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工人的職責(二十五)

今天接着交通帶領工人的職責第十四條,及時分辨并清除開除各類惡人與敵基督。前幾次交通了帶領工人在作這項工作時應該分辨的幾項内容、應該明白的幾大項真理,就是怎麽分辨各類惡人。各類惡人怎麽定義呢?就是那些打着信神的旗號混進神家却不接受真理還能攪擾教會工作的人,這些人都列在惡人這個範疇裏。這些人是教會應該清除開除的對象,也就是教會中不允許存在的人。咱們通過三大項來劃分、解剖各類惡人。哪三大項呢?第一大項是信神的目的。第二大項是人性,通過解剖他的人性來分辨看清他是不是教會應該清除的對象。第三大項是什麽?(對待本分的態度。)對待本分的態度,這是第三大項。第一大項之前交通完了,第二大項——人性交通了兩條,第一條是什麽?(愛搬弄是非。)第二條呢?(愛占便宜。)從這兩條内容上來看似乎够不上惡人的表現,但通過我之前交通的一些細節表現來看,這兩類人信神幾年一直没有真實悔改,他們的種種表現對教會生活、對神選民的生命進入與神選民之間的關係都已形成了攪擾與破壞。根據他們的表現,按着他們的本性實質,這兩類人應該列在惡人的範疇裏,教會帶領及神選民應該對他們加以分辨定性并及時清除處理,這樣做合不合適?(合適。)完全合適。這兩類人在教會中的表現影響極壞,他們對待真理絲毫不感興趣,對待神的作工也没有絲毫的順服,在弟兄姊妹中間活出的就像是外邦人,常常説謊欺騙,盡本分應付糊弄絲毫不負責任,并且屢教不改,不但影響了教會生活,同時對教會的工作也構成了嚴重的攪擾,那無疑就是教會應該清除開除的對象了,把他們定性為惡人列在惡人堆裏就完全合適了,一點兒都不過分。第一類,愛搬弄是非的人,他們不是僅僅言語上説得不太恰當或者與人溝通有障礙等等這些簡單的問題,而是性情上的問題。性情上的問題往深處説是本性實質的問題,往淺了説那就是人性的問題,就是這類人人性太惡劣、太卑鄙,没法與人正常相處。他們不僅僅是對人没有供應、幫助、愛心等等這些正面的表現,而且所做所行起到的都是攪擾、破壞、拆毁的作用。如果有些人一貫愛搬弄是非,不管是明裏還是暗裏都在做這些事情,給教會工作、給弟兄姊妹都帶來極壞的影響,那這類人就是教會應該清除的對象。另一類是愛占便宜的人,他們不管在什麽情况下都要占便宜,眼睛總盯在利益上,不注重進入真理實際,也不注重把本分盡好作好本職工作,更不注重與弟兄姊妹正常相處,互相取長補短建立正常的關係,過上正常的教會生活,他們不注重這些,只是來到教會、來到弟兄姊妹中間找便宜。只要有他們在教會裏,只要接觸到他們,弟兄姊妹心裏就不舒服,不但對他們的所作所為産生反感,最主要的是心裏常常受到很大程度的干擾與轄制。這個很大程度指什麽呢?就是在現實生活中臨到一些不信派、惡人騷擾時,有些人受情感轄制没法擺脱,有些人看不慣也不敢直説但心裏總受轄制不得安寧。這是不是對弟兄姊妹形成嚴重的攪擾了?(是。)所以,對這兩類人神選民應該加以分辨,凡屬于惡人都是教會應該清除的對象。具體的處理原則上次聚會已經交通過了,這次就不再細節交通了。總之,以上交通的兩類人無論是對弟兄姊妹的教會生活還是盡本分的秩序都形成了攪擾,甚至有些人的行為還容易絆倒一些初信的没根基的人。所以説,基于他們做事的方式方法,基于他們人性的種種表現與所形成的不良後果,這兩類人是應該被清除的對象,把他們列在惡人堆裏一點兒都不過分。雖然愛搬弄是非、愛占便宜這兩類人的行為不像人觀念中定義的惡人那麽蠻横、凶惡,没有這些明顯的表現,但是因為他們的行為、他們的人性造成的不良後果,這兩類人必須清除出教會。這是上次交通的兩類人的表現與處理原則。

今天接着交通人性這一項中另外幾種人的表現,先交通第三類人。這類人人性的一個主要特徵是什麽呢?就是放蕩不受約束。放蕩不受約束從字面上很好理解,就是這類人的行為、舉止、言談看起來不規矩,不是端莊正派的人,這是對這類人的表現起碼的一個理解。在教會中不免有一些人的信神觀點與追求方式都存在偏差、錯誤,他們的言談舉止没有一點兒敬虔,他們的生活表現與人性品質根本够不上聖徒的體統,絲毫没有敬畏神的心,總體概括他們的言行舉止只能用放蕩不受約束來形容。當然具體表現有很多,人都能看見也容易分辨。這些人就像不信派、外邦人,具體地説他們的表現就是特别的放蕩。聚會的時候他們的穿着打扮很隨便:有的人出門前也不收拾打理一下,頭不梳臉不洗,披頭散髮就來聚會了;有的人衣衫不整,穿着破拖鞋甚至穿着睡衣就來聚會了;還有的人生活邋遢,不注意個人衛生,到聚會時穿了一身髒衣服也不在意。他們把聚會看得特别隨便,像到鄰居家串門一樣不當回事,聚會時言談舉止也不受約束,説話大聲,毫無顧忌,甚至説到高興的時候情緒激動手舞足蹈,特别的放縱。不管在多少人面前他都嘻嘻哈哈、指手畫脚,翹着二郎腿,目中無人,特别的張揚甚至囂張,與人説話從來不正視任何人,眼神瞟來瞟去。這是不是放蕩呀?(是。)特别的放縱,不受一點兒約束。當然,外邦人也可能把這些人的言談舉止歸結為没有教養,但是咱們不這麽理解,這不是僅僅没有教養的問題。作為一個成年人,對于自己的言行舉止、接人待物應該怎樣做是正確的、是得體的,尤其怎樣做是合乎聖徒體統的、是讓弟兄姊妹得造就的、是正常人性該具備的,對這些事情不用人説也應該清楚怎麽做。尤其是在過教會生活的時候,在弟兄姊妹面前雖然不用偽裝,但是一定要受約束。這個約束的度與要達到的標準是什麽?就是要合乎聖徒體統。衣着穿戴要端莊正派,不要穿奇裝异服,在神面前要敬虔,不要指手畫脚,當然在人面前也應該做到敬虔、有人的樣式,讓人看着都感覺合適,對人有益處、有造就,這樣神才滿意。那些放蕩不受約束的人他們絲毫不把這些最基本的人性活出放在心上,他們不放在心上的原因其中有一條是肯定的,就是他們根本不懂怎樣做一個敬虔的人、做一個有人格尊嚴讓人尊重的人,他們不懂這些。所以説,儘管教會再三地規定、要求聚會時要衣冠整齊、端莊正派,不穿奇裝异服,但他們依然不當回事,還是時不時地穿着拖鞋、披頭散髮甚至穿着睡衣就來聚會了。這是放蕩不受約束這類人的一方面表現。

放蕩不受約束的人還有一種表現,他們聚會時穿着很時髦,還化着很濃很妖艷的妝。每次聚會的前兩天就開始着手打扮、裝飾,琢磨化什麽妝、戴什麽首飾、梳什麽髮型、穿哪套服裝、背什麽包、穿什麽鞋,甚至有的女性還塗着妖艷的口紅、畫着眼影鼻影,更甚者有些人穿着打扮特别妖艷,露肩露背,穿一些奇裝异服。聚會時他們不仔細地聽弟兄姊妹交通,也不禱告,更不參與交通,不分享個人的認識、個人的經歷見證,而是與每一個人攀比,誰穿的比他好、誰穿的不如他,誰穿的衣服是名牌特别流行,誰穿的衣服便宜是地攤貨,誰戴個手鐲多少錢,等等,就關心這些事,甚至時不時會流露出這些言語來。從這一類人的穿着裝束還有他們的言行舉止上來看,他們參加教會生活與弟兄姊妹接觸不是為了明白真理,更不是為了追求生命進入達到性情變化,而是利用聚會的時間來炫耀自己對金錢、對物質生活的享受。有的人穿着一身名牌服裝到聚會場所來顯擺,在弟兄姊妹中間盡情地放縱自己對時裝、對社會潮流的欲望,引誘人追求潮流,讓人都羡慕他高看他。儘管能看到有些弟兄姊妹對他們反感的眼神與態度,但他們還是不屑一顧,仍然我行我素,穿着高跟皮鞋,背着名牌包,甚至有的人試圖裝大款裝富人,身上噴着劣質香水來聚會,進屋之後香水、胭脂和頭油的味道摻和在一起又刺鼻又難聞。很多人是敢怒不敢言,看見他們就噁心,真心信神的人都遠離他們。無論他們的裝束打扮是比較上檔次也好還是比較休閑也好,總之這類人的特徵就是,不管是聚會還是平時與弟兄姊妹接觸或是在日常生活中,他們的言行舉止、生活方式都特别自由散漫,準確地説就是特别的放縱,絲毫不受約束。生活没有規律,説話隨心所欲,做事任意妄為,從來不談個人的經歷,很少分享對神話的認識,也很少談盡本分中遇到的難處,他們只談什麽?只談社會潮流、時裝、美食,還有社會名人甚至明星的私生活,以及社會上出現的奇聞軼事。從他們這些自然流露中不難看出,這類人信神純屬是在混日子,他們生活的重點全部集中在吃喝玩樂上,而不是在過教會生活、盡本分、追求真理這些事上。所謂的放蕩不受約束是指這類人的生活、人性活出,還有他們的處事方式,他們待人接物、與人交往的方式都是放蕩不受約束。他們還常常模仿一些社會上的流語,不管弟兄姊妹喜不喜歡聽,不管弟兄姊妹能不能明白,他們只管説,甚至常常模仿一些社會名人、歌星影星的説法,而對于神家、弟兄姊妹常説的一些正面的詞彙他們從來不感興趣,他們在日常生活中從來不交通真理,他們所崇拜的是世界的潮流,各類名人明星是他們崇拜模仿的對象。比如網上流行的一些詞彙、説法,他們會很快地抓住并運用到生活中,還用在與弟兄姊妹的交談上。當然,這些詞彙肯定不是什麽正面的對人有造就的詞彙,這些詞彙都是反面的東西,對信神的人來説没有什麽價值更没有任何的意義,它屬于敗壞人類、邪惡人類所産生的流語,完全代表邪惡勢力的思想觀點,這些話語被教會中那些喜歡邪惡潮流的不信派常常關注、接受、使用。他們對神家的屬靈術語、詞彙絲毫聽不進去,也不用心去傾聽、學習,反倒對外邦世界中一些反面的東西、痞類所關注的東西學得特别快,上手也特别快。所以,這類人無論從外表穿着打扮、言談舉止上來看,還是從他們所暴露的各種思想觀點和對事物的態度上來看,他們在弟兄姊妹中間都顯得特别另類。什麽叫另類呢?就是他們的言行舉止就像外邦人一樣没有絲毫變化,就是不信派。比如,有的人在神家的舞台上唱了兩首歌得到大家的賞識,他就覺得自己是明星大腕了,演出的時候總要化濃妝,非要吹某某明星的髮型,再染上奇怪的顔色。人説:「信神的人穿着打扮得端莊正派,你這樣不符合神家的要求。」他就抱怨説:「神家的規定也太嚴了,真麻煩!想當明星怎麽那麽難呢?」唱了兩首歌就覺得自己是明星了不起了,没事總琢磨,「外邦明星唱歌用幾個手指拿麥克風?上台是走幾步上去的呢?我唱得這麽好怎麽没有獻花的呢?世上的明星都有經紀人、有助理,一般事都不用自己處理、應對,全是助理去辦,在神家當歌手,打飯、穿衣服、買東西這些生活瑣事還都得自己處理,神家也太保守了!」他心裏就總覺得活在神家不開心,特别委屈,總覺得不甘心,心裏充滿了抱怨。這種人能喜愛真理嗎?他會實行真理嗎?他為什麽不反省自己呢?他的看事觀點那麽偏謬,跟外邦人一樣,他怎麽就意識不到呢?他要做明星神家不攔阻,但他這些不信派的觀點、做法在神家能行得通嗎?根本是站不住脚的。他們平時的言談舉止讓多數人感到不齒。這類人因為「思想開放」、特别放縱,所以他們説任何話、做任何事都是放蕩不受約束,流露的都是撒但的性情。

