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在閃電之中,各種動物顯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復了原有的聖潔。敗壞的舊世界啊!終于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没,化為水中的淤泥!我所造的全人類啊!終于在光中重新得以復苏,得到生存之本,不再在淤泥之中挣扎!我手中的萬物啊!怎能不因我話而得以更新呢?怎能不在光中發揮功能呢?地,不再是死寂,天,不再是凄凉。天與地不再有空隙相間,而是聯于一,永不分離。在這歡騰之際,在這歡呼之時,我的公義、我的聖潔遍及全宇上下,在所有的人中間頌揚不息。天上的城在歡笑,地上的國在歡舞,在此之時,有誰不在慶幸?有誰又不在落泪呢?地本是屬于天,而天又聯于地,人是天與地相聯的紐帶,因着人的聖潔,因着人的更新,天不再向地隱藏,地不再向天静默。人的臉上都挂着欣慰的笑容,人的心裏都隱含着無窮無盡的甘甜,人與人并不争吵,并不厮打,有誰不在我的光中和平相處?有誰在我的日子而羞辱我名?人都在向我投來敬畏的目光,心中都暗自呼求我,我也曾鑒察人的所有舉動,在被潔净的人中間,不曾有人悖逆我,不曾有人論斷我,在所有的人中間貫穿着我的性情。人人都在認識我,人人都在親近我,人人都在仰慕我,我在人的靈中站立住,在人的眼中升為至高,在人的血液之中流通。地面上,到處洋溢着人心中的喜悦之氣,空氣新鮮,不再是迷霧遍地,而是陽光燦爛。

再觀國度之中,我在國中作王,在國中掌權,衆子在我的引導之下,從創世到今天,經歷了人生的風風雨雨,經歷了世間的不平,經歷了人間的坎坎坷坷,如今在我的光中生存,有誰不因昨天的不平而哭泣?有誰不因今天的不易而流泪?又有誰不藉此之際而為我奉獻?有誰不藉此而抒發心中的豪情?有誰不在此之時而表達自己的經歷?人都在此之時將自己的最好的一份獻給了我,多少人為昨天的愚昧而悔恨不已,多少人為昨天的追求而痛恨自己,人都認識了自己,人都看見了撒但的作為,都看見了我的奇妙,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了我的地位,我不再在人中間被厭憎,不再被人弃絶,因我的大功已告成,不再有攔阻。今天,在我國中的衆子,有誰不為自己着想了?有誰不因着我工作的方式而多加思慮了?有誰真心為我擺上了?在你們心中的「雜質」是否是少了?還是加增了?若是在你們中間的雜質成分没有减少,也并没有加增,這樣的人必是我丢弃的對象。我要的是合我意的聖民,不是悖逆我的污鬼,雖然我對人的要求并不高,但因着人的内心世界太「複雜」,所以不能很好地合我的心意,人不能立時滿足我的心意。多數的人都在暗自使勁,以奪得最後的「桂冠」;多數人都在竭力拼搏,絲毫不敢懈怠,深怕被撒但第二次擄去,不敢再向我生發埋怨之心,而是一直在我面前表示自己的忠心。我曾聽了多少人發自肺腑的話語,曾聽了多少人在苦難中痛苦經歷的訴説,曾看見多少人在苦境中仍為我獻上忠心,曾看見多少人在坎坷之中尋找出路,在此之景中不曾發過怨言,雖然不曾找到光明,心中稍覺苦悶,但不曾發過怨言。但我又聽過多少人的發自心底深處的咒駡之言,咒詛天、埋怨地;我也曾看見多少人在苦境中糟蹋自己,把自己當作廢品一樣送到垃圾箱裏,任其沾滿污穢;我曾聽過多少人在互相争吵,因為地位也變了,所以「臉色」隨之改變,人與人的關係也發生變化,不再是朋友,而是仇敵,互相以嘴攻擊,多數人把我話當作「機關槍」中發射的子彈,趁人不防備之時到處掃射,以至于人中間到處是喧嘩之聲,把所有的寧静都打破了,幸虧是到了今天,若不是這樣的話,不知會有多少人死于這機關槍的横掃之下。

