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工人的職責(十三)

上次聚會交通的是帶領工人職責的第十一條,交通了帶領工人對于保管祭物這項工作該盡到的責任與該作的工作。帶領工人在保管祭物上該作哪些工作?(第一項是保管,第二項是核對賬目,第三項是跟進、了解、檢查各種花銷是否合乎原則,要嚴格把關,對屬于不合理的花銷必須嚴格限制,最好要做到在没有造成揮霍浪費之前就杜絶,如果已經造成揮霍浪費了必須追究責任,不但給予警告處理,還必須讓其賠償。)基本上就是這幾條。主要是保管好,然後是核對,接着是跟進、檢查,正確地使用、花銷。第十一條交通完之後,人對祭物有了一個準確的理解和認識,也知道了帶領工人在保管祭物上要作的工作,以及假帶領對于這項工作是怎麽作的,有哪些具體表現。不管是交通帶領工人的職責還是交通假帶領的各種表現,不管是從正面交通還是從反面揭露,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讓人明白怎樣作好保管祭物這項工作,怎樣杜絶在祭物保管、花銷、分配上那些不合理的做法。不管是不是帶領工人,所有神選民都應該對祭物的保管盡上自己的責任。盡上什麽責任呢?要監督,發現問題要及時反映,起到監督、反映的作用。别認為「保管祭物這項工作是帶領工人的職責,跟我們普通信徒没關係」,這觀點不對。人既然明白了這些真理,那就該盡到人的責任。對于帶領工人發現不了的問題或者有一些死角不容易發現的地方,如果有人發現在祭物的保管、分配、使用上有不合理的問題或者有違背原則的問題,可以及時向帶領工人反映,達到讓祭物有合理的保管、合理的使用與合理的分配,這是每個神選民的責任。

第十一條交通完了,接着交通帶領工人職責的第十二條——及時準確地發現打岔攪擾神工作與教會正常秩序的各類人事物,并加以制止、限制,扭轉局面,同時交通真理讓神選民從中長分辨、學功課。這一條的主要内容是什麽?主要就是要求帶領工人必須解决教會中出現的打岔、攪擾、破壞教會正常秩序的各類人事物、各類問題。那帶領工人首先要明白什麽才能達到處理解决好這些問題,盡上自己的責任,作好這項工作?這一條職責中説「及時準確地發現打岔攪擾神工作與教會正常秩序的各類人事物」,這是這項工作包括的範圍。有了目標、有了範圍就知道要解决哪些問題了,就知道帶領工人要作的工作、要盡的責任是什麽了。在第十二條中對帶領工人的要求主要是什麽?對打岔攪擾的各類人事物要制止、限制來扭轉局面,同時交通真理讓神選民從中長分辨、學功課。前提是什麽?如果你看到了打岔、攪擾、破壞教會正常秩序的各類人事物却覺得這不算問題,這就麻煩了,這證明你看不透問題的實質是什麽,就是看不透打岔攪擾教會生活能給教會工作帶來什麽危害、對神選民的生命進入會有怎樣的後果與影響,那這樣的帶領工人還能作好教會工作嗎?還能達到解决問題扭轉局面嗎?(不能。)那這裏要交通的重點是什麽?就是帶領工人首先得明白真理原則才能看透各種問題的實質,才能有效地解决各種實際問題。帶領工人要作好教會工作,首先得知道教會工作常出現哪些問題,然後準確地了解、分辨、判斷出現的問題屬于什麽性質,對教會工作與教會生活的正常秩序有没有影響,是不是屬于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性質,這是帶領工人首先應該明白的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明白了這個之後才能有效地解决這些問題,才能達到第十二條中所説的「加以制止、限制,扭轉局面」。總之,你在解决問題以先要先明白問題出在哪兒,是什麽情形、狀况,這個問題的性質是什麽,嚴重到什麽程度,該怎麽解剖分辨,該怎麽實行準確,這是帶領工人首先要明白的。帶領工人既然需要明白這些問題,那咱們就這些問題分幾個方面來具體交通,讓帶領工人與神選民都明白出現這些問題應該怎麽面對、怎麽對號入座、怎麽用真理原則去解决,以便達到當帶領工人遇到難處不會解决的時候神選民都能共同面對,尋求真理解决,當遇到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這些問題時大家都能站起來制止、限制,同時對反面人物、反面事物也實行公開解剖、分辨、定性,使這些問題被制止、被限制,得到根除。那咱們就從最具體的問題來交通。

帶領工人要想發現打岔攪擾神工作與教會正常秩序的問題,從哪些方面開始着手呢?第一條,先從教會生活入手來發現這些問題。教會生活中一般出現哪些問題屬于打岔攪擾的性質,大家心裏是不是都有一些了解?教會中不管人數多少,能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人肯定也不會太少,你們所能了解到的屬于打岔攪擾的事有哪些?(聚會交通真理總是跑題,不圍繞中心。)(還有一貫講字句道理。)交通真理跑題。比如,人家交通怎麽忠心盡本分,他交通怎麽伺候好丈夫(妻子)、兒女,人家交通忠心盡本分是為了滿足神、順服神,他講忠心盡本分是為了自己的家、自己的親人都能蒙福,這是不是跑題了?(是。)如果不打斷他他就説起來没完没了,如果限制他他就發脾氣,就惱羞成怒,破罐子破摔,這就上升到打岔攪擾的性質了。這個性質很嚴重,這是常見問題,可以歸結到打岔攪擾教會正常秩序的各類人事物中。第二條,講字句道理,這個是否够得上打岔攪擾得看情節嚴重程度。有的人講字句道理是因為他没有真理實際,他只要開口説話就是字句道理、就是空談理論,但是他存心不是想迷惑人讓人高看,經過限制、勸阻他就有自知之明了,以後講字句道理就少了,也不會耽誤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了,這就不算打岔攪擾。而那些有意講字句道理存心想迷惑人的,他們明知道是字句道理也要講,講的目的就是讓人高看,想拉攏人、迷惑人,想争地位,這個性質就嚴重了,這跟不明白真理只能講字句道理的性質不一樣,這個就構成打岔攪擾了。教會生活中打岔攪擾的各類人事物都普遍存在,不只是講字句道理、跑題這類問題,還有哪些?(拉幫結夥、挑撥離間、打擊人的積極性。)(還有釋放消極、滋事糾纏。)(有的人對神家的工作安排有觀念,他就散布觀念、釋放消極,使人對工作安排也産生觀念。)剛才説的這些就够上打岔攪擾了。拉幫結夥這是一項,挑撥離間這也是一項,整治人、打擊人,還有散布觀念、釋放消極、傳播謡言、争奪地位,這些都屬于打岔攪擾。這些問題就比交通真理跑題的性質嚴重多了。還有一個關于選舉的問題,選舉時出現的哪一類問題涉及到打岔攪擾了?比如,在投票上做手脚,就是答應給人好處讓人投他的票,這是破壞選舉的一種做法,暗箱操作就是在背後做人的思想工作來拉攏人、迷惑人,讓人投他的票,這些都是選舉當中出現的問題。這些是不是都構成打岔攪擾了?(是。)這類問題統稱違背選舉原則。還有一條,嘮家常、拉關係、辦私事。他來聚會就是這一套,他不是為明白真理交通神話的,就是來辦私事的。這類問題嚴不嚴重?(嚴重。)這也够得上打岔攪擾了。

現在咱們總結一下教會生活當中出現的各類打岔攪擾的問題:第一條,交通真理常常跑題;第二條,講字句道理迷惑人讓人高看;第三條,嘮家常、拉關係、辦私事;第四條,拉幫結夥;第五條,争奪地位;第六條,挑撥離間;第七條,打擊人、整治人;第八條,散布觀念;第九條,釋放消極;第十條,傳播謡言;第十一條,違背選舉原則。一共十一條。這十一條表現都是在教會生活中常常出現的打岔攪擾的問題。在過教會生活時如果出現這些問題,就需要帶領工人站起來加以制止、限制,不能任由它發展。如果帶領工人限制不住,所有的弟兄姊妹就應該共同起來限制。如果這個人人性不惡,不是故意打岔攪擾,只是不明白真理,可以交通真理幫助扶持他。如果打岔攪擾的人是惡人,情節輕者可以通過交通揭露來制止、限制他打岔攪擾,如果他願意悔改,以後再也不説打岔攪擾的話、不做打岔攪擾的事了,甘願在教會中做一個最小的,能老老實實地聽話順服,教會安排做什麽就做什麽,接受弟兄姊妹對他的限制,那就可以暫時讓他留在教會,如果他不接受還起來反抗,與多數人敵對,那再采取第二步措施——清除。這樣做合不合適?(合適。)