神家一再强調弟兄姊妹之間要分清男女界限,不要糾纏异性,有些人就是放蕩不受約束,絲毫聽不進勸告的話,還想偷偷摸摸地勾搭人、談戀愛,攪擾教會生活。他們喜歡與异性接觸,甚至找理由藉口接觸异性與异性打鬧。看哪個异性長得不錯或者跟他談得來,没事就拉拉扯扯、打情駡俏,又扯衣服又拽頭髮,甚至冬天下雪的時候還把雪球往人衣服裏扔,就像小猫小狗一樣那麽鬧,没有分寸、没有廉耻、没有羞耻感。有的人説:「什麽叫打鬧啊?人家那叫秀恩愛,那叫情調、浪漫。」要浪漫你選錯地方了,教會是弟兄姊妹盡本分的地方,這是敬拜神的地方,不是打情駡俏的地方。你公開在衆人面前這麽打情駡俏,多數人看了反感噁心,關鍵是讓人不得造就,你也失去人格尊嚴了。你多大年齡了?不分左右手啊?不懂得什麽叫男女有别啊?還打情駡俏呢!七八歲的小孩子打打鬧鬧那是正常的,他處在那個年齡段有這樣的舉動、這樣的情趣是正常的,若是成年人還有這些表現,是不是幼稚啊?簡單地説就是幼稚,從實質上來看這是什麽?(放縱、放蕩。)太放蕩了!你信神得知道廉耻,就是外邦人也很少有人這麽放蕩的,這麽放蕩的人是多麽虚浮、輕賤啊!往异性衣服裏扔雪球找刺激,不單追着打鬧,還踢人家的屁股,有人揭露他這樣做太放蕩,男女界限不清,他還説「這是因為兩個人太熟了才這麽鬧的,人應該理解」。他放縱到一定程度,不但自己放縱還要勾引其他人跟他一起放縱,這是什麽東西?你們説,這樣的人該不該在教會裏存留?(不該。)跟這類人一起相處總是覺得不舒服、彆扭。他跟人見面不是正常的打招呼,而是上去給你一拳,「你這些年死哪兒去了?我還以為你人間蒸發了呢!過得怎麽樣啊?」連見面打招呼的方式都那麽野蠻、囂張,不但説話野蠻還要動手動脚,這是不是有點像流氓土匪啊?這樣的人你們喜不喜歡?(不喜歡。)被戲弄、玩弄的滋味舒不舒服?(不舒服。)不舒服還不能説出來,只能忍着,下次再見面遠遠地就躲開了。總之,這類人的人性品質怎麽樣?(不好。)不管從哪方面看,從他們的言談舉止,從他們為人處世、待人接物的方式,他們對待外邦潮流的看法,以及從他們信神的方式,他們對待神、對待神話語的態度,都不難看出這類人没有絲毫的敬虔與敬畏神之心,也看不出他們信神有尋求真理、接受真理的誠心,人看見的是他們的放蕩不受約束,處處模仿明星偶像,怎麽交通真理他們也没有回轉之意。他們的人性特徵歸結為什麽?放蕩不受約束。所以肯定地説他們就是混入神家的外邦人,是不信派。

放蕩不受約束的這類人他們説話用詞就像外邦的土匪流氓説話一樣,特别喜歡模仿社會上那些明星、那些反面人物的説法與作派,多數話語都帶有痞性,讓人感覺像流氓歹徒所説的話。比如,來了一個外邦人,敲門之後説了幾句奇怪的話,弟兄姊妹一聽,「不對,這怎麽像探子、像特務啊?」當時雖然不能確定,但多數人心裏感覺不安。而這個放蕩不受約束的人説話就厲害,還帶有一種氣勢,説:「探子?不怕!怕他幹什麽?你們要是怕可以不出門,我去會會他!」你看人家這膽識、這氣魄。你們會不會這麽説啊?(不會,這不是正常人説的話,像土匪説的話一樣。)土匪説的話跟正常人説話就是不一樣,特别蠻横。什麽人學什麽語言,那些社會人就專門説社會上流行的那些話,土匪流氓就喜歡説他們的行話,那些不信派就跟外邦人一樣盡説外邦人的話,好人、端莊正派的人聽見外邦人的話就感覺噁心厭憎,没有人去學。有些不信派信了十年二十年還在説外邦人的話,他們專門找這類話説,甚至説話時的舉止、眼神、神態、手勢都要模仿外邦人。這類人在教會中弟兄姊妹看着能順眼嗎?(不能。)多數弟兄姊妹看着都不順眼,看着心裏都不舒服,你們説神會怎麽看?(厭憎。)就是厭憎,答案很清楚。從這一類人的活出上、追求上,從他們心裏所崇拜的人事物上來看,他們的人性没有端莊正派,遠遠達不到敬虔、合乎聖徒的體統,從他們嘴裏很難聽到信神的人、聖徒應該説的話,讓人得造就的話、有人格尊嚴的話,很難聽到這些話。因為他們心裏所崇拜、所嚮往、所追求的東西與聖徒所應該追求嚮往的東西是格格不入的,所以他們外表的活出、外表的言談舉止很難受約束。你要讓他做到受約束,不放蕩、不放縱,端莊正派,他很難達到。别説活得像一個有人性有理智、明白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人,就是讓他做一個正常的、合乎聖徒體統的、有人格有尊嚴、懂規矩、外表看着有理性的人他都達不到。以前有個人到鄉下傳福音,看到有些弟兄姊妹家庭條件差,住的房子破舊,他就連諷刺帶挖苦地説:「這房子破成這樣了,這也不是人住的啊,當猪圈還凑合,趕緊搬出去吧!」人家説:「搬出去這容易,但誰給我們房子住啊?」他説話不計後果、隨心所欲,想説什麽就説什麽,不考慮會給人帶來什麽影響,這就是痞性。當人家説「我們搬出去,誰給我們房子住啊?你家有房子嗎?」他就没有話説了。你看見人家有難處,得能給人解决再説話,你解决不了人的難處還亂説話會帶來什麽後果呢?這是説話心直口快的問題嗎?絶對不是,這是痞性太嚴重了,就是一個放蕩不受約束的人。這類人絲毫不懂得什麽叫人格、尊嚴、體諒、包容、愛護、尊重、理解、同情、憐憫、體貼、幫助等等,這些正常人性裏需要的東西都是人應該具備的,他不但不具備,反而在接觸人的時候看見人的難處還能譏笑挖苦、嘲諷奚落,不但不能理解人、幫助人,還能給人帶來傷感、無奈、痛苦甚至麻煩。對這類痞性嚴重的人,多數人都能看得清楚而且一忍再忍。你們説,這類人能有真實悔改嗎?我看不容易。從他們的本性實質上看就不是喜愛真理的人,他們怎麽能接受修理對付、接受管教呢?外邦人形容這類人有一個詞語叫「我行我素」,還有「走自己的路,讓别人説去吧」,這是什麽荒唐邏輯啊?這些所謂的名言還有成語往往在這個社會上被看為正面的東西,這就有點歪曲事實、顛倒黑白了。關于放蕩不受約束的這類人的人性表現基本上就是這些。

放蕩不受約束的這類人不管是影響到教會生活、影響到弟兄姊妹之間的正常關係,還是影響到神選民正常盡本分,總之只要是因着他們的人性表現、流露造成了不良影響和後果,對弟兄姊妹形成了攪擾,那這類問題就應該解决,對這類人就應該作出相應的處理,不應該放任自流。輕者可以幫助扶持,或者對他們予以對付修理、警告;嚴重的,行為舉止特别的放蕩像外邦人、不信派,一點兒聖徒體統都没有,那教會帶領工人就應該做出相應的解决方案來處理這些人,在條件許可的情况下只要多數弟兄姊妹都同意就應該將這些人清除出去,起碼不應該讓他們留在全職教會盡本分。輕者指什麽説呢?就是有些人初信,原來是外邦人,没信過基督教,不懂得信神是怎麽回事,言談舉止都流露出外邦人的習性,但是他們通過讀神的話、交通真理、過教會生活逐漸地有回轉有改變,像是信神的人了,有點人樣了,那這類人就不應該列在惡人的範圍裏,而是可以幫助的對象。另一類就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雖然信神有三五年了,但是因為年齡小還貪玩,不太定性,外表言談舉止還有一些幼稚,如同小孩子的説法、行為、做法等等,對于這些人就應該憑愛心給予幫助扶持,給他足够的時間讓他逐漸變化,不要要求太嚴格。當然,如果是成年人信神多年了,他的言談舉止、行為表現還是像外邦人一樣放蕩不受約束,屢教不改,這就另當别論了,就應該按神家規定處理。如果這類人的言談舉止、人性流露對多數人構成了攪擾,在教會中形成了不良的影響,很多人見到他就反感,不願聽他説話,不願看他説話時的表情,也不願意看他的穿着打扮,他没來多數人聚會還挺高興,狀態不錯,只要他參與教會生活,只要他加入到弟兄姊妹中間,多數人心裏就不舒服、反感,總像有隻臭蟲在那兒攪擾一樣,那這類人無疑就是惡人了。就是他只要和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盡本分,多數人就受攪擾,就特别反感,那對這類人就應該及早地處理,不應該聽之任之,也不應該再予以觀察,起碼得把他從全職教會清理出去,到普通教會裏悔改去吧。為什麽要這麽處理?(他對多數人造成了攪擾和不良的後果,攪擾教會生活了。)因為他的表現所帶來的後果、所形成的這些影響太惡劣了!根據這一條,帶領工人和神選民就不應該對其睁一眼閉一眼一味地縱容他的行為,即使給多數人帶來攪擾也不處理,這就不合適了,應該按照神家的規定把他從教會中清理出去,這是最明智的選擇。

