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話在肉身顯現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

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當怎樣追求才是最合適的?你當把自己看為一個什麽樣的人物來追求?你當知道,你該怎麽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我為什麽這樣説呢?因為今天臨到你的畢竟是一次一次的短短的試煉,或許對你來説并不是很大的精神壓力,所以你就聽之任之,并不將其當作追求上進的寶貴的財富,你,太大意了!竟然將這寶貴的財富當作你眼前浮過的雲彩,你并不寶貝這短短的似乎對你來説并非很重的一次一次的嚴厲的擊打,而是將其冷冷地觀望,并不將其挂在心上,只是當作一次偶爾的碰壁,你,太傲氣了!對這一次又一次的猶如狂風暴雨的猛烈的侵襲,僅是采取輕慢的態度,有時甚至冷冷地一笑,露出你那滿不在乎的神情,因為你從來没想過,為什麽屢遭這樣的「不幸」,難道是我對人太不公平了嗎?是我專挑你的毛刺嗎?雖然你的想法并未像我説的這麽嚴重,但你那「神態自若」的神態早將你那心海世界刻畫得維妙維肖,不用我説,你内心深處隱藏的僅僅是不近人意的謾駡與人幾乎看不見的縷縷憂傷之感。因着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感覺太不公平,因此而謾駡;因着試煉而感覺世界的荒凉,因此而充滿惆悵。你并不把這一次一次的擊打、管教視為最好的保護,而是將其看作蒼天的無理取鬧或是對你的合適的報應,你,太無知了!大好的時光都讓你無情地封在了黑暗之所,一次一次的美好的試煉與管教都讓你視為仇敵的攻擊。你不會適應環境,更不願適應環境,因你并不願意從這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看為殘酷的刑罰中得着什麽,你也不尋求也不摸索,只是聽天由命——走到哪兒算哪兒,那些在你看為殘酷的責打并没有將你的心改變,也并没有將你的心占有,而是將你的心刺傷。你只是將這「殘酷的刑罰」視為今生的仇敵,却并没有得着什麽,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説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説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别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并不比别人聰明,甚至可以説,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没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麽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麽,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麽,所以我説,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却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你對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顧,竟然不曉得有知名度,更没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我真擔心像你這樣的花花公子或是嬌滴滴的大家閨秀,怎能經得起更大的狂風惡浪的侵襲呢?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那些花花公子們毫不在意,似乎是小事一樁,根本不把這些放在眼裏,不消極也不自認為卑賤,而是手摇蒲扇仍舊大摇大擺地流浪在「街頭」,這些不學無術的「人物」竟然不知我究竟為什麽要這樣對他説,只是滿臉生氣的樣子認識認識自己,之後仍是惡習不改,當他離開我之後,又開始横行于世、招摇撞騙了。你的臉上的表情變得太快了,竟然還是這樣地騙我,你,太大膽了!而那些嬌滴滴的嬌小姐們更是令人可笑,聽見我的一陣陣緊急的發聲,看看身置的環境,便不由自主地潸然泪下,身子一扭一扭,似乎在作什麽妖,太令人噁心!看見自己的身量,便趴在床上不起來了,哭起來没個够,似乎快要斷氣似的,從這些話當中看見了自己的幼小與卑賤,之後便消極得超了負荷,雙目失神無光,也不埋怨,也不恨惡我,只是消極得一動不動,同樣也是不學無術,她離開我之後便又嬉逗玩耍開來,那「銀鈴般的笑聲」猶如「銀鈴公主」一般,她們,太脆弱又太不自憐了!所有你們這些人類中的殘品,太没有人性了!不知自愛,不知自我保護,不明事理,不尋真道,不愛真光,更不知珍惜你們自己。我對你們一次又一次的教訓之語,你們早已忘在腦後,甚至當作你們閑暇之餘消遣的娱樂品,你們總把這些當作自己的「護身符」。撒但控告時禱告禱告,消極之時睡大覺,高興之時到處亂跑,當我責備之時點頭哈腰,離開我便狰獰大笑,在衆人中間總是你最高,從不認為自己最驕傲,總是高高在上、沾沾自喜狂得不得了,就這樣的不學無術的「公子」「小姐」「老爺」「太太」們怎能把我的話語當作珍貴之寶呢?我再問你,我長期的説話與作工你到底學到了什麽?是不是你的騙術更高明了?是不是你的肉體更老練了?是不是你對我的態度更輕慢了?我直率地説,就我這麽多作工使你以往那如老鼠的膽量今天反倒增大了,你對我的懼怕只是日益减少,因為我太仁慈了,我從未對你采用暴力的手段來制裁你的肉體,或許在你看來我只是出言不遜,但更多的時候我對你都是面帶微笑,而且幾乎從不當面指責,更因為我對你的軟弱總是擔諒,才導致今天你對我猶如蛇對待那善良的農夫一樣。我真佩服人類那察言觀色之技藝實在是高超、精湛!我告訴你一句實話,今天你有無敬畏的心這無關緊要,我并不緊張也不着急,但我還要告訴你,就你這不學無術的「才子」也終將斷送在自我欣賞的小聰明裏,受苦的是你,受刑罰的也是你,我不會那麽傻再陪着你在地獄裏繼續受苦,因我與你并不是同類之物,你别忘了你是被我咒詛,又經我教導蒙我拯救的受造之物,没有什麽可供我留戀的東西。我無論在什麽時候作工都不受人、事、物左右,我對人類的態度與看法可説是始終如一的,我對你并没有什麽好感,因為你本是我經營中的附屬物,并不是你比他物有什麽特長。我奉勸你,無論何時你都當記住,你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雖與我同生活,但你該知你的身份,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縱使我不指責你、對付你,而且與你笑臉相對,但也不能充分證明你與我是同類,你,應當知道自己是「追求」真理的,本不是真理!任何時候你都得隨着我説的而變化,你逃脱不了,我勸你還是在這大好的時光裏、在這難得的機會來到之時學點什麽,别來糊弄我,我不需你用你那諂言來騙我,你尋求我并不都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自己!

上一篇:人原有的身份與人的身價到底如何

下一篇:中國選民不能代表以色列的任意一個支派

相關內容

  • 第 八 篇

    當我的啓示達到高峰之時,當我的審判接近尾聲之時,也就是所有的子民都被顯明作成之時,我踏遍宇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無時不在尋找合我心意、合我使用的人。有誰能起來與我配合呢?人對我的愛心實在是太小,對我的信心也是小得可憐,若我不直接把説話的矛頭指向人的軟弱點,人都誇誇其談,都談天論地,高談闊論,似乎地下之…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并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净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

  • 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別

    你們對神作工的异象得認識,得掌握大方向,這都是積極方面的進入,把這些异象方面的真理掌握準了,你在進入方面就穩定了,不管作工怎麽變,總的來説,你的心裏踏實,你的异象透亮,你的進入、追求都有了目標,這樣你裏面的經歷與認識都加深了,也都加細了,大的方向都掌握了,你不至于在生命上受虧損,也不至于失迷了。你如…

  • 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我在地上作工的宗旨人都得明白,就是我作工最終要得着什麽,我要作到什麽程度才是工作的終點,人跟我走到今天若不明白我作的工作到底是什麽,那不是白白地跟我走了一趟嗎?人跟隨我,當知道我的心意是什麽。我作工在地上幾千年,到了今天,我仍是在這樣作着我的工作,雖然我的工作項目特别多,但我作工的宗旨仍是不變,就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