下面就來交通教會生活中出現的打岔攪擾性質的各類人事物。第一條是交通真理常常跑題。交通真理跑題這事怎麽定規?怎麽能看透交通的話是跑題了?你們交通真理是不是也經常跑題?(是。)那這個問題到什麽程度才算是打岔攪擾這類性質呢?如果把凡是交通真理跑題都定性為打岔攪擾,那以後過教會生活的時候人是不是都不敢説話、不敢交通了?不敢交通了這是不是對這個問題没看透啊?(是。)那哪類交通真理跑題能構成打岔攪擾,把這個定準了,多數人就不受轄制了。因為你們正常説話都跑題,那交通真理跑題就更是常事了,所以為了你們不受轄制,有必要把這個事交通透亮。聚會時不要因為怕跑題、怕構成打岔攪擾就不説話了,有認識也不敢交通了,或者想交通的時候還得先斟酌,「想要説的這些話跟主題有没有關係?是不是跑題呢?説話前得打個草稿、列個提綱,按着提綱説,千萬别跑題,如果跑題了人聽了就不得益處,把聚會的寶貴時間給斷送了,影響了弟兄姊妹明白真理,嚴重了還會打岔攪擾教會生活」。那對跑題的事該怎麽看呢?首先得考慮跑題了對弟兄姊妹有没有益處,然後還得看清楚跑題了會給教會生活帶來什麽後果,這樣就能看清楚跑題也不是個小問題,如果嚴重了還會對教會生活、教會工作構成打岔攪擾。如果就一個話題找一段神的話交通自己的認識與領受,或者就一個話題交通自己在經歷的事上得到了哪些認識、明白了哪些真理、明白了神的哪方面心意,或者就某方面話題交通得囉唆一點,表達得不太清晰,翻來覆去地説了好幾遍,這些是不是跑題?這都不算跑題。那什麽是跑題呢?跑題就是與交通的話題一點關係没有了,或者關係不大,屬于扯外面的事了,對人一點兒造就都没有,這就完全是跑題了。咱們再説什麽是打岔攪擾。就交通真理跑題這個問題來説,説哪些話、有什麽表現是構成了打岔攪擾?這裏問題的實質是什麽?這個跑題怎麽就構成打岔攪擾的性質了?這是不是值得交通?交通完這些是不是就明白什麽是跑題了?(是。)那你們就這個問題來回答一下。(交通的是跟真理没有關係的一些話題,比如扯閑篇、説家常事,還説一些涉及社會潮流的事攪擾人心,讓人不能安静在神面前揣摩神的話,這樣的交通就是跑題了。)這裏面説了幾個重點?(一個是跟真理没有關係的話題。)這是很重要的一點,與真理無關。一個是閑扯、嘮家常,再一個是把一些傳統文化、人的道德思想以及一些人認為高尚的東西説成是真理,這是領受偏謬的問題,這些都與真理無關。比如,神的話説「年少的人不該没有理想」,他交通「自古英雄出少年」「有志不在年高」;你講怎麽敬畏神,他交通「舉頭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人心得向善」。這是不是跑題了?這些話是不是與真理無關啊?這些話是什麽?(撒但哲學。)這是撒但哲學,也是某個種族的傳統文化。第一條是所講的話題與真理無關,説一些外邦人認為對的、高的哲學理論來往真理上生搬硬套,這就是跑題了。與真理無關的話題這個應該好明白。第二條是所講的話題攪擾人心思。聚會的時候不交通真理,就交通知識、學問,交通哲學、法律,或者交通社會現象以及各種複雜的人際關係,這就攪擾人的心思了。他把這些根本不涉及真理、與真理毫無關係的問題當作真理交通,讓人心思混亂,人聽着聽着就從交通真理的思維裏跑到外面事上了。跑到外面事上人的表現是什麽?人就會注重知識、注重學問了。攪擾人心思這方面性質嚴重。第三條就是所講的話題讓人誤解神,導致异象模糊。有些人本身對真理不太透亮,還想假裝透亮明白,然後交通真理時就用一些高深的道理來凑話,把自己聽過的、明白的宗教道理凑到一起,説得雲山霧罩的,人聽完之後异象就模糊了,不知道他要講的真理到底是什麽,越聽越糊塗了,越聽對神的信心越小了,甚至對神産生誤解了。人聽完之後不但没明白真理,心思反倒渾濁了,這就有負面作用了,這是跑題帶來的後果。

交通真理跑題的這幾條表現每一條的性質都對人的生命進入構成攪擾,人聽完他們的交通之後不但没對真理明白透亮有實行的路,反而心思渾濁了,對真理更加模糊,而且還有了一些歧義與謬解,這是交通真理跑題給人帶來的影響、對人造成的不良後果。這三條每一條的性質都挺嚴重。比如第一條,所講的話題與真理無關。講一些似是而非的話,把人的知識、哲學、理論、傳統文化還有名人名言等等這些屬撒但的東西拿到教會中傳講、分析,藉着交通真理的機會來迷惑人,對人構成了攪擾,這個性質很嚴重。如果是有分辨的人聽了,他會説:「你這話不對,這不是真理,你講的是外邦人認為好的道德行為、説法,這屬于外邦人為人處世的一些道理,根本就與真理無關。」但有的人没分辨,聽完這些謬論還附和,還當真理守着。帶領工人如果在這個時候不加以制止、限制,不加以交通解剖讓人長分辨,有些神選民就能受迷惑。受迷惑的後果是什麽?他認為外邦名人所傳講的那些人認為對的、好的、高的話,比如民間諺語、名人格言與做人的理論等等這些話都是對的,和神的話一樣都屬于真理。這是不是把人迷惑了?外表看似是在交通真理,事實上却摻雜了一些人的想法、一些撒但迷惑人的哲學,這很明顯對人構成了攪擾。如果有人用撒但哲學、人的知識這些東西假冒真理來迷惑人,帶領工人就應該揭露解剖這個事讓弟兄姊妹長分辨,明白到底什麽是真理,這是帶領工人應該作的工作。第二條,攪擾人心思。有些人藉着交通真理的機會總講一些似是而非的東西,高舉人的知識、學問、恩賜與人的才能,還講一些道德規範法則、傳統文化等等,他們用這些從撒但來的東西冒充正面事物、冒充真理,讓人誤認為這是人該提倡的,是應該在教會中傳頌的,也是每個人應該遵守的,讓人的心思裏更多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謬論邪説,讓人心思混亂,感覺無所適從,不知道到底什麽是真理,臨到事也不知道怎麽實行是對的,也不知道走什麽道路才是正確的,使人心陷入黑暗,這就是散布邪説謬論迷惑人達到的後果。第三條就不細交通了。總之,跑題的這些話有的是與知識有關,有的是與人的觀念有關,有的是與人的一些好的道德行為有關,等等這些都是不涉及真理的,都是與真理相違背的。所以,當這些問題出現時帶領工人就應該加以制止、限制。如果聽了一個人的交通之後心裏不但没有對真理明白透亮,反而還受到攪擾,原來清晰的心思變得渾濁了,不知道該怎麽實行合適了,那這類人的交通就應該制止、限制。比如交通正常人性方面的真理,有的人説:「正常人性裏神最喜歡的是人能吃苦,不貪圖肉體享受、肉體安逸,有好吃的也不吃,該享受的、神給預備好的也不享受,也能背叛,能克制肉體所有的欲望,能攻克己身,不讓肉體得逞。所以你晚上想睡覺時得背叛肉體,背叛不了也得想辦法克制,你背叛肉體的心志越大,你背叛肉體的時候越多,證明你實行真理的表現越多,對神越有忠心。我認為正常人性最突出的、最應該提倡的一方面表現就是得攻克己身,背叛肉體的欲望,不貪享肉體安逸,在物質享受上得節儉,越節儉在天國裏積攢的福氣越大。」這些話聽起來是不是也挺正面的?有没有錯的地方?按人的思想邏輯、人的道理、人的觀念來衡量,這些話到哪個宗教團體、社會團體都通得過,人都會豎大拇指贊成你,説你説得對,説你信得好、信得純正。在教會當中有的人是不是也這麽認為?按人的觀念衡量這些話都是對的,對在哪兒呢?有的人説:「神就喜歡這樣的人,神就是這樣省吃儉用。」這是不是人的觀念啊?人有這樣的觀念,如果真有人這樣交通是不是就迎合了多數人的觀念了?(是。)當人迎合這樣的觀念時是不是就認同他的觀點了?當你認同接受了他的觀點之後,你是不是就認同他的做法了?你是不是就試圖效法?當你能效法的時候,你所遵循的、實行的路是不是也就定形了?定形是什麽意思?就是你定規就要這麽做、這麽實行了。因為在你心裏認為神喜愛這樣的人、神喜歡你這麽做,你只有這麽做了才是神悦納的人,才能進天國、上天堂得福,有好的歸宿,所以你就定意要這樣做。當你定意這樣做的時候,你的心思是不是就已經被這種思想觀點所攪擾、所迷惑了?這就是事實,這就是後果。你的心思被攪擾了你還不知道。同時還有一個問題,當你的心思被這種思想觀點麻痹、攪擾了之後,你對神的心意與要求是不是就模糊不清楚了?是不是就對神産生誤解了,就與神向遠了?那是不是就能説明你的异象模糊了呢?你們細琢磨琢磨,當你被一種人看為對的但屬于錯誤的思想觀點所誤導的時候,你的心思是不是就被攪擾了?這時候你心裏的异象還能是清晰的嗎?(不能。)那你對神的認識是準確的還是誤解的?很顯然是誤解。那你所明白的、你所認為對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理?就不是了,就與神的話、與真理相悖了,背道而馳了。所以,這一類交通真理跑題對人的心思形成的就是攪擾。這類跑題對人的心思形成了這麽大的攪擾,那能不能説是對神的工作形成了打岔呢?它把人帶到了觀念中,帶到了撒但的哲學邏輯中,是不是就把人從神的面前拉走了?人誤解神了,不明白神的心意,不能按照神的心意、神的要求去實行,而是按照撒但的邏輯、按着人的觀念去實行的時候,人是更親近神了還是更遠離神了?(更遠離神了。)人更遠離神了,那聚會時交通這一類話題是不是應該被限制?(是。)因為它的性質是對人構成了攪擾,所以這一類跑題必須得限制起來。如果不加以制止、限制的話,有一部分素質差、麻木的渾人,尤其是不通靈的人就能够效法、跟隨。在這個時候帶領工人應該及時地起來制止,不能讓他接着跑題,不能讓他所交通的話題迷惑更多的人、攪擾更多人的心思,這是帶領工人應該盡到的責任、應該起到的作用。