國度隨着我話的發出、隨着所有人的情形而逐步降臨在地,人不再生發憂慮之心,不再去「考慮」别人,不再為别人去「着想」。因此,地上隨之没有争吵,隨着我話的發出,各種新時代的「武器」也隨之收回,人與人又恢復了和平,心中發出了和諧之氣,不再有人防備暗箭的擊殺了,人都恢復了正常,又進入了新的生活。在新的環境當中生存,有多少人東觀西望,似乎進入一個嶄新的世界,因而不能立時適應今天的環境,不能立時進入正軌。所以,人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我雖不像人一樣親自體嘗逆境之苦,但我完全知道人的不足,我深知人的所需,人的軟弱我全然了解。所以,我不因人的短缺之處而嘲笑人,但我只是因着人的不義而給予合適的「教育」,以便讓人都進入正軌,不再做流浪的孤兒,而做家中的嬰孩。但我作事又有原則,人若不願享受在我的幸福,我只好順其心志,將其送入無底深坑,若到這時,誰也不要再生埋怨之心,都應在我的安排之中看見我的公義。我不强迫人愛我,我也不打擊任何一個人愛我。在我全是自由、釋放,雖説人的命運我掌握,但是我又給人一個自由的心志,并不在我的限制之中。這樣,人都不會因我的行政「自尋煩惱」,而是因着我的寬宏大量而「得以釋放」的,所以,有很多人在釋放之中尋找着自己的出路,并不因着我而受轄制。

我對人向來都是釋放着的,不曾給人出難題,不曾難為任何一個人,不是嗎?多少人不愛我,我并不因其這樣的態度而心中苦惱,反而給人以自由,把其放鬆到一個地步,任其在苦海之中游來游去,因為人都是不尊貴的器皿,雖然看見在我手中之福,但并没有興趣享受,而是去摘取在撒但手中的「灾害」,從而坑害自己,被撒但吸取當「滋補品」。當然,有的人眼中看見了我的光,所以雖在現時的迷霧之中生存,但并不因着迷霧的籠罩而對光失去信心,只是在迷霧之中摸索、尋求,雖然路途坎坷不平。我在人悖逆之時向人大發烈怒,因而人都會因着其悖逆而死去,我在人順從之時向人隱藏,從而激發人心底的愛,不是欺哄我,而是供我享受。多少次在人的尋求之中我閉目不言,以獲得人真實的信心,但當我不發聲之時,人的信心立即變化,所以,我看見的只是人的「假貨」,因人不曾真心愛我。所有的人都是在我顯明之時才顯出其極大的「信心」,而當我在隱秘處之時,人就都縮頭縮腦,似乎是怕觸犯我,甚至有的人因着不見我面而對我「深加工」一番,從而否認我的確實存在。多少人的光景都是這樣,多少人的心理是這樣,只不過人都會掩蓋自己的醜相罷了,因而不願提起自己的不足之處,只是硬着頭皮遮蓋着自己的臉面來承認我話的實情。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七日

上一篇: 第十七篇

下一篇: 第十九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經營人的宗旨

人若真能將人生的正道看透,將神經營人的宗旨看透,人就不至于將個人的前途命運挂在心上當寶貝的,人就没心思再侍候自己那猪狗不如的爹娘。人的命運前途不正是當代所謂的彼得的「爹娘」嗎?人與其親如骨肉,肉體的歸宿、肉體的將來到底是活着見神,還是死後靈魂去朝見神,肉體的明天是在患難一樣的大火…

談談教會生活與現實生活

人都覺得只有在教會生活中人才能變化,如果不在教會生活中就不能變化,好像在現實生活中就不能變化,你們能認識到這是什麽問題嗎?以前談到的把神帶入現實生活當中,這是信神之人進入神話實際的途徑。其實,教會生活只是一種有限的成全人的方式,成全人主要的環境還是現實生活,就是我所説的實際演習、…

第四十一篇

神在人身上是怎麽作工的?這個摸清了嗎?透亮了嗎?在教會當中又是怎麽作的?這些都看得怎麽樣了?這個你想過嗎?在教會當中作的是為成全什麽?這些都透亮了嗎?若這些都不透亮,那所做都是徒勞,都是虚空!這話打動你的心了嗎?就只是積極進取、不消極退後就達到神的心意了嗎?愚昧地配合就足够了嗎?…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在地上我尋找了許多人做我的跟隨者,在所有的跟隨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帶領的,有做衆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對我的忠心來劃分其類别的,當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也就是將各類人的本性都顯明的時候,那時我將各類人都歸在其該有的類别之中,將各類人都放在其合適的位置之上,以便…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