的,你有你的使命,你的生命是為你這一生的使命而擁有的;他的生命也是為他走完他人生道路與完成他一生的使命而有的,不是為孝敬父母而有的。所以説,作為父母,對于未成年或者成年的子女來説,父母的生命只屬于他們自己,不屬于子女。當然,父母也不是子女的免費保姆或者免費奴隸,無論父母對子女有怎樣的期望,父母没必要無償地被子女隨便使唤,當傭人、當老媽子、當奴隸。父母無論對子女有怎樣的感情,父母也是獨立的人,不應該因為他是你的子女,你就理所應當地負責他成年之後的生活,没有必要。他成年了,你對他撫養的責任就盡完了,至于他以後活得好還是不好,富足還是貧窮,生活得快樂還是不快樂,那是他自己的事,與父母没有關係,父母没有任何義務去改變這一切。如果他活得不快樂,父母也没有義務説「你活得不快樂,我想方設法、砸鍋賣鐵,耗盡我畢生的精力讓你快樂」,没必要,你只要盡到責任就行了。你想幫助他,可以問問他為什麽不快樂,在道理上、思想上幫助他疏通疏通,如果他接受了,那更好,如果他不接受,那父母盡到責任就可以了,到此為止。他願意受苦,那是他自己的事,你没必要為此而憂心、難過,吃不下飯、睡不着覺,這都是多餘的。因為什麽?因為他是成年人了,他應該學習處理自己生活中所臨到的每一件事,父母如果關心他,那是情分,父母如果不關心他,也不是父母狠心,不是父母没盡到責任。因為他是成年人了,成年人就應該面對成年人的問題,也應該處理成年人應該承受的任何一件事情,不應該什麽事都依賴父母。當然,作為父母來説,子女在成年之後,工作、事業、家庭、婚姻是否順利,父母也不應該把這些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你可以關心,可以打聽,但是你没必要大包大攬,把兒女拴在自己身邊,走到哪兒帶到哪兒,走到哪兒都看着,都挂在心上,「他今天吃得好不好,開不開心啊?工作順不順利?領導賞不賞識啊?他的妻子(丈夫)愛不愛他?他的孩子聽不聽話,孩子上學成績好不好啊?」這些關你什麽事啊?他的事由他自己來解决,不用你管。為什麽説關你什麽事呢?意思就是不關你的事,你對他盡完責任了,把他撫養長大了,那你就應該撤了。撤了,你不是就没事閑着了,你該做的事還有很多,你這一生要完成的使命,除了撫養子女長大成人,你還有其他的使命要完成,你除了是你子女的父母之外,你還是受造之物,你應該來到神面前,到神這兒接受你的本分。你的本分是什麽?你完成了嗎?你投入了嗎?你走上蒙拯救的道路了嗎?這是你該想的。至于子女成年之後何去何從,他們生活得怎麽樣,境况怎麽樣,他們快不快樂、開不開心,與父母没有任何的關係。不管從形式上還是從思想上,他已經獨立了,你也應該讓他獨立,你應該放手,不應該控制他。不管從形式上還是從情感、肉體血緣關係上,你的責任已經盡完了,你跟他已經没有任何關係了。他的使命與你的使命没有關係,他所走的人生道路與你的期望没有任何的關係,你對他的期望、對他的責任到此為止,當然也不應該有任何的期望,他就是他,你就是你。他如果不成家,他與你在命運上、在使命上也是完全不相干的兩個獨立的個體;他如果走入婚姻有家庭的話,那他的家庭與你的家庭是兩個完全不相干的家庭。他有他的生活習慣、生活方式,他有他對生活質量的需求,你有你的生活習慣,你有你對生活質量的需求;你有你的人生道路,他有他的人生道路;你有你的使命,他也有他的使命。當然,你有你的信仰,他也有他的信仰。如果他信仰金錢、名利的話,那你與他完全就是兩類人了;他如果與你有同樣的信仰,追求真理走蒙拯救的道路,那當然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你就是你,他就是他,你不應該干預他走什麽樣的道路,可以扶持、幫助、供應,可以提醒、勸勉,但是你没必要干涉、參與。人要走什麽樣的道路,人要活成怎樣的人,有什麽樣的追求,不是哪一個人能决定的。你看,我坐在這兒跟你們嘮嗑、説每一件事,是建立在什麽基礎上?就是你們願意聽。你們願意聽我嘮叨,那我就説,如果你們不願意聽或者散去了,那我就不説了。我要説多少話都是根據你們是否願意聽,願意付出時間、付出精力的基礎上。如果你説,「我聽不明白,你能不能再講得細點兒?」那我就盡我所能地講細點兒,達到讓你明白進入,我把你扶上正軌,把你帶到神面前、帶到真理面前,讓你明白真理,讓你遵行神的道,我的任務就完成了。但是,至于你聽完之後願不願意實行,你走什麽樣的道路,你選擇怎樣的人生,你追求的是什麽,那就不是我的事了。如果你説,「我在那方面真理上有問題,我想尋求尋求」,我就耐心地給你解答解答。你如果從來就不想尋求真理,我因為這事對付你嗎?我不會對付你,也不會强求你,我也不會諷刺、挖苦你,我更不會對你態度冷淡,我該怎麽作還怎麽作。你如果盡本分出錯了或者故意打岔攪擾,我有我的原則、我的處理方式對待你。但是如果你説,「我不願意聽你説那些話,我也不願意接受你那些觀點,我該怎麽盡本分還怎麽盡本分」,除非你不觸犯原則、不觸犯行政,你觸犯行政我就處理你,你如果不觸犯行政,能够規規矩矩地過教會生活,你不追求真理我不干涉。你個人的生活,願意吃什麽、願意穿什麽、願意與哪些人相處,我不干涉你,我給你自由。因為什麽呢?所有這些事的原則、内容都給你講清楚了,剩下的靠你自由選擇,你是什麽人你就選擇走怎樣的道路,這是明擺着的事。你如果不是喜愛真理的人,誰能强求呢?最終,每一個人所走的道路,結什麽樣的果子,自己會負責任的,我不用負責任。你追求真理那是你自願的,你不追求真理那也是你自願的,没有人拖你後腿,你追求真理也没有人給你多少鼓勵,讓你偏得多少恩典、物質的祝福。