關于交通真理跑題的話題交通得差不多了,接下來總結總結交通真理跑題跑到什麽程度、交通哪些話題够得上是打岔攪擾的性質。有些跑題是明顯的,完全離題了,開始扯閑篇、拉家常了,這個好分辨。比如,大家正在交通怎樣盡本分,他就交通他過去那些「光輝」歷史,説自己都做了哪些好事、是怎麽幫助弟兄姊妹的等等,大家都不願意聽,越聽越覺得厭煩,就不搭理他了,他自己就感覺没趣了,只要多數人對他有分辨了他就講不下去了。對這類的跑題不用明白太多真理也能分辨出來。像扯閑篇、嘮家常,高抬自己、顯露自己,還有順着話題説點自己的「光輝」歷史,這類跑題好分辨,這個基本上構不成太大的攪擾,因為多數人對這些事反感不願意聽,都知道這是顯露自己不是交通真理,是跑題了。他剛説的時候大家給面子,他説的時間長了别人就反感了,不願意聽了,覺得還不如自己讀神的話呢,他再説下去人就該站起來走了。他看到大事不妙,没面子了,就説不下去了。那哪類的跑題已經對人造成不良影響了,但人還看不透這是反面的東西,還當成真理專心致志地去聽?這類的跑題會對人構成攪擾,對這些應該有分辨。這類的跑題你們舉個例子。(有的人臨到修理對付後他不反省自己,只注重説事情的對錯,結果把人的心思都攪渾了,不但不能産生分辨,反而覺得他説得合乎真理、他是對的,讓人都站在他一邊。)他是假借交通怎麽接受對付修理這個話題為自己辯解表白,讓人認為他是冤枉的不該被對付修理,讓人站在他一邊同情他,另外讓人佩服他在這種情况下還能順服,還能接受對付修理。這是迷惑人,這是一種有存心的故意的跑題,讓人聽完之後不但不能在臨到對付修理時有順服,不能接受對付修理反省認識自己,反而還防備抵觸對付修理。他的交通没達到讓人明白對付修理的意義,明白在臨到對付修理時人應該怎樣具備正確的態度,該怎樣接受、怎樣實行,而是讓人選擇另外一種方式去對待對付修理,這種方式不是實行真理,不是按真理原則做,而是讓人變得更圓滑了,這樣的交通就對人形成了迷惑。交通真理跑題,這是教會生活當中出現的一類問題,這類問題如果够得上打岔攪擾,帶領工人就應該起來制止、限制,加以交通解剖,讓多數人長分辨、長教訓、學功課。

教會生活中出現的打岔攪擾的各類人事物的第二條是講字句道理迷惑人讓人高看。通常多數人都會講字句道理,都講過字句道理,對于普通的講字句道理這類事咱們就當人身量小不明白真理來對待,只要他不占用太多時間,不是故意的,不是一言堂,不是要求大家縱容他讓他隨便講,不是要求大家都聽他的,不是迷惑人讓人高看,就構不成打岔攪擾。因為多數人都没有真理實際,講字句道理是家常便飯,不恰當地講就是情有可原,都可以原諒,就不較真了。但有一種情况例外,就是講字句道理的人是有意的。有意地做什麽呢?不是有意地講字句道理,因為他也没有真理實際,他講字句道理、喊口號、講理論等等這些與大家一樣,但有一點是不同的,他講字句道理總想讓人高看,總想與帶領工人攀比、與追求真理的人攀比,甚至更不可理喻的是他不管怎麽講、講什麽,他的目的都是為了拉攏人、迷惑人的心,都是為了讓人高看。讓人高看的目的是什麽呢?就是他想在人心中有地位、有威望,想在人群中成為佼佼者、成為領頭羊,想成為不俗的人、不凡的人,想成為特殊人物,説話有權威。這種情况就與一般的講字句道理不一樣了,就構成打岔攪擾了。他與普通的講字句道理的不同點在哪兒?就是他總想講,有機會就講,只要聚會或者有人聚在一起有聽衆他就講,講的欲望特别大。他講的目的不是為了把自己的心裏話,把自己的收穫、經歷、認識、看見分享給弟兄姊妹,讓人從中對真理有認識、有實行的路,而是為了借用講道理的機會顯露自己,讓人知道他滿腹經綸,讓人知道他有頭腦、有知識、有學問,比一般人高,讓人知道他是能人,不是一般的人,然後有什麽事都去找他、都去諮詢他,教會中有什麽事、弟兄姊妹有什麽難處問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没有他就什麽也做不了、什麽事都不敢去辦,都等他一句話,他要的是這個效果。他講字句道理的目的就是為了牢籠人、控制人。他講字句道理只是一種方式、一種做法,他并不是因為不明白真理而講字句道理,而是藉着講字句道理達到讓人都從心裏佩服他、仰望他甚至怕他,受他轄制、受他控制。這類性質的講字句道理就形成了打岔攪擾。在教會生活中這類人就應該受到限制,他講字句道理的這一行為也應該得到制止,不應該任其發展。有些人説:「這類人應該限制,那給不給他説話的機會啊?」公平地講可以給他説話的機會,但是一旦他又要老病重犯開始賣弄了,野心又要爆發了,那就趕緊打斷他,讓他清醒冷静。如果他常常這樣賣弄,他的野心還是常常暴露,欲望難以遏制怎麽辦呢?直接限制起來不讓他説話。如果他説話人都不願意聽,他説話那個口氣、神態、眼神、手勢人聽着看着都反感,那這類問題就嚴重了,已經到了人都厭煩的地步,那這類人在教會中充當襯托物的角色是不是就應該謝幕了?他的角色該謝幕了。那他是不是就效完力了?當他效力效到頭了該怎麽辦?就應該清理出去了。他只要開口説話就是那一套話,限制都限制不住,人都聽煩了,他那撒但惡魔的醜惡嘴臉就露出來了,這是哪類人啊?這就是敵基督一類的人。如果把他清除早了,多數人會有觀念心裏不服,還會説:「神家没有愛心,連觀察都不觀察就把人清除了,一點兒悔改機會都不給人留。人家就是説了幾句外行的話,有點敗壞性情流露,有點狂妄,但是人家的存心也不壞,這樣處理對人不公平。」但是當多數人都有分辨、能看透惡人實質的時候,你還任由這樣的惡人在教會裏胡作非為、打岔攪擾,這合不合適?(不合適。)這對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是不公平的,這種情况下把他清除就完事了,他效力效到頭了,多數人有分辨了,你再清除他多數人就没什麽説法了,就不埋怨、不誤解神了。如果還有人為他打抱不平,你就説:「他在教會中作了許多惡,已經被定性為敵基督清除了,你還這麽同情他,還想着他對你的好,為他打抱不平,你的情感太重了,一點兒原則都没有,這是什麽後果呀?他給你點幫助你就念念不忘,他説什麽你就認真聽從,總想還報人家,他現在被清除了,你是不是也想去陪伴他呀?你若願意被清除就成全你。」這麽處理合不合適?到這個程度這麽處理就合適了。如果這類人一貫講字句道理迷惑人,已經攪擾得人苦不堪言不願意來聚會了,這是不是因為帶領工人麻木痴呆、没有分辨不能及時處理這類人而造成的啊?這就是不會作工作,失職了。

