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篇

神在人身上是怎麽作工的?這個摸清了嗎?透亮了嗎?在教會當中又是怎麽作的?這些都看得怎麽樣了?這個你想過嗎?在教會當中作的是為成全什麽?這些都透亮了嗎?若這些都不透亮,那所做都是徒勞,都是虚空!這話打動你的心了嗎?就只是積極進取、不消極退後就達到神的心意了嗎?愚昧地配合就足够了嗎?异象不透亮怎麽辦?不尋求行嗎?神説「我曾在人中間搞過一番大的事業,但人却不曾發現,我就只好以話語來向人一一顯明,但人却對我的話仍是不明白,仍不知我計劃的宗旨是什麽」這話什麽意思?考慮過宗旨嗎?真是漫無目的亂作嗎?這樣作有什麽意義?「宗旨」都不清楚、不明白,怎麽達到真實的配合呢?神説人的追求都是在無邊無際的海面上,在空洞的字句道理其間,究竟你們的追求屬于哪一類,你也講不清。神在人身上要作成什麽?這些都要清楚,就單為了在消極方面羞辱大紅龍嗎?難道羞辱過大紅龍之後就讓神兩手空空隱居山間嗎?那麽神到底要什麽?真是要人的心嗎?還是要人的命?或是要人的萬貫家産?這些有什麽用?在神那兒派不上用場,神在人身上作了這麽多工就是為了把人當作打敗撒但的證據來顯明他的「本事」嗎?這不是顯得神太「小氣」了嗎?神就是那樣的神嗎?就像小孩拉着大人與别人打架嗎?這有什麽意思?人總用自己的觀念來衡量神。以往神説「一年有四季,一季有三個月」,人聽了這話,便記在心間,總説一年有四季,一季有三個月,當神説「一年有幾個季節?一季又有幾個月?」人便异口同聲地答道:四季,三個月。人都是以規律這個方式來給神下定義,如今到了「一年有三個季,一季有四個月」這個時代,人仍不知道,似乎人的眼睛都失明了,都是在凡事上找規律,今天又把「規律」套在了神的頭上,真是瞎眼!不看看現在已無「冬季」,只是「春、夏、秋季」?人真傻!處在現在這個地步仍不知怎麽認識神,就如一個二十年代的人一樣,還認為交通不便利,人都是步行或是牽着小驢出門,或認為還是點油燈,或認為還是原始人的生活方式,這不正是人大腦中的觀念嗎?為什麽如今還講什麽憐憫慈愛呢?這有什麽用呢?像一個絮絮叨叨的老太太一般總説她以往的日子,這些話有什麽用?現在畢竟是現在,能倒回去二三十年嗎?人都是隨着「潮流」過,為什麽要那麽想不開呢?如今這個刑罰時代還講什麽憐憫、慈愛,這有什麽用?難道神只有憐憫、慈愛嗎?為什麽在今天這個「白麵、大米」的時代,總把「糠皮、苦菜」往上端呢?神不願意作的事,而人却强行壓制他,若他反抗,便給他扣一個「反革命」的帽子,説了多少次神原初不是憐憫、慈愛的神,但有誰聽呢?人都是太謬,似乎神的話根本没有果效,人總是對我的話「另眼看待」。神一直在受人的氣,似乎在無辜的人身上都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誰能與神同心合意呢?你們總願意活在神的憐憫慈愛之中,有什麽辦法,神只好受着别人的侮辱,但我希望你們最好還是好好摸摸聖靈怎麽作,之後再與神辯論。不過我勸你還是好好看看神話的原意,不要自作聰明,認為神的話中含着什麽「水分」,這没必要!誰能看見神話中的「水分」有多少?除非神直説、明點,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能從神的話中看見實行的路這就達到要求了,還想看見什麽?就神所説的「我不再因人的軟弱而施下我的憐憫」這一句明顯、簡單的話都看不透,還想研究、探討什麽,最起碼的力學知識都不知道,有什麽資本製造火箭?這不是説大話的人嗎?人就没有資本作神的工,只是神的高抬,不知他愛什麽、恨什麽就去「侍候」他,這不是自己給自己闖禍嗎?人都不認識自己,都認為自己了不起了,有什麽資格!真是不知好歹!好好回想一下過去,展望一下未來,怎麽樣?之後認識自己。

