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當我的啓示達到高峰之時,當我的審判接近尾聲之時,也就是所有的子民都被顯明作成之時,我踏遍宇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無時不在尋找合我心意、合我使用的人。有誰能起來與我配合呢?人對我的愛心實在是太小,對我的信心也是小得可憐,若我不直接把説話的矛頭指向人的軟弱點,人都誇誇其談,都談天論地,高談闊論,似乎地下之事他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以往在我面前盡「忠心」的,今天在我面前「站立住」的,有誰還敢誇口呢?有誰不為自己的前途而「暗自慶幸」?我不直接揭露,人已無地自容、羞愧難當了,更何况我换一種方式説話呢?那時,人就更覺虧欠,認為自己已不可救藥,而且都會被「消極」而捆綁得結結實實。當人都失望之時,國度的禮炮正式響起,即人所説的「七倍加强的靈開始作工之時」,也就是國度生活在地上正式開始之時,即我的神性直接出來作事之時(并不通過大腦的「加工」),所有的人都忙得不可開交,似乎重得復苏、如夢方醒,一覺醒來竟落在了這種地步,真是料想不到。以往我對教會建造談了不少,揭示了多少奥秘,當達到高峰時突然結束,而國度建造與此却不相同,是在靈界交戰達到尾聲之時,我才開始在地另作起頭,也就是人都即將退去之時,我才正式起頭又興起新的工作。國度建造與教會建造的不同之處是:教會建造是在神性支配下的人性裏作工,是直接對付人的舊性,直接揭示人的醜相,揭穿人的本質,使人在此地步上認識自己,從而達到心服、口服。國度建造是在神性裏直接作事,是讓所有的人在認識我話的基礎上認識我的所有、所是,最後達到認識在肉身的我,從而結束整個人類對渺茫神的追求,結束「天上之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即讓人都在我的肉身中認識我的作為,從而結束我在地的時代。

國度建造直接指向靈界,即靈界交戰的情形直接在衆子民當中顯明出來,從此足見,不僅是在教會,更在國度時代,所有的人一直都是在争戰,雖身在肉體,但直接揭穿靈界,接觸靈界的生活。所以在你們開始為我盡忠之時,不可不做好下一部分工作的準備。應把心全部交出來,這樣方可滿足我心,以往在教會的事我一筆勾銷,今天是在國度。撒但在我的計劃當中始終步步尾隨,作為我智慧的襯托物,一直在想方設法打亂我原有的計劃。但我能屈服于它的詭計嗎?天地之中有誰不做我的效力品,難道撒但的詭計除外嗎?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處,正是我作為的奇妙之處,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實行原則。在國度建造時代,我仍不迴避撒但的詭計而繼續作我要作的工,我在宇宙萬物之中挑選了撒但的所作所為作我的襯托物,這不是我的智慧嗎?不正是我作工的奇妙之處嗎?當進入國度時代之時,天下、天上的萬物都巨變,都在慶幸,都在歡騰,你們不也是如此嗎?誰的心中不是甜如蜜呢?誰的心中不是樂開了花呢?誰的手脚不在歡舞?誰的口中不是贊美呢?

從以上我所説、所談是否摸着我説話的目的、説話的根源?若我不説,多數人都認為我在談天説地,找不着根源。若你們細細揣摩,便會認識我話語的重要性,不妨你仔細看看,哪一句不是對你有益的?哪一句不是為你生命長大的?又有哪一句不是介紹靈界的實際情况呢?多數人都認為我話没頭没尾,缺少説明,缺少解釋,難道我的話就這麽抽象讓人難測嗎?你們對我的話是否是真心順服?對我的話是否真心接受?對我話不當作玩具嗎?不把我話當作自己的衣服來遮蓋你的醜相嗎?茫茫世界,有誰親自接受我的檢閲?有誰親自聽我靈之言?多少人在黑暗中摸索尋求,多少人都在患難中祈求,多少人在飢餓、寒冷之中仰望,多少人在撒但的捆綁之中,但又有多少人不知投往何處,多少人在幸福之中背叛我,多少人忘恩負義,多少人在為撒但的詭計盡忠心。在你們中間,誰是約伯?誰是彼得?我為什麽多次提起約伯?多次提起彼得?我對你們的希望你們可曾摸着?這個應多多揣摩。

彼得在我面前盡忠多少年,不曾發過怨言,不曾有過埋怨的心,就是約伯也不及他,而且歷代聖徒都遠遠落後于他,他不僅追求認識我,而且是在撒但施行詭計之時來認識我。這樣,就使他多少年的事奉都是合我心意的,因而不曾被撒但利用。他吸取約伯的信心,但看清了他的短處,約伯信心雖大,但在靈界的事他缺乏認識,所以説出了許多不合實際的話,説明他的認識仍然是膚淺,仍然是不能達到完美。所以,彼得一直注重摸靈中感覺,一直注重「觀察」靈界動態,所以不僅我的心意他能略有體察,而且撒但的詭計他也略知一二,從而是歷代以來對我最有認識的人。

從彼得的經歷當中不難看出,人若想認識我,必須注重在靈裏細摸,并不是讓你在外面為我「奉獻」多少,這都是次要成分。若你不認識我,所説的信心、愛心、忠心都是幻影,都是泡沫,必成為在我前説大話而不認識自己的人,從而再次落入撒但的網羅之中不可自拔,成為沉淪之子,成為滅亡的對象。但若對我話冷淡,那你無疑是對我抵擋的,這是實情,不妨你透過靈界大門觀看其中各種各樣被我刑罰之靈,哪一個不是因着對我話消極、冷淡、不接受?哪一個不是對我話冷嘲熱諷?哪一個不是抓我説話的把柄?哪一個不是把我話當作自己的「護身武器」來「自我保護」?他們并不是從我話中追求認識我,而是只來「利用」我話當作玩具一樣來玩弄,這不是直接抵擋我嗎?我的話是誰?我的靈是誰?這樣的話我問過你們多少次了,你們可曾有拔高、透亮的看見?有真實的經歷嗎?我再次提醒,若對我話不認識、不接受、不實行的必將成為我刑罰的對象!必將成為撒但的犧牲品!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九日

上一篇: 第七篇

下一篇: 第九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在地上我尋找了許多人做我的跟隨者,在所有的跟隨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帶領的,有做衆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對我的忠心來劃分其類别的,當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也就是將各類人的本性都顯明的時候,那時我將各類人都歸在其該有的類别之中,將各類人都放在其合適的位置之上,以便…

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在地生活了三十三年半,盡職分僅三年半,在他作工期間與没開始作工以前都具備一個正常的人性,他在正常人性裏生活了三十三年半,在最後三年半期間他始終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份出現。在盡職分以前,他是以一個普通正常的人性出現,没有一點神性的表現,只是在正式盡職分以後才有了神…

第十四篇

在神的話當中,人不曾摸着什麽,只是在「寶愛」神話的外皮,却并不知神話所含的真實含義。所以,雖然多數人也喜愛神的話,而神却説其并不寶愛神的話,因為在神看來,雖然神話寶貝,但人却嘗不到真實的甘甜,所以只好是望梅止渴,以除去心中的貪婪之心。在所有的人中間,不僅有神靈的運行,當然也有神話…

附加 第二篇

當人都看見實際神的時候,當人都親自與神自己同生活、同行動、同起居的時候,人心中都把以往多年來的「好奇」放下來了。以往説認識神只是初步,雖説認識,但人心中仍有許多難解的疑雲:神到底來自何處?神到底吃不吃飯?神是否與一般人大不相同?在神的心裏是否是處理所有的人都易如反掌、不在話下呢?…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