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受中共暴虐摧殘長達20多個小時

2020年06月25日

陳輝(化名),男,生于1979年,河南省人,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14年9月4日下午,陳輝在一聚會所聚完會剛走到小區門口,就被蹲守在附近的四五個便衣警察抓捕。警察連推帶拉將其帶入車内,逼問其在幾樓幾室聚會,見其不説,朝胸口猛捶兩拳,并吼道:「我們對你監視很久了,你每天做什麽都在我們的監控之中,你以為你不交代就行了!」一番威脅後,將其押至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審問陳輝個人信息及聚會所的具體地址,見陳輝不説,就用一隻胳膊猛勁勒住其脖子吼道:「你信不信我今天把你整死?」片刻後,陳輝被勒得滿臉通紅,差點上不來氣。

當天晚上,3個警察逼陳輝在否認神的材料上簽字,陳輝拒絶後,警察氣急敗壞地將他帶到一間没有攝像頭的屋子,衝他大聲吼道:「你到底想好了没有?簽不簽?如果不簽我會讓你生不如死!」見陳輝不從,警察讓他背對桌子站着,將他的雙手反銬在背後,胳膊放在桌子上(陳輝當時穿的是短袖),一警察在後面拉緊手銬。另一警察用電話綫捆住其雙脚後將雙脚架在椅子的靠背上,使其雙腿和身子都懸空吊着,整個身體的重量都壓在兩隻胳膊上,頓時他感到胳膊像斷了一樣疼痛難忍。陳輝為减輕疼痛,扭動着身體,警察見狀不停地拉緊手銬將其身體往上拖,不准他身子挨地。陳輝的胳膊被桌子棱磨得疼痛難忍,他忍不住喊了一聲:「胳膊斷了!」警察趁機逼問他:「你叫什麽名字?你今天上午去哪兒聚會了?你們的教會帶領是誰?」陳輝没有回答,警察又左右摇擺他的雙腿讓其「蕩鞦韆」,并且摇擺的幅度越來越大,致使陳輝的兩隻胳膊疼痛加劇。一直摇擺了20多分鐘,陳輝强忍着劇痛,堅持不出賣教會信息。警察并未善罷甘休,將一電腦主機箱平放在陳輝的胸口,然後用單脚踩壓在主機箱上并不停地晃動,邊晃邊逼問:「你他媽的到底説不説?不説今天老子就治死你!」此時陳輝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了,胸口撕裂般地痛,五臟六腑擠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兩隻胳膊已失去了知覺。警察對陳輝刑訊逼供30多分鐘,直到其頭耷拉着奄奄一息、意識模糊才作罷。陳輝被放下來後,渾身無力隨即癱倒在地,兩隻胳膊布滿血絲。警察强拉他的手在文件上摁了手印。

午夜12點左右,警察將陳輝帶回審訊室,將他雙手反銬在椅子上,并將其胳膊抬得很高,致使其身體不能直立,頭向前勾着,一直銬了20多個小時,陳輝的胳膊、脖子像斷了一樣鑽心地疼。最終審訊無果而終,陳輝被押送到看守所拘留25天,于9月29日獲釋。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基督徒張琴慘遭刑訊逼供 左腿筋被拉傷

張琴(化名),女,生于1963年,河南省人,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2017年12月,張琴在聚會時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逼其蹲馬步,用脚狠蹬其腿彎處,用烟頭烙其脚心、手心,致其左腿筋被拉傷,至今未愈。 2017年12月30日上午,張琴剛到聚會所,派出所7個警察緊跟着闖進來,將她抓捕押到…

阜新市一對基督徒夫妻遭中共警察抓捕、毆打、拘留

辛守來(化名),男,現年56歲,他的妻子夏純霞(化名),現年54歲,二人住在遼寧省阜新市,均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18年9月9日,辛守來與妻子到另一個城市辦完事正準備回家時,被該市國保大隊6個警察抓捕。警察强行給他們戴上手銬塞進警車,押往當地某派出所。 途中,警察使勁用拳頭砸…

基督徒遭中共4天4夜暴虐摧殘 致身體多處傷殘

全新(化名),女,1968年出生于吉林省,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2014年,全新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遭酷刑審訊,警察往其上衣裏灌水,用礦泉水瓶打頭和臉,用被單編的粗辮子抽打,用電棍電擊身體,拳頭猛擊胳膊,猛掐後頸和胳膊肘關節的骨縫,致使其右臂致殘,記憶力减退,現已喪失勞動能力。 2…

基督徒被打殘 警察叫囂:對信全能神的人打死白死

劉佳(化名),女,1976年出生,四川人,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2013年6月,劉佳因信神被中共當局抓捕,遭刑訊逼供,落下終身殘疾:腰間盤突出,失去勞動能力。 2013年6月25日晚上,劉佳正在聚會,以王某為首的七八個便衣警察以查暫住證為由敲門進屋,未出示任何證件就衝進房間翻箱倒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