教會之前是不是處理過放蕩不受約束的這類人?(是。)處理這類人的時候有的人就哭起來了,説「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偶爾有那種表現,我也不是那類人啊,再給我留一次機會吧!如果不讓我盡本分,我回家就没法信神了,家裏都是外邦人啊」。他説得真好聽,也挺難過,説不願意離開神,讓神家再給他一次悔改機會。再給機會是可以,但他到底能不能變這個是關鍵。如果看透了他這人没有絲毫人性、没有良心理智,就是個没心没靈的東西,那就不應該再給機會了,給機會也没用;如果看這個人本質是好的,只是年齡小人性不成熟,過幾年肯定會變的,那就必須得給悔改機會,絶不能清除出教會,不能斷送一個好人。有的人天生是不信派,天生就是一個放蕩的東西、無知愚昧的東西,天生人性裏就没有「廉耻」二字,不懂得什麽叫羞耻。一般人當衆做了一些不太文雅的事之後會後悔,不好意思見人,另外他如果想做的時候能够考慮到弟兄姊妹的心情、看法,考慮到自己的人格尊嚴他也不會這麽做,頂多就是在家裏跟孩子或者兄弟姐妹鬧一鬧。出門在外接觸外人得知道什麽叫廉耻、什麽叫體面、什麽叫規矩、什麽叫尊嚴,連這些都不懂的人你再幫助他能變嗎?即使他這會兒受約束了,但他能忍多長時間?過不了多久他就又老病重犯了。因為這類人的人性裏没有尊嚴没有廉耻,不懂得什麽叫規矩、什麽叫體面、什麽叫聖徒體統,天生人性裏就没有這些東西,那你就没有辦法幫助他。幫助不了的人那就是没法變化的人、不得教化的人,這樣的人必須盡快地、盡早地清理出去,别讓他在弟兄姊妹中間攪擾,别在這裏丢人現眼,神家不需要任何人來充數,神不拯救,人再充數也没有用,神不承認的就該清除,不該留在神家裏的就趕緊清理,别因為他一個人影響更多的人,這對多數人不公平。你們如果看透了放蕩不受約束的這類人的實質就應該盡早地作出處理將其清除,不能一味地容忍。有些人説:「他盡本分偶爾還有點果效,那方面工作還需要他,人家還挺有愛心,還能付點代價。」神家剩存下來的這些人哪個人不能付點代價啊?哪個人盡本分不能達到一些果效啊?同樣都能達到一些果效,咱們為什麽不選端莊正派的好人來盡本分呢?為什麽非得留那些痞類、匪類、二杆子之類的人在全職教會裏攪擾呢?為什麽非得留下那些活像外邦人的不信派在神家效力呢?神家不缺效力者,神家只要喜愛真理的誠實人、正直人、能追求真理的人來為神花費。

現在盡本分的人多數都是信神五六年以上的人,在盡本分中各類人都已完全顯明出來,凡屬于不信派、渾人、假帶領、惡人、敵基督之類的人都已顯明出來。許多神選民也都看清楚了,這些人多數都是屢教不改的人,已經對神家工作構成嚴重攪擾打岔。這些不信派、惡人、敵基督到了非清理不可的時候,不清理就會影響教會工作的運行與神國度福音的擴展,不清理就會影響神選民的生命進入,教會生活就總受攪擾不得安寧,所以教會各級帶領工人應該按照神的心意、根據神的話語開始清理教會。我看見有不少人都没有什麽人性,聚會的時候有些人鬼態百出,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茶水、手機還有雪花膏、香水都在旁邊備着,有些愛美的人就總照鏡子補妝,還有的人總喝水,滑手機看新聞、看外邦視頻,跟人説話交談時翹着二郎腿,身子擰成兩個彎,像蛇的形狀,連個正形都没有。我還聽説有的人晚上回到卧房躺在床上鞋都不脱,一覺到天亮,早晨睁開眼不禱告也不靈修,先打開手機看新聞,到吃飯的時候看到好吃的、看到肉就吃起没完,不管别人能不能吃到只管自己吃飽了完事,然後倒頭就睡,做什麽都没有人樣,跟外邦人一樣放蕩不受約束,没有一點兒規矩,没有一點兒聽話順服,就像個畜生。你們説,痞性太重的這類人能蒙拯救嗎?(不能。)那他們信神還有意義嗎?他素質太差絲毫都够不上真理,讀神的話能明白嗎?他一點兒做人的規矩都没有,效力能合格嗎?他没有良心理智,聽講道交通真理能接受嗎?(不能。)有這些表現的這類人他們根本没有一點兒人性,還談什麽得真理啊?没人性的人那是畜生、是魔鬼、是没靈的死人,他們聽不明白真理,也不配聽真理,讓他們明白真理得真理那就相當于趕鴨子上架、趕老牛上樹,門兒都没有!以前説到哪類人是畜生經常在「畜生」前面加個「狗」字,説「狗畜生」,後來通過養狗跟狗近距離接觸,我發現狗具備一個最好的東西人不具備,就是懂規矩、聽話、要臉面。你給它限定一個活動範圍,它就在那個範圍裏活動,不讓它去的地方它一律不去,如果一不小心越界了,它自己就趕緊退回來,一個勁兒地摇尾巴央求、認錯。人能達到嗎?(不能。)人達不到。小狗雖然没有人明白的多,但是它懂得一件事:「這是主人的地盤、主人的家,主人讓我去哪兒我就去哪兒,不讓去的地方我不去。」即使你不打它它也不去,它要臉。連小狗都知道廉耻,人為什麽就不知道呢?把不知道廉耻的人劃分為畜生過不過分?(不過分。)一點兒也不過分,多數人連狗的長處都不具備。以後再説有些人是畜生,不能説是「狗畜生」了,那是侮辱狗,因為這些人、這些畜類連狗都不如。所以,這類人一旦對教會生活、對弟兄姊妹盡本分形成了攪擾就得及時把他們清除出去,這是合情合理的,一點兒都不過分,這不是没有愛心,這是按原則辦事。這類放蕩不受約束的人他們盡本分即便有點果效,他們能不能蒙拯救?他們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呢?他們連自己的行為都約束不了,談什麽接受真理啊?他們連自己的人格尊嚴都維持不了,還能進入真理實際嗎?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對這類人這麽處理一點兒都不過分,完全是按原則辦事,完全是為了保護神選民不受撒但的攪擾。總之,發現這類人就應該根據剛才我所説的幾條原則來作出相應的處理。真正放蕩不受約束的、真正放縱肉體没有一點兒聖徒體統的這類人,我們把他們列為外邦人、不信派過不過分?(不過分。)既然把他們列為外邦人、不信派了,那把他們列到教會應該清除的各類惡人這個範圍裏當然也不過分。連行為舉止都不能受約束的人當然更不能接受真理了,不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不是就與真理為敵啊?(是。)把能與真理為敵的人定性為惡人過不過分?(不過分。)絲毫不過分,所以處理他們的原則是完全合適的。

對第三類人——放蕩不受約束之人的表現交通完了。除了這類人以外,還有很多屬于惡人範疇裏的人是教會應該分辨并清除的各類惡人。下面講第四類人。教會應該分辨并清除的各類惡人中的第四類人很難辦也很麻煩,是哪類人呢?就是好報復的這一類人。從「好報復」這三個字來看,這類人也不是什麽好東西,土話講不是好餅。從他們人性一貫的表現流露還有做事的原則上來看,他們的心地并不善良,民間有句話叫「不是善茬」,咱們稱這類人不是善類,再具體講就是心地不善良,帶着惡、帶着毒,帶有狠勁。這類人一旦誰説話做事觸及到他們的利益、觸及到他們的臉面地位或者得罪了他們,他們一方面在心裏産生仇視,另一方面在仇視的基礎上還要做事,做事的目標方向就是為了達到解恨解氣的目的,這種行為就稱為報復。在人中間總有一部分這樣的人。不管是人所講的小肚鷄腸也好,還是專横跋扈也好,還是比較敏感也好,不管用哪類詞稱呼或者概括這類人的人性,總之這類人與人相處常有的表現就是,不管誰有意無意地傷害到他們、得罪了他們那誰就要遭殃,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就像有些人説的「得罪了他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你要是觸及到他傷着他了,那就别想輕易地逃脱」。人群中有没有這類人?(有。)肯定有。不管發生了什麽事,不管這事值不值得生氣、計較,這類好報復的人都要把它拿到自己的議事日程上,把它當成一件頭等大事對待。誰得罪他都不行,他都要讓對方付出相應的代價,這就是他對待人、對待任何他視為仇敵的人的原則。比如,有些人在教會生活中交通自己的情形或者是正常地交通分享自己的經歷,談自己的情形、敗壞時無意中也涉及到了其他人的情形、敗壞,説者無心,聽者有意,這個有意的人他聽完之後不能正確領受也不能正確對待,就容易産生報復心理。他聽完之後如果抓住不放非要實行打擊報復,這就給教會工作帶來麻煩了,所以這事必須得及時處理。只要教會裏存在惡人必然會産生攪擾,所以對惡人攪擾教會事件就不能輕易放過。不管你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只要觸及到他、傷害到他他就不依不饒,他心想:「你談你自己的敗壞,你説我幹什麽?你談認識自己,為什麽揭露我?你揭露我的敗壞讓我没面子、没尊嚴,在弟兄姊妹中間下不了台,讓我丢掉威望、名聲不好,那我就要報復你,我就讓你吃不了兜着走!别以為我好欺負,别以為我家庭條件不好、社會地位不高就可以隨便欺負,别把我當老實人,我可不是好惹的!」他怎麽報復暫先不説,就説這類人遇到這點小事,就是在教會生活中常見的事,他不但不能正確對待、正確領受,還産生仇恨伺機報復,甚至還能不擇手段地實施他的報復,這類人的人性怎麽樣?(惡毒。)這是不是善類?(不是。)最好的一類人就是能接受真理的人,聽到别人交通講述自己的經歷時他會琢磨:「我也有這方面敗壞,他説的好像是我的情形,不管他是有意揭露我也好還是無意中説出來的恰巧與我的情形相似也好,我都正確領受,聽聽他是怎麽經歷的,聽聽他是怎麽尋求真理解决這方面情形、怎麽實行進入的。」這是真正接受真理的人。稍差一點的人聽了會想,「他認識到的敗壞性情怎麽跟我的情形一樣?他是不是在説我呢?説就説吧,反正我也没受什麽損失,多數人可能還不知道呢,也可能人家説的就是自己,只不過碰巧了,大家情形都一樣」,他没當作一回事,心裏没有産生仇恨,也没有産生要報復的心理。但是,非善類的這類惡人就不一樣了。同樣一件事情,在其他人那兒都能當成平常事去處理、去對待,當然接受真理的好人用積極主動的辦法去解决,一般的人雖然没有用積極的辦法去解决,但也不會産生仇恨,更不會産生報復;而非善類的這類人就這麽平常的一件事、最尋常的一件事就能讓他心裏翻江倒海不能平静,他所産生出來的東西不是積極的、不是平常的,而是凶惡的、邪惡的,他要報復。報復的原因是什麽?他認為是人有意地惡語中傷他,揭他的老底、揭他的醜相、揭他的敗壞。他把人所説的話當成是有意的,所以就把人當成他的仇敵,然後他就有理由用報復來平息這件事,用各種手段來達到他報復的目的。這是不是性情凶惡啊?(是。)在教會生活中弟兄姊妹談自己的情形,多數人聽後都有同感,都能從神領受,只有厭煩真理、性情邪惡的人聽了之後才能産生仇視甚至報復的心理,這就把人的本性實質徹底顯明了。他能産生報復的心理,接下來一系列報復的行為、行動便産生了。當報復的行為展開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會怎樣?就不再是正當的關係了。那真正的受害者是誰?(他要報復的人。)對,真正的受害者是交通經歷見證的人。好報復的這類人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在各種場合用言語也好、用行動也好來論斷攻擊甚至陷害、詆毁他認為揭露他、仇視他的人。好報復的人不是只在心裏仇恨一時就完事了,他要找各種機會甚至創造各種機會來報復他要報復的人,報復他仇視的人,報復他認為對他不利的人。比如選帶領的時候,如果他仇視的那個人符合神家的用人原則有資格被選為帶領,但因為他仇視那個人他就會論斷、定罪、攻擊那個人,還背後搞一些小動作或者做一些對人不利的事來報復人。總之,他報復人的手段有很多種。比如抓那個人的把柄説那人的壞話,添油加醋、捕風捉影給那個人造謡,還挑撥那個人與别人的關係,甚至他還向帶領誣告那個人,説那個人盡本分不忠心、消極抵抗,其實都是無中生有故意捏造。你看看,因為他對别人的猜疑誤解就産生出這麽多不該有的行為與行動,所有的這些做法都是因為他好報復的這個本性而産生的。其實人家講經歷見證根本就不是針對他,對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惡意,只是因為他厭煩真理、有好報復人的凶惡性情,他不許人揭露他,也不許人談認識自己,不許人談敗壞性情、談撒但本性,人談這些他聽到就惱火,就認為是在針對他、揭露他,因此而産生、形成報復的心理。這類人報復人的表現遠遠不止出現在一種場合,為什麽這麽説呢?就是因為這類人本性凶惡,誰都不能碰,誰也不能惹,他天性就對任何人、任何事物都有攻擊性,就像蝎子、蜈蚣一樣。所以説,不管人是有意還是無意説話觸及到他、傷到他,只要他感覺丢了面子、失了威信,他都要想方設法地挽回他的面子、挽回他的威信,就會産生一系列的報復行為。

