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是追求真理(十三)

上次聚會主要交通、解剖了傳統文化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個説法。撒但給人灌輸這些傳統文化的説法、理論,讓人遵守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并不是正確的,而是起到了迷惑人、誤導人、禁錮人思想的作用,最終的目的就是讓人民大衆在這些傳統文化的錯誤思想觀點的教育、灌輸、薰陶之下都能安心順從統治階級的統治,還能以愛國、愛黨、保家衛國的忠心為統治者效力。這就足以證明,國家政府普及傳統文化的教育是為了更有利于統治者控制人類、控制各個族群,更有利于統治者的政權得到穩固,統治者控制下的社會達到和諧、穩定。不管統治階級怎樣宣揚、推廣、普及傳統文化教育,總的來説,這些德行的説法對人都形成了迷惑、誤導,對人分辨是非、分辨善惡、分辨對錯、分辨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都形成了嚴重的攪擾。也可以説,這些德行的説法完全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把人民大衆都迷惑了,使人在不知道什麽是對與錯、什麽是是與非、什麽是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什麽是來自于神的、什麽是來自于撒但的情况下被傳統文化這些言論所迷惑。傳統文化對于各類事物的定義,對于各類人的好壞、善惡的定位,對人類形成了攪擾、迷惑、誤導,甚至把人的思想禁錮在它所提倡的各種德行的説法之中不能自拔,導致許許多多的人都甘心效忠魔王,愚忠到底、死不反悔,這種情况一直延續到現在也没有多少人醒悟。現在許多人信神雖然能承認真理,但在接受真理、實行真理上却有很多攔阻,可以説,這些攔阻主要來自于早已扎根在人心裏的傳統文化的思想觀點,它是先入為主了,已經控制人的思想了,這就導致人在接受真理、順服神的作工上攔阻太多、阻力太大,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因為人有敗壞性情,而人的敗壞性情有一部分就是因為傳統文化對人的迷惑、敗壞造成的。傳統文化使人衡量善惡是非的觀點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與干擾,使人産生了許多錯謬的觀念與思想觀點,這就導致了人對于正面事物、美善的事物與神所造的萬物的規律還有神主宰萬物的事實都不能從正面領受,而是充滿了觀念,充滿了各種渺茫不切合實際的想法。這些都是撒但灌輸給人的各種思想所造成的後果。傳統文化德行方面的各種説法,從另一個角度説,它是敗壞人思想、擾亂人心思、破壞人正常思維的錯誤説法,嚴重影響了人接受正面事物、接受真理,也嚴重影響了人對神所造的萬物的規律法則的純正領受與純正認識。

傳統文化德行方面的種種説法,一方面擾亂了人辨别是非對錯的正確思維方式與人的自由意志,另外,人類接受了這些德行方面的種種説法之後變得虚偽、假冒,都善于偽裝,甚至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把反面的、醜惡的東西當成正面的、美善的東西對待,把正面的、美善的東西當成反面的、醜惡的事物對待,已經到了崇尚邪惡的地步。在整個人類社會中,無論是在哪個時期、哪個朝代,人類所提倡的、所推崇的基本上都是這些傳統文化德行方面的説法。在這些德行説法的嚴重影響之下,也可以説是在這些説法一步比一步更深入、更透徹的灌輸之下,人都不自覺地以這些傳統文化中的德行説法為生存的資本、生存的法則,就是不加分辨地把這些説法全盤接受進來,把它當成正面事物,當成為人處世、看人看事、做人做事的指導思想與準則,當成人立足社會、成名成家、能被敬仰推崇的最高法則。在任何一個時期、任何一個社會、任何一個民族的任何一個人群中,他們所敬仰的、所推崇的、所宣揚的最好的人無非就是人類所説的道德楷模。不管這類人背後的生活是怎樣的,不管他們做事的存心動機與他們的人性實質是怎樣的,不管他們真實的為人處世的方式方法是怎樣的,也不管他們美善德行的外衣之下包裹的是有怎樣實質的一個人,這些都没有人去關心,也没有人去深查,只要他們忠心愛國、忠于統治者,民衆就崇拜他們、歌頌他們,甚至把他們當英雄效法,因為所有人都是根據人外表的德行來衡量一個人的善與惡、好與壞,衡量一個人的名望到底是怎樣的。雖然聖經中明確記載了一些古聖先賢,比如挪亞、亞伯拉罕、摩西、約伯、彼得,以及許多先知,等等這些人的故事,很多人也都熟知這些古聖先賢的故事,但是仍然没有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或者一個群體把這些古聖先賢的人性、品德與他們敬拜神的事例,還有他們所流露出來的敬畏神之心在社會、在民族、在人群中廣泛地推廣,没有一個國家、民族或者群體這樣做。即使是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或者是絶對有宗教信仰的國家,仍然没有把聖經中所記載的這些古聖先賢的人性品質與他們敬畏神、順服神的故事拿來推崇。這説明了什麽問題?敗壞人類都已經墮落到厭煩真理、厭煩正面事物、崇尚邪惡的地步,如果没有神親自發聲説話作工在人中間,明確告訴人什麽是正面事物、什麽是反面事物,什麽是對、什麽是錯,什麽是美善的、什麽是醜陋的等等這些,那人類就永遠不會分辨善惡、不會分辨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整個人類從開始到現在,即便在人類的發展過程中,神曾經顯現作工的這些事迹、歷史記載在歐美一些國家與族群中流傳至今,但人類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美善與醜惡事物依然不會分辨,不但不會分辨,人類還主動地、心甘情願地接受從撒但來的各種類似德行方面的説法,以及撒但對各類人事物錯誤的定義與概念。這一點説明了什麽?能不能説明人類根本就没有自主接受正面事物的本能,也没有分辨正反面事物,分辨善惡、對錯、是非的本能?(能。)在人類中間同時流行着兩樣東西,一樣是來自于撒但的,一樣是來自于神的,但是最終在整個人類社會中,在整個人類發展史中,神的説話,神教導人、曉諭人的所有正面事物并不能被整個人類所推崇,甚至根本就不能在人類中間成為主流,給人類帶來正確的思想,引導人正常地活在神所創造的萬物其間。人都不自覺地在撒但的各種言論、各種思想、各種觀念的引導之下生存,在這些錯誤觀點的引導之下活着,人憑這樣的方式活着不是被動的,而是主動的。儘管神所作的,神創造、主宰萬物的作為,還有神曾經在有的國家作工留下的很多話語,以及對各種人事物的定義一直流傳至今,但是人類還是不自覺地活在了撒但所灌輸給人的各種思想觀點之下。撒但所灌輸、所倡導的各種思想觀點在整個人類社會中,甚至在基督教盛行的國家都是主流,而神作工作給人類留下來的正面的説法、正面的思想觀點、正面的對人事物的定義不管有多少,都只存在于某些角落裏,甚至僅僅是在少數的族群裏被極少數的人保留,這個保留也僅僅是停留在一些人的口頭上,并不能被人類主動地接受為正面事物來引導、帶領人類的生活。從這兩點的對比上來看,從人類對待從撒但來的反面事物與對待從神來的各種正面事物的不同態度上來看,整個人類都卧在惡者的手下,這是事實,是很肯定的。這個事實主要是指人的思想、人思維的方式、人對待人事物的方式這幾方面都被撒但的各種思想觀點控制着、左右着、擺布着,甚至被撒但的各種思想觀點禁錮着。在整個人類的發展史上,無論在哪個階段,無論在哪個時期,無論是比較落後的時代還是如今經濟發達的時代,不管是哪個地區、哪個民族、哪個人群,人類生存的方式、生存的根基與對待人事物的觀點都是根據撒但所灌輸給人的各種思想,而不是根據神的話,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神來作工作、來拯救人類,是在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人的思想觀點還有人對各方面人事物的看法與人的生存方式、處世方式完全被撒但的思想禁錮的情况下來作的,可想而知,在這種背景之下,神拯救人類的工作是多麽的艱難、多麽的不容易。這是一種什麽樣的背景?就是在人的心、人的思想早已被撒但的哲學、毒素完全浸透、禁錮的一種背景下來作工作,不是在人還没有任何思想意識、對人事物没有任何觀點的情况下來作工作,而是在人有了對各種人事物的看法,而且這種看法、這種思維方式還有這種生存方式都被撒但嚴重地迷惑、誤導,也就是在人類全盤地接受了撒但的思想觀點,被撒但的思想充滿、浸透、捆綁、控制的背景之下,神來作工作、來拯救人類。神拯救的是一班這樣的人,可見工作的難度有多大。神要讓這樣一班被撒但的思想浸透、禁錮的人再重新認識、分辨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美善與醜陋、是與非、真理與邪説謬論,最終達到人能够從内心深處厭惡、弃絶撒但所灌輸的各種思想、謬論,從而接受從神來的一切正確的觀點、正確的生存方式,這就是神拯救人類的具體意義。