我就是盡責任,盡到我的責任,把你們該明白的、需要進入的真理都告訴給你們,至于你們背後怎麽生活,我從來不打聽,我也不窺視,這就是我的態度。作為父母,對待子女也應該是這樣。成年人他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了,他選擇的是「是」還是「非」,選擇黑還是白,選擇正面事物還是反面事物,那是他自己的事,那是根據人裏面的需要。人的實質如果是惡,他就不會選擇正面事物;人裏面如果對善有追求,有人性,有良心知覺,有廉耻感,人就會選擇正面事物,哪怕慢一點,早晚有一天會走上正道,這是必然。所以,父母對待子女也應該有這樣的態度,不干涉兒女的選擇。有些父母對待子女的要求就是,「子女應該走上正道,應該信神,應該放弃世界、撇掉工作,要不然,我們以後進國度,子女進不去,父母、子女就分散了。以後一家人都進國度那多幸福啊!在地上團聚,在天上也要團聚,在國度裏還要不分手,世世代代都要在一起」。結果子女就是不信神,就追求世界,追求挣大錢、發大財,時興什麽穿什麽,時興什麽就做什麽、講什麽,就不遂父母的願。父母就難過,為這事又禁食又禱告,一禁食就是一個禮拜、十天半個月,為子女這點事可下功夫了,常常餓得頭昏腦脹,常常在神面前痛哭流泪地禱告。可是,不管怎麽禱告、怎麽下功夫,子女就是不動心,他也不知道醒悟。子女越不信,他越覺得,「哎呀,虧欠孩子,對不起孩子,没把福音傳給孩子,没讓孩子跟自己走上蒙拯救的路。這可是蒙福的路啊,你傻啊!」他不是傻,他是不需要,父母這樣勉强子女才是傻,是吧?他要是需要的話,還用你講嗎?他自己就來信了。父母總覺得,「我對不起我的孩子啊,早早地就讓他上大學了,上了大學就一去不回頭了,追求世界没完了,一回來就説工作、挣錢,誰誰升職了、買車了,誰誰嫁富豪了,誰誰又去歐洲進修、留學了,看人家那日子過得。一回來就説這些事,我都不想聽,但是不想聽也没辦法,咋説讓孩子信神孩子也不聽」,結果跟孩子鬧彆扭,一見面就黑着臉,一説話就翻臉。有的子女也没辦法,「我爸媽也不知怎麽了,不信就不信唄,為什麽對我總是這種態度呢?這信神的人不是越信越好嗎?怎麽信神的人没有親情了呢?」做父母的心裏為他急得直流血,嘴上還説,「他不是我的子女,我跟他斷絶母子關係,我不認他!」嘴上這麽説,其實還真不是這麽回事。這樣的父母愚不愚蠢?(愚蠢。)總想控制、掌控一切,總想掌控子女的未來、信仰,還有所走的道路,這太愚蠢了!不合適。尤其是有的子女追求世界,提升當經理了,工資也高了,給父母買回了人參、金耳環、金項鏈,買了一大堆,父母説:「我不稀罕,我就希望你們健健康康的,能跟着我信神,信神多好啊!」子女就説:「你哪壺不開提哪壺,我都升職了,你都不為我慶祝,人家的父母一聽説子女升職了,都開香檳慶祝,都到餐廳吃大餐去,你可倒好,看見我給你買的項鏈、耳環還不高興,我哪點對不起你呀?就因為我們没有信神,你們就鬧情緒!」父母這樣鬧情緒對嗎?人的追求不同,走的道路也不同,人的路由人自己選擇,應該正確對待才對。人家心裏不承認有神,你就别强要求他信神,强扭的瓜不甜,他不願信神,他不是那類人,你越提他越煩你,你也煩他,他煩你也煩。最重要的不是你們都煩,是神厭憎你,神説你這個人情感太重。他不信神你就能付這麽大的代價,他追求世界你都這麽難過,那如果有一天神要把他奪走呢,你會怎樣?會不會埋怨神?在你心目中,子女是你的一切,是你的未來、是你的希望,也是你的生命,那你還是信神的人嗎?你這麽做,是不是讓神厭憎?你做這事太不明智,不合原則,神不滿意。所以,你要是明智的話,就别做這類事。子女如果不信,就隨他們去吧,該講的道理講過了,該説的話説到了,讓他們自己選擇。子女與父母之間有怎樣的關係,該怎麽保持就怎麽保持,他們要孝順你,要疼你、愛護你,也不用拒絶,他們要領你去歐洲旅游,如果耽誤盡本分,你不想去就不去,如果你想去,有時間你就去,長長見識也没什麽不好,這不是同流合污,神不會定罪。如果他們給你買什麽好東西,買好吃的、好穿的,你如果覺得適合一個聖徒穿、用、戴,你就享受,就當是神的恩典。如果你看不起這些東西,你不以這些東西為享受,你覺得這些東西麻煩、噁心,你不願意享受這些東西,你也可以拒絶,説「回來看着你們我就高興了,不用拿東西也不用花錢,我不求那個,只要你們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就行了」。這多好啊!嘴上這麽説,心裏也這麽想,確實不要求他們給你什麽物質享受,讓你沾什麽光,這樣,他們打心眼兒裏就佩服你,是吧。對于他們工作、生活上的難處,你能幫則幫,盡力而為,如果幫助他們會影響盡本分,你就可以拒絶,這是你的權利。因為你已經不欠他們什麽了,你對他們没有任何的責任了,他們已經成年了、獨立了,他們自己的生活自己打理,不需要你無條件地、不管任何時候都為他們服務。他們若要求你幫忙,如果你不願意,或者耽誤你盡本分,你可以拒絶,這是你的權利。雖然你與他們有血緣關係,你是他們的父母,這只是在形式與血緣上、情感上的關係,但是在責任上你已經擺脱了與他們之間的關係了,所以作為父母,如果明智的話,在子女成年以後,不要對他們有任何的期望,也不要有任何的要求標準,也不用站在父母的角度或者地位上,要求他們怎樣、要求他們做什麽,因為他們已經獨立了。他們獨立了就意味着你的責任盡完了,那在有條件的情况下,你無論對他們做什麽,對他們關懷也好、照顧也好,那只是情分,是額外的,或者他們作為子女要求你做什麽,那也是額外的,不是應該應分的,這是你應該明白的。這些是不是清楚了?(清楚了。)

