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無端成「黑戶」 自由、人權、優惠皆無

2018年07月23日

郭志力,男,56歲,河南省三門峽市人,係全能神教會一名基督徒。他怎麼也想不到,因著信神被中共追捕得四處逃亡,最終還被註銷了戶口成了黑戶,取消了一切的優惠政策。下面我們就一起來關注一下郭志力自信全能神以來,遭遇中共的一系列不公平待遇。

2007年5月,郭志力所在教會的一名基督徒被中共警察抓捕,因此事牽連到他,6月便衣警察開著小車去郭志力家抓他,恰好郭志力和妻子因盡本分都沒在家才躲過了一劫,此後他們就一直在外面躲藏,再也不敢回家。2007年10月左右,郭志力聽一個鄰居說,警察還幾次到村委會打聽他在家沒有,沒有打聽到消息,就把監視他的任務交給了鄉駐村幹部。在2007年到2012年期間,鄉駐村幹部就不間斷地以搞計劃生育、救災扶貧為名,到郭志力的鄰居那裡打聽郭志力和他妻子的消息,問他們有沒有回家,他們的兒女在哪兒上班,知不知道他們的電話,等等,企圖將他們抓捕,終無果。

2009年7月,郭志力聽另一個鄰居說:「有一次駐村幹部在路上遇見我就問你在家沒有,我說不在,還故意說我們之間有矛盾,他還給我交代,以後若發現你們倆回來,趕緊給他打電話。」從此後郭志力就再也不敢回家。

2011年國家8號文件規定,對下崗民辦教師實行養老補助,按工齡計算,如果有一年的工齡每個月給補助10元,因郭志力從1983年至1995年,在本村小學任教12年,按工齡每月應給他發120元工資。當鄉教辦開始落實這項工作時,郭志力的父親就想辦法找著他,讓他回去辦理,但因當時郭志力是中共追捕的對象,不敢回去辦理,也沒有身分證(因他信神被追捕不敢辦理身分證),結果本該給他補助的錢也因中共的追捕享受不上。

2014年6月,村衛生室負責醫保的人對郭志力所在村組長說:「從電腦裡查不出他們兩個(郭志力夫婦)的名字,把錢給他們返回去。」隨後就把郭志力本年交了的合作醫療退回給其父親。到10月份,組長收養老保險金時,對郭志力的父親說:「以後他們倆的養老金不用交了,國家入網電腦裡沒有他們的名字。」此時郭志力才知道不知何時,中共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他和妻子的戶口都取消了,導致他們現在都沒有身分證成了黑戶,無論辦什麼事都辦不成。

2016年,國家開始對貧困戶實行異地搬遷,按人口每人免費給25平方米的房子。

郭志力家也是符合異地搬遷條件的扶貧戶,結果還是因著他們信神,沒戶口,本應分給他們50平方米的房子也得不到。

郭志力不禁在心裡吶喊:「在中國信神怎麼這麼難呢?人信神本是天經地義,是正義的事業,為什麼處處遭到不公平待遇呢?」基督徒在中國沒有人權,沒有自由,多少時候,郭志力想孩子、想家人卻不敢見,多少時候想回家照顧老人也不敢回,每天擔驚受怕,只能在夢中盼。現在郭志力他們連最基本的社會保障權利也被剝奪了,徹底失去生活來源的他們,心裡痛苦至極。這就是中國基督徒的「特殊」待遇。

主正在叩門,你想打開心門迎接到主嗎?聯繫我們,將有講道人與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與主同赴筵席。

相關内容

湖南省衡陽市警察私闖民宅 肆意搜家抓人並沒收財物七千多元

肖劍明(男,64歲);朱紅桃(女,58歲)夫妻二人家住湖南省衡陽市,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 2018年5月8日晚6點多,朱紅桃正在門口,突然五名警察開一輛警車直奔而來,一警察沖朱紅桃問道:「這是肖劍明家嗎?我們是某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你那屋子是不是租出去了?你家有多少人?哪些人在樓…

湖南省郴州市一七旬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取消低保

劉慶英,女,74歲,湖南省郴州市人,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 2014年4月,劉慶英因家庭貧困,向村委會遞交報告申請低保,經村委會審批合格。同年8月,劉慶英的低保辦理成功,但直到年底,她還未享受到低保。 2015年3月6日,劉慶英的兒子到大隊幹部家喝喜酒,幾個幹部對其輕蔑地說:「你…

湖北省黃石市一老年基督徒土地補償款被中共剝奪

2018年5月3日上午9點,湖北省黃石市村支書給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華林(男,68歲)打電話,叫其到理事會領取土地補償款。李華林到後,村支書質問道:「你每天在家幹什麼?是在信神吧?」李華林未正面回答,理事會主管惡狠狠地說:「你最好放老實點,不要再信神了,否則一旦被抓住,最低要判三年…

湖南省郴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家人受牽連無法辦低保

陳敏,女,64歲,湖南省郴州市人,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因信神丈夫無法辦理低保。 2015年8月20日左右,陳敏的小女兒請人為陳敏丈夫(因車禍喪失勞動力)寫了申請辦低保的報告,陳敏大女婿將報告拿給村支書審批時,村支書說:「因你媽媽信神,你爸爸就不能夠享受低保,後代子女當兵考大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