接着交通好報復的這類人的其他表現。有的人因為盡本分應付糊弄被帶領對付了,他就心存不滿。你們説,這個對付是不是正當的?(是。)很正當、很正常。你盡本分糊弄了,給教會工作帶來損害了,你做得不合原則有人站出來揭露、對付,這是正當的,人應該接受。好報復的這類人不但不接受,心裏還不滿,等帶領走了就駡:「你顯擺什麽呀,不就當個官嗎?我要是當官比你會當!對付我,你算老幾啊?你對付我我就恨你,我就咒詛你出門被車軋死、喝水被嗆死、吃飯被噎死,讓你不得好死!你敢對付我?敢對付我的人還没生出來呢!」等那個帶領因為一些事被上層帶領對付了,他就幸灾樂禍,高興得不得了,哼着小調,心想:「怎麽樣?讓你顯擺,遭報應了吧!誰對付我就讓他没好日子過!」這類人怎麽樣?(惡毒。)無論多麽正當的對付修理在他那兒都不能接受,他一個勁兒講理為自己辯護,過後盡本分還是應付糊弄屢教不改。你總應付糊弄,在神家只是對付修理,你到外面打工如果應付糊弄弄不好你就被炒魷魚了,飯碗没了。神家多數時候都是以交通真理、愛心扶持為原則,讓多數人都能正常地追求真理盡上本分。其實在帶領工人中只有少數人能臨到大的修理對付,多數人做事那就是憑着信心、憑着自覺,憑良心理智,接受神鑒察,不會出什麽大錯,所以也臨不到大的修理對付。但臨到對付修理都是好事,有幾個人能臨到對付修理,尤其是上面的對付修理?這都是人認識自己、生命長進的好機會。信神起碼得知道對付修理的意義,對付修理是好事,即便個别人對付得不太合原則,摻有一些人意、血氣,但是你也應該省察自己,看自己做的到底哪方面不合原則,從正面領受,這樣對你有幫助。但這類惡人即便是正當的對付修理也不能接受,即使没有采取什麽行動來報復但心裏也是極大的不滿,又咒詛又駡,等對付他的人也臨到對付修理了或臨到什麽不順的事了,他開心得比小孩子過年還高興呢,這就是惡人的表現。還有的人盡本分争强好勝,常常不按原則辦事,還應付糊弄,導致盡本分没果效。帶領針對他的問題給他交通,實行對付修理,好報復的人對這事就不能正確對待,雖然他心裏也承認自己盡本分應付糊弄不按原則,但他對于對付修理仍然能够産生報復的想法和行動。之後他就寫信誣告帶領,抓住帶領的一些做法和敗壞流露添油加醋地向上反映,企圖撤换這個帶領。目的没達到他就在背後拆台攪擾,帶領安排他怎麽做他偏不那麽做。他不考慮教會工作,不考慮神家要求的原則,也不考慮盡本分的果效,只要自己解氣就好,誰説他都不聽,就是帶領工人説他也不接受。雖然他當面没有頂嘴、反抗,但背後就能釋放消極,就能撂挑子對抗,就能抓神家工作安排、抓帶領工人的把柄,甚至還散布觀念,自己消極不想盡本分還要拉更多的人一起消極怠工不盡本分。他的原則是什麽?「我死不怕,我得找一個墊背的。對付修理我,説我盡本分不合格,那我就讓所有的人都盡不好本分,我不好你們誰都别想好!帶領對付修理我,你們都看我笑話,我讓你們誰都不好過!」他盡本分應付糊弄或違背原則,如果有人向帶領反映了他就追究,「誰反映的?誰向帶領打我小報告了?誰跟帶領聯繫密切啊?我要是發現誰把我的事反映給帶領了讓上面知道了,我就對他不客氣!我就跟他没完!」他不但能説狠話,當然這些狠事也能幹得出來。這類人報復人的壞招、損招特别多,不單是抓人把柄論斷人、定罪人,有的人故意把他要報復的人的電腦充電器偷走,讓人家的電腦没法充電耽誤本分,還有些人故意給人的飯菜裏加一把鹽讓人没法下咽。這些拙劣的報復手段在外邦人中間常有,在教會裏的惡人也能做出這些事。他們報復人的手段遠遠不止這些,有一些缺德的做法咱們都没見識過,咱們只是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其中有些人做事的時候故意給人製造麻煩、製造障礙、製造難處,這只是言語、行為上的問題。在各個人群裏,在各種場合、各種環境之下,好報復之人的凶惡性情是無時無刻不在暴露。惡人、敵基督報復人的這方面表現就更加明顯了,教會裏只要有惡人、敵基督存在,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神選民就要受到攪擾。惡人、敵基督存在一天,教會就不得安寧,好人就要受到打擊排斥,尤其是追求真理的人就要遭到惡人、敵基督的仇視與報復。惡人與敵基督怎麽整治人、報復人?首先,他們要對追求真理堅持原則的人下手。這些惡人心裏清楚,只有追求真理的人對他們是最不利的:第一,明白真理的人會分辨他們,他們只要做壞事就被明白真理的人看透了;第二,有明白真理的人在,他們作惡就會受到一些限制,不容易得逞達到目的。這樣看來追求真理的人才是教會工作的維護者,有追求真理的人在,敵基督、惡人就不敢横行霸道,就得收斂一些,所以追求真理的人就成了敵基督、惡人的眼中釘、肉中刺,因此他們就要想方設法地采取報復。

惡人要報復人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是性情凶惡,不可理喻、没有理性。與他相處一段時間,了解他的人對他都懼怕三分,跟他説話都得小心翼翼、客客氣氣的,得特别地尊重他,總得哄着他讓着他,他有什麽問題毛病都不能直接指出來,還得委婉地商量着説、哄着説,説完之後還得對他誇奬一番,「你雖然有這個毛病、缺欠,但是你學技術還是比我們快,你的業務能力還是比其他人强,你作工作的效率就是比我們高,我看你的毛病都是長處」,還得給他戴高帽。為什麽這麽做呀?就是怕他報復。這樣他就高興了,他心裏就平衡了。多數人為了避免被他報復,發現他有什麽問題都不敢當面提出來,也不敢反映,明明看到他是在損害神家利益,明明看到教會的工作因為他的一意孤行、任意妄為而被耽誤,甚至看到他還有一些方向、原則上的偏謬也不敢提出异議或向上反映。礙于他的凶惡性情,礙于他好報復人的人性,人都對他懼怕三分,敢怒不敢言,跟他説話就要特别客氣、特别委婉,態度要特别的好、特别的温柔文雅。人對他説話有尊重、客氣,能讓着他,他心裏就舒坦,如果跟他説話直來直去還揭露他的問題給他提建議,他心裏就反感,他認為這是對他不尊重,是對他有意見、有敵意,那他就要報復就要整治,非把人搞垮搞臭不可,人如果落在他手裏就没好下場。這類人可不可怕?(可怕。)你如果不了解他真得罪他了,他心裏就該記恨你了,他吃飯睡覺都要琢磨怎麽報復你。一旦被他惦記上了早晚都得出事,因為他定意要報復你了。别看他外表跟你説話還跟原來一樣,但是當他琢磨報復你的時候你以往對他所做的所説的在他那兒就都成把柄了,他要把你當作仇敵一樣對待,一點一點地報復你,直到他心裏覺得出氣了完全滿意了為止。與惡人相處就是這個結果。

好報復人的這類人從他的各種行為上來看,從他做人做事的原則方式上來看,他幾乎對每一個人都是威脅,除非有一類人對誰都用好心、對誰都和藹可親、跟誰都不講原則,這類人跟凶惡的人在一起是安全的。但是稍微有點良知、有點正義感的人跟這些好報復的人在一起都會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地受到一些威脅,大的方面可能身體受到傷害甚至生命受到威脅,小的方面可能受到言語的攻擊、毁謗或者陷害,等等這些都是好報復的這類人凶惡性情的總體流露與表現。從他們總體的表現上來看,他們在弟兄姊妹中間、在教會中也會形成攪擾。與這些人相處幾乎每個人都將成為他報復的對象,也幾乎都會成為受害者。這類好報復人的人有凶惡性情,就是一顆隨時都能引爆的定時炸彈。雖然他們能隨從大流盡上本分,也能隨從大流正常地過教會生活,但從他們的人性上來看,他們隨時都能報復人,隨時都能對其他人構成威脅,都能使人對他産生懼怕、戒備,這是不是已經對多數人形成攪擾了?(是。)為了不得罪他,為了討好他,為了不被他記仇、不被他報復,人説話總得看他的臉色,總得聽他的話音,聽他説話的意圖、目標、方向。從這點上來看,多數人是不是不但被他攪擾了還被他控制了?(是。)那從這個性質上來看,好報復的這類人是不是惡人?(是。)已經很明確了,應該被定為惡人。如果要了解這類人的情况,多數人都不敢説實情,問什麽都用「還行」兩個字敷衍,誰都不敢反映他的問題,誰都不敢談論他、評價他,這是不是很麻煩的事啊?有人説:「這種惡人隨時隨地就能報復人,誰敢惹啊?再説人家總説自己黑白兩道都結交,還揚言誰要是得罪他他就讓誰没有好果子吃,就要給誰顔色瞧瞧,讓誰全家都不得好死,所以没人敢惹他。他愛咋地咋地吧,我們自求多福。」你看看,在教會中能形成一種這樣的局面,儼然就是他已經把這些人控制了。因着都看見他報復人的凶惡性情,人都不敢指責他對付他,也不敢説對他真實評價的話,説話都得繞着他説,很怕得罪他,就算背後説説他具體真實的表現都害怕得不得了。害怕什麽?害怕這些話傳到他耳朵裏被他報復,説完之後還得掌自己嘴巴,説「糟了,我今天説錯話了,等着吧,有我好受的,我這嘴怎麽這麽賤呢?」從那以後,每天都惶惶不可終日,提心吊膽地過日子,到他跟前就總得觀察、琢磨,「我説的話他知不知道?有没有傳到他耳朵裏?他對我態度跟以前是不是一樣啊?」越琢磨心裏越没底,時間越長越害怕,乾脆就繞着他走吧,「惹不起我躲得起,不管你知不知道,我躲着你還不行嗎?」嚇得連聚會也不敢參加了,凡是有這個凶惡之人的地方他盡本分都不敢去,都被嚇破膽了。