如果有的人説:「我總是放不下我的孩子,他天生體格弱,天生窩囊、膽小,素質又差,在社會上總受人欺負,我放不下啊。」你放不下也不是你的責任没盡完,只是你情感的作用。你説:「我總牽挂他、惦記他有没有吃好飯,胃舒不舒服啊?長時間不按時吃飯,總吃外賣,能不能得胃病啊?身體會不會有什麽病痛啊?生病的時候有没有人照顧、有没有人疼他啊?他的配偶是不是關心他、照顧他呀?」你有擔心只是出于情感、出于血緣這一層關係,但這并不是你的責任。神賦予父母的責任只是在子女未成年期間對子女撫養、照顧的責任,到子女成年以後父母就没有任何的責任了,這是從神的命定上來看父母該盡的責任。明白了吧?(明白。)不管你情感多麽重,你在什麽時間大發母性,都不是在盡責任,只是情感的作用。情感的作用,那就不是出于人性的理智,也不是出于神教導給人的原則,也不是出于人順服真理,更不是出于人的責任,而是出于情感,這就叫情感。就是那麽一點兒母子情、血緣情在裏面摻雜着,因為他是你的子女,所以你就總牽挂他,牽挂他在外面受不受苦,有没有被人欺負啊?在外面工作順不順利,是不是按時吃飯啊?身體得没得病,得病了之後能不能付得起醫藥費啊?你常常想這些,這與父母的責任没有絲毫的關係。如果你放不下對子女的這些牽挂,那只能説你是活在情感裏,你不能擺脱情感。你只活在情感裏,憑情感對待子女,而不是憑着神説的父母的責任這個定義而活着,你不是根據神的話活着,你只根據自己的情感來感受這一切,來看待這一切,來處理這一切,那你就不是在遵行神的道了,這是很顯然的。神告訴給你的責任到子女成年之時就結束了,神告訴給你的這個實行法是不是輕鬆、簡單?(是。)按神的話實行,還不做無用功,還能給兒女一定的自由,給他們一定的鍛煉的機會,不給他們添麻煩、添累贅,不給他們添堵,讓他們作為一個成年人,以成年人的眼光,以成年人獨立的處事方式、獨立的看事方式、獨立的世界觀去面對這個世界,面對自己的人生,面對自己生活中、生存中所臨到的各種問題,這是他們的自由,也是他們的權利,更是他們作為一個成年人應該做的事情,與你没有關係。如果你總想參與進來,那就挺噁心,總想人為地參與、干涉,這就起到了攪擾、破壞的作用,最終不但事與願違,更惹得子女對你反感,你自己活得還挺累,最終還一肚子委屈,抱怨兒女不孝順、不聽話、不體貼父母,不領情,忘恩負義,是白眼狼。還有些耍蠻的、不理性的人,還一哭二鬧三上吊,什麽招都用上了,這就更噁心了,是吧?(是。)人明智的話,就順其自然輕鬆地活着,盡父母的責任就好了。如果你説看在情分上照顧照顧、關心關心,必要的關心可以,并不是説子女成年後,父母的責任盡完了就一拍兩散,對子女就絶對不管了,就讓他自己出去闖,他有多大難處都不管他,難死他也不管,兒女需要你的時候你也不伸手,這也不對,這叫極端。兒女需要向你傾訴的時候,你就做個收音機聽,聽完之後問問他是怎麽想的、怎麽打算的,也可以説説你的建議。他如果有自己的想法、打算,不接受你的建議,你就説:「行,你既然决定了,以後出現什麽後果,没有人能替你負這個責任,這是你的人生,你的人生路你自己來走,你自己來完成,没有人能對你的人生負責任。你决定了的話,那我就支持你,需要錢,我這兒還有點錢,需要我出力,在我能力範圍内可以幫你,做父母的没什麽説的。但如果你説不需要我出人,也不需要我出錢,你就是需要我出個耳朵聽聽就罷了,那更省事。」你的話説完了,兒女的話也説完了,一肚子苦水倒完了,怨氣也發泄完了,擦擦眼泪,他該幹什麽幹什麽去了,你作為父母的責任也盡到了,這就是看在情分上,這叫情分。因為什麽呢?父母對子女來説是無害的,父母不會害他、不會算計他、不會嘲笑他,更不會笑話他的軟弱、無能,他可以在父母面前毫無顧忌地流眼泪、發泄、抱怨,像個孩子一樣,撒嬌、賭氣、任性都可以。