人類無論在哪個時期,無論社會發展到什麽階段,無論統治者的統治方式是什麽,是封建獨裁統治還是民主社會制度,這些都没有改變撒但所倡導的各種思想理論與德行方面的説法在人類社會中盛行這個事實。從封建社會一直到現代社會,雖然統治者統治的範圍、統治的綱領、統治的模式一再發生變化,各個族群、各個種族、各種不同信仰的人群的多少也在不斷地發生着變化,但是撒但灌輸給人的傳統文化中各種説法的流毒依然盛行、流傳,深深地扎根在人的思想裏、人的靈魂深處,左右着人的生存方式,左右着人看待人事物的思想觀點,當然,也嚴重地影響着人對待神的態度,嚴重地腐蝕着人類接受真理、接受造物主的拯救這樣的意願與嚮往。所以,來自傳統文化中具有代表性的德行方面的説法在整個人類中間始終控制着人類的思想,在任何時期、在任何社會背景之下,它在人類中間的統治地位與它的作用從來没有改變過。不管在哪個統治者統治的時期,不管統治者是勤政的還是迂腐的、統治方式是民主的還是獨裁的,這都没法攔阻、取締傳統文化的思想觀點對人類的迷惑與控制。不管在哪個歷史時期,不管在哪個族群中,不管人類的信仰有怎樣的進步或者發生了怎樣的改變,也不管人類對于生活方面、對于社會潮流方面的思想有了怎樣的進步、怎樣的改觀,傳統文化中德行方面的説法對人類思想的影響從來没有改變過,它在人身上起到的作用也從來没有失效過。從這一點來看,德行方面的説法對人思想禁錮的程度太深了,嚴重地影響了人類之間的關係,嚴重地影響了人對待真理的態度,也嚴重地影響、破壞了受造人類與造物主之間的關係。當然,也可以説,撒但用傳統文化的思想引誘、迷惑、麻痹、禁錮神所造的人類,用這些方式將人類從神的身邊奪走。傳統文化的德行思想在人類中間傳播得越廣泛,在人心中扎根越深,人類離神就越遠,人類蒙拯救的希望就越來越渺茫。你看,亞當、夏娃没有受蛇引誘吃分别善惡樹上的果子的時候,他們認定耶和華神是他們的主、是他們的父親,但當蛇引誘夏娃説,「神豈是真説,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創3:1、4-5),亞當、夏娃聽從了蛇的引誘,他們與神之間的關係很快就發生了變化。發生了什麽樣的變化呢?他們不再赤身露體來到神面前,而是找障礙物去遮蔽、躲藏,避開神的面光;當神找他們的時候,他們躲避神,不再像之前那樣與神面對面地説話。亞當、夏娃與神之間的關係發生了這樣的變化,究其原因不是因為人吃了分别善惡樹上的果子,而是因為蛇——撒但説的那句話給人灌輸了一種錯誤的思想,引誘、誤導人懷疑神、遠離神、躲避神,人不願意再正視神的面光,不願意毫無遮蔽地來到神面前,人與神之間有隔閡了。這個隔閡是怎麽産生的?不是因為環境的變化,不是因為時間的久遠,而是人的心變了。人的心是怎麽變的?人自己不會主動去變化,而是因為蛇説的一句話挑撥了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使人與神疏遠,使人躲避神的面光、躲避神的看顧,使人對神的話産生了疑惑。産生這樣的變化的後果是什麽?人不再是以前的人,人的思想、人的心不再是那麽乾净,人不再把神當成神、當成最親的人,而是懷疑神、懼怕神,從而與神疏遠,産生了想躲避神、遠離神這樣一種心理,這就是人類墮落的開始。人類墮落的開始就是因着撒但的一句話,這句話裏帶着毒、帶着引誘、帶着誤導,這句話灌輸給人的思想使人對神産生懷疑、誤解、猜忌,使人與神疏遠,從而不願意再面對神,不但不願意面對神,還想躲避神,甚至不再相信神所説的話。神怎麽説的呢?神説:「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别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2:16-17)而撒但却説人吃了分别善惡樹上的果子不一定死。因着撒但説的一句迷惑人的話,使人對神的話産生了懷疑、否認,就是人心裏對神有想法了,不再是之前那麽單純了。因着人産生的這些想法、懷疑,人不再相信神的話,也不再相信神是造物的主還有人與神之間必然的關係,甚至不再相信神能保守人、看顧人。從不再相信這些開始,人就不再願意接受神的看顧、神的保守,當然也不再願意接受神口中所説的任何一句話。人類的墮落是從撒但引誘人的一句話開始的,也是從撒但灌輸給人的一個思想觀點開始的,當然也是從撒但引誘人、誤導人、迷惑人開始的。撒但灌輸給人的這個思想觀點使人對神、對神的話不再相信,而且懷疑神、誤解神、猜忌神、躲避神、遠離神,否認神口中所説的話,否認神的身份,甚至否認人是從神來的。撒但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地引誘人、敗壞人,攪擾、破壞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也干擾人類來到神面前,干擾人類接受神口中所説的任何一句話。撒但在不斷地攪擾人尋求真理、接受神話的意願,人在無力反抗撒但的各種言論的情况下不自覺地被這些言論侵蝕着、浸透着,最終墮落到與神成為仇敵,成了神的對立面,這就是德行的説法從根源上對人類的影響與坑害。當然,交通這些也是從根源上來解剖,從根源上讓人明白撒但是怎樣敗壞人類的、是用什麽樣的方式來敗壞人類的。撒但敗壞人類的主要手段就是從人的思想觀點來下手,破壞人與神之間的關係,逐漸地將人從神的身邊一步一步地奪走。起初,人聽了神的話之後相信神的話是對的,想按照神的話去做、去實行,在這樣的情况之下,撒但用各種思想、言論將人僅有的一點信心、心志、嚮往,將人很微弱的一點正面的東西、正面的願望一點一點地腐蝕掉、瓦解掉,取而代之的是從撒但來的各種説法,對各種事物的定義、觀點與觀念,這樣人就不知不覺地被撒但的思想所控制,成了撒但的俘虜,變成撒但的奴隸了。是不是這樣?(是。)在人類歷史上,人類接受撒但的思想越深入、越具體,人類與神之間的關係就越疏遠,「人類是受造之物,神是造物主」這一信息對人來説就越來越遥遠,不再被更多的人所相信、所承認,取而代之的是這一信息被人類當成神話傳説、當成不存在的事實、當成邪説謬論,甚至被當今社會的某些人定罪為异端。這不得不説都是撒但在人類中間廣泛傳播它的各種邪説謬論造成的後果與影響,不得不説是撒但在整個人類的發展史上打着教導人、規範人言行等等正面的旗號將人類一步一步地拉向罪惡、死亡的深淵,使人類遠離了神的面光,遠離了神的看顧、保守,遠離了神的救恩。在聖經舊約記載着一些神的使者來在人中間與人對話、與人生活在一起的事,但這樣的事在這兩千年來已經不復存在了,究其原因,就是因為整個人類中間已經没有聖經中記載的挪亞、亞伯拉罕、摩西、約伯、彼得等等這些古聖先賢之類的人了,整個人類都被撒但的思想、言論所浸透、所捆綁,這就是事實的真相。