對于好報復人的惡人該怎麽處理?(清除。)很簡單,兩個字——清除就完事了。如果把他清除了,多數人拍手叫好,大快人心,那就清除對了。以前聚會的時候有惡人在場多數人交通都受轄制,生怕哪句話説錯了會得罪惡人,説話都得防備他、都躲着他,大家在聚會的時候都形成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只要有人使眼色話鋒趕緊轉,都成這種局面了。等好報復的這類惡人被清除了,教會中就得安寧了,教會生活也正常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正常了,弟兄姊妹之間分享、禱讀神的話,分享個人的經歷見證也都自由了,不用受任何人控制,也不用怕任何人、不用看任何人的臉色了。從這個結果上來看,這類惡人清除得對不對?(對。)太對了,該清除。不清除他大家就没有好日子過,不清除他有很多人都不敢來聚會,甚至有些膽小的人晚上盡做噩夢,總夢見被惡鬼掐脖子,聚會的時候總是小心翼翼的,總也不敢説話,總不得釋放自由。自從惡人被清除之後,他完全變了一個人,聚會時敢説話了,交通也積極了,自由釋放了。這是不是好事?(是。)這類好報復的性情凶惡的人好分辨,一般人相處半年以上,誰是這類人大家應該都會有知覺也會看得清楚,相處一段時間就知道了。教會帶領工人在處理這類惡人的事上不應該被動。什麽叫不應該被動呢?就是處理這類人不應該等到他迷惑了一些人、做了一些壞事引起大家公憤了才處理,這就太被動了。那什麽時候處理惡人最好?就是有少部分人已經受到坑害,對他很反感很防備,完全能够定性他是惡人的時候就應該盡快地處理他、清除他,這樣就能避免更多的人受到他的傷害,同時也能避免一些膽小的人被惡人嚇破膽或者被他絆倒。最關鍵的是什麽呢?惡人在教會中攪擾時間長了最終的結果是控制教會、控制神選民,如果到了這種程度,受害的是所有人。為了避免所有人受害,教會帶領就應該在一部分人受害的時候,或者有些人對這類人已經特别反感、已經把他看透識破確定他就是好報復人的惡人時,及時對他作出清除的處理,不要等惡人作惡多端激起民憤了才决定處理,那就太被動了,這個教會帶領是不是就太窩囊了?(是。)教會帶領作這類工作應該對這類人的情形、表現、流露特别敏感,盡快地識破看透這類人的性情,然後定性他是應該被清除的惡人,盡早地對他作出處理。如果剛開始還不能定性那就應該着重觀察,觀察他的言行舉止,了解他的心思與他做事的動向,一旦發現他要報復人就應該及時采取措施將其清除,避免更多的人受害遭到報復。

有的教會帶領説:「我們不怕惡人,除了懼怕神我們誰都不怕。惡人算什麽啊?撒但我們都不怕,大紅龍的抓捕迫害我們都不怕,還能怕惡人?一個惡人就是一個小鬼嘛,怕他幹什麽?我們就把他留在教會裏讓多數弟兄姊妹受害,受害之後長分辨,有分辨以後就再也不受這類惡人的捆綁轄制了,那該多好啊!」多數人能不能達到這個身量?(不能。)達不到。他們的信心太小,明白的真理太有限,身量太小,看到惡人就繞着走,不敢得罪惡人。多數人除了怕死、惜命之外還保全自己的各方面肉體利益,達不到從惡人做的各類事上長分辨、學功課,所以你這個想法根本就不實際,達不到果效。如果一處教會出現一個惡人,當多數人已經認清、斷定他是惡人的時候有多少人有正義感能够站出來與惡人决裂、争戰,維護神家的利益?這個百分比是多少?百分之十有没有?如果百分之十都没有,那百分之五有没有?(差不多。)那就是二十個人裏能有一個人站出來與惡人争戰,能用神的話語揭露他與他較量,展開辯論,把他清除出教會,這些人才是神選民當中的英雄,是教會的功臣。有的帶領工人都不敢處理惡人,這樣的人配不配做帶領工人?他有没有資格見證神啊?他聽説有惡人出現,是教會要清除的人,就説:「要清除他有點麻煩,他原來跟我挺熟悉的,他知道我家在哪兒,還知道我家都有誰信,要是開除他肯定得報復我啊。」你們説,這樣的人配不配做帶領工人?(不配。)發現了要清除的惡人之後他第一時間先想到自己的利益,怕惡人報復他,他就不想想惡人知道一些聚會地點和弟兄姊妹的聯繫方式,被清除以後能不能出賣教會、出賣弟兄姊妹?該怎麽防範?他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神家利益,而是先想到惡人知道他的家庭情况,擔心惡人出賣他家對他家有不利的影響,這樣的帶領工人有没有見證啊?(没有。)有些帶領工人看見惡人横行霸道要控制教會他都不敢説話,而是妥協、迴避,不敢處理惡人,看見惡人就像看見三頭六臂的惡鬼一樣嚇破膽了,他不維護神家的利益。而有些普通弟兄姊妹還有點正義感,發現惡人就有膽量有信心敢站出來揭露惡人,不怕惡人報復。但是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比例太小了,剛才你們説有百分之五,這都可能有點誇大,不是保守的説法。那從這一點上來看,多數人對待性情凶惡、好報復的人是什麽態度?(多數人都是自保。)先想到保全自己,他不思想怎樣站起來與惡人争戰維護神家的利益、維護弟兄姊妹的利益,只是自保。那這個自保説明什麽問題?(這樣的人很自私。)一方面是人性太自私,另一方面是多數人對神的信心太小。他嘴上説「神主宰一切,神是我們的後盾」,但當事實臨及的時候他就覺得神靠不住得靠自己,先保全自己,這是最高智慧。意思是:「誰也保不住我,神都不可靠,神在哪兒?人看不見啊!再説,神保不保守我都不知道,神萬一不保守我怎麽辦呢?」人的信太可憐,口口聲聲喊着「神主宰一切,神是我們的後盾」,但是臨到事的時候却只求自保,不能站出來與撒但争戰站住見證,這點信心都没有,人的信太可憐,在這事上同樣暴露無遺,就這麽點小身量。對于好報復的這類惡人,如果有個别人想揭露他們但感覺勢單力孤,怕被對方壓制住,那就應該再聯合幾個帶領工人或者有分辨的弟兄姊妹,大家擰成一股繩就有絶對得勝的把握,然後對這類惡人的所作所為實行揭露解剖,讓多數人分辨、看清惡人的嘴臉,都能同心合意聯起手來共同把惡人清除出去。剛才你們説當惡人出現的時候神選民中間差不多有二十分之一的人能够有點正義感説點公道話,敢站出來把這類惡人清除出去,二十分之一有點少,如果一處教會只有十個人的話,那惡人怎麽清理?就清不出去了,這十個人就得受惡人的控制、就得受惡人的氣,這可不行,争取達到十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的人敢起來與惡人争戰,這多好啊!你總想保全自己,結果不單在撒但面前失去了見證,更失去了在神面前得真理的機會。一處教會有一個惡人,起碼有一部分人受害;如果有兩個惡人,多數人都要受害;如果有敵基督掌權,手下還有幾個幫凶爪牙,那全教會的神選民就都受害了。是不是這樣?(是。)一個人起來與惡人争戰是一份力量,十個人起來與惡人争戰是十份力量。你們説,惡人是懼怕一個人還是懼怕十個人?(十個人。)那如果二十個人、三十個人、五十個人都起來與惡人争戰,最後誰得勝了?(弟兄姊妹。)最後弟兄姊妹都得勝了,那清除惡人是不是容易多了?人多力量大,這個簡單的道理你們應該都明白。所以説,分辨惡人、清除惡人絶不單單是某個帶領工人的責任,而是教會全體神選民共同的責任。經過帶領工人的努力、神選民的配合把惡人清除出去了,大家都有好日子過。如果不把惡人清除出去,而是留在教會裏等着他悔改,結果過了半年一年也没見他好轉,還把神選民攪擾得苦不堪言,這就是憐憫惡人的結果。你縱容惡人在教會中横行霸道控制教會就等于是把自己交在惡人手中,也是把弟兄姊妹交在惡人手中讓他隨意地控制、殘害神的選民。在惡人、敵基督掌權的環境裏想明白真理得着真理這容易嗎?(不容易。)時間寶貴啊,盡早地把惡人清除出去你就能盡早地恢復平静享受正當的教會生活,能更多地明白真理。你不清除惡人,惡人就像瘋狗一樣在人中間攪擾、破壞,想怎麽説就怎麽説、想怎麽做就怎麽做,這樣你得真理的時間就會被剥奪,那就等于你的時間、你的盡本分都被惡人控制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啊?(壞事。)道理上人都知道是壞事,但臨到惡人攪擾教會的時候就不這麽考慮了,只顧自己不被惡人算計、殘害就完事了。如果教會中神選民都這樣懼怕惡人,這處教會就容易被惡人、敵基督控制了,神選民也就被惡人、敵基督控制了,還能够達到蒙神拯救嗎?那就不好説了。一處教會中如果没有兩三個明白真理的人同心合意地見證神、事奉神,這是没有希望的教會,這是可悲的事。