但是,賭氣、發泄、任性完了之後,該怎樣還得怎樣,眼前的事還得自己處理,不需要父母出任何力,也不需要父母幫助,那就挺好,父母還挺清閑,是吧。他既然這樣説了,那做父母的就應該有自知之明。人家長大了,獨立了,這事只是跟你説説,并没有讓你幫助他,你若是没有理智,就覺得,「這是大事啊,跟我説這是看得起我,那我是不是得幫你參謀啊?得幫你作决定啊?」這叫不自量力。人家就是跟你説説,你還真把自己當人物了,這就不合適。人家認為你是父母,尊重你、信任你才跟你説,人家其實早就有主意了,你還總要干涉,這就不合適。人家信任你,你得值得信任,尊重他的决定,别參與,也别干涉。如果他願意讓你參與,你可以參與進來,如果你參與進來一看,「哎呀,這麽大麻煩啊,影響我盡本分了,我可不參與了,我信神不能做這些事」,那你就趕緊逃出來。如果他還想讓你干涉,你心想,「我才不干涉你,你自己處理吧,我聽你倒這些苦水、倒這些垃圾就不錯了,父母該盡的責任也就盡到了,想讓我干涉那不可能,那是火坑,我才不去跳呢,你願意跳你自己跳」,這合不合適?這叫立場。到什麽時候不能失掉原則、立場,做父母的應該做到的就是這些。聽懂了嗎?容不容易做到?(容易。)其實容易,但是你要是總憑情感,總陷在情感裏,這事就太難了,你就感覺揪心哪,放也放不下,拎也拎不起來,上不來下不去,這是什麽字?「卡」字,就卡這兒了。想聽神的話實行真理,但情感還放不下,心疼孩子還覺得不合適,覺得違背神的教導、違背神的話,這麻煩了。你得作個選擇,要麽你放下對後代的期望,不管他們,他們成年了、獨立了,就讓他們自由地飛,要麽你就隨他們去,二者選一。如果你選擇遵行神的道、聽神的話,放下了對他們的牽挂與情感,那你就做好父母該做的,站好你的立場,守住你的原則,别做讓神噁心、厭憎的事。能不能做到?(能。)其實容易做到,那點情分一放下就做到了。最簡單的就是不過問,他愛怎麽樣就怎麽樣。他如果願意跟你説他的難處,你就聽聽,知道這麽回事就可以了。他把事説完了,你就説:「我知道了,還有没有事了?想吃飯我給你做飯,要是不想吃,就回去吧。你要錢我給你拿點錢,需要什麽幫助,我能做到我就幫你,我要是做不到,你就自己想辦法。」他要是非讓你幫助他,你就説:「我的責任盡到了,爸媽就這點能耐,你也看見了,没你那兩下子。你想在這個世界上闖蕩,那是你自己的事,不要把父母牽扯進來,父母年齡已經大了,我們闖蕩的年齡已經過去了。我們對你的責任就是把你撫養長大成人,至于你自己走怎樣的道路,你想怎樣折騰,别拽上我們,我們可不跟你折騰,我們在你身上的使命已經完成了。我們有我們的事、有我們的活法,我們也有我們的使命,我們的使命不是替你做事,我們的使命也不需要你來幫助完成,由我們自己來完成,你也别要求我們參與你的生活、參與你的人生,那跟我們没有關係。」説清楚就完事了,該來往來往,該通訊通訊,該叙舊叙舊,多簡單哪!這樣做有什麽好處?(人活得輕鬆了。)最起碼在肉體親情這方面,你處理得合適了、恰當了,你的心思、精神世界輕鬆了,不作任何無謂的犧牲,也不付任何多餘的代價,順服在神的擺布安排之中,這一切都由神來作。人該盡的責任一點兒也不少盡,不該做的一樣都不多做,不該做的就不伸手,神讓怎樣活着就怎樣活着,神讓人怎麽活着那才是最好的路,能够讓人活得輕鬆、幸福、喜樂、平安。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這樣活着不但能留有更多的時間、精力盡好自己的本分,對本分忠心,另外,你會有更多的精力、時間在真理上下功夫。但如果你的精力與時間都被情感、肉體、子女、親情纏繞着、占有着,那你就没有多餘的精力來追求真理了。是不是啊?(是。)