以上交通的内容是傳統文化中德行説法的一方面實質,也是撒但敗壞人類的一個印記、一個證據,也是一個符號。從這些問題的實質來看,不管是未成年的孩童還是年邁的老者,不管生活在哪個社會階層,不管生活在怎樣的社會背景之下,整個人類無一例外地都被撒但的各種言論所禁錮着,甚至没有深淺程度之分,完全生活在一種被撒但的思想所浸透的生存方式之下。當然,不可否認的一個事實是什麽?就是撒但在敗壞人類。它敗壞的不是人類的各種器官,敗壞的是人類的思想,通過敗壞人類的思想使全人類與神對立,致使神所造的人類不能敬拜神,反而用各種從撒但來的思想觀點悖逆神、抵擋神、背叛神、弃絶神,這就是撒但的野心,也是撒但的詭計,當然更是撒但的真實面目,撒但就是這樣敗壞人類的。但是,不管撒但敗壞人類幾千年,不管撒但敗壞人類的事實有多少,也不管撒但敗壞人類的各種思想觀點多麽偏謬、多麽荒唐,人類的思想被它禁錮的程度多麽深,總之,不管怎麽樣,當神來作工拯救人的時候,當神發表真理的時候,即使人活在這樣一種背景之下,神依然能够將人從撒但權下奪回來,依然能够將人征服,當然,神依然能够使人在刑罰審判之中明白真理,認識人的敗壞實質、敗壞真相,脱去撒但性情,能够順服神,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是必然能够達到的最終成果,也是神六千年經營計劃必定大功告成以得榮之勢向萬國萬民顯現的一個趨勢。就如神的話所説,「神既説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遠」,這句話是真實的。你們相不相信?(相信。)這是必能成就的事實。因為神最後的一步工作是向人類供應真理生命的工作,短短三十餘年已經有相當數目的人來到神的面前,被神征服,鐵心跟隨神,撒但給什麽好處都不要了,甘願接受神的刑罰審判、接受神的拯救,都願意回歸到受造之物的本位上接受造物主的主宰安排。這是不是神大功告成的一個標志啊?(是。)這是既定的事實,也是已經成就的事實,當然也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也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就是不管撒但怎麽敗壞人類、用什麽方式敗壞人類,神總有辦法將人類從撒但的權下奪回來,使人類蒙拯救,使人類歸到神的面前,恢復人類與造物主之間的關係,這是神的全能,也是神的權柄,不管你相不相信,這一天早晚會來到。

上次聚會交通了「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對這條德行方面的要求、説法與思想觀點進行了一些解剖、揭露,人對它的實質有了一定的認識。當然,對涉及這方面的話題,也交通了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麽、神的態度是什麽,這裏面涉及的真理是什麽,人應該以怎樣的方式看待死這件事。明白了真理、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後,人在臨到這類事的時候就應該根據神的話看待這類問題、根據真理來對待這類事,這樣就達到神的要求了。還有,上次提到的「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泪始乾」這條德行説法太膚淺,它的思想境界也太低俗,不值得再解剖了。接着交通下一條「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條德行説法值得解剖。值得解剖的東西在人的思想觀念裏都占據一定的位置,它在一個特殊時期會左右人的思想、左右人的生存方式、左右人所走的道路,當然也左右人的選擇,這就是撒但利用傳統文化敗壞人類達到的後果。因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在人的心裏、在人的思想裏能占據一定的位置,就是説這類問題具有特别的代表性,在國家興亡的關鍵時刻,人會根據這句話來作選擇,它會捆綁、束縛人的思想與正常思維,所以説這樣的思想觀點就值得解剖。「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跟之前講的拾金不昧、為朋友兩肋插刀、知恩圖報、「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等等這些德行説法比較起來,這條德行的標準在撒但的世界裏境界更高。之前所解剖的德行的説法是涉及一類人或者涉及生活中的一類小事,都有局限性,而這句話所涉及到的範圍就比較廣,不是涉及「小我」範圍裏的事,而是涉及到「大我」的一些問題、一些事情,所以它在人心中占據着舉足輕重的位置,必須得拿出來解剖一下,看看它應不應該在人心中占據一定的位置,人應該怎樣看待這條德行的説法才合乎真理。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讓人看重的是人對國家興亡的責任,就是説,國家興亡人人有責。你對國家興亡盡到責任了,政府就會奬勵你很高的榮譽,那你就是品德高尚的人;國家的興亡你不理睬,國家有難的時候你袖手旁觀了,没當回事,或者你看笑話了,這就是所謂的根本没盡到責任。國家需要你的時候你没盡職盡責,那你這個人就不怎麽樣,你就真是個匹夫了,這樣的人在社會中被唾弃、被鄙視,在人群中被輕看、瞧不起。在任何一個有主權的國家,對任何一個公民來説,「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都是被認可的一句話,都是人能够接受的一句話,甚至是被人類推崇的一句話,也是被人類看為高尚的一種思想。一個人能為家國的興亡操心、牽挂,而且有着深深的責任感,那這樣的人就是負有大義的人。為家庭操心、牽挂的人是有小義,而為國家興亡能够牽挂、操心的人是負有大義精神的一種人,這樣的人在人中間應該被統治者、被老百姓所稱贊。總之,這種思想被板上釘釘地認定是對人類具有正面意義、正面引導作用的一種思想,當然也被認定是正面事物。你們是不是也這樣認為啊?(是。)你們會這樣認為很正常,這就説明你們的思想不异于常人,就是普通人。普通的人就能够接受從大衆來的思想,就能够接受從人類中間來的各種所謂正面的、積極的、向上的、高尚的思想言論,這就是常人。那常人所接受、所推崇的思想就一定是正面的嗎?(不是。)從理論上説不是正面的,因為它不符合真理,不是從神來的,不是神教導、曉諭給人類的。那事實到底是怎樣的呢?應該怎麽解釋這事呢?現在作細節説明,我説完之後你們就知道為什麽「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不是正面事物了。在我揭曉答案之前,你們先揣摩揣摩:「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到底是不是正面事物?讓人愛國有錯嗎?有的人説:「家國的興亡關乎我們的生存、我們的幸福,關乎我們的未來,神不是還告訴人孝順父母、好好養育兒女、盡社會責任嗎?我們在家國裏盡點責任怎麽了?這不就是正面事物嗎?雖然上升不到是真理,但它應該是對的思想吧?」這些理由在人看是不是成立呀?人會用這些説法、這些理由甚至這些道理來論證「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的正確性。那這句話到底對不對呢?如果對的話,它對在哪兒?如果不對的話,它錯在哪兒?你們如果能把這兩個問題説清楚,那你們就真明白這方面真理了。還有人説:「『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話不對。國家是由統治者統治的,是由政治制度管轄的範圍,只要涉及政治我們就没有責任了,因為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所以我們也不參與政治,那這句話跟我們就没關係,跟政治有關的事與我們一律不相干。誰參與政治,誰喜歡政治,誰就對國家興亡這件事負有責任。我們不接受這句話,它在我們這兒就不是正面事物。」這種解釋對不對?(不對。)為什麽不對啊?道理上你們也知道這麽解釋不成立,没點到問題的根源,不足以解釋問題的實質,它只是在理論上給出一點説法,但是并没有將此事的實質説清楚。不管什麽樣的説法,只要不涉及這個問題具體的實質,都不是真實的解釋,都不是準確的答案,都不是真理。那「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條德行説法到底不對在哪兒?這個問題涉及的真理是什麽呢?這方面真理不是一兩句話能説清楚的,得説很多話才能讓你們明白這裏面的真理。那咱們就簡單交通交通吧。