現在多數人對講字句道理的這一類敵基督多多少少都有分辨,除非他不露頭,只要他露頭,方方面面表演得够具體了,各種表現已經足够人分辨出他是敵基督了,那就不能再繼續拖延、猶豫了,應該趕緊限制他、隔離他,如果他效力都没有價值了那就趕緊清除。對講字句道理的、假冒為善的這類敵基督好分辨,因為這類人明顯就是敵基督,只不過這一類敵基督總想借用講字句道理這個方式、這個機會來迷惑人,達到掌權的目的,這是敵基督的其中一種表現,這種好分辨。這類話題之前講得已經够多了,在這裏就不細講了。總之,帶領工人對于這類人應該密切關注,及時準確地了解掌握他的動向、他的思想觀點以及他的打算、做法還有他所散布的錯誤言論,并及時地對他作出相應的處理,這是帶領工人的職責。所以,帶領工人在這項工作當中最起碼應該做到的是靈裏敏鋭、心思細膩,不應該麻木遲鈍。如果敵基督在聚會期間講字句道理迷惑了很多人,教會帶領還不知道這是敵基督,還不能及時揭露處理,這就是失職。如果很多人已經被敵基督迷惑走了,聚會聽不到敵基督講字句道理就覺得没意思,就不願意來聚會了,甚至不願意吃喝神話、聽講道了,就願意聽敵基督講,已經被敵基督迷惑控制到了這個程度教會帶領才發現大事不妙,才作處理、扭轉,這得耽誤多長時間!那許多神選民的生命進入就會因為假帶領的麻木痴呆而受虧損了。在敵基督被解剖、分辨、清除的時候,有一部分人就能被他迷惑走跟隨他,甚至有的人説,「你如果清除他我們也不信神了,你如果讓他走我們就都走!」到了這個地步就完全看清了這個教會帶領絲毫不作實際工作,這是嚴重的失職。

在教會生活中,帶領工人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掌握各類人的情形,對于教會中每一個成員他的性情實質、他所走的道路要在接觸的過程中仔細觀察了解,及時準確地發現、定位誰走敵基督道路、誰有敵基督的實質,然後鎖定這類人,對他密切關注,及時了解掌握他所散布的觀點言論、眼前他正在籌備做哪些事。當他要迷惑人、要牢籠控制人的時候,帶領工人應該及時地站出來制止他,而不是被動地等待,等神顯明,等弟兄姊妹受迷惑以後或者等弟兄姊妹有認識、有分辨以後再揭露敵基督,這就已經耽誤事了。所以,帶領工人在防備敵基督的事上應該主動出擊提前做準備,首先把比較正直能追求真理的人提拔起來培養,也就是把在各項工作中起帶頭作用的這些人澆灌供應好,培養他們做教會中的柱子,這樣才能保證教會各項工作暢通無阻,福音工作才能擴展開來。無論哪項工作如果没有好的帶頭人,那這項工作就很難開展。敵基督抵擋神的主要表現就是迷惑神選民讓人跟隨他,來達到打岔攪擾神家的每一項工作。在一處教會中,敵基督最先要做的就是在那些有正義感的人以及在各項工作中起帶頭作用的人身上下毒手,對這些人能迷惑控制的就拉攏過來,迷惑控制不了的就栽贜陷害、打倒,最後清除,這就給敵基督控制教會掃平了道路。他把能够追求真理的起到關鍵作用的那幾個人先打倒,那其他多數人都屬于墻頭草隨風倒了,然後他再專門對付帶領工人就容易多了。帶領工人失去了追求真理之人的配合幫助,就等于孤軍作戰没有幫手。你在明處,敵基督在暗處隨時放冷箭、栽贜陷害、造謡中傷,就把你打倒在地爬不起來,敵基督再找人落井下石踩你幾脚,你就徹底灰心失望了。所以,追求真理的人如果不聯起手來對付敵基督是很難徹底解决敵基督的。在教會生活中,帶領工人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維護好教會的正常秩序。有這些走敵基督道路的惡人存在,教會生活就不會有好的果效,不容易進入正軌,多數人就會常常受到攪擾影響。所以,發現、了解、掌握、鎖定惡人、敵基督以及走敵基督道路的這些人,這是帶領工人在教會生活中要做的第一件最重要的事。只有把這些人限制起來或者清除出去才能維護教會生活的正常秩序,如果不加限制讓他們任意妄為攪擾下去,教會的各項工作就癱痪了。因為多數人對他們没有分辨,也看不透他們的實質,甚至受他們各種錯謬思想觀點的攪擾迷惑,那要想讓神選民在教會生活當中進入正軌、進入真理實際這是一件很難的事。如果這段時間教會生活很正常,神選民吃喝神的話交通真理都有收穫、都有長進,好不容易有點生命進入、有點真理實際,結果經敵基督講字句道理這麽迷惑攪擾,人不但剛收穫到的那點純正的領受、真實的認識都没了,反而又裝進了不少似是而非的邪説謬論,人很快又矇頭了,就像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一樣,這是很麻煩的事。人的生命長進不容易啊,幾年才能看到那麽一點兒長進,長進得特别緩慢,人有那麽點兒身量很不容易、很難得,通過敵基督這麽迷惑攪擾,人的那點純正的領受就都没了。更嚴重的是,撒但、敵基督攪擾之後,人還裝進不少撒但的哲學、撒但的陰謀詭計,還有撒但給人種下的毒,這些東西不但不能讓人認識神、順服神,反倒讓人産生觀念誤解神、遠離神,讓人的敗壞性情更加重,更能背叛神,這後果是很嚴重的。你們説,面對這麽嚴重的後果,制止、限制那些講字句道理迷惑人的人有没有必要?這是不是教會帶領應該作的一項重要工作?(是。)因此限制惡人、不信派是教會的一項重要工作。有些人説:「我没有分辨,不知怎麽做啊。」其實,你只要有這個心,用心觀察,總察看人的存心動機,慢慢就會有分辨了。這類不信派、惡人只要露頭,他們都有存心動機,都是為了讓人高看崇拜、讓人聽他的,你能看出他們的存心動機這就是有點分辨了。如果你不確定,可以找一些相對比較明白真理的人在一起交通這事,交通的同時一方面藉由人明白的真理、掌握的各種事實證據來確定,另一方面藉由交通時神的開啓引導還有神給的亮光來印證這事,印證你所認定的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敵基督,到底是不是應該限制的一類人。通過交通,如果大家都得到印證了,都一致同意通過了,説這個人就是應該限制的敵基督這類人,與弟兄姊妹達成共識觀點合一之後,帶領工人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盡快地根據真理原則處理清除這類人,這就是原則。明白原則了人就應該作實際工作了,作實際工作就是在盡責任、盡忠心。明白的原則不是讓你拿來傳講的,不是讓你充實頭腦的,而是讓你運用到盡本分的實際工作中。在實際工作中,你明白了原則就能更好地、更徹底地盡到你的責任、盡到你的職責。所以説,這項工作也是帶領工人的一項本職工作。為了維護好教會生活的正常秩序,為了使弟兄姊妹能够正常地過教會生活,進入神所要求的各項真理,當講字句道理的這類敵基督出現的時候,帶領工人應該首先站起來制止、限制。對于講字句道理的這類敵基督,不是他説了三言兩語的錯話就要限制,而是通過長期觀察或者多數人的反映、通過他的具體表現足以定性他是敵基督一類的人,那帶領工人就應該出來制止、限制,不應該放縱任其發展。放縱他就等于任憑魔鬼撒但、污鬼邪靈在教會中任意妄為,那這樣的帶領工人就是失職,就等于為撒但做事了。教會生活中出現打岔攪擾的問題第二條交通完了。

