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話在肉身顯現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 一 百 零 三 篇

聲音發出如雷巨響,震動地宇,震耳欲聾,使人來不及躲閃,有的被擊殺,有的被毁滅,有的被審判,真是人未曾見過的場面。側耳細聽,在陣陣的雷聲中伴隨着哀哭聲,這聲音來自陰間、來自地獄,是我審判之後那些悖逆之子的痛哭聲。那些不聽我話、不實行我話的,都受到了我嚴厲的審判,受到了我烈怒的咒詛。我的聲音就是審判、就是烈怒,對誰都不客氣,對誰都不留一點情面,因我是公義的神自己,我有烈怒,我有焚燒,我有潔净,我也有毁滅。在我没有隱藏、没有情感,而是公開、是公義、是鐵面無私。因着我的衆長子已與我一同登上寶座,轄管萬國萬民,所以那些不公不義的事和人開始遭到審判,我要一一查清,一點不漏,全部顯明出來,因我的審判已全部展現、已全部公開,絲毫不存留一點,不合乎我意的我就扔出去,讓它在無底深坑裏永遠滅亡,讓它在無底深坑裏永遠焚燒。這才是我的公義,才是我的正直,無人能改變,必須按着我的來。

多數人都忽略我的話語,認為話語是話語,事實歸事實,瞎眼!不知道我是信實的神自己嗎?我的話與實并行,這不是千真萬確的事嗎?在人根本聽不懂我的話語,只有得着開啓的才能真正明白,這是事實。人一看見我的話就嚇得魂不附體,到處躲藏,更何况我的審判臨到之時。當我創造萬物的時候,當我毁滅世界的時候,當我作成衆長子的時候,都是用我口裏的一句話而成就的,因我的話本身就是權柄、就是審判。也可以説,我這個人就是審判、就是威嚴,無人能更改,這是我的行政的一個側面,是我審判人的一種方式。在我眼中看,一切的人、事、物,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手中掌管,都在我的審判之中,没有一人一物敢隨意亂動的,都得按着我口中的話而成。在人的觀念當中,都信我這個人口中的話,當我的靈在發聲時,人都是半信半疑,根本不認識我的全能之所在,而且還誣陷我。告訴你!對我話疑惑的、對我話應付的都是滅亡的對象,是永遠的沉淪之子。從此觀看,作為衆長子的寥寥無幾,因為這是我的作工方式,我説過,我不動一手一脚,我只用我的話語成就一切,這才是我的全能之所在。在我的話語當中,誰也找不到我説話的根源、説話的目的。在人,没法做到這一點,只有隨着我的引領行事,隨着我的公義做所有的符合我意的事,使我的家公義、平安,永遠存活,永遠堅固不得摇動。

我的審判臨到每一個人,我的行政觸及每一個人,我的話語、我的本體顯明給每一個人,這時正是我的靈大作工的時候(就在此時,分清得福、受禍)。我的話語一出,我就分清了那些得福的、那些受禍的,這是一清二楚的,我一眼就能看出來(針對我的人性説的,因此,不與我的預定揀選矛盾)。山河萬物,宇宙空間,我全部遨游,鑒察每一處,清理每一處,使那些不潔净的地方、使那些淫亂之地全部因着我的説話而歸于烏有,焚燒净盡。在我一切都不在話下,若是現在是我預定毁滅世界的時候,我能用一句話就把世界吞滅,但現在不是時候,必須得一切就緒之後,我再作這一項工作,免得擾亂我的計劃,打岔我的經營,我知道怎樣作合情合理,我有我的智慧,有我自己的安排,人不要動一手一脚,小心我的手擊殺了你,這已觸及到我的行政。從此看出我的行政的嚴厲,看出我的行政的原則,包括兩方面:一方面是擊殺一切不合我意的,觸犯我行政的;另一方面是帶着烈怒,咒詛一切觸犯我行政的。這兩方面缺一不可,是我的行政的執行原則,對所有的人都是按着這兩條來執行,没有一點情面,再忠心的人也不行,足見我的公義,足見我的威嚴、烈怒,焚燒一切屬地的、屬世界的、不合我意的東西。我的話語之中帶着隱藏的奥秘,我的話語之中又帶着揭示的奥秘,所以在人的觀念當中,在人的思維當中,永遠也明白不了我的話,永遠測不透我的心。也就是説,必須得脱去人的觀念、思維,這是我經營計劃當中最重要的一項,必須得這樣作,才能得着我的衆長子,才能作成我要辦的事。

