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罰款 後一直被監視

2018年07月23日

張娜(化名)女,72歲,浙江省杭州市人,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12年12月19日下午2點左右,張娜和幾名基督徒一起去傳福音,被惡人舉報,當地派出所的四五名警察拿著電警棍,將他們包圍,沒收福音資料,並威脅道:「是誰讓你們這樣傳福音的?你們信的是國家不允許的,都跟我們到派出所去。」隨即將基督徒押往當地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張娜被強行拍照、按手印。警察警告其不准去信神。於次日釋放。

釋放後,張娜才得知兒子交了2000元的保釋金,警察才將她釋放。因著警察的逼迫,原本不反對張娜信神的兒子、兒媳都起來反對其信神,說:「你若再信被抓,這麼多錢要拿出去,我們上班很辛苦的。」張娜心雖難受但仍堅持信神。

2013年4月的一天,一村幹部和一鎮幹部來到張娜家,盤問其是否還在信神。張娜未正面回答。村幹部恐嚇說:「你不要去信了,如果再信,那你孫女讀書也會受影響。」並拿出一張紙(上面有好多字)讓其簽,張娜不簽。村幹部逼著她一定要簽字,張娜走到哪裡,他就跟到哪裡。

2016年9月的一天,張娜隨女兒、女婿在回家的路上被交警攔下,後被帶到一個小房子裡,裡面有六七名交警,一交警說:「這個人是信全能神的,被抓過。」接著盤問張娜去向,又責令其女婿讓張娜放棄信仰,恐嚇說:「若再信就要被抓。」

因著中共警察的挑唆,女兒、女婿怕受牽連,也開始反對張娜信神,說:「你已經被抓過一次,警察那裡都有你的名字和照片。你若再信,國家要抓的,到時要連累我們的。」

自從張娜被抓捕獲釋後,人雖回家,但其行蹤處處受到限制。張娜說:「一次自己在家裡聽見村幹部在她家門外說:「在家裡、在家裡,她沒有出去。」

中共責令村幹部、家人對張娜進行監視,剝奪她的行動自由權,使她不但不能與基督徒正常接觸,連正常的走親訪友也受到限制,給她的生活帶來了極大不便,也給她帶來很大的精神壓力。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萍鄉市一對基督徒夫婦因信神屢遭威脅、監視

彭益明(化名),男,57歲;其妻肖桂珍(化名),56歲,江西省萍鄉市人,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09年5月的一天上午11點左右,村長帶著兩名便衣警察闖入彭益民家,質問彭益民:「你妻子在家嗎?你們家有信神的資料嗎?」彭益民未正面回答,接著又威脅道:「你妻子回來了,叫她不要到處去聚會…

贛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監控 被迫離家逃亡

鍾桂英(化名),女,49 歲,江西省贛州市人,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08年7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村裡有人來通知鍾桂英說:「鄉黨委的鍾書記叫你們去村委會,他說要認識這些信神的人。」隨後鍾桂英去了村委會,書記沉著臉質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你是不是在信全能神?你不要再信了警察會抓的。」…

新余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警察長期監視

何志青(化名),女,44歲,江西省新余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17年7月的一天上午10點多,國保大隊警察打電話叫何女士的丈夫出去,要其協助警察從何女士那裡打探教會情況。 9月初的一天,警察又打了兩次電話,向何女士的丈夫打探其有沒有去聚會,並利誘道:「現在抓得很緊,把你妻子看…

贛州市一少年基督徒被警察鎖定監控 後遭學校勸退

肖菲(化名),女,15歲;張晗(化名),女,18歲,均是江西省贛州市人,因信神被警察押至派出所接受審訊。之後在中共警察的威逼利誘下,肖菲被家人限制人身自由,更遭學校勸退,失去受教育的權利。 肖菲和同學張晗(化名,女,18歲)因在當地信神出名,被惡人舉報,2017年5月17日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