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給基督徒的特殊待遇

2018年07月23日

賀青,女,62歲,河南省洛陽市欒川縣人,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01年10月,一年一度的徵兵開始了,賀青年滿21歲的大兒子一直都想去當兵,也積極報了名,體檢時各方面都順利地過關了,賀青兒子也是村裡唯一徵兵驗收合格的。當時,村支書曾對賀青兒子說:「咱這麼大一個村就驗上你一個人,我保證把你送去當兵。」隨後,武裝部部長和接兵領導到賀青家家訪時,沒見到賀青本人就特別不滿。月末,各鄉所有經鄉政審合格的徵兵人員和家屬到縣委武裝部進行政治審查,賀青還是因有事沒能去參加兒子的政審。當輪到賀青兒子時,縣委武裝部的人知道賀青因信神沒能及時參加兒子政審,頓時就惱羞成怒,當著所有去參加徵兵的人員和家屬及政審幹部說:「不行,軍人是國家政治性最強的,一定要嚴格地政治審查,像這樣的母親整天在外傳道不在家,這樣的家庭的子女根本不能當兵,必須取消他們子女當兵的資格!」就這樣賀青兒子被取消了當兵的資格。

2002年元月中旬,賀青盡本分回到家時,兒子衝著賀青又哭又鬧,兒子說:「都怪你整天信神不在家,這次是我自願報名參軍的,各方面條件都合格,就因著領導知道你信神,取消了我這一輩子當兵的資格。」兒子說著哭著,衝賀青吼道:「你知道他們當時對著那麼多人的面,說你信神取消我當兵的資格,你讓我臉都丟盡了,以後你老了看誰養活你!」兒子說完擦了擦眼淚甩門而去。丈夫也瞪著眼,生氣地說:「這回兒子當兵可讓你耽誤了。」看到兒子委屈的樣子、丈夫也說出這樣的話,賀青心裡很難受,雙眼也噙滿了淚水,心想:「信神本是天經地義,可是在中國信神怎麼這麼難,因著我信神兒子也受到牽連,使他的前途受影響、遭歧視!」

賀青兒子被取消當兵資格之事還未平靜,另一不公平待遇的事再次臨到賀青及其家人。

2003年春,賀青患上腰椎間盤突出不能幹重活,賀青的丈夫因患有類風濕關節炎,胳膊拐,腿走路也拐,更是不能幹重活,家裡還有兩個孩子都上著學,因著家境貧寒,被村、組指定為貧困戶,她和丈夫女兒三個人,每月每人享有35元的生活補貼。

2005年春,在鄉鎮上班的一基督徒對賀青說:「你在咱鄉信神是夠出名的,我在食堂吃飯時,聽鄉鎮的人說你整天跑著傳道,這種人都不能享有國家低保政策。村長說『她丈夫患類風濕關節炎,幹不成重活,還有兩個學生,家裡條件不好,她有時出去打點零工,補貼家用,也沒到處去信神。』鄉鎮的人說:『拉倒吧,誰不知道她成天信神,她根本不配享受國家待遇。』」後來,賀青丈夫去領生活補貼時,看到賀青和女兒兩人的低保都被取消了。丈夫回來給賀青說後,賀青怎麼也想不明白,丈夫和自己的身體都不好,沒有能力掙錢,這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心裡很氣憤,心想:「人敬拜神天經地義,人有權享受各種社會保障,但中共只因我信神,卻剝奪我和家人該享有的權利!這不是把人往絕路上逼嗎?」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內蒙古赤峰市一基督徒遭到中共酷刑、勞教 釋放後被開除公職、養老保險被剝奪

袁澤,男,時年38歲,內蒙古赤峰市人,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 2002年7月24日凌晨3點多鐘,袁澤一家三口正在熟睡中,突然,兩名警察破門而入,未出示任何證件,不容分說把袁澤押到一派出所後又轉押到公安局國保大隊。 在國保大隊裡,警察將袁澤的左手銬在2米高的暖氣管上,腳尖著地。…

母親信神 兒子被取消航空公司就業資格

新疆石河子市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勞教,其兒子畢業後因母親有勞教記錄,被取消在航空公司就業的資格。 2003年5月,佟小方(化名,女,47歲)因信神被中共抓捕,並被扣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勞教三年,2006年4月期滿獲釋。 2015年,佟小方的兒子田浩(21歲)畢…

湖北省咸寧市一基督徒被迫離家 警察對其丈夫多次威脅 兒子出國也被限制

2014年5月18日下午,湖北省咸寧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程曉雲(化名,女,35歲)在當地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為躲避警察抓捕,程曉雲被迫離家躲藏。 6月的一天,村書記帶著派出所、司法局、公安局及維穩辦一行十幾人氣勢洶洶趕到程曉雲家,向其丈夫責問程曉雲的去向,並將程曉雲家的電腦主機(價…

湖南省永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村幹部威脅 並剝奪辦低保的權利

胡艷梅,女,50歲,家住湖南省永州市,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06年11月14日上午10時許,三名村幹部闖進胡艷梅家,村治保主任對其吼道:「你不要信了,今天我們開派出所的車就是來抓你的。」胡艷梅並不畏懼,三人悻悻離去。 2017年4月12日的下午,胡艷梅娘家哥哥突然來家裡對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