好報復,這是惡行的一種表現,也是凶惡性情所産生出來的其中一種行為表現,這類人有了這種具體表現那就應該被定性為惡人。當然,有些人之前因為小肚鷄腸、因為没見識或者因為初信不明白真理在人群中總是好斤斤計較,遇到一些對他不利的人或者傷害過他的人他就會仇恨,或者曾經用一些手段報復過某些人,但是當聽到好報復的這類人是惡人是教會清除的對象時,他的想法有所改變,心裏在暗暗地回轉,他的行為也有所收斂、有所約束,你們説,這類人算不算惡人這個行列裏的人?(不算。)從哪兒看出來的?(他能回轉。)他能回轉就證明什麽?證明他能接受真理,這是一個好的現象。為什麽説他能接受真理呢?就是他聽完了這方面真理知道報復人是惡人的表現之後能反省自己的敗壞情形,承認自己的敗壞實質,然後向神悔改,能按照神的話去行,約束自己的行為,這就是接受真理的表現。咱們在這裏所説的惡人他是不接受真理,你把真理交通得再明白他也不接受,他還要一意孤行,誰説都不聽,你就是警告他「你這樣做要被清除」他也不在乎,還要堅持自己的做法,誰都改變不了他。你揭露他他不承認,你説他好報復人就是惡人應該清除他,他也不會放下手中的惡,絶對不會回轉。這是什麽人?這就是厭煩真理的人。他絲毫不接受真理,就是不管怎麽定性這類性情實質、怎麽揭露這類人的惡行、怎麽處理這一類人他都不為之所動,絶對不會低頭認錯,也絶對不會放手,這就是不會回轉。那不回轉的實質是什麽?就是不接受真理。他但凡能接受一句對的話、能接受一方面真理他都不會這樣一條道走到黑,他都會回轉、會認錯,會或多或少地放下自己之前所堅持的。正因為他是惡人,是性情凶惡的惡人,在這樣的性情下産生了好報復的行為之後,他不但不接受神話語的揭示、不接受對付修理、不接受這樣的定性,反而要一直堅持到底,不打算接受對他的定性,也不打算接受對他的揭示,也不打算承認自己的敗壞,當然在不承認自己敗壞的基礎上他也不打算放弃他好報復人這樣的行為、做法與他做人的原則,這就是徹頭徹尾、地地道道的惡人了。這類惡人是不是魔鬼啊?(是。)他是絶對具備撒但實質的魔鬼,你改變不了他。為什麽改變不了他呢?根源就在于他絶對不可能接受真理,連絲毫的真理都不接受,任何對的話、正面的話、正面的事物他都不接受,即便他口頭承認神的話是真理、是正面事物但他心裏却絲毫不接受真理,也不打算實行經歷神的話來改變自己做人做事的方式。有時他口頭也承認自己做事盡憑撒但哲學,但他也絶對不會接受真理,誰跟他交通真理他都極度反感,還能仇恨人、論斷人,誰能揭露他分辨他他就仇恨誰、報復誰,不管這個人是誰,親爹親媽也不行。這是不是不可救藥啊?(是。)不可救藥。那他被清除可不可惜啊?(不可惜。)這類人就必須清除開除。好報復人的這類人基本上就是這些表現,他們的特徵、性情,他們做事的方式方法與他們的思想,還有他們對待真理的態度基本上就是這些,他們對教會、對弟兄姊妹形成的影響前面也説了,就不再交通了。第四類——好報復的這類人的表現就交通到這兒。

接着交通第五類人,不能謹守口舌。這算不算大問題?不能謹守口舌從字面意思上來看好像不是大問題,把這類人定為惡人有些人可能有點想法,「人長嘴了就隨時隨地都得説話、隨時隨地都得説事,不能謹守口舌就給列到應該清除的惡人中間了這是不是有點過分了?」這事你們怎麽看?(如果他們對教會生活、對教會工作形成了攪擾打岔,造成不好的後果,也是清除的對象。)這樣的人就不是不謹守口舌的問題了,而是人性有問題了,他對弟兄姊妹、對教會生活、對教會工作形成攪擾,或者他説的話屬于背叛,出賣教會了,甚至讓神家、讓神的名受到了羞辱,這樣的人就應該處理了。咱們先説説不能謹守口舌這類人的表現,然後再説怎麽處理。不能謹守口舌的這類人是不是就可以稱為「大嘴巴」?(是。)是嗎?這是這類人的特徵嗎?大嘴巴是不是傻乎乎的不知什麽該説、什麽不該説,想説什麽就説什麽,也不考慮後果?不能謹守口舌是指這類人嗎?(不是。)有些人善于言談,善于與人交流,心直口快,也比較單純誠實,他常把自己的心裏話、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敗壞流露、自己經歷哪些事甚至自己做錯哪些事拿出來與别人交流,但是這類人不見得就傻,不見得就不能達到謹守口舌。你看他什麽都説,挺單純誠實,但是關鍵的事,能羞辱神、羞辱神家的事,能出賣弟兄姊妹、出賣教會當猶大的事他一個字都不説,這叫謹守口舌。所以,不是説直腸子、大嘴巴、善于言談的人就不能謹守口舌,這裏所説的不能謹守口舌指什麽?不能謹守口舌就是説話没有原則,不分對象、不分場合、不分背景什麽都亂説,而且絲毫不懂得維護教會工作、維護神家的利益,或者絲毫不管對弟兄姊妹有没有益處、對教會生活有没有利,什麽都説。這個「什麽都説」的後果是什麽?就是無意中出賣了神家的利益、出賣了弟兄姊妹的利益。在不經意的時候,因着他亂説話、因着他不能謹守口舌讓外邦人抓神家的把柄,讓外邦人耻笑某些弟兄姊妹,讓外邦人、不信的人知道了很多不該知道的事,從而對神家的事、對教會内部的事指手畫脚,説一些不三不四的話,説詆毁神、褻瀆神的話,甚至給弟兄姊妹造謡、給教會造謡、給神家的工作造謡,帶來一些不良後果,這就構成了攪擾神家工作,屬于作惡了。有的人還特别注重了解調查教會的帶領工人是誰、他們的家庭住址,弟兄姊妹的個人信息,還有教會的財會工作、財會人員,以及教會清除、開除人員的名單,還有就是特别注重了解教會的工作安排,有這種表現就有重大嫌疑,就可能是大紅龍的奸細、特務了。這些事如果泄露給外邦魔鬼,讓大紅龍掌握了,後果不堪設想。有些人因為愚昧無知把這些情况或者其中一部分情况跟自己家中不信的親人透露了,被他們傳講出去或者提供給大紅龍的特工,那就會帶來隱患,就會給教會工作帶來許多麻煩,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這些教會内部的事常常有人在不經意間就説給家裏不信的親人了,而且一點兒不保留地全都説了,甚至對自己不信的親戚朋友説,使教會内部的事通過他的口不斷地向外泄露。泄露的結果是什麽?他許多不信的家人、親戚朋友知道了很多連弟兄姊妹都不知道的一些教會内部的事,或者弟兄姊妹的家庭住址、真實姓名與婚姻私事。這些教會裏的事是怎麽泄露出去的?外邦人是怎麽知道的?教會裏有「通訊員」哪!這類人稱為什麽?(不能謹守口舌的人。)對了。他把每天教會生活中發生的事或弟兄姊妹的事都告訴給不信的家人,好比説某某姊妹離婚了、某某姊妹的丈夫做生意賠了或兒子不聽話、某某弟兄姊妹家買房子了等等這些事,還有某某弟兄姊妹被大紅龍抓捕當了猶大、某某弟兄姊妹站住見證了,甚至還跟家裏人説教會帶領對付他了。他回家議論的全是這些事。家裏人還給他出謀劃策幫助他對付帶領、對付弟兄姊妹,幫助他對付教會中所有跟他不合的、給他出難題或者揭露過他的人。這類人到聚會時來到弟兄姊妹中間顯得特别的乖巧老實,言語不多,不善交談,從來也不講自己的敗壞性情,從來也不交通經歷認識,甚至很少禱告,把弟兄姊妹都當成防備的對象,而把家裏的外邦人當成神家的人對待,把教會所有的情况隻字不落地全數跟家裏人念叨,什麽事都跟家裏人説,就連教會印刷神話語書籍的事、教會裏誰有什麽特長等等都跟家裏人説,都跟不信的人説。不管他這麽説的目的是為了什麽,從最後的結果來看,他把教會工作、把弟兄姊妹都出賣了。教會中每一個主要成員他心裏都掌握,當然這些人也是他背後議論、論斷的對象,還可能成為他背後出賣的對象。誰跟他關係好他就在家人面前一個勁兒地誇,誰跟他關係不好他就在家人面前一個勁兒地駡,甚至惹得家裏人跟他一起駡,駡弟兄姊妹是蠢貨、駡弟兄姊妹不是東西,外邦人駡什麽他也駡什麽。他跟外邦人一樣純屬不信派,不是什麽好東西,這類人就應該及時地清除。

在大紅龍國家每個信神之人的信息都應該保密,就是神選民到了海外也應該保密,因為大紅龍的特務遍及世界各國,他們無孔不入,專門搜集信神之人的信息。在中國大陸,弟兄姊妹跟隨神每一個人的處境都很艱難、危險,就是到了海外也有一定的危險,如果被大紅龍特務搜集到信息,一方面有被引渡的危險,另一方面起碼他們在大陸的家人、親人就要受到連累。出于安全考量,也出于對人的尊重,任何人都應該為弟兄姊妹的私人信息保密,不應該跟不信的人説,就是對信神的人也不應該不經本人同意就隨隨便便把其個人信息説出來讓人知道。絶不能把弟兄姊妹的任何信息以及教會工作、個人所盡的本分還有個人交通的經歷等等這些信息當成茶餘飯後的話資與外邦人談論。與他們談論的後果是什麽?有没有一點兒積極的、正面的作用?(没有。)談論的後果就是被那些外邦的魔鬼抓把柄、耻笑、論斷甚至咒駡、毁謗。這樣好嗎?(不好。)你們看看教會内部有没有别有用心的人,他能把教會工作、教會生活的實際情况,誰是真信的、誰追求真理、誰盡本分,哪些人不盡本分、哪些人常常消極、哪些人糊塗信,甚至弟兄姊妹私人的一些信息、狀况,等等這些細節都毫不保留地跟外邦人説、跟家裏不信的人説,查查有没有這樣的人。有些事即便是教會中人也没必要知道,而他不信的家人却知道得比教會中人還多還清楚,這是怎麽回事?這就是内奸的「功勞」。這個内奸把他的家人當教會帶領對待了,他在教會中看到任何事都要回家向他的「帶領」彙報,以便討好家人聯絡感情。很顯然,教會所有的這些事都被那些不謹守口舌的内奸出賣了。他們不尊重弟兄姊妹,不維護神家的工作、神家的利益,把神家、把教會當成社會、當成公共場所,把弟兄姊妹當成外邦人隨意評論加以論斷,甚至和不信派、外邦人一起隨意論斷弟兄姊妹。甚至有些人被帶領修理對付了或者跟弟兄姊妹發生衝突、發生争執、發生不愉快以後就回家大哭大鬧讓家裏人都知道,導致的後果是他的家人要找帶領報復、找弟兄姊妹報復,要出賣教會、搞垮教會。這是不是好的現象啊?(不是。)能把教會内部的事,把教會中有多少弟兄姊妹過教會生活、人都盡什麽本分這些情况都毫無保留地跟家裏人説、跟親戚朋友説,這是什麽東西啊?這是不是真信的?(不是。)這是不是神家的人?能不能稱他是弟兄姊妹?(不能。)這樣的内奸、家賊只要留在教會裏,不管是過去、現在和將來都會給神家、給弟兄姊妹帶來大的麻煩,即使他在教會生活中好像没有太多的惡行,但他背後能這樣傳遞神家各種信息給外邦人、給撒但魔鬼,造成的後果與影響太惡劣了!這樣的敗類該不該讓他在教會中存留?(不該。)他配不配稱為神家的人?配不配讓人把他當成弟兄姊妹?(不配。)那這類人怎麽處理?(盡快清除。)盡快地清除,把他踢出去!清除的理由是:「你這個人不能謹守口舌,你不識好歹、吃裏爬外,你信着神享受着神的恩典,享受着弟兄姊妹對你的幫助、愛心、忍耐、照顧,你還這樣出賣弟兄姊妹、出賣教會,你不是個東西,你滚出去!」弟兄姊妹的事、教會的事、神家的任何工作不應該讓外邦人知道,不應該讓外邦人拿來當成閑話談論,他們不配!這些事從誰的口裏流傳出去誰就是可咒可詛的對象,誰就是教會應該清除的對象,弟兄姊妹就應該弃絶他。就根據他能够出賣弟兄姊妹、出賣教會,把教會内部的事傳給外邦人讓人隨意談論,他就是不折不扣的叛徒、内奸、惡人,應該被教會清除出去。無論教會内部作什麽工作,比如該清除哪些人或發生什麽事,弟兄姊妹怎麽交通、辯論都可以,但不能傳到外邦人那兒去,不能對家裏不信的親人説,尤其是一些身量小的、初信的弟兄姊妹他們的個人情况、家庭情况都不能跟外人説,你如果憋不住非要説,你就應該禱告神、依靠神學會克制自己,做有意義的事。如果實在控制不住就需要先向教會報告尋求解决,以防止出現不良後果,因為傳播這些東西是最容易出事的。比如,個人的電話號碼、家庭住址,信神幾年了,個人的家庭婚姻狀况,等等這些情况都屬于敏感話題,與真理、與生命進入没有絲毫關係,這屬于個人隱私,只有特工、内奸才專門調查這些事。如果你喜歡了解、傳播這些事,這是什麽性情?有點犯邪門啊!不追求真理反而專門搬弄是非,做内奸、特務工作為大紅龍效力,這是不是邪門歪道啊?凡是專門了解、調查、亂傳敏感話題、個人隱私的人都是别有用心,是不信派,神選民要格外防備。這類人如果不悔改應該取締他的教會生活,因為出賣弟兄姊妹是最不道德、最卑鄙無耻的,神選民要遠離這種人。在教會生活中也應該限制人了解、談論這些事,因為這不是交通真理的内容,説這些事對人没有絲毫益處。