世界的灾難一天比一天大,在我的家中大灾大難越來越厲害,人真是無處藏身、無地自容,因現在是過渡,任何一個人都不知自己的下一步該在哪裏度過,只有在我的審判之後才會顯明。記住!這是我工作的步驟,是我作工的方式,對所有的衆長子,我一個一個地安慰,一步一步地提拔,對所有的效力者,我一個一個地淘汰、撇弃,這是我的經營計劃的一部分。當所有的效力者顯明之後,我的衆長子也隨之顯明出來(這個在我來説,是太容易了,當聽見我話之後,所有的效力者在我話語的審判、威脅之下逐步退去,剩下的便是我的衆長子,這是不由其人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事,是我的靈在親自作工)。這是不遠的事,從我這一段的作工、説話當中,你們應有所看見,我為什麽要説那麽多的話,而且是變幻莫測,在人根本測不透。我對我的衆長子説話是安慰、是憐憫、慈愛的口氣(因我時時開啓這些人,我必不離開這些人,因我預定了他們);對所有的衆長子以外的人是嚴厲的審判、是威脅、是恐嚇,讓他們時時膽戰心驚,神經時時都處于工作狀態,到一定程度便從這種狀態之下逃出來(就是我毁滅世界的時候,這些人在無底深坑裏),但永遠逃不出我審判的手,永遠脱離不了這種狀况,這才是對他們的審判,對他們的刑罰。當外國人進來之時日,我要把這些人一個一個地顯明,這是我作工的步驟。現在你們明白我以前為什麽要説那些話的原意了嗎?在我看,不應驗的事也是應驗的事,但應驗的事不一定是成就的事,因我有我的智慧,我有我的作工方式,在人根本測不透。當我在這一步工作上有果效時(顯明所有的抵擋我的惡者),我才開始下一步工作,因我的旨意暢通無阻,我的經營計劃無人敢攔阻,無物敢設置障礙,都得給我滚到一邊去!大紅龍的子孫聽着!我從錫安來在世界道成肉身,是要得着我的衆長子,而羞辱你們的父(針對大紅龍的子孫而説),來為我的衆長子撑腰,替我的衆長子伸冤,所以你們休要再猖狂,我要讓我的衆長子來收拾你們。以往我兒受欺受壓,既然是當父親的為兒子掌權,我兒必會重新回到我愛的懷抱之中,不再受欺受壓,不是我不義,這才是我的公義,是真正的「愛我所愛、恨我所恨」。若是説我不公義,你們就趕緊滚出去,不要再厚着臉皮賴在我的家裏混飯吃,應提早回到你的家裏去,免得再讓我看見你,無底深坑是你們的歸宿,是你們的落脚之地,若在我家裏,必没有你們的地位,因你們是牛、是馬,是我使用的工具,當我不使用的時候,我就要把你們扔在火裏燒掉,這是我的行政,必須得這麽作,才顯示我工作的方式,顯示出我的公義,顯示出我的威嚴,更重要的是能讓我的衆長子與我一同作王掌權。

上一篇:第 一 百 零 二 篇

下一篇:第 一 百 零 四 篇

相關內容

  • 第 二 十 四 篇

    我的刑罰臨及所有的人,但又遠遠避開所有的人,在所有人的所有生活之中,都充滿着對我的愛與恨,人不曾認識我,因此,人對我的態度總是忽冷忽熱,不能正常。但我對人却是一直在看顧加保守,只是因着人痴呆,不能看見我的所有作為,不能明白我的急切心意。在萬國之中我是領先的,在萬人之中我是至高者,只是人不認識我。我多…

  • 你 與 神 的 關 係 如 何

    信神最起碼要解决與神的正常關係問題,没有與神的正常關係就失去了信神的意義。要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這全是藉着心安静在神面前達到的。跟神的關係正常就是對神的一切作工能够不疑惑、不否認,而且能够順服,在神的面前存心對,不為個人打算,不管做什麽事都以神家利益為重,接受神的鑒察,順服神的安排。做每一件事都能把…

  • 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你們都很願意在神面前得到點賞賜,都很願意被神看在眼中,這是每一個人信神之後的願望,因為人都是一心追求高的東西,没有一個人願意落在别人的後面,這是人之常情。正因為這個,你們中間的許多人才一味地討好天上的神,但事實上你們對神的忠心與坦誠遠遠不及對你們自己的忠心與坦誠。為什麽這樣説呢?因為我根本就不承認你…

  • 第 四 篇

    凡是在我面前事奉我的衆子民,都當回想以往:對我的愛是否摻有雜質?對我的忠心是否是純一無二?對我的認識是否是真實?我在你們心中的地位到底是幾分?是完全的嗎?我的話語在你們身上成就了多少?不要糊弄我!這些我都一清二楚!當今天我的拯救之聲發出之時,你們對我的愛是否多加幾分?對我的忠心是否又純潔了一部分?對…