接着交通第三條,嘮家常、拉關係、辦私事。第三條所要交通的這幾個問題很顯然在教會生活當中是不應該出現的。過教會生活的時候,人是來吃喝神的話、分享神的話,交通真理、交通個人的經歷見證,同時也是在教會生活當中尋求神的心意,尋求明白真理。那對于教會生活中出現的嘮家常、拉關係、辦私事這類問題應不應該制止、限制?(應該。)有的人説:「互相問候一下也不行嗎?如果兩人關係比較近,原來就熟悉,在過教會生活時見面了,聊兩句也是嘮家常嗎?這些事都得受到限制嗎?」第三條説的是不是這類問題?(不是。)很顯然不是,如果連簡單的禮儀性的互相問候都要限制的話,那人以後見面就都不敢説話了。第三條——嘮家常、拉關係、辦私事雖然只有九個字,但是這九個字所説的問題根本就不是簡單的禮儀性的問候聊天,而是足以對教會生活構成打岔、攪擾、破壞的惡行了。既然構成了打岔攪擾,那就值得交通。交通什麽呢?就是交通到底有哪些問題,人説的哪些話、做的哪些事,人的哪些言談舉止能够上升到打岔攪擾教會工作這個程度。咱們説一些具體的事例,看看這些問題嚴不嚴重,是不是構成了打岔攪擾,該不該制止、限制。

在教會生活中,有些人常常把一些家庭瑣碎事和自己的觀念想法當成主題來談論。她説:「現在的社會太黑暗了,跟外邦人接觸、生活在一起太累了,外邦人什麽事都幹得出來,真是没法活呀!」有的弟兄姊妹就説:「咱們信神了,不管臨到什麽事都得會分辨啊,都得尋求真理找實行的路,這樣活着就不累了。」她却説:「神的話是真理但也不是萬能的。我就擔心我老公他有外遇,結果還真是這樣,他又找了一個比我年輕漂亮的女人,你説我的日子該怎麽過呀?」聊着聊着就傷心地哭起來了。她這麽聊勾起了一部分人的傷心事了,有的人跟她同病相憐,兩人一拍即合就在這兒聊起來了。一場聚會兩個小時,她就把老公有外遇了兩人怎麽争吵,自己怎麽想辦法轉移財産、怎麽諮詢律師離婚以後能够不吃虧等等這些事一五一十説得很清楚。這是教會生活應該講的話題嗎?(不是。)如果你家裏的事情没處理乾净没心思聚會,你最好别來,教會聚會的場所不是你發泄私憤的地方,更不是你嘮家常的地方。你家有難事了,如果你不想受這些事纏累、轄制、限制,你想尋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想放下這一切,到聚會的時候可以把自己的問題簡單地交通一下,讓弟兄姊妹交通真理幫助你,使你明白神的心意能變得剛强起來,不在這事上受轄制,能從消極軟弱中走出來,選擇自己該選擇的、最適合自己的道路,這是你該交通的。但是,你如果把自己家這些破爛事拿到教會生活中來抖落傳講,多數人不好意思阻止你、打斷你,都是耐着性子、硬着頭皮聽你説這些破爛事,這合適嗎?這是講愛心嗎?這是寬容忍耐嗎?你這種行為對教會生活已經構成攪擾了,受害的是誰啊?是神選民。尤其是在中國大陸那種環境下聚一次會很不容易,東躲西藏,還得提前預約,到了聚會場所如果有人把家裏那些破爛事一股腦兒地説出來讓大家聽、讓大家評理,這合適嗎?多數人來聚會是為了明白真理、明白神心意的,不是來聽這些破爛事的,不是來聽你嘮家常的。有的人説:「我也没有别的知近人,我跟弟兄姊妹説説還不行嗎?」可以説,但得分時候,在不聚會的時間只要有人願意聽你説你就可以講,那是你的自由,神家不限制你。但是你現在説的地方不對、説的時間不對,這是在教會生活裏、在聚會的時間,你隨意説家庭的事没完,總干擾弟兄姊妹,就應該受到限制。這是不是規矩?這就是規矩。不懂規矩不行,不懂規矩就能做出一些没有理智的事,就能對别人構成攪擾。對構成攪擾的行為與言談舉止都應該限制,這是帶領工人的職責,也是所有弟兄姊妹的職責。有的人平時聚會交通時没有幾句話,只要家裏出點事他就把這些破爛事都一股腦兒地倒出來讓别人聽,别人有義務聽嗎?有義務為你判斷是非嗎?别人没有那個義務,那是你自己的私事該你自己處理,别把私事拿到聚會的時間説,這是不合規矩的、是不理性的,這類行為應該受到限制。

有的人孩子上大學了,他就為孩子以後的前途發愁、找門路,心裏總琢磨:「我家也没有當官的,孩子上完大學之後能找着什麽工作呢?以後前途怎麽樣?能不能給我養老呢?我得想辦法讓他上完大學有好工作。」到聚會的時候他就説:「我的孩子可聽話了,他不但支持我信神,上完大學自己還要信。但是有一件事,信神不也得吃飯、生活嘛,也不知道他上完大學以後會找什麽工作。現在什麽工作收入好呢?某某姊妹,聽説你丈夫是個經理,他有没有什麽門路啊?我這孩子有文化、有見識,素質比我好,電腦技術也好,以後在神家能盡上本分,可現在就是工作的事得先解决,要不孩子找不到工作也受委屈啊!」每次來聚會他就捎帶着説這些事,説起來還没完没了。他看看誰能同情他就該拉關係了,聚會時就跟人套近乎,投其所好,甚至送禮,有時給人送點好吃的或者給人買點小東西。這是不是拉關係鋪路呢?鋪路的目的是什麽?就是為了利用人給自己辦私事,達到自己的目的。聚會時弟兄姊妹談經歷見證他都聽不進去,神家安排什麽工作他都不搭理,弟兄姊妹幫助他指點他的情形他也不願意聽,唯獨對兒子找工作的事特别熱心,説起來就没完没了。他不光見人就説,還在聚會時説。總之,在這件事情上他特别用心,下了很大的功夫,每次聚會都得占用弟兄姊妹一定的時間講這件事情,即便交通自己的經歷都不忘捎帶着説這件事,説得大家都不耐煩、直噁心,多數人還不好意思起來制止。這個時候帶領工人就應該盡到責任,應該限制他,説:「你這點事大家都知道了,如果有弟兄姊妹願意幫忙,這是你們的私人關係,如果别人不願意幫忙,你也不要勉强人家。幫助你兒子找工作這不是弟兄姊妹的義務、責任,這是你個人的私事,不應該占用弟兄姊妹吃喝神話交通真理的寶貴時間,不要交通個人的私事影響人吃喝神話。聚完會以後你想跟誰説、想找誰辦都可以,但是千萬不要利用聚會來説,利用聚會時間辦私事這是不理智的,也是可耻的,這屬于攪擾教會生活的表現。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這是帶領工人要做的事。