對「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應該怎麽看、怎樣分辨?這句話到底是不是正面事物?要解釋這句話,咱們先來看看什麽是國家。國家在人的思想裏是一種什麽概念?國家這個概念是不是很大?理論上説,所有家庭組成的由同一個統治者統治、同一種社會制度管轄的疆土的範圍就是國家,就是衆多家庭組成了國家。社會上是不是這麽定義的?(是。)有了小家才有大家,大家就是指國家,這就是對國家的定義。那這個定義能不能説得過去?在你們的心裏有没有認同感?這個定義最合乎誰的口味、誰的利益?(統治者。)對了,首先應該是統治者。因為有了被統治下的所有家庭,他才有了手中的權力,所以這個定義對于統治者來説是成立的,是有認同感的。不管統治者對國家的定義是什麽,對于任何一個老百姓來説,國家跟每個人都是有距離的。作為老百姓,也就是每個國家中個體的人,對于國家的定義與統治者或者統治階層對國家的定義是完全不一樣的。統治階層對國家的定義是基于他們的統治、基于他們的既得利益,他們是站在一個高度上,用他們帶有野心欲望的高境界、廣視角來定義國家。比如,統治者把國家看成是自己的家、是自己的江山,是供自己享受的,國家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份資源甚至每一個人都是屬于他的,都歸他掌控才行,他怎麽享受、怎麽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都是應該的,而老百姓没有這樣的欲望,也没有這樣的條件,當然更没有這樣的廣視角來定義國家。那對于老百姓,對于任何一個獨立的人,他們對國家的定義是什麽?如果他們有文化,會看地圖,也僅僅是知道自己國家的疆土範圍有多大,四周都有哪些鄰國,自己國家有多少江河湖泊,有多少山、多少森林、多少土地,有多少人口……他們對國家的概念僅僅停留在地圖上、字面上,只是一種書面理論上的概念,與事實中所存在的國家根本不是一致的。一個比較有文化知識、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對國家的概念都是如此這般,那對于社會底層的老百姓來説,國家的定義是什麽?在我看,這些人對國家的定義無非就是自己家的二畝三分田,村東頭的那棵大柳樹,村西頭的那片山,村口的那條公路和經常在公路上跑的那些車,還有發生在村子裏的一些相對爆炸性的事件,甚至東家長西家短的一些瑣碎事,對老百姓來説,國家的概念就是如此這般。雖然境界很小、範圍很狹窄,但是對于在這樣一個社會背景之下生存的老百姓來説很現實、很實際,國家無非就是如此。無論外界發生了什麽事,無論國家發生了什麽事,對他們來説也只是一些不大不小、可聽可不聽的新聞而已。那與他們切身利益相關的是什麽?今年種的糧食是否能豐收,是否够自己一家人吃,明年還要種什麽,自己家的地是否被水淹、是否被惡霸侵占,等等這些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事情、東西,甚至包括村子裏的一座建築物、一條小溪、一條小道等等。他們所關心的、所談論的、在思想裏能留有深刻印象的,無非就是身邊與自己生活息息相關的這些人事物。他們對國家的範圍有多大没有任何概念,對國家的興盛衰亡也没有什麽概念,越是新興的事,越是國家的大事,離他們越遥遠。對這些老百姓來説,國家的概念只是他們腦海裏能裝得下的那些人事物,只是在他們生活中觸手可及的人事物,即便他們收集到涉及國家興亡的信息,離他們也是那麽遥遠。離他們遥遠就等于在他們心中不占據任何的位置,也不會影響他們的生活,所以國家的興盛衰亡與他們無關。在他們心裏,國家的興亡是什麽?就是他們今年種的莊稼是否有老天的祝福、是否豐收,一家人的日子過得怎樣,等等這些日常生活裏最小的事,而國家的事與他們没有絲毫關係。國家大事,政治、經濟、教育、科技,國家的疆土是擴大了還是縮小了,統治者去哪兒訪問了,統治階層内部發生了哪些事,這些對于老百姓來説根本够不上。即便能够得上又能起到什麽作用呢?即便在茶餘飯後談論一下統治階層發生的事又能怎樣呢?放下碗筷後還要過日子,還要去地裏幹活,什麽都没有自己地裏的莊稼能豐收來得實在。人關心什麽心裏就有什麽,人心裏裝的東西有多大那人的視野也就多大,老百姓的視野就是自己身邊能看到的地方、能走到的地方,至于國家的興亡、國家大事,對他們來説是那麽的遥遠,是那麽的遥不可及。所以,涉及到國家興亡或者國家面臨强敵入侵,他們馬上想到,「我家地裏種的糧食會不會被入侵者霸占啊?今年還指望這些糧食賣錢供孩子上大學呢!」這些對老百姓來説是最實惠的東西,是老百姓能够得上的東西,也是老百姓心理、精神能承受得起的東西。對老百姓來説,「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太沉重,他們不懂得怎樣去做,也不想承受這份沉重的負擔、沉重的責任。老百姓對國家的概念是如此這般,那他們的生活範圍,他們的思想、精神所停留的地方無非就是供自己成長、供自己一日三餐的家鄉的土地、家鄉的水,還有家鄉的空氣、家鄉的環境,除了這些還能有什麽?即便有些人走出自己熟悉的、生養自己的家鄉,但到國家有難需要自己盡責任的時候,没有一個人心裏想的是保護整個國家,人想到的是什麽?人能想到的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故鄉、為了保護自己心中的那片土地而盡上自己的責任,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不管人走到何處、何方,國家對人來説只是一個代名詞,只是一個標志、一種符號,真正在人心裏能占有一定位置的不是國家的疆土,更不是統治者的統治,而是供應人一日三餐、供應人生命、讓人的生命能够得以持續的那片山、那片土地、那條江、那口井,僅此而已。國家在人的心目中就是這樣一種概念,是那麽的真實、那麽的具體,當然也是那麽的準確。