人在世界上搞事業,腦子裏想的全是追求世界潮流、追求名利、追求肉體享受這些事,言外之意是什麽?就是你的精力、時間、青春全部被這些東西占有、消耗着。有意義嗎?最終得着的是什麽?就是得着名利了也是虚空。那换個活法呢?你的時間、精力,你的心思裏存的都是真理、原則,所想的都是怎樣盡好本分、怎樣來到神面前等等這些正面事物,你的精力與光陰都是為這些正面事物付出的,那你所得的就不一樣了。你所得的是最實惠的東西,你就知道怎樣活着、怎樣做人、怎樣面對每一樣人事物;你知道了怎樣面對每一樣人事物,這很大程度上會讓你很自然地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你能很自然地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你不知不覺就成了神所悦納、神所喜愛的人。你看看,這是不是好事?也可能你還不知道,但是在生活的過程中,你在接受神話語、接受真理原則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就按着神話語活着,按着神的話看人看事、做人做事了,那你不知不覺就順服神的話了,順服神的要求、滿足神的要求了,那不知不覺你已經成為神所悦納、神所信賴、神所喜愛的人了。這好不好?(好。)所以,你的精力與時間、光陰為追求真理、為盡好本分付出,最終所得的是最有價值的。相反,你的心如果總為情感、肉體、子女、工作、名利活着,總被這些事纏繞着,那你最終得的是什麽?虚空,什麽也得不着,還會離神越來越遠,最終被神徹底厭弃,你這一生就結束了,没有蒙拯救的機會了。所以,作為父母,不管對子女有怎樣的期望,都應該在子女成年期間,放下對子女任何情感上的牽挂、情感上的依附或者是情感上的糾葛,不應該以父母的身份、地位對子女在情感上有任何的期望。你如果能做到這一點,那就太好了!最起碼在神面前,你為人父母已經盡到了做父母的責任,你是擁有父母身份的合格的人。不管站在人的哪方面角度上,人所應該做的、所應該站的角度與立場都是有原則的,在神那兒都是有標準的,是吧?(是。)關于父母對後代的期望、父母在子女成年期間應該實行的原則就講到這兒吧。再見!