聚會的時候有的老太太發現接待家的小姊妹長得不錯還挺實誠,真心信神追求真理,就喜歡上了,想讓小姊妹做她兒媳婦。她不但聚會時總提這事,而且每次來聚會還給點小恩小惠,格外地照顧小姊妹,人家不同意,她還死纏爛打抓着不放。這是什麽人?這是不是人格低下啊?看在都是弟兄姊妹的份上,多數人只能交通神的心意、交通神的話來解决這些問題,但是有些人没有良心理智,也没有自知之明,個人的欲望特别大,自己有什麽私心欲望就想把事促成,没有什麽羞耻感,所以有些人就成了受害者,在一起聚會時就覺得彆扭。這事是不是對人形成攪擾了?這種情况怎麽辦?教會帶領就得起來限制,杜絶這類事情在教會生活當中、在弟兄姊妹中間出現。還有些人在聚會的時候帶着各種情緒,兒子不孝順了,兒媳婦總往娘家拿東西了,婆媳之間不和了……每到聚會的時候就説這些破爛事。説的時候還有個前提,「神説的一點兒也不假,現在這個人類就是敗壞啊!你看看我那個兒子、兒媳婦,没良心、没理智,這就是神所説的没人性,連動物都不如。羊都知道吃奶的時候跪着,我這兒子有了媳婦就忘了娘了!」每到聚會就發這些牢騷。還有的人到聚會的時候就説自己公司裏那些事:誰上班業績高拿的奬金多;誰下個月要升職,自己没希望了;誰最會穿衣打扮,最能買名牌;誰嫁了個有錢的老公……對于信神年頭多一點有點根基的人來説,他們不願意聽這些話,也反感聽這些話,但有些初信還没有扎下根基的對神的話還没有興趣的人聽到這些話來勁了,找着嘮嗑、拉關係的地方了,聚會時你一言我一語,聊着聊着兩個人就對上心思、拉上關係了,就成了私交了。聚會的場所成了交易的場所,成了人扯閑篇、拉關係、搞業務往來、搞商業經營的地方了。這些問題是帶領工人應該及時發現、及時制止的。

有的人來聚會的目的是為給自己找一份好工作,有的人是為了幫助老公升職,有的人是為了給兒女找好工作,有的是為了能買點便宜貨,還有的是為給家裏的病人找一個好的主治醫師,還不用送那麽多禮。總之,這些不追求真理、居心叵測的不信派,到教會聚會的時間就是他們拉關係、辦私事的最佳時間。他們常常打着交通神的話或者打着認識了這個邪惡世界、這個敗壞人類實質的旗號,緊接着引出自己的難處、自己所要説的事,最後一點一點地暴露出自己所藏的私心、所要辦的私事。他把自己的存心暴露出來,還讓大家誤認為他是遇到難處了,大家就應該獻愛心,應該無償地、没有條件地幫助他。他打着信神的旗號鑽各種空子,到聚會場所物色自己要交的朋友、能為自己辦事的人。有的人想買一部内部價的汽車,就物色弟兄姊妹中誰在車行工作、誰與車行老闆有關係,鎖定目標之後就該下手了,跟人套近乎、拉關係,看那個人願意讀神的話他就常常到那人家裏讀神的話,到聚會的時候還挨着坐,互相交换聯繫方式,然後就開始發動攻勢,不達目的不罷休。等等這些事都是在教會當中、在人中間常常出現的一些問題。如果這些問題是出現在聚會的時間、聚會的場所,那無形中就對教會生活構成了打岔攪擾,就影響了教會生活,就是把教會聚會的場所變成了社會團體,變成了人搞交易的場所,變成了人拉關係、走後門、辦私事的場所。這個場所的性質變了,後果是什麽?最起碼失去了教會生活,就是失去了與弟兄姊妹在一起禱讀神的話、明白真理的寶貴時間,另外最重要的,也失去了聖靈作工開啓人明白真理的寶貴機會,使人的生命進入受到虧損。所以,為了神選民的利益與生命進入着想,為了對每個人的生命負責任,必須制止、限制這類人,這是帶領工人該作的工作。當然,普通弟兄姊妹如果能看透這些人、這些事,也應該站起來拒絶,對這些人説「不」。尤其是在過教會生活這個最重要的時候,占用聚會時間説這些事、辦這些事,弟兄姊妹有權利不予理睬,更有權利制止、拒絶。這麽做對不對?(對。)有的人認為神家這樣做没有人情味。人情味是正常人性嗎?人情味合乎真理嗎?你有人情味,你占用聚會時間辦私事,還讓多數人陪着你、維護你,達到你辦私事的目的,攪擾了神選民讀神的話交通真理的正常秩序,讓人失去了這寶貴的時間,這對人公平嗎?合乎人情味嗎?這是最没人性、最不道德的做法,人應該起來譴責。如果帶領工人窩囊,是廢物,不能及時制止、限制這種做法,不作實際工作,那有正義感的弟兄姊妹就應該聯合起來限制這種行為、這種風氣在教會當中蔓延。如果你不想失去讀神的話交通真理的寶貴時間,不想讓你的生命進入受到攪擾、受到虧損,斷送你蒙拯救的機會,那你就應該站起來拒絶、制止、限制這類事情的發生,這麽做是合適的,是合神心意的。有些人不好意思這麽做,你不好意思,壞人好意思,他好意思占用你寶貴的聚會時間,占用聖靈作工的時間,占用神開啓你的時間,你不好意思拒絶他,那你生命受了虧損你活該!你願意對撒但魔鬼獻愛心、對不信派獻愛心,給予幫助,你這麽捨己為人、不講原則,你生命受虧損了怨誰啊?所以,拉關係、辦私事這些事在教會生活當中得一律杜絶。如果有人一意孤行,就要在聚會時間嘮家常、扯閑篇、辦私事或者給人找工作、找對象,找各種理由來打發這個時間,那這類人該怎麽處理?先制止,如果他還不聽就應該采取隔離、限制,如果他背後還攪擾,勾三搭四到處騷擾弟兄姊妹的正常生活,那就應該把他清除出去,不把他當弟兄姊妹,他没資格過教會生活,他不配來參加聚會,這類人就應該受到限制、被弃絶。這項工作當然也是各級帶領工人應該作的一項重要工作,當這類事、這種情况出現的時候帶領工人應該第一個站出來制止他。怎麽制止呢?對他説:「你知不知道你這種行為已經對教會生活構成了打岔攪擾?這是被所有弟兄姊妹反感厭憎的,也是被神定罪的,你應該停止這種行為。如果你不聽勸阻一意孤行,那就停止你的教會生活,收走你的神話語書籍,教會從此没有你這個人!」當然,有一部分人因為身量小也不明白真理,只是偶爾地嘮嘮家常或者偶爾地拉個關係、辦點小事,情况不太嚴重,這個可不可以?(可以。)在對大家没有形成任何攪擾的情况下,弟兄姊妹之間互相幫助講點愛心是可以的。但是,咱們要交通的是什麽呢?是他這種行為做法對正常的教會生活已經構成了打岔攪擾,那就應該加以制止、限制,不應該縱容他繼續打岔攪擾教會生活,這對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是有益處的。有些人也有類似的行為,但情節不嚴重,也没構成打岔攪擾,只是弟兄姊妹之間正常地交往,正常地互相幫助、諮詢信息,或者打聽一些自己不明白的常識,只要不占用聚會時間,只要雙方達成共識、互相願意,不是强人所難,是在正常人性範圍裏的交往,這都可以,教會不限制。唯獨有一點,就是人隨意説話做事在教會生活中對弟兄姊妹形成了騷擾或者攪擾,有些人對此産生反感就提出了意見,這個時候帶領工人就應該出面解决這個問題。或者已經有人反映了,説這人在聚會時間不交通神的話,而是嘮家常、拉關係,他把聚會場所當成他拉關係、辦私事的場所,讓人給他辦事,誰能利用他都不放過,這種人人格低下,自私、卑鄙、齷齪,他也不追求真理,而是到處占便宜,尋找各種機會為自己謀福利,對這種人就應該采取隔離。