為什麽在傳統文化裏,尤其在德行的思想裏,總是提倡「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呢?這又涉及到統治者的統治了,又涉及倡導這種思想的人他的用心與目的了。如果在每一個個體的人心裏,對國家的定義都是這麽的渺小、這麽的具體、這麽的現實,那國家誰來保護?統治者的統治誰來維護?這是不是問題?這就産生問題了。如果每個人對國家的概念都是如此這般,那統治者不就被架空了嗎?統治者統治的國家在面臨强敵入侵的時候,如果只靠統治者一個人或者統治集團來維護的話,是不是顯得很吃力、很無助、很勢單力孤?基于這些問題的出現,那些思想家就動腦筋了,他們認為要保護國家、要維護統治者的統治不能只靠一小部分人來作貢獻,而要煽動所有的人來為國家的統治者服務。如果直接説讓人都為了統治者服務而保護國家,人願不願意那麽做?(不願意。)人肯定不願意,因為這個目的太露骨了,人通不過。那些思想家知道,必須得給人灌輸一種好聽的、高尚的、外表聽起來冠冕堂皇的説法,告訴人有這種思想的人是德行高尚的人,人就容易接受這種思想,甚至為這種思想作出犧牲、作出貢獻,這不就達到目的了嗎?在這種社會背景之下,也在統治者的這種需求之下,「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這種思想就産生了。人的本性就是,不管什麽思想出現,總有一部分人把它當成是時尚的、前衛的思想來接受。有一部分人接受了「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對于統治者來説是不是就有利了?這就意味着要有人為他的統治作出犧牲、作出貢獻,這樣他的統治是不是就有希望能長久了?是不是就相對更穩固了?(是。)所以,當統治者的統治面臨挑戰、面臨破壞,國家面臨强敵入侵的時候,那些接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的人就會奮不顧身、義無反顧地站出來,為了保護國家而貢獻或者犧牲他們的生命。這樣做最終的受益者是誰?(統治者。)最終的受益者是統治者。那些接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甘願為此獻出自己寶貴生命的人,他們成了什麽?成了統治者的墊脚石、犧牲品,成了這種思想的受害者。那些生活在底層社會的平民百姓,他們對國家没有清晰、明確的概念,也没有明確的定義,他們不知道國家是什麽,也不知道國家的範圍有多大,更不知道國家興亡的這些大事。因着人對國家的定義、概念模糊,統治階級就用「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來迷惑人,把這種思想灌輸到人心裏,讓所有匹夫都起來維護國家,都為統治階級賣命,這樣統治階級的目的就達到了。事實上,對老百姓來説,不管誰來統治國家,不管入侵者比現任統治者是好還是壞,最終家裏的二畝三分田依然年年都要種,自己村東頭的那棵樹没有變,村西頭的那片山没有變,村中間的那口井没有變,這就足矣,至于村子外發生了怎樣的變化,統治者换了幾任,統治者用什麽樣的方式統治國家,與他們没有絲毫關係。這就是老百姓的生活,他們的生活就是那麽真實、簡單,他們對國家的概念就像對家庭的概念一樣具體,只不過比家庭範圍大一些。而那些接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的人,在國家遭到强敵入侵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在統治者的統治被干擾、被動摇的時候,他們受這種思想的支配,總要以一己之力改變這些影響國家興亡、干擾統治者統治的事情,最後怎麽樣?他們改變什麽事實了?即便他們維護了統治者的統治,難道就是做了一件正義的事情嗎?難道他們的犧牲就是正面的嗎?就是值得人類紀念的嗎?歷史上那些在某個時期極力地推崇「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的人,他們也極力地奉行「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精神來保衛國家、維護統治者的統治,而他們維護的統治者的統治是迂腐的、是血腥的,是對人類没有任何意義、價值的。從這方面來看,這些人盡到的所謂的責任到底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反面的。)可以説是反面的,不值得紀念,而是被人唾弃的。反倒是平民百姓,因為他們對那些居心叵測的思想家所提倡的「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樣的思想并没有深刻地認同,也没有實際地接受、落實這種思想,所以他們的生活就相對穩定。他們這一生雖然没有那些為國家興亡而獻出自己生命的人那樣轟轟烈烈,但是他們却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情,這件有意義的事情是什麽呢?就是不人為地干涉一個國家的興亡,也不人為地干涉一個國家的統治者是誰,而是只求把自己的日子過好,把地種好,把自己的家鄉維護好,年年有飯吃,生活富足安康,不給國家添麻煩,不向國家伸手要糧、要錢,該納税的時候正常納税,這就盡到一個公民該盡的責任了。你能不受任何來自思想家思想的干擾,踏踏實實、本本分分地過自己平民百姓的日子,自給自足,這就足够了,就盡到責任了,這是一個活在天地間的人最應該做的事情、最應該盡的責任。自己的生存、自己的衣食住行自己解决,至于國家興亡的大事、統治者如何統治國家的大事,平民百姓没有能力干涉,也没有能力做什麽,一切只能聽天由命、順其自然,天意是如何就是如何。平民百姓知道的有限,上天也没有賦予人對國家的這種責任,平民百姓心中只有自己的家,把自己的家維護好就足够了,就盡到責任了。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與其他德行説法一樣,也是那些思想家為了維護統治者的統治而提出的一種思想觀點,當然也是為了能够有更多的人來擁護統治者而提倡的一種思想觀點。事實上,不管是生活在社會哪個階層的人,如果没有任何的野心、欲望,不想涉足政治與統治階層的話,從人性的角度出發,人對國家的定義無非就是自己視綫範圍内能够看到的地方,或者自己步行能够丈量到的土地,或者自己能够幸福地、自由地、合法地生活的一個範圍。對于任何一個對國家有這樣概念的人來説,他生活的土地、生活的範圍能帶給他安定的、幸福的、自由的生活,這是他生活的基本需求。這個基本需求也是人極力維護的一個方向、一個目標。一旦這個基本需求面臨挑戰、干擾、入侵,人肯定就會不自覺地站出來維護。這個維護是正當的,是出于人性的需求,也是出于生存的需求,不用任何人告訴他「當你的家鄉、你生存的環境面臨外敵入侵的時候,你要站起來維護,站起來與入侵者戰鬥」,他就會自動站出來維護,這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生存的需求。所以,對于一個正常的人來説,你不需要用「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樣的思想來鼓動他維護自己的家園、維護自己的生存環境。如果有人真想灌輸給人這樣的思想,那他的目的就不是那麽簡單了,他的目的并不是為了讓人維護自己的生存環境、保障自己基本的生活需求,不是為了人更好地生活,而是另有目的,這個目的不外乎就是為了維護統治者的統治。人本能地能為保護自己的生存環境作出任何的犧牲,能有意識地保護自己的生存環境、生活環境,達到使自己的基本生存需求有保障,不需要别人用任何冠冕堂皇的説法來告訴人怎樣做,怎樣站出來維護自己的家園。這個本能、這個基本的思想意識連動物都具備,人類這種高于任何動物的受造之物是絶對具備的。動物都會保護自己的生存環境、生存範圍,都能保護自己的家園、保護自己的族群不受外敵的入侵,動物都有這樣的意識,更何况人呢!所以,那些思想家提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對于人類中的所有成員來説都是多此一舉,從人内心深處對國家的定義來説,這種思想基本上也是多此一舉。但是,那些思想家為什麽還能提出來呢?就是因為他們要達到另外的目的。他們要達到的真實目的不是為了讓人能够更好地在現有的生存環境裏生活,不是為了讓人能够有更安定、更幸福、更快樂的生存環境,不是從保護人的角度出發,不是從維護人生存環境的角度出發,而是從統治者的角度、立場出發,來灌輸、教唆人要具備「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樣的思想。如果你不具備這樣一種思想,那你的思想境界就很低下,你就會被世人耻笑,被任何族群所輕視;如果你不具備這種思想,你没有這樣的大義、這樣的境界,那你這個人就是道德品質低劣的人,就是一個自私卑鄙的小人,這樣的所謂的小人是在社會中被人所不齒的人,是被人歧視、被社會唾弃的人。