神家有各項行政規定,這是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凡是教會内部的事務、帶領工人的人事調整,還有教會清理工作與上面的安排,等等這些事都不能在教會中隨意傳播,免得被不信派、惡人出賣給撒但。因為神家跟社會不一樣,神要求人追求真理、多讀神的話、多揣摩多交通,能傳揚神的話見證神才是正當風氣,多交流經歷見證才是正當風氣。另外,神家中有許多新人信神時間短,難免有一些不信派還没有被顯明出來,尤其是信神前五年、前十年都是顯明人的時候,不知道哪些人能站立住、哪些人站立不住,也不知道還有多少能攪擾教會的惡人存在,如果總亂傳一些個人信息等外面的事、與交通真理無關的事能帶來許多不良後果。比如,有人問:「某某帶領是哪兒的人?家住在什麽地方?」這些敏感問題就不是神選民該知道的。有人問:「神家印一本神話語書籍多少錢?」知道這事有用嗎?(没用。)花多少錢關你什麽事啊?跟你收費了嗎?這事好像跟你没關係吧?有人説:「神家的上層帶領現在是誰啊?」如果他不是直接帶領你的,你不知道對你有没有影響?(没有影響。)如果在大陸的話你知道了還是個麻煩,萬一大紅龍抓住你之後酷刑折磨你,你要是不知道,怎麽打你也説不出來,你不至于當猶大,要是你知道,打得狠了你承受不住或許就説出去了,那就成猶大了。那個時候你就會説:「我當時瞎問什麽啊,要是不知道多好啊,打死也不知道,編也編不出來,那就不會當猶大了。以後長教訓了,對這些與真理無關的事可不能知道太多,打聽這些事没什麽好處,不知道更好。」還有的人問:「神家搞業務工作一共有多少組啊?」這關你什麽事啊?你在什麽組你就作什麽工作,不知道這些不影響你正常盡本分、不影響你信神追求真理,也不影響你過教會生活,什麽都不影響。你不知道這些根本就不攔阻你信神追求真理蒙拯救,那你打聽它有什麽用啊?「多數弟兄姊妹都是城裏的還是鄉下的?是有文化的還是没文化的?」知道這事有用嗎?(没用。)都是鄉下的怎麽了?都是城市的又怎麽了?這都不涉及真理。有人問:「現在福音工作擴展得怎麽樣了?」這個打聽打聽可以,但具體擴展多少國家了有的人好奇也細節打聽,這就没必要了,知道了能怎麽樣啊?能得什麽益處啊?你没有真理實際還照樣没有實際,對盡好本分也没有一點兒幫助,對生命進入也没有任何的輔助作用。有些事務性的事不打聽也行,不知道更好,知道多了是負擔,一旦泄露出去就是麻煩、就是過犯,知道這些事不是什麽好事,知道越多越是麻煩。明白真理的人知道什麽事該説、什麽事不該説,那些不通靈的糊塗人説話不分裏外拐,盡胡説八道,所以對教會中那些不明白真理的人也不應該向他們報告這些事,他們知道這些事也没有什麽益處,一不能幫着解决問題,二不能維護教會工作,三也不需要他們為神家説好話。神説的話都是真理,神作的事都是公義,還用那些不通靈的不信派、外邦人來阿諛奉承嗎?不需要。就算全世界所有的生物没有一個追隨神的,都不敬拜神,那神的地位、實質也不變。神就是神,永遠都不變,不會因着任何情况的改變而改變,神的身份地位永遠不變,這是信神該明白的真理。那些不信派、外邦人説話做事不分裏外拐,他們知道太多對神家工作有利嗎?神家工作需要他們知道嗎?他不配知道!有些人説:「是不是這些事都是秘密,所以不能讓他們知道?」你們信神到現在了,你們看這些事有秘密嗎?(没有。)但神選民都有人格尊嚴,不能讓外邦人談論、耻笑,神家、教會、弟兄姊妹,無論是群體還是個體都是有尊嚴的,都是正面事物,誰也别想玷污。誰做了讓撒但魔鬼肆意玷污、隨意毁謗或者損害神家名聲、損害弟兄姊妹名聲的事都是可咒可詛的!所以,對于不能謹守口舌的這類人教會絶對不允許他存在,一旦發現必須清除出去!這麽處理是不是合乎原則?(是。)

有些人跟弟兄姊妹説話交流、接觸交往都特别地小心謹慎,但回家後就成了大嘴巴什麽都説,甚至弟兄姊妹的個人信息他都不落下,以致他的家裏人、不信的外邦人、那些挂名信的人對教會的很多事都知道,這樣的人就是内奸,是叛徒猶大,正是教會應該清除的對象。他留在教會的時間越長,教會弟兄姊妹的信息他知道得越多,他出賣得就越多,被外邦人抓把柄毁謗的事就越多。如果你不怕他把這些信息賣給外邦人,那你就留着他;如果你不願意讓你個人的信息、教會内部的事從他的嘴裏流傳出去,那你就應該盡早地把這個内奸清除出去。這樣做是不是合適?(是。)對這類人不能客氣,他們没安什麽好心,不是什麽好東西。這類人比起前面説的好報復和放蕩不受約束這兩類人怎麽樣?比他們好不好?(不好。)這類人可能也跟着盡本分,也能出點力受點苦,神家要求做什麽事也能配合也不拒絶,但就是有一點,神家有什麽事他都跟外邦人説,他天天都充當叛徒、内奸的角色,就這一點教會就不能容忍他,就得把他清除出去。明白了吧?(明白了。)他無論在教會中是高興了還是不高興了,誰招惹他了或者誰跟他好了,他當選教會帶領了或者被撤换了,不管發生什麽事,每一個細節他都要跟家裏不信的人説,都要讓家裏不信的人、外邦人第一時間知道,及時地掌握教會内部的情况,對這樣的人千萬别客氣,别手下留情,發現一個清除一個。這樣做怎麽樣?(合適。)這樣做是不是不留情面啊?(不是。)不是不留情面。你把他當弟兄姊妹,但他絲毫不維護神家利益、不維護弟兄姊妹的利益,而是處處出賣神家的利益、出賣弟兄姊妹,你把他當家人,他把你當家人了嗎?(没有。)那你就别跟他客氣了,該清除就清除。到目前為止,你們有没有發現這樣的人啊?(也遇到過,他把弟兄姊妹的事都跟家裏人説,有時候教會裏的一些事和一些具體安排他也會第一時間告訴家裏人,那些人也會抓把柄在背後説教會的閑話。)這樣的人清除了嗎?(清除了。)清除之後他抱不抱怨啊?他還覺得不公平,「我也没做什麽事,這也不算觸犯行政,也没打岔攪擾,怎麽就被清除了呢?」你們説,他這麽做的性質是不是比打岔攪擾更嚴重啊?(是。)這樣的人還能不能挽救啊?他容不容易變化啊?(不容易。)為什麽説不容易呢?從哪點看不容易變?(他就不是神家的人,不是弟兄姊妹,實質就是不信派、外邦人。)這是他的實質。那從哪點上看出他是外邦人、不信派啊?(他在教會中有什麽情緒都跟家人去發泄,説明他臨到什麽事都不會從神領受,更不會學功課,這樣的人不經歷神的作工也不接受真理,所以實質就是不信派。)這個不信派的實質是説清楚了,跟家裏人發泄情緒,什麽事都憑情緒對待。那怎麽能看出他不是神家的人,而是一個混進神家的外邦人?(因為他能够出賣神家利益,當叛徒、當内奸,他根本就不是維護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的人,所以這類人不是跟神家一心的人。)没説到點上。我跟你們説説。這類人雖然參加教會生活也參與盡本分,但是從始到終他是不是把弟兄姊妹當成家人了?土話講是不是把弟兄姊妹當成自己人了?(不是。)那他把弟兄姊妹當成什麽?(外人。)對了,當成外人,當成對手。那他把神家、教會當成什麽了?是不是當成一個上班打工的場所?(是。)他把神家、把教會當成外邦的一個公司、團體,把弟兄姊妹當成外人、當成防備的對象、當成對手,所以他很輕易地就能把弟兄姊妹的各種信息、各種實情透露給那些根本就不信神的人。他也知道那些不信的人不會説什麽好話,甚至能詆毁弟兄姊妹、毁謗神家,這些他都知道,但他還是這樣肆無忌憚地把弟兄姊妹的情况、把教會的情况毫不保留地透露給這些外邦人,他分明就是把弟兄姊妹當成外人、當成對手,一旦有任何不愉快的事發生,他馬上與外邦人聯起手來在背後嘲笑、毁謗、對付弟兄姊妹,這樣就滿足他個人的欲望了。在教會中論斷任何的弟兄姊妹他覺得行不通,因為他如果當着弟兄姊妹的面議論教會的事、議論弟兄姊妹,他覺得要承擔後果,這個後果對他不利。而與家人議論這些事完全可以滿足他個人的血氣、欲望、情緒,也不用承擔任何後果,因為家人畢竟是家人,不可能出賣他。而弟兄姊妹則不然了,隨時隨地就能檢舉他,隨時隨地就能揭露他、對付修理他,甚至隨時隨地就能讓他丢掉本分、丢掉自己的職務,所以這裏説他把弟兄姊妹當成他的對手一點兒都不假。對手就是該防備的人,他跟弟兄姊妹什麽都不説,也不交通也不揭露,而到自己家裏跟不信的親人過上「教會生活」了,與家裏人那是無話不説傾吐衷腸,自己的想法觀點、自己的不如意不滿以及自己所有偏謬的觀點都毫無顧忌地傾倒出來,得着釋放、感覺痛快,家裏人也不會嫌弃他,還會幫助他、配合他。如果在教會中這麽説,他的不信派真相就全暴露了,教會就得把他清除出去,所以他没把弟兄姊妹當成家人而是當成對手。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從來不把自己當成教會的一分子,所以教會的任何事不管是被宗教界毁謗褻瀆還是被外邦人造謡耻笑,或者被國家政府栽贜迫害,對他個人來説没有關係、無關痛癢。如果他真能感覺「教會的形象受損失了,神的名受羞辱了,那我們信神之人的尊嚴就受到嚴重挑戰了,基于這個原因我也絶對不會把教會的事、神家的事跟外邦人説,讓外邦人拿來談論取笑,就是出于保護自己也不能把神家的事隨意地跟家裏不信的人説」,有這樣的意識是不是就能謹守口舌了?那他為什麽做不到呢?很顯然,他根本就没把自己當成神家中的一分子,没把自己當成是信神的人。有些人説:「你這話不對,他没把自己當成神家的一分子,那為什麽還能來聚會呢?」信神的人中間什麽人没有啊,咱們之前不都交通過了嗎?帶着各種不良動機、目的來信神的大有人在,這也是其中一類。信神是為了找樂子、解悶、找精神寄托,這樣的不信派不都是常見的嗎?這不是大有人在嗎?(是。)他都不承認自己是信神的,當然教會的一切工作、神選民盡本分這些事情也無關他的痛癢,他都不往心裏去,所以教會的工作情况、教會内部的事,甚至弟兄姊妹之間發生的任何問題他都能隨隨便便、輕而易舉地説給外邦人聽。説完之後外邦人評頭論足、詆毁諷刺他心裏都不難受,甚至還要跟外邦人一起駡弟兄姊妹、論斷神家,評價神家的工作、評價神家的工作安排。這是信神的人嗎?(不是。)真信的人絶對不會做出這種事來,出于維護自己的尊嚴、維護自己的利益他也不會這樣吃裏爬外、胳膊肘往外拐。是不是這樣?(是。)所以這類人就是惡人、不信派,必須得清除,早清除教會早清净。