二〇二三年五月二十一日

上一篇: 怎樣追求真理(十七)

下一篇: 怎樣追求真理(十九)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中國選民不能代表以色列的任意一個支派

大衛家本是接受耶和華應許,而且承受耶和華産業的家族,原本是以色列的一個支派,即屬選民。當時耶和華給以色列人制定一條律法,就是凡屬于大衛家的猶太家族的人,凡從這個家族出生的都承受産業,是承受百倍的人、得長子名分的人,是當時以色列中最高級的人,是整個以色列家族中最有地位的上層人物,他…

告誡三則

作為一個信神的人應該凡事都對神忠心無二,凡事都能合神心意,不過,每個人都明白這樣的道理,只是因着人的種種難處,比如人的無知、謬妄或是敗壞,這些在人來説最淺顯而且是最基本的真理在人身上都不能完全看見,所以,在未定規你們的結局以先我應當先告訴你們一些事情,這些事情對你們來説都是至關重…

第五篇

山河易改,水流有向,人的生命并非地久天長,唯有全能神是永遠復活的生命,世世代代永遠長存!萬事萬物都在他的手中,撒但就在他的脚下。今天是神預定的揀選,把我們從撒但手裏拯救出來,他真是我們的救贖主,永遠復活的基督生命竟作在我們裏面,使我們與神生命有緣,竟能和他面對面,吃他、喝他、享受…

第三篇

得勝的君王已坐在榮耀的寶座上,他成功了救贖,帶領衆子民在榮耀中顯現。萬有都在他的手中,他以神聖的智慧和能力,建造并堅固了錫安;他以威嚴審判這罪惡的世界,審判了萬國萬民,地、海和其中的活物,以及那些喝醉了淫亂之酒的,神必施行審判,神必向他們發怒,顯明神的威嚴,立刻審判,不再耽延,烈…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