在這個世界中,在社會上,凡是出生在貧窮、落後國家裏的人,或者是來自一個地位低下的民族的人,他們無論走到哪兒,只要報出國籍,他的地位馬上就會被定位,就會低人一等,被人小瞧、歧視。如果你擁有一個强大國家的國籍,那在任何一個族群中間你的地位就會很高,就會高人一等。所以,「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在人心中占據的位置很重。即便人對于國家的概念的範圍很小、很具體,但因着整個人類對待任何一個族群、任何一個來自不同國家的人的方式,還有給他們定位的方式、定位的標準與國家興亡有很大關係,所以每一個人心中都不同程度地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的影響。那人應該怎麽擺脱這種思想對人的影響呢?先來看看這種思想對人有怎樣的影響。雖然人對國家的定義只想停留在自己所生存的具體的環境之下,人只想維護好自己基本的生存權、生存需求,使自己更好地生存,但因着現在整個人類的頻繁流動,人類又不自覺地在接受着「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就是説,從人性的角度上,人不想接受那些對國家的空洞的、高大的定義,什麽泱泱大國,什麽鼎盛王朝,什麽超級强國、科技强國、軍事强國,等等這些東西,人的正常人性裏没有這些概念,在日常生活中不想被這些東西占據,但同時,在整個人類中間,人還希望自己有一個强大國家的國籍,尤其當你來到海外的時候,當你來到外族人中間的時候,你會强烈地感覺到國家興亡涉及到你的切身利益。如果國家强大、富足,在世界上的地位高,那你這個人在人中間的地位就會隨着國家的地位得到提升,就會被人高看;如果你來自一個窮國、小國或者一個根本不起眼的民族,那你的地位就會隨着你的國籍、民族而被降低。無論是怎樣的一個人,無論是哪個民族、哪個種族的人,如果只是生活在一個小範圍的話,「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對人就不會産生什麽影響,但是當全人類不同國家的人走到一起的時候,「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就被更多的人所接受。這個接受不是被動的,而是人從主觀意願上更深刻地體會到「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是對的,因為國家的興亡與你在人中間的地位、臉面、身價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在這個時候,你就不再覺得國家的概念、定義只是你土生土長的一個小地方,而是希望它變得更大、更强勢。但是,當你回國的時候,你心目中的國對你來説就又變得那麽具體了,這個具體的地方不是一個無形的國,而是你家鄉的那條小路、那條小溪、那口井,是你家的那片莊稼地,所以,回國對你來説更具體的是回歸故鄉、回家。當你回家的時候,那個國在不在無所謂,統治者是誰,國家的疆土有多大,國家的經濟狀况是怎樣的,是貧是富,對你來説都無所謂,只要你的家還在,你背起行囊要回去的時候就會有方向、有目標,只要你的落脚點還在,只要生你養你的地方還在,對你來説就有歸屬感,你就有歸宿。即便那個國家不存在了,那個統治者已經更换了,但是只要你的家還在,你同樣會踏上回家的路。這就是人心裏一個很矛盾、很模糊的國家的概念,也是人心裏一個很具體的家的概念。其實,人對「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觀點到底是否正確不太清楚,但因為這種思想對人具體的社會地位有一定的影響,所以人就會不自覺地有很强的國家意識、國籍意識、種族意識。當人只是生活在自己家鄉這個很小的範圍時,人對「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觀點有一定的免疫力或者抵抗力,但是當人走出故鄉、走出國土、走出自己國家統治的範圍時,人對「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觀點就會不自覺地有一定的意識、有一定的接受度。比如,當你出國的時候,有人問你是哪國人,你就琢磨,「如果我説是新加坡人,人肯定高看我,如果説自己是中國人,人該小瞧我了」,你就不敢説實話了。哪天你的國籍露出來,人家知道你是中國人,從此以後就對你「刮目相看」了,你就會被歧視、被小瞧,甚至被定為二等公民。在那個時候,你就會不自覺地想到:「『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説得好啊!以前認為國家興亡自己没責任,現在看來國家興亡影響到匹夫了,國家興匹夫興,國家亡匹夫遭殃。咱們國家不就是窮嗎?不就是獨裁統治嗎?不就是統治者的名聲臭嗎?所以人都瞧不起。你看西方國家的人生活多富足、多幸福啊,到哪兒都自由,信仰也自由,咱們在共産黨權下信神被迫害得四處逃散,有家難歸,要是生在西方國家多好啊!」那時候你就覺得國籍特别重要,國家興亡對你來説也變得重要了。不管怎麽説,當人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背景之下時,人會不自覺地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的影響,會不同程度地被這種思想左右。這時候,人的行為與人看待人事物的觀點、角度、立場會發生不同程度的變化,當然也會産生不同程度的後果與效應。所以,「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對人思想的影響還是有一定的實證的。即便從人性的角度上看,人對國家的概念并不是那麽明確,但是在一定的社會背景下,一個國家帶給人的國籍對人還是有影響的。人如果不明白真理,對這些問題看不透,就擺脱不了這種思想對人的束縛與侵蝕,這種思想還會影響到人的心情與人對待事物的態度。不管從人性的角度上來看,還是當大環境發生改變的時候人的思想有怎樣的改變、怎樣的突破,總之,撒但提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對人來説還是有一定影響的,對人的思想還是有一定的侵蝕作用的。因為人并不明白國家興亡這方面事情的正確説法,并不明白這方面事情涉及的真理,所以人常常會在不同的環境中被這種思想左右、被這種思想腐蝕,或者被這種思想影響自己的情緒,這就太不值得了。

對于國家興亡這件事情,到底神是怎麽看的,人應該怎樣正確地看待這件事情,這是不是人應該明白的?(是。)人應該明白的就是人該站在怎樣的立場上看待這件事情,才能擺脱「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對人的侵蝕、影響。先來看看國家興亡這件事情是不是任何一個人、任何一種勢力、任何一個族群能够左右的。國家的興亡是由誰來决定的?(由神决定的。)對了,這個根源得看明白。一個國家的興亡是與神的主宰息息相關的,跟任何人都没有關係,任何一種勢力、任何一種思想、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一個國家的命運。國家的命運包括什麽?國家的興盛、衰亡。國家是發達還是落後,國家所占據的地理位置在哪裏,國家所包括的疆域、領土有多大,領土内所有的資源——地上的、地下的、空中的資源有多少,還有國家的統治者是誰,統治集團都是哪類人,統治者的政治綱領、統治方式是什麽,他們是否承認神、順服神,以及他們對待神的態度,等等這些都涉及到一個國家的興亡。這些都不是由哪個人决定的,更不是任何一種勢力能决定的,任何一個人説了不算,任何一種勢力説了也不算,撒但説了也不算,那是由誰説了算?只有神説了算。人類不明白這些事,撒但也不明白這些事,但撒但不服氣,它總要掌管人類、霸占人類,所以它就總用一些具有煽動性、迷惑性的思想言論來鼓吹什麽德行、社會風氣,讓人接受這些思想,利用人為統治者服務,維護統治者的統治。但事實上,無論撒但怎麽做,一個國家的興亡與撒但没有關係,與這些傳統文化思想傳播的力度、深度、廣度也没有關係。任何一個國家在任何一個時期的生存狀態、存在形式,它是貧窮還是富裕,是落後還是發達,它在世界衆多國家中的位置如何,都與統治者的統治力度以及思想家傳播這些思想的内容、力度没有任何的關係,國家的興亡只與神的主宰、與神經營整個人類的時期有關係。在什麽時期神需要作什麽工作,神要主宰哪件事情、擺布哪件事情,想帶領整個社會有怎樣的發展、産生怎樣的社會形式,那在這個時期就會出現一些特殊的人物,發生一些大事、特殊的事。比如戰争,或者一些國家的國土被其他國家吞并,或者一種特殊的新興科技事物的産生,還有整個地球各大洋、各大洲板塊的移動,等等這些都是在神手的主宰安排之下。也可能一個在人看不起眼的人的出現就會引領整個人類向前邁進一大步,也可能在一個很不起眼的小事件發生之後,人類會有大的遷徙,也可能在一個小事件的牽動之下,整個人類會有一個大的變動,或者是經濟,或者是軍事,或者是商業,或者是醫療,等等這些都會有一些不同程度的變動。這些變動牽制着地球上任何一個國家的命運,也牽制着任何一個國家的興與衰。所以説,任何一個國家,不管是强大還是弱小,它的命運、它的興衰都與神在人類中間的經營有關係,與神的主宰有關係。那神為什麽要這麽作呢?歸根結底都有神的用意。總之,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的存亡、興衰,與任何一個種族,任何一種勢力,任何一個統治階層,任何一種統治模式、統治方式,甚至與任何一個個體的人都没有任何的關係,它只與造物主的主宰有關,也與造物主經營人類的時期,與造物主經營人類、帶領人類要邁向哪一步有關係。所以,神無論怎麽作,都牽制着任何一個國家、民族、種族、團體以及個體的人的命運。從這一點上可以説,任何一個個體的人、種族、民族、國家的命運其實是相關聯的,都是息息相關的,這幾者之間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但是,這幾者之間的關係并不是因着「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觀點而産生的,而是因着造物主的主宰而産生的。正因為這幾者的命運都是在獨一真神——造物主的主宰之下,所以這幾者之間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這是國家興亡這件事情的根源、實質。