再説説你們自己。比如,你的父母不信神,你的兄弟姐妹或者最要好的朋友不信神,但是他們不反對你信神,對你信神還挺支持的,你會不會把教會裏的事都跟他們説?如果你的女性朋友問,「你們教會信神的那些男性有没有要找對象的啊?有没有比較老實還是高富帥的啊?」外邦人中有一些正經人也想找個正經人過日子,她就想找信神的,你願意跟她説嗎?(不願意。)你説,「你對信神的人有好感也没用,你是不信的人,跟信的人本不相合,没有共同語言,走的不是一條路啊!看你穿那身衣服花枝招展的,我們教會的弟兄誰能看上你?」你都看不上她,所以教會這些事你能跟她説嗎?(不能。)三句話説不到一起就得崩,觀點完全不一致。即使有的外邦人對信神的人有好感,即便你信神之後他跟你還保持以前的朋友關係,但是教會内部的事、你盡本分遇到的難處你願意跟他説嗎?(不願意。)即便他支持你信神,你跟他説教會的事有什麽用呢?比如,有些弟兄姊妹在大紅龍的酷刑折磨拷問之下依然不做猶大,就這樣的見證,外邦人都佩服的事,你願意跟他説嗎?(不願意。)為什麽不願意説啊?(這些事都跟他没關係,對這樣的經歷見證他也理解不了。)他理解不了。那説了有什麽負面作用?(他有可能反過來論斷教會。)他會論斷:「你們這些人何苦呢,跟國家對着幹?」你看看,一句話就把他的本性暴露了。什麽叫跟國家對着幹啊?分明就是統治國家的魔王殘害神的選民,他看見了還裝作不知道,他分明是顛倒黑白、歪曲事實地説話,你還能跟他談論什麽呀?任何信神的事都不能跟他説,不能讓他知道。不能謹守口舌的人能把教會的事都跟外邦人説,很顯然這是不信派,這是魔鬼到神家混日子來了,這就是個吃裏爬外没有絲毫良心理智的畜生。神家、教會的利益、名聲受到任何的損失對他來説無關痛癢,不關乎到他任何的利益,他一點兒都不難過,所以他就能肆無忌憚地把教會内部的事跟外邦人、不信的人隨意亂説。這樣的人可不可恨哪?(可恨!)一個根本没把弟兄姊妹當成一家人而是把外邦人當成一家人的不信派能不能接受真理?(不能。)能不能承認神是真理啊?(不能。)一個根本没把自己當成教會成員的人,當聽到神拯救人的這些話語的時候他能不能放下自己的利益來追求真理進入真理實際啊?(不能。)他們每天從事的工作就是出賣教會利益,胳膊肘往外拐,當内奸、當猶大、當叛徒,這好像是他們的使命,他們不走正道偏偏為作惡活着,那就該死,可咒可詛!這類吃裏爬外的猶大、叛徒、撒但差役都是反面的東西,是對人類有害的,讓所有人唾弃的,那教會處理他們、清除他們是不是理所應當啊?(是。)理所應當!你們是不是不願意被人出賣啊?如果教會被出賣了、神家被出賣了,可能多數人不會感同身受,不太難過,只是心裏不是滋味,因為自己畢竟是其中一員。但如果自己被教會某人出賣給外邦人,因着他的出賣而被外邦人歪曲事實,被毁謗嘲笑、被論斷定罪,你是什麽滋味啊?那時你是不是就感受到了教會、神家蒙受屈辱、蒙受羞辱的滋味了?(是。)從這一點上來看,這類人清除得合不合適啊?(合適。)應該清除,對他們就别客氣了。關于不能謹守口舌的這類人,從他們做人、活出的各種表現上來看,他們就是教會中的不信派,是應該清除的一類惡人。不管他們做事的方式是隱秘也好還是公開也好,一旦有人發現誰不能謹守口舌,他的人性實質就是地地道道的不信派,那就趕緊通報帶領工人、通知弟兄姊妹,對這類人作出及時準確的分辨,然後盡快地清除出教會,不要讓他們與教會、與教會工作、與弟兄姊妹有任何的瓜葛,徹底把他們清除出去這就對了。關于不能謹守口舌這一條人性的表現就交通到這兒。

今天交通的這三類人是不是比之前交通的那兩類更嚴重了?(是。)情節更嚴重了,人性更惡劣、更卑鄙了,他們對教會、對所有弟兄姊妹的利益損害、影響更大了。所以,對這三類人都不要掉以輕心,對他們應該謹防嚴守,不要姑息養奸。如果發現誰是這三類人趕緊揭露出來實行分辨,然後盡快處理。如果他盡着重要本分,那就趕緊找人接手他的本分,然後把他調離清除出去。明白了吧?(明白了。)教會弟兄姊妹的各種情形、各個時期的各種表現,還有教會的工作甚至教會内部的一些事務只允許在弟兄姊妹中間談論、交通,使神選民對于神家要求的原則都能有更透亮的認識、看見,從而達到能够按真理原則辦事,但是有一條原則必須得清楚,就是涉及神選民生命進入的真理也好、原則也好,還是事務性的規定也好,絶對不允許跟外邦人傳説,讓外邦人加以評論、指指點點,這是絶對不允許的。有些人説:「絶對不允許這是不是行政啊?」也可以這麽説,誰外泄誰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為什麽要承擔相應的後果呢?因為泄露教會内部事的人他不維護教會、不維護弟兄姊妹,還能隨意出賣教會、出賣弟兄姊妹,既然他當叛徒、猶大了,那就不應該再對他客氣,不應該再把他當成弟兄姊妹、當成家裏人,應該按叛徒、猶大處理,直接把他清除出教會。有些人説:「我以前有大嘴巴的臭毛病,好亂説話,今天看清這個事的後果之後我再也不敢亂説話了。」好,既然你這麽説了那就觀察你的表現,如果你真的悔改了、回轉了,你不再亂傳話了,不再出賣弟兄姊妹的利益了,能謹守口舌了,神家就給你一次機會,如果再發現你這麽做,發現有些話是從你口裏傳出去的,那絶不客氣,教會弟兄姊妹會聯合起來把你清除出去,到那時候你不要哭鼻子,不要埋怨没有提前告訴你。現在把話説清楚了,這事一旦再發生神家絶不輕饒。明白了吧?(明白了。)你們看誰没聽明白給他普及普及,用咱們今天所説的内容給他點撥點撥,看誰有這個苗頭或者誰之前做過這類事,你們再跟他傳達傳達,警告警告他,告訴他這事的性質和後果,還要告訴他神家對于這類事、這類人的態度。説明白了之後就觀察,看看他能不能悔改、以後怎麽做,如果他以後變了不再這麽做了可以重新接納他,把他當成弟兄姊妹,如果他死不悔改還要偷偷摸摸這麽做,發現一個清除一個,發現兩個清除一對,發現一群就清除一群,别客氣。有的人説:「我跟家裏曾經信過但後來被清除的人説行不行?」看來好玩弄口舌、搬弄是非的人還不好控制呢,非要問行不行。你們説行不行?(不行。)跟誰説都不行,都容易帶來後果,對這樣的人都得當猶大處理。對那些不信的、被清除的、與自己要好的、信得過的、支持自己信神的、對信神有好感的,還有一些挂名信的,只過教會生活、讀一讀神的話但絲毫不盡本分的人都不能説,説了就當猶大處理。明白了吧?(明白了。)不盡本分的人還包括哪些?包不包括普通教會的人呢?(包括。)這事你們别忘了,你們可别犯傻,一定得把原則掌握好了,别信來信去自己當了猶大出賣了神家、出賣了弟兄姊妹還不知道,還挺得意。不能謹守口舌,還能出賣教會工作、出賣弟兄姊妹,這是嚴重的過犯,誰作了這惡在神那兒都有記録。從現在開始跟你説明白了,你也聽懂了,你再做就不是一般的過犯了,就是觸犯行政了,就是被清除的對象,剥奪你蒙拯救的權利。明白了吧?(明白了。)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十一日

上一篇: 帶領工人的職責(二十四)

下一篇: 帶領工人的職責(二十六)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十一篇

作為整個人類的每一個都當接受我靈的鑒察,都當細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當觀望我的奇妙作為。當國度降臨在地之時,你們有何感想?當衆子、子民都流歸我的寶座之時,我正式開始了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也就是説,當我在地開始親自作工之時,當審判時代進入尾聲之時,我開始面向全宇説話,面向全宇釋放我靈…

第九十四篇

我又帶着我的衆長子重新回到了錫安,你們真明白此話的真意嗎?我多次提醒過的,要讓你們快快長大與我同掌王權,你們還記得嗎?這些都與我的道成肉身有直接的關係,我從錫安來在世界道成肉身,就是為了藉着肉身得着一班與我同心合意的人,然後再回到錫安,這就是説,仍然要從肉身回到原來的身體裏,這就…

「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幾千年來,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見救世主的降臨,盼望能够看見救世主耶穌駕着白雲親自降臨在渴慕盼望他幾千年的人中間,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歸與人重逢,就是盼望那與人分别了幾千年的救主耶穌重新歸回,仍舊作他在猶太人中間作的救贖的工作,來憐憫人,來愛人,來赦免人的罪、擔當人的罪,以至于他擔當人的…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這幾次的交通對每一個人來説都有一個很大的觸動,到現在為止,人才真正感覺到神的真實存在,感覺到神真的離人很近,人雖然信神多年却從來没有像現在這樣真正地了解到了神的心思與神的意念,也從來没有像現在這樣真實地感受到了神的實際作為。無論是在認識方面還是在實行方面,多數人都有一些新的收穫、…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