有的人利用一些有錢有勢的弟兄姊妹為其辦事,如果不給他辦他就總在背後論斷,説人家没有愛心不是真信的,還要告發人家。你們有没有發現這樣的人?這種人是不是應該處理?那遇到這類事怎麽辦?帶領工人就應該出面解决,按原則辦事,不能讓弟兄姊妹受到攪擾。人家不給他辦事有錯嗎?不給他辦事是不是不實行真理?是不是對神没有愛啊?(不是。)給不給他辦事這都是人家的自由,人家有選擇的權利,神家也没有規定弟兄姊妹家庭有難處必須得在教會生活裏互相幫助解决。教會生活不是解决家庭困難的地方,而是吃喝神話長生命的聚會場所,如果為了辦私事影響到神選民過教會生活,後果是什麽人都應清楚。這類事帶領工人發現了之後就應該出面解决,保護教會當中能正常盡本分的人,保護真正追求真理的人,限制那些惡人,不讓惡人得逞,這是帶領工人的職責。對于第三條中屬于正常情况的應該怎麽對待,性質嚴重的、情節嚴重的是什麽表現,構成打岔攪擾的是哪些類型、哪些表現,這個應該分清楚。分清楚情節嚴重程度之後根據性質來處理,這是帶領工人要明白的,也是每一個人應該掌握的。

打岔攪擾教會生活的第四條表現是拉幫結夥,拉幫結夥這一條性質很嚴重。哪些表現是拉幫結夥?如果兩個人信神的年頭差不多,年齡、家庭狀况也差不多,興趣、性格等各方面也比較相投,兩個人在一起比較合得來,聚會的時候常常坐在一起,比較知近,這算不算拉幫結夥?(不算。)這是正常人際交往的一個常見現象,對他人没有構成任何的攪擾,這不算拉幫結夥。那這裏所説的拉幫結夥指什麽?比如,有五個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三個人是城市打工族,兩個人是鄉下農民。這三個打工族總在一起説城裏人生活條件好,鄉下人生活條件差,没文化、没見識、不懂規矩,他們就瞧不起鄉下人,説話的時候總壓着那兩個鄉下人,那兩個人就覺得受氣,總想反抗,就説城市人小氣、斤斤計較,農村人大方,聚會的時候他們就總説不到一起,還常常産生不必要的争執、辯論。這五個人有没有和睦相處?是不是在神的話裏合一?他們相不相合?(不相合。)城市人總説「我們城裏人」,農村人總説「我們鄉下人」,他們在做什麽?(拉幫結夥。)這就是第四條要交通的拉幫結夥,這種拉幫結夥就是成幫成派。因為地域的關係,經濟條件、社會階層的關係,也因為人的觀點不一致而形成的各種團夥、幫派等等,這都是拉幫結夥。不管拉幫結夥的頭領是誰,總之在教會當中形成了不同類别的團夥、幫派,形成了不相合的團夥,這都是拉幫結夥的現象。有的地方一個大家族的人都信神,一個聚會點除了兩個外姓人之外剩下的都是自己家族的人,這個家族就形成了一個幫派、一個團夥,那兩個外姓人就成幫伙以外的人了。這個家族的人不管誰臨到什麽事、誰挨對付修理了,只要有一個發怨言的,其他人都跟着幫腔,誰做事違背原則了,其他人都包庇遮掩,不許任何人揭露,就是説話捎帶一點都不行,更不用説對付修理了。這是什麽問題啊?會不會分辨?這些家族裏的人聚在一起的時候都是一個鼻孔出氣、穿一條褲子,説話看風、聽音,如果他們的首領説話的口風是向東的,所有人都向東説,其餘的人也不敢惹他們,也不敢提意見。這種現象在教會生活中出現對正常的教會秩序是不是構成了打岔與攪擾?這個團夥的人説今天聚會要吃喝哪段神的話别人都得聽,連教會帶領都得給面子,不能反對。他們説選舉誰做帶領工人,教會帶領都得作為最重要的參考意見,不能不當回事。同時,他們還不斷地吸納「人才」,看誰能聽他們的、誰能讓他們信得過、誰有利用價值都拉入他們的幫伙中為他們所用,不斷地擴大他們的勢力。這個幫伙團體他們想控制教會生活,他們的首領想控制教會,這夥人勢力不小,他們擰成一股繩要在教會裏做事啊。教會裏不管有什麽事他們都要參與,别人想説話管事都得看他們的眼色,甚至每次聚會吃喝哪些内容都得聽他們的安排按他們的意願來,即便是教會帶領要做什麽事也得先諮詢他們的意見,聽聽他們有什麽想法,多數弟兄姊妹都被他們控制,許多教會工作的事也都被他們控制。這些拉幫結夥的人對教會生活、對教會工作構成了嚴重的打岔攪擾。這個問題嚴不嚴重?這些事是不是該受到限制?是不是該處理?對于這些拉幫結夥的頭領應該限制、清除開除,對于那些隨幫唱柳的糊塗蟲先給予交通幫助,如果不悔改、不扭轉,那就得限制起來,不能客氣!

什麽是拉幫結夥,這個是不是好理解?如果一個人提出一個問題有好幾個人附議,這算不算拉幫結夥?(不算。)如果有些比較有負擔、有正義感的弟兄姊妹為了完成一項重要的工作號召弟兄姊妹跟着他做,或者是為了聚會達到果效能够在一個重要的話題上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而帶領大家交通,然後大家按着他的思路交通、禱讀神的話,這算不算拉幫結夥?(不算。)那在教會中哪些人好搞拉幫結夥?什麽性質的行為屬于拉幫結夥?(幾個人互相包庇、互相縱容,搞嫉妒紛争,形成打岔攪擾或者是反面的影響,這是拉幫結夥。)這是其中的一項。這裏的重點是什麽?互相包庇縱容形成了打岔攪擾,明知道做這件事不對,是不合乎真理原則的,還要故意掩蓋、詭辯,不説出真相,寧可教會工作、神家的利益受損害也要維護住人的臉面地位,以出賣神家的利益為代價來包庇作惡打岔攪擾的人,這是拉幫結夥。還有一種情况是煽動、蠱惑人共同對抗神家的安排,這個性質嚴重,這對神的工作和教會的正常秩序也是一種打岔攪擾。拉幫結夥的主要目的是什麽?就是想控制教會、控制神選民。