那對于多數個體的人來説,人應該持有怎樣的觀點來對待國家的興亡?首先,應該看這個國家對于多數個體的人滿足了多少、保障了多少,如果讓多數個體的人生活得好,有自由,有説話的權利,國家政府所頒布的一切政策很有理性,讓人感覺公平合理,老百姓的人權能够得到保障,人的生存權不被剥奪,人自然就會把這個國家當作依靠,就感覺活在這個國家是幸福的,就會從心裏喜愛這個國家,這個國家的興亡匹夫就有責任了,人是發自内心願意為這個國家盡上責任,願意讓這個國家永久地存在,因為對他的生活有利,對他的一切都有利。如果這個國家不能保障老百姓的生活,也不給老百姓該有的人權,老百姓都没有言論自由,説點心裏話還被限制、被打壓,甚至都不許説話、不許議論,臨到受欺負、受侮辱、受迫害時國家也不管,什麽自由都没有,起碼的人權、生存權都被剥奪,信神跟隨神還要受到鎮壓、迫害,使人有家難歸,對信神的人是打死白打死,那這個國家就是魔鬼的國家,就是撒但的國家,就不是真正的國家了。那它的興亡匹夫還能有責任嗎?人心裏已經厭憎、恨惡這個國家了,即使從理論上承認有責任,他也不願意盡這個責任。如果有强敵來侵略這個國家,多數人心裏還會巴望這個國家快點垮台,這樣人民才能過上好日子。所以,國家興亡匹夫是否有責,關鍵在于國家政府是怎樣對待人民群衆的,它到底得不得人心,這很關鍵,主要是根據這方面來决定。另一方面,從根源上來看,每一個國家發生的任何一件事情背後都有一些原因,都有一些促使這件事情發生的因素,不是哪一個匹夫、哪一個小人物能够左右得了的,所以涉及到國家興亡的事,那就不是任何一個個體的人、任何一個族群能説了算、能有力量干擾得到的。這是不是事實?(是。)比如,國家的統治階層想擴張疆土,想把鄰國那些好的土地、好的設施、好的資源都霸占過來,統治階層决定了之後就開始籌備軍事力量、籌備錢、籌備各種物資,商議什麽時候動手擴張土地,這些事平民百姓有没有權利知道?你連知情權都没有,你只知道國家這幾年税收增高了,以各種名目索要的税費增多了,國債增多了。你只有納税的義務,至于國家要發生什麽事、統治者要做什麽事與你有一點兒關係嗎?到國家决定要打仗的那一刻,要侵略哪個國家、哪片土地,怎麽入侵,這些事只有統治階層知道,就連那些要上戰場的士兵都不知道。他們連知情權都没有,統治者指哪兒他們就得打哪兒,至于為什麽要打不知道,打多長時間不知道,能不能打勝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回家不知道,什麽都不知道。有的人自己的兒女上戰場了,他作為父母還不知道呢,甚至兒女死了都不知道,等把骨灰送回來了,他才知道兒女死了。你説國家的興亡,國家要做什麽事情、要作什麽决定,與你這個匹夫有關係嗎?國家告訴你這個匹夫了嗎?你有參與的權利嗎?你連知情權都没有,更别説參與了。不管國家對你來説是什麽,這個國家要怎麽發展、要走向何方、該怎麽統治跟你有關係嗎?跟你没關係。因為什麽?因為你是匹夫,這一切的事情只與統治者有關,都是統治者、統治階層説了算,是既得利益者説了算,與你一個匹夫没有絲毫關係。你就應該有點自知之明,不要做不理性的事,没有必要為一個統治者獻身、賣命。如果國家的統治者是獨裁專制,是魔鬼掌權,不務正業,整天酒池肉林、生活奢靡,不為老百姓辦任何事情,國家虧空、混亂,統治者腐敗無能,導致被外敵入侵了,統治者在這個時候才想起老百姓,就號召老百姓,説:「『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啊,國家没了,你們的日子也不好過。現在國家有難了,入侵者進來了,為了保護國家,趕緊出來上戰場,國家需要你們的時候到了!」你琢磨琢磨,「是啊,『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國家好不容易需要我一回,那我就有這個責任,就應該為保護國家獻上我的性命。我們的國家不能易主啊,没有這個統治者我們就完了!」這麽想是不是愚蠢哪?這些獨裁國家的統治者否認神、抵擋神,還整天吃喝享受、胡作非為,騎在老百姓脖子上作威作福,坑害百姓、殘害人民,對這樣的統治者,你還奮不顧身、義無反顧地保護他們,為他們上戰場當炮灰,為他們送死,那就太傻了,就是愚忠了!為什麽説太傻了呢?軍人上戰場到底是為誰打仗?為誰送命?為誰當炮灰?何况你一個手無縛鷄之力的平民百姓上戰場,那就是逞匹夫之勇,就是去送死。如果戰争臨到了,你就應該禱告神,求神保守能逃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不要作無謂的犧牲與反抗。無謂的犧牲被定義為什麽?匹夫之勇。國家自有那些甘願奉行「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精神的人去保護、去為統治者賣命,國家的興亡對他們的利益、對他們的生存有着極大的影響,國家的事由他們來管。你是匹夫,你没有力量保護國家,這些事與你没有絲毫關係。到底什麽樣的國家值得維護?如果是自由民主制度的國家,統治者真為老百姓辦事,能保障老百姓的正常生活,這樣的國家才值得人去維護、去保護。老百姓感覺保護這樣的國家就是保護自己的家,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才會甘心為國家辦事、盡責任。如果這個國家是魔鬼掌權、是撒但掌權,統治者邪惡、昏庸到一個地步,魔王的氣數盡了,該下台了,神就興起强有力的國家入侵,這就是上天給人的一個信號,告訴人這任統治者該下台了,他不配擁有這樣的權力,不配霸占這片土地,不配讓這個國家的人養活他,因為他没有給這個國家的人民帶來任何的福祉,他的統治没有給老百姓帶來任何幸福的生活、任何的福利,他盡折騰老百姓、盡坑害老百姓、盡折磨糟蹋老百姓了,所以這樣的統治者就該下台了,就該讓位了。如果换成民主制度,换成有德行的人來掌權,這是人心所望、衆望所歸,這也是順應天意。順天者昌,逆天者亡,你作為一個普通民衆,如果總被「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誤導,總崇尚、追隨統治階級,那你肯定死得快,很容易成為統治階級的犧牲品、陪葬品。如果你追求真理,不受撒但迷惑,還能逃脱撒但的權勢,能把命保留下來,就有希望看見正面的國家出現,看見聖主、明君掌權,看見好的社會制度臨到,就能有幸過上幸福的生活了。這是不是聰明人的選擇呀?你别以為凡是入侵的人就是敵人、就是魔鬼,這就錯了。如果總把統治者看得至高無上,不管他做多少壞事,不管他怎樣抵擋神、殘害信神的人,都把他當成這片土地永遠不變的主人,這就大錯特錯了。你看過去那些封建統治王朝被取締了,人類生活在各種比較民主的社會制度之下就相對自由一些、幸福一些,物質生活就比之前富裕得多,人類的眼界、見識還有對各種事物的看法就比之前先進了。如果人都思想落後,總認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總要恢復傳統、恢復帝王統治、恢復封建制度,那人類能發展到現在嗎?能有現在的生活環境嗎?肯定不能。所以,在國家有難的時候,如果國家法律規定你必須盡公民的義務,要去服兵役,那你就按照法律規定去服兵役,如果在你服兵役期間需要上戰場,那你也應該盡責任,因為這是在法律規定之下你該做的,你不能觸犯法律,你得守法。如果法律没有規定,你就可以自由選擇。如果你所在的國家承認神、跟隨神、敬拜神,有神的祝福,那就應該維護。如果你所在的國家抵擋神、逼迫神,抓捕、迫害基督徒,這樣的國家就是魔鬼掌權的撒但國家,一直瘋狂抵擋神,已經觸犯了神的性情,遭到了神的咒詛。當這樣的國家面臨外敵入侵,内憂外患,正是天怒人怨、人神共憤的時候,這不正是神要興起環境毁滅這個國家的時候嗎?這是神開始作事了,神垂聽了人的禱告,為神選民申冤的時候到了,這是好事,這也是好消息。神要毁滅魔鬼撒但的時候正是神選民激動萬分、奔走相告的時候,在這個時候,你就不要為統治階級賣命了,應該用智慧擺脱統治階級的轄制,趕緊逃命,保命要緊。有些人説:「我逃走了這是不是當逃兵啊?這是不是自私啊?」你也可以不當逃兵,你就守着你的家園等待入侵者轟炸、霸占這塊地方,你看看結果如何。其實,任何一件國家大事發生的時候,平民百姓都没有主動選擇的權利,任何一個人只能被動地等、被動地看,被動地承受這件事情發生的必然結果,這是不是事實?(是。)這就是事實。不管怎麽説,逃是明智之舉,保護好自己的生命,保護好一家人的安全,這是你的責任。如果所有的匹夫都要為國家的興亡盡責,都死光了,國家只剩下一片土地,這個國家的實質還存在嗎?國家就是一個空詞了,是吧。在獨裁統治者來看,比起他們的野心欲望、他們的侵略,還有他們的任何决斷、舉措,人的命是最不值錢的,但是在神看,人的命是最重要的。就讓那些甘願做獨裁統治者的炮灰、甘願奉行「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精神的人去為統治者作貢獻、作犧牲吧,跟隨神的人没有這個義務為撒但的國家作出任何的犧牲。這話也可以這麽説,就讓撒但的孝子賢孫、讓跟隨撒但的人為撒但的統治、為撒但的野心欲望去作出犧牲吧。讓他們當炮灰這就對了,誰讓他們有這麽大的野心欲望,就喜歡追隨統治者,寧死也要效忠魔王,最後成了撒但的犧牲品、陪葬品,這是罪有應得。

