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二 十 七 篇 說 話

人的作為不曾打動我的心,不曾被我看為寶貴,在人的眼中,我對人總是不放鬆,總是在對人施行權柄。在人所有的作為當中,幾乎沒有一事是為我而做的,沒有一事曾在我眼前站立住,最終,人的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前無聲無息地倒下了,之後,我才顯出了我的作為,讓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失敗中認識我。人的本性並未改變,心裡所存並不合我意,不是我所需,我最厭憎的就是人的「舊性不改」「老病重犯」,但不知是什麼力量促使人總是不認識我,總是遠離我,不在我前做合我意之事,而是在我後幹抵擋我之事。這難道是人的忠心嗎?是人對我的愛嗎?為什麼人不能悔過自新、重新做人?為什麼人總願意活在沼澤之地,卻不願生活在無污泥之處呢?難道是我錯待人了嗎?難道是我給人指錯路了嗎?難道我是帶領人下地獄嗎?人都願意在「地獄」裡生活,當光來到之時,人的雙目都立時失明,因為人身上所存都是來自於地獄,但人卻並無知曉,只是在享受「地獄之福」,而且摟在懷裡當寶物,深怕我搶去,使其再無「生存之本」。人都「害怕」我,因此,當我來在地上之時,人都遠離我,不願與我接近,因人不願「招惹是非」,都願全家和睦同居,享受「在地之福」。但我卻不能讓人如願以償,因我是專門來破壞人的「家庭」的,當我來之時,人的家中便從此失去和平。我要將列國都砸得粉碎,更何況人的家庭呢?誰能逃脫我的手呢?難道得福的能因其不願意而迴避嗎?難道受刑罰的能因其害怕而獲得我的同情之心嗎?在我所有的話語當中,人看見了我的心意,看見了我的作為,但誰能擺脫意念的纏累呢?誰能在我的話中,或在我的話外而另找出路呢?

人曾經體嘗我的溫暖,人也曾真實地事奉我,曾在我前真實地順服我,在我前為我做一切,但今天人卻不能達到,只是在靈裡哀哭,猶如被餓狼搶走一般,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我,而且一個勁兒地向我呼求,但始終不能擺脫困境。我回想以往人在我前與我許下諾言,與我海誓山盟,要以自己的情來報答我的意,曾在我前痛哭流淚,哭聲使人撕心裂腑,難以忍受,因人的心志,我常常給人以資助。多少次人來我前順服我,可愛之態叫人難以忘懷;多少次人來愛我,忠貞不屈,真實之情令人佩服;多少次人愛我捨生忘死,愛我勝過自己的全人,看著人的真誠,我接受了人的愛;多少次人來我前奉獻自己,為我視死如歸,我撫去人臉上的愁容,仔細打量人的面容。曾有多少次我愛人如愛心愛之物,曾有多少次我恨人如恨我仇敵,就是這樣,我的心人仍是摸不著。人在憂傷之時,我來安慰;人在軟弱的時候,我來扶持;人在失迷之時,我來引路;人在痛哭之時,我拭去其眼淚。但當我憂傷之時,誰能以心來安慰我呢?當我心急如焚之時,誰能體貼我的心呢?當我悲傷之時,誰能補足我心的創傷呢?當我需要人時,誰能自告奮勇地起來與我配合呢?難道人對我以往的態度今天就一去不復返了嗎?為什麼在人的記憶當中不存有一點呢?為什麼這些人都忘卻了呢?這不是因為人類的仇敵敗壞的緣故嗎?

當天使鼓樂彈奏讚美我之時,不禁勾起我對人的同情,我心頓時憂傷萬分,痛苦之情難以擺脫。我與人悲歡離合,不能「敘舊情」,人與我分隔天之上下,不能常相聚,誰能擺脫舊情的依戀?誰能不回想以往?誰不盼望舊情依然存在?誰不盼我歸?誰不盼我與人同相聚?我的心中甚是煩惱,人的靈中甚是憂愁,靈與靈雖相同,但不能常相聚,不能常相見。所以,全人類的人生都是悲悲切切、沒有生機,因人一直在戀著我。人猶如被打下凡間的在天之物一般,在地上呼求著我的名,在地上舉頭仰望著我,但人怎能從餓狼的口中逃脫掉呢?怎能擺脫其威脅、引誘呢?人怎能不因著順服我的計劃的安排而自我犧牲呢?當人大聲求告之時,我背轉臉面,不再忍心目睹下去,但人的哀哭之聲我怎能聽不見呢?我要撫平人間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親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殘害我民,不容仇敵再任意妄為,我要在地上作王,將我的寶座「挪到」地上,使仇敵都在我前俯伏認罪。在我的憂傷之中,包含著我的忿怒,我要踏平全宇,誰也不放過,讓所有的仇敵都驚奇喪膽,我要將全地化為廢墟,使仇敵都歸在廢墟之中,從此不讓其再敗壞人類。我的計劃已定,誰也休要改動,當我大搖大擺在全宇之上遊動之時,所有的人就又煥然一新了,萬物就又復活了,人再也不哀哭了,再也不呼救於我了,我心便甚是歡喜,人都歸來為我慶幸,全宇上下一片歡騰……

如今,在列國之間我正作著我要成就的工作,我運行在所有的人之間,作著所有在計劃中的工作,人都按著我意在「分裂」著各國。地上之人都在注目著自己的歸宿,因為日子的確近了,天使在吹號了,不再耽延時日,萬物都隨之而歡然起舞了。誰能將我的日子隨便延長呢?難道是在地之人嗎?難道是在天之星嗎?是天使嗎?當我發聲開始拯救以色列民之時,我的日子在逼迫著全人類,人都害怕以色列復國,當復國之日,正是我得榮之日,也是萬物更新變化之日。因著公義的審判即將面向全宇,所以人都膽怯害怕,因在人間不曾聽說有公義。當公義的日頭出現之時,東方便被照亮,之後照亮全宇,臨及所有的人,人若真行出我的公義,怎能害怕呢?我民都在等待著我日的到來,都在盼望著我日的臨及,等待著我以公義的日頭來報應全人類,來安排人類的「歸宿」。我的國度在全宇之上成形,我的寶座在億萬民心中佔據,因著天使的配合,我的大功即將告成。所有的眾子、子民都在迫不及待地等著我的歸來,盼望我能與其同相聚,從此再不分離。在我國中的眾民,怎能不因我的同在而互相奔走慶幸呢?這難道是無代價的相聚嗎?我在所有人的眼中被看為尊貴,在所有人的話中被傳揚,當我歸來之時,我更要征服一切的敵勢力。時候到了!我要展開我的工作,我要在人中間作王掌權!我要歸來!我要離去!這是人所盼、是人所望,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日的到來,都喜迎我日的到來!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