神對人的存心目的揭示了不少,神説「在此之時,我方才看清了人的存心、人的目的,我在雲霧之中嘆息,為什麽人總是為自己呢?難道我的刑罰不是為了將人成全嗎?難道我是有意打擊人的積極性嗎?」從此話當中認識自己多少?人的存心、目的真没了嗎?自己檢查過了嗎?不妨再回到神面前認識認識,神在你們身上作的刑罰工作達到什麽果效了?總結了嗎?可能是微乎其微,要不早就誇誇其談了,神讓你們做到什麽?在你們身上説了多少話,有多少話落實了,有多少話成了白話?在神的眼中,落實的話幾乎很少,因為人總不知神説話的原意,而接受的是回音壁反射回來的話,這樣就知神的心意了嗎?在不久的將來,神要讓人作他更多的工,像如今這麽一點小身量能做到嗎?不是偏就是謬,要不就是狂,似乎這些是人的本性似的,真不理解,為什麽神説了那麽多話,人總是過而不留呢?難道神説話是與人逗着玩却不求什麽果效嗎?就是讓人表演一場《喜、怒、哀、樂》劇嗎?一會兒讓人樂,一會兒讓人哭,之後仍在台下各行其是嗎?這有什麽果效?「為什麽我對人的要求總是化為泡影呢?難道我是要求『狗上樹』嗎?我是在無理取鬧嗎?」神所説的話都是針對人的實際情形,不妨在所有的人裏面查查、看看,誰是在神的話之中生活的。「到了今天,有許多地仍在不斷地變化,若到有一天,地真的變成了另外一種,那我也就隨手將其抛弃,這不正是我在現階段的工作嗎?」的確,神現在正着手作這個工作,但神説的「隨手抛弃」這話是在將來的事,因為凡事都需有過程,在現在神作的工作正趨向這個,看清了嗎?因着人的存心的毛病,所以污鬼乘機而入,此時「地就變成了另外一種」,這時的人已變了質,但并不是本質變了,是因為在改良的地上有了别的東西。就是説,起初的地太低劣,經改良之後能使用了,但是使用一個階段之後,當不使用的時候,便逐漸恢復「原貌」,這是神下一步工作摘要。以後的工作更複雜,因為是各從其類的時候了,在結束之時的會場畢竟是亂無頭緒的,人都没有主心骨,正如神説的「人都是隨幫唱柳的『表演者』」,正因為人有隨幫唱柳這一表演技術,所以神針對人的這一缺陷而作下一步工,讓所有的人都從這一缺陷中扭轉過來,人都是因為没有實際身量才做了墻頭草的,若人都有身量了,那麽都會做參天大樹的。神要藉着一部分邪靈的作工來成全一部分人,讓這些人來徹底識透惡魔的行為,讓所有的人都真正認識其「祖先」,這樣人才能與其徹底决裂,不僅讓其弃絶其子孫,更要讓其弃絶其祖先。這是神要徹底打敗大紅龍的原意所在,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大紅龍的本來面目,將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來面目,這樣作才是神要達到的,是神在地上作這麽多工的最終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這叫調動萬有為神效力。

對于以後的工作怎麽作是否透亮?這些都是你們該明白的,例如:神為什麽説人不務正業?為什麽説有許多人没完成神所留給的家庭作業?這些怎麽達到?考慮過嗎?這些成為你交通的話題了嗎?在這步工作當中必須讓人對現在神的心意都明白,達到之後再説其他,這樣作不好嗎?神在人身上要達到的必須得講透,否則都是徒勞,人没法進入更没法做到,都是空談,對于神在今天説的找出實行的路了嗎?人對于神的説話都是有一種「害怕」之感,看不透又怕觸犯神,如今所指的吃喝方式找着了幾種?一般的人都不會吃喝,這個怎麽解决?在今天的説話當中找着吃喝的方式了嗎?你在此時又怎麽配合?在所有的人吃喝以後,又藉着什麽途徑談「看後的感覺」?這不是人該做的嗎?怎麽對症下藥?還需要神直接發聲嗎?有必要嗎?對以上這些問題怎麽徹底根除?這就看你們的實際行動能不能與聖靈配合,若有合適的配合聖靈就會大作工,若無合適的配合而是發矇,這樣聖靈只是無用武之地。「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這話不管是誰説的,這話用在你們身上最合適,總之還是先知己之後才能知彼,最後百戰百勝,這些都是你們該做到的。不管神怎麽要求,只要能盡上你的全力,望你在神面前最後為神盡忠,只要能看見神在寶座之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哪怕在此之時正是你的死期,你也應在合目之時發出笑聲、露出笑臉的。你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中為神盡自己最後的本分。以往的彼得是為神倒釘十字架,但你應在最後滿足神,為神耗盡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為神做什麽呢?所以你應提前將自己擺上任神擺布,只要神高興、樂意就任着他作,人有何資格發怨言呢?

上一篇: 第四十篇

下一篇: 第四十二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你們都很願意在神面前得到點賞賜,都很願意被神看在眼中,這是每一個人信神之後的願望,因為人都是一心追求高的東西,没有一個人願意落在别人的後面,這是人之常情。正因為這個,你們中間的許多人才一味地討好天上的神,但事實上你們對神的忠心與坦誠遠遠不及對你們自己的忠心與坦誠。為什麽這樣説呢?…

話語成就一切

神所説的話、作的工都是根據時代的不同而作的,根據時代不同他説的話也不同,神不守規條,不作重複工作,過去的就不留戀了,他是常新不舊的神,天天説新話。你應把今天當守的都守住,這是人的責任、本分,圍繞神現時的亮光、現時的説話去實行,這是關鍵。神不守規條,他能站在多種角度上説話,顯明他的…

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并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

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在人的身上僅僅存在人的似有非有的「信」字,但人却并不知道什麽叫「信」,更不知道為什麽要信,人明白得太少,人太缺乏,只是愚昧無知地信我,雖然不明白什麽叫信,也不知道為什麽要信我,但人還是「痴痴」地信着我。我對人的要求并非僅僅讓人這樣痴痴地求告我,或是漫不經心地信我,因為我作的工作是…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