還有一種拉幫結夥是順情説好話,收買各種人。外表上看,這樣的團夥中每個人説話似乎是自由的,也能各抒己見,但是從最終的結果來看,他們其實是聽了一個人説話的風向,那個人就是他們的風向標。那這個人是怎麽拉攏人的呢?看哪些人能拉攏、好拉攏就給他一些小恩小惠,施予一些愛心幫助,然後摸他的底,了解他喜歡什麽、喜歡怎麽説話,他的性格、愛好是什麽,同時常常順着他説話收買他的心,最後一點一點地「感化」他,讓他不知不覺進入到自己的幫伙裏成為自己隊伍當中的一員。一般情况下,利用順情説好話來收買人這種方式很柔軟、很有人情味,很容易奏效。比如,平時獻愛心、順着人説話、體諒人、擔諒人,不知不覺讓對方産生好感向自己靠攏,然後就被他收編到自己的權下了。這種團夥、幫派在什麽情况下發揮作用呢?就是一旦這些死黨裏有人被揭露了,有人受委屈了,有人的利益、地位、名譽受到外界的干擾破壞時,這類人就會起來為幫派裏的人説話,争取利益、争取權利,這就是拉幫結夥。明顯的拉幫結夥就是包庇縱容與共同對抗這兩條,而順情説好話的這種拉幫結夥在外表看并不像前面兩條所説的那麽强勢,這些人在教會當中平常也看不出什麽,但是一旦需要人作選擇的時候,需要人有明確觀點的時候,這樣的幫派就會明顯地讓人看出來。比如,幫派的首領説這個教會帶領有素質,那下面的人緊接着就説一堆關于這個帶領有素質的表現;如果幫派首領説這個教會帶領没有工作能力、素質差、人性不好,其他成員就順着這個風向説教會帶領如何無能、如何不會交通真理、如何講字句道理,大家應該選擇對的人。這是一種無形的幫伙。雖然他們在教會當中没有公開站出來奪權控制人,但是在這樣的幫派團夥當中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控制着教會生活、控制着教會的秩序,這是一種更可怕的隱藏的拉幫結夥的情形。除了上面兩種好分辨的拉幫結夥的情况是教會帶領該解决的問題,這種隱藏的拉幫結夥的情况教會帶領更應該給予解决處理。怎麽解决處理這個問題呢?就是抓住這個團夥的首領交通。為什麽要先抓住這個首領交通呢?外表看這些成員没有人控制,但事實上這些成員在内心深處都知道自己聽誰的,他們也願意聽那個人的,那對他們所崇拜的控制他們的那個人就應該處理解决,給他交通真理讓他明白這麽做的性質是什麽。他雖然没有公開與神家對抗,没有與帶領叫囂,但是他却控制着這些人的話語權,控制着這些人的思想觀點還有這些人所走的道路,這是隱藏版的敵基督。這類人必須得查出來,然後加以分辨解剖,他如果不悔改就限制他、隔離他,然後對他的成員逐個排查,看清這些成員中誰跟他是一類人,先把他們分出來,然後給那些受迷惑的、膽怯的、窩囊的渾人交通,如果他們能悔改,放弃跟隨敵基督,就可以留在教會,如果不放弃就把他們隔離。這麽做合不合適?(合適。)教會當中有没有這種現象?這種問題該不該解决?(該解决。)為什麽該解决啊?當神家開始擴展福音的時候,在教會生活中敵基督勢力是無所不在的,有許多神選民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敵基督勢力的影響、轄制或者控制,他們無論説什麽做什麽已經不是在一種自由釋放的狀態之下了,而是受一些人思想觀點的左右、影響、控制、牢籠,他們不得不這麽説、不得不這麽做,如果不這麽做他們心裏就擔心,害怕承擔出現的後果。這是不是影響、攪擾到教會生活了?這是不是正常教會生活的表現啊?(不是。)這樣的教會生活不是正常的秩序,而是被惡人控制了。只要惡人在教會掌權了,那教會就不是神的話掌權了,就不是真理掌權了,明白真理的帶領工人與弟兄姊妹就要受欺壓了,這樣的教會就屬于被敵基督勢力控制了。這也是打岔攪擾神工作與教會正常秩序的一種問題、一種現象,對于這種現象帶領工人應該給予處理解决。有些在敵基督團夥裏的人害怕失去團夥的信任、害怕失去靠山、害怕失去朋友,臨到事没有依靠,等等,所以他們極力地想把自己維護在敵基督團夥中。這種情况是不是挺嚴重?是不是該解决?(是。)那在教會當中出現這種情况的時候多數人有没有感覺、有没有分辨?不知不覺被一個人控制了,總得隨從他的思想觀點、隨從他的説法做法、隨從他的教導,不敢説個「不」字,不敢跟他擰勁,甚至他説話的時候還得言不由衷地去點頭附和、笑臉相迎,生怕得罪他。有没有這種情况?這種情况應該解决的問題是什麽?教會帶領應該處理解决那個能迷惑控制人的敵基督首領,首先應該交通真理讓多數人對他有分辨,然後對他本人加以限制,如果他不悔改就趕緊清除,别讓他繼續攪擾教會的正常秩序。

總之,正常的教會生活應該是弟兄姊妹能够自由釋放地交通神的話,交通個人的看見、認識、經歷,交通自己的難處,當然也可以對帶領工人違背原則的地方提出意見或者指責、揭露,同時也可以給予幫助、指點,這都是自由的,這些方方面面都應該是正常的,不應該由哪個人控制,使神選民受到轄制,這不是正常的教會生活。弟兄姊妹在教會生活中該怎樣説話、做事、為人,如何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等等各方面神家都有要求、規定,也都有原則,并不是由哪個人定奪的。弟兄姊妹怎麽做事不用看哪個人的眼色,不用聽哪個人的指揮,也不用受哪個人的轄制,誰都不是風向標,誰都不是舵手,唯一能讓人找到方向的是神的話語、是真理,所以神選民必須遵守的是神的話、是真理,還有聚會交通真理的原則。人如果總受人的轄制、總看人的眼色,説話時看誰的眼色不對了、臉陰沉着不高興了就不敢説了,交通神的話、交通個人的經歷認識時總受人的限制,總是不得釋放,不能按真理原則辦事,某個人的説法、臉色、表情、聲調還有他話語中夾槍帶棒的提示時時在束縛着你,那你就被控制在以這個人為首的一個幫伙中了,這就麻煩了,這就不是教會生活,而是敵基督掌權的幫派生活了。對于這類問題,一方面帶領工人應該出面解决,另一方面弟兄姊妹也有義務、有權利去維護教會正常的秩序,對于打岔攪擾教會生活的人,尤其是拉幫結夥想控制教會的人,更應該給予制止、揭露、解剖,讓大家都有分辨,能看透問題的實質就是想搞獨立王國,教會不允許以任何理由拉幫結夥分裂教會。比如,以社會身份地位或者以社區、地域範圍或者以宗教派别劃分團夥,或者以文化程度高低、生活貧富或膚色人種等等劃分團夥,這些都是違背真理原則的,都是不應該在教會中出現的。不管以任何藉口劃分的層次等級、派别幫伙,它對教會的工作與教會生活的正常秩序都會帶來打岔攪擾,都是帶領工人應該及時解决的問題。總之,不管是以什麽理由出現的分幫、分派、分夥,如果形成了一定的勢力,對教會的工作與教會生活的秩序構成了攪擾,就應該制止、限制,如果不聽勸阻,可以將這些作惡的人隔離清除。處理這些問題也是帶領工人該作的本職工作、該盡的責任。那在這裏要明白的是什麽?就是一些人在教會中形成勢力了,能够與教會帶領、與教會工作、與神的話抗衡對立了,能够攪擾破壞正常的教會生活秩序了,對于這種行為表現、這種事情都應該限制,都應該及時處理。拉幫結夥没有人數多少的區别,如果兩個人比較談得來,對教會没有形成任何的攪擾,這個不用管,一旦形成攪擾、形成勢力要控制教會了,對這些人就應該加以制止、限制,若不悔改就應該及時清除、開除,這就是原則。

二〇二一年五月二十二日

上一篇: 帶領工人的職責(十二)

下一篇: 帶領工人的職責(十四)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一百篇

我恨惡一切我没有預定揀選的對象,所以,我必須把這些人從我家裏一個一個地趕出去,使我的殿宇聖潔無污點,使我的家常新不舊,使我的聖名永遠被傳揚,使我的聖民都是我所愛,這樣的景象、這樣的家、這樣的國度便是我的目的,是我的居所,是我創造萬物的根據地,無人能摇動,無人能改變,只有我與我的愛…

多講點實際

每個人都有被神成全的可能,所以都應明白怎麽事奉神是最合神心意的。多數人都不知道什麽叫信神,不明白信神是為什麽,就是説,多數人對神的作工、對神經營計劃的宗旨都不明白。到現在多數人還認為信神是上天堂靈魂得救,對信神的具體意義還是不明白,對神在經營計劃中最重要的工作更是一點不了解。因着…

第六十三篇

對于自己的光景自己要了解,所要走的路更應該清楚,不要再等我提着耳根給你點出來。我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我知道你的每個心思意念,更了解你的所作所為,但你的所作所為都有我的應許、都有我的心意在其中嗎?你真正尋求過嗎?在這方面你是否真花費過時間?真下過功夫?不是我説你!在這方面你們根本不…

第十一篇

我是你的神、我是你的王嗎?你是否讓我在你裏面真正地作王掌權了?你好好省察,還不是新亮光來了研究、拒絶,甚至停止不跟從?這就要受審判,落到死亡裏去了,遭到審判、鐵杖的責打,摸不着聖靈作工,趕緊哭喊屈膝敬拜,發出哀號的聲音。總跟你們講、跟你們説,我的話没有不跟你們説的,你們好好回想回…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