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兩次被捕 高强度勞役使身體多處致殘

2020年12月04日

單琪(化名),女,1970年出生,山東人,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2013年7月,單琪在去聚會的途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非法關押一個月,看守所繁重的勞動、非人的生活環境致使有點風濕性關節炎的單琪病情嚴重惡化,類風濕因子值高達160IU/ml,手指變形、膝蓋彎曲不能直立,腰間盤突出,腰椎變形,生活不能自理。

2013年7月19日下午6點多,單琪約兩名基督徒在一出租房見面,快到見面地點時,被6個警察抓捕并强行搜身,搜走教會人員名單、一部MP5播放器、246元(人民幣)等物品,隨後被帶到派出所。在該所,警察逼問單琪個人信息至凌晨1點,無果。警察把她銬在椅子上一夜不許她睡覺,只要她一打盹,警察就用木棍敲打桌子、大聲呵斥。

次日,單琪被押至看守所關押。關押期間,警察令單琪睡在地板上,蓋潮濕的被子,用凉水洗澡,每天十幾個小時坐在凳子上幹手工活,而且還要腿并齊、坐直、不能靠、不能趴。十多天後,單琪的手指腫脹厲害,二十多天後,脚腫得像饅頭,膝蓋腫得不敢動,每次起、坐都要抓住床板,但仍被强迫工作,幹不出活兒就要挨訓,被罰晚上值班2小時。值班時不許靠墻站着,也不許彎腰,導致患有風濕性關節炎的單琪病情加重。

8月24日下午2點,警察强逼單琪的丈夫、公公簽保證書,讓他們交5千元保證金(後返還4千元,强行以辦案費扣留1千元)為她辦理取保候審後將她釋放。

8月29日,單琪去醫院檢查身體,查出類風濕因子達160IU/ml(正常人的類風濕因子值是<20IU/ml)。單琪的家人拿着她的病歷診斷證明、工作簡歷多次到她工作的單位辦理養老保險,教育局因單琪信全能神不給辦,并誘騙其寫辭職信,還將她的病退補貼費用給取消了。

2017年6月21日,派出所兩個警察闖入單琪家,强行録像并詢問她信神情况,無果。

9月29日晚8點多,派出所3個警察再次闖入單琪家,搜走筆記本電腦一台、手機一部、MP5播放器一部等物品後,不顧單琪的病情將她强押至派出所。審訊無果後,警方以「參加邪教組織破壞法律治安」為罪名對單琪進行拘留。次日,警方將單琪押至看守所,因單琪體檢血壓160mmHg,且肺部有陰影,看守所拒收。警方被迫無奈于10月1日上午將她釋放,并警告她不能外出,要隨叫隨到。

中共警方的迫害致使單琪的類風濕病加劇,她的兩個膝蓋、胳膊已彎曲,走路要彎着腰,腰椎間盤有些突出,腰椎有的部位變形,且病情逐年加重,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成都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勞教一年 強制奴役落下後遺症

王洪英,女,34歲,家住四川省眉山市,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03年6月11日中午,王洪英到一基督徒家,四名警察立馬將她圍住,搜身後,沒收170元現金、三張電話磁卡等物品,隨即給王洪英戴上手銬押至派出所。此後,警察不分晝夜斷斷續續反覆審訊王洪英5天,未獲得任何有利信息。第6天…

江西省一基督徒在看守所被強制服苦役 屢遭非人虐待

謝世浩(化名),男,38歲,江西省人。2008年7月25日,謝世浩所在出租房內,突然闖進來兩個身穿便衣的人,亮出證件說自己是國保大隊的,同時衝進來好幾人,將謝世浩的雙手反扭背後,並大聲喝道:「不許動!」接著警察開始翻箱倒櫃搜出所有信神資料、一部手機和幾百元現金,致使房間一片狼藉…

運城市一基督徒被無故判刑兩年 每天強制勞動近20小時

2005年4月的一天,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辛月霞(女,65歲)到運城市某縣看望初信基督徒時,被附近一惡人舉報,隨後當地派出所的兩名警察聞訊趕來,未出示任何證件就將辛月霞與另一名基督徒李伶(女)抓捕,強行押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關押24小時後,二人又被轉到縣拘留所。一進拘留所,警察就強迫…

安寧市一基督徒被中共判刑三年並強制勞動 積勞成疾留下後遺症

2005年4月29日上午,家住雲南省安寧市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王華(男,36歲)騎著自行車正在去岳母家接孩子的路上,突然被一輛轎車強行攔下,從車上跳下三人,不由分說將他推進車內押到派出所,另一人騎走他的自行車,並說這是「作案工具」。 到了派出所,警察搜光他身上所有的東西後將其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