任何一個國家入侵另一個國家的時候,或者與另一個國家有一些不平等的交易最終引起戰争的時候,最終受害的都是老百姓,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如果其中一方能够妥協,能够放下野心欲望、放下自己手中的權力,為老百姓的生存着想,有些戰争是可以避免的,這是事實。其實,很多戰争都是因為統治者堅持自己的統治,不想放下手中的權力,不想失去手中的權力,硬要持守自己的信念、持守自己手中的權力、持守自己的利益而引發的。引發戰争之後,受害的是老百姓,是匹夫,老百姓在戰争期間四處逃散,是最没有能力反抗這一切的。這些統治者為老百姓着想嗎?有没有一個統治者説,「如果我堅持自己的信念、自己的理論,就有可能引發戰争,這樣受害的是老百姓,即使打贏了,這片土地也被武器、彈藥毁了,人生存的家園被毁了,以後的人生存在這片土地上就不會有幸福的生活了。為了保護老百姓,我下台,我繳械投降,我妥協」,然後這場戰争就避免了,有没有這樣的統治者啊?(没有。)其實,老百姓心裏都不想打仗,也不想參與政治勢力的角逐、較量,他們都是被動地被統治者送上戰場、送上斷頭台的。所有這些被送上戰場的人,不管是犧牲了也好,還是幸存下來也好,最終都是維護了統治者的統治。那統治者是不是最終的受益人?(是。)老百姓能從中得着什麽?老百姓在戰争中只能飽受蹂躪,家園被毁了,賴以生存的生活環境也被破壞了,有的還失去了家人,更多的人是流離失所、無家可歸,看不到歸期。而統治者却冠冕堂皇地説是為了保護家園、為了保護人民的生存才發動了戰争,這種説法成立嗎?這不是欺人之談嗎?最終承受這一切惡果的是老百姓、是人民,而背後最大的受益者是統治者,他能繼續統治人民、統治這片土地,能繼續掌握他手中的權力,繼續站在統治者的位置上發號施令,而老百姓的生活却是水深火熱,没有未來、没有希望。有些人還覺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很正確,現在看正不正確?(不正確。)這話没有一點兒正確性。不管從撒但灌輸人這個思想的出發點上來看,還是從整個人類發展史上各個階段的統治者的陰謀、欲望、野心上來看,還是從任何涉及國家興亡的事實上來看,這些事件的發生都不是任何一個匹夫、任何一個個體的人或者族群所能左右的,最終受害的是不知情的老百姓、是人民,而受益最大的是國家的統治階層,是最高的統治者。國家有難的時候,他們利用老百姓上前綫當炮灰,國家没有難的時候,老百姓就是他們的衣食父母,他們從老百姓身上榨血吃肉,讓老百姓養活他們,最終還要灌輸給老百姓「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思想,强迫人接受,若不接受,還要給人扣上不愛國的帽子,意思是:「我統治你們是給你們帶來幸福的生活,没有我統治,你們就活不下去了,所以你們就得聽話、做順民,時刻準備着為國家的興亡奉獻自己、犧牲自己。」國家是誰?誰是國家的代名詞?統治者就是國家的代名詞。他灌輸給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思想,一方面讓人没有選擇地、義無反顧地、没有任何异議地盡自己的責任,另一方面告訴人,國家興亡、統治者的去留對人來説很重要,人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地維護好,這樣人的正常生存就能有保障。事實是這麽回事嗎?(不是。)很顯然不是這麽回事。統治者不能順服神,不能遵行神的旨意,不為老百姓辦事,這就不會得人心,就不是好的統治者。如果統治者不但不為老百姓辦事,反而只為自己謀利益,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榨取人民的血汗,成了寄生蟲,那這樣的統治者就是魔鬼撒但了,他們再有權力也不配得到人民的擁護。如果没有他們,國家存不存在?人民的生活存不存在?照樣存在,或許會生活得更好。如果人把對國家該盡的義務與責任到底是什麽這個問題的實質看透了,人在任何一個國家中生活,對于國家中的大事,涉及政治的、涉及國家命運存亡的這些問題,就應該有正確的觀點了。當這些正確的觀點産生的時候,你對涉及國家興亡的事就有正確的選擇了。在國家興亡這件事情上,人應該明白的真理你們是不是基本明白了?(是。)

關于「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條德行的説法交通了不少的話,國家的概念、國家這個名詞對人在這個社會上的影響,在國家興亡這件事情上人對國家、對民族該盡的責任是什麽,該有怎樣的選擇,還有神在這件事情上對人的要求是什麽,這些是不是也都交通清楚了?(是。)那今天就交通到這兒吧。

二〇二二年六月十一日

上一篇: 什麽是追求真理(十二)

下一篇: 什麽是追求真理(十四)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神的聖潔(三) 上次我們交通的話題是神的聖潔。神的聖潔是關于神自己的哪方面?是不是關于神的實質?(是。)我們交通關于神的實質的主題是什麽?是不是神的聖潔啊?神的聖潔,這是神獨一無二的實質。我們上次交通的主要是什麽内容呢?(對撒但的邪惡的分辨。就是撒但是如何敗壞人類的,它用知識、科…

第四十七篇

公義的全能神——全能者!在你毫無隱藏遮蔽,一切一切從亘古到永遠人未曾揭開的奥秘,在你却是顯明,全是明亮,再不用尋求、摸索,因今天你的本體已公開顯明給我們,你就是那已經揭開的奥秘,你就是實際的神自己,因今天你已和我們面對面,我們看見你的本體就是看見了靈界的一切奥秘。真是無人能想象得…

路…… 二

本來,神在中華大陸的工作順序與作工步驟以及作工方式弟兄姊妹或許都略有概括,但我總覺着還是作個回憶或作個小結以供弟兄姊妹一觀,我只是藉此機會來説説我的心裏話罷了,并不談在此工作以外的事,望弟兄姊妹能理解我的心情,我也敬請所有看我此話的人能諒解我的身量小,生命經歷實在太少,在神面前真…

經營人的宗旨

人若真能將人生的正道看透,將神經營人的宗旨看透,人就不至于將個人的前途命運挂在心上當寶貝的,人就没心思再侍候自己那猪狗不如的爹娘。人的命運前途不正是當代所謂的彼得的「爹娘」嗎?人與其親如骨肉,肉體的歸宿、肉體的將來到底是活着見神,還是死後靈魂去朝見神,肉體的明天是在患難一樣的大火…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